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六話  分割之黑  
   
第六話  分割之黑

第六話 分割之黑


黑山君端坐在木板地上。

基於禮貌,黎沚在一開始就把准備好的蟲蜜和點心拿出來送給對方。

可能是真的如白川主講的,黑山君對這種食物類的也是有興趣,所以並沒有推拒就直接收下,還允諾會找相等代價的東西給我們帶回去。

接著莉露隨後進來,拿了一些靠枕和座墊來給我們使用,又端了茶水後才帶著那些訪禮禮物離開,還不忘順手把門關上。

四周陷入一片死寂的安靜。

我知道黑山君已經曉得我們這次來訪的目的,就算白川主沒有通知,學長那邊肯定也都已經告訴過他了,不然他也不會將這邊都准備好。

就是因為他已經知道我這次的目的,所以我才不知道要從哪邊開口,而且很顯然黑山君也懶得當第一個講話的人,就坐在原位端茶杯喝他的茶。

「這個茶喝起來味道好熟喔,該不會是洛安常常拿回來的一樣吧?」打破沉默的不是五色雞頭,而是一樣在喝茶吃點心的黎沚,而且竟然還說了完全不相干的話題,「洛安也經常分送這種味道的茶葉給大家,聽說是他們修行的秘境區域那邊盛產,其它地方很難找到。」

「是洛安捎來的沒錯,先前他有事相求於我,以十年供茶作為代價。」很正經的回答了這個問題,黑山君將杯子放回了座盤上,「雖然是小事,但是基於立場,我並不方便透露內容。」

……原來還有這招!

十年的茶葉是嗎!

那十年的鍋碗瓢盆搞不好都可以當作代價了。不知道為什麼這瞬間我突然覺得黑山君這邊好像跟資源回○場有點相似。

「那我用相等數量的奇晶石跟你交換洛安的內容可以嗎?」歪著頭,黎沚露出了稚氣的笑容,講的依然不是我們的話題。

「洛安在前、你在後,不可以。」黑山君簡潔明了的拒絕。

黎沚癟了嘴,倒是沒有換著方式交換,就這樣停止了詢問。

「咳,不好意思,那就是我這邊了……」既然已經有人先開頭了,最好是快速解決,我連忙在氣氛還沒有冷下來之前馬上接上去,「我想請問是否有讓陰影進入時間之流,沉眠後成為幻武兵器的方式?」

「有。」

沒想到他會回答得這麼快,反而讓我一下子接不上話,哽了有幾秒之後才重新開口:「所以……又要付什麼代價?」這感覺還真像在什麼高利貸之類的借款一樣,都不知道對方會拿走啥東西,讓人有點緊張。

那瞬間我覺得黑山君好像白了我一眼。

不只學長跟妖魔們,如果不是我錯覺,我真的覺得可以察覺到別人要說什麼還是想些啥的家伙比想像中還要多,而且每個都是沒打招呼就自己來!

「讓陰影進入時間之流有很大的風險,若要讓他沉眠在其任由時間之力衝刷,淘洗成另一種存在,需要極大的代價。」頓了頓,黑山君直直的盯著我看,「一個存在換成另外一種,你願意付出自己的存在當代價嗎?」

有那一秒我腦子裡空白了瞬間,這如此熟悉的對話我好像有在哪裡聽過,而且還是在不久之前而已。

「呃……」又是在開玩笑的吧?我都不知道原來黑山君原來如此喜歡開玩笑。

正想戳破一下他的笑話看看會怎樣時,沒有經驗的五色雞頭突然刷地爆跳起來,口氣非常衝的直接指向了黑山君,「你這是啥意思!難道你想要本大爺的僕人拿去換那個啥陰影嗎!僕人准本大爺不准!竟然想用這種招數來搶僕人,萬一今天真的讓你得逞,以後行走江湖本大爺的面子要往哪裡擺啊!」

被人說僕人隨從已經夠衰了,不要自己擅自把我劃分會資產啊喂!

