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8-2:失控的第二生命  
   
08-2:失控的第二生命

當我奮力站起,跟大家一起衝到屋頂後,只看見小龍女半跪在地,整個人呈現呆愣狀態,臉上還掛著兩行淚水……

這下,要怎麼安慰小龍女,我不禁煩惱起來,我安慰人的次數少到可憐……好像大部分都是別人在安慰我?

「哇,原來你也會哭啊?我還以為你只會像巫婆一樣喔呵呵的尖笑呢。」揚名欠扁的走到小龍女旁邊冷潮熱諷的。

小龍女偏過頭去:「對啦,反正我就是沒人愛的凶悍巫婆。」

揚名突然咳了一聲:「其實騎掃把也挺好玩的呀!」

眾人都用奇怪的表情看向揚名,小龍女則是一臉茫然的看向揚名……而我,身為揚名的雙胞胎老姐,非常了解揚名在幹嘛,他在試圖『安慰』小龍女。

「巫婆帶尖帽其實也很可愛啊,又不是公主才有人喜歡……我、我就比較喜歡巫婆……」揚名結結巴巴說到後來,不禁滿臉泛紅,連聲音都越來越小聲。

小龍女似乎終於了解揚名這個大呆瓜是在安慰她,她的臉飄上幾朵紅雲,破天荒出現嬌腆的表情:「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東西啦!」

兩人就這麼雙雙臉紅低頭,偶爾抬頭偷瞄對方一眼,簡直目無旁人到極點!

「龍典跑了,主宰、劍心和陽光怎麼辦啊?」我擔憂的想著『生死不明』的三人,既然小龍女已經陷入兩人世界,那就只好由我來問大家接下來的辦法了。

如果我們再不把方法想出來,一臉忌妒到極點、還死命盯著小龍女和揚名的晴天恐怕……就要把機關槍拿來亂射發洩,搞不好會順便把無辜的路人打穿幾個洞,身為無辜路人的我當然要趕緊想辦法解救陽光。

「如果他們就這樣消失了,那倒還好。」邪靈深沉的說:「就怕龍典沒這麼輕易就隱居。」

「是百分之百不可能隱居。」居馬上開口解說:「我絕對不相信龍典搶走了生命主宰就為了帶著它隱居,肯定有什麼陰謀在裡面。」

陰謀?我大驚:「難不成他想利用主宰征服全世界?記得他好像說過,主宰可以把各國的飛彈拿來當煙火放?」

「典不會想征服全世界的?他不是那種人!」兩人世界中的小龍女卻突然激烈的反駁,臉上是不容他人汙衊龍典的堅決表情。

揚名卻一臉忌妒的酸酸語氣:「喔?你就這麼肯定啊!」

「那龍典到底是為了什麼要把生命主宰帶走?」我擠破頭也想不出來,難不成龍典愛上生命主宰,要帶他雙宿雙飛?呃,兩個長得一樣的人雙宿雙飛……這畫面還挺噁心的。

聽到我的問題,眾人也答不出話來,各各都低頭沉思各式各樣的理由出來。

「王子,先別管那個了,你的傷不要緊吧?」居擔心的眼神在我身上瀏覽著,在我瘀青的雙手上更是停留良久,心憐不捨全都一覽無遺。

「小藍,我已經叫了救護車,你先別亂動。」卓哥哥輕柔的抬起我的手,皺著眉看上面的點點瘀青腫脹。

「喔!」面對著卓哥哥,我也只有乖乖的答聲,要是敢亂動一下,我肯定會被他念個沒完沒了。

「王子,你……」娃娃臉的南宮罪這時也走了上來,他有點無奈的說:「你居然是個女孩。」

我心驚了一下,呃,對了,我的真實性別被揭穿了,剛剛大家因為龍典的事情沒解決,所以沒多問這件事,這下子我該怎麼面對大家啊?我忍不住把頭低下去,手指拼命玩打結遊戲,不過用十根像香腸般的手指還真有點難玩。

「唉!」南宮罪又嘆了一口深深的氣,搖著頭說:「幸好鳳凰沒來,要是她知道你居然跟她同性別,恐怕……」

聽到這話,我的頭低得更低了,平常我最痛恨欺騙女孩感情的壞男人了,現在我居然成了欺騙女孩感情的壞……女人!

「對不起,罪……」我低著頭道歉,又怯怯地轉向我騙了最久最久的隊友:「對不起,大家,我不是有意要騙你們的,當初是因為……」

我轉頭一把抓住旁邊涼涼沒事幹的揚名,食指直直指在他鼻頭上,我奮力地開脫我的罪名:「就是這傢伙,都是因為跟他吵了一架,我才會跑去當人妖的啦,大家千萬不要只怪我啊!」話說,死也要拖個人陪葬,我怎麼可能讓我弟這個始作庸者在旁邊納涼呢?

