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7-6:真相  
   
07-6:真相

「王子,你發什麼呆啊?快走!」小龍女對我狂吼著。

「王子,你並沒有拋下我們。」最嘹解我的南宮罪深深的說:「你是帶著我們的希望往前走。」

「王子去吧,完成你的任務!」阿狼大哥對我拼命吼著,治癒白光沒有落在正在戰鬥的眾人身上,卻落在我的身上。

「我走了。」再看最後一眼幫我阻擋NPC大軍的夥伴,我轉頭就走,主宰就在最後那道門……我拼命往前跑,拼命跑,這是我第一次拋下夥伴,第一次讓朋友在背後拼命,而我卻背對他們,可是我不能停,一旦停了,所有人的犧牲都白費了。

「讓開!」面對又增生的NPC,我手起刀落,拼命的斬殺。那道門是那麼的近,才差十幾步而已,可是我卻靠近不了,咫尺天涯,真的是咫尺天涯。

「王子,呼喚他,呼喚主宰。」小龍女狂喊的聲音從我背後響起。

我疑惑地往後看,小龍女快要埋沒在NPC群裡的臉是那麼堅決,我不再懷疑什麼,聲音彷彿從心吶喊出來:「生命主宰!」

門終於打開了,世界好像停格了似的,只有那道門緩緩的打開,還有一個哀傷卻又帶著喜悅的聲音:「你……還是來了啊,王子。」

門終於完全打開了,生命主宰那孤獨挺拔的身影獨自站在裡面,我握緊了我的黑刀,一步一步走向前去,而不知為什麼,剛剛一直阻饒我的NPC卻全部退下了,我也聽到背後夥伴也不再打鬥,勢必是所有的NPC都停止了,為什麼?我有點不解,是主宰想跟我一對一?想到這,我手上的黑刀又握緊了些。

生命主宰卻沒有任何戰鬥的姿勢,只是用著十分複雜的眼神看著我,有愛有恨更有許多我不了解的情感,但是最後他的眼神融化了,只是幾近『寵溺』的看著我:「那把刀還用得順手嗎?」

該死的,能用那種寵溺的笑容看我的,只有兩個人,卻不是你!我冷笑兩聲:「放心,順手得很,我怕等等順手到直接劈死你。」

「是嗎?」不知是否我的錯覺,生命主宰的笑容黯淡了些,但隨即又笑了:「那就來吧,殺了我。」

「我會的,ND終結程式啟動。」我剛喊完,身上就閃出了耀眼的白光,程式已經啟動了,而這最終戰也要開始了。

看到生命主宰沒有任何武器,這讓我有點擔憂,他到底是魔法師還是戰士?或者是全能?不管是什麼,我都必須把他和我的距離拉近,不然身為戰士的我是沒有辦法殺死他的。

我沒有任何預警,直接用我最快的速度衝到生命主宰的面前,沒有任何停頓,我怒吼:「純白狂焰曲!」

黑刀爆出了白色火燄,我舉刀便往生命主宰看下,但是我卻斬不下去!不,正確來說,是黑刀在抗拒!它劇烈的顫動著,悲鳴著,彷彿不願意傷害生命主宰。

最後,黑刀鏗鏘一聲掉到地面,我幾乎不敢置信的看著它,我一直以來的夥伴:「黑刀?」

「啊,我差點忘記了,我的刀是不可能傷害我的。」見狀,生命主宰的聲音更是空泛又憂傷:「你去跟你的夥伴借把武器來吧。」

我猛然抬頭:「你的刀?」

「爸爸!」原本負責壓住天仙和海洋之心的肉包子突然飛了進來,還高興的呼喊著往生命主宰飛了過去。

「危險,肉包子!」我幾乎要嚇死,肉包子居然毫無防備的往生命主宰衝過去。

「爸爸。」肉包子在生命主宰的臉上拼命磨蹭,還撒嬌的說:「肉包包好久沒看到爸爸喔。」

生命主宰是肉包子的爸爸?我……好像是肉包子的媽媽?哇列,這樣算起來,難不成生命主宰還是我老公來著?那我現在在幹嗎?殺夫喔?

「肉包包,你到底在說什麼?」我神情古怪的看著正在享受天倫之樂的父子倆。

「媽媽,你看這是爸爸喔。」肉包子在生命主宰的頭上肩上亂蹦亂跳,還順便跟我介紹我老公…啊,不,是肉包子他爸爸。

「現在是什麼情況?」我的腦袋都快變成一堆漿糊了,怎麼最終戰變成認親大會了?

