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風動鳴 章之六 今夕暮照  
   
章之六 今夕暮照

盡天黑暗和生活,

燭滅燈熄,

葉枯花落,

菊凋梅殘,

如光一般的你,何曾……如此黯淡……




很奇怪的感覺。這次的昏睡……

我聽得見,感覺得到身邊所發生的事,真正睡著只有夜晚的一小段時間,可是……眼睛,就是張不開,身體,就是動不了。

情況會好轉嗎?還是病情……已經讓我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了?小笛每天來為我施回複咒,會有效果嗎?

已經幾天了?菲伊斯不知道好不好……

好像迴光返照呢。

一直夢見過去的事。

黑色頭髮的小少年,趴在窗口,秋天吹進來的風已經有點寒意,不過他像是不怕冷,一直倚在窗前。

“你啊,一直在那裡吹風,要是著涼我可不管你。”

安加西奈隨意坐在房間的一角,見兒子穿得少又吹冷風,順帶念了一句。他正翻閱著書籍,仔細一看好像是《親子教育一百條》之類育兒叢書的第四頁:“對待孩子要有耐心,無論心情好不好都要以笑容面對他,小孩最需要的就是愛與關懷,父母在孩子的幼年期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 不過他看了這些書到底有沒有效果,實在很難看出來。

“不會啊,我正在用您教我的方法聽風呢。”

艾洛德笑得傻傻的,風讓他的頭髮瞧起來飄逸。

“……笨蛋,這麼沒默契,一點也無法體會為父的說話藝術,說得含蓄你就不懂?我的意思是窗戶開那麼大,風一直灌進來,我會冷!快點把窗戶關上!再不關打你。”

“唔……要人家關窗戶就明講嘛,為什麼要用暗示的,然後又罵人……”

艾洛德一臉無辜的樣子,拉上了窗戶,安加西奈則是伸手輕敲了一下兒子的頭。

“自己笨就少囉唆,不要在那裡碎碎念。”

“您怎麼打我……您不是說不關才打嗎?”

“我又沒說關了就不打。”

他的賴皮說法有點傷害小孩子的心情,只是艾洛德還是傻傻地笑著。

“不過這次打得好輕哦。”

“... ...”

看他那還帶有喜色的表情,安加西奈覺得他真是蠢斃了。

“你怎麼這麼呆又傻又笨又遲鈍啊?一點也不像是我們席德列斯家的血統產物……”

安加西奈難得有耐心,溫柔地摸摸他的頭,他對兒子露出少見的溫和笑容。

像是想起了什麼人似的。

“但是,也還遲鈍得挺可愛的。”

艾洛德愣愣地看著他,又笑了。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好了,別傻笑了!像白癡一樣……”

他的態度一前一後真是兩極化,艾洛德不知所措地縮了一下,怯怯的。

“去修行。明天要考試,考不過就給我小心。”

“好啦……”

父親那個時候的笑容……真的好溫柔……好令人眷戀……

唉,不過大半時候還是很兇。

他教我的,不只是表面上那些……

他給了我的,真的很多很多……

只要睡著,夢似乎是無盡期的。

反反,複複……

“艾洛德……你到底……會不會醒呢?”

隱約地聽見,音笛的聲音。

現在是晚上吧?

受到牽引……又跳入另一個夢境裡……



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好像是……薩英斯城的旅店?

“艾洛德!”

音笛笑嘻嘻地走進來,個子嬌小的他配上那張天真無邪的臉孔,看起來異常可愛。

“音笛,你又去哪啦?一整天沒看到你……”

艾洛德還是在看他的書,在旁人看來,他過的生活真是很累。

“我今天自己出去逛哦!跟著走江湖賣藝的看表演,雖然看不懂他們演的戲,可是他們說我很可愛,給我糖果吃,還問我要不要跟他們一起去呢……”

“給糖果?把你當幾歲啊……慢著,這不是誘拐嗎!你不要被人騙走了啊!下次要找人跟你一起去!不然我陪你出去就是了……”

“真的嗎?那你陪我出去——”

音笛高興地拉著他的手,他對音笛的笑容感到沒轍,但是要堅持的時候還是不能退讓的。

“我是說沒有人要陪你出去的時候……況且也不一定要出去吧?坐下來看書不是很好嗎?”

