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風動鳴 章之七  音繞聲回  
   
章之七  音繞聲回

我想知道,你傾訴於風中的,是什麼?

那般的跌跌宕宕--

那般的淒淒訴訴--

我聽不清,你的訴說、你的訴求。

如果可以,我想問你,為了這些,走錯而無法回頭,究竟值不值得?




早晨,是被人從床上暴力扯起來的。

“艾洛德!你幾歲了?我告訴過你每天六點要起床,你到底有沒有放在心上?”

安加西奈的吼聲跟直接抓上來的手,使艾洛德幾乎是驚醒的,實在是三天內狂趕回來太累了,好像那天夜裡碰到連走路都走不穩的羅提的狀況一樣,彷彿靈力被吸乾,一
見到愛修諾神殿大門,人就直接倒了,早上當然也起不來。對於神座的吼聲跟暴力舉動,神殿內服侍的人員已經習以為常,不覺得有什麼了。

“唔……上一次起不來好像是十年又二十天前……好懷念啊。”艾洛德小聲嘟囔著。

“你是被虐待狂啊?我不管你有什麼理由,別想貪睡,快去梳洗!”安加西奈命令著。

這種狀況下想繼續睡當然是不可能的,在安加西奈快要失去耐心的眼光注視下,他只能從地上站起來,拍拍剛剛被扔到地上時蹭到的灰塵,然後去梳洗。

“換好衣服梳洗以後出來見我,十五分鐘內!”

從小就在這種嚴厲、有的時候還會做出不合理要求的父親高壓下過活,能生存下來,他的生命力跟適應力真不是普通的堅強。

今天是我十六歲的生日耶……

整個弄好了以後,他就走到殿廳上,安加西奈坐在玻璃桌前等著他。

“坐下來。”

艾洛德依言在父親對面坐下,面對這位監護人,他還是不得不小心舉止,尤其對方還是個完美主義者。

“因為你昨天在大門前就直接昏了,睡得死死的,我打了你好幾下都叫不醒你,所以沒辦法跟你交代一些事情,不過你居然會睡死在大門口,真丟臉,讓大家看笑話啊?


“什麼……?我昏倒您不讓我好好睡,還打我,您怎麼這麼沒同情心啊?”

“我說過我對你沒有那種情感,少癡心妄想我會同情你,還不懂嗎?”

“……早就懂了。”

安加西奈這番話已經說了好幾次,也在行為上完全表現了出來,再不懂就無藥可救了,絕對沒有人這麼遲鈍的。

“您要交代什麼?”

“……關於,你將要繼承破虛神座一職這件事……”

安加西奈的口氣倒是難得地變成很沉重,似乎有點擔心。

“除了本來就應告訴你的之外,我理當把所有我所知的都告訴你,讓你曉得你現在要面臨的是什麼樣的狀況,只是有的事實暫時說不得,大家已經協議要守密,永遠不提
,但我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守約……”

他似乎還是覺得應該告訴艾洛德,但是又有所猶豫。

“是什麼樣的事啊?您們沒有訂強制約嗎?”

就像神座之間互訂契約之前的口頭契約一樣,強制約也是一種約定,違反者會遭到最高神的懲罰,也因而具有強制力。

“是很糟糕的事……我們當初訂的是強制約沒錯。”

“強制約?那您還想說?”

“如果他們有說,那我也不能讓你不知道。”

安加西奈說得慎重,似乎真的很在意。

“不惜……違背強制約……”

艾洛德這次是真的愣住了,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事,值得對方這樣認真看待。

“強制約的內容是什麼?如果違背會……”

艾洛德不由得要問問,如果只是違背會走在路上摔跤,一夜難眠之類的,那倒也還好,不過從安加西奈口中說出的話卻讓他再次吃驚。

“沒有什麼,只是會不得善終而已,也不會短命,就是死法不會好受的意思。”

“這還叫沒什麼?您……”

“閉嘴!我的事又不是你的事!不要以為我是關心你,這是責任心的問題!現在是我決定,輪不到你插口!”

於是又被罵了一頓,只是這次沒有感到不愉快,因為艾洛德覺得,對方是因為死要面子才說這段話的,同時也發現自己似乎一直沒注意到,安加西奈對自己的在乎。

“不,父親,您別破壞強制約,我不知道沒有關係,您這樣我會良心不安的……”

“誰要你良心不安了?我死的時候又不會讓你看到!”

“話不是這麼說的!我……”

“煩死了!意見那麼多做什麼?……啊!沒時間了!都是你這個笨蛋!跟我吵那麼多……!”

繼承儀式開始前,還是吵了一架,而事情終究也沒有說出來。


“我現在就送你過去。”

安加西奈喝了口水潤喉,如此說著。

“站好,我要施法了。”

艾洛德依言而做,看著安加西奈舉起法杖。他光是這一個舉杖的動作,就有著無比的氣勢。

“NonstopGoal!”

咒語念出,法力施放,艾洛德人就被傳送過去了。

“……繼承儀式……會順利吧……”

安加西奈低低念了這麼一句,帶著不確定的語氣。

或許……去請教先知者,會比較好吧?

