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8-3:全世界的危機  
   
08-3:全世界的危機



我愣了半響才反應過來,外界干擾?

「應該是小龍女要找我們。」冷狐沉吟了一會後說。

小龍女要找我們?該不會是外面出了什麼事情吧?我趕緊跟大夥說:「大家快下線去看看外面的情況。」

我迫不及待的拔下頭盔,才剛拔下就被小龍女近在眉睫的臉給嚇了一跳,而小龍女那雙淚眼和忍不住下垂的嘴角更是讓我張大了嘴,小龍女……居然在哭!

「王子!怎麼辦啦!」小龍女終於忍不住撲進我的懷中大哭特哭,嚇得我簡直是手足無措。

「怎麼啦,小龍女,別傷心啊,發生什麼事情了?」我趕緊摟住小龍女,擔憂地詢問。

「典他、他…嗚嗚…」小龍女卻是泣不成聲,連半句話都吐不出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是什麼天大的事情讓小龍女哭成這樣?我簡直不敢相信,就連之前龍典說出那些無情的話時,小龍女都還能強忍住,現在卻號啕大哭?

「龍典威脅全世界!」一個威嚴十足的聲音傳來,而龍爸威嚴的身影也出現在門口,他沉步走了進來,臉上不再是帶笑的表情,而是沉痛的威嚴肅容。

「威脅全世界?」我愣愣地不知該做什麼反應。

龍爸那威嚴突然又消失了,原本精神十足的臉卻好似突然老了十歲,他萬般疲憊地說:「他操控生命主宰發射了一枚核子武器,雖然是在海上引爆的,但是還是波集到附近的小海島,傷亡至少在數千人以上。」

「什…麼?」我幾乎連話都快說不出來,幾千人的生命……不見了?

「並且威脅全世界送他需要的東西過去,否則另一枚將不會是在海上引爆這麼簡單。」龍爸幾乎是痛心的說。

「那政府採取了什麼行動?」南宮罪馬上問道:「政府絕對不可能讓他為所欲為的。」

「是不可能,但是政府束手無策。」龍爸冷冷的道:「這個世界是完全仰賴電腦的,當電腦被掌控住的時候,政府根本束手無策,所有的出入境管理,所有的雷達偵測,所有的衛星全部都掌控在龍典手裡,別說是去抓龍典了,政府根本沒有辦法掌握他的行蹤。」

龍爸又嘆了口氣:「事實上,典就算大搖大擺經過警察面前,也沒有人會抓他,因為在政府的資料上,龍典的身分和容貌已經完全被竄改過了。」

「龍典他想要什麼?」居突然開口問道:「只要知道他想要什麼,那就可以推測出他到底為什麼要做出這種事。」

「他提出很多東西,各種儀器和人才,大部分是生物科技方面的,但是也有醫界的人員,腦部手術權威等等,甚至有能源學的專家。」龍爸百思不得其解。

「嗯……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居轉頭看向邪靈:「邪靈你怎麼看?」

邪靈轉頭看向居,卻沒有回話,而是猛力揮拳揍向居,而居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邪靈打倒在地,大夥都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居!」我趕忙衝過去看看居的情況,居的臉頰高高地紅腫了一大片,而嘴角也滲出不少血絲,我有點心疼的看著居那狼狽的模樣。

「卓哥哥,你幹麻打居?」我帶著怒氣的反看向卓哥哥,但是卓哥哥那泛紅的眼框卻讓我說不出指責的話,同時也明白了,卓哥哥…是因為我才打了居……

有點猶疑不決,但是我還是開口喊了卓哥哥的名字:「卓哥哥……」

卓哥哥卻沒有看我,眼神直直的射向半倒在地上的居:「我不會放棄藍的。」

「我也是,絕不放棄王子,就算你打斷我的雙手,我也會用嘴緊咬著她不放。」居笑了,那是絕對自信的笑容。

我忍不住用手狠敲的居的腦袋:「什麼用嘴緊咬啊,你腦袋壞去啦?」

卓哥哥的眼神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神情是如此的哀愁,讓我忍不住心頭一顫,我越晚下決定,他們受的傷害越多嗎?

