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7-5:既生法國麵包,何生肉包?  
   
07-5:既生法國麵包,何生肉包?

「嗯,我記得居當初要帶我去找大家的時候,那個方向好像是……這邊?」我比著幽深的森林,心底拼老命在想,居當初帶我走的方向到底是哪邊……說到這,如果居還在就好了,或者卓哥哥在也好……不知不覺心底又有點感傷,以後…再也不能在遊戲裡看到他們兩個了。

「那…我豈不是要去見閔居文教授?」我大驚站起,糟糕!我文學史期中考的成績似乎有點…不怎麼理想?想到教授在考試上寫的「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的評語,我…實在不太想告訴他,我就是王子……

可是不去見居的話,似乎有點狠心?我不禁頭痛的哀嚎:「怎麼辦啊?」

「怎麼辦?把門打開讓我們進去,不然的話,你就準備被銷毀吧!」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來。

我愣了一下,這聲音還真熟悉,不過那人通常不會用這麼冰冷的語氣跟我說話的,我抬頭看去,激動的站了起來大喊:「罪!還有大家。」

出現在我眼前的,居然是殺生小隊的眾人!大家那副風塵樸樸,甚至滿頭大汗,臉上充滿疲憊的模樣,一看就知道,是拼老命趕路過來的……是為了我這個大笨蛋,所以才這麼急著衝過來嗎?我幾乎打從心裡微笑出來。

但是,南宮罪似乎是沒心理準備我會喊出他的名字,足足愣了好一會兒,才回答:「你是誰?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你難道是王子?」小龍女衝了過來,拼命對我左瞧右看的:「你怎麼變成鬼啦?還是紅色的厲鬼呢!」

「小龍女,小心點,說不定是陷阱啊!」不死男也幾步衝上前來,擋在我和小龍女中間,一副護花使者的模樣,他疑神疑鬼地看著我,還開口懷疑道:「這個怎麼看也不像是王子啊!」

糟糕,大家認不出我了,該不會等等把我當NPC砍了吧?我趕緊開口澄清:「我是王子,我真的是王子,我只是用了小龍女給居的道具而已,小龍女你知道的啊,就是那個可以變身的保鮮膜。」

「保鮮膜?」小龍女的臉上露出奇怪又驚訝的表情,這個怪表情讓殺生小隊的眾人都緊張起來,紛紛把刀劍武器全都對向我。

「噗哧!」小龍女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然後捧腹大笑:「哈哈哈,保鮮膜,你居然把我們開發的變身假皮叫做保鮮膜,哈哈也、也只有王子你才會做這麼奇怪的聯想!」

「真的是王子?」羽憐大嫂驚呼出來。

「就是我啊!」我拼了老命點頭。

「哇,王子,你變得……」陽光好奇的盯著我:「好紅喔!」

「……這不是重點吧。」眾人想。

聽見此『評語』,小龍女笑得更誇張,她跪在地上猛拍著地面,那笑聲足以讓我氣到想上前踹她兩腳!她結結巴巴回答:「你、你只要喊復原,就可以恢復成原來的樣子了啦。」

我暴跳起來:「你怎麼不早說,復原!快點復原啊。」

怎麼沒動靜,我低頭猛盯著自己半透明的胸部……從自己胸部看到後方地面的感覺還真是奇怪,我還在頭皮發毛的看著自己時,一陣紅光突然從我身體爆出,那種熱到要死的感覺再度出現,但是這次我有了心理準備,不再像上次直接昏倒了事,我就這樣忍受著高溫,看著自己身上開始有變化,透明的保鮮膜…好吧,小龍女硬說是變身假皮,從我腳底出現,慢慢纏繞上小腿、大腿、腰,最後,我整個人又變成了纏繞透明繃帶的木乃伊。

我…想把保鮮膜拆下來,問題是,我不但是個木乃伊,而且還是擺在棺材裡的那種埃及木乃伊─雙手雙腳全都綁在一起了,你要偶怎麼拆?