……不,我只是多擔心了些……預感只不過是預感,況且……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我沒必要庸人自擾。

然而……他……會不會出手?以他的身份……他們的慣例……他有可能看在過去的情誼上,不出手嗎?

唉……情誼……對他而言,我們之間又哪有什麼情誼……

下意識握住自己戴著手鐲的右腕,他沉重的神情化為了憂傷,感慨的不知是過去的錯誤,還是現在遺憾。

這一代……真的很複雜啊……

但這完全是我們造成的……

安加西奈的瞬間挪移魔法用得很好,施得很準確,定點就是迦爾西達神殿的大門前。

“啊……大家好。”

艾洛德這樣打招呼很通俗,但是怪怪的。

“艾洛德,你好準時啊,整點耶!”

“呃……是這樣嗎?那一定是我父親時間算得太好……他就是講求完美嘛。”

同伴們半數以上都在。至少這次自己不是最後一個,值得慶幸。

“啊,你最好趕快離開那個位置……”

羅提出言警告了他一聲,艾洛德不太明白,還沒來得及動,他所站立的地面突然升起魔法力運作的靈氣--

“哇!”

“哇啊!”

突然出現的亞維康和他撞在一起,兩個人在地上跌成一團。

“什麼……這是什麼啊……”

“跟你說了你不聽,還讓伊希塔一起倒黴……”

“把話說明白!”

“席德列斯,你好兇啊……”

羅提順勢地退了一步,音笛則是在旁邊輕輕笑著,卡薩加跟西弗沒什麼反應,只是搖了搖頭。

“因為是定點挪移,點是一定的,每個人都被傳送到同樣的坐標點,所以一直站在那裡,就會被下一個傳送來的人撞上,我跟西卡潔已經玩過了,西卡潔的頭好硬,他母
親似乎沒控制好,造成他從上方倒摔下來,撞那一下真是過癮,肯定一生難忘。 ”

“……為什麼不早點說啊……”

“我開口說第一句就提醒你了耶,你現在還是不離開原地嗎?”羅提大聲為自己辯解。

兩個人被點醒,迅速地閃到旁邊,而在他們閃開沒多久,薇莉安就在那個點出現了。

亞維康突然一頓足,顯得很懊惱。

“啊!我那麼早離開原地做什麼啊!”

“……”

大家無話可說,也不想去評論什麼了,只有不明白的薇莉安看看他們,疑惑地皺起眉頭。

人數到齊,時間也到了,迦爾西達神殿內走出了人,是莫霜神座萊迪斯迪和培里亞,身為主人的他們出來迎接。

“歡迎來到迦爾西達神殿,準神座們,我以主人的身份在此歡迎,請隨我們進去。”

話都是萊迪斯迪說的,培里亞一語不發,好像隨從似的。

沒有歡迎儀式,就只有短短這幾句歡迎詞,隨性的萊迪斯迪不重視這些,所以才省略了。

他們七人跟隨著進入神殿之內,每個神殿的佈局都不一樣,他們也忘神地四處張望,觀察裝飾、建築。

“嗯……不是應該有介紹嗎?”

“我記得也是啊。”

“可是那魯不說,總不能叫莫霜神座說吧……”

“反正我們多少也讀過各神殿的歷史內容嘛,就自己看吧……”

多少還是有些看了也不曉得其意義的石碑、飾物,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那、那魯……”

亞維康小聲地呼喚了他一聲,培里亞轉過頭,眼神看起來是在問“什麼事情”。

“我想問你……要去廁所怎麼走?”

“……”

對方無言地指了一個方向,被問這種有點好笑的問題,不知道他作何感想,而其他人還是跟著行進。


“每個神殿有著一樣長的歷史,各神殿維護的狀況也差不多,看起來不會很老舊,年代最久的是瑪索西加大神殿,也就是你們最後要到達接下神座之位的地方。”

走到中央大殿,他們停下腳步,萊迪斯迪向他們說著,由他講話的神情態度,就可以發現他是一個溫柔的人。

“你們到各神殿巡禮都要從那裡接受神之光的祝福,現在時間還沒到……你們可以隨意參觀,在十二點的時候來此集合。”

說完就等於解散了,萊迪斯迪轉身入內,培里亞則留在這裡,一樣沒有說話。

“那魯,你帶我們參觀嗎?”

