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風動鳴 第一章 淡月蒙霜  
   
第一章 淡月蒙霜

天上的月亮,又逢滿月。

淡淡的雲霧像是一層面紗,遮掩了那分明亮。

星月總是在黑暗中放光的。

而你對我而言……

就像是那高掛夜空,使我不致迷失的北極星……





有感於過於忙碌,而一直沒有和同伴們聯絡,雖然身為公會主席,正忙得緊,艾洛德還是決定抽空親自到各家神殿去拜訪,了解一下他們養育準神座的情形。

不過……以他家中目前的狀況,要出門還有必須克服的困難……

“嗚哇——爸爸!爸爸——不要丟下我們——”

四歲的小孩已經具備足夠的說話能力了,本來應該只有一個,可是幫人家養一個,音笛又帶一個來,就變成三個小孩一起吵,十分擾人,耳根不得清靜。

“我又不是不要你們,別哭啊,我只是出去一天,半夜就會回來了……”

預計一天拜訪完五家,就已經很趕了,可是小孩還不放人,每次無論什麼事情要出門,同樣的戲碼就會上演,艾洛德的耐心可不是無限的。

況且,還有一個……

“艾洛德——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音笛死抓著他的袖子不放,不肯讓他一個人走,應付小孩他不幫忙,還跟著起哄糾纏,艾洛德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只是一天,一天——!也不過就一天而已,你們……”

“不要!帶我去——只是多帶一個人有什麼關係……”

“嗚嗚嗚……只是一天,多帶三個小孩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

英俊的破虛神座兼主席,說出來的話一向一呼百應,惟獨對這四個不管用。再不走回來就真的是半夜了,他當然急。

“小笛,你要留下照顧他們,我帶你去的話,他們怎麼辦?”

“神殿又不是沒有別人!艾洛德——”

“嗚哇……都帶去,都帶去……”

“不行!”

艾洛德的情況真的很狼狽,一個抱手,一個拉衣,兩個抱腿,簡單來說,就是動彈不得。

“你們……你們先放手!”

“放手你就跑了!”

“嗚……爸爸、爸爸……”

“男孩子不要哭成那樣!我還沒死!”

好不容易,才擺脫七手八腳的糾纏,得以整理好衣服,現在他終於比較能理解體會自己父親的辛勞了,不過自己小時候應該沒這麼煩人吧……算了,沒有那時的記憶了。

“好啦……小笛,我帶你去。”

“啊!太好了!你終於答應了!”

“我們呢?我們呢?”

“嗚哇——不公平——”

腦袋快要爆炸了,他無言地摸出法杖,看向音笛。

“小笛……你知道嗎?要讓小孩子暫時安靜有個絕對有效的方法……”

“……嗯?”

音笛倒縮了一下,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法杖在他掌上轉了轉,然後他優雅地揮下。

“天之破!”

三個字一出口,大殿上立即產生作用,白亮駭人的實質雷電憑空出現,夾著巨大的聲響轟在空氣中,雖然只是小型的,但是以他如今的功力發揮起來,聲勢驚人,反正他要的也只是那個效果而已。

小孩子都嚇壞了,因為呆了而停止哭泣,不過也只是幾秒的事情,因為受到驚嚇,小孩們又開始大哭,而且比原來更大聲。

“不要哭!不然就再來一次!”

這次見效了,三個孩子噤聲,不敢再哭。

“艾洛德……你好像開始像伯父了……”音笛自己也是嚇得臉色發白,緊抓住艾洛德。 “不過挺有用的,改天教我。”

“你用了以後嚇到自己怎麼辦?”

艾洛德拍拍他的背,再看向孩子們。

“乖乖待在家裡,不要搞放火燒神殿的遊戲,我們出去了。”

丟下過於活潑好動的他們,兩人就這麼外出趕場去了。



走出愛修諾神殿的艾洛德,深深感受到身在戶外的美好。

“不過,音笛……已經很久了耶,你都不回聖堤依神殿的?你們神殿的人不會說什麼閒話嗎?”

“公會主席又沒有質疑,也沒通緝,我住你這裡有什麼關係?而且怎麼不叫小笛了?”

被這麼一句頂回來,還真是無法答話,在這件事上,他是有點公私不分沒錯。

“我們第一站去哪?”

音笛回頭,面對艾洛德,一個相當漂亮的燦爛笑容,艾洛德實在不好對他說什麼,他對這張臉總是覺得沒轍。

誰叫這張臉孔,和那個人,是如此相似?

“我看看……先去伊希塔家好了。”

“要去那個怪形神殿哦……”

音笛點點頭,跟著他走,走了一小段,他又轉向艾洛德。

“艾洛德,我們首先去哪裡啊?”

“你不是剛剛才問過嗎?”