“唔... ...“

他聽話地坐下,拿了一本艾洛德面前的書來看,在認真賣力看了一會兒之後,頓時頭昏腦脹。

“啊啊……好難啊……”

“別看那本啦,對你而言可能太深奧……這裡有一些遊記、雜文,可能比較容易理解。”

“哦... ...“

換了一本書,他開始閱讀,可是臉色卻越來越蒼白,還不時發出尖叫聲,艾洛德覺得奇怪,把他那本書拉過來看。

“……音笛,誰要你看《食人族四十八種殺人方法詳解(附圖)》啊,你也挑一下書名好不好?”

“我……我隨便拿的嘛……”

這時,羅提出現在本來就開著的門旁,用異樣的眼神盯著他們。

“……你們兩個在房間裡做什麼啊?我聽到西卡潔的叫聲,還以為你把他怎麼了……”

“諾曼登,你就只會胡思亂想嗎?”

艾洛德瞪了他一眼,音笛則是挑了一本西部海島尋找烏龜王的遊記開始看。

“我們在看書,你這個閒人,要到哪去玩是你的事。”

“哦?西卡潔也被你逼著看?我來看看有什麼書……《中級魔法》,《神學三千年之奧義》,《四方奇談》,《白水草之研究綱要》,《八十八的數字之謎》……慢著,一、二、三、四、五……二十九本?有沒有搞錯?隨身行李也不過就那麼一包,你這麼多書哪裡生出來的? ”

“才不是你想的那樣,有的是藉的啦,城內也有圖書館啊。”

“請給個正確數字,借的是幾本?”

“十一本。”

“……也就是說你還是帶了十八本書嘛,太誇張了……”

羅提聳聳肩,一副不敢苟同的樣子。

“行萬里路,讀萬卷書,你同時進行?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你管我,我有我的生活方式。”

“別這麼說嘛,我們不是同伴嗎?關心一下同伴的生活方式,又有錯了?”

“哼。 “

面對他嘻皮笑臉的態度,艾洛德只是不太認同地哼了一聲,繼續翻看他手上的書。

如果,早知道未來是那樣……或許我的態度就不會那麼冷淡了吧?

以前的事……以前的事啊……都只有剩下後悔的份。

如果你隱瞞的事實沒有被揭露……

想再多也沒有用了。

我的死期快到了吧?

你……會來接我嗎?朋友……

夜晚。

夢,還有幾個?

彷彿一環扣一環……都是差不多那個時候的事……



在被軟禁的情況下,他當然是無法高興起來。

“我們就是沒辦法好好說話囉?”

“廢話,你我立場不同,怎麼好好說話?”

艾洛德回答得沒好氣,羅提的臉色也不好看。

“你又不告訴我原因。”

“沒有原因。”

“不可能。”

要跟聰明人對話是很累人的事情,羅提索性不跟他扯這個。

“我難得來找你談談……”

“你可以去忙你的啊,高高在上的統禦司大人。”

“去... ...“

他就是不喜歡艾洛德這種冷嘲熱諷的語調,可是他沒有辦法讓他改變,席德列斯家的人,就是硬脾氣。

“諾曼登,為什麼你不跟我說?或許我能理解啊。”

“我得考慮別人,別說了啦。”

“別人?瑟迦妃嗎?”

跟聰明人對話很累人,再次證明了這一點。

“談點別的啦!”

“好,為什麼要殺小笛?”

“也不要談這個!”

“那其他人現在怎麼樣了?”

“我哪知道!沒興趣去調查!不要談這個!”

“那麼你到底要談什麼?”

