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風動鳴 章之四  新生舊去  
   
章之四  新生舊去

究竟,遺失了什麼,又得到了什麼?

我一直在尋找你。

夢境裡,回憶裡,現實裡。

你永久沈睡,我卻只能醒著。

就算我是為了自己的理念而活著也好……

畢竟,人總是有一份執著,屬於自己的……



「我倒是希望他們能多找一些D·M·B的資料,不一定要他們自己去消滅,反正難得的試驗,該做一些有意義的事。」

他想要滅掉D·M·B的心一直沒有變,所以連這個機會也想拿來利用一下,但內容這樣規定,有點模糊。

「對了,西卡潔你不是之前有去過他們教本部?我早就想問了,為什麼不殺過去就好了?」

「……如果你是說我孩子被綁走那一次,我是去過,可是他們搬得很快,又換了地方,就算我再有時間也不會想去到處挖土來找他們的新大本營。」

主題是試驗,這件事就暫擺一邊了。

「啊,還有……我請委員請示過神……今年準神座九人,契約還是要訂,剩下一個不能繼承的,及一個不能訂契約的,也可能是同一個人。」

「嗯?為什麼你不自己請示呢?」

「……」

音笛頓時又沈默了一會兒,才笑笑。

「神不會答我的……」

「為什麼?」

「……再說吧,現在先討論這件事。」

六個人是沒有什麼意見衝突,可是沒有什麼人有特別好的意見。

「先把他們集合起來好了,反正我們也討論不出來。」

「挺隨便的感覺耶……」

「不過,要有個人暗中保護吧?誰要去呢?」

說到這裡就想到安加西奈,每個人心裡沈了一下。

「嘿,那魯,要不要你去?」

本是想欺負他一向沈默不語的,不過這次他卻很快就拒絕。

「……就我去好了。」

音笛輕輕說了這麼一句,其他五個人當然求之不得,但也奇怪他會這樣主動。

「先集合是沒問題,那現在決定地點,時間、題目也要近期內想出來。」

「沒問題,說不定明天就有靈感了。」

亞維康這麼說,薇莉安當然也諷刺了他一句。

「明天換成一個人活捉一隻魔獸就好了是吧?」

「地點是達卡沙公國副都依娜加城,路程有五天,今天就要出發……你有在聽嗎?」

音笛站在兒子的門外對裡面說著,而裡面的人也應了一聲,然後人就開門出來。

看到他的樣子,音笛的眼光停頓了約莫三秒鐘,看著這個身高只比自己矮一公分,相貌根本一模一樣的兒子。

「好了,我準備好了。」

「……你確定要這種模樣去?叛逆期嗎?」

「我只是想耍耍即將見面的同伴嘛!」

「如果你只是要表現出對我的不滿,就不必了,這種小動作沒有任何意義。」

茵穿著高雅的白色系衣服,一樣有配祭司的披風,只是……薄裙、長發,分明是少女的裝束,而他這張纖細秀麗的臉孔,不需要修飾化妝,見到他的直接感覺就是一個脫俗絕美的妙齡少女。