“什麼?我問過?”

他頭腦的毛病似乎又發作了,那雙澄澈的眼看著艾洛德,十分困惑。

“那到底是要去哪啊?”

“伊希塔家。”

“伊希塔……”

艾洛德實在很擔心他會說出“那是什麼地方啊”這種話,要是那樣就很嚴重了,幸好是沒有。

“就是那怪形怪狀的神殿嘛……”

“嗯。”

他心想著:這句話你也說過了……

“我常常忘記事情,這怎麼辦啊?”

最近音笛叫他的時候時常簡稱,真有點偷懶,當艾洛德問他為什麼要只叫一個字時,音笛則是眨眨眼,很無辜的樣子。

“你不是也叫我小笛嗎?我也沒怎麼排斥啊。或者你要再省點,直接叫我笛,我也無所謂啦。”

基本上,只叫一個字就是感覺怪彆扭的,他並沒有接受提議,也不再提這事了。

“沒有什麼方法讓我能像以前一樣,把東西記牢嗎?剛剛那招天之破又讓我嚇得忘了不少東西……你也顧慮一下我嘛,用之前先警告一聲啊…… ”

“啊?你又忘了不少東西?忘了什麼?”

“都忘了,我怎麼會知道?”

總之,這實在很糟糕,不能夠讓他老是遭受刺激。

“嗯……艾,我們要走著過去嗎?”

“……好啦好啦……”

他不必直接說,艾洛德就可以明白他的意思。沒有用到法杖的必要,他直接揚起手。

“Move!”

在咒文運用已經熟悉透徹以後,可以使用簡單的咒文達到與高級咒文一樣的效果,靈力也不必消耗那麼多。

瞬間他們就已經到達了這個造型怪異的神殿之前,因為今天要拜訪各神殿的事已經事先通知過了,所以他們跟門口的人說了一聲後,便可進入。

走在這個扭曲的走廊上,有點頭昏,真不曉得長期居住在這裡的人是如何支撐過來的?兩個人都不相信這可以習慣成自然。

方向感已經有點模糊不清時亞維康剛好找到了他們,才化解他們迷路的危機。

“你們果然是一起出現的啊!真是形影不離呢……”

“別說成這樣,你只是吃醋吧,帕蕾基西若小姐一直都沒來找你。”艾洛德反唇相譏。

“……她倒是常常去找你啊。”這件事亞維康對艾洛德一直耿耿於懷。

一進來就談到敏感話題,不是好現象,雙方很有默契地轉移話題,進房間去了。

“來,我給你們介紹,這是我兒子,維西·伊希塔,今年四歲。”

最後四個字是廢話,他們看向這個小孩。

他的長相秀氣,外貌特徵大致上與其父相同,但是很靜,也怯怯的,艾洛德對他友善地笑一笑,他才敢接近一點,感覺上像是可愛的小動物怕生,可是照反應來看,他似乎還挺喜歡這兩位陌生哥哥……不,叔叔。

“伊希塔,你兒子個性好內向,跟你不像呢?怎麼教的?”



“怎麼教的?就是,不乖就打,做錯事就罵。餵!別那麼呆,有點反應好不好?站好!”

現場看他教訓兒子,兩人呆了一下。

“伊希塔……你這樣教育小孩子,不好吧……”

艾洛德開始有點同情這小孩了,而亞維康則是很認真地看著他。

“席德列斯伯父這樣教育你,把你教成這樣,我覺得很好啊!多有出息啊!”

“這……”

艾洛德的反應是錯愕,這種邏輯實在太不可理喻了。

“伊希塔,說真的,這樣小孩子會受到心靈傷害的……”

“我怎麼看不出來你有?”

“那是因為席德列斯家的小孩比較特殊……”

正在想辦法說服他時,音笛突然插進一句話。

“艾洛德,你剛剛說得不夠貼切,應該是二度傷害才對。”

“啊?為何?”

“住在這種地方,小孩脆弱的心靈早就被扭曲了,又加上被父親虐待啊。”

艾洛德頓時愣住,亞維康也怔著沒說話,音笛說的話跟他本身的個性好像不太合。

“西卡潔,你怎麼嘴巴變毒了啊……是跟誰在一起久了被帶壞了嗎?可是席德列斯也沒有這樣啊……”

“我沒有帶壞他,學壞都是他自己學的。”

“艾洛德!你怎麼推得一干二淨啊!”

“本來就不關我的事嘛!”

三個大人在講話,維西靜靜站在一旁,不敢過來插嘴。

話題稍微改變了一下,聊起養育小孩的事,大家都長籲短嘆的,談了幾句,艾洛德把注意力重新轉回維西身上。

“伊希塔啊……你兒子真乖,又靜,很聽話的樣子,真好,哪像我家那兩個和小笛家那一個……野得要死,把他們放在家裡還真不安全……”

“哼,那是我教育有方啊!”