羅提無話可說,結果,他豁然站起,摔門出去了。

搞不懂他在想什麼……

一會兒,瑟迦妃推門走了進來,將手上端的茶盤輕輕放到桌上。

“你來送茶?太客氣了吧?”

面對瑟迦妃的時候他就無法用跟對待羅提一樣的態度了,終究帶有一點感情因素。

永遠不可能表明的心意啊……

因為喜歡的人,是重視的朋友的愛人……

“羅提又很生氣地出去了……這茶是我請你喝的。”

“請我喝?”

“消火氣。”

“那或許你拿給諾曼登喝會比較恰當。”

話說是說了,但他也沒有拒絕,端起倒好的茶,啜了一口。

“席德列斯是個好人,應該很多人喜歡你吧?”

“呃……不知道。”

瑟迦妃微微笑了一下,她的笑一直都是柔而淡,常帶一絲憂色愁容,就如她本人的形像一樣。

那風啊……

“你會把我們當敵人嗎?”

“……並不是的,只是……”

有種矛盾……

“那就好。”

瑟迦妃嘆著氣,幽藍的眼,又不知望向何方了。

“也希望……我心中的願望,能夠達成……”

“我想一定可以的。”

艾洛德不由得這樣說了,雖然也沒有什麼根據。

瑟迦妃看著他,還是那樣,帶點憂愁的,淡淡笑著。

“你真是個好人。”

也就……僅止於好人吧……事實上,或許還是個罪人?

是我加在自己身上的罪……帶著遺憾的罪……

這是無法贖清的……是吧?



背景又回到了愛修諾神殿,而自己,站在神殿旁的草原上。

依然……是風。

是你吧?你的風聲聽起來,總像是在訴說些什麼……

“救救我……好難過,好痛苦……”

“我想活下去……”

“我只是想活下去啊……”

即使知道是你了以後,我也無法做什麼。

所以……

“心跳又慢了些……”

貼在他胸口聽著,音笛的臉色沉重,心情當然是好不起來,除了擔心,還是擔心。

“艾洛德,你醒醒……醒醒……別睡了啊!”

他用力地搖著他,重複了這徒勞無功的行為幾次後,他停下了。

“到底要怎麼樣你才會醒呢……”

拿著溫濕的毛巾,替他拭去頸間的汗,再拿幹毛巾擦一次,他無力地坐在床邊,仍然不放棄地使用回複咒。

如果用強制清醒咒……不,還是不要……

音笛已經可以控制自己的能力了,包括神賜的能力。想使用時,也可以調整成原先觸摸發問得到一個提示的模式。

於是他將能力施展出,白玉般的手發出溫潤的光,握住艾洛德的手。

“這樣下去,你的生命還能持續到何時?”

神的提示浮現在音笛心裡,他愣住了。

“下一次,伴隨著雨的日落。”

彷彿是……神在說話……

“我將如我們的約定……召你而歸……”

音笛不由得後退一步,拉開窗子,望向外頭。

是晴天。

艷陽……高高掛在天上,散發著光與熱力。

他稍微鬆了口氣,緊張消除,疲倦便緊接著到來。

不行……我該去休息了,不然太累的話,又會讓我忘記許多事情……

音笛拖著疲倦的腳步走出這個房間,欲回房休息,恰好遇見了培里亞,感覺上,已經許多日沒有跟其他同伴見面了。

“啊……那魯……”

“你很累?”

“我……想睡。”

說完他就直接倒了,培里亞則面無表情很自然地接住音笛,讓他不至於倒在地上。

好輕。

對音笛又了解了一些,然後他開始思考音笛的房間在哪裡,在他想這件事想了大約三十分鐘時,亞維康的出現解救了他。

“咦?這裡是怎麼了?”

“他睡了,要送他回房。”

亞維康大概了解了,可是正在走路居然能突然睡著……怎麼想都覺得應該叫昏倒才對。

“小培培你要送他回去啊,對他挺好的嘛。”

“……你又叫我什麼?”

