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8-1:首見龍典  
   
08-1:首見龍典

原來車內乖乖坐著的眾人都攀到我這邊的車窗來,雖然說,交通安全教育有說頭手不可以伸出車外喔,不過那很明顯是教小朋友的,不是給車內的不良大人和青少年人看的,所有人只差沒把腿也給伸出車外。

「大家好啊!」初次看到大家,我好奇得猜測誰是誰,耶?超有氣質的可愛女孩長得好像娃娃喔,咦?被阿狼大哥,也就是我學校的保健室醫師抱住的,該不會是羽憐大嫂吧?真的是超級像賢妻良母的,阿狼大哥好幸福……怪了,那個娃娃臉的男孩是誰啊?

「啊,要撞上了!」揚名突然兩手強扭方向盤,非常驚險萬分的閃過一輛前車,直到失控的車子恢復平穩後,他嚇得聲音都發抖:「王八蛋!騎車能不能好好看前面啊?」

我忍不住轉頭問後座的老弟:「揚名,你看那個娃娃臉男孩子是誰啊?」

「我怎麼知道呀!」揚名眼睛直盯著前方來車,連看都不敢看的問。

我再度轉回前方,難道是明皇?可是印象中,明斌不是長這個樣子的?難道男大也會十八變?

「王子,左轉就到啦!」小龍女伸出車窗外大吼。

「好!」聞言,我馬上把方向盤向左轉一百八十度,一個大迴旋後,一棟滿目瘡痍的大樓出現在我眼前,周圍雜草叢生,大樓連大門都沒有,活像幾百年沒人住過似的。

「真糟糕!」我皺著眉頭:「裡面該不會有老鼠吧?」

碰!揚名身子一歪,斜斜的倒在髒不拉機的草地上,還氣若遊絲的對我『怒吼』:「裡面要是沒有一公尺大的蜘蛛,你就要偷笑啦,怎麼可能沒老鼠!」

「有人!」我突然看見有個人影慢慢從漆黑的大樓中走出來,其背後的影子看起來似乎大得驚人……

「王子,穿上這些裝備!」小龍女用時速兩百五十公里瞬間歸零的停車絕招把車停好後,丟來了一堆裝備,還一面解說著:「頭盔、輕型防禦套裝、力量拳套、彈力靴、光能槍、光能劍……」

我看著這堆好像電影裡才會看到的強大武力,難不成第二生命私底下還兼差當軍火公司?不過有這些東西的確是安全多了,在小龍女的協助之下,我在幾分鐘之內穿好了恐怖份子裝備。

「我還是拿光能劍好了。」畢竟我沒用過槍嘛,等等把自己的腳趾打穿就好笑了。

「王子…是你嗎?」居東倒西晃的衝了過來,眼裡充滿著感動……至於東倒西晃的原因和揚名倒在路邊不起的原因是一樣的,暈車!

「是我!」我沉聲答道,卻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現在才想起來,大家還不知道我是女孩呢!該怎麼解釋啊?

正當我和居四目相對的時候,小龍女卻驚呼道:「王子,那個人影走過來了!」

什麼!我馬上警戒得握緊手上的光能劍,順便踹了踹已經用扭動式穿衣法把裝備穿好,但卻還躺在路邊裝死的死老弟。

「大家小心點!」我沉聲喝道,怪了,我怎麼習慣性用王子的語氣和聲調說話了呢?

「王子你似乎……」一個裝備底下很明顯是高中制服的臭屁高中生,不但居高臨下還冷冷的說:「有點矮啊?」

一個重擊壓了下來,我矮我好歹也有個一六三公分好嗎?對女生來說不算矮了吧?可惡,我也很想再多個兩公分啊!氣憤之下,我忍不住冷冷的反諷回去:「這位小弟你似乎……年紀有點小啊?不如回你的高中去參加升旗典禮唱唱國歌吧?」

「不過你到底是誰啊?」揚名驚訝的問。

「冷狐!」冷狐言簡意賅的回答。

冷狐是高中生……對了,那那個娃娃臉男孩是誰?我趕忙看向陸續下車的眾人,我大喊著:「喂!娃娃臉,你是誰啊?該不會是龍典派來的間諜吧?」

「……」娃娃臉男孩露出了一個我非常眼熟的表情,很像是…罪對我的無俚頭舉動感到無奈的表情。

「南‧宮‧罪?」我驚駭到不行的地步,這是南宮罪?天啊,像個大哥般總是指揮若定的南宮罪,居然是個可愛小娃娃?