「呃,因為是實驗道具,所以可能有一點點小瑕疵。」小龍女欲蓋彌彰的解釋著:「所以千萬不要在獨自一個人的時候,念復原喔,不然可能會有點小麻煩。」

「別解說了,快把王子身上的東西除下來。」阿狼大哥輕斥著小龍女,並且走上來幫我撕下保鮮膜。

好不容易,阿狼大哥把我臉上的保鮮膜給撕了下來,我馬上感動的說:「阿狼大哥,還是你最好了。」

阿狼大哥輕輕敲我的頭,帶點責備的說:「為什麼之前自己一個人亂跑,不回到隊上來?大家都很擔心你。」

阿狼大哥話一出,我忍不住又想起了卓哥哥和居,他們都是因為我才會消逝,我忍不住哽咽起來:「對不起,都是因為我,居和邪靈都已經……不會再出現在第二生命裡了,他們、他們永遠消失了。」

阿狼大哥嘆了口氣,大手一伸,把我抱進他寬闊的胸膛裡,輕輕的說:「哭吧,哭完以後,我們就去幫他們報仇。」

「阿狼大哥……」聽到這話,我乾乾脆脆的躲在阿狼大哥的懷裡大哭痛哭,把鼻涕眼淚全都往阿狼大哥身上流。

哭了好久好久,心底閃過無數和他們倆在一起的畫面(怪了,和居在一起的畫面好像都挺血腥暴力的?),我終於勉強停下哭聲……

我死命躲在阿狼大哥的懷裡,小小聲的問了一句:「我是不是哭得很難聽?」

「比鬼哭神號好一點。」小龍女欠扁的送了我一擊。

「大男人還哭,醜死了。」明皇冷冷的送我最後一擊。

不理會小鬼,我只氣沖沖的回頭瞪著小龍女:「你就不會安慰我一下嗎?」

「安慰,是沒有用的。」小龍女突然收起嘻皮笑臉:「我寧願站在你旁邊幫助你戰鬥。」

「小龍女你…」我震驚:「你吃錯藥啦?」

小龍女狠給了我個爆栗,怒吼道:「去你的,本姑娘難得說出一句好話,你也不會配合一下。」

你也知道你難得說好話……一旁的風無情小小聲的咕噥著。

「王子,城裡不太對勁。」南宮罪走上前來,皺著眉說。

我微愣了愣:「什麼不太對勁?」

「你聽,似乎有打鬥的聲音。」罪面色沉重的說。

我趕忙豎起耳朵聽,果然隱隱約約聽到打鬥的聲音,而且明顯是從花都裡傳來的,我不解的問:「怪了,我們明明都在外面啊,誰會在花都裡打架?難不成NPC還會內鬥嗎?」

「怎麼可能,NPC才不會打NPC呢。」小龍女否定掉我的說法,但她又皺了皺眉說:「如果是有自我意識的NPC,那就不一定了。」

「王子哥哥,天仙他怎麼沒有出來啊?」娃娃帶點擔憂的問。

天仙!娃娃這麼一問,我才想起來,裡面還有天仙和海洋之心!我脫口而出:「難不成是天仙和海洋之心打起來了?」

「天仙和海洋之心為什麼會打起來?」

「這點姑且不管,反正他們兩個都是好NPC,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自相殘殺而亡。」我急急的說道,然後跑到城門前,我拿出邪靈的劍,想使出純白狂焰曲來打碎城門,阻止兩人…兩NPC之爭。

「王子。」風無情突然叫住了我,我疑惑地回頭看我老弟,他笑著拋出一把武器:「你的黑刀。」

我的黑刀!我接過武器一看,果然是我那把烏漆碼黑的黑刀,我最好的夥伴!我心頭狂喜,換過了武器,我忍不住將刀揮舞了數下,順了順手感,感概:「果然還是你最合我意了,寶貝黑刀啊!」

「純白狂焰曲!」我帥氣萬千的喊出我的最強終極絕招,背對城門的我非常有把握,此刻城門鐵定已經化為萬千碎片。哎,城門,雖然我跟你沒仇,但是你阻饒了我的路……我撥了撥頭髮,回身要走進城門……

砰!