這話倒不太能認同,他的教育方式……艾洛德干笑了一下,表示已經大概了解這裡的狀況了,現在要去下一家。

“什麼?要走了?”

“嗯,時間挺趕的,不必送我了。”

“但是好不容易才見一次面啊……”

維西也悄悄地走過來,抓住艾洛德的衣擺,用那無邪的眼睛看著他。

唔……這小孩怎麼這麼可愛?還是說別人家的小孩看起來就是會比較可愛?

“呃,我兒子好像挺喜歡你的嘛。”

“不行啦,我要走了,還有,你不要再那樣教育他,這是主席的命令。”

“啥,怎麼這樣……”

“我現在是以主席的身份在說話。”

“……是,您說的是。”

亞維康表面上答應了,但私底下會不會照作,艾洛德不敢抱太大的期望,走出神殿之後,艾洛德再次施魔法,帶著音笛離開,到培里亞那裡去了。

進去的程序一樣簡單,走走這些神殿,不由得懷念起來,好像又回到當初記憶中最單純的時候,在繼承儀式神殿巡禮時,大家都還只有十幾歲,那些長輩健在,還有……

還有諾曼登……

“久不見。”

在大殿上見到培里亞,他十分簡略地打了個招呼,這個人還是一樣冷淡,不過那也是因為上一代的意外,讓他人格有了缺陷的緣故。

他的孩子站在他身邊,好像比他開朗多了,看見這兩位長相漂亮的長輩,他對著他們一笑。

這孩子比較像培里亞的父親,萊迪斯迪,他們有一對一樣的,讓人感到暖意的眼,而不是培里亞那樣的銳利逼人,雖然同是寒冰色,卻可以有這麼大的差別。

“那魯,這孩子叫什麼名字?”

“他叫……”

培里亞說了兩個字,再看看自己小孩,小孩笑著接下去。

“萊林·那魯。”

萊林看起來很懂事,不像個四歲孩子,不曉得是怎麼教的,不過他們其實是對培里亞怎麼取名的比較感興趣。

“爸爸說,有什麼事問我就好,兩位伯父。”

他用清脆的聲音說著,給人的感覺真的很聰明,哪像自己家的小孩,成天調皮哭鬧糾纏老爸……



“書我自己看,飯我自己吃,看不會的問神殿裡的祭司叔叔,吃不下的拿去餵神殿外的小狗,魔法自己練,武術自己修,如果伯父們願意指導,我會十分感激的。”

萊林流利地介紹了自己的生活,念得還真順,不知道是不是先背好了台詞。

不過,聽了這短短的幾句話,艾洛德跟音笛頓時不知該說什麼,紛紛轉看站在一旁,看起來事不關己的培里亞。

“那魯,你……”

“你到底為他做過什麼?”

這根本是完全放縱,沒有教育嘛!小孩還能自立自強,可真是不簡單……

“我並沒有說他不能來找我。”

培里亞說得好像是孩子的錯似的。

“那……萊林,你為什麼要自己來?”

“我找過爸爸啊,只是……”

“爸爸,請問這個要怎麼解釋?”

拿著一本書,走進父親房間,萊林誠懇地求教於培里亞。

“……”

把書接過去,看了看,培里亞陷入沉默。

一個小時過去。

“……算了,爸爸,我不該打擾您,我去問別人好了。”

抱著疑惑而來,帶著疑惑而去,多來個幾次,久而久之,他乾脆就直接找別人了。

“爸爸,一起吃飯好嗎?”

覺得父子之間沒什麼聯絡感情的機會還有相處的時間,所以萊林跑來邀請父親,而這個古怪的父親則是看著他,不予理會。

“爸爸……不行嗎?”

“我沒說不行。”

這是很難得的,居然聽見了父親的聲音,但他是沒說不行,也沒說可以,跟他這樣周旋累得很,結果還是只能失望地離開,這個一點也不像關心他的父親。



“所以,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萊林略為敘述了一下過去的無奈經驗,培里亞也沒有否認他的說法,艾洛德跟音笛對看了一眼,又是一陣子說不出話來。

“難道真的是我們對小孩太好嗎……”

“這……回去你應該好好檢討。”

“慢著,為什麼只有我要檢討?”

“因為小孩都是你在帶,我沒負過責任啊。”

“還敢說……!”

萊林看著他們,嘆息。

“如果我是席德列斯伯父您的小孩就好了,您看起來好溫柔,兼任主席代表您一定也很優秀……”

居然敢當父親的面跟外人這樣說,好像視培里亞為空氣一般,而四歲的小孩就已經會嘆氣,也實在令人不勝唏噓。

“對了,那魯是怎麼決定你的名字的?”