罪露出一個可愛無比的笑容,點了點頭。

「王子,如果你再驚訝下去,敵人就要把刀劈到你頭上啦!」小龍女冷冷的嘲諷著。

我猛地回頭,果然那名不知名的人影幾乎要走出大門了,我平了平心情,也是,現在不是『認親』的時候,先把龍典揪出來,救出生命主宰再說,更何況,陽光和劍心都還在第二生命裡,生死未卜呢!

我順了順手裡的劍……咦?感覺跟遊戲裡好像,我連續做了幾個劈砍和踢腿動作,我居然能夠把腿劈個一百八十度?這是我能做到的嗎?我現在應該是在現實世界吧?

「嘿嘿,裝備讚吧?」小龍女露出滿意得不得了的表情:「雖然不能像第二生命那樣可以做出什麼遁地術,或者技能絕招,但是普通的攻擊都能夠做到喔!」

「原來如此!」那我只要照著我在第二生命的打鬥法,那應該就沒有問題了。我把手裡的劍平舉,直直的指向那個人影,懶懶的挑釁道:「不管你是誰,出來吧,我沒時間跟你在這僵持。」

這時,眾人也都一一站到我旁邊或背後來,簡直…就和遊戲裡一模一樣!

人影也緩步走了出來,身形絕對超過兩百公分,那體型更是壯碩到連阿狼大哥都望塵莫及,更重要的一點是……

「機器人?」我難以置信的開口。

小龍女倒是一脈冷靜,她用平靜的語氣敘述:「小心點,王子,龍典表哥設計出來的機器人絕對不是鬧著玩的。」

「知道了。」就把它當成機器人型的NPC就對了,我舉著劍慢慢走上前。

一個人影突然閃到我身前,那熟悉的背影讓我驚呼出:「卓哥哥?」

「小藍,你別過去,這不是遊戲!」卓哥哥的聲音既擔心又堅定。

「我一定得過去,卓哥哥你可以在我旁邊幫我,但是不要阻止我。」雖然知道卓哥哥的關心,但是我又怎麼能夠退縮呢?

「可是小藍你……」卓哥哥轉身面對我,充滿譴責的厲說。

「小心…」我一把推開卓哥哥,迎上突然發動攻擊的機器人,機器人的手上並沒有拿任何武器,但是它那鋼鐵的雙手和強硬的力氣就是最可怕的武器,即使我戴上小龍女給的力量拳套仍舊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力。

不過我本來就不會跟對手硬碰硬,要記得我可是敏捷型的戰士啊!我手中的光能劍鋒一轉,劈向機器人的頭部,而機器人雙手馬上上舉擋住了我的光能劍,但擋住我的劍可是不夠的,我的右腿狠狠踹向機器人的右腿,而它在失去平衡之際,我一劍把它的頭給砍了。

砍死啦!我興奮得轉身跟大家比了個『耶』的手勢。

「王子,小心。」小龍女看著我的背後驚呼道。

我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卓哥哥已經把我往旁邊撞飛,我們兩人滾落到一邊時,我才發現那個缺了顆頭的機器人居然毫不在乎的繼續攻擊,好像它根本不在乎那顆頭似的。

機器人還要繼續往我們倆攻擊時,幾道光束突然射向機器人的膝蓋處,啪滋幾聲,機器人已經跪倒在地,我轉頭一看,南宮罪正用嚴肅的臉擺出百分之百標準的開槍姿勢,整個人帥得不得了……如果不看那張可愛臉蛋的話。