「卓大哥、居,還有老姐,我們先解決龍典的事吧!」揚名用認真的語氣喚回我們的注意,甚至還帶著點斥責,彷彿在說我們不知輕重,而原本窩在我懷裡哭泣的小龍女此刻,居然移行換位到揚名懷裡去了。

小龍女微顫了一下,帶著淚眼抬頭看,然後彷彿吃了一驚似的,大喊著往旁邊跳開:「我我不是在王子懷裡嗎?怎麼會變成你啦?」

揚名認真的表情瞬間消失,換上一張越看越淫邪的臉,還不斷發出:「嘿嘿嘿…」

看到這麼淫蕩的表情,小龍女忍不住一腳踹了過去,揚名輕輕鬆鬆躲開後,笑得更淫蕩了,讓小龍女簡直氣得臉都脹紅了。

看到兩人玩成這樣,我忍不住開口諷刺了一下揚名:「喂,現在到底是誰不知道輕重啊?」

揚名一聽馬上露出了尷尬的表情,小龍女則是掛上一張自責的臉。

「唉,事到如今,你們也不用幫忙了。」龍爸重重的嘆了口氣。

小龍女馬上大聲抗議:「這怎麼可以?爸,我怎麼可以不管典。」

龍爸一聽,馬上斥責道:「龍典已經很明顯不是我們認識的典了,這次他差點就要宰了你們,你以為下次你們還有這種好運氣嗎?」

「可是……」小龍女還想爭辯。

「別鬧了,水涵!」龍爸怒吼一聲:「不準你再去插手這件事,我會讓公司全面幫助政府把龍典緝捕歸案,絕不再讓他對其他人造成任何傷害。」

小龍女一聽,雙肩都垮了下來,有氣無力的跌坐在椅子上。

而龍爸則又轉身對我們說:「你們也一樣,不准再去淌這個渾水,尤其是你,王子!」說完,還嚴厲地瞪著我。

為什麼針對我啊?我又不是很愛惹麻煩……不過在龍爸的恐怖眼神之下,我也只有摸了摸鼻子,喔了一聲。

看到我的回答,龍爸又輕歎一口氣,走出了房間。

「怎麼辦?」我轉頭看向小龍女,當真不管了?依照小龍女的性格,應該是不可能不管的……

「照我爸的話去做吧!」小龍女破天荒說出這句讓人不敢相信的話,而後對著我們的駭然表情輕哼一聲:「別看我爸好像很好相處,當他認真的時候可是很可怕的,你要是不照著他的話去做,馬上就會有人跑出去把你架回去,然後扔進不見天日的地下室關上一年半載。」

「這麼嚴重啊?」我有點愣愣的說,不會吧,龍爸看起來那麼隨和。

小龍女翻了翻白眼:「相信我,我可是當了他二十幾年的女兒。」

「就這樣不管了?」晴天用冷到極點的聲音說道。

我們一愣後,全都轉頭看向晴天,她一反之前悲悽的模樣,臉上冰冷,就連旁邊一直默默無語的冷狐都沒這麼恐怖的神情。

我和小龍女都吞了吞口水,我們當然都知道晴天是因為陽光的生死不明,下落成謎而寒心,我微微思考了一下後說:「我們剛剛都沒來得及仔細尋找一下,不如再進去第二生命看看吧?說不定他們只是等不到我們,而且那邊玩家又太多,所以離開了中央之塔,我們才找不到他們。」

「是這樣嗎?」晴天的冷臉終於露出原本的哀愁。

我和小龍女連忙拼命點著頭,誰都不想再看到晴天那好像剛從冷凍庫走出來的臉。

「那我們快點上線吧。」晴天話還沒說完,頭盔已經戴在頭上了,人一躺,看來是已經盡到遊戲裡去了。

「唉,要是陽光真的有個三長兩短,我真不敢想像晴天會有什麼反應。」小龍女憂心忡忡的說。

「晴天大概會變成雷雨天吧……」不,雷雨天倒是還好,就怕冰河時期從此到來……

「別鬧了,王子,我們也趕緊進去看看吧。」小龍女敲了一下我的頭後,勉強的笑了笑:「既然龍典的事情我們已經沒有辦法了,那至少要把陽光和劍心救回來,畢竟沒有及時把他們下載回來,都是我的錯。」

「小龍女……」沒想到,原來小龍女心裡是這麼想的,我忍不住想開口勸勸小龍女別自責,誰也不會想到,事情居然會變成這樣。

但我還來不及說話,小龍女已經戴上頭盔了,那速度讓我懷疑小龍女是故意的……算了,以小龍女的個性,的確不是我能開導的,或許,揚名可以辦到?畢竟每次小龍女難得露出哀愁時,揚名總是特別愛鬧她,最後小龍女就會把哀愁給丟到八千里外,開始追殺揚名……