“嗯?我到有自己的思想前都沒有名字。”

不會吧?難道……

“有天我問父親要名字,他要我自己取。”

艾洛德的笑容非常僵硬,音笛笑不出來。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啊,萊林……”

“嗯……伯父的鼓勵,我會銘記在心。”

萊林真的是很會說話,讓他們對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真的很有神座的樣子了……”

“那魯家的人,很獨立吧。”

使用魔法到達下一個地方,他們為了趕時間依然是慌忙進入,這裡是斯尤那多家的神殿,向上發展的建築還有刮得異常的風都是特點。

“歡迎呀,席德列斯,西卡潔。”

西弗也是親自出來迎接,在他們面前,他的銳氣與傲氣總是會收斂一些。

“嗯,斯尤那多,頭髮剪了?”

“……西卡潔,留過長頭髮的是伊希塔、黎多跟帕蕾基西若小姐,你記錯了。”

“啊……抱歉,我搞錯了。”

“其實你也留過哦,小笛。”

“什麼?我怎麼都不記得了?”

艾洛德有的時候也會利用他的健忘來逗他,不過話才說完就想起他扮女裝時的確弄過,進而聯想起自己也扮過……艾洛德劇烈地搖頭,以甩開可恥的回憶,西弗和音笛不解地看向他。

“沒事,別理我。斯尤那多,你的孩子呢?”



提起孩子,西弗臉上僵硬,好半晌才回答。

“真不好意思你們遠道而來……但是曼那沙他剛剛睡死了……這小子只要進入睡眠,就只有等他自己醒,打他都不見效……”

“啊?這……這該怎麼說才好呢……”

這種症狀可是很危險的,要是有突發狀況怎麼辦?不是就待人宰割了?

“我也拿他沒辦法……我對他頭痛得很啊!這小子好像整天醉生夢死的,醒著的時候又不愛學習,他的未來怎麼辦啊!”

問他們,他們也不會有答案的,不過行程受阻,也得有個決定才行。

“他大概什麼時候會醒?”

“明天。”

還真是標準版的一覺到天亮,平常喜歡賴床的音笛也自嘆不如。

“呃啊……小孩子需要充足的睡眠啊……”

他只能挑些好話來說,而西弗還是搖頭,非常煩惱。

“那我們只好下次有機會再來拜訪了……”

下次要出來可難了。艾洛德心想著。

“讓你們白跑,真是不好意思……”

“斯尤那多,別那麼客氣,我不會介意的……”

笑了笑,他們出了這個風大的神殿,時間省下了不少,但為了想早點回家,還是趕場般地繼續前往下一處。

卡薩加居住的洛巴芬神殿,是個無法讓人有什麼深刻印象的神殿,剛到的時候,甚至還疑惑地不太確定有沒有跑錯地方,因為雖來過一次,但連記憶力極好的艾洛德也對這裡很陌生。

見面自然不免又是一番寒喧,卡薩加還是一樣,沉著冷靜,他的氣質就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不過同伴間的情誼是值得信任的,即使他態度如此,艾洛德跟音笛也不會因而改變對他的友好。

“黎多,你孩子呢?”

“我不想理。”

好像走到每一家,都有家庭問題,實在令他錯愕。

“你是他父親耶……”

“……哦。”

卡薩加想了想,才很勉強地給了個答案。

“這個時間應該在中庭那裡,麻煩自己去找,我不想去。”

“你……你是他父親耶!”

於是卡薩加只好萬般無奈地陪著他們過去,中庭的狀況看起來很奇怪。

錯覺吧?許多樹木在移動?

“這……這是你們家中庭的特色嗎?”

卡薩加好像真的想轉身就走,但還是決定先處理。

“精靈,離開。”

比起準神座的命令,精靈們當然以正神座的命令為優先,樹木看起來正常了,他朝內喊著。

“羅兒潔,出來。”

聽見小孩的名字,他們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是女的?

其中一棵樹木從中裂開,一個褐色長捲髮的小女孩跳出來,一跳出來就朝卡薩加撲去。

“爸爸!您終於肯主動找我了!”

卡薩加似乎想跑,他要閃當然可以很輕鬆地閃開,然而如果閃了,小孩會跌到地上,只好把她接住。

“您都不理我!小潔做錯了什麼?”

“夠了,夠了……下來!有客人,少丟臉了!”

卡薩加好像很不能接受這種過度親密的撒嬌,所以才見到女兒就想逃,然而客人兩位已經呆到說不出話來了。

冷淡的父親配熱情的女兒……該說是絕配還是造化弄人……

“客人?”