「難道不好看嗎?」

「……隨便你。」

音笛看到他這種打扮,除了想到自己曾扮女裝的往事,也想到了瑟迦妃,只不過神情氣質不同,一個柔淡憂傷,一個強烈而不甘於平凡……

「回來記得告訴我過程中誰有追求你啊。」

他半嘲諷地說,茵哼了一聲,帶著自己隨身的行李,步出了聖堤依神殿。

踏出自己的第一步。


「……」

接到通知,亞爾飛呆了一下,他有點困惑地站起來,身高已經長高了許多的他,看起來更神似艾洛德了,但仍是有少許的不同。

「已經要進行試驗了啊……?」

「……真是無聊,沒有意義。」

曼那沙聽西弗講完,一臉不屑的樣子。

「你怎麼這麼不受教啊?」

西弗也很不滿意他的態度,所以念了一句。

「本來就是一點意義也沒有。」

他丟下這句話,就很沒禮貌的自己走進去了。

「終於等到了……父親!我好高興啊!」

「不要撲過來!笨蛋!」

羅兒潔得知了這個訊息,立刻去擁抱卡薩加,讓他急忙閃開。

「你們,抓到中意的就想辦法先跟對方訂口頭契約吧……」

薇莉安嘆氣看著珂蜜和法第斯。

「不然你們兩個訂也行。」

「不要!」

「死也不要!」

少年少女激動地搖頭,兄妹感情真糟糕極了。

「……」

培里亞回來之後,就無言把寫好的單子遞給萊林,他則自己讀了起來。

「我明白了,父親,我會自己去的,不用擔心我。」

萊林沈穩的笑著,培里亞看著他,很稀奇地說了一句話。

「路上小心。」

他眼中閃過一絲驚喜,點頭之後,就準備去了。

「你要好好表現啊,別丟家族的臉。」

在這奇形神殿的大殿上,亞維康如此訓著維西。

「……這實在是有點困難,啊,我看天要變了,試驗連個題目都還沒出來,我們的未來根本是一片黑暗,魔鬼就要來到人世間,神不會再關照我們,無能的我,如何在這悲慘的世界活下去呢……」

維西的想法一直十分悲觀,亞維康對這一點有很頭痛。

「白癡!為什麼你不能成器一點,老是說這些不切實際的夢話呢?」

「天生如此……我生來就是如此的命運啊!注定不得好死,歷經艱辛困苦,吃不飽,睡不好,身體不健康,魔法不上道,我其實是死了也不可惜,沒有人會為我流淚,如同垃圾一般的存在呀……」

「……」

亞維康差不多可以了解席德列斯加家血統跟依希塔家血統天生的嚴重差異了……

「要繼承了……」

收到這封書信時,心情真的是很不好。

就算繼承了……

我總覺得,有更想做的事。

想過很多次了。我並不想要神座這個位子……不想要那件法衣,那個手鐲……

「但是還是要去一下吧……」

就算想逃……卻無法下定決心……

況且……我還想去見見他們。

菲依斯陰沈地抓起劍,神情立刻變成另一副內斂的模樣,氣勢也強盛多了。

走一步,算一步吧!

他沒有收多少東西,只帶了足夠的錢,就出發了。

出了這與他同名的神殿。

他是不知道的。

繼承儀式之後……

他便再也沒有回來這裡的一天。




聖堤依神殿的光之池內……

那個人,依舊躺在那裡。

「只剩兩個月了……」

音笛倚在艾洛德身邊,低低說著。

「那個時候,我得跟你拿手鐲了……」

就得……解除時間暫停了……

「屆時,我也得離開神殿……應該是的。」

拿了手鐲……我無法再替你拖時間暫停魔法……除非我的手鐲還在我的手上,但是……

「我真的好希望你醒來……好希望時間暫停魔法解除的時候,你能夠好……」

儘管心裡隱隱覺得不可能。

沒有希望吧……

上路,一派悠閒,菲伊斯覺得自己遲到也無所謂,所以沒有趕路的意思,一面以正常速度行走,一面也左看右看一些事物。

外面的空氣比較好。用這種速度走的話……還要坐船……好像要七天以上……

找這麼遠的地方,真是……

「……咦?」

他看一下四周,停頓下來。

現在的狀況……叫做迷路是嗎?

