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五話  記憶與門扉  
   
第五話  記憶與門扉

第五話 記憶與門扉


「那只怪東西是幻獸的一種。」

天亮之後,很遲才獲得通報的契裡亞城衛兵把盜賊團拖走……其實那是剩下的雜兵,聽說比較高階的都被五色雞頭他們抓走了,說要搞出有用的商業情報還啥,反正就是被殺手家族吃剩的渣渣。

被抓走的人下場是怎樣我就沒膽去問了。

稍晚過來的艾裡恩這樣告訴差不多把行李打包好的我們,「成年的智力與普通人類孩子差不多,但是他們有一種隔離天賦,像是要隱藏水精之石這種有力量的東西,讓他們吃下去後就幾乎無法察覺,所以經常被用來藏匿物品。我已經吩咐屬下將她送回原棲息地,幸好並未遭受什麼可怕的對待。」他想了想,微笑的又補上了句:「我曾經聽說過有更殘忍的對待方式,殺了後剖開肚子塞進去的也時常耳聞。」

類似保險箱的幻獸嗎?

蒂絲他們當年怎麼沒想到埋只ET下去……好像是在虐待生物,算了。

「鬼族的事情我並未對外告知。」收拾善後的城主瞇著眼睛看著我和黑鷹,很慎重的說著:「也請盡量小心克制力量,畢竟妖師原本就是很矛盾的存在,但是有陰影的妖師又另當別論,請快點起程吧。」

跟艾裡恩短談完後告別,我拎著行李走出靈光大飯店,已經在外面等了有一下子的黎沚站在路口朝我揮揮手,旁邊就是被抓走一晚上以致於差點讓我不明不白被秒掉的魔使者,和打獵了一晚的五色雞頭。

「那麼要走了嗎?」手上提著一個大盒子,黎沚微笑的問我。

「麻煩你了。」

黎沚點點頭,「我先跳轉到比較安全的地方,再從那裡下交際處,避免引起其它東西的注視招來危險。」

「有危險最好!本大爺就讓他們見識什麼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不開拼命敲!」五色雞頭一聽到會有危險,精神又整個抖擻起來。

你也知道你這邊會直達地獄嗎!還有後面那句不對吧,不要自己亂換話!還換得挺順到底是怎樣!

「那就在這邊離開啰。」把那一大盒東西塞到我手上,黎沚拍了下手掌,弄出了大範圍的移送陣法。

「對了,西瑞你後來有見到九瀾大哥嗎?」看著旁邊的五色雞頭,因為昨天晚上鬧成那樣子,我反而忘記這件事情。

「有。」五色雞頭很老實的點了頭,「老三還在昏睡。」

看來黑色仙人掌這次消耗的真的很嚴重。

「不過本大爺的目的達到了,咯咯咯……」

因為五色雞頭笑得太賤了,我反而沒興趣去問他那時候到底為什麼要去找黑色仙人掌,總覺得問出來肯定不會是什麼好答案。

反正回來之後就會知道了。

模糊的景色在轉移過程後,開始重新凝結起來。

我們的終點地是一處池畔附近。

「到了。」

黎沚揮手驅散掉還在發著光的法術。

我抱著黑鷹,跟著看了一下周圍,是某個地方的小山谷,感覺非常的乾淨。雖然不像他們可以那麼敏銳,不過這麼長一段時間下來我多少也可以看出來,這裡一點雜質力量也沒有,就真的是風跟水,還有植物,非常乾淨純粹的自然區域。

長得嫩綠的小草地和開著細小花瓣的花朵隨風搖曳,邊緣有幾棵散有古老氣息的大樹相互交繞,一半的陰影映在水潭上,水下還有著小魚。

不遠處似乎還有個樹屋,就架在大樹中間。

一切看起來都舒適到讓人放松。

「嗚喔,這真是個好地方,本大爺很少看到這種的,該不會是不侵地吧?」五色雞頭似乎也很意外會來到這裡,晃了一圈後發出疑問。

「喔,這裡是翼族給我的隱居處、也就是你說的不侵地,我想帶著陰影進時間之流從這邊去會比較安全,不然在外面沒有人保護的話,打開的門戶很容易被破壞。」看到我一臉疑惑的表情,黎沚還好心的附注說明:「所謂的不侵地就是種族不侵犯的地方,不管是誰都不可以隨意入侵,除非有擁有者的同意。在這裡也不會有法術跟劃分,完全就是純自然之地,形成乾淨區域,之前你們去過的光之聖泉也類似這樣,但是沒有這裡這麼純粹。」

那應該就是跟人魚他們所謂的封鎖之地、還是其它種族的聖地差不多意思了。

不過黎沚在翼族的地位是可以一個人住在這種區域?