羅提微笑地看向他,只有他跟培里亞講話最正常、自然。

“……嗯。”

培里亞點點頭,表示可以,也沒招呼他們,就自行往別的方向走動,要他們自己跟。

“席德列斯,跟這樣的導遊好有壓力啊……”

亞維康對艾洛德說著,後者也表贊同地點頭。

“本來以為會有表演可看的……不過很難吧,要那魯表演……”

他們似乎講話都不怕人聽到的,音量完全沒有控制,音笛看向他們這邊,有點不安,而培里亞就像沒有聽到一樣,依然沒有反應。

培里亞帶他們參觀的方式十分省事,走到一個地方,停下,他們自己看,過一定時間,就再走到下一個地方……與沒有人帶領其實也差不多。

十二點集合時,大家先在神殿內用了午餐,才到光之池去。

光之池,顧名思義,是聚集了光線的凹地,不過這只是個名字,實際上是個神壇,終年聚有光線,集中於壇前盆子之中,有人始終相信那是神蹟而非技術,但是答案早隨
著當初建神殿的工匠逝去而無法得知了。

八個主神殿以及瑪索西加大神殿都有光之池,不過八位準神座都沒有踏足過自己神殿的這個地方,第一是沒有必要,第二是有限制,進入的走廊就設有結界了,平常只有
正神座才有資格進到這裡,而現在是因為繼承儀式需要,所以才解開結界以方便他們進去。

那是個奇幻的景象,一束光,照入下面的銀盆,光是從天頂透入的,但是從光透進來的洞看不見外面的天空,神壇的裝置富麗堂皇,跟外面的簡潔完全不同,特別的是,
華麗中仍不失莊嚴,並非俗麗,呈現的是美,人工與自然結合的美,還有那聖潔的光,直把光明的氣息帶了進來。

“哇……”

這樣的建築令人嘆為觀止,不由得也要開始想像其他神殿的樣子了。

“各位,依程序來吧。”

照著順序,輪到的人就上前,把手攤在盆中,接收著光。是真的吸收進去,手一放,就感覺到熱流。溫暖的能源,自手心延伸入體,整個人立時處於舒適的放鬆狀態,收
光收了短短幾分鐘,已經獲益良多。

輪完了之後,就等待萊迪斯迪的指示了。

“本神殿的事情已經執行完畢,你們可以自由活動,晚上在這裡休息一夜,明早我會負責送你們到諾曼登家的菲伊斯神殿。”

原來到每個神殿,主要是要接受神之光,還有參觀、認識神殿,行程感覺上還挺閒的。

“艾洛德,我跟你一起逛好嗎?”

音笛小跑著靠近他,用那清脆的可愛聲音問著。

“嗯……可以呀。你這次怎麼不跟諾曼登一起呢?”

“唔,我……你才是我的搭檔啊,跟諾曼登雖然好玩有趣,可是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比較想跟你一起嘛……”

艾洛德溫和地朝他笑一笑,拍拍他細瘦的肩,看著他仍稚嫩的清秀臉孔。

“還是小孩子最可愛了,我看我也叫你小笛好了,真的好可愛哦。而且又矮矮的,很嬌小的感覺,你應該很輕吧?搞不好一隻手就可以抱起來……”

“我……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啦……”

“個頭小,年紀輕,聲音高,都是小孩子的特徵嘛。”

“你怎麼跟諾曼登一樣……都喜歡欺負我,尋我開心……”

不過兩個人還是愉快地一起走了,羅提看著他們的背影,感嘆了一聲。

“唉,除了令人羨慕,還是令人羨慕……”


一夜好覺之後,大家都準時起床,到大殿上集合。

“那現在我就送你們去菲伊斯神殿……”

“啊,請等一下……”

音笛有點怯怯的,舉手發問。

“請問……諾曼登人呢?”

“下個神殿他是負責人,所以我先送他過去了。每次的負責人都要早起一個小時左右,先回自家神殿準備。”

萊迪斯迪親切地解釋著,音笛則紅了臉。

“對不起,我不知道,大家應該都知道吧,我浪費了大家的時間,還打斷您進行程序……”

“沒關係的,不懂就要問啊,大家也不會介意的。”

音笛這才釋懷了些,他感覺對方的溫和跟自己母親很相似,也難怪他們會互相吸引了。

“現在就送你們過去吧。”

他清朗的聲音輕念了咒語,使用指定範圍的瞬間挪移,磁場波動過後沒多久,人就傳送過去了。

眼前的影像轉換是一瞬間,從迦爾西達神殿挪移到菲伊斯神殿大門口。

這又是一個不同風格的神殿了,色係也跟普遍的神殿不同,神殿一向是灰白色,也有像牙白,珍珠白的,但菲伊斯神殿卻是偏黑色,四周有些殘斷柱子,而神殿整體的柱
子上幾乎都有刻上一些古老的咒文文字,有些也已經因為磨損而不堪辨認,但看上去卻形成了一種無法形容的藝術美。或許是因為這些咒文都帶有著力量,整個建築物本體散
發著奇異的壓迫感。

“哇……諾曼登如果把這些咒文都學完……那我們不是差他太多了?”