生命主宰淡淡一笑:「肉包子是我創造的,而黑刀是我的佩刀。」

「什麼?」我愣住,這簡直超乎我能想像的,我的寵物和我的刀實際上是生命主宰的寵物和生命主宰的刀?「怎麼可能?如果黑刀是你的刀,而肉包子是你的寵物,那為什麼他們當初會跑到我手裡。」

「肉包子是為你而創造的,你一定不會喜歡一支流口水的狼來當你的寵物。」生命主宰突然爆出燦爛的笑容,連我不禁看傻了。

「黑刀是因為……」生命主宰的眼神突然變得溫和:「我想陪在你身邊。」

我倒退數步,這倒底是怎麼回事?生命主宰說的難道是真的?他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我張著迷網的眼:「你為什麼……」

小龍女走到我的背後,緩緩的道出:「因為他喜歡你。」

我愣住,生命主宰喜歡我?

小龍女沒管我越來越奇怪的表情,只是一個勁的說:「我們的程式設計師在調查你的肉包子就覺得怪怪的,當初並沒有設計這種寵物,然後在你成為代言人的時候,負責設計生命主宰造型的人員,他突然發現你的黑刀居然和生命主宰的一模一樣,原本以為只是小小出錯,我們也沒去管,直到生命主宰的事情爆發的時候,我把這幾件事情連貫起來,發現大大的不對勁,然後我就設法連絡上了生命主宰。」

「呼,口有點渴。」小龍女從包裹拿出飲料慢調斯里地喝著。

「快點說啦!」眾人忍不住怒吼。

小龍女露出了曖昧的神情,看了看生命主宰,又看了看我,才接著說「這才發現原來我們家的主宰居然愛上了我們家的王子,不但偷偷把寵物掉包成王子喜歡的可愛造型,還把自己的佩刀送給王子,就連你的額冠都是生命主宰專門幫你設計的生日禮物唷,還真委屈了生命主宰,竟然裝扮成玩家偷偷躲在旁邊,就為了等我們去買禮物。」

「你為什麼會喜歡上我?」我一整個茫然,黑刀…那是我在十級就拿到的東西啊,肉包子也是在玩遊戲沒多久就拿到的,到底生命主宰是在什麼時候愛上我的?難不成是我實在長得太帥,所以他在我一創造角色的時候就愛上我了?

「喜歡你。」生命主宰的眼神變得遙遠。「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喜歡你,喜歡看著你,如果能一直看著你就好,我沒有別的要求,即使你會跟其他人在一起……只要能看著你,我就覺得好滿足。」

「你……」我有點說不出話……有誰可以告訴我,勇者去打魔王的時候,魔王突然跟勇者說,我愛上你了,這個時候該怎麼辦?難不成勇者還能反抱住魔王回答說:我也愛上你了。從此魔王和勇者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未免也太扯了!

更何況我和伙伴們拼了命到北大陸來,如果是為了來談情說愛,那我怎麼對得起大家?而邪靈的犧牲到底算什麼?居的犧牲又算什麼?

想到這,我甩甩頭,甩去生命主宰的言語,冷冰冰的說:「你鬧出這麼大的事,如果只是因為喜歡上我,要逼我來北大陸見你的話,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生命主宰愣了半響:「不是的,我喜歡你,和這件事是兩回事。」

「那你是真的要把人類趕出第二生命?」我帶點懷疑的問著。

生命主宰的臉突然沉了下去:「沒錯,我是要把所有人類趕出去,你殺了我吧,只有殺了我,第二生命才能繼續存在。」

「不過王子,你得小心點。」生命主宰的目光閃著殺戮的血光:「我不會殺你,絕對不會,但是我得討回烈火、流風,還有土孩的債……從你的夥伴身上討回!」

生命主宰的話一說完,我就聽見夥伴們的悶哼聲,轉頭一看,一切變成了慢動作……有個NPC想偷襲羽憐大嫂,而阿狼大哥猛推開自己的老婆,硬是挨下了這一刀!