“……幾年的交情了,你就讓我叫親近一點又會怎樣?”

培里亞冰冷的眼神掃來,銳利的氣息也擴散過去,亞維康投降了。

“叫那魯就那魯嘛,收回前言,你還是一樣恐怖。”

“他房間在?”

亞維康答了他,培里亞默默把人抱過去了。

……他是不是只對我有敵意啊?

席德列斯現在的狀況到底怎麼樣了……想關心,又不知道該如何關心……



“你去好好休息。”

小睡了一下就又要跑來艾洛德房間的音笛,被安加西奈強硬地擋在門口。

“伯父,可是……”

“艾洛德我來看護就好了,你去休息。”

“我休息過了……”

“黑眼圈、中氣不足、說話沙啞、腳步虛、雙眼無神……給我回去休息,你想讓自己也變成病人嗎?”

勉強撐著當然不是好事,安加西奈的好意雖是用命令的方式表達,音笛還是接受了。

“……那麼就麻煩伯父您了。”

音笛微一鞠躬後離去,安加西奈就進入了房中。

坐在床前,看著自己那睡得死死的兒子,無言了好一陣子。

然後他伸手去捏、拉、戳艾洛德的臉,好像是無聊在玩他似的。

父……父親,我是有感覺的耶,請您不要這樣玩我好嗎……

“真該死,或許我該去找一箱蟲,等你醒來送你一個大禮,如果沒醒就直接給你陪葬……乾脆現在就丟一隻算了,說不定馬上就醒了。”

是馬上就掛了!我只是醒了動不了,不要亂來!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這個蠢小子是真的要死了嗎?”

安加西奈又彈了一下艾洛德的額頭。

哇!

“你真的是從小到大都蠢……以前還拉著我問母親在哪裡,害我要跑去書庫把神座的起始說明找出來丟給你看……”

……有這回事?我怎麼不知道?那我不是跟亞爾飛一樣蠢?

“可是啊……”

安加西奈敲著他的頭,用同樣的聲調說了下去。

“我都快死了……居然要我看兒子先死,這讓我很不爽……非常不爽……相當不爽……而且我都已經告誡過你了!讓我即使知道你現在是病人,無痛覺,還是想像以前一樣……狠狠痛扁你一頓!”

……救命啊,小笛,你在哪裡……

“我就說你那麼不顧後果行事,死了也是你的事,可是會給我惹麻煩啊!你這死兒子從來不聽我的話,我想宰了再造一個又宰不下手,結果你居然還是隨隨便便就要死掉!你……”

哇啊……糟了,生氣了……

“你... ...“



安加西奈停頓了好久,帶怒的神情,轉變為一種高興不起來的樣子,只是艾洛德看不到。

“你知不知道,我會擔心,也會難過?”

這樣說出自己的情感,是從來沒有的事,他停止言語好久,艾洛德心裡也是一震。

難以言語的震動。

“這種病觸發後活不過半年,你又白癡地去訂什麼鬼契約縮短一半,我很火大……真沒看過你這種蠢蛋,死了算了!”

講著講著又罵了起來,艾洛德當然還是怕怕的,安加西奈則是低下了頭。

“……加上你又不醒,讓我一個人在這裡自言自語,好像瘋子一樣……我可是愛自己的面子自尊勝過一切的耶,包括你!”

這句就不知道是真是假了,但是艾洛德的思緒還停在安加西奈之前那句話上,而沒有很在意這一句。

好像以前我問過一個蠢問題。

我是問“如果有一天父親您跟我的生命有危險,只有一個能活下來,那麼您會怎麼決定呢?”

而父親則是答“簡直是廢話!當然是你去死,你的生命可沒有寶貴到用我無價的生命來換,胡思亂想些什麼,三分鐘內再不背完這一頁,我就揍人了,別想扯開話題。”

嗯,是知道父親重視我了,不過應該還是他自己比較重要……但說不定他是死要面子才那麼說?

