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7-4:天仙怒火  
   
07-4:天仙怒火

「烈火?」

我不知道在原地楞了多久,一個著急的聲音突然響起,我幾乎有點茫茫然的往聲音來源看去,映入我眼簾的是天仙……天仙?我幾乎是連爬帶衝的到天仙面前,一把抱住他:「居,你沒死嗎?」

「居?」天仙驚訝的回答:「你在說什麼?烈火?」

我身子一僵,這不是居,是真的天仙,我聲音乾啞的問:「你是真的天仙?」

天仙愣了許久,奇怪的說:「我當然是天仙了。」

居還是消失了,我再次蹲坐在地,我苦澀的說:「我不是烈火,是王子。」

「王子?」天仙不敢置信的觀察我許久:「真的是王子!」

「那你還在這邊做什麼?」天仙突然爆跳起來:「這邊可是花都,等等四大天王要是過來了,憑我一個人可保不住你。」

我乾笑兩聲:「四大天王?現在只剩一大天王了吧。」

天仙如遭雷亟的一震:「什麼意思?」

我握緊拳頭,說出這幾乎讓我心碎的一句:「邪靈和烈火同歸於燼,而居剛剛也和土孩、流風一起消失了。」

「你、你們殺了他們!」天仙不敢置信的顫抖著。

我也是一楞,『我們』殺了『他們』?是指居和邪靈殺了烈火、流風和天仙嗎?我抬頭看向天仙,天仙的臉上充滿著悲痛和憤忿。

「他們不是很討厭你嗎?」我忍不住問:「你為什麼這麼關心他們?」

「他們不過是孩子罷了。」天仙怒吼著:「只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孩子,他們也沒真的造成什麼傷害,你們為什麼、為什麼……」說到後來,天仙幾乎泣不成聲。

我心中突然冒火:「要不是他們硬是要抓我,邪靈和居也不會和他們同歸於燼啊,而且又不是他們消失了而已,邪靈和居也消失了。」

天仙突然強揪住我的領子,雙眼冒出許多血絲:「別拿這兩者來比較,你明明知道你們還有一條命在現實世界,而我們只要一死,就什麼都沒有了,你難道不懂?」

我一愣…是呀,至少現實裡,還是有卓哥哥,還是有閔居文教授,但是烈火、流風和土孩卻是什麼都沒有了,我會為邪靈和居傷心,天仙當然也會為同是有意識的NPC夥伴發怒了。

「對不起!」我悶悶的道歉,沒有想到天仙的心情的確是我的不對。

「對不起?一聲對不起就殺了我三個同伴?哈哈哈,好值得,真是好值得!」天仙狂笑著,眼角帶著淚。

「人類!」天仙一轉頭,除了將仇恨的眼神射向我,更是一步步逼近我……

「你們真是太自私了,就像主宰說的,我們對你們來說,不過是一堆數據,永遠都不是一個生命。」

「可是我們也有感情啊,也會悲傷,也會痛苦,也懂得愛啊!」說到愛字,天仙的臉放柔了下來。

「雖然烈火、流風並不喜歡我,但是他們也從沒有真的傷害過我。」天仙露出了哀傷的表情:「我和主宰都一樣,一樣不想失去只有寥寥數個的同伴。」

「但是短短的一天內,我居然失去了三個同伴,而且還是我把害死他們的兇手帶來北大陸的。」天仙怒吼著。

天仙氣瘋了,他真的會殺了我,我看著那充滿血絲的仇恨眼神,我突然明白了天仙心中是真的恨了,我一步步往後退著,卻想不出辦法逃走。

一個大雷鳴突然響起……有沒有搞錯,大晴天的打雷?我抬頭看了看天,難不成連『祂』都覺得我們太過份了?

「唉…」一個幽幽的嘆氣聲回盪在花都:「天仙,你回來吧,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天仙也愣了愣,他轉頭看向那有著一朵大玫瑰的塔,眼裡帶著痛惜,然後天仙突然又轉向深深看著我,對我說:「我帶你去見生命主宰,一切讓他來決定。」

「去見生命主宰?」我猛地站起,該不會天仙想和生命主宰一起聯手幹掉我吧?

「對,不管如何終於讓你來到花都了……還犧牲了三個同伴,我當然要帶你去見生命主宰。」天仙的臉上…不知是不是我看錯,居然有種陰謀總算得逞的感覺。

「天仙,你該不會是主宰派來的?」……臥底?畢竟,現在的天仙又嚴肅又悲痛的模樣,和之前那傻不隆冬的德性,實在差異太大了,讓我不得不懷疑,天仙之前是故意裝傻的!

天仙沉默了會,終於開口說道:「是,是主宰派我去的,這點連四大天王都不知道。」

「你騙了娃娃?」我沉下臉,娃娃已經開始接受天仙了,如果她知道天仙在騙她,一定會很傷心的。

「沒有!」天仙大吼著:「妻子是妻子,主宰交代的事是主宰交代的事,這兩件事沒有關係。」

「反正你就是來臥底的就對了。」我吼了回去。

天仙一張臉脹得通紅,不停地在原地繞著圈子,既氣惱又無話可反駁,最後他深呼吸一口氣,轉向我:「不管怎樣,你跟我去見主宰就對了。」

開什麼玩笑,我在生命主宰和天仙的圍攻之下,脫逃都不可能了,更不可能殺死生命主宰了,我慢慢地一步一步往後退,隨時準備拔腿逃亡。

「走吧,王子,一切讓主宰來定奪。」天仙擦了擦眼角的淚,強振作起來。

「沒、沒什麼…」我吞了吞口水,我和天仙打起來,我贏的機率……低過零,那我可夠順利脫逃的機率,不知道有多少?