那是什麼身分地位啊?

顯然也不打算跟我們討論這個問題,大致上講了下之後,黎沚就拉著我們到那個水潭旁邊,「就從這邊下去吧。」

我看著水潭,「……跳水嗎?」太好了,原來出門要自行准備浮板,根本不知道要跳水的我連泳褲都沒帶啊!

「你是在耍我們嗎!你先給我下去!」五色雞頭只差沒跳過去掐黑袍了。

「唉,最近的年輕學生真沒耐性啊。」

搖搖頭,黎沚那張娃娃臉露骨的表示出老師真難為的表情,還多抱怨了幾句難怪最近其它同僚都告訴他如果要回去教學生要注意一點,接著換我連忙抓住要撲過去的五色雞頭,他才沒真的撲上去打老師。

也沒管五色雞頭不尊師重道的行為,黎沚走到水面上,竟沒有沉下去而是穩穩的踏著走上去,接著張開手,類似的翅膀圖騰在底下繞開來組織成另一種排列;最後那一片水潭下面突然失去了風景的倒影以及那些魚藻的影子,出現的是我曾經看過的那些──

冥府與時間之流交際的區域。

那時候賽塔帶我去時候是用某種液體當作媒介的樣子,他後來也沒有跟我講解相關的意思。現在看黎沚也是用水潭作為類似的開啟媒介,難道要打開時間交際處是需要有某些液體才可以開啟嗎?

不知道回去之後能不能問看看。

現在想想,賽塔那時候沒有告訴我應該是覺得正常種族八成一輩子都不可能會進去,更別說是一般沒有出學院的學生了。誰知道我就是那一輩子復數出出入入的……真應該看看能不能學進出法,萬一好死不死以後還要來,那就又要麻煩別人了。

水下是全黑的空間,只有銀色的細絲不斷飄流著。

「我先過去等你們,快點跟上來吧。」

話一說完,黎沚突然整個人沉到水下面,再看到時候他已經在黑暗空間的那一邊對我們招手。

我吞了吞口水,也只好硬著頭皮跟著要走過去。

「漾∼等等,你這個要收起來。」突然一把拽住我,難得會說正經話的五色雞頭指指站在我身上的黑鷹,「雖然本大爺不介意去新世界開發領域,不過帶著走會有打不完的東西。」

對喔,把陰影直接大剌剌的帶下去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看著陰影,我抬起手,讓他直接整個進去老頭公裡面的空間,那瞬間可以感覺到米納斯和老頭公傳來的不安和不爽,不過因為也知道陰影不會將他們怎樣,警戒歸警戒,還是容納了陰影的進入。

雖然我知道肯定很不愉快,不過這種非常時期也只好請他們先忍一忍了。

安置好陰影之後,我跟著五色雞頭、魔使者直接跳進去潭水裡面。

然後,瞬間踏上了地。


下到時間之流後,因為不是第一次來了,所以我一點也沒特別的感覺。

反而是後面的五色雞頭整個顯得很不自然。

「快點走吧,這邊不可以停太久喔,尤其我們還帶了很多不好的東西。」像是怕驚動周圍而輕聲的說著,黎沚看看上面,我們的正上方還有水潭之上的景色,他揮了一下手,頂上立刻變成整片的黑,將通路完全關閉了起來,原本似乎要朝那邊鑽上去的銀線整個一哄而散。

這種出入法又跟之前賽塔用的不太一樣,他之前似乎沒有開到這麼大一個口,難道這也跟能力什麼的有關系嗎?

我們一下來之後,周圍的銀線也讓開了一條道路。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跟上次不太一樣,上次和賽塔下來時候,那些銀絲是慢慢飄讓開的,但是這次好像是急著要躲避站在最前面的黎沚,全部都快速的排開很大一段距離、讓出了寬廣的道路。

也沒有打招呼,黎沚笑了下,對我們比一個噤聲的動作,就開始拉著我和五色雞頭向前走了。

因為已經來過有經驗,我知道這裡是不能吵嚷外加喧嘩,幸好五色雞頭似乎多少也知道點類似的規定,倒是沒有劈頭亂講什麼,只是一臉嫌惡的看了四周的銀絲,悶頭就跟著黎沚快步的移動,完全顯露他一點都不想留在這邊的心情。