“你讓我兒子死了,小心我扁死你兒子出氣……”

艾洛德清楚這句是氣頭上的玩笑話,然而心中還是毛了一下。

安加西奈似乎很想直接拂袖而去,可是答應音笛要當看護,又不能不負責任,只好坐在這裡死盯著艾洛德。

“……還有,以上那些是假設你聽不到才說的,假如你聽得到而且也聽到了,一定要裝成沒聽見,不准給我當面提起或私下提,懂不懂!否則我就拿蟲丟你!因為很丟臉!”

連防範關卡都做了,的確沒有比拿蟲威脅更好的招數了,艾洛德連忙牢牢記住不能提起。

……父親,對不起嘛……

但,還是感謝您跟我說這些……

……我不想再躺了……不想再夢下去了……

讓我睜眼,醒來吧。

這樣好痛苦啊……



音笛在床上躺下之後就很舒服地睡了一天,清醒過來時發現自己睡了這麼久,大吃一驚,準備一下就衝往艾洛德的房間了。

剛好,才開門就看到安加西奈的臉,有的時候會有種把他錯認成艾洛德的衝動,不過他現在腦袋很清楚,還分得出兩張臉的差別。

“……音笛……”

安加西奈猛然抓住他的肩膀,讓他嚇了一跳。

“……艾洛德就給你負責照顧了!我放棄看護他,為了一個沒反應的人要我熬夜,我辦不到第二次!好!交給你了!我每天不睡十小時渾身都會不舒服!”

說完,他人立刻就不見了,為了睡眠,離開的速度真是迅速,音笛無言地看著他的身影瞬間消失,不知是衝出去的還是使用了魔法。

嗯……伯父是那種對自己很好的人……

音笛進房後不忘先看窗外,還好,仍是晴天,他從來沒有因為看到那一片晴天這麼高興過,也希望這天氣能一直持續下去。

“艾洛德,早……不,午安……”

他望了他一會兒,忽然想到一件事。

“啊!都沒有吃……那麼多天了,會不會死啊?”

他不說還好,一說艾洛德就覺得餓了起來。

早知如此,當初乾脆訂所有感覺消失算了……等等,該不會是因為一直沒吃,才連睜開眼睛的力量都沒有?這太愚蠢了吧!

不過也不太合理……連睜開眼睛的力量都沒有,我如何能如此清楚地思考……不管怎麼樣,先讓我吃東西,好餓!啊啊啊啊啊……

“怎麼餵呢……”

音笛盯著手上剛拿來的食物和艾洛德,研究了好一陣子,苦惱著。

“唉,怎麼餵啦……要用嘴巴我又不敢,還是去叫薇莉安姊姊?她應該會很樂意,嗯,好主意……”

左思右想,又推翻自己的意見,看著漸涼的食物,苦惱尚未解決。

“啊,有了!”

他忽然想到有魔法可以用,當即連法杖都不拿,直接手指一比。

“改變!“

食物的型態變成了能量狀,音笛再將之輸入艾洛德體內。

“太好了……這樣很方便,吸收也快。”

然後他又去拿了一些高營養的食物來,用同樣的方式去做,但是新苦惱又來了。

“要提供多少才夠呢?如果不小心養胖了他,艾洛德說不定會罵我……”

沒事啦,都要死了,我對遺容也不是很在意……會在意那種事的是父親。

不過真的有點飽了……

音笛停止了餵食,靜靜看著艾洛德。

“我剛剛差點把伯父認成你耶,害我高興了一下……唉,反正你也聽不到。”

我聽得到啊,居然認錯,他一定很生氣,搞不好會說“你居然把我認成那個蠢蛋!”……嗯,父親來罵會更難聽。

“雖然知道你沒多久能活了……可是還是沒有那種你快要不在了的感覺耶,除了伯父跟伊希塔,其他人都不知道……”

他想笑一笑,可是笑不出來。

“大概是我在欺騙自己,拼命壓下悲傷吧……不然,早就撐不下去了……”

你要醒來,好嗎?我還有好多話要跟你說……



話說,被丟著任其自生自滅的小孩子……

“多久沒見到監護人了?”

