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風動鳴 章之七  顛翻流轉  
   
章之七  顛翻流轉

悠悠白雲下是一片無盡延伸的土地,何處,不是我歸去的地方?

我想我尚不懂永遠不能再見的那種離別,是什麼滋味……

但即使新抽的小芽,也懂得需成長茁壯——而我就算只剩一個人,又有何妨?



茵回到房間後,帶著滿腔的不悅坐到桌旁,緊咬著唇,雖然覺得這樣生氣沒有意義,只是任性的表現,但是情緒是無法隨心控制的。

我想跟菲伊斯訂,可是他根本不想跟我談契約的事。

[茵,為了什麼事生氣啊?有點難看哦……]

一個聲音在房間中響起,他吃了一驚,四望一下,並沒有看到人。

然後一個身影,在他面前現形了。

[父親?您為什麼會來這裡? ]

銀色垂腰,綴滿了靈氣的光輝的頭髮,幾乎是他的象徵了,那張美麗的臉孔,細瘦的身材都和自己是一個樣,但為什麼就沒有人會認錯他的性別呢?

只要一看到他,就會直覺性認為他是男的,他還留長發呢,真不公平。

[有點興趣。 ]

音笛恢復了平時保持的冷靜,掩去了脆弱的表情,他一直要求自己在別人面前維持這個樣子。

[你們明天不是要去消滅找到的巢穴嗎?這是你們今天討論的決定吧?你們的合群度真的很差。 ]

[您怎麼知道的? ]

[那不重要。 ]

音笛朝他笑了笑,在他這麼微笑的時候,茵覺得自己冷汗快冒出來了,對方一定有什麼企圖。

[明天,我要代替你去。 ]

[耶? ]

[你留在這裡,明天我扮成你的樣子去。 ]

茵不知道說什麼好,不過他並不樂意。

[不行啦!這是我的任務,您干涉什麼? ]

[我想用我自己的手來殺那些傢伙。 ]

斂起笑容,他冷藍的眼中投射過來冰寒的眼神。

[可沒有你拒絕的份。 ]

[您一定會露出破綻的,我們根本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了? ]

音笛將手搭到他肩上,突然用起魔法,頓時好像複製了他整個人過去一般,音笛的服裝變了,髮色、髮型也變了,臉孔沒有改變的必要,只差了少許的身高也不必特地弄矮,變化完成,他衝著茵一笑。

就如同在照鏡子一樣。

[很像了吧?明天你就乖乖留在旅店裡。 ]

連說話的聲音都變了,茵一看他的手,果然手鐲也藏了。

[我不放心……讓我跟……]

[不准,你會被發現。 ]

[我要跟啦! ]

[……好吧,我掩護你就是了。 ]

如果不答應,他偷偷跟來反而麻煩,音笛只好同意了。

[……不過父親您為了親手解決D·M·B的人,竟然不惜扮女裝……]

茵笑不出來,因為那個樣子左看右看都是個十足的美女,甚至好像比自己多了分氣質,多了分魅力。

[以前又不是沒扮過,剛好也是差不多十六……還得模仿你的行為模式,今天晚上得好好研究一下了,有沒有什麼特別需要注意的事? ]

[……啊! ]

茵臉色變了一下,猶豫著要不要說。

[什麼事?老實說出來吧,難不成有約會? ]

[……差不多。 ]

[哦? ]

沒想到隨口說說也中,音笛感到意外,茵則勉為其難地答了他。

[明天早上我跟珂蜜? 帕蕾基西若有戰約……]


[打鬥?那有什麼問題?我代替你去就好了。 ]

音笛覺得這是小事,茵則不停搖頭。

[你反對什麼?你應該想贏吧?我去就必勝了啊。 ]

[我自己去也可以贏! ]

[不一定吧,你不要小看人家小姐。 ]

[可是您去,實力相差太多了,這樣……]

[我可以只用三成。 ]

[但是用魔法時就不一樣了呀!我們都要加上神之名予,而您……]

音笛瞧了他一眼,淡淡地說。

[大不了,不用魔法。 ]

[那她如果用魔法攻擊您呢? ]

[那還不簡單,你以為魔法只能用魔法來應付嗎? ]

他無論提出什麼問題,對方都可以立刻反駁,而且讓他無話可說,連口才都跟父親差得很遠,茵有點氣餒。

[明早我替你施隱形魔法,你跟的時候腳步輕一點。 ]

好像已成定局了,茵抿了抿唇,不再反對,但還是說了一句。

[您至少也讓菲伊斯和亞爾飛知道……]