黑山君將視線放到五色雞頭身上,表情似乎有點不以為然,接著又轉看旁邊的魔使者,「我還以為,你們是兩件事來尋我。」

如果烏鷲是第一件,他說的第二件該不會是……

「你有辦法處理六羅的問題?」看他還是那種不冷不熱的樣子,我猛然想起來他都能重續學長的精靈時間,說不定魔使者他真的可以。

「一個人重生。」指著魔使者,黑山君移動了手,最後落在五色雞頭身一,「一個人死亡,這次並不是開玩笑。」

……難道你從剛剛開始一直都在開玩笑嗎!請正經一點啊!

沒有等我詢問,黑山君收回手,表情變得異常嚴肅,「死亡者的復蘇會影響許多歷史,他的時間早已經終結不應存在,與上一次的精靈狀況並不相同,如果強要重生,那就必須要有相對的時間消失。」

「咦?但是他死去之後,妖魔還是一直讓他存在啊。」對這點我有些疑問,就算真的已經掛了,但是他也影響不少吧,例如去砍沉默森林,結果造成一堆異變不是嘛。

意外的,回答我話的並不是黑山君,而是坐在旁邊的黎沚,「關於這個,妖魔們的方式是用自己的時間去延續喔,就像另外做個分身人偶一樣,例如魔使者殺了人,但是他是以妖魔的歷史時間身分去殺的……就是如果不是魔使者殺,對方也是會被妖魔殺掉,如果沒有魔使者,很可能陪你們下去湖之鎮的也會是妖魔或是另外一個人偶喔。」他似乎撿了比較簡單的解釋,所以我一聽就知道他的意思是什麼了,但是重生不一樣,他復活以後就不是妖魔們,而且會完全剝離開,所以會影響時間。」

「這方面,古系者似乎比較明理。」黑山君點點頭,沒再附加解釋了。

五色雞頭皺起眉,我想他也知道他們在講啥,畢竟都已經白話到連我都可以聽懂,常常在看連續劇的人沒道理會聽不出來。

「所以,如果你們意圖讓他重生,將付出同等的代價。」看著五色雞頭陰晴不定的表情,黑山君再度開口:「歷史時間已經停止,無論再做什麼努力,也只會有相同的結果,就算是鳳凰族出手也亦然,在必定的時間上,連鳳凰都必須聽從定律。」

看來他也知道妖魔讓黑色仙人掌帶靈魂和屍體回去研究的事情,我記得妖魔們的確也講過不一定可以成功之類的話,但是要他們鳳凰族試試看,現在聽黑山君這樣說,應該是會失敗了……

瞄了眼魔使者,我突然感覺有點悵然。

心裡像是悶著,非常不舒服。

「而,使陰影沉睡在時間之流的代價亦是同等,我須負起置入的監督之責,要求者就必須給予對換之物,例如另外一個幻武兵器,或是至今所有法力與咒術。」似乎也懶得再開玩笑了,黑山君終於開口陰影的部分,「這些要求都需同等交換,這裡不是時間任何一處,所以我必須以最不影響的方式達到平衡。」

所以我這邊是要拿米納斯換烏鷲嗎?

這可不行,無論如何米納斯都不能換的吧,這樣還不知把我到現在所有的法術都給他還比較劃算,反正我本來也沒學很多嘛啊哈哈哈。

「給予之後,未來一生都無法再學會和擁有任何一種術力,包括光影村契約。」像是看穿我在想什麼,黑山君補上這刀。

等於以後我就是個完全的人類這樣嗎?

這種狀況下也不能再使用米納斯了吧,畢竟幻武兵器也是靠術法力量觸發,但是我也不可能把米納斯拿出去交換,這下子可真……

如果這個提議是早一年我可能會馬上接受,然後擺脫那個讓我超級驚恐的學校和一堆外星人,可是現在已經跟那個時候不同了。

我並非真的想放棄所有的力量回到本來的地方,繼續那種毫無變化的人類生活。

「你們尚未決定,請仔細想想吧。」

黑山君站起身,就像之前一樣,把空間留給我們,徑自離開了。


「嗚啊,很麻煩耶。」

在屋子的主人一離開,黎沚直接躺倒在地板,仰頭看著我和五色雞頭,「不管是哪個,你們要付的代價都非常大喔,我是建議干脆不要換會比較好。」

這不是廢話嗎,不要換干嘛來這裡!