「……」眾人無言中。

我趴在城牆上,兩手指甲在城門上抓出十條抓痕,好痛啊!好痛、痛痛痛…

這時南宮罪突然走到我旁邊,也就是城門前,他ㄧ隻手撐在城門上,滿懷關心的低身問我:「沒事吧?」

啪!

我整個人撲倒在地上,只留下南宮罪吃驚的看著他的那隻手,那隻『不小心』把城門推開的手!

南宮罪若無其事的走上前來,再次低身問道:「你沒事吧?」

鏗!

「呃,這塊從天上掉下來,還剛好打到你的冰塊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南宮罪嚴重申明道。

「……」這是我無言的聲音,天下掉冰塊下來砸我?難不成我真的因為對一個城門施暴,所以遭天譴了嗎?

「啊,天仙!」娃娃突然大叫道。

我馬上從地面上跳起,順著娃娃的目光看去,在約五六層樓高的地方,天仙和海洋之心不知為什麼正在火拼!兩個人身上都掛了大大小小的彩,很明顯已經打了有一段時間了。

而兩人剛才鐵定是在地面搏鬥,我從地上一堆還沒消失的NPC怪物屍體,和周圍淨空的街道就可以明顯得知,兩人八成是在地面打一打後,發現再打下去,城裡的NPC可能會被他們屠光,所以才改飛到天空去打。

幾道冰錐從海洋之心手中射向天仙,我輕輕吐出這句話:「海洋之心……」

小龍女拍了拍我的背,安慰道:「王子,我知道你很關心海洋之心,放心吧,大家都會去阻止……」

我恍然大悟的說:「原來是海洋之心的冰塊攻擊掉下來砸到我了啊,我還以為我真的遭天譴了呢!」

「……」小龍女再度給了我一個大爆栗。

我撫著頭,不滿地抱怨:「為什麼又打我?」

「快點去阻止他們啦!」小龍女回吼著。

「阻止?開什麼玩笑?」我看著那四五層樓的高度,雖然我可以憑著肉包子的竹蜻蜓飛上去,不過!你有沒有看見啊?天空中那幾十條天緞在到處揮舞,時不時還打中城牆,城牆都破了好幾個大洞了,更別說海洋之心的冰錐……我估計我要是飛上去的話,大概會被天緞打飛,然後再被冰錐分別釘在我兩手手掌心和腳掌的位置。