[越多人知道破綻越多,菲伊斯還好,亞爾飛一定會不自然。 ]

他說得沒錯,亞爾飛那種沒心機的人,怎麼可能跟著演戲。

[那您就讓菲伊斯知道啊! ]

[不必了,你也別多事跑去說,否則……

音笛又是一笑,他的笑冷得像冰,但卻無法否定那是個絕美的笑容。

每當他這樣笑,不照他說的做就等著倒楣了。

[是的……]

明天,看起來是不有趣了……

因為戰約,珂蜜特別早起,到了約定的偏郊去等待。

對方還沒到,她便站在這裡等著,然而身後卻傳來了不只一個人的腳步聲。

[……!你們為什麼會來這裡? ]

正是另外的七個同伴,包括自己的哥哥在內。

[明知道今天要辦任務,大清早跑這麼偏僻來做什麼? ]

開口的是法第斯,他的表情看起來是覺得她在惹麻煩。

[我跟人有約定,你們回去啦! ]

[都已經來了,當然要好奇一下是什麼事呀。 ]

菲伊斯已經知道是什麼事了,他想留下來看打鬥,所以才這麼說。

[羅提,別人有別人的隱私……]

亞爾飛覺得不妥當,說了這麼一句。

[有熱鬧可看就好。 ]

羅兒潔笑著,沒有回去的意思。

[有什麼秘密怕人知道嗎? ]

曼那沙嗤笑了一聲,聽來刺耳。

[不然,你能解釋一下嗎……]

萊林有點覺得可疑,維西則在一旁沒說話。

珂蜜有些急了,打鬥的事她不想讓人知道,只想秘密進行,大家都在旁邊看的話,壓力可就大了。

[其實也沒什麼。 ]

最後,一個聲音傳來,少女美麗的倩影飄上來,在他們面前著地。

[只不過是我跟她約了要打一場而已。 ]

說著,扮成茵的音笛,抿唇一笑。

[啊,潔西卡小姐,你跟帕蕾基西若小姐? ]

[是啊,你們要觀戰的話,請便。 ]

隱形中的茵也悄悄跟了上來,心裡真是煩惱極了。

[要開始了嗎? ]

音笛看著珂蜜,問著。

[……可以。 ]

她緊握著劍,手心開始出汗了。

音笛還是淺淺笑著,對他而言,這場戰鬥可以輕易獲勝。

珂蜜首先進行攻擊,她從上方角度切入,抽劍刺去。

他則是不閃不避的,空手迎上。


後發的力道自他手中放出,卻突破了珂蜜先發的劍勁,讓她的劍無法削下,只能藉力彈回。力勁控制得這麼精準?

在旁邊看的菲伊斯和亞爾飛,心裡也佩服。

茵已經把他的體質控制那麼好了……

音笛仍站在原地不動,心裡思索著。

快點結束掉好了,不太喜歡這種非敵人的戰鬥。

打好主意,他也拔劍,是為了讓自己勝得合理些,不要以太大的實力差壓過人,在珂蜜回身再進行攻

擊時,他倏地貼近,持劍一揮。

動作很小,看起來絲毫沒用力氣,不過朝目標攻去的是離劍而出的劍氣,洶洶將珂蜜的劍彈開,逼到她頸端。

那看不見的無形劍氣將要傷到她時,萬鈞的氣勢忽停,抵在她頸部的,化為實質的劍,音笛已經站在

她面前,被那雙眼睛盯著,一股寒氣直升上來。

[你輸了。 ]

哇!好快!

茵看得目瞪口呆,這種收發自如的功夫,自己是絕對辦不到的。

珂蜜則是呆了一下,沒有想到實力相差這麼多,一下子就結束了。

[別忘了我們的賭注啊……]

他就說了這麼一句,即收劍走向其他人。

[嗯,我們可以出發了,各位。 ]

朝著他們燦然一笑,他的態度真是十足的從容不迫。

[潔西卡,你好厲害喔!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的?這幾年練了不少吧?我跟亞爾飛都自嘆不如耶! ]

菲伊斯走了過來,在音笛的背上拍了一下,然後搭上他的肩,說了許多讚美的話,一旁偷跟的茵臉上正抽搐,心狂跳了起來。

笨蛋!菲伊斯,不要亂動手動腳的,那個不是我,是父親啊!開不起玩笑的呀!