「天仙,我跟你打起來的話,我可以順利逃跑的機率有多高?」想著想著,我忍不住脫口而問……然後想到,有人會問敵人,我跟你打起來,逃跑的機率有多少的話……這不是擺明了跟他說,我會逃跑嗎?我好像又幹了件蠢事。

天仙卻認真的想了想,然後回答:「大概…不到一成吧,畢竟我會飛,你只有兩條腿可以跑。」

「不過如果有人阻饒呢?」

「這個嘛,那就要看阻饒的人有多強了。」天仙照樣回答,只是我一整個發愣,我明明沒有開口啊?

「大概跟你一樣強吧。」海洋之心突然凌空降在我和天仙之間。

「海洋……你還活著啊?」天仙彷彿鬆了口氣,卻又忍不住戴上愁容:「四大天王只剩下你了。」

海洋之心笑了笑,卻轉頭對我說:「唉,你是打不過生命主宰的,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打得過的,所以我才故意引你去花濂山……想不到你還是自己跑過來花都見主宰。」

我發愣,因為我打不過……所以故意引我去花濂山,那麼海洋之心是為了不讓我來花都送死嚕?

「快走吧,我會替你擋住天仙的。」海洋之心催促著我。

我不會走的,我一走,邪靈和居的死不就白費了嗎?事到如今,我打開密語頻道,平靜的問其他人:「大家到哪了?能馬上趕來花都嗎?」

「還有段距離。」小龍女急急道:「出了什麼事情嗎?居找到你了沒有?」

「居……」我忍不住又哽咽了起來。

「居出事了?」阿狼大哥一愣後,語氣深重的說:「不管怎樣,王子你先來跟我們會合吧,相信大哥,我們所有人的力量絕對比你一個人來得大。」

「是呀,王子,別再一個人行動了。」羽憐大嫂也擔憂的開口:「大家都很擔心你呢!」

我看了看海洋之心和天仙對立的模樣,又想想阿狼大哥的話,還是回到大家身邊吧,我突然有一種渴望,非常希望能夠回到夥伴的身邊,能夠和大家一起戰鬥,一起……打到生命主宰的面前!

「好。」我下定決心:「阿狼大哥,你們等我,我馬上去找你們。」

我隨即跑出城門,我想海洋之心應該會幫我擋住天仙,而我現在還是烈火的模樣,其他的NPC也不會來攻擊我,現在不跑更待何時?

「王子,等一下…」天仙驚訝的聲音傳來:「天緞!」

天緞兩字剛出,我週遭出現了許多白色的綢緞,往我攻擊過來,我拼命東躲西閃,但是終究人不敵緞,許多天緞纏上了我的身,讓我想落跑的期望落空……包了透明保鮮膜外,我還真的要纏上白色的布,變成正港的木乃伊了。

「冰之羽!」海洋之心怒斥一聲後,對天緞射出許多羽毛狀的結晶,纏住我的天緞紛紛斷裂。

「海洋你…」天仙有些訝異的斥責海洋之心,而後又解釋道:「我只是要帶他
去見主宰,沒有傷害他的意思。」

天仙微微停頓一下,懷疑的問:「而且你一項不管事的,怎麼突然阻止我抓王子了。」

海洋之心微微笑著:「因為我是站在人類那邊的呀!」

我抬頭看向海洋之心,它是站在我們這邊的?

「還不快走,王子。」海洋之心輕斥我。

我恍然清醒,馬上繼續我未完的大事─落跑。

「海洋,你別太過分了,我一定要帶王子到主宰的面前!」天仙怒吼著。

「哼,試試看吧。」海洋之心的語氣也轉成冷峻。

「天緞!」、「冰之羽!」……

「給我住手!」震天的怒吼再次傳出。

吼聲居然讓地面都動搖不已,街道旁的樓房紛紛發出哀嚎,甚至有一兩幢木製房子倒塌掉,這地震算成芮氏規模可能都有個七點零了……我吞著口水,看著只差我一步之遙的木屋,不,現在是木堆了。

「我警告過你們,不准對同伴出手!」

「主宰!」天仙慌亂的看向中央塔,臉上帶著歉疚和服從:「對不起,我不該忘記你的命令,但是我想帶王子去見你。」

「我現在不想見他!」

「主宰?」天仙驚訝地問。

「我不想見他,我現在只想殺他,流風、土孩、烈火……」

天仙一聽,居然轉頭跟我說:「你快走,你現在不能見主宰。」

現在是什麼情況?主宰想宰了我不是正好嗎?天仙怎麼會叫我快點走呢?我忍不住開口問:「你們不想殺我了嗎?」

「叫你走就快走,還這麼多問題,等等我真的抓你去給主宰殺喔!」天仙半真半假的威脅我,還拼命用天緞推我。

「等一下,我……」我還想再問,但是十數道天緞硬是把我推出花都後,我身後的大門毫不留情,碰的一聲閤上,只留我一個人在門外吹風。

「啊!」我驚叫一聲,然後哀嚎:「忘記叫天仙帶我去找殺生小隊了啦,天啊,我會‧迷‧路‧啦!」

門後似乎傳來了數聲摔倒聲!

上篇:07-3:居的溫柔     下篇:07-5:既生法國麵包,何生肉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