「把我的陽光還給我!」左右各綁著一條馬尾的女孩一邊尖叫著,一邊舉起光能槍射向機器人,雖然那光線是到處亂噴,不分敵我的攻擊法簡直媲美肉包子的發酵絕招。

一陣光線與尖叫聲亂射,眾人類和機器人到處躲避,被光線射出的焦黑的洞出現在草地上、牆壁上、樹上、連我媽的寶貝浮空機車上都出現了一個洞,慘,老媽鐵定會宰了我。

「失去男朋友的女人真是有夠恐怖的。」揚名拍著胸膛,慘白著臉看著週遭的慘狀。

「原來那是晴天啊。」聽到陽光的名字,我百分之百肯定那絕對是晴天。

晴天兩隻眼睛淚汪汪的,對我衝了過來,抓住我的肩膀拼命的搖,還一邊吼著:「王子,快點去把陽光救出來啦,快點去。」

「別搖了,我的護目鏡都快被妳搖掉了啦。」一陣頭暈目眩的感覺傳來,天啊,有失戀危機的女人都是這麼孔武有力的嗎?我話都還沒說完,我可憐的護目鏡已經啪的一聲跟地面接吻去了。

「啊,我的護目鏡!」我慘嚎,那是我老媽的耶,要是我媽的寶貝護目鏡有個三長兩短,我肯定會被她剁成三塊兩塊的。

「別管什麼護目鏡了,我的陽光要緊……」晴天說著說著,聲音越來越小,最後是目瞪口呆的看著我。

「你怎麼啦,晴天?」我伸出手到晴天眼前晃了晃,晴天卻仍是張大了嘴看著我……

突然間,她動了!以無比迅速敏捷的手法剝掉我剛穿好的輕甲,然後又一口氣把我可愛的防風外套給扯掉……要不是我見情況不對,緊拉住我最後的一件衣服,她甚至想把我的小T桖給撕爛。我瞪大了眼,驚呼:「晴天,就算陽光不在,你也不用飢渴成這副德性吧?大家都還在耶!」

晴天直楞楞的盯著我胸部看……真糟糕,難不成陽光不在,害得晴天從性情到性向全都大變了嗎?

「你、你……你是女的?」晴天結巴半天後,大吼著。

我愣了會,怎麼大家……還沒發現嗎?不會吧?我有這麼像男生嗎?雖然胸部小了點,但是好歹也玲瓏有緻好嗎?

「笨老姐,還不快點跟大家解釋?」揚名激動的看著週遭已經呈現呆愣狀態的眾人,著急地提醒我。

「呃?」我呆呆的轉頭看向揚名,解釋什麼?

「風藍同學啊,果然……」阿狼大哥苦笑著搔著臉,滿臉果然如此的樣子。

「狼?她真的是王子?可是…她是個女孩子。」羽憐大嫂也是難以置信的看著我,但微微沉吟後,羽憐大嫂卻沒有再說什麼,而是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王子殿下,居好想你喔。」一個人影飛撲過來,那大張的雙手,與地面呈現平行的不可思議姿勢,還有噁心到極點的王子殿下稱號……

「居,跟你說過上百遍了,不要叫我王子殿下!」我一個飛踢把居給踢倒,然後我踩踩踩!

「真的是王子!」眾人齊聲喊道。

「王子……」居就像往常一樣抱住我的腿,但是卻不是平常那委屈又渴望的眼神,居彷彿把頭埋進我的腿裡,死也不肯抬頭。

「居?」我覺得奇怪的問。

居緩緩的抬起頭來,眼中帶著複雜深沉,一點也不是平常那嘻皮笑臉的模樣,他就這麼深深的看著我,眼神直射進我眼底,輕輕的開口:「風藍同學你……翹課喔?」

「呃……閔居文教授,你沒去上課喔?」我冷靜的回答。

居苦笑著,搖著頭彷彿不敢置信的自言自語:「原來你就在我身邊,原來我每天都看到你,原來……」

居站了起來,雙手張開想要抱我,還沒等到我給他幾拳警告時,他卻又自己縮回了手,他不停的深呼吸著:「不可以、不可以,我是你的老師。」

我噗喫笑了出來,想不到居還會因為他是老師而不敢抱我?真是有趣!我忍不住開始挑戰居的忍耐力,故意湊到他眼前幾公分處質問:「喔,真的不想抱我嗎?」

居他居然紅了臉?還偏過頭去不敢直看我!這一點都不像是居,不知怎麼著,我有點不滿,忍不住挖苦起他:「不過就是老師和學生嘛,現在哪還有人在禁止師生戀的呀!想不到居你連一點膽子沒有!」

「還是……」我猛然想起,我現在不是王子的模樣了,難道是因為這點?我咬住下唇,該不會居還是喜歡男的我吧?雖然他說過,不管我是什麼模樣都不在乎,可是……我得承認,美化過四十%的王子形象的確是比我現在只能稱清秀的模樣要有魅力多了。

想到這,我忍不住自嘲,是啦,人家喜歡的是俊美無雙的『王子』,可不是平平凡凡的『風藍』呢!