而音笛只是笑笑地敷衍,要扮當然不能那麼快就洩底。

[你跟他賭什麼? ]

法第斯走到還沒回神的珂蜜身邊,冷淡問了一句。

[我……]

一想到賭約的內容,她臉立刻紅了,當然也無法說下去。

[做什麼啊?臉紅什麼?真是莫名其妙。 ]

他搞不太懂,看對方似乎不打算說話,乾脆就不理她了。

[那我們一起過去吧? ]

萊林說話難得的沒精神,因為羅兒潔昨晚跑去找他,又纏著他訂契約纏了很久,害他睡眠不足,真是辛苦他了,而談了那麼久也沒結果。

九個人外加一個茵,一共十個人,浩浩蕩盪往D·M·B的其中一個集合處去了。

[今天要把三個據點一起毀了,可能要不少時間,走快一點吧

[哼,為什麼要聽你的?這只是我們等待題目之前的餘興活動不是嗎?沒有做到也無所謂吧? ]

[反正到時候是個人自己行動,只是表面上一起去而已,別指望我配合。 ]

[喔!你們……]

同伴中固定有不可愛的人,這個團體根本名存實亡,早就分裂了。

[菲伊斯。 ]

音笛走在他旁邊,想趁著現在茵的身份好說話,來跟他談談。

[告訴我好嗎?你跟D·M·B到底接觸到什麼程度? ]

[……問這個做什麼?別提這個啦。 ]

[你好像很不願意把事情告訴我,跟我商量……你都只跟亞爾飛說嗎?是覺得我不能給你建議,不夠理性,還是不能保密? ]

唔,今天的茵怎麼這麼咄咄逼人?不過我覺得他今天比較漂亮……錯覺嗎?

[潔西卡,我也沒跟亞爾飛說啊,這是我的事情,我……]

[如果不能說,那就真的有什麼了? ]

一瞬間,他覺得對方的眼神不太像平常……

茵在旁邊真的是著急死了。

別說啊!要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不知他會拿你怎麼樣……太奸詐了……菲伊斯!


對茵也守口如瓶……沒辦法,再問下去他只怕要起疑了,只好算了。

[潔西卡,你今天好像特別不一樣,多了一種魅力……]

行進中,萊林仔細看了他幾眼,說了幾句。

[是這樣嗎? ]

[是啊,多了一股知性的美……]

音笛笑了一下,並不表示什麼,亞爾飛看著他,沒什麼感覺,菲伊斯聽萊林這麼說,也注意到了。

[嗯,潔西卡,內斂一點也好啊,這是成長啊! ]

菲伊斯又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覺得這沒什麼。

[你們想太多了啦。 ]

沒有人對他起疑心,他們繼續前進。

[嗯……]

用過藥之後,身體並不是很舒服,神暗倚在座位上,意識恍惚。

這些副作用真麻煩,有辦法的話,要再研究別的藥。

不過能做人體實驗的就只有我一個人,要靠自己當白老鼠啊?冒這種風險劃算嗎?

[教主,教主……]

聽見有人呼喚自己,他看了看前方,影像重疊的,分散的都有,於是他眨了一下眼,模糊地看著。

[主教,什麼事? ]

[我們的人跟蹤到對方出動了。 ]

[出動……到哪? ]

[並不清楚,因為現在聯絡不上了,可能被發現了。 ]

跟蹤的人被發現,是意料中的事,不是第一次了,被派去跟蹤的人也嘵得接下這個命令大概就等於領死。

[你們自己去處理。 ]

他現在只覺得不舒服,想要一個人靜一靜,休息休息,所以不太耐煩地吩咐。

[教主,沒有明確一點的指示嗎? ]

[隨便你們要怎麼對付,必要的話,哨笛拿去,派一兩隻魔獸也可以。 ]

關於對付祭司界的事情,他是近幾年才開始投入,親自管理的,先前大半都交由高階部屬去處理,百餘年來幾乎是當個隱教主,很少有直接來自他的命令。也因此D·M·B之前才沉寂許久,少有動作。

不過今天,他想休息一下,權力暫時交下去,就一天……應該沒有什麼關係。

[是的,那我們先退下了。 ]

幾個主教離開後,他閉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好久,沒能安眠了,就算睡得著,也覺得空虛。

一個人,我只有一個人……

睡著,下意識的,他伸手,握住了烙著契約印記的手腕。

大殿上,一片清寂無聲。

星在早上起來之後,一直找不到什麼事好做,覺得很無聊,便想去找魔獸玩。

不過,在走入通道之後,聽見了魔獸的叫聲,她覺得奇怪,往內急去。

[博恩主教,奇爾主教?你們……]