“七天,你呢?”

“八天,你爸比較好。”

這樣的話題挺讓人汗顏的。因為公會有一些東西可以讓他們研讀學習,所以還不算浪費時間……只會無聊地滾來滾去的菲伊斯例外。

過著與父母隔絕的生活的他們,不曉得艾洛德的狀況,不曉得各神殿數度遭到攻擊,也不曉得音笛的改變……

“那魯,這是什麼?”

“這個是修行方式啊。”

“怎麼去修啊……”

“體會這些文字,多念幾次就懂啦。”

“可是三分之一的字看不懂啊。”

“……好,我教你。”

比起自修的時間,萊林教人的時間反而比較多,而也有些人拉不下臉來問他,像曼那沙就是。

此外,他在教茵的時候,似乎顯得特別殷勤……

“茵- “

聽見亞爾飛叫自己,茵回過頭。

“亞爾飛,什麼事?”

他又是用很認真的態度握住他的雙手,緊張地說。

“你要選我,不要被那魯迷惑啊!”

“啥啊!我……”

每次想解釋自己是男的時,菲伊斯就在旁邊狂笑起來。其實本來一直懶得解釋,覺得沒有必要,可是有一次珂蜜拉著他問他要不要一起洗澡,頓時發現事態有點嚴重了。

“茵,答應我嘛!”

“不要啦!討厭!”

“你就答應他啊,哇哈哈……”

菲伊斯的笑聲真是超級刺耳的,茵有賞他一巴掌的衝動,又怕打下去腦出血……所以只好再次一個人默默到角落去自卑長相跟名字。

萊林也跑去關心他,亞爾飛雖想過去,然而是自己先惹他生氣的,就放棄了。

“哼,幼稚。”

十分討人厭的曼那沙嘴裡念了一句,很難得的沒有人跟他計較。

“為什麼西卡潔那麼有魅力呢?”

羅兒潔自言自語感嘆著。

“大家都不喜歡熱情的,而是喜歡那種花瓶型的?”

“誰說的,珂蜜就沒人喜歡。”

法第斯總是喜歡跟自己胞妹過不去,珂蜜聞言當然不願示弱。

“你說什麼?”

“人家西卡潔多可愛,哪像你完全沒有女孩的感覺。”

茵聽到可能會哭了。結果兩人又開始了兄妹之間的打架,大家都習以為常了,只有萊林還是好心地拉開他們,但爭吵沒有因此結束。

“哪,伊希塔,你說,哪個女孩比較可愛?”

維西突然被抓過去問,有些怯場。

“西……西卡潔。”

“... ...”

茵在一旁聽到,他可不認為這是誇獎。

“那她呢?”

法第斯指向珂蜜,維西立刻搖頭退後。

“……好兇。”

珂蜜便又生氣了好一陣子,對於這些每天必然上演的鬧劇,萊林快要看不下去了。

“受不了,真的好蠢……”

有的時候,真會覺得寧可跟自己的沉默父親在一起……



“吃東西的問題?虧你會注意這個……”

安加西奈也完全忽略了這個問題,如果人是給餓死的,那可就冤枉了。

“艾洛德的氣色是好多了,可是心跳卻越來越慢……”

血液循環不足……就無法做太大運動量的事情……他現在應該是不能戰鬥了,別說是戰鬥,連下床都不一定能……

“簡單來說,就是慢慢逼近死亡嘛。”

他倒是說得冷靜,或者說,他善於隱藏自己的情緒。

“搞不好多餵幾天就醒了……”

“他還剩幾天可以活啊?”

“... ...”