「王子哥哥,你快點幫幫天仙啊!他在流血耶。」娃娃看著天仙身上一道道被冰錐劃過的傷口,她急得幾乎要哭出來。

「這……」我有點為難的看了看天空。

「雷電降臨!」明皇突然念出這句咒語。

而連片雲都沒有的晴空也突然打了個雷,雷朝著海洋之心打去,但是連海洋之心的周圍十公尺都還沒進入時,雷電已經被冰錐給打碎。

明皇忿忿的咒罵:「居然沒用!」

「畢竟是BOSS級的NPC,光靠著幾個魔法師可能沒有辦法。」羽憐大嫂皺著眉頭。

「我去!」陽光突然發聲。

對了,陽光有飛毯,我這時才猛然想起。

「不行。」晴天卻大喊著:「你看看天空,那麼多的天緞和冰錐,你會死掉的!」

「晴天,你要我看著天仙死掉嗎?」陽光著急的勸著情天。

「王子,快想點辦法啊!」小龍女抓住我的肩膀,拼命亂搖亂晃。

「別搖了,再搖我也沒辦……」說到一半,我的神情突然古怪了起來,腦中一個瘋狂的想法湧現。

我拿出我久違的肉包子,然後搖了搖它,把它那可愛無比的睡容給搖掉,肉包子睜著迷濛的雙眼,迷迷糊糊的叫了聲:「媽媽?」

「肉包子乖,幫媽媽一個忙好不好啊?」我努力哄著肉包子:「幫完媽媽的忙,媽媽就請你吃好多好好吃的肉包子喔!」

聽到好吃的肉包子,肉包子的精神都提上來了,大眼睛裡充滿了愛心:「好,肉包包要幫媽媽的忙!」

「那好,肉包子看到天空上那兩個大哥哥了沒有?」我比著兩個激鬥中的人。

「有!」肉包包好奇的看著兩個大哥哥。

「那肉包子你從旁邊飛上去,飛到兩個大哥哥的上面好不好?」我說完,又不放心的補了一句:「記得要小心點,不要受傷了。」

肉包子用力的點點頭,乖巧地伸出竹蜻蜓,飛到天空中。

「王子,你要幹嘛?雖然肉包子有最強寵物之稱,但是你該不會以為它能夠擋住兩個超級BOSS吧?」小龍女十分懷疑的問。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看著肉包子驚險萬分地飛到天仙和海洋之心的正上方後,我對著肉包子大喊:「肉包子,使出發酵絕招!」

「好!肉包包的發酵絕招要開始了喔。」肉包子那張可愛小臉開始慢慢脹大,越變越大……

這時,有人喊出了那句,我每次叫肉包子使出發酵絕招時,必定會聽到的話:「靠,好大的肉包啊!」

差不多了吧?我仔細端詳著肉包子的體積,根據我多次以來對發酵絕招的觀察,肉包子差不多只能長到這麼大了─差不多可以把一隻軍隊給埋了。

「啊,掉下來了!」娃娃驚呼道。

「嗯,位置正好!」我抬頭仰望。

果然肉包子分毫不差的把天仙和海洋之心給壓在底下,然後巨大的肉包就這麼碰的一聲掉在地面,我滿意的點點頭:「肉包子,你就辛苦一點,先保持這個樣子,把兩個大哥哥給壓好,等媽媽辦完事情,你再恢復原狀。」

「肉包包會聽媽媽的話,變成大肉包包,把大哥哥壓扁扁。」肉包子為了表示乖巧,還上下跳動了兩下,我彷彿都可以聽見肉包牆底下傳來悶哼聲。

「真是個好辦法啊!」連小龍女都露出『我服了你』的表情。

「好啦,總算把事情給解決了。」我鬆了口氣。

「王子,事情才剛開始呢!」冬凱淡淡道了一句。

我才剛把注意力從肉包子身上移開,馬上就發現冬凱指的意思,原本因天仙和海洋之心的爭鬥而散開的NPC已經漸漸聚集起來,並且朝我們逼進了。

「我們被包圍了?」我難以置信的說。

小龍女給了我一個大白眼,且沒好氣的說:「你自己有眼睛看啊!」

「反正,這一場仗是早就預料到要打的。」冬凱緩緩的說。

「可以說,我們不就是為了打這場才來北大陸的?」不死男也哈哈大笑著。

「沒錯!」我也笑了,拿著我的親密戰友─黑刀,我意氣風發的喊:「目標:中央之塔!」

「喔!」眾人氣勢高昂的回吼。

我深呼吸幾口氣,下了指令:「陽光,你帶著非近戰職業的夥伴飛上天空支援……把你的盜賊老婆也帶上去,小龍女就不用管她了。」小龍女的神出鬼沒功可不比我們這些戰士差呢,留她下來,對戰況幫助頗大。

小龍女揚了揚眉的說:「唷唷,差別待遇可真大啊!」

我知道小龍女只是習慣性反駁,事實上,真要叫她待在飛毯上,恐怕她還不肯呢,所以我也沒理會那酸溜溜的話,繼續下著我的指令:「戰士在地面抵抗NPC,魔法師們對付天空上飛著的NPC,有空閒的就幫忙地面的戰士……雖然你們可能會很沒空。」我有點無奈的看著一堆天使部隊飛了過來,希望魔法師撐得住啊。

羽憐大嫂、明皇、陽光都跟我點了點頭。

「蛋蛋和晴天,你就負責保護飛毯上的人的安全。」我對著兩人說,她們是飛毯上擁有近戰能力的人,而蛋蛋更是有著近戰加遠戰能力的職業,招喚師。

「是!」兩人異口同聲地答。

「阿狼大哥,我們的安全就靠你了。」我完全放心的看向阿狼大哥。

「沒問題,你們盡管衝吧!」阿狼大哥豪爽的說。

一切都就緒了,我抓緊我的黑刀,眼睛緊盯著有著大玫瑰花的中央塔,在我們和NPC們都是一片死靜,沒有半點動作的情況之下,我舉起手中的黑刀,直指向中央之塔,狂吼一聲:「出發!」