羅兒潔看向後方的他們,眼睛一亮,閃閃發光。

“好英俊的哥哥呀……”

“不是哥哥,要叫伯父。”卡薩加開始頭昏了。 “是爸爸的同伴,破虛神座跟奉晨神座。”



給雙方做過介紹,卡薩加就聲稱身體不舒服,先回房去了,把麻煩女兒丟給同伴們處理。

“羅兒潔,你好……”

艾洛德溫和地對她笑著,她俏美的臉孔別有一種活力,跟卡薩加是完完全全不同的類型,幾乎找不出相像的地方。

“席德列斯伯父,您好帥哦!您的兒子想必也是跟您一樣了?”

“呃……”

想到亞爾飛看來憨傻幼稚的樣子,艾洛德就汗顏。

“伯父!您今晚會留下過夜嗎?”

羅兒潔美麗的雙眼中,閃著渴望的光芒,不曉得怎麼回事,艾洛德發現別人家的小孩大部分都很超齡。

“不好意思,等一下還要去安羅法神殿。”

“艾洛德,你好像很有小孩子緣耶……”

音笛出了聲音,羅兒潔注意到了他,頓時眼中又泛起光彩。

“西卡潔伯父,您好漂亮哦!您也有兒子嘛,好期待未來認識的時候……”

換成音笛愣了,開始覺得卡薩加有抱錯小孩的嫌疑,不過以當時的狀況而言,沒這可能。

可是……四歲?她也未免成長太快了吧?

既然小孩子身心發展健全,那就可以往下家去了,只是他們又被羅兒潔纏了一段時間才得以脫身,離開之後,兩人始覺自家小孩真是乖巧正常可愛天真無邪單純又好騙……

薇莉安家可以說是很特別的一家,她沒有替誰養孩子,血也沒有多滴,可是那一滴血卻自己化為兩份,而且更怪的是,居然是一男一女。

這對雙胞胎非但沒有雙胞胎之間的親密,甚至還連一般兄妹的手足之情都沒有,整天就是打架,除了打架還是打架,薇莉安剛開始還會勸阻,把兩人分開,後來就隨他們去了,愛掛彩就去掛彩,不過痛了不要來找她哭。

“反正星鏡神座這個職位只能傳給一個人,愛打架,如果剛好死了一個也省我麻煩。”

還真是無情的發言,兩個來拜訪的人再度無言。

“珂蜜,法第斯,向伯父問好。”

“伯父好……”

這一對相像的兄妹臉上,手腳上都還包有繃帶,一副不馴的表情。

“你們家好像挺值得擔心的。”

“那你就多來拜訪啊,艾洛德……”

薇莉安朝他笑著,人也靠了過來,艾洛德居然很罕見的臉紅了一下,但當然是婉拒了。

“珂蜜,法第斯,你們喜歡打架?為什麼?”

音笛自己跑去跟小孩子混了,他們看著他,抿抿唇。

“伯父,是……”

“要喊叔父,我是你們媽媽的干弟弟。”

“唔,那麼那一位呢?”

“那位啊,叫爸爸就好了,反正在不久後的將來應該是會上鉤……”

“小笛!”

艾洛德忙把他拉回來,讓他正視著自己。

“你在亂教小孩子些什麼?才不會!”

“我倒是覺得小笛教得很好啊!”

薇莉安笑得很高興,艾洛德則是尷尬得重重搖頭。

“別開玩笑了,我現在等於是三個孩子了……”

小孩子們卻異常配合地跑了過來,拉著艾洛德。

“爸爸。”

“爸爸。”

“……不,不要叫我爸爸……”

如果再來兩個,艾洛德想自己會發瘋,最後是半強迫地被認為義父,算是他的不幸了,不過他也認真地想,羅提的小孩菲伊斯,是不是也要讓他改叫義父?

“結束了,我們回去吧!家里三個小鬼等著我們呢,下次什麼時候?好好玩。”

“……唉,下次,還會有下次嗎……”

比起來,老老實實做我的祭司公會主席還輕鬆得多……

“艾,你想,家裡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

“你說得很順嘛,那是我家耶,你把你家棄之不顧多久了?”

“唔……不管它了啦,那個……我們回去就是了……”

“不,還沒結束。”

艾洛德的神情有點轉變,天已經黑了,時間不早,但還是要去。

“還有一個地方……”



墨色,雕滿了咒文的神殿,在黑夜中更顯得深沉,寂靜。

這裡的氣氛與昔日一般,而因為原本的主人犯罪被處死,這裡的人便都散了,現在只靠公會派人來維持清潔,平時根本不會有人在裡面。

寂靜得讓人,好難受……

“我們進去吧。”

只是來看看。

看看這裡,想想那個本來應該在這裡的人……

艾洛德撫著柱子,朝音笛一笑。

“小笛,我還記得我當初就是在這裡,看咒文看得入迷了……那個時候,我還強拉諾曼登陪我通宵熬夜,他那個時候是跟我說……'別說笑了!我要睡覺!'呢……”

