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8-7:永恆的傳說  
   
08-7:永恆的傳說

「你們還是來了,枉費主宰一而再、再而三的為你們求情。」這個聲音熟悉得不得了,正是龍典那冰冷中帶著嘲諷的聲音。

我轉頭看去,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龍典不再是一頭白髮,而恢復成黑髮的模樣,他悠閒地穿著白色罩袍,而那張俊美到不行的臉蛋讓他看起來簡直像是個落入凡間的天使……如果我不知道他的真面目的話,我或許會這麼想,但是我非常清楚的知道,我眼前的是謀殺了幾千人、威脅全世界,甚至連自己創造出來,深深為他著想的孩子都不放過的惡魔!

他殺了生命主宰,我握緊了拳頭,我……還是沒來得及救回主宰。

「生命主宰已經……死了嗎?」我用沙啞的聲音問,不行,我絕對不能哭!

龍典卻毫不在意的隨口說:「他從來也沒活過,哪來的死?」

「他活過!沒有人會比你更明白的了,你知道他不只是智能電腦而已。」聽到這話,看到他的態度,我真的火大了,主宰就是為了這種人而犧牲的嗎?

「他當然是智能電腦,永遠都是。」龍典的表情也變了,毫無笑容,冰冷無情。

「你!」我一口氣悶在心底,要是不宣洩出去,我甚至覺得我會因此而吐血,舉起光能刀,我毫不猶疑地往他衝了過去,幾個箭步後,光能刀已經直接朝龍典劈了下去。

我知道不可以,我知道這樣是殺人,但是……他殺了生命主宰就不算殺人嗎?

「王子!」小龍女發出了驚呼聲。

劈是劈下去了,但是我的手卻沒有感覺到阻礙,我沒有砍到任何東西!這是殘影,我馬上急退,同時全身警戒起來,龍典在哪邊?

冷狐馬上喝道:「十一點鐘方向!」

我看向冷狐所指的方向,龍典還是帶著淡淡的微笑,但那雙眼卻帶著瘋狂,他右手舉了起來,居然直接迎向我的光能刀……我來不及收刀,光能刀被他緊緊抓在手裡,沒錯,他居然直接把能夠燒融一切的光能武器給抓在手中!

我不禁露出了駭然的神色,光能刀傷不了他,那我該怎麼辦?

但是,一個影子射向龍典的手,龍典沒多重視它,既然光能刀都傷不了他,他又需要擔心什麼?

但是,龍典的手上流出了殷紅的鮮血……不,那應該不是鮮血,因為龍典早已不是人,應該只是模仿鮮血造出來的,而那殷紅的鮮血流出來的地方,正穩穩地插著一把飛刀,冷狐的飛刀。

龍典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愕然,他的眼神更加的瘋狂,聲音有不可抑制的怒氣:「為什麼?為什麼你可以傷我?連光能武器都傷不了我,我的皮膚應當是最堅韌的人造皮……除非,你們這些老傢伙騙我!」龍典的眼珠慢慢轉向了眾多的頂尖人才。

「不會的,我們不敢騙你的。」一開始說話的醫生顫顫的說:「我們不敢拿全世界來賭的,你的皮膚是根據你的要求,用的是最好、最堅韌的人造皮,你剛剛不也擋下了光能武器,那是最好的証明。」

龍典懷疑地看了他們一眼,大概是覺得這些畏縮的老頭應該沒那個膽騙他,他慢慢把眼睛轉向了射出飛刀的人,冷狐。

「這是什麼武器?」龍典絲毫不感覺痛楚的拔下飛刀,既驚恐又好奇的質問。

「一種特別的武器,全世界只有我有。」冷狐淡淡地說。

龍典輕輕笑著:「哈哈,以後就不會有人有了。」

龍典居然做了個瘋狂的舉動,他把飛刀插進了自己的肚子裡,整把飛刀就這麼進入了龍典的身體裡,做完這舉動,龍典攤了攤雙手:「抱歉,你的飛刀要永遠住在我的肚子裡了。」

「你簡直是個瘋子!」我忍不住破口大罵。

龍典笑得更狂妄了,那笑聲甚至令我的寒毛直立,眼前的龍典到底還是不是個正常的人類?為什麼他比之前更沒有人味了?如果說之前他是冰冷無情,現在卻是……一種說不出的令人噁心的感覺。

「典……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小龍女終於忍不住捂著臉哭泣起來。

龍典終於停下那恐怖的笑聲,他的眼裡一閃而逝的,是心憐?那種眼神我再熟悉不過了,居也常常有那樣的神情。

「這與你無關。」龍典又恢復成那副一切都無所謂的模樣:「水涵,你走吧,看著以前的情分上,我放過你。」

小龍女渾身一震,不敢相信的抬頭問:「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龍典沒說話,卻露出了殘酷的微笑。