「本大爺的命換老四嗎……」旁邊的五色雞頭一屁股坐下來,很罕見的整個認真,完全沒有多余廢話迸出來。

現在看他好像也沒資格說他啥,因為我也陷入一樣的狀況。

米納斯是不可能當作東西送人的,那就只能考慮把術法全給對方了,畢竟我一開始也是誤打誤撞進來的,而且這種火星生活實在是太驚險了,說不定回去人類世界對我這種人來說才是最好的。

這樣想一想,搞不好還是第二個選擇在各種方面來說都會比較劃算。

可是……

「如果用我的可能會比較適合喔?」看著我,黎沚突然又開口:「我的力量比你們強太多,說不定不用到全部,而是部分就能交換陰影沉睡呢。」

「這不行。」我搖頭,也沒多想就直接拒絕掉,「烏鷲是妖師這邊應該處理的事情,所以不要拿你來交換。」先不說他根本不是相干人士,萬一拿他去換,搞不好我會被洛安還是誰扭斷頭,要知道這些人都陰晴不定的,最好不要隨隨便便傷害到他比較保險。

「咦∼?可是這樣是最好的方式耶。」從地上翻起來,黎沚坐正了,有點不解的看著我,「魔使者我沒辦法,那不是我的範圍,不過如果只是取走部分力量,那倒是不會有干擾,因為我的體質比較特殊,所以只要休息一段時間就會補回來了,跟你們不同。」

「不是永遠不見嗎?」難道剛剛黑山君又唬爛我?

「正常人是永遠不見啊,所以我才說我的體質比較特殊。」黎沚指著自己,很有某種推銷的意味,「我不在限制裡,所以眼下就算被拿走,但是還是可以補充回來,很方便呦!」

方便你個大頭啦!

這到底是什麼靈異的體質啊!

不過說起來,之前好像大家都有講過黎沚比較不一樣,而且雖然是黑袍,似乎也不在必須聽從公會的範圍裡,也不知道是什麼來歷。

想一想,我突然對黎沚的身分有點好奇,不過他本人自己都不知道,看來跟學長一樣也是個秘密,以後有機會再詢問看看好了。

「漾∼如果他沒差,你就干脆讓他幫忙算了。」默默的聽著我們的對話,五色雞頭突然插進來,「以後本大爺要是不在,你又把力量都給剛剛那個詭異的家伙,這樣沒辦法防身怎麼辦!大爺行走江湖不可能永遠保你安康,要自己留點底比較穩。」

「你是已經決定要代替六羅去死了嗎你。」我覺得我的語調非常平穩,應該說已經平板到一直線了。

「你怎麼知道!」五色雞頭驚訝一下,捂著胸口倒退了兩步,露出誇張的怪異表情,「難道你終於練到和本大爺心有靈犀的地步了嗎!竟然在這種時候──」

靈你的頭啦!你剛剛那些話根本就是某種戲劇老梗!

通常要去跳海跳樓被車撞重病將亡還是去互砍生死決鬥的劈頭一定會跟別人講以後他不在,然後巴拉巴拉巴拉的,當我沒看過嗎!這個連我阿嬤都知道的劇情還需要猜嗎!

看著五色雞頭開始出現某種了然的欣喜神色,我還真想一巴掌搧上去。

「……有必要這麼快決定嗎?搞不好還有其它方式。」就算他要去死,我也不可能眼睜睜的看他這樣自己跳下去吧。

就算平常很不爽他,但是畢竟朋友一場。

「有啊。」五色雞頭冷笑一聲,「本大爺剛剛也想過其它可能性,還有別的方式可以用。」

「喔?這樣不是很好嗎?」既然有別的方式應該就不用自己跳啊我說!