[啊,小姐你來的正好……]

其中一個男子向前跟她說明。

[我們用哨笛想調動魔獸,但它們不聽令……]

[咦?怎麼會呢? ]

她看了看那笛子,發現有些損壞。

[這可怎麼辦,魔獸不去,搞不好會死很多人……]

[咦?會死很多人? ]

星吃了一驚,看了看他們,再看看魔獸。

[地點在哪裡?我可以控制魔獸,不然我去好了。 ]

[小姐要幫忙?那真是太好了,我們需要派魔獸迎戰,位置大概是在我們的西區二十二集合處……]



[這個集合處……]

[居然這麼招搖! ]

[確定是這裡嗎?會不會弄錯了什麼……]

眼前的地方,是一個標準的小神殿,如果這就是D·M·B的集合處之一,那麼祭司公會也糊塗得太誇張了一點。

茵覺得音笛臉色似乎快黑掉了。

[怎麼辦?真的確定嗎?確定的話就攻進去了……]

音笛先走了過去,不著痕跡地撫了一下神殿的柱子,別人自然不知他藉由這一個動作就可以讀取神殿的資料。

[是真的。我們殺進去吧。 ]

他背對著他們,平靜地說了這麼一句。

[裡面每一個人都跟我們祭司界沒有關係,這些奸細……]

[西卡潔你怎麼肯定的呀? ]

珂蜜很難得主動開了口,她對自己的改變也感到意外。

好像很想跟她說說話……

[因為看得出來,這不需要多解釋。 ]

他答了之後,剛好裡面有名人員走出來。

[幾位是……]

音笛銳利的一瞥,盯著穿著祭司衣服,走出來的這個可疑傢伙。

[別裝了,冒牌貨。 ]

他右手一翻打出一道金光,那人閃避不及正中面門,然後他身周隱隱浮現出黑氣。

[侍神之人怎可能身帶黑氣?行神之名而背神,罪加一等,不可饒恕! ]

茵雖然愣於音笛這一手,卻也急了起來。

父親,您說話別夾著文言好不好?會有破綻啦!如果我來講應該是[祭司怎麼會帶有黑氣?身穿祭司的衣服卻為D·M·B所用,真是不可原諒! ]……

兩邊眼看就要起衝突了,裡面也奔出了許多身穿祭司服的D·M·B教眾。

[被他們發現了? ]

[那他們一定就是那些準神座了? ]

他們面呈驚恐,立欲逃跑,音笛則立刻揚手施法。

[神之名予,結界Fall Up!]

幸好他記得加一個神之名予,偽裝是準神座,這四個字對他而言只是贅字,說出來並不妨礙咒語。

整個神殿立刻罩下一個光罩阻隔任何想以魔法或武力出去的人,以他強大的魔法力,在場沒有人能夠破除這個結界。

[我們進去! ]

大家的反應都很快,立刻就入內抓人,對方顯然沒有什麼實力,又加上被嚇到了,好幾個人都是不費吹灰之力就給制服。

二十分鐘後,神殿內所有的人,都被打昏集中到大殿上了,算是挺有效率的。

[就這樣結束了?那這些人怎麼辦? ]

[通知公會來處理好了,我們到下一個地方……]

這時候,地板卻無預警突然震動了起來。

獸類的……氣息!

[退後! ]

在音笛聲音發出的同時,地板立即破裂,來自地底深淵的魔獸,氣勢駭人地出現在他們面前。

[啊……! ]

音笛敏銳地註意到被打昏的人由魔獸出現的洞落下去,地面下另一隻魔獸帶著他們欲遁往別處。

別想走!

他白皙的手發出了光芒直拍地面,碎物的勁力射入地底,瞄準了正要逃跑的魔獸。

[神之名予,結界延伸! ]

混亂中,沒有人注意到他念的不是正統咒文語,而魔法仍發揮效用,結界應他的呼喚咒文延伸到地底,困住了魔獸的行動。

菲伊斯則注意到,魔獸的背上,一個纖小的身影躍下。

星……?

她怎麼會來這裡……?


魔獸破土而出,造成神殿內塵土飛揚,視線不清,不過那龐然巨獸實在是太明顯了,目標很容易瞄準。

[Space Blcak!]