音笛的臉孔又哀傷了起來,安加西奈觀察著他,覺得該對他說點什麼。

“音笛,你的狀況也不是很好,需要多注意。”

“... ...嗯?“

他抬起了頭,看向安加西奈。

“……知道了。”

知道,但是辦不到。

“你還有九十幾年要過呢,都要這樣想不開地過?”

安加西奈以長輩的身份勸著音笛,至於聽不聽就不關他的事了。

“都好……無所謂。”

無所謂了。沒什麼關係。

“那就隨便你了。不過,頭髮跟臉要好好保養啊,一定會越來越像美女的。”

“……那有什麼好的嗎?”

“美麗的事物是人人都喜歡的,你現在因為那頭銀白頭髮,又更亮眼啦。”

“艾洛德也很美啊,怎麼您打他都毫不心軟?”

“……他不叫美,頂多叫俊,可是英俊的男人是會被同性忌妒的,不過他沒有讓我忌妒的資格,因為沒有人比我帥,哈哈哈哈。”

音笛覺得自己越來越不能理解安加西奈的想法了,席德列斯家的人……該怎麼說呢……

“我難道不是男人嗎……”

“不像。頂多叫美麗的少年。”

“……伯父,好過份啊,您要嘲笑我長相秀氣,也不必用這種說法啊……”

他可不曉得自己那完全被看成女生的兒子的悲哀,不過此時他半垂著頭,淚水盈眶的樣子,實在讓人無法招架。

“啊……好啦,別難過,我說得太過分了,你別哭,別哭啊……”

安加西奈很難得的手足無措了起來,看來他對美少年的眼淚沒抵抗力?

“……唔,不玩了,艾洛德都要死了,還在鬧……”

反省了一下,音笛擦擦眼睛告退,然後很快跑回艾洛德的房間。

對於音笛的外在表現,安加西奈認為不正常,但他不是艾洛德那種會很熱心管別人閒事的人。

隨便啦,反正人賞心悅目就好了。

他的想法依然不同於常人,或許這就是找不到伴侶的理由?

然而其實是有別的原因的。



連日的照料下,這天早晨,艾洛德終於醒了。

“艾洛德……”

看他睜開眼睛,音笛忙走到床邊,欣喜之情溢於言表。

“啊... ...“

終於能睜眼,能發聲了,好感動啊……

“菲伊斯,亞爾飛跟茵他們……怎麼樣了?”

一醒來,就問別人的事情,真是充分錶現出他的性情。

音笛微愣,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

好久以來一直忽略他們……每天不是看天氣,就是看艾洛德……

是啊,他們怎麼樣了?我怎麼好像……完全忘了他們的存在?

“你都沒有去看他們嗎?”

艾洛德顯然很驚訝,他想起身,可是身體麻麻的,本來是撐起了上半身,卻一下子不穩,向旁傾倒。

音笛上前扶住他,將他扶到床上躺好。

“艾洛德,你的身體狀況已經很糟了,不可以亂動,要是出問題提早死就不好了。”

“可是……你……小孩……”

“我不小心忘記他們的存在了。”

素知他的健忘,不過這未免也太嚴重了點。

“那我現在去看看再來告訴你好了,現在就去……”

“等一下……!別跑!”

艾洛德叫住他,音笛聽話地走了回來。

“我要先問別的……現在D·M·B的狀況怎麼樣?還有公會……”

“你都快死了還擔心這個。”

“但我還沒死啊!不要把我當成已經死了好不好?”

“艾洛德。”

音笛沉定的眼,望著他,使他不由自主靜了下來。

“有我們跟伯父……你可以不必擔心這些。”

艾洛德呆了一下,音笛就邊唸著“看小孩,看小孩”,邊跑出去了。

我的身體……真的已經虛弱成這個樣子了……

他的態度看起來是不是已經能比較平靜地接受我會死這件事情?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如此……一切都能好好運行,我也能安心了吧……



“茵,亞爾飛,菲伊斯……”

打開平時小孩聚集的房間,音笛輕聲呼喚了三個孩子的名。

“啊,爸爸!”