幾乎在我喊出出發之際,我的腳步早就開始動作了,衝衝衝!我拼命拔腿開始跑,而夥伴們也緊跟在我背後,速度最快的劍心甚至跑在我前頭,他的眼睛也緊盯著中央塔,冷漠的眼中出現了難得的激昂!

劍心的激昂甚至讓冷狐微微露出咋異的神情觀察他。

劍心沒有回頭,卻帶點遲疑的問:「王子,我…還是不想殺別的NPC來保全自己,但是…陽光他和我不同,他有牽掛……」

我微微一愣,劍心想說什麼呢?

「王子,為了陽光,希望你能保住第二生命……小龍女對我們說過,雖然她能在銷毀第二生命之前,把我們先下載到其他地方保存,但是……有意識的NPC這件事她也是第一次碰到,她並不能百分之百確定,在下載後,我們是不是真的能保有意識。」劍心有點困窘的說:「我不要緊,但是陽光他很幸福……」

我沉默了會,然後加快腳步追上劍心,更把手搭在他肩上,我大大的微笑著:「放心吧,一切都會沒問題的!」

「王子!敵人開打啦。」不死男怒吼一聲提醒了我,然後撲上前方的NPC怪物,和他們硬槓了起來,而南宮罪也和幾個人型NPC廝殺中。

但是NPC卻繞過了最前方的劍心,直接撲向緊跟在劍心後面的冷狐,差點殺得冷狐是措手不及,但是劍心即時的幾劍解決掉幾個NPC,抒解了冷狐的危機。

這時,一堆長得亂七八糟的NPC也朝我撲了過來……嗚嗚,為什麼打南宮罪的NPC都長得那麼好看,打我的就長得亂七八糟的,什麼烏龜上面長棵樹、桃子會伸出尖銳的刺,變成一顆活像粉紅色海膽的東西、還有的怪物甚至只有一條腿……請注意,我說只有一條腿,不代表他缺條腿,而是他就只是『一條腿』!

「王八蛋,妨礙我的觀瞻!」我一腳踹開那條腿,一刀劈開那顆桃子,然後不理會那隻烏龜樹…走那麼慢!我就是用一隻手匍匐前進都贏它,我理它做什麼……

幾個黑影突然從烏龜樹上射出來,而忙著和一個被綁在十字架上的企鵝打鬥的我,在一時不察之下,就要眼睜睜看著那幾個不明物體打到我身上……

「小心!」冬凱低沉的聲音響起,並且一爪打飛那些黑影:「那棵樹有暗器!」

我看向那些暗器,驚駭的發現……原來那棵烏龜樹的真身是,栗子樹!那些暗器居然是一顆顆前端有長針的栗子。

「不知道,這些栗子可不可以吃?」我一拳揍在企鵝肚子上,一邊想著。

「別鬧了,王子,NPC越來越多了。」冬凱嚴肅的斥喝:「快點突圍!」

聽到冬凱的話,再加上眼見周圍越來越多的NPC,我也收起胡思亂想,拼命攻向中央之塔!

「嗚,媽媽…」肉包子那震天的哭聲突然響起。

我心頭一驚,慌張的回頭看,發現……有『人』在欺負我家的肉包子!

我遠遠望過去,一根長條狀而且很眼熟的東西居然飛在空中,還拼命敲著肉包子可愛的頭!

「嗚嗚嗚,不要打肉包包,痛痛!」肉包子眼淚直流……糟糕,我突然發覺兩條瀑布誕生了,肉包子在還沒變大的時候,就可以水淹冒險隊大會會場,現在變這麼大……

「大家快點衝到附近房子的屋頂上啊!越高的越好。」我驚駭得大喊!