我轉頭一看,揚名果然也早就戴上頭盔了,看來我的死老弟這次還真的挺認真的。

「那我們也進去找陽光和劍心吧!」我轉頭看向眾人,一邊把頭盔也戴到自己頭上,再度進入了第二生命。


我進入了遊戲,一睜開眼……就發現代誌大條了,周圍怎麼這麼多人猛盯著我看啊?這時我才發現,我居然被裡三層加外三層的人群給包圍了。

「是真的王子耶。」、「血腥精靈上線了。」、「總算上來了,不枉費我在這邊等。」周圍人群紛紛發出興奮的聲音,裡面還參雜不少和我有相同長相的人。

呃,這是什麼情況?我有點不解的結結巴巴地問:「你、你們怎麼會知道我是王子。」

「廢話,連魔之吟遊詩人和冷情劍客都出現了,大家當然知道你才是真的王子。」

魔之吟遊詩人?冷情劍客?什麼東西啊……前者我還能夠想到可能是在說居,魔族的吟遊詩人的確不多見,但是冷情劍客是啥米碗糕?剛剛明明只有我、居,還有……邪靈?

邪靈就是冷情劍客?好吧,我承認這個稱號還挺相襯的。

「王子,怎麼這麼多人啊?」這時,『魔之吟遊詩人』也出現了,正滿臉訝異地看著週遭的人群。

而邪靈也不負他冷情劍客之名,只是皺了皺眉,卻沒有說什麼。

「哇,三個人都超帥的。」某名女子發出讚嘆的聲音,然後吞了吞口水:「真想親一下。」

當這個『真想親一下』被說出來後,我有種非常不安的感覺,很像如果我再不跑的話,那句話很快就被實現……

「赫!邪靈、居,我們快跑吧!」我大喊一聲後,就想施展我絕頂的逃命法寶─輕功……但是說適時那時快,我左腳絆右腳,兩手開開,直接與地面接吻。

邪靈和居見狀都想趕來救援,可惜速度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快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我表演五體投地大禮。

現場一片安靜,連有人嘴巴張大到口水都滴下來的聲音都聽到一清二楚,我慢慢爬起來,雙眼含淚悶哼:「好痛!」

「為什麼會跌倒呢?」我有點懊惱,這下子我的威名和聲望肯定都蕩然無存了啦。

「王子,你現在才一級,輕功早就消失了。」邪靈輕聲提醒著我。

對吼,難怪我會摔得那麼難看,重新創造人物後,我的技能和等級早就消失無蹤了,唉,我的等級和技能都沒有了……算了,這些都可以練回來的。

「先不管那些了,我們快去找陽光和劍心吧。」我著急的跟兩人說。

「王子,或許你……」居有點吞吞吐吐的說。

「怎麼了?」我皺眉。

居下定決心的一口氣說出:「我們是不是也該找找肉包子和火凰在哪?」

肉包子……我的肉包子!天啊,我居然完全忘記了,我的人物一消失,肉包子就會變成野生的肉包子了。怎麼辦啊?我著急的哀嚎:「慘啦,肉包子不知跑去哪了,會不會被玩家和NPC欺負啊?說不定已經被當成普通的肉包子吃掉了,嗚嗚嗚,肉包子,媽媽對不起你。」

「肉包子!那顆長眼睛的包子嗎?原來那就是你的包子!」周圍的人突然咬牙切齒地說。

長眼睛的肉包子,這項特徵除了我家的肉包子外,應該不會有其他的包子有了,我趕緊問道:「是呀是呀,你有看到我家的肉包子?」

「當然知道,那顆混蛋貪吃的肉包子和一隻霸道的鳳凰和花都裡橫行霸道,一下搶奪玩家的食物,一下又水淹花都,上次我連全身的毛都差點被那隻鳳凰烤焦。」

這個……看來肉包子和火凰都過得還挺不錯的,我汗!

「不知道肉包子會不會再當我的寵物?」我不禁有點擔憂,會吧?