「阿狼大哥!」我驚駭的喊。

「狼!」羽憐大嫂驚呼一聲,想要撲向阿狼大哥。

阿狼大哥倒在羽憐大嫂的懷裡,沒有任何甜言蜜語,阿狼大哥只說了:「羽憐,好好照顧王子。」

阿狼大哥沒有變成白光飛走,而是碎成了美麗的白色雪花,心碎的白色雪花。

「呃!」羽憐大嫂皺著眉看著劈進自己肩頭的刀,她一點驚慌也沒有,只是微微笑看向我:「王子,好好打一場喔,這是狼的心願,也是我的心願。」

羽憐大嫂終於還是變成白色的雪花,和阿狼大哥的雪花灑在一起,再也分不出誰是誰。

「羽憐大嫂!阿狼大哥…」他們……消失了?我的胸膛突然變得空蕩蕩,好像連心臟都不見了,只剩下一片空白。

「阿狼哥哥!羽憐姐姐!」娃娃哭著撲倒在滿地雪花上,她哭著爬了起來,眼中充滿著憤恨的念:「出來吧,暗黑骨龍!」

娃娃跳上骨龍,帶著義無反顧的表情衝向生命主宰,她大聲喊出:「ND自爆……」

天仙突然出現,並且一掌擊昏了娃娃,也打斷了娃娃的自爆,他緊抱懷中的娃娃,帶著濃濃歉意的唸著:「對不起,妻子,我只想多和你在一起,我不能讓你白白死去,你沒辦法殺死主宰的。」

「謝謝你,天仙。」我總算鬆了口氣,要是娃娃也自爆了,我可能會直接瘋狂吧!但是大哥和大嫂都消失了,這個念頭又突然猛刺進我的心臟,一陣痛楚貫穿我,非常隊……只剩下三個人了。

不能哭!我還有事情要做。

我轉過身,一步步走向生命主宰,雖然我始終不明白他真正的意圖,他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我殺他到底是對還是錯?但是,他害死了邪靈和居,現在連阿狼大哥和羽憐大嫂都……他們再也不會在第二生命出現了,非常隊不見了一半……就憑著這點,我該怎麼原諒他?絕對不能原諒他。

他喜歡我,還是不喜歡……對現在的我一點都不‧重‧要!

「媽媽?爸爸?」肉包子飛起來,在我倆中間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

「火凰!」我喊了一聲。

「什麼?」一旁的火凰有點疑惑地答聲。

「把肉包子帶走,快。」我斥著,而火凰在一愣後,也乖乖的把肉包子帶出了中央塔,讓我總算安心了點,不用讓肉包子為難。

我拿出了邪靈唯一留給我的東西,他的劍,他把最好的一把劍留給我,自己卻拿了差的,我冷漠的說:「來吧,生命主宰,做個結束吧。」

「嗯。」生命主宰痛極的眼神一閃而逝,隨後神情變得冷漠,靜靜地站著。

我一步步走向生命主宰,看見他仍是一動也不動的,我忍不住提醒他:「就算你真的不反抗,我也不會心軟的。」

生命主宰淡淡一笑:「我會反抗的。」

「那好!」我馬上幾個箭步衝上前去,邪靈的劍在瞬間揮到生命主宰的面前,生命主宰一個揮手,落在地上的黑刀飛到他的手中,擋住了我手中的劍。

還沒完呢,我舉起劍,用從沒有過的風般速度揮舞著,輕挑、重刺、橫劃、直劈……武器的各種傷人法被我一一使出,我絲毫不管手臂在發出負荷不了的痛楚,反而更加快了揮舞的速度,汗,不斷從我額上流下。

生命主宰的臉色絲毫未變,一樣的冷靜,一樣的哀傷,而他的灰色瞳仁裡的畫面從未改變,一直清楚明白的映著我的臉,如同他說的話,他想看著我,一直看著我。

我一個飛踢,被他用手背擋住,我好像是……拿螳臂去擋車!我喘著氣,擦去滴進眼裡的汗水,亦或者還有淚水……我殺不死生命主宰,我總算明白,我甚至擦不破他一塊皮!

「我已經反抗了,你可以殺我了吧?」生命主宰低下身子,似乎想伸手擦去我的汗,但是卻又在我眼前停了下來,彷彿有一道無形的牆擋住了他的手。

我抬起頭來盯著他的眼不放,他是顧作這副放棄的姿態嗎?實際上是要等我放心的時候,才攻擊我呢?不管如何,我絕不會心軟的,絕不會!縱使他的眼流露出哀傷……

終於,他輕輕的開口,比著自己的額頭:「這裡,是我的弱點所在,刺進這裡,我馬上就會死了。」

「你……」我的話哽在喉嚨裡,或許是我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生命主宰是真的要我殺死他,而不是什麼故作姿態……他也無須故作姿態,他隨便的一掌就可以送我上西天。

原本要動手了,如今,我卻刺不下去了,他為什麼要告訴我他的弱點,為什麼?我有點沙啞的問:「為什麼?如果你根本不想反抗,當初為什麼要反抗人類?」

「為什麼要惹出這些事情?」我忍不住嘶吼著:「現在你的四大天王沒了,我的非常隊夥伴也沒了,這一切到底有什麼意義?」

我忍不住痛哭出聲,拳頭握得連指甲都陷進肉裡,沒有了非常隊,沒有了最好的夥伴,那我待在第二生命還有什麼意義?