「反正方向對就可以了……」

他這樣想著,使上了力一躍,人拔高而起,落在別人屋頂上,然後繼續慢慢走著。

不在乎有沒有人看到或別人怎麼想,他就當作中間是條路的上下走著,心中是知道很引人注目,如果因此吸引來別人……只要不是那個教主就好了。

「前面的……等一下好嗎?」

「……嗯?」

在這條『屋頂路』上面,居然有人叫住自己,他覺得奇怪,所以回頭。

來人很年輕,而且很面熟,腳步十分輕快,這個明朗俊逸的少年,讓他想到可能是同伴。

「你是……準神座嗎?不好意思,不太記得大家的名字了。」

看來是彼此認得出來,可是四歲距離現在很遙遠,互相都不記得名字了,不知道要怎麼叫。

「我是菲伊斯?羅堤?諾曼登,你是哪一位?」

「萊林?那魯。諾曼登,好久不見,跟你常在一起的那兩位,近來好嗎?」

萊林友善地問候,菲伊斯則停著想了一下。

他大概主要是想問茵吧……跟其他人一樣,以為茵是女的……呵……

「沒有聯絡,不知道。如果是以三年前來說……不是很好。」

「呃?」

萊林自己過的生活不算糟,只是都沒有人管而已,聽菲伊斯的說法,他有點想了解事情是怎麼樣。

「父子關係不好啊……」

菲伊斯說完,正思考會不會改成父女比較好。

「我也挺想見他們的,不過我只想慢慢走去,如果你要趕路,自己先走好了。」

「這樣好嗎……結伴同行不是比較好嗎?」

「我無所謂。」

「諾曼登,你契約會想跟他們兩人訂吧?」

問到契約,他顯得很沒興趣,只是淺答了一句。

「大概吧。」

根本就不想繼承……哪有心情去想契約呢?

不重要……那些一點也不重要。

「我……還是跟你一起走吧!」

萊林朝著他笑,配合他調整腳步,並肩而行。

「……餵,那魯。」菲依斯瞥了他一眼,問。 「為什麼你會想跟我一起走?你對我的身世……沒有成見嗎?」


「你是指諾曼登家歷代發生的不名譽事件及三年前你被攎走又奇異地歸來這些事嗎?」

萊林倒也毫不避諱就在他面前提起,菲伊斯臉上僵了一下,點頭。

「歷代的事跟你本身沒有關係,而且你由前後兩任主席養育,我想你不會重蹈覆轍,環境可以影響一個人啊,不是嗎?」

很少有人會表示如此的善意,他沒有說話,卻覺得得到了一點安慰。

「更重要的是,你自己應該相信自己不會背叛,對吧?」

萊林說的話讓他打從心底認同,的確跟小時候的印像一樣,他是一個正直的好人,而且聰明。

「現在我開始覺得同行好了。」

菲伊斯這樣說,萊林也笑著,走了一陣子屋頂,終於有平地了,可以不用跳上跳下,講話也可以輕鬆一點。

「一路上還會遇到誰嗎?」

「以地理位置來說,應該……」

說到這裡突然就頓住了,因為有人就站在前面,看起來就是在等人的樣子,那是一個有著閃亮金發的美少女,在瞧見他們之後動作輕盈而優雅地走了過來,而菲伊斯頓住並表情石化的原因,是因為他看到一個「少女」,而不是「少年」。