「媽媽~~」肉包子的高興歡呼突然傳來。

我有點茫然,好像聽到了肉包子叫媽媽的聲音?還是我太擔心了,導致幻聽的產生?我左右看著,想找尋那個白胖胖的身影,但是卻沒有看到任何東西。

碰!我的頭突然被重重一擊,頭昏眼花之際,還聽到……

媽呀,我才一級耶,血也不過幾十滴,難怪我有種頭殼快爆開的感覺。

「天啊,肉包子來了,大家快跑啊!」周圍的人群起了騷動,連剛剛說很想親一下的女孩都拉起裙子瞬間逃到數十公尺外。

我靜靜站立著,嘴巴張開,吐出一堆血後,才開口說話,只是語氣卻虛弱得讓我懷疑我可能快變成白光回重生點報到了:「肉包子……下次別這麼做,你會弒母的……」

「弒母?肉包包不知道媽媽在說什麼。」肉包子非常開心的又跳到我肩膀上。

我又猛吐出一口血,終於明白對一個一級的玩家來說,碰到超過五十級的寵物,就算只是輕輕觸摸都是種謀殺!

「肉包子你別動,千千萬萬別再動了。」我慘白著臉,在這樣下去,我真的要掛點了。

「媽媽跑到哪裡去了,肉包包好想好想媽媽喔!」肉包子說著說著,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一顆可愛又可恨的頭拼命往我懷裡鑽……



「……」我看著胸前被肉包子鑽出來的大洞,完全無言以對,而肉包子還從我胸口的血洞跳出來,可愛的臉上帶著問號。

「居,你小心點別跟著我回重生點了。」我對另外一個寵物的主人發出無奈的警告,雖然我有預感,居可能會步上我的後塵。

我瞬間變成了白光,不知道花都的重生點在哪邊,我是要在原地等居和邪靈過來,還是要自己去找他們……算了,以我路癡的程度來看,說不定晴天都已經找到陽光,兩人還舉行完結婚典禮,我卻還找不到他們兩個。

一落到地面,感受到一股噁心感,我忍不住蹲下來乾嘔著,好不容易等到這股死亡必經的難受感覺過去後,一抬頭,一個人,一個不可能出現的人物居然出現在我眼前……或許不該說是人。

生命主宰!我百分百敢確定那是生命主宰,而不是和他有一樣長相的龍典,那雙透露著宿命的憂鬱感的眼神是絕對不會錯的。

「你、你……」我驚訝得連話都說不好了,生命主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咦?這又是哪裡?我左右觀察著,這不是重生點,而是一座宮殿,一座灰色調的華麗宮殿,而我腳下是一個巨大的魔法陣,生命主宰的背後是一個非常大的王座,周圍的無數巨柱每一根都有兩個人合抱那麼粗。

「肉包包還是一樣的迷糊啊。」生命主宰微微笑著:「沒出乎我意料之外,他真的把你殺死了。」

我心頭一顫:「是你指使肉包子來殺我?」

「你覺得肉包包會這麼做嗎?故意殺死你?」生命主宰露出一絲絲的悲哀。

我偏著頭想了想:「不覺得。」肉包子是絕對不可能故意來殺我的,因為……光是要解釋『殺』的意思給肉包包聽,就夠讓人頭痛的了,還不如直接找別的NPC來砍死我還快點。

生命主宰突然爆出笑容,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是我從見到他開始,最真實的微笑。

看得我差點連口水都流出來了!生命主宰果然是超級大帥哥一名,我忍不住開口說:「你應該多笑的,不笑簡直是浪費這張臉。」

生命主宰眨了眨眼,像個孩子般問:『我笑起來很好看嗎?』

「是呀,我看就算是超級大明星也比不上你帥呢!」我非常直接的讚美,對於美男子,我一向不吝嗇給予讚美……呃,我那死老弟另外,要是我在他面前說他很帥,我看不只我自己會噁心到死,揚名自己會直接把我送去看醫生,看看我腦袋是不是出問題了,居然會讚美他。

「那你喜歡我的長相嗎?」生命主宰帶點猶豫的問。

我狂點著頭,但是又突然想起,生命主宰好像也是我的仰慕者之一?想到這,我頭又痛了起來,居和卓哥哥就夠我頭痛了,現在又加上生命主宰,天啊,我的魅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了?

「你不喜歡?」生命主宰突然整個人變得很氣餒。

「不是啦,長相沒那麼重要。」我含糊地帶過。(誰?誰說我在騙人?)

