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8-6:騙局  
   
08-6:騙局

「狐?這隻是狐狸。」難怪我不知道是什麼,我根本沒有看過狐狸長什麼樣子嘛……但是,狐狸居然有九條尾巴,這件事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原來狐狸有九條尾巴啊……」唉,早知如此,當初生物就該好好學,連狐狸有九條尾巴這種事情,我都不知道。

「狐狸當然沒有九條尾巴!」小龍女狠給了我一個爆栗。

「這個應該也是機器。」邪靈馬上拔出槍來戒備著。

「機器?」我大驚:「不會吧,它這麼漂亮耶。」

「人類……」狐狸居然開口說話了,而且聲音還非常的悅耳:「你們不是我的主人,這裡除了我的主人以外,誰都不被允許進入。」

「喔?」我稍微平靜了一下心神,既然它會說話,那就肯定不是真的狐狸了,我稍微猶豫了一下後問:「你知道要怎麼上樓嗎?為什麼我們只能上二樓?」

「呵呵。」九尾狐輕笑著:「我知道怎麼上樓,只要你們打倒我,電梯就會自動讓你們上去。」

「打倒你?」怎麼蠻像格鬥遊戲的?一路打倒蝦兵蟹將,最後就能見到大魔王,再打倒大魔王就算破關……

「是呀。」九尾狐氣定神閑地踱著步。

「那就來吧!沒時間浪費了,誰知道生化身體到底製造出來了沒。」我馬上拔出我的光能刀,就要走上前去。

但是冷狐卻伸手擋住了我,他微微皺了眉頭:『讓我先試試他的實力。』

「喔。」雖然我有點失望,但是還是讓冷狐先上吧,雖然說,第一個出來的怪應該都是砲灰,但是世事無絕對,尤其是生命主宰這傢伙更難說,這傢伙都會把肉包當成寵物送給我了,還會有什麼事情不可能發生的?

冷狐慢慢的走向前,一步步逼近九尾狐,九尾狐似乎也知道來人實力不簡單,它的毛髮甚至還微微豎了起來,九條尾巴也不再亂飄,而是完全的張開,彷彿孔雀開屏。

冷狐靜靜站立在原地………不,他不在了,我猛然發現站在原地的冷狐其實只是殘影,而真正的冷狐……我猛然看向九尾狐的方向,九尾狐彷彿抓狂般,豎起白毛,而毛髮居然像是針一樣射了出去,不知道有幾百根的針全都朝一個快速移動的人影射過去。

我驚呼,糟糕,冷狐不會受傷吧?

但是,冷狐快速地左右移動,所有的針全都插到了地面,然後一一軟掉,變回普通的毛髮,這時,冷狐也到了九尾狐的跟前,一把飛刀揮了過去,但是也揮空了,九尾狐已經輕盈的閃到旁邊去。

照我以往的經驗判斷,冷狐絕對是能夠追擊就追擊,不把對手逼到想自己拿刀自殺絕不罷休,但是這次,冷狐非旦沒有追擊,還轉身走回來,冷冷的丟給我一句話:「王子,你去試試。」

「我?」我呆愣住。

「對付它,你應該綽綽有餘。」冷狐丟下一句話後,不負責任的走到後面閉目休憩去也。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再度拔出光能刀,眼神閃閃發光的走向九尾狐……

「等等!」九尾狐卻突然喊停。

我疑惑的看著它,它到底想做什麼?