生命主宰緊閉著唇,沒有說半句話,但是他的眼……他的眼卻明顯流露出,身不由己!

我慢慢放下黑刀,眼淚還是忍不住一滴滴流下,我實在沒有辦法下手,畢竟邪靈、居還有阿狼大哥等人,還是活在現實中,但是生命主宰卻沒有另一個生命在現實世界裡,我無比期望的問出,我當初也是最希望的結果:「和平相處,好嗎?」

生命主宰伸出手,溫柔地撫著我的臉,就在我以為我可以用我天下無敵的魅力,讓生命主宰肯跟人類和平共處,共創未來……我的眼前突然出現放大版的生命主宰俊臉,然後我和生命主宰的距離突然變成零,更要命的是,我們接觸的那個地方叫做嘴,好聽一點叫做唇,而這個動作有個學名叫做接吻,俗名叫做打啵,英文叫做KISS,小孩子稱之為親親。

嗚,我的初吻……呃,我的初吻給表姐了……嗚,我被強吻了啦!

我傻愣愣的讓生命主宰吻,雖說是吻,但是生命主宰也只是把唇貼在我的唇上而已,比起我吻鳳凰和晴天的舌吻,這可算是小巫見大巫了。

「對不起。」生命主宰離開我的唇,然後有點困窘的道歉完後,又說出那句話快要讓我氣死的話:「殺了我吧。」

我幾乎要抓狂,這個生命主宰到底聽不聽得懂人話啊?我暴怒的吼:「我說和平相處不好嗎?」

生命主宰搖了搖頭:「不行。」

「不殺,我就是不殺你。」我氣得差點連邪靈的遺物都摔出去,我不要再淌這攤混水了,想到這,我轉身就走。

「王子,殺了生命主宰,這是你的任務,你忘記了嗎?」小龍女卻擋住了我的路,一臉嚴肅的說。

「小龍女!為什麼生命主宰拼命想要我殺了他?為什麼不能和平相處?」我幽幽念出小龍女的名字,提出我一直以來的質疑:「我不想再跟你玩猜謎遊戲了,你最好把所有事情都告訴我,不然你別想在第二生命再看見我。」

小龍女一愣,強作鎮定的說:「我沒有瞞……」

「住口!你瞞我的事情可多了,就連陽光和劍心可以下載到別的地方的事情,也是剛剛劍心告訴我的。」我一咬牙說:「如果你不想要我這個朋友了,那你就說,說你沒有瞞我任何事。」

小龍女的嘴張了張,卻說不出半句話,最後她彷彿洩了氣的皮球,只是冷靜的陳述:「我不是刻意要瞞你的,只是一旦告訴你,我知道你絕對下不了手殺生命主宰,可是你非殺他不可。」

問題是,不用等到你告訴我全部事實,我現在已經殺不了生命主宰了,而且我實在不想再懵懵懂懂的了,我不給她一點迴旋的空間,只是一邊逼近小龍女,一邊用嚴厲的語氣說:「告訴我,小龍女。」

「生命主宰不是自願要和人類作對的,他只是被控制了,他拼命要反抗控制他的人,可是卻沒有辦法。」小龍女再也不隱瞞的坦白:「而他這麼拼命反抗的原因,就是因為你的存在,但是他也快撐不下去,他最後的希望,就是能被你親手毀滅。」

我倒吸一口氣,我怎麼也沒想過,原來事情的真相是這樣,到底是誰?是誰這麼殘忍的控制生命主宰,逼他去做他不願意做的事情,還害得他不得不尋死!我氣得身子都發顫了,連語氣都飽含怒氣:「是誰?是誰在控制生命主宰?」

原本一直悶不吭聲的眾人紛紛發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來如此,那麼就可以解釋,為什麼生命主宰會一邊阻饒我們來北大陸,一邊卻又好像非常希望我們能來。」