「不對啊!」我猛然想起,我到底在幹嘛?居然和生命主宰在這邊討論長相問題,明明就有很多更重要的事,像是陽光和劍心的下落,還有龍典的問題。

我趕緊開口問:「劍心和陽光呢?還有這裡到底是哪裡啊?」

「劍心和陽光,我已經讓他們去找你的夥伴了,而這裡是我真正的住所,我的宮殿。」生命主宰簡單的說明。

一聽到劍心和陽光都沒事,我總算鬆了口氣,總算可以不必擔心他們倆了。不過真沒想到,我這一死,沒上天堂也沒下地獄,倒是跑到生命主宰的住所了,這下正好,我可以趁這個機會解決龍典的問題了,如果能夠讓生命主宰不再幫助龍典的話,那一切問題就全部解決了。

不過問題是要怎麼讓生命主宰不再幫幾乎像是父親的龍典?難不成要用美色來引誘他嗎?我掙紮了一會,還是不想用這招,只得小心翼翼的問::「生命主宰,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幫龍典了?他做的都是壞事啊。」

「我不可能違抗父親。」聽到我的要求,生命主宰只是平淡地敘述。

我馬上反駁:「可是你之前明明就違抗了他,不肯回到他身邊去不是嗎?」

「情況已經不同了。」生命主宰淡淡地說著:「那時,父親對我的反叛沒有任何準備,他根本沒有想到我會反叛,現在不同了,他對我有完全的掌控權,只要父親下達命令,即使是要我殺死你,我都會毫不遲疑地照辦。」

我啞然無言,這下子,唯一的辦法又沒有了,我勉強地問出:「那你是怎麼離開龍典來到這邊的?」

「我並沒有離開父親。」生命主宰解說道:「我不是人類,只能存在在一個地方,對於智能電腦來說,同時出現在無數的地方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這點我當然知道,你當我真的這麼笨啊!」我有點不甘心的反駁:「我只是懷疑龍典會讓你來。」

聽到我的問題,生命主宰猛一震,沉默了很久很久……我突然間明白了,他是偷偷來的,這麼想來,他還是有辦法反抗龍典的。

「父親他也很可憐。」生命主宰終於說出了一句話。

我一聽簡直怒到極點,一個發射核子武器殺死了數千人的傢伙,怎麼也不能算上可憐,我冷冰冰的說:「那傢伙根本該死,可憐兩字和他搭不上半點關係。」

「父親只是太珍惜他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而已。」生命主宰淡淡的說。

明知道不該同情龍典那傢伙,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問:「到底龍典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要做出威脅全世界這種事?他要求那些奇怪的東西和人要做什麼?」

「唉……」生命主宰深深嘆了口氣:「父親只是想活下去而已,想永遠陪在自己愛的人身邊,如果換成是我,說不定我也會做出和父親同樣的事,只為了可以留在你身邊。」

雖然早就知道生命主宰的心意,但是聽到這麼直接的告白,我還是忍不住紅了紅臉,顧左右而言他道:「龍典不是活得很好嗎?他哪有生命危險啊。」

「絕症!」生命主宰直接吐出兩個字。

絕症……我愣了很久很久,回想起之前見到龍典的模樣,對了,他的情形看起來很糟糕,甚至看起來像是生了大病……為什麼之前都沒有想到呢?

「父親他……原本只想活在第二生命裡,但是這計劃完全失敗了。」生命主宰惋惜道。

「只剩最後一個辦法了。」生命主宰露出悲哀的微笑:「父親會和我融合在一起,這樣一來,他不但可以活下去,可以掌控整個網絡世界,還可以造出生化身體到現實世界去。」

「王子……」生命主宰居然溫柔地呼喚我。

「啊?」我只覺得腦袋一片頭昏腦脹,事情實在太複雜了,龍典居然想和生命主宰融合在一起?

「當我和父親融合後,為了不讓兩人的意識陷入混亂,我會放棄所有的意識,所以,我是來跟你道別的,王子。」生命主宰笑得溫柔。

「還有,我要謝謝你。」生命主宰輕輕地說:「謝謝你讓我了解愛的感覺。」

為什麼總是要有人犧牲?我不能理解,為什麼?