「王子…」居有點遲疑的叫我。

「別叫我王子!」我突然不滿的反吼回去,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居如往常般叫我王子,我卻非常非常的不滿。

「小藍,小心!」卓哥哥一槍射來,光線離我二十公分處劃過,清脆的鏗鏘聲清楚明擺的顯示出,光線擊中物體。

「龍典表哥?」小龍女不敢置信的抬頭看向大樓。

眾人都隨著小龍女的視線望去,一個人影出現在三樓的窗口,一個異常熟悉的人影─生命主宰的身影!那和遊戲裡一模一樣的俊容略顯得有些憔悴,長髮不是特別的火紅色,但是,卻是更奇怪的顏色─白色。不同於王子那閃著光輝的白髮,他的白髮是白中參灰,配上他憔悴的面容在在表現出一種疲倦厭世的感覺。

但是……那怎麼可能?生命主宰明明只能存在在遊戲裡,怎麼可能出現在現實世界?

「好久不見了,水涵。」那人微微笑著看小龍女。

「小龍女,他難道是生命主宰?」我驚駭得問。

「他是龍典,不是生命主宰。」小龍女閃著淚光,忍不住開口關心:「表哥,你的黑髮怎麼變成白髮了?」

龍典微微笑著,輕撫了下自己的白頭髮:「沒辦法,要煩惱的事情太多了,不知不覺中,頭髮都白了。」

「表哥,我不知道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可是我求你別再繼續錯下去了。」小龍女不停勸著龍典,直到後來,連聲音都哽咽了,小龍女第一次在人前露出這種脆弱欲泣的模樣:「典…拜託你,不要再傷害大家了。」

龍典卻輕笑了起來,笑到後來卻變成了狂笑:「不要再傷害大家?哈哈哈哈,那誰來阻止命運傷害我?」

「誰來阻止命運愚弄我……咳、咳……」龍典的俊臉突然扭曲變形,他雙拳握得死白,面露痛苦的對天狂吼……但他突然彷彿呼吸困難似的,臉色變得蒼白如紙,一陣又急又痛苦的咳嗽聲爆出。

「典?」小龍女帶著擔心的喊。

龍典沒有回答,只是拼命咳著,如同電視上最最俗的肥皂劇劇情一樣,他咳出了一堆血,這又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每個魔王都不好好扮演魔王?上個魔王對我表白,而現在這個魔王居然還沒開打就先自己吐了一堆血?

「典,你怎麼了?」小龍女的眼淚已經忍不住流下。

「沒什麼,別擔心。」龍典居然笑了笑,輕聲安慰著小龍女。

「什麼別擔心!」小龍女眼淚一擦,怒吼道:「你先是突然變得陰陽怪氣,好像拼老命似的把第二生命完成……卻又做了那個實驗害死一堆人,然後又在第二生命鬧出一堆事情,現在你居然吐了血?而你卻什麼都不肯說,連聲辯解都沒有,你要我怎麼不擔心?別太過分了,龍典!」

「水涵,我…」龍典卻露出了無奈的表情,真該死的,剎那間我居然把他看成了生命主宰。

但是,龍典無奈的表情瞬間而逝,取而代之的是,徹底的冷漠,他冷然的道:「我的事和你無關,我的一切也早就和你們無關了,龍水涵,我勸你不要再阻饒我,不然下次,我也不會對你手下留情。」

小龍女愣了許久許久,她的一雙大眼眨了又眨,拼命把眼淚給眨了回去,兩隻粉拳握得死緊,連皮膚都握得泛紅了……

「誰要管你,不用你手下留情,你自己給我小心點,我一定會把你逮住,逮回去見爸爸!」小龍女暗啞著聲音嘶吼。

龍典冷笑了笑,從窗口轉身離開,另一個人影慢慢從陰影走出,機械般的冷漠聲音威脅道:「離開,不然死。」

「哼,我們不會走的。」我冷笑道:「至於要我們死,那你就試看看吧。」

碰!人影突然俐落地從窗口一躍而下,動作敏捷無比,落到地面時……不知我有沒看錯,他的兩隻腳好像陷進土裡好幾公分,這麼大力?該不會不用開打,他就自己先斷腿啦?