走在後面的魔使者似乎比較不受影響,不過也引起了不少騷動的樣子,我轉頭有看見後面的銀絲在經過魔使者周圍時候很紊亂,那種感覺就很像電波受到干擾,出現的各種怪異線形。

就在我擔心魔使者不知道會不會引來不該出現的東西時候,拉著我們向前走的黎沚反而步伐開始有點慢下來了。

五色雞頭低啐了聲。

我看見了擋在我們面前的大片銀絲,在之前和賽塔來時候並沒有見過這種狀況。

幾乎就像是一堵牆一樣,那些銀絲密密麻麻的纏繞在一起,似乎有自己意志般的阻擋住我們向前的步伐,而且還有越來越多的趨勢。

轉頭看了下魔使者,後面沒有這種狀況,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黎沚轉過來,手指上帶著某種淡色的亮光,快速的在我的手環與魔使者身上一點,那道光轉了圈,黯淡了下來。

隨著他的動作,銀線也稍微松散了些,但是還是整片的很詭譎,而且在我第二次回頭之後,我發現後面也開始出現這種狀況,左右也逐漸的聚集,像是有自己意識似的開始要包圍我們,整個靠攏了上來。

上次來經過賽塔的恐嚇和之後經歷過相關的事情,我知道這裡很危險,所以拉住正想衝出去一決死戰的五色雞頭,靜靜的等待黎沚看有沒有什麼應對的方法。

也沒有立即動作,黎沚引出一道藍色的光,在我們周圍畫了一圈,銀絲倒沒有逼進來,就是圈圈層層的在外面繞著,同時後頭也隱約不斷出現各種混雜的景物,但是非常淺淡,眨眼瞬間就消逝。

「應該是感覺到有軀殼,想要使用。」看了眼魔使者,黎沚讓我們跟在他後面,慢慢的就著藍光向前移動。

藍光移到之處,銀絲也散開來,但是很快的又糾結成片,跟在我們旁邊。

我這下子知道先前黎沚說會危險的意思了。這些全部都是紊亂的過去時間,觸碰會發生什麼事情我也知道,那時候只有一點點就差點炸掉,這種一大片的摸到大概真的就屍骨無存。

移動沒多久後,我們前後左右全都包滿了銀絲,光度也開始提增,更給人異常的心驚膽跳感,黎沚的速度也放得更慢了。

走在旁邊的五色雞頭不時發出輕微的抱怨,聲音低到我也不知道他在罵什麼。

也不知道走了有多久,在藍光快要消失而黎沚重新加上後,那整片整片的光動了一下,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瞬間炸開變回銀絲,全都散開來。

接著,我看到一團風球出現在我們面前。

一看到這東西我整個就驚嚇了,之前我也接觸過這玩意,不過之前的比較大,現在這個小很多,大概是排球左右的大小,但是整顆卻是暗紅色的,在這種黑暗的地方看起來格外陰森。

時間之流的水滴。

站在前面的黎沚也沒回頭,一伸手就抓住我的手腕,覆蓋了手環,接著他騰出另外一手,慢慢的去按上那顆紅色風球。

在被碰到那瞬間,風球突然扭曲了起來,接著擴大了一倍,在這種寂靜到詭異的地方發出了呼呼的怪聲。

取下了身上某個裝飾的羽毛,黎沚再度將手放上去,讓風球卷去那根羽毛;接著風球又扭動了幾秒後,就開始慢慢轉淡,最後破碎開來,消失在銀絲當中。

「行了。」黎沚松了口氣,這才放開我的手。在他拍拍掌心時,我才發現他剛剛去碰風球那只手上整個都是密密麻麻的細碎的刮痕,但是沒有血,應該只是傷到表皮而已。

正打算再度往前走時,光絲再度聚集而來。

好像也覺得很奇怪的歪著頭,黎沚又抓住我的手腕,就這樣打量那片擋路的光絲。

接著,有個半透明的人從那片微光裡面浮現出來。

那是個成年男人,感覺上應該大我們蠻多的,二十多要三十左右的樣子,臉長得有點嚴肅,穿的衣服也不像是現代人,感覺比較像是以前的。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人的形乍看之下跟洛安有點像,但是仔細一看又是完全不一樣。

在那個男人出現之後,四周也開始隱約浮現出各種不同的半透明景色,也有一些不一樣的人,有的穿東方古裝有的穿西方的,也有些是根本看不出所以然,大概都出現幾秒後又消失在銀絲細流當中。

但是就只有這個人一直站在整片銀絲前面沒有消失,而且還用一種很詭譎的表情環顧著我們。

當初賽塔好像沒有說遇到這種狀況要怎樣處理。

「煩死了!」最先爆炸的是五色雞頭,很明顯他從剛剛安靜到現在已經受不了了,而且還一把甩開正在發呆的黎沚踏出藍光圈圈,完全不客氣的指著擋路的東西,「管你是人是鬼,有種就正面來跟本大爺單挑!少在那邊擋路擋財!」

你以為對方是來搶劫的嗎你!