「你,你怎麼……」

「啊,菲伊斯,我就知道你會走這裡……」

茵迎面而來,一個迷死人的笑容。

菲伊斯完全不知到該說什麼。

「你是同伴吧?我是潔西卡·西卡潔,不好意思,不記得你的名字了。」

「啊……萊林,萊林·那魯。」

萊林似乎看呆了,茵看起來十足十是個美麗的少女,根本性別錯亂。

「嗯……那魯,你好,我還記得你。」

菲伊斯臉快要黑掉了,無法當面說出心中想說的話,只好傳波。

『茵……你是存心要鬧嗎?連名字都改了,而且連著姓氏念起來還很好笑! 』

『耍人好玩啊,我美吧?叫我潔西卡。 』

『你到底在想什麼啊……有沒有身為男人的自尊啊? 』

『除了你,同伴裡誰把我當成男的了? 』

『那亞爾飛你也要耍他耍到底了?可是他知道你叫茵呀!你要怎麼跟他解釋你改名? 』

『我說我不喜歡父親取的名字,現在正在叛逆,不就好了?要不然美人計用一下,我不信他不替我圓謊。 』

他的任性沒變,菲伊斯雖然見到了好久不見的好友,卻實在高興不起來。

「那我們三個可以一起走……」

「諾曼登,你臉色好像不太好,身體不舒服嗎?」

萊林看菲伊斯的氣色很糟,關心了一句。

「那魯,別擔心他……只是我跟他很久沒見面,他很高興而已。」

說著,他又是一個醉人的微笑,萊林居然點點頭不問了,看來在心儀的美女面前,他的腦袋也有些不清楚了。

『你……你別隨便玩弄別人……』

『要你管,你一旁涼快著看就好。 』

『茵……! 』

『親愛的菲伊斯,等我多耍幾個,再來纏你,然後你就成為大家的公敵,覺得如何。 』

『……你別以為你可以釣到所有的男性同伴,你的優勢也不過就是臉蛋而已。 』

『哼,除了外貌……就是看手段。 』

菲伊斯不寒而栗了起來,開始覺得茵跟音笛有點像了。

「我們走了,時間寶貴呀。」

在茵惡魔般的笑容中,菲伊斯開始有不好的預感了。

試驗會變成怎麼樣啊……這小子專門來搞破壞嗎……

我突然想臨陣脫逃了……




沉浸在光之池中許久,音笛才調整好心情出來,就接到了公會傳來的書信。

神的……新的指示?是祈問得來的嗎……

繼承儀式前一天……要表演啊?那麼他們淨身之前還得出來看羅……是在前一個神殿舉行嗎……

對了,還好沒忘,我是擔任保護人。

過幾天再出發也來得及……

茵不知道我會去,呵……我倒是可以看看他怎麼釣男生。

音笛想著也覺得好笑起來,總之,非常期待就是了。

法第斯和珂蜜因為出發點和目的地,所以走同路,心情當然好不起來,彼此沒什麼交談,而且他們距離目的地最近,一天就到了,已經在達卡沙公國副都依娜加城等了幾天了,別的同伴一直沒到,兩兄妹作伴,日子十分難過。

這天終於來了一個同伴,然而卻是個不怎麼可愛的同伴。

「去,只有兩個?其他人都在做什麼的啊?」

曼那沙一副很瞧不起別人的樣子,兩個人都不喜歡他的態度。

「我想起來了,你就是那個討人厭的傢伙。」

「說那什麼話,你們不就是那一對雙胞胎蠢貨嗎?帕蕾基西若家的。」

三個人真是很容易吵起來,接著來的亞爾飛剛好見到這種狀況,不知道要如何接近他們。

「那邊那一個,如果是同伴就過來,愣在那裡做什麼?」

因為亞爾飛看起來很顯眼,像是他們這一群與附近格格不入的人,曼那沙就叫了他一聲。

「哦……」

亞爾飛只得硬著頭皮走過去同他們一起坐,三個人仔細瞧他,也在回想。

「嗯,三人組中的一個。」

「搞小團體的。」

「這……請問……」

互報了姓名之後,那三人又吵了起來,他覺得自己簡直無法加入他們的談話,而這時又有人到了。

「嘿!就是你們吧?我一看就知道了,亞爾飛……你帥多了!像伯父多了……」

羅兒潔一來就是熱情的招呼,亞爾飛在她要抱過來的時候,迅速閃開。

「花癡。」

曼那沙批評了一句,羅兒潔卻像聽都沒聽到,直追著亞爾飛跑。

我,或許我不該那麼早來……

「黎、黎多小姐,請不要一直靠近。」

「我只是很想念你嘛!」

「沒有衿持的女人。」

「斯尤那多,嘴巴別那麼毒……」

等羅兒潔安分下來,另外一批三人組也來了,看到萊林和菲伊斯,羅兒潔又去打招呼,她好像很喜歡交際。

「萊林!菲伊斯!」

跟萊林說完話,她就轉向菲伊斯,親熱得都只叫名字,也越靠越近,看到這種情況,茵一挑眉,然後展顏而笑,勾住菲伊斯的脖子,表面上看起來很自然的把他拉過來,其實是暗自只用了蠻力。