「你要殺光所有在場的人?」小龍女的眼中掉下兩行淚水,然後站到所有人的前方,大張雙臂:「不准,我不准你動任何人。」

龍典的微笑更動人了,他一動,瞬間出現在小龍女的眼前,讓小龍女嚇了一跳,但是一把光能劍卻在此時劈向龍典,龍典毫不在意的抓住,看向來人,卻是個大男孩,一個頗為俊俏的大男孩,不巧正是我那偶爾會認真的老弟,風‧揚‧名,現在正是他難得出現的認真時刻。

「不准傷害她,不管是心理上,還是身體上。」雖然劍被抓住,揚名仍然無所畏懼的直盯著龍典。

「你……」龍典瞇起了眼。

「沒有擔當的男人,不配當她的男人。」揚名露出了無敵欠扁的笑容,要是在平常,我一定會忍不住把他拖去阿魯巴。(註:一種慘無人道的刑罰,專門針對男性的小XX施虐,常常會對男人的心理和生理都造成不可抹滅的傷害。)

但是現在,我真是佩服我老弟,不管他到底是有男子氣概,還是純粹神經太大條。

龍典的笑容再度消失,他那瘋狂的眼神讓人知道,他就要下殺手了,揚名也豎起十二萬分的警戒,雖然可能一點用都沒有…

龍典毫無花悄的招式,只是一掌直接轟向揚名,揚名用光能劍抵擋龍典的攻擊,但是光能劍在龍典的力量之下,壞‧了!

「揚名!」我驚吼著,但是卻趕不及,一切就像慢動作一邊演出。

龍典的掌避無可避,眼見揚名就得喪命在龍典的手下,小龍女卻整個人撲向揚名,用背迎向龍典的掌,龍典在吃驚之下卻還是來不及收回,只有硬是往旁邊稍微偏了偏……這掌打在小龍女的肩頭!

小龍女當場口中噴血,鮮紅的血液全都噴在我弟的臉上和胸口,我老弟瞪大了眼,任由血液流進他的眼裡,他抱住小龍女下滑的身體,用沙啞的聲音顫顫的叫:「小龍女?小…龍女?」最後他的聲音哽咽了起來:「小龍女!」

「放開!」這聲音不是從別人口裡傳出,卻是阿狼大哥,他著急的想拉開揚名緊抱著小龍女的手臂:「無情放手,我要看小龍女的傷勢。」

我這時也衝到他們身邊,我用力扯開揚名的手,一邊嘶吼著:「不想小龍女死的話,就快點放手!」

揚名一聽,馬上放開了雙手,讓阿狼大哥接過小龍女,阿狼大哥仔細檢查著小龍女的傷勢時,小龍女卻張開了眼睛,虛弱地說:「無情,你沒事吧?對、不起,把你拖下水了。」

「笨、笨蛋!」揚名卻怒吼著:「把我拖下水又怎樣,就算我這輩子都要陪你泡在水裡,我都不會後悔!」

小龍女忍不住笑了起來,卻反而被血給弄得咳嗽連連。

「狼哥,小龍女的傷勢怎麼樣了?」揚名幾乎要哭出來。

「鎖骨和上臂骨斷了,我需要一間手術室,馬上!」阿狼大哥毫不猶豫地轉身找了剛剛畏縮的醫生:「你們剛幫龍典進行手術,一定有最完善的手術室,快帶我去。」

「有是有,可是沒有血液可以進行輸血。」醫生皺緊眉頭。

「我是O型血,什麼血液都可以接受我的血吧?」揚名急急地說。

阿狼大哥點點頭,馬上低下身子把小龍女受傷的肩膀固定好,和揚名一起把小龍女搬往手術室。

我也想跟著去,但是冷狐卻突然伸手擋住我的路,我不解的看向他,冷狐卻往別的方向看去……我順著他的眼神看去,龍典,眼裡帶著深深痛苦的龍典。

「受傷的野獸比任何東西都危險。」冷狐的語氣深重,眼裡帶著濃濃的擔憂。

「我……什麼都沒有了。」龍典留下兩行淚水,對天狂吼著:「我什麼都沒有了啊!」

龍典喊完,拼命喘著氣,但是卻又突然停止喘氣,他又狂笑著:「喘氣?我在喘什麼?我根本不用呼吸啊,哈哈哈,居然會喘氣?」

龍典……是不是發瘋了啊?怎麼怪怪的?但是我也感受到冷狐說的話,面前的是一隻受傷的野獸,心受傷的野獸……瘋狂又有超強的破壞力。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可以活得好好的?」龍典瘋狂的看著我們:「你們這些沒受過苦的幸福孩子,為什麼要死的人不是你們,是我!我努力了好多年,好多年的幸福就這樣沒了……叫我怎麼能甘心!」