好像是這麼說的吧……

但是,他對我很好。

我沒能扭轉他想死的意念,也沒能改變他得死的命運……

“嗯,我知道那天……你到底拉他陪你看什麼?我們都弄不懂呢……”

音笛看著他,發問著,他也笑笑,把手一揮。

“——就是這個。”

靈力透入柱子內,就像拿勒斯弄給他看時一樣,柱子通體發亮,上頭的神聖咒文消失不見,顯現出其下古老文字寫成的黑魔法咒文。

“嘩……”

音笛不曉得這裡還暗藏玄機,所以驚嘆了一聲。

“……我沒有讓人把這些弄掉,我想,就一直留在這裡吧……”

沒有能力挽救你……所以……現在,只要有人需要我,我一定盡我的力量,幫助任何人……

也因此才沒有推辭,接下了主席的職務……就只是,希望大家能過得更好……

不要再有悲劇……

“諾曼登啊……”

音笛也回想了起來,在還是準神座的那段時間,對羅提的印像還不錯,覺得他就像是兄長。

不過他當我是什麼呢?一個多餘的人嗎?

還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

反正也追不到答案了,我還是不要那樣想吧。

“我們走吧。”

停留了一段時間了,一直留在這裡追思,讓自己沉浸於難過的情緒中,不是好事,艾洛德把手放到音笛肩上,說著。

“回去以後對菲伊斯好一點吧,改天……再帶他過來好了……”

“帶他來?”

音笛好像不是很贊成。

“你要怎麼跟他說呢?”

“總是得告訴他的,我們不跟他說,總有一天他也會從別人那裡聽到的,那不如由我們來說,會比較好。”

瞞不了的……所以就讓他面對吧。

等他長大……

只是,他會怎麼想呢?神殿還待他回來重整……

他會有這個能力的。

音笛也伸手去撫撫那柱子,但下一秒,他卻像觸電般地縮手。

“小笛,怎麼了?”

什麼?這些是什麼?什麼東西一直流進來……

音笛回答不出來,他只是驚訝地看著自己的手。

神賜的能力,增強了?

“小笛?”

見他呆愣,艾洛德又搖了幾下,只聽得到他喃喃說著些什麼。

“柱子……神殿的……記憶……”

“什麼?什麼神殿的記憶?”

“不,好多……好多,那是什麼……”

我只是摸著那柱子,想著諾曼登的事情,想著可能的解答,然後……

不該說是柱子的記憶,柱子連接著整座神殿,根本就是神殿的記憶……

整理不出來,太多……太多……

“小笛?小笛!”

音笛覺得頭彷彿跟神殿產生共鳴,龐大的記憶闖入,幾乎要使他的腦部裂成兩半。

然後就在與記憶同化進行的那一刻,他失去知覺了。



意識到的,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這是夢吧?應該是的,世界在改變著,幻化成……那個神殿的樣子……

那個是……菲伊斯?

不,不對,是諾曼登……

那孩子正坐在地板上,以一種冷漠的表情盯著眼前的書,練習著魔法,他抓了抓自己那一頭紅發,顯然很不樂意。而從那氣息來看,他所練習著的,是黑魔法。

由於不專心加上不情願,用了幾次都沒有成功。

然後一個身上帶著陰暗氣息的男子走了過來,他們開始對話,但聽得模糊,好像吵了起來,男孩將書重重摔到地上,男子則憤怒地揚起手來。

四面的咒文忽然像有了生命,迅速跳脫出來,化成數條半透明的實體鎖鏈,將他捆綁到空中,緊絞著,由光能來判斷,應該是還放射出能量,刺激他的知覺。

小孩大叫著,然而不是因為痛苦,他額上已經冒冷汗,身體也快撐不住了,但臉上還是維持著痛恨的表情,這次聽得到他說的話了。

“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再去重塑一個會聽你話的傀儡啊!你這個失敗者!你以為利用繼承人能有什麼作為?就算你怎麼強迫我也不會聽你的,你殺了我啊!否則未來我一定會要你不得好死!”