九尾狐慢慢地走了過來,越來越逼近我……難不成這是個陷阱?我馬上警戒起來,光能刀也平舉到和身體呈三十度角。

終於,九尾狐來到離我三步遠的地方,它直直地看向我……

「大人啊!我上有八十歲的高堂,下有三歲的幼兒,整窩狐狸就靠我養啊,如果你宰了我,我那家子就沒有依靠了。」九尾狐說到傷心處,還趴地痛哭,剛才的高貴典雅蕩然無存,整個人……不,是整隻狐貍都流露出悽慘的模樣,當真是聞者哭泣,見者哀傷……

我忍不住……抬起我的腿,狠狠給了它一腿,然後破口大罵:「差點被你這隻狐貍給騙了。」

九尾狐一聽,大驚失色:「你怎麼知道我要騙你?」

「廢話!」我橫眉豎目的瞪它:「你忘記你是什麼東西了嗎?機器人耶,你聽過機器人會生小孩,而且還有父母的嗎?」

「啊!」九尾狐露出震驚無比的表情,然後懊惱不已:「我忘記了。」

我倒!果然又是個怪到不行的NPC,到底龍典都是怎麼教育生命主宰的?怎麼主宰創出來的NPC全都怪怪的。

「嗚嗚嗚,我輸了,你們可以上去了啦。」九尾狐舉起兩隻前肢,哭得傷心不已。

「這、這麼簡單?」我有點愣在原地。

「真的耶,三樓的按鍵發光了。」小龍女從電梯裡探頭出來:「快,快進來,可以上樓了。」

我傻愣愣地跟著眾人進了電梯,這情況發展還真讓我哭笑不得,原本想好好暖身一下也沒暖到,而且冷狐的臉色也因此而不太好看……還不如我跟九尾狐好好打一場呢。

電梯門再度打開,三樓毫無意外地,也出現了一隻怪……我的數量詞似乎用得不太對,這應該是一瓶怪!

「為什麼?」我流下一滴冷汗:「為什麼是百事可樂,而不是可口可樂呢?明明就是可口可樂比較有名,而且曲線瓶也比鋁罐好看啊。」

「聽說,百事可樂的業績比較高,可能生命主宰是依靠這點選擇百事可樂的。」小龍女也冷靜的解說。

沒錯,眼前出現了一瓶大約人高的百事可樂……

「難以想像,這要怎麼攻擊?」連冷狐也不禁疑惑起來。

「嗯……」我也想不出來。

但是,我們很快就知道百事可樂是怎麼攻擊的了,只見鋁罐的拉環被拉開,然後罐身傾斜四十五度……

「趴下!」冷狐大吼著,然後用力把我壓倒在地面。

碰!

巨大的聲響和搖晃聲嚇得我六神無主的,但當我不知所措的時候,突然被人給拋出電梯,我轉頭一看,眾人都被冷狐給一一拋出來,而電梯早就已經毀壞到不成型,一個大洞出現在電梯後方,連外面的森林都可以看見,而電梯已經呈現搖搖欲墜的模樣。

「冷狐快出來。」我大驚。

冷狐在拋出最後一人,阿狼大哥後,整個人也飛撲出來,但是電梯卻已經開始落下,在最後一秒鐘,冷狐的腳和落下的電梯恰巧擦過……

我卻聽到冷狐的悶哼聲,不大聲,但是卻很清楚。

冷狐撐起身子,幾乎是同時間的喊:「王子,解決它!」

我猛地轉頭,那該死的百事可樂又開始傾斜瓶身,我趕緊衝上前去,一腳把它踢正,瓶口正對天花板………糟!我馬上後退,而百事可樂也再度噴出了可樂,巨大的水柱把天花板都給打穿了一個大洞。

一個不明物體突然從大洞中掉下來,不偏不倚地掉到百事可樂的身上,發怒的不明物體怒叫了聲:『皮卡丘~~~~』

強大的電流發出刺目的光芒,我忍不住用手遮住了雙眼,過了一會兒,我聞到一股難聞的燒焦味,張開眼睛一看,我的眼前居然出現了一個焦黑的圓柱體,圓柱體上方就是那不知名物體,可惜,我剛剛沒有看清它的模樣,現在它只剩下一節焦炭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的腦袋中渾沌不明。

「大概是……」小龍女也不是很肯定的回答:「四樓的機器人好像是能發出電擊的機器人,恰巧從被打穿的洞掉下來,所以一怒之下發出電擊,可是百事可樂又在發出水柱,兩個機器人就這麼觸電而亡。」

真是讓人…無言以對的結果!