亞維康撫摸著柱面,讀著那些文字,那真是十分珍貴的學習數據。

“的確……說不定還有書籍上沒記載的……”

薇莉安也讚歎著,眼光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唔……好難懂。”

音笛對於一些古老文字無法完全看懂,而且也無法立即學習。

西弗、卡薩加、培里亞也是在觀賞著這座神殿,沒有作出什麼發言。

艾洛德則是一言不發,眼睛發亮,像是發現寶藏一樣,連眼睛都沒眨,立刻開始吸收記憶,他這個樣子真是挺符合羅提給他起的“讀書狂”稱號。

不一會兒,昊絕神座拿勒斯和羅提就自殿內步出,羅提先微笑著行了個禮,用他清亮的聲音開了口。

“歡迎來到菲伊斯神殿,我們在此表示歡迎。”

語畢,拿勒斯揮動一下法杖,神殿本體好像從頂端刷下,整個洗過一般,光亮了起來。黑色的表面由深沉的漆黑,變成如同玉石一樣的光潔,那是一種很有深度的色彩,
就好像人類充滿智慧的黑色眼睛。

有這樣的歡迎儀式,大家報以熱烈的掌聲,拿勒斯看起來臉上也沒什麼笑容,似乎很難親近,而且他的容貌不同於其他神座祭司,他看起來是四十歲左右的模樣,而別人
看起來都是二十歲到二十五歲的樣子。上次他們會議時,大家沒有留意,直到現在陽光底下面對面才發現,但也沒有人敢問原因,艾洛德則是想到安加西奈說過的事。

狂熱於暗黑系……這是神的處罰嗎?

還有,父親還叮嚀我到這裡要小心一點……

可是……可是……我一看到那些柱子上的咒文,就情不自禁想仔細研究,根本無暇去注意自己的周身安危啊!

他的眼光還是注視著柱子,恨不得自由參觀時間趕快到。

一樣的,羅提帶領他們往內走,一路上只要有特別的飾物,他就會加以解釋,他對自己神殿了解很深入,口才又好,大家聽得津津有味,只有艾洛德一直魂不守舍直盯著
那些咒文瞧,都沒怎麼注意聽。

走到大殿,照例宣布十二點集合以後,就是自由行動了。羅提要帶他們繼續參觀,但是艾洛德整個人就好像粘在了柱子上一樣,沒有跟上參觀的意思。

“諾曼登,你家菲伊斯神殿,真的好有特色哦。”

“哪裡,我在這裡住,每天都毛毛的。”

“為什麼啊?”

“與一些咒文相伴很有壓力耶!而且我房間柱子的咒文又特別……我父親要罰我的時候,這神殿就變得像個超大型魔法陣。”

想像這麼大的魔法陣運作起來的樣子……夠恐怖了。

“哇……不過你應該還沒有席德列斯慘吧,我不敢想像他的童年呢……”

“呵呵,我也知道我不能跟他比啦……”

羅提笑著,他只是一笑帶過這些話,不願繼續說下去。

童年啊……對我而言,那是個只有黑暗的時期。

痛苦的代名詞……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來到這裡,只是,好像媽媽不要我了……


他們繞了神殿一圈回來之後,艾洛德已經換了好幾根柱子了,他的讀速和記憶速度真是不可思議。

“怎麼,愛上我家神殿啦?”

羅提朝他走去,笑笑地問著。

“是呀。”

本來是開玩笑的話語,沒想到對方會如此認真回答,這下子倒是羅提自己愣住了。

“你果然是個標準的認真讀書狂……”

“哪裡。”

碰到學習,艾洛德好像就變了個人,全神貫注的,回答別人也有點像在敷衍。

十二點的時候,他頗不甘願地被拉去吃午餐,前往光之池。

菲伊斯神殿的光之池,自然是迎合神殿本身的風格而建的,所以跟迦爾西達神殿的樣子又不一樣了,除了那光是一樣的感覺,這裡的一切都是陰沉。

預定要做的事情完畢,艾洛德同樣求知若渴地朝柱子走過去,或許他今天打算沒把所有咒文讀完之前不去睡覺。

“艾洛德……”

雖然不好意思打擾那麼認真進修的他,但是音笛還是過去伸手扯扯他的衣服。

“嗯?什麼事情?”

目不轉睛地看著柱子,艾洛德根本心不在焉。

“你不去參觀嗎?我……”

“你跟大家一起去啊!”

答的可真快,音笛只好寂寞地走開了。

“唉唉,西卡潔啊,這種情況下沒有什麼事情干擾得了他的啦,你怎麼,還不懂嗎?跟他一路沒樂趣的啦。”

“……”

音笛沉默了一下,神情好像不認為如此,但是覺得有點寂寞倒是真的。不久,他又抬頭看向羅提。

“諾曼登,你有把這些柱上的咒文都學下來嗎?”

“呃,應該有吧……”

“哇!那麼多耶!我學的連一半都不到……”

再次發現自己學的東西之少,音笛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奉晨神座沒有督促你學嗎……”

“有啊,可是我……”

也就是說,這是他自己的問題。

“枉費了你這麼好的體質啊……”

羅提又是搖頭嘆氣了一番,認為十分可惜,要是這種體質是自己擁有,那可多好啊。

晚上,深夜,艾洛德還喚了光之精繼續觀看,說疲倦當然也是會的,只不過意志力支撐效果很驚人,他依然壓著倦意努力不懈。

“這麼晚了……還不睡,明天會沒精神的……”

這個陰陰的聲音並不怎麼熟悉,他回頭一看,是拿勒斯。

“昊絕神座……”

為表示敬意,他行了禮。

“你對於這些咒文很有興趣是嗎?”