咒文的束縛懲戒又持續了段時間,男子才收回靈力,小孩跌到了地上,無力動彈,男子沒再看他一眼,留下他一個人,他的心語隱約傳了出來。

“我不要聽從你的擺佈。”

“我不要學黑魔法,接觸暗黑系。”

“我不要加入那個組織……”

那弱小的身影,又淡了,這次出現的影像,還是他,而且還多了個女孩。

他們一樣在說話,也一樣聽不清楚,只是他們的神情,看起來都好悲傷。

你們在難過什麼……

諾曼登,姊姊……



影像一直更換,很快速地更換,來不及看,也來不及思考其意義,跳得好快好快,神殿中的男孩長大了,不曉得時間已經過去多久。

我看不懂……

影像中出現了艾洛德,他們聊得很愉快,少年現在已經習慣於擺著笑臉了,但是他心中傳出的聲音卻是矛盾的。

“我應該跟大家保持距離……”

“我是叛徒,只要被發現,立即就是他們的敵人……”

“為了自己,必須先下手為強,不能對人心軟,要果斷動手……”

你是這麼想?可是你的行為卻不完全如此。

艾洛德的笑顏消失了,替換來的是個未曾謀面的人,這一部分特別清楚,無論是他白雪似的發,蒙面的黑巾,還是那輕淡縹緲的聲音。

“羅提,你可以選擇的。”

“只要對你而言,祭司界才有你要的幸福,你可以自由……”

“你已經不缺什麼了不是嗎?可以擺脫雙重身份,不是很好?”

“同伴對你而言,應該有其存在意義吧。”

“你還禁得起失去嗎?”

羅提搖頭,否認的是什麼?羅提自己又是否清楚?

“我既然已經陷入了,就沒打算抽身,這才是負責任的態度吧?利用了組織那麼多,現在要撇清也來不及了。”

“何來此言?只要你一句話,你與D·M·B的過去立刻可以不存在,沒人可以查到什麼。”

羅提笑了,依舊搖頭,搖頭……

所看到的,都是曾經發生過的事情嗎?是記憶……神殿的記憶……

而且,是好難過的記憶啊……

忽然,一個聲音的闖入,打斷了畫面。

“西卡潔,快醒來!”

什麼?

“回去!立刻回去!你不能再將心神停留在這裡了!”

沒來得及問什麼,就被一股大力拋出去,那個世界遠了,連白茫茫的那一片都消失了……

回到了,聽得到有人叫喊著自己名字的現實世界。



眼睛睜開時,無法適應光亮,現在……是在什麼地方?

“醒來了……”

“啊,爸爸醒了!”

這是很熟悉的,孩子們的聲音。

我回來了嗎?那……艾洛德呢?

突然,被一雙強而有力的手緊擁入懷,不必想,也能知道是誰。

“艾洛德……我快不能呼吸了,要抱也抱輕一點嘛……”

艾洛德鬆了手,但還是抓著他的肩。

“發生了什麼事,快說清楚!”

“什麼……什麼東西啊?”

“你剛剛都停止呼吸了,簡直快把我嚇死了!”

停止……呼吸?

“你會擔心我啊?”

“我本來就很關心你!而且……而且……你要是死了,我不就要帶三個小孩了!”

後面那句好像才是重點,到底是真心話還是玩笑話,已經搞不清楚了,音笛捶了他一下,不過沒用多少力。

“其實沒差吧,三個小孩本來就是你在帶的啊。”

“唔……也對……不管怎麼說都是我吃虧……”

而被他們視為包袱的三個小孩,正以無辜的表情看著他們。

“爸爸……我們那麼討厭嗎……”

“爸爸媽媽不要我們……”

“……你們,慢著,誰是媽媽?”

“比較漂亮的是媽媽。”

茵笑笑地說著,音笛無言。

“不對啦,故事書上,會細心照顧我們的才是媽媽。”

亞爾飛也傻笑著說,艾洛德沉默。

當兩個小孩要問菲伊斯贊成哪一個人的意見時,艾洛德實在不想再聽他們鬼扯了,先把他們弄出去,再回來問音笛整件事情的狀況,以便了解更多。

“我在神殿那邊……昏倒了嗎?”

“何止是昏倒可以形容的……休克,呼吸立刻就沒了,你醒之前幾分鐘,甚至心跳都快停了……我現在才鬆一口氣。”

他勉強擠出一絲笑,看著音笛。

“你到底怎麼了?”

“……對不起,艾洛德,這麼跟你說我真的很過意不去,可是……”

觀察著艾洛德的神色,音笛接下去說。

“我忘記了。”

非常讓人無力的四個字,艾洛德簡直要一頭撞上旁邊的牆壁了,幸好音笛眼明手快拉住他,才不致發生慘劇。

“等等啦!最前面和最後面我還記得一點點,別那麼快就去撞……聽完再撞嘛。嗯?好像也不對,聽完再撞要做什麼……不管啦,聽我說……”

於是他把前面能力增強跟後面羅提的影像出現,叫他回來的事情跟艾洛德說了,夢境的內容他已經全部不記得。

“嗯……”

“還有啊,艾洛德,我一直不記得……諾曼登家神殿叫做什麼啊?”

“嗯?菲伊斯啊。”

“……什麼?”