音笛採取魔法攻擊,這次他忘記加上神之名予了,讓茵又心驚了一下,但沒有人注意到,大家都專心於採取能保護自己的方式,守住四周不動。

魔法效果立現,他瞄準的地方立即產生空間破裂的效果,可是他們所能見的只有空氣浮動,因為魔獸敏捷的在魔法生效之前移開了位置。

菲伊斯只想靠過去確認,剛剛少女的身影是否是自己看錯。

星……如果她來了,那就糟了……

這種混亂狀況下,她可能會被殺啊!

[神之名予……]

音笛這次要下咒前記得念了,而菲伊斯卻攔過來。

[菲伊斯,你做什麼? ]

他冷冷看了一眼礙事者,顯見不悅。

[茵,不要攻擊,它並沒有攻擊我們的意思啊……]

[那是魔獸,應該殺! ]

[讓它走吧!我可以跟它溝通……]

一片屋頂的石片受到震動而朝他們所立之處落下,兩人分別向旁躲開,音笛則在翻身立起之後立刻發動攻擊。

[神之名予,Light to Kill! ]

他伸展的手掌頓時放射出連續的白色光束,這次命中了目標,由於是高熱,魔獸被打中的傷處只留下焦黑的傷處,沒有流出腐蝕性的毒血,受了這致命的幾擊,魔獸發出了撼地的嘶吼,頹然倒地。在它倒下的時候,空氣中傳來一聲少女的驚呼,菲伊斯心也跟著揪了一下。

音笛再次舉起手掌,最後一道粗大的白光轟中那黑色的身軀,將之蒸發殆盡。

[啊啊啊啊! ]

煙霧稍散,大家只看見一個容貌清秀的少女,抱著頭跪在地上,似乎因為魔獸被殺,情緒挺是不穩。

而魔獸已死,剛剛發動攻擊的只有潔西卡,她有能力殺死一隻魔獸?

[剛剛咒文的威力不該有那麼大的,除非靈力非常強大! ]

萊林驚異地說著,亞爾飛則接口。

[但是他是過度靈質力能體,威力應該有加成效果,只是我不知道他能控製到這麼好了。 ]

[現在我們要做什麼?那個女孩是誰? ]

羅兒潔先註意的就是那少女,她是突然出現的……也是D·M·B的人嗎?

音笛已經把注意力轉移到她身上了,面向她,他緩緩伸出了欲攻擊的手。

[不要!茵!不要傷害她! ]

菲伊斯完全沒考慮後果就擋過去,也沒想到大家都看得見,聽得清了,直接就喚了茵這個名字。

啊……你們在做什麼啦!父親還有菲伊斯……破綻太多了啦!

茵很想衝出去,不過他可沒有能力消掉身上的隱形魔法,就算跑過去也沒有用。

[你又阻我做什麼? ]

音笛冰涼的眼掃了過去,接觸到他的目光,菲伊斯一愣。

不……不是茵!

有這樣的眼神的人,應該是……

星終於有了反應,她交叉自己的雙手,口中低念了幾句話。

忽然她的身周彈出了魔法之光,撞破了鎖定了的結界,開出縫隙,地底載著昏倒的教眾,微受創的另一隻魔獸立刻遁逃,地面上的少女也不見人影。

模擬能力……她模擬了剛剛空間破裂的威力!

音笛沒估到這樣的結果,除了訝異,還有隱怒。

神殿終於塌下,在經過那麼多撞擊之後,每個人迅速閃避掉落的石片,到達安全的地方,等到這陣塵煙散去之後,他們意外發現多了一個人,一個銀髮垂腰的人,而他身旁站著一個有著金色短髮,熟悉容貌的……少年。

[……原來是您……]

菲伊斯臉色瞬白,他仍使用敬稱,但不願稱他一聲父親。

恢復了原來外貌的音笛,盯著他,倏地拔劍直指他咽喉。

[現在,請你解釋……為什麼袒護敵人? ]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包括亞爾飛在內的其他人都不了解,怎麼突然多了個人?原來作少女打扮的同伴怎麼突然就變了樣?頭髮也短了,衣服也換了……

[啊,父親……]

亞爾飛認出了來人的身份,上前稱呼了一聲。

[好久不見,亞爾飛。 ]

[您怎麼來了?茵他又……還有羅提他……]

[我得要他說清楚。 ]

音笛回頭看向他,大家訝於他與茵相似的容貌。

菲伊斯不語,別開了眼神。

[亞爾飛,他是誰呀? ]

羅兒潔靠過來問著,看來她是對音笛產生興趣了。

[他是我、羅提跟茵……潔西卡的監護人,現任奉晨神座兼祭司公會主席,音笛?·西卡潔。 ]

說了他的來頭之後,所有人更加吃驚了。

[祭司公會主席? ]