“是的。”

對方沉默了一下,艾洛德也不敢不理他回頭看咒文,因為對方是長輩,而且那掃過來的眼光,好像能挑起自己每一根神經的緊張感……

他找我做什麼呢?父親說對他要小心……我……

“聽說你也學習黑魔法?”

聽到他這麼問,艾洛德又忍不住暗罵。

死諾曼登,到處給我宣傳做什麼!

“……是的,一點點。”

“你曉得……這裡也刻有黑魔法嗎?”

“這裡有?”

艾洛德驚訝地看看四周的柱子,詳細辨認,但上面,明明就都是神聖咒文啊!

“在這裡……”

拿勒斯手一揮,柱子突然光亮了起來,是由內部散發出的光,而被光一照,表面這層刻了神聖咒文的柱壁變得透明,中間透空,其內,是另外一層黑色,刻滿了奇形的文
字……

艾洛德驚呆了,柱內居然還暗藏這種玄機,從光是從文字散出的這一點來看,就可以知道是純正地道的黑魔法。

菲伊斯神殿的柱壁內藏了黑魔法?一直都沒有別人發現嗎?可是……昊絕神座何以洩漏給我知道?他不怕我說出去?

就在他呆愣住的同時,他並沒有註意到拿勒斯悄悄地拿出了法杖,對準了他的背心……

“父親!”

一聲急促的呼喚,羅提帶著慌張的神情,出現在殿側的入口。


在他呼喊出來的同時,光熄滅了,神聖咒文覆蓋住暗黑咒文,拿勒斯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收回了法杖。

“諾曼登?”

艾洛德見他突然出現,又是一陣驚訝,而拿勒斯的臉也陰沉了下來。

“羅提,我不是要你好好休息嗎?”

羅提的臉孔看起來蒼白,緩緩走了過來。

“我是關心席德列斯還沒睡,父親……您也該休息了。您明天還得送我們去,今天不該晚睡的。”

艾洛德也隱約覺得不太對勁了,而他們父子對看了一陣子,實際上是私底下進行著精神波交談。

沉沉的氣氛一直維持著,終於,拿勒斯開口。

“好吧,你們也早些休息。”

說著,他從另外一個門走了出去,羅提這才鬆了口氣,臉上恢復了點血色。

“諾曼登,這是怎麼回事啊?”

“還問!你是不是只要碰到有興趣的事物,神經就會變得失調啊?你知不知道你剛剛差點就被……”

他說到這裡實在說不下去,硬生生地止住,因為要揭發自家人的醜處,並不是他做得出來的事。

聽他這樣說,自己剛才應該是處於十分危險的情況下,可是……昊絕神座?他會想做什麼?又為什麼要做……

“總之,我父親他……跟其他神座不一樣,你要自己小心。”

羅提表情慎重地警告了他,但艾洛德還是有點疑問。

“你為什麼幫我啊?他是你父親耶。”

羅提的臉色又難看了起來,嘴唇動了動,是想說什麼,但是又沒說。

我根本……不喜歡他。

我可沒有當孝子的情操,那混帳……等我一有能力,一定先拿他開刀,不會再被他操控於掌心!

看羅提面上陰晴不定,艾洛德也猜不出他正在想什麼。

“不管啦,走,我們去睡了,我帶你到客房。”

“餵……等一下!我不要睡,咒文我還沒看完,我要繼續看。”

真是快把人氣死了,羅提無言。

“那我自己去睡了……”

“啊,等等!先別走!”

艾洛德抓住他的手,對方投以不明白的眼光。

“你主動留我,我是很高興啦,可是我想睡覺,你有什麼事?”

“呃,我……”

話語略為哽住了一下,好不容易他的聲帶才恢復運作。

“剛剛……昊絕神座是怎麼把神聖光明魔法後面的黑魔法弄出來的?這是你家神殿,你會弄吧?幫我弄可以嗎?”

這個人對於攝取學問的積極實在是讓人倒抽一口涼氣,羅提面上一黑。

“不要!我一次只能弄一根柱子,陪你搞這玩意兒,我豈不是不用睡了?”

“你別這樣呀!大家都是同伴嘛!”

“你神聖光明咒文都看不完了,還想要黑魔法?你太貪心了!”

“黑魔法比較珍貴,因為少有來源渠道提供啊!難得在這裡看到這麼多,神聖光明魔法當然是先擺一邊!”

“你不會繼承儀式以後再到我這裡拜訪啊?到時候我一定誠摯地款待你,現在不是時候,我要睡覺啊!”

“我現在看到,就不會放過嘛!我怎麼等得了那麼久……!”

兩個拉拉扯扯的,一個不肯放,一個只想跑,無法達成協議,一直浪費時間。

可是艾洛德的意志力堅定,氣勢逼人,所以最後羅提還是只有屈服了。

“算我倒黴……真的是夠倒黴的……我受不了你,早知道應該隨身攜帶蟲,為什麼剛剛我要放下我舒服的睡眠出來幫你……”

“你怎麼這麼說?你不是說對我有興趣麼?”