羽憐大嫂突然噗嗤笑了出來,然後在我一頭霧水之下,羽憐大嫂深情的看著阿狼大哥說:「我早就發現王子你其實是個女孩啦,狼更是連你的身分都猜到了呢。」

什麼!我眼睛暴凸出來,我的人妖之路難道走得這麼失敗?羽憐大嫂看出來就算了,連神經跟我一樣大條的阿狼大哥都知道了?

「怎麼看出來的呀?」我傻傻地問。

羽憐大嫂溫柔的笑著,手又撫上我的頭揉著:「跟你相處這麼久了,我怎麼可能還分不清楚你的性別呢。」

「啊……娃娃就沒有看出王子哥哥原來是王子姐姐。」娃娃咬著手指,嘟著嘴不滿的抱怨。(你看不出來是正常的…)

「王子,不,風藍同學,你應該沒有再生理痛了吧?」阿狼大哥爽朗的大笑著。

生理痛?啊!我猛然想起當初我偷偷跑去看阿狼大哥的時候,好像就是用這個藉口……

「雖然我說過不想去猜測你現實的身分,不過都親眼看到你了,想不認出你也難啊!」阿狼大哥搔著臉,搖著頭道:「王子,你的表情動作和遊戲裡太像了,雖然長相有差別,可是稍微注意一下,還是很好辨認的。」

這麼說來,每天上課都能看到我的居難道也……早就發現了?我猛地轉頭看向居,不滿的問:「你是故意裝作不知道的?」

居卻一臉的茫然,還喃喃道:「有…這麼好辨認嗎?」

我愣了一下,難不成居沒看出來?不會吧?他不是智商200的天才嗎?

「連小藍都認不出來,你的眼裡難道只看得見王子的『長相』嗎?」卓哥哥毫不留情的挖苦。

居繃緊了臉,大吼道:「我沒有,我根本不在乎王子長得什麼樣子!」

「那你為什麼沒有認出我?」我冷著聲說,居明明就是和我相處時間最長的人,可是他卻沒有認出我,果然,居還是喜歡王子的模樣吧!我突然覺得非常非常的不高興。

「我…」居也語塞了,他開著嘴卻半天都說不出話來,最後沮喪得低下頭去。

有點賭氣的不理會居,我轉頭看向大家,打算繼續處理龍典的問題,小龍女卻對我比了個噓的禁聲手勢。

「第二生命已經沒有被封鎖了?確定嗎?」小龍女拿著手機問道:「已經有人進去了?」

「裡面有什麼變化嗎?」小龍女皺眉問,然後一邊聽得目瞪口呆,急急忙忙地說:「再說一遍!」

小龍女按下手機的擴音鍵後,招呼大家過來,手機裡陸陸續續傳出了第二生命不可思議的變化。

「整個世界的模樣大致上沒有變化,主要變化的是NPC,所有的NPC都被改成高度智能化,而城裡的人型NPC也不再乖乖站在原地,他們和真人一樣到處亂跑,就連幫玩家轉職的NPC都不肯乖乖幫玩家轉職,一直提出亂七八糟的要求。」

「各種BOSS也到處亂跑,剛剛我才在星城看到一個BOSS跑來逛街,還有好幾個城甚至被NPC屠城了。」

「龍典到底想幹什麼?」我不禁脫口問出。

「一個真正的第二生命。」一直莫不吭聲,讓我早就遺忘他的存在的人,冷狐,突然開口說,而他的話卻如同響雷般,震驚了在場每個人。


經過再次的飆車之旅後,小龍女帶領我們走進第二生命的公司,我則是很驚奇的發現,被我弄破的玻璃居然已經全部恢復原狀了,看來第二生命公司做事果然超級有效率。

「小姐,董事長要你回來的時候去見他。」接待處的小姐一看到小龍女,馬上鞠了躬後,交代著董事長說的話。

「我知道了。」小龍女點點頭後,又轉頭跟我們說:「你們先上線去看看遊戲到底變成什麼樣子了,還有劍心和陽光的情況怎樣。我就先去見我爸,把典逃走的事跟他說。」

我們點點頭後,小龍女馬上跟接待處小姐吩咐:『你帶這些人去我的辦公室,給他們遊戲頭盔,讓他們能夠上到第二生命裡去。』

「好的,小姐。」接待處小姐連忙回答,接著必恭必敬的對我們說:「各位這邊請。」

小龍女急急的衝進其中一座電梯,連招呼都沒跟我們打,電梯門已經關上了,看來她的確非常著急。

接待小姐則是帶著我們搭了電梯,她姿態優雅的按了四十四樓(小龍女,拜託你也選好一點的樓層…),電梯門一開,一個很明顯比我家還大很多的寬廣辦公室出現,辦公桌的擺飾簡潔明瞭,而辦公桌後甚至是整片的落地玻璃,將整座城市都納入眼中,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書櫃裡放的不是書,是一堆香奈兒等名牌包……