曼那沙大皺眉頭,怎麼看也只有十幾歲柔弱外貌的少年,居然是高高在上的祭司公會主席,實在不太有說服力。

[祭司公會主席? ]

羅兒潔眼睛更加閃亮了,目不轉睛地盯著音笛瞧。

[可是,潔西卡? ]

珂蜜一直看著那個身份不明的少年,疑惑地望望別的同伴,希望他們能有個明確的答案,可惜唯一能回答的只有正僵著的菲伊斯。

[是啊,西卡潔小姐怎麼一下子變了……這實在太詭異了!太可怕了!這是不正常的,無法解釋的現象呀!性別錯亂是很嚴重的事,要三思啊! ]

維西還是一樣激動,不過性別三思也沒有用吧。

[……我本來就是男的,沒有什麼性別錯亂問題。 ]

茵用正常的聲音說話,聲音低沉了些,但依然動聽。

[還有,我的本名是茵,不要再叫我潔西卡了。 ]

除了之前被菲伊斯告知時已經震撼過的亞爾飛,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羅兒潔也把眼睛轉過來,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騙人……男人怎麼可能比女人還漂亮? ]

[是真的,就是有,女人長得沒有男人漂亮應該要自己檢討吧? ]

他講話也是帶刺的,不過忽然想到現在不宜談論這個問題。

[對啊,諾曼登是出了什麼事? ]

音笛和菲伊斯之間氣氛仍然很僵,菲伊斯不敢面對那凌厲的目光,卻不肯示弱。

[……如果你是背叛,可以就地正法,當場誅殺,你真的不回答嗎?還是無話可說,無從辯解? ]

[那個女孩……]

好半晌,他才說了這麼一句。

[……是我的朋友。 ]

[朋友?她不是敵人那邊的人嗎? ]

[敵人那邊未必沒有好人!要不是她,當初我根本還回不來,現在也不可能站在這裡了! ]

菲伊斯抬頭說著,但一對上音笛的目光,頓時又不敢再說什麼。

為什麼我怕他?為什麼我會怕他呢?我……

[……我們回去再談。 ]

音笛收了劍,回身看了看他們。

[各位準神座……並不算是初次見面,在你們小的時候我們就見過了,而現在也不是正式見面的時候,你們請回,我要帶他去公會。 ]

[……!父親! ]

茵吃了一驚,上前拉住他袖子。

[您……您要對菲伊斯怎麼樣? ]

[看情況。 ]

他甩開茵的手,看來心情正不好,然後他一揮袖,便帶著人瞬間挪移走了。



回到旅店,他們全聚在樓下沉默,本來只是在題目拿到之前活動一下,沒想到意外這麼多,心情悶也是自然的,此外,對於坐在那裡沉著一張美臉的同伴,他們還是有點存疑。

[西卡潔,你……真的是男的? ]

這次先發問的是法第斯,茵回瞪了他一眼。

[要我說幾次?那麼希望我是女的? ]

[可是……]

[無法相信。 ]

[你那麼美麗……]

[為什麼就沒有人會懷疑我父親的性別?他還留長發呢! ]

大家也說不上來,或許是氣質不同,與先入為主的關係。

[其實我也不太能相信。 ]

當亞爾飛也如此說的時候,茵好像受到了刺激,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很直接就扯開上衣衣襟露出了平坦的胸膛。

[這樣你們沒有意見了吧!還要我再脫嗎? ]

所有人都被他突來的舉動嚇到了,紛紛不語,茵這才穿好衣服坐下,然後珂蜜離開座位向他走來。

[西卡潔,我們私下談一下好嗎? ]

茵奇怪地看向她,想了想,還是跟她出去了。

[啊……被搶先一步了! ]

羅兒潔懊惱不已地說著,萊林則瞧了她一眼。

[哦?你不是想找我訂契約嗎? ]

[咦?是呀是呀,你肯答應了? ]

[再看看啦。 ]

[萊林……你別這樣猶豫不決的,跟女孩訂契約才好呀! ]

[才頭大吧……]

他們兩人自顧自聊了起來,剩下四人也各自找談話對象。

[席德列斯,你到底是要跟誰訂啊? ]

法第斯向他問著,他則笑了笑。

[我想跟茵訂,就怕他不願意。 ]

[……席德列斯……]

維西叫了他一聲,說了下去。

[我總覺得你只有在面對那兩人的時候,才會露出真正的笑容……你對其他人的笑都好空洞……]

他說這番話說得正經,亞爾飛和法第斯都呆了一下,但也只是兩秒鐘他就發作了。

[啊啊啊!呀啊啊啊!罪無可赦,罪大惡極……]

[伊希塔!別這樣!快把劍移開你的脖子! ]

看著這邊上演的鬧劇,曼那沙哼了一聲,不屑地說。

[真是白癡。 ]

他們聊了一陣子以後,萊林才想起一件事。

[各位,我們到底還要不要去別的集合處啊? ]

[耶? ]

今天本來打算一舉解決調查到的集合處,但是在第一處就發生了事情,然後就回來了,這樣好嗎?