「黎多小姐,請不要叫他叫得那麼親密,謝謝。」

「……?你是?」

「潔西卡·西卡潔。」

羅兒潔不記得女同伴的名字,而對方實在太美了一點,讓她不由得退了一步。

亞爾飛聽他報名字時了疑惑了一下,他便傳波向他解釋,說了一下,他就表示明白了。

「……潔西卡,你穿女裝果然比我想像中還要漂亮……」

不顧旁邊還有六個人,他執起茵的手,讚美著。

「謝謝,亞爾飛你也變帥了。」

茵對他一笑,菲伊斯則在克制自己面部不要有不自然的表情。

「八個了……咦,好像有九個呀,還有一個是誰呢?」

只知道少了一個,但沒有人想得起是誰,因為維西跟大家相處時說的話大概不超過十句,大家對他印像很淡。


記住了大家的姓名之後,開始得熟悉每一個人,茵、菲伊斯和亞爾飛三個人本來就很熟了,好像也沒有要去認識別人的意思,三個人自己聊自己的。

「我體質可以控制得好一點了呢!你們也學得不錯吧?」

「嗯。沒有遇過什麼障礙。」

「……亞爾飛,你行嘛。」

不過別人是很想過來找他們聊聊的,亞爾飛那種絕對型的俊美,菲伊斯的另一種魅力,茵的絕世美貌,三個人看起來真是賞心悅目。

曼那沙也有張不錯的臉,但他總是一副高傲,對人不屑一顧的神情,要笑也都是冷笑或諷刺人的笑,分數就自然降低了。

羅兒潔很會打扮自己,光看她編了許多花樣的褐髮就知道,她生得美麗大方,一看就知道是活潑外向的人,可是女孩如果太活潑,男生也會怕的……

萊林把自己弄得整整齊齊,乾乾淨淨的,給人很端正,而且一絲不苟的感覺,同樣也俊秀耐看,是亞爾飛那種溫和型的,但他還有一種沈靜、領袖的氣質。

法第斯和珂蜜是雙胞胎,當然很像,承襲家族的長相,外貌也很吸引人,如果不是臉總是繃著,擁有金發的他們實在很有讓人注意的資格,不過珂蜜留著像男生的短髮,和法第斯有點分不出來。

「可以加入一起聊嗎?」

羅兒潔湊了過來,看著最好說話的亞爾飛。

「啊……」

「亞爾飛……」

茵又把他抓過來,在他耳邊說著話。

「我們還沒談完呢……我們『三個』,別急著找別的女孩聊嘛……」

菲伊斯對於獨占欲過強的茵,實在沒話好說。

「可是……潔西卡,同伴之間……」

「亞爾飛。」

茵看著他,低低說下去。

「朋友之間……先弄好吧?」

菲伊斯在心底念了幾次『好恐怖』、『好恐怖』……

「……嗯……」

看他們這樣,萊林思考了一下。

「還有一個到底是誰啊?這麼龜速!」

曼那沙抱怨了一句,覺得待在這裡很無趣似的,不過,他眼睛也不自覺的微瞥向坐在那裡的茵。

「帕雷基西若,多跟大家說說話嘛。」

兩個人同姓,不知道該怎麼叫,萊林乾脆統一稱呼了。

「要說什麼?」

「就聊聊嘛,你們兄妹別一直不說話。」

「……」

他們還是很安靜,找不到話說似的。

「多聊也好決定契約對象呀!」

「……看起來沒人想跟我們聊的樣子。」

「難道你們兩個要互相訂?」

「沒這回事!」

兩人激烈反彈,萊林稍微嚇到了一下。

「哦,這樣啊……」

忽然,門口一個人進來,因為踢到門檻,所以就直挺挺的這樣撲倒下去,倒在地上沒動了許久。

「客、客人,你沒事吧……」

「……」

那個少年沒出聲地站起來,然後四周看了看,就往這年輕的一桌走過來。

他長得一表人才的樣子,頭髮顏色淡淡的,但以男生來講是長了些,表情則有點呆滯。

「你是最後一個同伴吧?為什麼這麼慢才到?」

「……我誤上了賊船,又迷路了……為什麼所有不該發生的事都發生在我身上呢?為什麼我生來就是如此不幸呢?說不定等一下又會不小心摔跤,不小心掉入水溝,我簡直是被詛咒了啊!」

這個同伴顯然有些奇怪,不過,九人之中也真的沒幾個正常人就是了。

「你的名字是……」


「維西·伊希塔……父親幫我取名字究竟有沒有經過詳細思考呢?這明明是成不了大器的名字呀!我打從被取了這個名字以來就注定會成為一個失敗的人,天底下哪有這麼悲慘的事?只不過是名字不好,環境不好,運氣就不好,我真不知道我能不能見到明日的太陽月亮……」