大夥還在莫名奇妙的時候,瀑布的水已經變成河流沖過來,這時,所有人都大張著嘴看著淹到膝蓋的水,再看向罪魁禍首─肉包子。

此刻,那長條狀物體突然飛到高空,然後重重落在它頭上,此暴行的結果就是,肉包子的眼睛呈現前所未有的超級水汪汪感,我啥都還來不及說時,山洪就爆發了!

「啊~」我想找隻電線杆來抱,但是第二生命沒有電線杆啊……我慌張之中抓到烏龜樹的樹幹,拼命抓緊,才沒有被強烈水流沖去撞牆。

「不要欺負肉包包,肉包包的機關槍饀餡攻擊!」肉包子終於生氣了,它邊哭邊對長條狀物體使出了機關槍肉餡攻擊……

有我三倍大的肉團『砰』的一聲落在我旁邊,恰巧把十字架企鵝給壓成一塊肉餅。

「肉包包幹得好,快把那根可惡的法國麵包幹掉啊!」小龍女在某棟房子的五樓陽台上搖旗吶喊。

「法國麵包大戰肉包,這景象還真是萬年難得一見。」風無情則在小龍女旁邊搖著頭感嘆。

法國麵包!我驚駭得看向被肉餡打中、倒地不起的長條狀物體,沒錯,那真的是條硬邦邦的法國麵包。

「為什麼這裡會有法國麵包……」我有點恍神的問。

但是法國麵包還真的回答了我,它怒吼著:「為什麼不可以有法國麵包?這裡是北大陸,明明就是我法國麵包的地盤,你這個中央大陸的肉包為什麼跑來跟我搶地盤?」

肉包子的眼睛變成兩個??然後開口問我:「媽媽,什麼是法國麵包?」

「這個……是壞人,肉包子你快點把法國麵包給打敗,媽媽就給你吃好吃的肉包子喔。」考慮再三,我還是決定騙騙小孩,難得肉包子的山洪攻擊和肉砲攻擊把周圍的NPC清空一大塊,我怎麼可以不趁此機會衝到中央之塔去!至於法國麵包,就交給肉包包去處理吧!

「可惡的法國麵包包,欺負肉包包又是壞人。」肉包子嘟著嘴不滿地叫:「肉包包要懲罰壞人。」

我看著肉包包大戰法國麵包,心中十分痛苦的下了決定,我馬上對大家吼道:「快趁現在走。」

「什麼?」小龍女震驚的問:「那肉包包呢?」

「什麼時候了,還管肉包包?」風無情怪叫道。

我瞪了死老弟一眼,然後眼中含著淚光說:「我相信肉包包會解決那隻法國麵包的,我們快趁現在……」

「肉包包,那隻長長的東西是什麼?」一個非常熟悉的屌屌聲音傳來。

我的整個身體僵住,那是……我睜大眼睛看去,果然是,是火凰!難道居沒事?我拼命轉頭找尋著居的蹤影,期盼能夠再次看到居那誇張的笑臉。

「到底是怎麼搞的?主人突然不見了,害我又成了野生鳳凰。」火凰一臉的不爽。

我一聽到這話,心又沉了下去,居還是消逝了,永遠不會回來了。

肉包子高興的大喊:「火鳥,快來幫肉包包懲罰壞人。」

「壞人?這根棍子欺負你嗎?」火凰極度不滿的看著那根法國麵包,它身上的火焰似乎燃燒得更炙熱了。

肉包子嘟起嘴來:「法國麵包包打肉包包的頭。」

「什麼?他敢打你!」火鳥氣得燃起了火燄龍捲風,一翅膀把火燄龍捲風往法國麵包丟去。

法國麵包驚駭得往旁邊一閃……卻忘記一旁還有虎視耽耽的肉包子。

喀茲!一個怪聲突然傳來,我轉動我僵硬的脖子,朝肉包子看去……那隻法國麵包已經剩下半截突出在肉包子的嘴外,而肉包子滿足的表情彷彿是吃到它最愛的肉包子……

「好吃嗎?肉包包。」火凰高興的問著肉包子。

「好好吃,跟肉包子一樣好吃。」肉包子高興得不得了。

「我們走吧!」小龍女面無表情的說。

於是,我們抱樹的、抱樑柱的、貼在牆上的全都跳了起來,一行人朝著中央之塔狂奔而去,很快的,中央之塔近在眼前,只要跨過這個最後的廣場,我們就可以推開中央塔的大門了……