很明顯,我的偷懶想法失敗!他若無其事的站起身,這時我們也發現他若無其事的原因,因為他是個它!又是一個機器人,只是這個機器人的外貌比起上個,更加酷帥有形,如果機器人也有審美觀的話,它算是機器人裡的帥哥吧?

宰掉他,然後上去逮住龍典!這明顯是我和小龍女的共識,當我舉起光能劍的時候,小龍女手上的光能槍早就發射了N發光線出去了。

小龍女果然也是恐怖份子一枚,我搔著臉,準備看某名無辜的機器人身上被開了無數的洞洞,但是一轉眼,那個機器人卻消失無蹤,跑到哪裡去了?我不禁握緊了光能劍,那名機器人或許和上一隻大不相同?

「小龍女,閃開!」我眼角突然瞄到一個影子撲向小龍女,在來不及的情況下,我只好整個人擋在她前方,硬是用光能劍擋下那擊。

啪!光能劍和力量手套居然硬生生的碎裂,強大的衝擊力讓我整個人仆倒在地,雙手更是連舉都舉不起來……這一擊差點要了我的小命,上個機器人的力量和眼前這個簡直沒得比。

更糟糕的是,我仰望著機器人一掌打飛了小龍女,然後一個手刀朝我刺來……難道我芳齡二十就要香消玉損了嗎?果然是天妒紅顏……

「住手!」一個喝止聲傳來,更伴隨著數聲槍響,機器人被迫收回手刀,往後退了幾步,我轉頭看了看,是娃娃臉男孩……不,是原來南宮罪救了我。

我奮力撐起身子,糟糕,我連爬都有點爬不起來,胸口更是…套句武俠小說的用語,這叫做氣血翻騰吧?只差沒吐血來表示我的受傷頗重,但是我還是疼得臉色都發了白,現實世界的痛覺果然和遊戲裡不一樣啊!

我只好就這麼半撐著身子,一邊著急的看著大夥和那個很厲害的機器人打了起來……人高馬大的阿狼大哥拿著光能劍硬是和機器人遊鬥起來,雖然為避免步上我的後塵,他並沒有和機器人正面交鋒,但是卻阻饒了它攻擊其他人,而南宮罪和卓哥哥簡直是超級的使槍好手,在兩人合作無間的光線之下,機器人的動作明顯是礙手礙腳的。

而我擔心阿狼大哥受傷外,不時還得擔心,說不定我沒死在機器人手下,倒是很有可能會被晴天抓狂亂射的光線給打死!

「王子哥……呃,你沒事吧?」一直沒出聲的氣質出眾而又甜美可愛的女孩突然跑了過來,關心的扶起我。

「娃娃?」會叫我王子哥哥的,絕對非娃娃莫屬!只是想不到娃娃竟然是這麼個有氣質高雅的女孩,跟平常在遊戲裡那副『天真』的模樣大不相同,果然有公主的架勢。

這時我也注意到,娃娃旁邊的一男一女,男的帶著金絲邊眼鏡和微微的笑容,雖然是人畜無害的模樣,但我一眼就覺得此人不簡單,那溫和的微笑是卸下敵人心防的最佳武器,加上金絲邊眼鏡更是給來一股書卷氣息,給人一種飽讀詩書的良好印象,乾淨整潔的穿著更是欺騙敵人不可少的偽裝……總之,這個人長得跟冬凱一模一樣,所以肯定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恐怖角色。

而另一個女子,我根本想也不想的就喊:「羽憐大嫂!」

羽憐大嫂就如同遊戲裡一樣,摸摸我的頭,還溫柔的笑著說:「真是的,王子就是王子,你不管是遊戲裡,還是遊戲外,都是這麼胡鬧。」

聞言,我也只有如平常般傻笑著,羽憐大嫂真的好溫柔喔!