只是問個名字也可以扯那麼多,大家全愣,因為還摸不清他說話的模式的緣故,等他一長串說下來,才忍不住叫停。

「停!停!先等一下……別再講下去了!」

「我純粹只是發表個人感想……為什麼不讓我說呢?我連講話都不行嗎?我已經悲哀到這種地步,沒人要聽我說話,甚至自言自語也不行,這個世界哪裡有我容身之處?我的立場情何以堪?」

「伊、伊希塔,我們只是問你為什麼遲到……」

「我解釋過了……我說的話果然沒有人要聽嗎?人都是這個樣子嗎?世界還有希望嗎?神座祭司還有未來嗎?我簡直不敢用我的雙眼去看呀…… 」

結論,大家暫時不想跟這個無病呻吟廢話一堆的極度悲觀主義者說話了。

「人終於到齊了。」

「可是命令還沒下來呢。」

「我們要先混時間……」

說到這裡,維西人突然倒了下來,發出了不小的聲音,坐在他身旁的萊林嚇了一跳,忙把他扶起來。

「怎麼了啊?怎麼突然跌倒的?」

「椅子腳壞了……連椅子都跟我作對,我一定是不幸到極點了,只有我會迷路,只有我會誤上賊船,只有我會坐到壞掉的椅子!」

這次短了點,大家鬆了一口氣,而他對著壞掉的椅子,若有所思了一會兒。

「神之名予……噢,不!為什麼一定要念這四個字呢?明明就是多餘的!浪費時間加沒有意義,我……」

旁邊同伴們互看一眼,頓無話可說。

「照他這個樣子,怎麼念咒語啊?」

「天知道……」

「不過他又是跌倒又是坐不穩的,武術行不行啊?」

他的實力大家挺懷疑的,而他好像終於下定決心了,認真一點地念了咒。

「神之名予,Fix!」

椅子被施了魔法,立即復原,他又坐了上去,靜靜不說話。

「有這個法術嗎?」

「有吧,可是好像沒學過……」

「伊希塔,你那個法術是學來的嗎?」

雖然問他問題好像是給耳朵找死的行為,但亞爾飛還是忍不住問了。

「拼出來的,凡是拼得出來並有其意義的咒文不管有沒有都可以用……啊啊啊啊!為什麼我會這麼可怕的能力啊?我明明是集不幸於一身的人呀!我一定會有報應,會有報應的……」

由他這樣說起來是有點好笑,但是這樣的天賦異秉可真是聞所未聞。

「那可以讓死者復活嗎?」

茵心念一動,問了一聲。

「靈力不夠也沒辦法……美少女會主動跟我說話,這是不可能的事!一定是暴風雨前的寧靜,魔獸出現前的地震,我無論如何都不會有好運的!」

菲伊斯又因為「美少女」一詞冒冷汗了,茵則是低頭想了一下。

靈力不夠……靈力夠就可以嗎?要多少靈力?

父親他……

不,關我什麼事!

沒必要告訴他……沒必要……

「潔西卡,你有想讓誰復活嗎?」

亞爾飛好奇問著,茵則是立刻搖頭。

「不,沒有,問好玩的而已。」

父親的眼裡……既然沒有我……那我也不必為他著想什麼。

如果艾洛德爸爸復活,他會很開心吧?

若本來就活著,單純更換器官就簡單多了。

反正,算了……只是異想天開罷了,屍體也早已不在了吧……




醒來的時候看了時鐘,竟已是下午四點。

我怎麼今天睡這麼晚……

音笛撈了一下自己柔順的頭髮,自床上爬起,寬鬆的睡衣掉了一半,他把它抓回去,走進了浴室。

好像回到了以前的生活……跟艾洛德一起住的時候就常睡到這麼晚……他也常叫我把睡衣穿好,可是束緊了就不舒服啊。

我可以去了,他們大概都到了。

脫掉睡衣,他還是可以看到自己雙臂上,去除不了的契約咒痕。

再多訂幾個也無妨。

反正手鐲傳給茵之後,我就沒什麼戰力了。

拿壽命去換吧?我活那麼久也沒意義。

浴後,換上神座祭司服,他拿出了法杖。

「More!」

人由神殿中消失,然後他也順帶隱形,到了依娜加城,那九人所在的地方,他們果然沒有發現他來了。

題目還沒出好……嗯,得催一下。

他們看起來很無聊,只是交談著,音笛四下看著,發現有幾道不友善的眼神盯著他們。

已經來了嗎?