接待小姐手腳俐落的幫我們把十幾個頭盔都安裝好,又必恭必敬的鞠了個九十度的恭後,說道:「各位如果還有什麼需求,可以跟我說,我會為您安排妥當的。」

我有點受寵若驚的對小姐點點頭後,轉頭跟大家說:「那我們就先進去看看第二生命到底變成什麼樣子了。」

「嗯,那就在花都的中央塔集合。」卓哥哥也點著頭。

大夥都各拿起頭盔戴上,回到幾乎以為永遠都不可能再進去的第二生命。

我帶上頭盔後,進入了遊戲,再度緩緩的睜開眼睛,眼前卻是既熟悉卻又陌生的地方……一開始創角色的畫面,眼前卻不是當初的GM─小龍女,而是一個陌生的美女NPC,她好奇的看著我,還試探性的打了個招呼:「嗨?」

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會在這邊?怎麼不是在花都……啊!對了,我的角色,也就是王子,已經消失得徹徹底底的了,想到這,我忍不住有點沮喪。

「你要創角色嗎?」美女NPC眨了眨眼。

「我已經創過了,只是角色消失了而已,你可不可以幫我把角色弄回來?」我有點奢望的問,可是沒辦法,王子是我辛辛苦苦練出來的角色,我怎能說放棄就放棄?

「當然是不可以啊。」美女NPC聳了聳肩:「如果你是之前被ND和HD給消滅掉的,那就連生命大神都沒辦法把角色救回來呢!」

「喔……」我有點失望,但是又不死心的再問:「那可不可以讓我當男生?我要白髮紅眼,然後把美化提高四十%?」

「都可以啊,你喜歡什麼樣子就設定什麼樣子,遊戲的規定本來就是隨便玩家怎麼設定嘛!」美女NPC理所當然的說。

什麼?隨便我們怎麼設定?之前明明就是根據真人的臉,而且性別不可更改的呀?我有點懷疑的看向美女NPC,她該不會是在唬弄我的吧?

「呵呵…你的臉好呆喔。」美女NPC嬌笑了起來,而後催促著我:「快點創角色吧,我還要讓很多人創角色呢。」

半信半疑之下,我也只好把角色設定出來,而王子的模樣再度出現在我面前,我忍不住鬆了口氣,這下子只要把等級再練回來應該就可以了吧?

「要在哪裡出生?」美女NPC笑嘻嘻的問。

「隨便……不!北大陸,我要去北大陸。」我趕緊改口,差點就說了和當初一樣的答案,等等要是隨便到了南大陸,那我可真的會哭死。

「又是北大陸,大家都真沒創意,一堆人喜歡這種長相,又一堆人不是選北大陸就是選中央大陸。」美女NPC喃喃自語著。

這種長相……這是什麼意思?我的心底突然響起了警鐘,但是還來不及問美女NPC,我已經開始嘗試自由落體的感覺了……

但當我像顆流星般降落地面的時候,我就已經發現答案了……

「為什麼……」我瞪大了眼,看著周圍一堆白髮紅眼的人群大吼道:「怎麼這麼多王子啊!」

周圍的一堆王子傳來訕笑聲:「你自己還不是一樣用了王子的長相,還敢說別人呢。」

我忍不住氣急敗壞地說:「我才是真正的王子好不好!」

「哈哈,又一個說自己真的是王子的。」某個有王子臉的傢伙臉上出現一副超級欠扁的表情,天啊,拜託你別露出那種表情,這簡直是在玷汙我的名聲,降低我的格調!

我的天啊,居然有這麼多人用了我的長相,難怪美女NPC會那麼說……啊!糟糕了,那阿狼大哥他們不知道會不會認錯人?我忍不住著急起來。

「冷靜冷靜。」我深呼吸兩口氣,心情終於稍微平靜下來,對了!先用密語跟他們說這情況……但是我卻開不出密語頻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啦?