茵先跑了過來,另外兩個也快速跟上。

“爸爸二號。”

“爸爸二號終於來看我們了,其他人的爸爸媽媽都來看過了……為什麼要戴假髮?好像女人。”

“爸爸呢?”

音笛對於他們這些令人混亂的言語都不回應,只是自顧自問他要問的問題。

“你們過得好嗎?”

“啊……還不錯啦。”

“都做些什麼?”

“吃飯睡覺唸書,菲伊斯還有滾來滾去。”

得到這些答案,音笛摸摸茵的頭,然後站起身子。

“好了,那就這樣,再見。”

他立刻轉身就走,小孩則呆立於原地,久久無話可說。

“你去看小孩這麼快就回來了?”

艾洛德又吃了一驚,音笛不慌不忙在他眼前坐下。

“看過就可以了啊,他們過得很好,吃飽喝足,都在看書。”

“這……這樣嗎?”

“是啊。”

他醒來的消息散發出去之後,很多人紛紛來探望他,而安加西奈還特別帶了蟲來,讓他從床上高高跳起逃跑,險些破窗而出。



“為什麼……要帶蟲來啊……”

艾洛德死抱著被子,把頭埋在被子裡,精神狀況還在驚嚇中尚未回複。

“蟲已經處理掉了,你還要躲到什麼時候!”

安加西奈將被子一揭,把人揪出來,音笛則勉強勸阻了一句。

“伯父,別這麼粗魯嘛……”

“什麼!不要把那種詞冠到我身上!”

“那……不要這樣對待病人嘛,別那麼激動……”

“他所有的缺點中我最無法忍受這個!可是無論我把一籃蟲趁夜倒到他床上,在食物中加入蟲,都無法要他改掉!我都已經為他做了那麼多特訓了,他到快死了還是一樣怕蟲!”

音笛呆得不知該說什麼了,他沉默了一陣子。

“我怎麼覺得……是因為您這樣訓練他,他才會那麼怕蟲的……”

“他是天生怕蟲!”

的確是,不太像有人要死了的氣氛。

“你快死了的消息,我幫你散播出去了,相信很快就會有一大堆人來探望你,想好要說的台詞,遺言及墓誌銘吧!”

“唔,這……”

台詞? ……“我的確快死了”……遺言? ……“我還不想死”……墓誌銘……這個我好像想過,是什麼呢?

“我要出去了,自己看著辦。”

安加西奈還是一副氣呼呼的樣子,離開了現場。

“……艾洛德,我好像可以聽見伯父的心語呢……”

……“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你聽得見?”

“說是好像嘛。”

音笛垂著眼皮,又說了一些屬於他自己才聽得懂的話。

“畢竟是……可以相通,引起共鳴的心聲,有著同樣的心情,或許就是這樣,才會形成牽繫而使我理解……”

艾洛德沒接話,因為他實在是聽不太懂。

“艾洛德……你不要死……不要死好不好?”

音笛整個人看起來恍恍惚惚的,他抓著艾洛德的衣服,重複說著。

雖然清楚這種任性的話語只會給人帶來困擾,改變不了什麼。

為什麼自己不能成熟一點?不要提出這種不可能的要求?

可是,言語跟行為,就是不受理性控制。

“我還是無法想像你死去會是什麼情況……”

但那是不久以後就要面對的事。

“我真的能夠堅強面對嗎?”

“……可以吧,大家都可以……跟同伴生離死別對我們而言是隨時都要有心理準備的事啊……”

“但不只是同伴啊!”

音笛的聲音略呈哽咽。

“還是搭檔……還是很重要的人……怎能像你說得那麼輕鬆呢……”

根本不可能,根本辦不到。

“你先去做解除契約的手續……”

“我不要!”

我不要抹除掉這個契約。

因為這樣……就好像抹除掉我們是搭檔這個事實一樣……


章之七日落之時 暮落了,幕落了……

上篇:章之五 暗幕垂落     下篇:章之七 日落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