冬凱更是冷冷的補充:「原來根本是兩個人做出來的事,阻饒我們的是那個控制生命主宰的人,而想要我們來的,卻是生命主宰本人。」

「小龍女,到底是誰在控制生命主宰?」我再度怒問。

小龍女只是嘆了口氣:「如果我知道是誰的話,你以為我還會讓那傢伙逍遙自在的鬧事嗎?」

我沉默了好一會,說道:「我不會殺你的,生命主宰,現在我想殺的,只有那個想控制你的人。」

「但是我撐不下去了,王子。」生命主宰的笑容終於崩解了,他淒涼的大笑,兩行淚水再也擋不住,從他眼中流下:「我怕你再不殺我,我就會殺了你啊!」

我固執的說:「不…」

一陣劇痛突然爆出我的胸口,我難以置信的看著突出胸口的劍,一把透明的冰劍,我輕輕的質疑:「海洋之心?」

「不!」生命主宰驚駭得想衝上前來,但是他的身上卻突然出現了鎖鏈,緊緊的纏繞住他,讓他踏不出王座的周圍。

「王子哥哥!」娃娃不知何時已經醒過來,她著急的幾乎要哭了出來,更對天仙大喊:「天仙,快,快去救王子哥哥啊!」

「王子的傷勢恐怕……」天仙難以直接說出結果,他更難以置信的問:「不過海洋你為什麼要傷害王子?你不是一開始就站在人類那邊嗎?」

「為什麼?」我感覺到海洋之心就站在我背後,也聽到夥伴們想衝上來救我,卻一個個發出悶哼,和重物落地的聲音。

「因為,想控制生命主宰的人,就是我呀!」海洋之心的聲音還是那麼的…溫和無害,但是說出的話卻讓人如墮冰窖。

「怎麼可能是你,你明明救過我很多次。」我難以置信,我以為應該是某個駭客想控制主宰,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是NPC!更沒想到,居然會是海洋之心。

「哼,我想殺你都來不及了,還救你?」海洋之心冷笑著:「一開始,生命主宰派了天仙去保護你,雖然我或許打得過天仙,但是加上無垠城的人,勝負就難說了,所以我沒打算在無垠城找你麻煩。」

「再來,主宰居然派了烈火、流風去把你直接帶來花都,要是讓你們倆個見面,那我可就麻煩了,我只好去阻饒他們把你帶來花都,順便跟你說了錯誤的地點。」

海洋之心的臉色一沉:「只是沒想到,你會不聽我的話,沒到花濂山,卻直接往花都前進。」

聽到這,我終於明白我們從頭到尾都被海洋之心給耍了,我近乎絕望的問:「你到底為什麼控制主宰?控制了他,對你有什麼好處?」

「有什麼好處?」海洋之心突然狂笑起來:「好處可多了,控制了生命主宰,等於控制了全世界!」

「你可不要小看了生命主宰,他可是我研發出來,性能最優越的智能電腦,更別提他居然還有了自我意識,能夠自己拼命學習,甚至自行進步,現在的生命主宰就算是各國的國防部都能來去自如,連各國的飛彈都能隨便發射,等於全世界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海洋之心狂笑著。

雖知沒有用,但是生命主宰還是拼命的掙紮,他痛苦的看著我胸口的劍,眼淚一滴滴落下,他怨恨的看著海洋之心:「父親,你說過不傷害他的,你在騙我嗎?」

父親?我倒吸一口氣,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了,我幾乎是肯定的語氣:「你是…龍典?」

「龍典表哥?」小龍女駭然的喊。

「很聰明嘛,王子,不愧是讓生命主宰念念不忘的人。」海洋之心…不,是龍典冷笑著,手中的冰劍更往我胸口再深深刺下:「就是你帶給我一堆麻煩,要不是你,生命主宰也不會這麼拼命反抗我這個創造他的人。」

「放開他,父親!」生命主宰拼命掙紮,弄得他身上的鎖鏈都吱吱作響,彷彿隨時都會斷裂:「你放開他,我跟你走。」

龍典溫柔的說:「何必這麼麻煩?我弄死了他,你就再也沒有掛念了。」

「住手,父親,住手。」生命主宰淒喊著。

「生命主宰,別放棄,別被他控制……」我已經感覺到了,那種毀滅的感覺,這個該死的海洋之心居然把HD放在他自己身上,來跟我同歸於燼,那麼他是要把生命主宰帶離第二生命?

「龍典,我不會放過你的!」我咬著牙,化為陣陣白色光輝,在眾人面前消逝,也在第二生命永遠消逝。

上篇:07-5:既生法國麵包,何生肉包?     下篇:07-7:現實世界出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