「基於兄弟友愛原則,本大爺可以去打殘老大老二老三其中一個,然後拖過來換。或是基於父慈子孝,本大爺去打殘我家的老頭,然後拖過來換,其實這些方法也是不錯,只是要耗的時間比較多。」磨著爪子,五色雞頭邊講邊還有點亢奮,一臉很想去殺他全家的表情。

……對不起我錯了,當我沒問好了。

還有打殘你家老子絕對不是父慈子孝。


「你們還沒決定喔?」

就在五色雞頭開始要策劃怎樣獵捕他家兄弟老子時候,門突然又被打開,頂著一盤食物茶水的莉露走了進來,幫我們更換空的杯盤,接著才轉過來看我,「黑色的主人要找你喔,在外面走廊右轉就可以了,但是不能帶陰影喔,其它人也都不能跟去喔。」

「只有我?」沒想到黑山君會主動找我,這讓我驚訝了。

「對喔,黑色的主人是這樣說的喔。」莉露點點頭,肯定了我的詢問,然後再次強調剛剛說過的話:「陰影要留在這個房間喔,不然出去會破壞空間喔。」

我看了下手環,想了想,黑山君要找我是很稀奇的事情,所以不去似乎也不行,「黎沚,可以麻煩你幫我照顧一下嗎?」

「好啊。」黎沚點點頭,然後靠了過來,向手環伸出手,接著黑鷹就從手環裡面竄出來,衝著我鳴叫一聲,乖乖的蹲到黎沚身上去。

說真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烏鷲這麼乖蹲去別人身上。

「不可以離開,也不可以作怪。」很認真的這樣交代目前看起來沒什麼殺傷力的黑鷹,我很怕我等等一轉頭,他又給我亂搞,「只能站著,其它事情都不准做。」

黑鷹張開嘴巴,似乎有點不滿的唧了聲,但是也沒有再移動了。

交待完畢之後我就站起身,莉露看起來似乎不像要離開,所以我也就只好自己摸摸鼻子往外走,還不忘把門關上。

整個外面是非常安靜的。

這跟之前來有點不太一樣,這次外面一點東西也沒有,整個死寂到有點詭異。難道這也是因為我帶陰影來所以必須做的准備嗎?

半是疑惑的循著莉露剛剛說過的指引,轉過回廊之後沒多久我就看到一座小涼亭了。

可能是跟我能力成長有點關系,以前來還誤觸時間的夾縫,這次好像多少可以看到空間裡的確有什麼東西,就跟天氣太熱可以看到某種扭曲一樣,稍微可以避開不對勁的地方,所以一路走過來也沒有出什麼怪事。

很快的,我就看到坐在小涼亭裡面的空間主人了。

「黑山君。」行了個禮,我在對方示意下一屁股坐到另外一邊的位置上。

這是湖上涼亭,回廊外整個就是人造湖……說不定也可能是真湖,總之就是整片的水景,和我之前看過的又不太一樣,一眼望去十分寬廣,好像還可以看見淡淡的霧氣和虹彩,有點特別。

「有些關於你的事情,有人付出代價,所以你需要知道。」靠著一邊的軟墊,黑山君在我坐好之後才緩緩開口。

「關於我的事情?」除了我是妖師、所有種族都想宰掉我,接著陰影是妖師的手下之外,還有什麼必須特別付?代價讓我知道的嗎?

「是學長嗎?」不知道為什麼,我一整個直覺可能又是學長,不然應該沒有人心情那麼好委托黑山君來跟我聊天。啊,其實然也有可能,但是跟我相關的事情然大概會直接跟我講,何況他也不知道我會來這裡。

所以學長的嫌疑比較重。

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更沒有告訴我對方是誰,黑山君只是維持一貫冷淡冷淡的情緒,「是關於陰影之事,他認為可能未來還會遇到類似的事情,所以讓妖師一族提早知道些許相關,對世界之白也是好事。」

「難道有使用說明書?」我咳了一聲,在黑山君冷漠的直視下,不敢再跟他扯笑,「我知道妖師一族可以啟用陰影,好像是歷史兵器。」世界之黑,就跟精靈的世界之白是相對立場,不過怎樣想像都覺得很難畫上等號。

會難畫上等號的原因是,一畫上去就等於說身為世界之白種族的學長一天到晚都在揍身為世界之黑的我!然後他猴子老爸則是一天到晚被我袓先揍,這到底是什麼離奇的糾纏啊,還有然還跟辛西亞是一對……難道以後小孩會是斑馬嗎?