對了,冷狐在跳出電梯的時候,似乎悶哼了一聲,我猛然想起這件事,馬上朝冷狐的方位看去,只見冷狐已經若無其事的站在原地,臉上還是一樣漠然。

冷狐沒事嗎?我疑惑的朝冷狐上下左右瀏覽著,血跡!我猛然發現冷狐的右褲管底部居然有血跡沾染在上面,我衝到冷狐前方,一把把他推倒,抬起他的右腳來看,而冷狐輕輕的哼了一聲。

「阿狼大哥,你快過來看看冷狐的腳。」我著急的呼喊在場唯一的醫界人員,阿狼大哥。

阿狼大哥皺緊眉頭,仔細端詳著冷狐的腳板,我趕緊要把冷狐的鞋子脫下來,讓阿狼大哥仔細檢查。

「王子,別脫。」阿狼大哥急忙喝止我:「冷狐的腳板碎了,現在千萬別去動他的腳,尤其不要脫鞋,讓鞋子固定他的腳。」

「冷狐……」我面對著冷狐,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若不是他拼命救我們每一個人,他也不會受傷。

冷狐卻還是那張冷臉:「時間緊迫,既然電梯壞了,你們就利用百事可樂打出的洞攀上去,用疊羅漢先送一個人上去,再垂繩子下來讓其他人攀爬。」

面對冷狐那冷靜的態度,我也不自覺冷靜下來:「好。」

利用疊羅漢的方式,再配上一條繩子,我們順利的爬上四樓,而四樓的雷擊機器人當然早就和百事可樂同歸於盡了,接下來,沒有電梯如何上五樓去?

邪靈不慌不忙的組合了一管手砲,再連續發射三砲後,天花板終於被打穿了一個大洞,我興奮的就想再用疊羅漢爬上五樓去,就快可以見到生命主宰了。

「邪靈,把洞打大一點,最好能看見五樓的機器人在哪。」冷狐冷靜的指揮著。

對了,五樓可是有機器人駐守的,可不能像剛剛那樣毫無防備的爬上四樓,我吐了吐舌頭,暗自責備自己實在有夠粗心大意的。

邪靈又接連發射了好幾發砲彈,但是卻沒有半點回音,而上面的洞也大到能看見房間的三分之一,邪靈皺了皺眉頭,開始在天花板的各處發射砲彈,左手還拿著把連發式的機關槍掃射,在邪靈驚人的破壞力之下,天花板很快就……有種要垮下來的感覺。

「糟糕!」邪靈冷靜的說:「射過了頭。」

……眾人皆愣,連冷狐都不禁露出無奈的表情說:「大家靠牆。」

我才剛貼緊牆壁,天花板就已經宣告完蛋,大塊大塊地垮了下來,灰塵滿佈嗆得我差點連肺都咳出來了,但是機器人呢?我不敢放鬆警戒,而是在灰塵裡找尋機器人的蹤影。

找到了!我看到一個奇怪形狀的東西,雖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絕對不是人類,我輕輕地移動,如果能夠趁現在從背後幹掉它的話,那就可以省很大的工夫了。

我一步步走向那個不知名物體,這東西長得倒是很像一個公車站牌,這種東西又要怎麼戰鬥啊?難道它還會招喚公車不成?

不管如何,拼了!我瞬間加速度衝到了公車站牌的旁邊,光能刀對準它最細的部份……其實整根差不多細,總之就是使盡我的全力把它給腰斬,光能刀傳來砍到東西的阻礙感,然後我微一使力,阻礙不見了,公車站牌也宣告斷成兩截。

「王子你……」小龍女驚訝的喊。

「怎麼樣?我很強吧?」我興沖沖的轉頭就問:「一擊就把五樓的機器人給幹掉了耶。」

「…你說這根公車站牌是五樓的機器人?」小龍女從地上撿起了斷成兩截的公車站牌,毫不在意的丟上丟下著:「要是這也算是機器人,那我大概可以加蓋六樓,讓我家的烤麵包機駐守了。」