「天啊!怎麼不能密語啊?」我仰天長吼著。

「廢話,你進來的時候有設定名稱嗎?」周圍的王子又發出冷冷的聲音,這個王子看起來冷冷的,應該不是剛剛那個欠扁的王子。

「沒有……」對吼,根本沒有設定名稱耶!我這時才猛然想起。

「密語系統已經整個消失掉了啦。」另一個活潑的王子笑著回答我。

「什麼?」我整個身子軟掉,那我該怎麼跟其他人聯絡?

「別管那傢伙了,我們快點去中央塔看看情況啦。」某個興奮的王子說完,周圍的人群開始往某個方向移動。

我抬頭看向中央塔,邪靈好像說要在中央塔集合?總會有辦法的,只要說我是風藍,大家不就會知道我才是真正的王子了嗎?想到這,我也鬆了口氣。

好,往中央塔前進!我放心的跟隨著眾多的人群往中央塔移動。

「好多人……」我目瞪口呆的看著廣場上密密麻麻的人群。

「大家快看啊,這就是之前殺生小隊以一擋千,屠殺NPC的花都廣場啊!想當初,王子一夫當關萬夫莫敵,一個人率先衝進了花都廣場,一看見萬萬千千的NPC,他連眉頭都沒皺一下,一揮刀就把千個NPC變成肉醬,還狂傲的笑著要生命主宰少派些廢物……」

「王子萬歲,無垠城主,血腥精靈萬歲~」眾人也跟著歡呼。

這……真的是在說我嗎?我嘴角不停抽蓄著,一揮刀就把千個NPC變成肉醬?我怎麼記得是NPC差點把我變成肉醬?

「大家快看!殺生小隊出來啦!」眼尖的某人大喊。

「殺生小隊、殺生小隊……」擠在廣場上的萬千人群突然好像發了瘋似的,拼命狂吼著殺生小隊的名字。

「娃娃!」我也看見了大家的身影,趕緊大聲喊著:「冷狐!罪!晴天!」

「娃娃!冷狐~~」我周圍的人聽見我喊的名字,居然開始吼起我念過的名字,現場的氣氛越來越熱絡,簡直到了眾人瘋狂的地步……

我再度呆楞,代誌怎麼會變成這樣?

眼見他們幾個站在中央塔前,臉上都是僵硬的表情,而我雖然拼命地想往前擠,但是卻反而被瘋狂的人群給後推,離大家越來越遠……我急得差點連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王子!過來這裡。」就在我越來越灰心的時候,我的右手突然被人拉住,而一個熟悉的聲音也著急的喊著我。

我愣了半響,居然有人能在這一堆『王子』裡認出我?我轉過頭去,映入我眼簾的,居那帶點妖媚的魔族臉蛋出現在我眼前。

「居?」我有點傻傻的反應不過來。

「王子,快過來吧,大家都在找你呢。」居牽著我的手,把我從一堆擠爆的人群中拉出去。

我一邊奮力從人群中擠出去,一邊懷疑道:「居,你怎麼確定是我的呀?這麼多人都是這個長相。」

居停下腳步,緩緩的轉過頭來看著我,眼神還是一樣的溫柔:「我永遠都不會認錯你的,你的輕盈腳步、你的呆呆表情,每當你情緒起伏大的時候,最愛的動作就是握緊拳頭,露出倔強的表情。」

「還有你總是不自覺得會把頭偏向一邊。」居說著說著,忍不住輕笑出聲:「一看就知道是王子你了。」

心頭突然有種暖暖的感覺,可是我還是忍不住反嘴問:「可是你就沒有認出風藍就是我。」

居的神情突然變得有點迷離,彷彿不是在回答我,而是在跟他自己說話,他喃喃唸道:「我怎麼可能認不出你?但是我又確實沒有認出你……或許我早就認出來了,只是我答應過你,答應過你絕不去猜測你的真實身分,我是如此重視對你的承諾,或許重視到……讓我自己蒙上了自己的眼睛,不去看見你的真實身分。」

我有點猶疑的說:「居……你在說啥,我怎麼都聽不懂?」

聽到我的話,居露出了苦笑,肩頭一垮,帶著懊惱的說:「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看見居的沮喪樣,我搔了搔臉,忍不住開口說:「沒關係啦,你、你有認出我,我真的很高興,呃……」看見居的眼神突然放光,害我不禁紅了臉,本來想說的話全都忘光光了。

氣氛一下子尷尬了起來,我們兩人默默地走了一段路後,居突然開口說:「王子,不管如何,我……還是喜歡你。」

聞言,我簡直吃驚到了極點,難道居真的好脾氣到這種地步?「不生氣?我、我騙了你,還害你被人認為是GAY……」越說越小聲,連我自己都覺得居應該要很生氣才對。

居沉默了會,才又開口說:「有點生氣,可是又不敢生氣。」

我眨了眨眼,今天的居好像很喜歡說讓人聽不懂的話?