[是公會主席要我們回來的耶,我們當然要聽話,不能出去呀……]

[……]

樂得輕鬆嗎?雖然本來也不是我們份內的工作,但是這樣偷懶好罪惡……

[伊希塔,那你想跟誰訂? ]

亞爾飛也順著問了一句,對方則臉色一變。

[其實我沒有想過……我這種人有人要就不錯了啦!搞不好我會是最後落單的那一個,不不不不!不是搞不好!是一定!是絕對!是無庸置疑!我早就看開覺悟了……]

[不要那麼悲觀嘛,事情不一定是這樣……]

[那你要跟我訂嗎? ]

[呃!我已經說過我想找茵了……]

[果然我沒有人要嘛!就說不必安慰我,像我這種廢物白癡笨蛋庸才智障怪物神經病……]

結論是,找他說話,是自找麻煩。



[你要找我私下談……談什麼? ]

走開了一段距離,茵停下,看著珂蜜問。

[今天早上的比賽,你贏了我,照理說我是該遵照之前的約定……]

那個不是我啦!

茵心裡想著,但不能說出來,便只是點頭。

[……但是約定之前我不知道你是男的,所以這不公平! ]

[怎麼?你想賴賬? ]

[本來就不公平呀! ]

[不然重比一次!你現在知道我是男的啦。 ]

[才不是這樣……如果我知道你是男的,就不會找你比了! ]

她說得臉都脹紅了,茵仔細看著她,她有一頭比自己暗一點的濃金色捲髮,漂亮的瓜子臉,五官也很端正……其實不要那麼兇的話,也是個俏麗的美少女。

慢著,我注意她的外觀做什麼?

[反正我不照約定做,因為你不是以真實樣子,名字跟我約定,約定無效! ]

[你就是要跟我說這個?為什麼?照著去做不好嗎?跟你哥和好,訂契約,你應該很希望吧?你喜歡他像仇人一樣對待你? ]

[我不喜歡!可是、可是……]

[可是? ]

茵走近了些,珂蜜的臉還是紅紅的,不久,低聲說了一句。

[我想跟你訂契約……]

茵眼睛睜大了些,眨了眨。

[什麼? ]

[我說我想跟你訂契約! ]

用不著這麼兇吧,沒想到她會想……可是,我……菲伊斯……

[對不起,目前我想找的是別人。 ]

珂蜜抿起唇,在說之前她就猜到會被拒絕了,所以才說得那麼尷尬……不過實際被拒絕以後,還是好難過……

[我就知道,你們三個人總是在一起。 ]

[……但其實,我已經覺得我不太了解他們了。 ]

亞爾飛總是沉默,菲伊斯總是不肯說真話,但他們兩人卻都很了解我,因為我想什麼都會表現出來。

[有一件事想問你。 ]

一下子,她的態度又轉得強硬了,似乎很習慣於強化自己,不願示弱。

[你為什麼剛開始要扮成女的,把大家耍得團團轉? ]

[哦,因為你們小時候都把我當女的,連亞爾飛都這樣,加上出發前心情很不好,索性開個大玩笑,將錯就錯。 ]

[只是這樣?小時候我們把你誤認成女的,應該只是開玩笑吧? ]

茵瞧瞧她,半嘲諷地笑。

[呦,不知道是誰那時候把我當成女的,拉著我到浴室說要一起洗澡哦……我可嚇死了,居然有人這麼男女不辯。 ]

他說著,珂蜜的臉又再度紅了起來,好像想起了這件可笑的事情是自己做的。

[帕蕾基西若小姐,你說是誰呢? ]

[我不知道啦!不要問我! ]

珂蜜叫著,就自己跑掉了,茵覺得她的反應很有趣,而大笑了起來。

[唉呀,我好像有點缺德呢? ]