廣場卻不是空的,我微微一愣,即使是我也被這千軍萬馬的NPC給嚇住,廣大的廣場上,擠了滿滿的NPC,而且很多是我曾經看過的高等NPC。

「怎麼辦?」我勉強冷靜的用隊伍頻道問大家。

「這些NPC等級太高,羽憐和明皇的大型魔法對他們殺傷力不大。」阿狼大哥帶著擔憂的說。

而眼見眾NPC已經發現我們,還漸漸靠攏過來,我們都慌張了起來。

「我來幫你們。」陽光突然開口道:「我可以施出鎖定光束,一次可以擊殺一百個NPC。」

一次殺一百個,那多殺個幾次就好了吧?大夥總算鎮定了點,但是我仍然很擔憂,陽光的鎖定光束可是要念很久的,但是事到如今,無論如何都要衝到中央塔見生命主宰!

「那就這麼辦吧,陽光你念鎖定光束,其他的就交給我們吧!」我冷靜的陳述。

戰鬥最重─氣勢,我單手舉起黑刀,比向廣場上的NPC:「殺!」

在我喊出這句話的同時,大夥都動了,劍心是第一個衝出去的,這次和分才的NPC大不相同,高等NPC的智能化程度越高,所以NPC不再傻傻地讓劍心打好玩的,它們甚至主動攻擊劍心,幸虧劍心好歹也是個隱藏任務的BOSS,雖然敵人眾多,他還是能有攻有守,再加上實力也不弱的冷狐在旁邊協助,他們甚至斬殺了好幾名的NPC。

比起我們來真是好太多了,我們這些玩家可沒有劍心那變態強的實力,我們從單打獨鬥漸漸變成雙雙背靠背戰鬥,最後我、南宮罪、不死男、神經兮兮、風無情和冬凱全都背靠著背,圍成一個向外的圓圈來抵抗眾NPC的攻擊。

我們跟中央之塔之間的距離就這麼一直停滯不前,所有人心底都著急如火,而手中的刀劍早就沾滿各色血跡,自己身上更是流滿紅色的血液,若不是阿狼大哥一手拿著魔力藥水不停的灌,另一手則不斷使出治癒術,讓白色的溫暖光線照在我們身上,恐怕我們早就變成白光四散了。

該怎麼進入中央之塔?該怎麼……去見生命主宰?越打,我心底不免驚慌起來,要是在這邊失敗了,我大概會想用ND自爆程式把自己爆個百來次吧!

「鎖定光束!」陽光的救命之聲響起,而天空也像放煙火似的,一道巨大光束沖天而起,而後分裂成數道光束,四處飛快的流竄,每一道光線的消失就代表著一個NPC的死亡,百道光線肆虐的結果,讓原本廣場上擠得滿滿的NPC,變得空曠的些。

「王子,跟我走!」劍心抓住我的手就把我往前拉,我吃了一驚後,回頭望著其他還在戰鬥的夥伴。

「可是大家……」我急急的想停住腳步,不捨得看著仍在戰鬥,甚至是幫我擋住NPC追擊的眾人……但是劍心卻沒有因此停下來,而是硬把我往前拉,力量不如人……我也只有被拖著走。

劍心猛然停下腳步,害我直接撞上他的背,我疑惑地往前方看去,四個看起來就是BOSS級難纏的NPC戰士擋在門前,劍心的臉上充滿冷靜,他放開了我,拔出日本刀,往那四名戰士衝了過去。

「生命主宰,就交給你了。」劍心臨去前對我說,:「陽光的幸福,就交給你了。」

我強烈的震了震,然後看著還在浴血戰鬥的夥伴……我要拋下夥伴,獨自過去嗎?

上篇:07-4:天仙怒火     下篇:07-6: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