“是啊……要不是這樣,我也不必在感受到柱亮的時候第一時間快速趕過來這裡了……”

艾洛德眨了一下眼睛,是有點意外。

不是碰巧他還沒睡?是為了我啊……?


直到早上,他們的同伴們才陸續出來,看見在外面的他們,自然是吃了一驚。

“你們……該不會整晚沒睡吧?”

這句是提早要回自己神殿準備的音笛問的,不過旁邊有早起習慣的薇莉安和有點失眠的亞維康也很吃驚。

“是啊……”

羅提強笑著答。

“可是……艾洛德也就算了,為什麼諾曼登也……”

亞維康百思不得其解,艾洛德是為了學習咒文,羅提難道會是為了複習咒文嗎?不太可能吧?

“我是被他害的!他不肯放我去睡覺,硬要我陪他!”

羅提這番話講得是沒什麼錯,不過在場的所有人聽到後都呆住了。

席德列斯跟諾曼登不是一直處不好嗎……難道說他們表面上是這樣,實際上是打得火熱? ……

不過在拿勒斯走進來後,所有人都噤聲了。

他先把音笛送去了聖堤依神殿,其他人則要再等一個小時,等候下一批。

眼見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艾洛德顧不得旁人懷疑的眼光,又拖著羅提去找下一根柱子去了……

一小時過後,他們離開了菲伊斯神殿,大家都有舒了口氣,可以放鬆一下的感覺。

聖堤依神殿,是珍珠般的白色,柔潤的白色光澤,自然就給人純潔的印象,跟上一個神殿呈強烈對比,的確很符合音笛給人的那種純樸形象,生長環境跟個性的養成果然
有很大的關係。

“好光潔的神殿哦……”

“如果說菲伊斯神殿是黑夜,那麼聖堤依神殿就是白晝了……”

“咳咳,我家神殿真的那麼糟糕嗎?”

羅提雖然也知道自家神殿就是一副很黑暗的樣子,可是這種比喻法也太……

“不,你家神殿很好啊!非常之好!”

艾洛德的發言,使其他人又奇怪地瞧過來了。

“席德列斯,你這麼熱烈地支持我啊?說真的,已經最後關頭了,你就跟西卡潔解約,改跟我嘛,這也是幫帕蕾基西若小姐一個忙啊…… ”

“我是支持你家神殿,不是支持你。”

“餵……我幫你做工做了一個晚上,你這樣報答的?”

“別跟我吵人情帳,一個晚上跟一生好像有很大的差別哦?”

當然是有很大的差別,契約這麼重大的事是不可能因為一個晚上欠人家人情就改變的,再怎麼說也沒有用。

“啊,小笛出來了……”

音笛已經換了衣服,和奉晨神座一起出現。臉上帶著純真的笑容,這樣的他看起來就像是沒有被汙染過的白紙,他的確是很適合活在光下的人,渾身飄逸著讓人覺得很舒
適的氣息。

“大家好,歡迎來到我們聖堤依神殿,還有……還有……嗯?啊,哦,沒有了。不……不對,接下來是歡迎儀式,是表演……”

他好像一段話都說不太好的樣子,只有緊張才會這樣。因為剛開始就出錯,音笛臉上有點微紅,為了讓他有時間平靜一下,莎依先揮動了法杖,將他們的注意力吸引了過
去。

上空光芒燦動,爆出火花,流向四周,其景是挺燦爛動人的,不過並不是什麼困難的魔法,只是一般最普遍的歡迎儀式,八人之中有些人也會使用。

“那麼,大家就跟我一起進來吧……啊,不是,是跟我們……”

音笛已經出錯第二次了,大家也很尷尬。羅提現在是強撐著眼皮,快要不行了,艾洛德因為離開了他感興趣的事物,也開始覺得疲倦。他是自作自受,羅提則是可憐地被
他拖下水的……


“這個雕像是在神殿建造的時候就有的,代表的是……是……”

音笛對自己的神殿熟悉度實在是欠佳,不知道他平時是在做什麼,艾洛德覺得有點看不下去了。

“小笛,是亞魯西拉女神啦!”

“……啊?艾洛德?你叫我小笛?你什麼時候也跟薇莉安姊姊使用一樣的叫法了?”

“我跟你說過了,就是上次說小孩子很可愛的時候啊。”

“……小孩子。”

照著艾洛德給的答案,音笛總算順利解釋了這個雕像的涵義,不過接下來每一個都頻頻出錯,艾洛德因為已經陷入半昏睡狀態,所以沒有再暗示他,變成要他自己發訊息
過去問“艾洛德,這個是什麼?”,問到後來,艾洛德開始有“為什麼我這個外人比你還要了解你家神殿”的想法。

“那現在就是……自由活動時間,麻煩大家自己逛,因為我不會帶,而且還會迷路,所以……呃……不要用那種表情嘛,笑一個……”

他自己都笑得很僵硬了,大家哪笑得出來。不過誰也不怪他,畢竟對於那麼可愛的笑臉,大家還是有包容心的,長相可愛果然是佔很大的便宜。

“你家神殿你也會迷路?”

“嗯……可是……很大嘛……”

“……這是理由嗎?住了那麼久,十幾年耶!”