還真不知道妖師和精靈小孩會變成什麼樣子,世界之灰嗎?

這對精神真是某種打擊啊。

「陰影,一開始只有一個。」完全無視我的話,黑山君非常自我的敘述:「原本只有一個巨大的存在,可以在瞬間毀去整個世界的兵器。一直以來是由妖師一族所擁有,但是歷史不可能讓所有妖師血緣都能使用,所以原來設定只有被選上的首領、或是例外者才能完全使用。」

說到例外者時候,他還看了我一眼。

我是有凡斯的能力啦……這樣說起來,歷代妖師例外者應該不止我一個才對,「其它妖師就不能用嗎?」

在陰影之前,妖師的主能力是心語,比我們認知的言靈還要深一層,也就是我多年帶賽的主要原因──

早知道越覺得自己帶衰就會更衰是因為妖師力量作祟,我就不會一直詛咒自己衰了,而且悲劇的是我以前真的誠心認為會就這樣衰一輩子,也不知道影響有多深遠。

這樣一回憶,我都開始覺得前途一片黑暗。

「並非不能用,而是在有條件之下僅能使用細微的部分。」更正了我的疑問,黑山君頓了頓,「妖師首領的力量能夠規制陰影完全服從,但是在妖師一族被毀滅後,陰影就處於無法安定的狀況下,於是就在有心人的操作下開始分裂了力量,在各地引發戰爭。」

這個我好像也知道,聽烏鷲說有很多個,不過在各地都有被封印住的樣子,他應該算是比較小的那種。

「原本是一個的兵器,之後分裂成兩個,其中一半再度分碎成幾十個,不斷散落在各地被封鎖,最原始的主體應該還是在時間種族的監控之下,這次引起騷動的就只是其中微小部分而已。」黑山君大概是收了酬勞,很認真的幫我解說,然後又附上一句:「用人類的話表示,應該像是老鼠會的存在……」

原來陰影是老鼠會嗎?

我覺得有點眼神死,那妖師不就是老鼠會的上司了?

但是就他剛剛講解的,似乎還真的有點老鼠會的味道……原來妖師的旗下最大產業就是陰影嗎!

「在接觸陰影時,你應該已經有部分記憶了,所以目前所說的與基礎妖師之責你應該都有基本了解才是。」直勾勾的看著我,黑山君一語就講破我對其他人保留的部分。

「……是知道不少。」

看樣子不能隨便唬弄他,我只好老實的先承認,「大概知道使命跟使用時機那部分。」有些事情在那瞬間就了解了,但是我並不想讓其它人知道。

或許學長就是擔心這部分還是我想歪,才會特地拜托黑山君來告訴我這些事情吧?

「另外,還有一部分的問題。」


我看著黑山君,他也看著我。

然後我們就這樣大眼瞪小眼,瞪了有十幾秒的時間吧?

……快說啊你。

不要在這種關鍵時刻給我突然停頓下來,這又不是什麼下回預告的小說要吊胃口!

看了我蠻久的黑山君終於在我快失去耐性之前,悠悠的開口:「其實看樣子也有可能是我多慮,原本我以為經過長久封印與變化的陰影可能會產生類似鬼族般的毒素與反面影響,但是看你的樣子並沒有被黑暗侵蝕,所以也不算什麼重要的影響。」

「咦?陰影不是跟黑暗不一樣嗎?」那時候安地爾還在那邊笑說妖師會被黑暗侵蝕,可是純正陰影卻不會被影響,難道還有第三種?