生命主宰突然伸出手,擦掉我臉上的淚:「別哭,王子,你別擔心,父親跟我承諾過,等到融合計畫和生化身體全都成功後,他就不會再傷害任何人了。」

「他已經傷害太多人了。」我啞著聲音說。

「不會再有人受傷了,放心吧,我會盡我所能不傷害到人的。」生命主宰心疼的看著我,彷彿怕我不放心,同時發下保證。

「騙人!」我怒吼道:「至少你會受傷,你會死的。」

生命主宰卻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你在擔心我嗎?」

我用力擦了擦眼淚嘶吼:「廢話!」

生命主宰滿足地嘆了口氣:「這樣我就滿足了。」

聽到這話,我簡直要抓狂了,雖然生命主宰的知識和理解力都很強,但是說到底,這傢伙的個性簡直跟肉包子沒兩樣嘛!

「那你會……永遠記得我嗎?王子?」生命主宰幾近渴求的眼神。

「不會!」我冷漠的說,而生命主宰一聽到我的回答,整個人好像被雷打中似的,完全楞住。

「如果你敢死的話,我保證馬上把你忘得一乾二淨!聽到沒有。」我帶著威脅警告的意味,死盯著生命主宰。

生命主宰一愣後,突然輕輕在我額頭吻了一下:「謝謝妳。」

「不要謝謝我,你要活…」我話還沒說完,眼前的一切卻開始模糊起來,王座、宮殿,還有生命主宰的身影全都模糊起來,唯一清楚的,只有生命主宰那清亮的笑容。


「王子、王子?你快醒醒……」

我揉了揉眼睛,發生什麼事情了?是生命主宰在叫我嗎?但當我張開眼睛時,出現在我眼前的確是居的那張著急的俊臉。

「咦?居,你怎麼也在這裡?你也被生命主宰帶來了嗎?」我傻傻地問,雖然不知道生命主宰把居帶來做什麼,嚴格說來,居還是他的情敵呢。

居卻愣了愣:「生命主宰?王子你在說什麼?我怎麼都聽不懂。」

聽了居的回答,我也愣住了,這時我突然發現到周圍的景色很奇怪,我居然不是在那個灰色調的宮殿裡了,而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重生點,而這裡根本不可能有生命主宰的蹤跡。

「我剛剛明明在生命主宰的宮殿裡啊!」我有點搞不太清楚狀況。

「王子,你是不是睡昏頭了?我在你被肉包子誤殺後,也就被火凰給燒死了,我一重生就看見你躺在這裡。」居有點擔憂的看著我。

我睡昏頭了?難道那只是一場夢?我不禁開始懷疑起我是不是睡功太厲害了,連在遊戲裡都會睡到作夢,這夢…也太過真實了點。

「真的是夢嗎?」我皺緊了眉頭苦思,但是生命主宰的笑容那麼的真實,根本不像是個夢。

「王子…你哭了?」居突然盯著我看,他抬起我的下巴仔細端詳著:「而且還有人幫你擦去淚水。」

居……你的觀察力也太敏銳了吧?連有人幫我擦淚你都知道?看來要是我嫁給了居,是絕對不可能偷腥的……呸呸呸,我在想什麼啊,還沒嫁人就打算偷人……

「那我絕對不是在作夢,幫我擦掉淚的人就是生命主宰。」我非常肯定的回答:「對了,居,生命主宰跟我說了好多事情,你幫我想想該怎麼解決。」

「嗯。」居雖然有點半信半疑,但是還是乖乖的聽。

我馬上一五一十把所有事情跟居副述了一遍,還急忙問著居:「有沒有辦法讓生命主宰不用死掉?」

居聽完所有的事情後,眉頭深鎖:「絕症……龍典要和生命主宰融合才能活下來嗎?」

「目前看來,犧牲龍典或是生命主宰其中之一,是最明確的決定。」居毫不留情的分析:「而且就我看來,犧牲生命主宰是最好的,這樣一來,我們就算什麼都不做,事情也會完滿結束,而且……畢竟生命主宰並不是人類。」

「犧牲生命主宰……是最好的嗎?」雖然知道居不可能判斷錯誤,但是我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難道一定要犧牲嗎?」

居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意有所指的說:「王子,很多事情都沒有做到十全十美啊,強求十全十美的結果,很可能是整盤皆輸。」

「是這樣嗎?」但是生命主宰他……真的就要被犧牲了嗎?

上篇:08-2:失控的第二生命     下篇:08-4:冷狐的恐怖特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