“唔……我想,再幾年吧,再幾年應該就可以了……畢竟我比你們還少住三年啊,艾洛德……”

神話時代就存在的這九座神殿,瑪索西加大神殿除外,每個神殿的大小都差不多,當初建造有一定的規格,沒有哪家神殿特別大,由此看來,音笛是夠迷糊的。

在聖堤依神殿吃的午餐倒是十分的美味,可能跟當地風土民情,生產作物與氣候有關,這裡氣候溫濕,四季無霜雪,很多東西都可以生長得很好,讓住在較為冰寒地帶的
羅提有點羨慕。

最後,大家一樣要前往光之池,聖堤依神殿的光之池環繞著一股聖潔的氣息,但是跟大家想像的不太相同,裡面沒有什麼華麗裝飾,甚至連飾物都沒有,除了透光的那個
小窗口和銀盆,其他都打造得看起來像渾然天成。藝術真的是很奇妙的一門學問。

每個人都有感覺,這裡的光,神聖力量比上兩個神殿要強,或許該說,跟神殿內祭司的虔誠度有一定的關係。當然,也不能說別的神殿的祭司不虔誠,只是這里特別罷了


受光結束後,又是自由時間,有的時候真會覺得自由時間太多了一點,但是也無可奈何,制度就是這樣,目前為止也才第三個神殿而已,一半都不到,要是現在就不耐煩
了,那後面怎麼辦?

“啊啊……小笛,你先帶我去睡好不好……”

艾洛德並不是有不眠能耐的人,只有碰到可學習時才會特別有精神,現在覺得無聊,自然越來越抵抗不住睡意,只是如果“碰”的一聲,直接睡倒,那也太難看了點,要
是父親知道了,回去一定會被他好好痛整一番。

“哦,跟我走……”

“等等,我也要!”

一樣眼皮重到像有千斤的羅提跟著跑過來,一同休息去了。

“帕蕾基西若小姐,你有沒有發現,斯尤那多跟黎多的感情好像變好了?”

亞維康靠到薇莉安身邊,問了個問題,不過他言語中似乎有別的意思。

“是啊,都沒怎麼吵了,有的時候還有說有笑的。”

薇莉安也有發覺,雖然原因他們並不曉得。

“那你也知道……席德列斯和諾曼登相處的狀況也好多了?”

“嗯,雖然看起來好像有讓人無法明白的原因,但表面上的情況是如此。”

“呃,你……我的意思是……那些原本處不好的人都改善了,那我們之間……是不是也應該……”

“早跟你說過我不喜歡你這一類型的,別癡心妄想了!別人怎麼樣可不關我的事!”

少女依然很無情,果斷地拒絕了少年,也不知道是第幾次了,不過追求的一方仍然不灰心,每次受到打擊,不到幾分鐘又可以重新站起來,依舊燃燒著滿腔熱情與希望,
絲毫不減……這也是讓被追求的一方很困擾的一點。


在聖堤依神殿的時間過去得異常的快,或許是因為一直在睡的關係,連晚餐都錯過了,醒來的時候居然是凌晨四點。

這麼早起是第一次,雖然其實睡了很久的,艾洛德打開窗子,外面還是黑的,倒是柔緩的風,迎面拂來,早晨的風是冰冷的,微涼而讓他有點覺得冷。

風……

啊,對了……

他出了房門,走到大殿,發現羅提也已經醒了,而且正好坐在殿內。

“席德列斯,你早啊……”

“諾曼登,剛好,我正找你……”

“怪了,你這兩天一直找我啊?”

“是巧合啦!”

“好吧,那麼,你要問我什麼呢?”

艾洛德走到他面前,想著樹林中的事,思考要如何開口。

“就是……來的路上我遇到瑟迦妃……”

“哦?”

羅提雖然已經知道了,還是得稍微假裝一下。

“我們現在離開了薩英斯城……剩她一個人,這樣可以嗎?”

“我和她也不是每天都在一起啊,她自己有生活能力,只是白天不能出來而已。”

艾洛德點點頭,又繼續問。

“她也是武者或魔法師嗎?或者兩者都是?”

“你怎麼突然關心起她了啊?”

覺得艾洛德有點奇怪,羅提有些緊張,因而問了一句。

“……你可不要跟我搶,當第三者啊。”

如果是這樣,那還真得注意一點,不過瑟迦妃是不會變心的,就算別人條件再怎麼好……席德列斯也不會那麼缺德吧?只是我多心……

果然,艾洛德立刻就否認了。

“不是的,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只是……因為……”

說是因為風,實在很難說明白,在別人聽起來那根本就像在幻想一樣,但是應該無關乎情愛方面,只是在意……只是在意是吧?這樣……應該可以解釋心中的感覺……

風?對了,這個也是疑點……

“諾曼登,為什麼瑟迦妃能使用'風之精'?”

羅提沒料到他會問這個,也立刻警戒使自己不要露出不正常的表情,同時快速思考要怎麼回答。

“那隻是……傳訊用的啊。”

“我不是問做什麼用,我是問為什麼她能用?”