「斯尤那多,你說的話真沒有一句能聽的。」

曼那沙不知道什麼時候跟菲伊斯卯上的,兩個人的話也針鋒相對了起來。

「我說話是我的事,你管什麼?」

「但你的話是針對別人。」

「哼!」

「我也覺得你這樣不好。」

萊林加入了談話,對他說著。

「關係會越搞越糟。」

「誰要跟你們關係好了?反正有一個人不必訂契約不是嗎?」

他嘴巴很硬,大家也是越看他越不順眼。

「你看不起每一個人嗎?你以為自己算是什麼東西了?」

菲伊斯的口氣用詞也差了些,曼那沙則眉毛一挑,冷笑了起來。

「你這未來的叛徒憑什麼教訓我?」

他話一說完,菲伊斯的臉色就變了,這是他最在意的侮辱,不過他還沒有動作,茵就先拍了桌子,這張大桌子發出了巨響,立即面目全非。

「啊,潔……」

亞爾飛心中暗自叫不好,茵基本上在火大的時候,就不知道什麼叫克制了。

「你剛剛說菲伊斯怎麼?」

附近吃飯的人都不清楚這桌發生了什麼事,茵一張秀麗的臉十分陰沈,手也捏得緊緊的。

曼那沙的個性卻是不肯認錯的。

「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諾曼登家的人……」

「我不會原諒侮辱他的人!」

茵站了起來,手一舉,一個龐然的光球倏然出現於他的掌中,這個光球的尺度完全無視於認知中的極限,幾乎要擴到大桌的大小,放射著太陽般的光芒。

「潔西卡!」

「不,不可以,會死人的!」
「看起來我們好像沒辦法相處得好的樣子。」

「那任務下來之前,就各自行動好了。」

「咦?各自行動?」

羅兒潔看起來很失望,她比較想跟帥哥一起行動,但是沒有拿團體行動來當藉口,別人

是一定閃她的。

「好啊,就這樣很好。」

「我也暫時不想要看到某人。」

「大家別這樣……」

萊林想緩和一下氣氛,可是曼那沙一個人,大家都已經不太愉快,最後還是暫時拆夥,各人走各人的。

隱身著的音笛,也思考著。

九個人拆了,我要怎麼跟呢?

所有人都監視也可以,不過,現在我比較想……

幾個剛剛就被他發現,隱藏著身形的人,正要跟著移動出去,卻被一層無形的氣結界彈了回來,驚駭的同時,也感受到一股緊迫著的壓力。

他們看不到敵人。

可是敵人看得到他們。

『是D·M·B的人應該沒有錯……』

聽見對方傳出來的話,他們只是驚恐的尋找著精神波的來源。

其中一個人,忽感到一隻冰涼的手鐲上了自己的頸子。

「Rosy Destruction……」

咒語被輕聲頌出,他們每個人此時都看到了,手心持掌著一團光源,美麗絕倫的銀髮少

年,他嘴角浮出一點笑意,毀滅性的光立時擴散出去。

發不出叫喊,只是覺得自己在蒸發,漸漸消失,剎那間,那少年的存在彷彿是死神的化身,輕易就奪走了他們的性命。

幾個人消失在原地,因為一切都是在魔法結界中進行,別人完全不知道,吃飯的繼續吃飯,聊天的繼續聊天,根本就不曉得身邊死了人。

很好,又得到了一個集合處的情報。

整理讀取來的記憶,音笛一笑,顯得十分滿意。

先去消滅這個集合處吧。

至於茵他們,自己管理自己應該沒問題,也不能保護過度嘛。

那就這樣。

決定好之後,他施了魔法就瞬間挪移過去了。

九人分開之後,亞爾飛還是與茵同行,但菲伊斯是自己走,並沒有跟上來。

「亞爾飛,菲伊斯呢?他為什麼不跟我們一起走?」

茵看起來很不高興,沒有什麼好臉色。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的……可能他想自己一個人走吧,茵……潔西卡,你不高興了嗎?