是說反面影響……

「是,照理說是不一樣,陰影是純粹的黑色之力,而黑暗是變化的毒素之力。」黑山君想了想,說著:「但是陰影之力一離開束縛就很容易轉為黑暗,如同附寄之後會成為鬼族,這時候就會對妖師有傷害性。就算未轉換,在使用過程也很有可能會有意志上的動搖,以及影響的發生,雖然不易察覺,但是會隨著時間而明顯。」

這點我就知道了,凡斯他們的族人聽說就是鬼王的黑暗侵蝕才會被殺光的。

所以意思就是,雖然我們可以用陰影也不受傷害,但是用不好變質就會出問題,類似自己會煮飯但是放久飯臭掉吃下去也會食物中毒……應該是這種意思吧。

「就是這部分須謹慎,不管是在使用前或是使用後。」看起來大致上也是點到為止的黑山君將該講的部分講完,就停下來了。

「欸……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大概吧,反正講到最後還是要我自己接觸陰影小心一點,不然害人害己之類的。

「那,最後最重要的是慎防兵器再被重新聚集的可能性。」

……你把最重要的一次講完會死嗎?

看著黑山君,他這次好像真的講完了,也回望我,又開始大眼瞪小眼的狀態。

「這樣我知道了,謝謝您。」看來大綱應該就是叫我以後碰陰影要小心一點不要外泄,也不要毒到自己,還有回去之後要小心有類似霜丘那些人要把陰影弄出來的可能性。

這些事情可能還要轉告然才行,就我是沒有辦法完全預防的,畢竟這個年代的首領還是然才對,他才有權力決定妖師和陰影的這些事情。

是啊,在世界最終之前,我其實也不用再去多管什麼,我也僅是得到凡斯力量的人,並不能代表整個妖師種族判斷。

而且,不要危害到我們也不會特別想要去反擊的。

這些白色種族的人啊……

「就如你的意願,和妖師首領做判斷吧。」似乎也知道我在想什麼,黑山君緩緩的說著:「因為這趟旅程的代價已經差不多了,夢能力我也會收回,接下來的路途就不能再靠這能力,你必須開始思考如何以已之力去解決各種即將面臨的困境,這是我所能給予的話語。」

「嗯,我知道了,謝謝您。」看來這次談話也告一個段落,正打算回去時候,我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情,「請問,六羅的事情是真的沒有其它辦法嗎?」

黑山君搖搖頭。

「唉……」看來他們的是真的很難處理。

「一起過來吧。」猛地站起身,黑山君突然拖著腳步往剛剛那個房間的方向走。

也不知道他怎麼心情這麼好想到要一起,我也連忙跟了上去。

回到房間時,還是跟我出去時候差不多,五色雞頭坐在房間的一處,然後黎沚坐在另外一端跟黑鷹玩,兩個人看起來完全沒什麼進展的樣子。

一看到我們回來,五色雞頭就先跳起來了。

看到黑鷹,我突有點感慨,那麼大一坨陰影居然還只算個碎片,到底毀滅世界要用到多少的量?

還有本體是被囚禁在哪邊也不曉得,本體不知道有沒有自己的意識,是不是跟烏鷲一樣自己一個關在那種地方自己在害怕。

總覺得知道是我們的責任之後就開始對不起他們,雖然說妖師被滅也不是我們願意的,但是果然還是蠻可憐的。

精靈的自然力量就放著到處跑,相較之下被封印的陰影應該會更怨恨吧,畢竟是一樣的存在。

「漾∼你在想什麼?」五色雞頭蹦過來,剛好和黑山君擦肩而過,後者緩慢的走回後面的位置,徑自的坐好。

「沒什麼,你決定的怎樣了?還是回去跟其它人商量看看?」回過神,我看了眼杵在旁邊的魔使者,問道。

「不,本大爺已經決定好了。」按了下我的肩膀,五色雞頭非常豪氣的往黑山君那邊轉,「要命就要命,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這種邏輯說起來,六羅去投胎也一樣是好漢吧!

雖然知道他們很想要六羅活回來的感覺,但是我還是非常不贊成用這種換命的方式,而且要換的還是我朋友,就像上次賽塔要換學長一樣,兩邊都不想選,超級嘔。

「既然如此,那麼就確定了。」

上篇:第五話  記憶與門扉     下篇:第七話  不需要的交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