“並不是她能用,只是我給風之精下了命令,讓我們聯絡而已。”

“但是……”

艾洛德頓了頓,無法接下去。

我要說風的聲音不同嗎?

那種只有我感覺得到的東西,也沒有什麼說服力,不能拿來當證明……

“我只是覺得,不是這樣……”艾洛德自言自語道。

只是無法說明屬於……“感覺”的東西……

“事實就是這樣,你要想太多,只是徒增煩惱。”

羅提說的時候也有點心虛,對方的感覺是很敏銳的,只要有破綻,就不妙了。

“你不是也說要給同伴保守隱私嗎?沒必要那麼好奇吧?還是你要打破你自己說過的話?”

艾洛德搖搖頭,沉默了。既然沒有想繼續問下去,他轉身走了。

剩五天……

看艾洛德離開,羅提靠著椅背,深深地嘆口氣。

計劃照常。瑟迦妃怎麼想呢?好像她是順著我的希望,不是自己想做……是我在勉強她嗎?我也只是希望她可以活下去,而且活得好些……即使這方法,是個錯誤……

終究會遭到報應吧。

那我也希望……都回報在我身上,不要傷害到她……


時間到,人數也齊,莎依將他們送到了下一站--蘭力那神殿。

蘭力那神殿的建築本身,線條多,而且細,多尖銳狀設計,強調向上發展的設計,當然也有獨特的風格,只是給人的感覺不是穩重厚實,而是很空虛,不太實在。這裡的
風特別大,大家的頭髮和衣服都被吹得亂七八糟。

“西卡潔,站穩哦,不然會被吹跑。”

“我沒有那麼輕啦……!”

音笛依然還是被拿來開玩笑的對象,這似乎是不會改變的事情了。

沒過多久,西弗跟九殷神座洛西加出來了,西弗向大家行了禮,洛西加就直接揮下法杖。

細細小小的光點飄向上方,他們頂上由暗光形成一些優美的古代文字,意思就是歡迎來到蘭力那神殿。要做出字形,是魔法變形的一種,頗有深度,大家也鼓掌表示肯定


走入大殿的一路上,西弗見到飾物就會解釋,較有不同的是,沒有需要解釋的東西時,洛西加會跟他們聊天,他的口氣讓大家感受到一分傲氣,而由他說的話中大家也發
現一件事。

“九殷神座好像對黎多特別好。”

“當然囉,對搭檔的兒子另眼相看,很正常的。”

“哦--那星鏡神座應該會對我特別好囉?”

每當亞維康開始懷抱美麗的幻想時,薇莉安就會適時地把他從幻想中打醒。

“你少作夢了,伊希塔,我母親眼裡只有她自己而已,連我都不被當作一回事了,還輪得到你?”

“喲?那她跟破虛神座比較配,理念一樣嘛。”

亞維康這麼說,艾洛德則立刻接話。

“我……我父親才不是那樣……”

話說得有點勉強,不過他是真的想要替自己父親澄清一下。

休息時間大家就四處看看,只有艾洛德一個人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就在那裡沉思著一些事情。

“風之精……”

輕聲呼喚著精靈,風之精繞了過來,緩和了蘭力那一直不停的強風,那風是輕軟但不柔弱的,是溫柔卻有力量的,屬於他的風。

風中包含的是召喚者的性格、心情,還有想傳達的訊息……

我聽得到,你的風聲。

“席德列斯,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呢?”

一張漂亮的臉孔從柱後探出來,瞧向他,他小小吃了一驚。

“啊,帕蕾基西若小姐……”

這陣子沒怎麼跟她講話,自從上次在地道內談過那些之後。

“大家都在參觀呢,你不去嗎?”

“不必了……我想要想點事情……”

薇莉安卻在他身旁坐了下來,盯著他瞧。

“想什麼呢?”

“呃……”

艾洛德一下子覺得無法思考,先敲了一下自己的頭,迫使自己冷靜下來。

“怎麼了?沒事打自己做什麼?”

“不是,剛剛……頭腦有點亂了……”

薇莉安笑了,她的笑容瑰麗得像朵綻開的薔薇,那是和瑟迦妃不同的美,一種是鮮豔,一種是柔淡……

為什麼她討厭伊希塔,卻會來接近我?

啊,父親說過……她好像對我有好感……

啊,她說過……她比較喜歡父親那一型的,很帥……

那麼就是……啊啊啊……她難道……不,不要亂想……

“席德列斯……”

“啊,是,什麼事?”

“我可以直接稱呼你的名字嗎?”

“哦,可以呀。”

搞不太懂,她為何突然問這個,不過參觀的大家已經繞過來了,看到他們兩人坐在一起,都是一愣,而亞維康則是立刻緊張兮兮地跑過去,把艾洛德拉到一旁說話。

“喂喂,席德列斯,別色誘別人未來的搭檔好不好?”

“什麼……哪是我……而且,對男人別用色誘這個詞好不好?”

幾天之內到底要被誤會幾次?艾洛德實在想問問這個問題。

上篇:章之六   簾捲花落     下篇:章之八   結絆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