我看著那個被小龍女丟上丟上的東西,一邊是細長的鐵棍,另一邊是圓形的鐵板,這東西除了是公車站牌,還真不可能是其他的東西。

「等等。」我突然看見那圓形的鐵板上寫的,並不是站牌名,公車路線等等的,而是一行字。

『格鬥遊戲好玩嗎?希望王子你沒有受傷。』

我愣了很久很久很久,我用頭皮屑想都知道,這肯定是生命主宰留下的訊息,但是,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們被騙了!」卓哥哥的臉很冷很冷:「這裡不是龍典的根據地,是個幌子。」

「不可能的!」小龍女大聲反駁:「這座島絕對是典的根據地,這是我和陽光再三確認的。」

「別激動,小龍女,邪靈只是說這裡是幌子,不是說這座島是幌子。」南宮罪冷靜的分析

「果然有問題。」冷狐嘆氣道。

卓哥哥也輕敲著額頭,一臉的懊惱:「早在生命主宰交回劍心和陽光的時候,我們就該想到,他絕對不會對他們兩個沒有防備的。」

「怎麼辦?現在要去哪裡找他們?」小龍女沮喪到直接一屁股坐在地板上:「這小島上根本沒有其他的建築物,典的根據地八成是在地下,這下子就算我們不眠不休的挖土都不知道要到哪年哪月才有辦法找出龍典了。」

我皺著眉頭,有點不確定的問:「小龍女,是不是有種東西叫做金屬探測器?」記得我看冒險小說時常常看到這東西。

「有!」小龍女跳了起來,但是緊接著死命抓著頭髮:「沒有帶,我沒有準備金屬探測器,天啊!我怎麼這麼蠢啊,有金屬探測器的話,馬上就可以知道典在哪邊啦,他的實驗室裡絕對不可能沒有金屬的啊!」

「哼哼,不用金屬探測器,我已經知道龍典的所在地了。」一直以來都沒有說過話的無情突然開口了,而且一開口就震驚了所有人。

「在哪裡?」小龍女猛跳起來,衝到揚名旁邊後,緊抓住他的雙肩猛搖:「快說。」

「在一個即使有人使用金屬探測器也查不出來的地方。」揚名神秘的一笑。

揚名深呼吸一口氣後說:「停機坪!」

「啊!」南宮罪發出驚嘆的聲音:「沒錯,停機坪的周圍原本就有金屬的存在,就算我們拿著金屬探測器走到那,我們也會以為那是因為探測到停機坪的金屬,而不是龍典的根據地。」

「原來,剛剛我們就已經踏在典的頭上,卻沒有發現嗎?」小龍女喃喃自語著。

「這些不入流的機器人只是用來拖住我們的。」冷狐下了結論。

眾人都露出了沮喪的神情,我也難免被這次的失敗影響,但是生命主宰還在等我去救援呢,我平靜了心情,平穩地說:「快走吧,我們已經擔擱太多時間了。」

聞言,眾人再度燃起了鬥志,我們馬不停蹄的趕回停機坪。


劍心在聽了我們被騙的經過後,只是淡淡地說:「這也沒什麼出乎意料的,生命主宰的能力在我和陽光之上,龍典更是人類裡難見的天才,你們失敗,難免。」

「要從哪裡進去呢?」眾人到處搜尋著入口,卻徒勞無功,週遭怎麼看都像是正常的停機坪,地上是水泥鋪成的六角形地板,周圍用鐵欄杆圍起來,還有個鐵製的告示牌上面貼著:『此處危險!生人勿近。』

「要不要問問居?」看著我們焦頭爛額的模樣,劍心淡淡地說。

「你能聯繫上居嗎?」我帶著希望問,畢竟居也是智商兩百的天才,應該和龍典有得拼吧。

「不用連繫。」劍心說出了這讓人莫名奇妙的話。

「不用連繫?」我的疑問才剛出口,一個讓我不敢相信的人就走下了飛船,不用說,當然是居!