「生氣你騙我,生氣我不知道的事,邪靈卻知道的那麼清楚……」居說到這,幽幽的嘆了口氣:「可是又不敢生氣,深怕你會不高興,怕你會從此不理會我,怕…我再也沒機會讓你喜歡上我。」

「居!」我猛地拉住他,鼓起我最大的勇氣認錯:「這次真的是我的不對,你不要包庇我啦,這樣讓我很愧疚呢。」

居轉過身來面對我,他張嘴愈說,卻又不知從何開口,接著又變成掙紮的神色……最後他肩一垮,黯然的說:「我不怪你騙我了,我們去找其他人會合吧。」

居是不是想說什麼?我心底深深這麼覺得,我再度用力拉回居,他被我這麼一拉,臉上露出非常驚訝的神情。

「怎麼了,王子?」居有點猶疑地問。

「你想說什麼?告訴我。」我固執地不肯放開居。

居像是下定決心似的說:「我沒有想說什麼,只有想做什麼。」

「那你到底想……」我的話卻消失在居的嘴裡…

我瞪大了眼看著居的俊臉就在我眼前,他的唇緊緊貼著我的唇……我不是沒被吻過,但是、但是居此刻再認真不過的神情卻讓我真正害羞起來,我有點困窘地微微推開他:「居,你…」

但是居卻再次吻上來,這次他居然、居然連舌頭都伸進我嘴裡,我有點慌亂的想推開居,可是居的手掌卻牢而有力地扣住我的後腦……更要命的是,剛創立角色的我現在沒有力量上的優勢,根本推不開居。

雖然我不是第一次接吻,但是這次卻讓我覺得我第一次懂了,懂了接吻的感覺……

居的手掌雖然用力地扣住我,不讓我有半分逃開的機會,但是他的吻卻很溫柔,他的舌輕輕在我嘴裡……不知道該用什麼動詞,但就是很溫柔很溫柔的感覺,幾乎讓人有點沉醉了,沉醉在那種令人心醉的溫柔,慢慢地,居連扣住我的動作都沒有了,反而輕輕地揉著我的頭髮。

看著居緊閉著眼,沉醉而溫柔的表情,我不自覺的也閉上了眼,感受居的徹底溫柔,從嘴裡的感覺、從輕揉髮絲的感覺、從腰間微微用力摟住我的那隻手,從身體貼緊身體的微溫。

「哇靠!男人吻男人耶!」周圍的人突然大喊出聲。

我和居都猛顫了一下,天啊!我差點忘記這裡是大街上啦,我居然和居當街擁吻,最慘的是,我們兩個現在都是男人……

我臉上傳來的灼熱感讓我覺得,放在肉上去燙熟都有可能。我趕緊猛推開居,正想海扁他一頓來洩憤時,卻看見一個人,卓哥哥!

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向堅強強勢的卓哥哥會有那樣脆弱的表情,彷彿是一切的信念都被摧毀似的,蒼白的臉色和……佈滿紅血絲的眼。

我幾乎以為卓哥哥……是在哭?「卓哥哥…」

卓哥哥沒說半句話,反而迅速轉過身去……或許是我的錯覺,卓哥哥的肩頭好像顫抖了一下?

居嘆了口氣,哀愁的陳述:「王子……你越是晚做決定,對我們的傷害越深。」

我心頭一顫,我…傷害了卓哥哥嗎?

「咦?居哥哥和邪靈哥哥都在?那這個就是真的王子哥哥嗎?」娃娃奔了過來,張大眼看著我們三個人,眼中帶著微微的疑惑。

「王子,是你嗎?」南宮罪皺緊眉頭,似乎有點難以確定。

「娃娃臉警察!」我直接了當的說。

南宮罪臉上露出無奈的神情:「好吧,你果然是真的王子。」

「王子!陽光不見了啦。」晴天怒喊著,而後又忍不住低低啜泣起來。

我猛然醒過來,對了,我們是來確認陽光和劍心的安危的!我趕緊急急地問清楚情況:「陽光和劍心都不在中央塔裡嗎?」

「塔裡什麼人都沒有,連生命主宰都不在。」娃娃擔憂的說。

什麼?陽光和劍心該不會已經……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這是我最不願意發生的事情。

上篇:08-1:首見龍典     下篇:08-3:全世界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