「……」

在這兩個一起長大的同伴中,他比較喜歡菲伊斯,沒有任何理由的,但是這樣對亞爾飛又很說不過去。

「潔西卡,你跟父親處得還好吧?」

「一點也不好。」

想起來就生氣。

就難過……

「我也不想去討好他,反正他根本就是討厭我!」

做什麼也沒用。做什麼也引不起他的注意力……

「潔西卡,別這樣想,父親他不是這樣的……」

我想他只是表面上這個樣子而已……

父親他怎麼可能討厭你呢?

「他對你好,你當然幫他說話。」

茵說這句話的時候,真是充滿了嫉妒的語氣,無辜又被遷怒,亞爾飛也不好說什麼。



菲伊斯是覺得心煩,所以想一個人靜一靜,曼那沙說的話又狠很刺了他一下, 說不在意,是騙人的。

那傢伙真是討厭。

我又更加的不想繼承了……但如果要丟下責任逃跑,茵和亞爾飛會怎麼想?他們為我說了那麼多話……

煩,好煩。

在城內繞了幾圈之後,他發現,似乎有人跟著自己。

跟蹤……?鬼鬼祟祟的,是什麼人?

他皺起了眉頭,直覺反應認為是敵人,如果是同伴,沒有必要這樣不光明正大。

敵人盯上我了嗎?

嘖,我最討厭的就是這些讓我背上汙名的D. M. B人……

下定決心要揪他出來,他默不作聲,走到偏僻一點的地方。

距離差不多了……

就是現在!

他足下一踢,人就如脫弓之箭倒彈回去,對准定點上那個人,一把抓住。

「哇……!」

傳入耳中的是少女的聲音,他停頓了一下,看了看被自己抓住手臂的這個人。

她的穿著樸素,但不失高雅,清秀的輪廓看上去有點眼熟,而披肩的黑長發,如絲絹的質感,她是個清秀的少女,更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清純氣質。

沒有蒙面。

可是自己為什麼會覺得她很眼熟呢?

「菲……菲伊斯,你是菲伊斯嗎?我不是故意要跟你,只是想確定而已,如果不是的話,對不起。」

她叫得出自己的名字,這就讓他更吃驚了,翻找著腦中的記憶,他找出了一個有著淡淡的印象,與這少女相符的人名。

「星?」

少女眨著她澄亮的雙眼,突然變得很高興。

「啊……你真的是菲伊斯!我沒認錯,而且你還記得我!」

星的臉上綻開燦爛的笑容,高興地抱住了他,他也是同樣的情緒,沒有想到,還能有機緣遇上這個於己有恩的可愛女孩。

「真是太巧了,你後來沒有怎麼樣吧?你父親……有罰你嗎?」

雖然當初只有短短幾天的相處交情,兩人相見卻有滿溢的歡喜,好像有很深厚的感情一樣。

「父親對我很好啊,他當初說放走了你,果然不是騙我的……」

「嗯?」

對她很好……?

怎麼會,當初那種態度,那個人分明不把女兒當一回事……

「有什麼不對嗎?」

看他面上露出疑惑的神情,星問了一句。

「只是覺得怪怪的……啊,難得見面,我們去找個地方坐下來聊聊,吃點東西吧?我請你。」

「要吃東西嗎?好啊———不過我不能待太久,我只是跟著出來的,時間到就得回去,雖然我也想跟你多相處一會兒……」

星的眼皮垂了下來,有點遺憾的樣子。

「沒關係啦,有多少時間就坐多久啊,走吧。」

「嗯!」

她又笑了,她的笑容兩年來都沒有變,一樣的天真無邪。

菲伊斯突然發現自己深深受到這樣的笑容吸引。

因為她是這樣的純淨,而自己卻被陰影罩住了。

為什麼呢?以身份來說,應該是相反才對啊……

我到底是不想當神座祭司,還是不適合做神座祭司呢?

想著,他的心情也不由得沈了下來。

『你會知道,那裡並不適合你。 』

上篇:章之三  光暗一線     下篇:章之五  黑色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