但是就在五色雞頭這麼一罵,周圍的透明影像突然全部都停下來,而且刷刷的全都轉頭過來盯著我們看。

黎沚突然整個人回過神,我看他也有點怪怪的,那個表情就是很詫異,「不可以離開範圍啊,這裡很危險。」說著,他一把抓住了甩手要和不知名浮影干架的五色雞頭,又深深的看了眼那個人之後,拉著我們繞過男人,直接往那片銀絲撞過去。

那瞬間,比較後面的我很明顯的看見那個男人伸出手,好像是被力量吸引一般想抓住黎沚,不是我們這邊任何一個人也不是魔使者,清清楚楚的就是要抓黎沚。不過也只維持了剎耶,黎沚一衝過去,那一大片銀絲突然就整個散掉了,和本來預計會撞上去的狀況完全不同,連那個人也一起消失不見,影子什麼的也都沒留下。

接著整個黑暗空間就完全恢復正常了,我們一跑,剛剛看過來的東西又全都把視線移開,繼續消失他們的。

我不知道要怎樣開口問黎沚剛剛那個到底是什麼,五色雞頭也沒有問,黎沚也沒打算跟我們解釋的樣子……他本身看起來比我們更困惑,所以根本沒多講話,就這樣拉著我們安靜的向前快速移動。

這段時間整個很沉悶。

感覺好像有什麼事情卡著,但是又不知道要從何說起,所以干脆大家都不說話,但是就是有個東西梗著。

好不容易走了不知道多久,黎沚才放開手,像之前塞塔一樣開始在四周看了一下,「到了。」說著,他敲了兩下黑色空間。

就像我之前看過的一樣,一扇門浮現在我們面前。

所以現在誰要代表踹下去?

聽說這個地方的門都是拿來踹的!

拉著門環敲了幾下後,那扇門被開了一小條細縫,之前我看過那個老人臉又探出來,我覺得我幾乎可以預見再來的悲劇了。

『時間之流裡面不應該有訪客……啊啊啊啊啊啊啊──』

根本還沒講完驅逐客人的話,黎沚突然伸手用力的往門板一推,我就看到那個看門的老人很可悲的又和門一起飛出去,砰的一聲再度被門壓在地上。

「我們不是訪客!」剛剛才把人家的大門推飛的黎沚拍了拍手上灰塵,直接帶我們走進去還扠著手,「這樣好了,我們是踢館的,所以可以進去。」

真是夠了你們。


「又是誰喔,怎麼最近客人這麼多喔?」

細小的聲音從後面建築物傳來,接著我果然看到莉露跑出來了,「這個門老是壞掉,要問黑色的主人換門了喔。」說著,她抓著門又往上一掀,重新把門板歸位。

底下半老人半骷髏果然又跳起來,指著我們怪叫:『一堆外來者--』

「唉呀,又是你喔。」這次連莉露都指著我,「沒想到人類會再踏進來這裡喔,你又是來找黑色的主人喔?」

「黑山君應該在吧?」看著女孩,黎沚笑笑的問道。

「黑色的主人在喔,他也說有人會來、是客人,但是因為你們帶著不太好的東西喔,進去裡面可能會破壞黑色的主人和白色的主人的地方,所以黑色的主人要請你們在外面的大廳等喔,他等等就會過來了。」莉露很認真的回答了,「但是下次不可再破壞門喔,老是這樣打門不行的喔。」

黎沚點點頭,還回了對方說以後會注意的。

是說不好的東西大概是指手環裡的陰影和魔使者吧。

「白川主還沒回來過嗎?」看著之前來過一次的地方,不知道為什麼我還真有隱隱覺得懷念,雖然我真的只有來過一次。

「沒有喔,白色的主人還沒有回來,黑色的主人上次沒抓到很生氣喔,說下次看到他要干脆打到他只剩兩只手可以動,看他要怎樣出去玩喔。」響應了黎沚一個可愛的大大微笑,莉露接著才繼續說道:「而且最近黑色的主人一直睡喔,所以府君們會來幫忙喔,不然這裡會散掉,很難安定下來喔。」

「黑色主人又身體不舒服嗎?」我記得之前好像白川主有提過這類的事情吧?