拿這種事情跟一個女孩子提起,難怪對方尷尬,不過就是這種不討人喜歡的個性,所以父親……才不喜歡我吧。

他原本就不喜歡我才對,從以前就是了。

他的眼中,永遠只重視那個已不存在的人。

所以我沒有看過他溫柔的眼神。

所以我沒有看過他真正的笑顏。

所以……我……




[這個……為了這個問題嘛……]

亞維康想用笑來混過去,可是好像不怎麼成功。

[的確是該一起討論一下……]

西弗低低說著,覺得事情有點嚴重。

[小笛……不,主席像覺得你自己無法決定,要參考大家的意見嗎? ]

薇莉安勉強笑了一下,瞥向面無表情坐在一旁的菲伊斯。

[差不多就是這樣。 ]

音笛看著這五個同伴,等他們發言。

[我覺得他不至於有背叛情形,至少他不會提供訊息給對方或幫對方害自己人吧? ]

[不過跟D·M·B的人來往,還為了個少女造成敵人安然脫困,如果什麼也不罰,好像又說不過去……]

[所以我要問你們,要怎麼處理才好。 ]

音笛說的平靜,淡淡的。

[另處,準神座的式前測驗題目,有必要改改方向……若他無法專心在消滅敵人,又得跟其他人一起去,那隻會妨礙別人。 ]

[要改啊?題目很難想耶,而且本來就還沒想出來……]

[乾脆不要考他們了嘛……]

亞維康的想法還是這樣隨便,而音笛對他的意見不置可否,只是培里亞接著說了兩個字。

[附議。 ]

看起來他可能是對於一天到晚要來祭司公會開會商量題目不耐煩了,亞維康感動地握住他的手。

[那魯!你贊同我的意見嗎?我好感動啊!我以為大家都只會潑我冷水,沒想到你還會對我伸出友誼之手……]

在對方如此感動的情況下,培里亞不好說什麼,雖然心裡想叫他放開,但是不知是因為想了太久,還是因為懶惰,並沒有說出口。

[我們現在應先討論菲伊斯·羅提·諾曼登的處分問題,你們有意見快點表示吧。 ]

音笛輕描淡寫地避開題目的問題,把主題抓回來。

[我想擇輕處分吧?他也才快十六。 ]

薇莉安這麼說,但音笛搖頭。

[快十六,但也快繼承了,可不是能輕易犯錯的時候呀! ]

[可是罰有意義嗎?如果沒有意義,又何必罰?要他斷絕來往,應該不容易吧?還是不要隨便處罰小孩子,到時候變成跟我兒子一樣。 ]

說話的人是亞維康,聽了這段話,音笛瞥了菲伊斯一眼,知道問也沒用。

[是嗎?你們這樣想啊……]

他又沉吟不語了許久,才開口。

[好吧!菲伊斯,為了你,取消式前測驗,外加你要出去繞公會跑十圈作為懲罰,現在去,回來之後找我,我有話跟你說。 ]

判這麼輕,大家都鬆了一口氣,菲伊斯也大大訝異了一下,前一刻他才拿劍指著自己,幾乎要下手誅殺,現在情況卻一百八十度轉變……

結果已定,他也沒有抗議的意思,就默默出去跑了。

[就……就這樣取消了?可是我還在想題目啊!魔獸呢……嗚,我想得很辛苦耶! ]

[是誰先說乾脆不要考的?你到底要怎麼樣啊? ]

亞維康總是讓覺得很無奈,雖然大家早就了解他的個性了。

[既然要取消了,那是否要召他們回各自的神殿呢? ]

[應該是要吧,讓他們回去準備準備。 ]

[巡迴神殿的順序出來了嗎? ]

[嗯,依序是安羅法神殿、迦爾亞達神殿、蘭力那神殿、洛巴芬神殿、沙普瑟神殿、菲伊斯神殿、愛修諾神殿、聖堤依神殿。 ]

[最後是我家神殿呀……]

然後……表演結束以後,才去瑪索西加大神殿……

[小笛呀,你的歌舞準備得如何?那魯有教你嗎? ]

薇莉安很好奇他的進度,所以發問。

[哦……嗯,我想唱歌,歌詞寫差不多了。 ]

里亞顯得事不關己,繼續打瞌睡。

當然他是沒問出來,音笛就宣告會議結束散會了,除了音笛自己留在公會,其他人各自打道回府。也順便傳消息給在等待中的準神座,要他們回去自家神殿準備不久之後的繼承儀式。

另一方面,菲伊斯慢跑回來,進入公會見音笛去了。

上篇:章之六  從心所欲     下篇:章之八  星起暗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