「啊!居然敢打我未來的老公,找死。」羽憐大嫂手中的重型機槍一舉,一陣搭搭搭搭搭後,地面多出一整排冒煙的洞口,連機器人都無言地看著它手臂上的兩個洞洞。

「王子,你看上面。」居著急地大喊。

我照著居說的往上看,一台飛行器赫然出現在我們眼前,並且正緩緩地降落在建築物的頂樓,難不成是來接應龍典的?

「糟糕,典要逃走了啦。」小龍女不禁著急的喊,但是眼前的機器人實在厲害,我們似乎有點無法應付,更別提是衝到屋頂上去阻止龍典逃走。

「大家馬上讓開!」原本氣質高雅的娃娃卻發出大喊。

大夥一向知道娃娃雖然可愛,但是她的恐怖就跟她的可愛一樣有名,所以娃娃喊聲一出,大家馬上退後數十步,連我都被羽憐大嫂和冬凱給拖離了十幾公尺遠。

娃娃做了一個非常簡單的動作,她的右手伸進口袋,抓出某不明物體,然後做出拋擲的動作,那個不明物體就這麼被丟到……離機器人還有十步遠的地方。

「天啊,娃娃你千萬別去當投手,肯定沒飯吃!」大夥不禁哀號著。

碰!刺目的閃光,不明物體突然發出高溫,炙熱的火燄差點把我烤出一層油出來,當我好不容易從瞎子的狀態復原後,我眼前出現了一個焦黑的隕石坑,更恐怖的是,那片焦黑離我的腳底板只差一公尺……

至於機器人,別提了,連塊碎片都沒有留下。

所有人都臉色大變,不,是臉色大便的看向娃娃,而娃娃則是一臉驚奇的看著隕石坑,還驚嘆著:「哇,想不到威力這麼大耶!」

「公、公主殿下,這顆火彈要好幾十萬啊……」冬凱顫著聲音,心痛無比地看著幾十萬變成隕石坑。

好幾十萬?難不成這顆炸彈是金子鑲的嗎……我冷靜的說:「原來這個機器人是被錢砸死的。」

「啊!」小龍女的一聲大喊拉回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她著急的衝進大廈裡。

「來不及了!」阿狼大哥低喊一聲。

我抬頭看向大樓樓頂,飛行機早就已經起飛了,駕駛座雖然沒人,但後座上,龍典非常悠閒地坐著,還對我們微微點頭致意,臉上的淡笑看起來真是無比欠扁。

「駕駛座沒人,飛行機卻啟動了。」卓哥哥皺眉,喃喃猜測著:「難不成是生命主宰在遙控那台飛行機嗎?這麼說來,難道主宰的主機就在那台飛行機?不對,放在飛行機裡,未免太不保險,難保不會被打下來。」

「打下來!」我猛然驚醒,趕緊問問娃娃:「娃娃,有沒有大砲類的,可以把龍典打下來啊?」

「有是有……」娃娃有點遲疑的說,然後非常懷疑地問:「可是,打下來的話,龍典一定會死掉的喔!王子哥哥…真的要用嗎?」

會死!我好像被雷打中,對啊,我在想什麼?這可不是第二生命,是真的會死的真實世界,我居然說要把龍典打下來,我猛搖著頭,不行,絕對不能用大砲!

「典!」小龍女突然也出現在屋頂大吼著,從那連我們都聽得到的喘氣聲,就知道小龍女肯定這輩子沒跑過這麼快。

「典,我求你,別做傻事啊!」小龍女死命的喊,那高分貝連周圍的玻璃都顫抖著。

龍典直盯著小龍女,臉上的欠扁微笑消失了,他的手溫柔地貼著玻璃……或許他真正想的是,撫摸小龍女的臉吧?

「水涵,我已經把第二生命真正完成了,就送給你當……」龍典的臉色一變,又變成微微笑:「當作訣別的禮物吧。」

「訣別?」小龍女的聲音聽來似乎帶著抖音?

上篇:第八卷     下篇:08-2:失控的第二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