音笛遲疑了一下,又問了一次。

“他家神殿就叫做菲伊斯。”

艾洛德清楚地答了他,音笛則是愣了一秒後,臉整個沉下來。

“那你給人家小孩取什麼名字啊!根本就是沒有創造力,直接拿人家神殿跟人家父親的名字組合起來!你從剛開始就沒打算認真對他嘛!”

“我想這名字想了六十五年耶!這是有紀念意義的!總比你那取得像女生的名字好吧!”

“你居然這麼厚臉皮!那你兒子為什麼不叫愛修諾·艾洛德·席德列斯?還批評我為心愛的兒子取的名字!”

“你真的愛他為什麼不自己養?你根本不懂我取名字的苦心!說想跟我天天見面,但只是把養兒子的責任丟給我,這就是愛兒子,愛我的表現了?還先挑起爭吵,罵這麼大聲!”

好像舊帳都翻出來吵了,而吵架有的時候比打架更累人,想想還是停了。

“……艾,對不起啦,我還有問題要問……你的能力是什麼?我從來都不知道,都沒關心過……”

“唉,告訴你也無妨……”

艾洛德的表情變成了無奈,聲音沉重。

“我什麼能力,都沒有獲得。”



“沒有得到任何能力……?怎麼可能?”

音笛自然是大吃一驚,沒有人是這樣的,以前也沒有過這樣的例子。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艾洛德一攤手,笑容中有點苦意。

“可能我無意間做了什麼對不起神的事情也不一定,例如修黑魔法?”

“怎麼會,你最清楚你應該沒有做過的!如果解釋說是黑魔法,那諾曼登為什麼會有得到能力呢?”

問艾洛德,他也無法回答,要問神,又太不切實際。

“那你有沒有聽到神跟你說什麼?”

“神?”

艾洛德想了想,不太確定。

“我是有聽到一個聲音……”

“那就是了!它跟你說什麼?”

“你怎麼知道是?”

艾洛德疑惑地問著,並不明白。

“因為……繼承儀式的時候,也是有一個聲音問我要什麼……我告訴它我想要的,並表示只要這一項就好,它就給了我啊,不是神是什麼?”

“還可以要?這麼好!”

仔細回想著那時聽見的,因為不是很懂,所以要回憶有點難,但艾洛德還是想起來了。

“嗯……它說……”

當光升起,浸沐全身的時候……

“你不需要這些,賜你此生,已經完成了你的願望,相對的代價也得付出,我將會召你歸來,你只需要等待……”

連複述的話語,都隱含著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經過仔細深思,兩人都在對方眼中看到驚訝。

“意思是說,遲早要我死?”

“不……不要啦,不要這樣解釋,我不要你死啊!”

音笛嚇得表情都變了,他無法想像,如果艾洛德死了……自己能否接受這樣大的打擊?

比前兩次親人死去,還要更大的打擊……

“我不知道,可是……”

聽起來,就是這樣啊……真的會這樣嗎?

“艾洛德,不要嚇我……”

音笛沒有安全感地抱住他的手,身體還顫抖著。

“你是我的搭檔……現在我覺得重要的只有你了,我不要失去你……”

“餵……慢著慢著,小孩呢?你心愛的兒子呀!”

“誰管他呢!我跟他交情才四年啊!可是我們認識已經七十二年……足足是十八倍耶!”

這種邏輯令人有點無言,艾洛德還是把他教訓了一頓,然後就要去休息了。

“亞爾飛,菲伊斯,茵,該去睡了,回房去吧……”

“爸爸,肚子餓——”

如果是叫媽媽,大概就沒有東西吃了,但看在這一聲爸爸的份上,艾洛德只好再去為他們準備吃的,因為廚房的人不是全天無休的,他只得自己動手,廚藝就是這樣進步的。

“話說回來,那魯不是會煮嗎,也不煮給他小孩吃,好浪費才能……”

現在,還是過著過於安靜的生活。

“你們三個啊……成熟點吧,拜託拜託,老是沒事就哭鬧,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長得再可愛也沒有用啊……”

“嗯,爸爸好吃……”

“要斷句!什麼爸爸好吃,我又不能吃!”

“好吃就是好吃……”

跟小孩實在很難溝通,他們三個彼此倒是可以聊得很開心,也可以自言自語講上很久,真是古怪。

別人的小孩都很獨立了,這三個還是死黏著我……要怎麼教呢……還有,也該讓他們修修功課了。

……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送小孩去睡覺之後,艾洛德也累了,想要休息,不過事情時常不能盡如人意。

當晚,緊急收到通知,來不及跟音笛說一聲,他就急忙前往公會開會了。

聖堤依神殿遭到不明攻擊,人員死傷慘重……

上篇:序幕 婆娑葉旋     下篇:第二章 紅染白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