穿著全套裝備的居面對眾人的驚訝眼神,露出了尷尬的表情,他結結巴巴地解釋:「對、對不起,因為我太想和王子一起來了,所以比你們還早一天就躲在飛船裡了,引擎倉剛好可以躲一個人……」

「你這笨蛋真是的,還獨自留在停機坪裡,這裡可是離龍典最近的地方。」我忍不住斥責,要是龍典起興,把飛船給帶進去他的根據地的話,居是絕對躲不過生命主宰的偵察的。

「對不起,我只是想……跟到這裡就好,再過去,我就會變成你們的包袱了。」越說,居的眼神越變得黯淡,聲音也無力起來。

「好啦,反正你還活得好好的,這樣就好了。」我也不忍心再苛責居了,畢竟他只是希望跟著我而已。

「居,你快點說,要怎麼下到龍典的根據地?」小龍女再也受不了了,她急急忙忙地逼問居。

居微微沉吟著,然後走到鐵製告示牌前:「生人勿近?有趣,小龍女,陽光在你手上的隨身電腦裡吧?」

小龍女狂點著頭。

「陽光,你試看看能不能入侵這根告示牌。」居露出高深莫測的微笑:「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生人勿近的原因是,只有NPC才能靠近這根告示牌。」

「好的,我試試看。」陽光說完,停頓了一下下,幾乎只有一兩秒,他又興奮的開口:「可以,這裡面是智能電腦,我已經打開了入口了。」

說是遲那時快,整個六角型的水泥地居然開始往下沉,我在一陣驚訝後,馬上拔出了光能刀戒備,誰知道下面是不是聚集著為數眾多的機器人呢?

「門開了、門開了!」幾個著急的聲音大喊著,帶著彷彿獲救了的高興。

這不像是機器人的聲音,但是還是小心點好,我一邊把居拉到身後,一邊叮嚀著:「居,你的戰力不高,盡量待在我背後。」

「好。」居的聲音帶著高興,但有點憂愁,高興的是心上人如此關心他,但憂愁的是,他居然要讓自己心愛的女孩保護自己。

六角形的地板終於完全落到地面,下面的情況也一覽無遺,約有二十來個『人』既害怕卻又有點期待的看著我們,而我們這邊則是一整個搞不清楚狀況,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是人還是機器人?

「你們是機器人嗎?」對方居然先又驚又怕的問。

「不是,當然不是。」我訝異地回答:「我們當然是人類。」

「太好了!」對方居然高興的互抱了起來:「你們是來救我們的嗎?政府終於找到辦法克制『他』了?」

「你們到底是誰?」我滿心疑惑。

「他們都是最頂尖的人才。」卓哥哥突然開口說話,然後他走向一個差點沒把眼珠子瞪出來的白鬍子老頭。

「教授,我一直擔心你的安危呢,看來是沒事了。」卓哥哥握住了白鬍子老頭的手,神情激動。

「靈斌?你怎麼會在這?」白鬍子老頭嚇得連話都結結巴巴。

「有點事要辦。」卓哥哥笑了笑:「倒是教授,你們怎麼能到底亂走?龍典他不會限制你們的活動嗎?」

白鬍子老頭搖了搖頭:「之前他一直威脅我們幫他做事,不然就發射核子武器摧毀世界,我們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幫他做事,不但幫他完成了一具生化身體,還有奇怪的腦部手術。」

「你們沒有趁手術的時候,把他殺掉吧?」小龍女擔憂的問。

「當然不可能!」另一個穿著白袍的醫生大喊大叫:「他說過,他已經設定了核子武器發射的時間,如果手術失敗,而他死了的話,就沒有人可以解除了。」

然後醫生的臉色幾近慘白的說:「這種手術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我根本沒有期望會成功……幸好,幸好最後成功了。」

「天啊,這個瘋子居然要全世界陪葬。」白鬍子老頭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我卻好像被雷打中似的,手術成功了?那不就表示生命主宰已經……消失了?

上篇:08-5:出發     下篇:08-7:永恆的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