「沒有喔,因為你們要帶不好的東西過來,所以黑色的主人在轉換力量喔,把這裡改成最不容易被影響的喔,所以才會一直睡喔。」莉露搖晃著小腦袋,然後蹦蹦跳跳的領著我們往後面的步道走,「走吧,莉露帶你們去屋子裡面喔。」

黎沚和我對看了一眼,就一前一後跟上去了。

五色雞頭跟我並肩走在一起,後面就是魔使者。

「漾∼本大爺還真不知道你交友這麼廣闊,真不愧是本大爺的僕人,竟然把業務擴張到這種地方來。」勾著我的肩膀,五色雞頭發出邪惡的笑聲。

誰幫你擴張業務了!

你是想把什麼業務帶來這裡啊你!

難道殺手家族還有死後契約嗎?死了之後繼續幫你殺也太狠!起碼給別人投胎的機會啊我說!

拍掉五色雞頭的手,我一邊腹誹一且快步的跟上。

倒也沒有生氣,五色雞頭出乎意料之外的也跟在我後面,這讓我有點懷疑他剛剛該不會是因為走交際處外面有點不安,所以現在才開始要搞笑穩定一下吧?

不然平常我拍開他早就開始追究了,哪還會乖乖跟在後面。

莉露這次就沒有帶我們走那些彎彎曲曲的走廊,而是直接停在建築物的最外圍,走上去階梯之後,她就領著我們到一扇門扉前面,「就是這裡喔,你們先進去休息吧。」打開了門,她邊這樣說著,甩了下手後不知道哪來的燈,就先走進去將裡面點亮了。

這跟我們之前去過的那些房間完全不同,裡面意外的還蠻樸素的,全都是挑高的深色木板地面,也沒有特別的裝飾,只在盡頭有個大型的動物圖騰,非常像以前我去過的佛堂,但是也沒有擺設宗教類物品就是了,整面木質地板看起來還蠻舒服的。

莉露點亮房間之後甩去了燈,也沒有打開兩邊的窗戶,說了聲讓我們隨意之後就退出去了。

看著乾淨的木地板,我想了想,還是把鞋子脫掉才踩上去。

「嘖,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一點也不客氣的五色雞頭拖著夾腳拖就踩上去,完全無視禮貌的把人家木板踩得亂七八糟,「漾∼你來過幾次?」

「欸?這是第二次。」看他焦躁的走來走去,我真的確定他應該是對這邊很緊張。

「對喔,你以前跟塞塔來過一次,學院戰之後。」踢掉鞋子,黎沚跳著上來,然後就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了,最後一個上來的魔使者顯然也跟著我們的動作,乖乖的褪掉了靴子,「那時候其實也可以找我的啊,學院裡面還有我和洛安、安因都會打開門戶的。」

原來安因也會嗎?看來回去問他可能會比較快一點。

「你竟然來這種鬼地方第二次。」五色雞頭低罵了聲不知道什麼東西,也一屁股坐下來了,心情看上去似乎不是很美好。

「這種地方有問題嗎?」不就是黑山君的住處?而且上次來的感覺也不算差,只是一不閃神可能會消失而已。但是就五色雞頭的能力比我強來說,應該要比我更快適應這種地方吧?

「你個……算了,沒問題!本大爺怎麼可能會有問題!」轉開頭,五色雞頭直接看向旁邊,不跟我搭話了。

看來他肯定不喜歡這裡。

啊哈!終於有一個五色雞頭待不了的地方了!我還以為他生命力強韌到丟在火星還什麼沙漠都可以馬上生根成長,原來他也是有不能待的地方……真讓人感動。

「漾∼你的表情看起來好像有點得意喔?」猛地又轉回來,五色雞頭盯著我,發出陰惻惻的聲音,「本大爺的僕人應該要跟本大爺一樣,你怎麼可以在這邊暗爽!」

「……你看錯了。」難道我的表情有這麼明顯嗎!難怪常常被學長打假的,連五色雞頭都可以看得出來我還要混嗎!看來我以後應該沒事要鍛煉一下自己的表情。

「還想裝死,身為本大爺的隨從就應該要跟本大爺一樣!」

不要把僕人跟隨從加在一起,誰跟你身兼兩職了啊你!

「可以請你們至少在這裡保持安靜嗎……」

淡淡的聲音從木地板的另外一端傳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空間主人站在末端的大圖騰之前,一點表情也沒有的看著我們這邊。

就跟之前一樣。

上篇:第四話  盜賊團     下篇:第六話  分割之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