「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擅自剝奪其他人的生命!」我重重的說。

「是嗎?既然我的生命都可以隨便被剝奪了,我為什麼不可以剝奪其他人的生命。」龍典微微笑著,帶著惡意的笑,帶著血味的笑。

他要動手了!我的心頭一顫,旁邊的冷狐突然在我腰帶間塞進一個東西,而且快速的低語:「我有三把飛刀,但是我的腳受傷了,王子你必須要和我合作,制伏龍典。」

我點點頭,我無論如何都得幫忙,不然我背後這堆人可能全都會沒命。

「邪靈,你協助我們,光能槍雖然不能讓他受傷,可是可以阻礙他的行動。」冷狐的嘴唇幾乎沒怎麼張開,只是喃喃唸過。

「知道了。」邪靈低語過。

深呼吸,好!我大喊出聲:「龍典,你的對手是我!」

冷狐強烈的一震:『王子你……』

我笑了笑:「不能讓傷者硬扛啊!」

我還是舉起了光能劍,打算在龍典最鬆懈的時候,再用飛刀一舉得勝,就算……會兩敗俱傷也在所不惜,不能讓龍典傷害我背後的任何人。

「你想跟我挑戰?女人。」龍典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對女人二字更是充滿了鄙夷。

「沒錯,我就是要和你挑戰。」我平順了心情,這會是我最困難的一戰,也是決不能輸的一戰,為的是要保護大家!

龍典的眼神一緊,什麼話也沒有說,直接就攻了過來,武器同樣是那雙傷了小龍女的掌,而從揚名的教訓看來,決不能和龍典硬拼,我幾步滑離原地,讓龍典撲了個空,但是龍典的反射神經之強,簡直不是人類的程度……呃,本來就不是人類吼。

龍典根本就沒有停頓,身體直接轉了九十度,再度衝向我,我也再度閃開了龍典的一雙肉掌,但是一陣風突然襲向我的肚腹之間……該死,我居然忘記了龍典也有腿,但是閃無可閃,我只好打算硬扛下這踢腿……

幾聲槍響響起,而龍典的動作也頓了頓,我馬上明白了是邪靈在牽制龍典,而我的眼角也瞄到冷狐那雙眼睛,一個正在等待最佳時機獵捕獵物的眼神。

為冷狐製造最佳時機!我打定了這個主意,抽出腰帶間的飛刀,我故意朝龍典亮了亮刀,很滿意的看到龍典變了臉色。

我緊握著刀,故意挑釁龍典:「龍典,來賭上一把吧,賭這最後一擊,是你死還是我亡。」

龍典的眼神閃過一絲憤怒。

我施展出我最快的速度,往龍典衝過去,只希望龍典把全部注意力放在我身上的時候,冷狐能夠掌握到最好的時機偷襲。

「小藍,別……」卓哥哥突然發出警告。

但是我怎能停下來,龍典也已經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了,要拼下去!這個念頭閃過我的心頭,瞬間我和龍典已經要交鋒……

龍典卻突然消失,我硬生生揮了個空!

但是一個悶哼聲傳來,龍典居然跑去攻擊冷狐,而這時冷狐的身影也慢慢滑落到地面,我驚駭地想衝過去:「冷狐!」

「別過去!」卓哥哥死命抓住我,並且不斷開槍阻止龍典對倒臥地面的冷狐下最後的殺手。

但是對於光能槍,龍典很明顯根本不看在眼裡,他舉起了原本在冷狐手裡的飛刀,往冷狐的頭刺了下去……

「喝!」南宮罪突然從上方跳到龍典的身上,他手中的也是一把光能槍,但是不同的是,他的光能槍的槍口直接從後背貼著龍典的心口,碰的一聲,罪毫不猶疑地開槍。

這槍會有效嗎?龍典頓了頓,鮮紅的血液從被槍擊的地方緩緩流出,成功了?

「呃!」南宮罪露出遺憾的眼神,非常懊惱,貼在心口的這槍還是沒能使龍典失去行動能力。

冷狐的飛刀被龍典整支插入南宮罪的胸膛,若不是罪在緊要時刻往旁邊閃了閃,恐怕,這飛刀早就刺在他心口上,不過現在的情況也只比刺在心口上好上那麼一點。

罪被飛刀刺入肩頭,刀尖還透過了他的肩,把他釘在牆壁上,罪的臉色蒼白到嚇人,臉上不斷滴下冷汗,但就算面孔痛到扭曲了,罪還是死命不發出任何哀嚎聲。

「罪!」我嚇得臉色也發白了,天啊,冷狐才剛倒在地上生死不明,現在罪又被釘在牆上……

龍典冷冷地掃過我和卓哥哥一眼,卻走向了那二十多個縮在角落的教授、醫生、科學家等等……他一掌打飛了白鬍子老頭,也就是卓哥哥的教授後,手上突然多了一具通訊器,龍典冷冷地笑著:「想聯絡外界來救你們嗎?」

「我就讓你們如願。」龍典打了個響指。

我們都沒忘記,龍典除了有著強橫到變態的身體,還可以縱衡網絡,他的一個響指該不會……是代表某顆核子飛彈的發射吧?想到這,我們的面色都難看到極點。

「這房間有四架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轉的監視器,從這刻開始,這裡的影像將傳到全世界的電台,所有頻道都只能看到這裡。」龍典笑得燦爛:「高興嗎?你們的死相可以被全世界看見呢。」

這個死變態,我擔憂的看著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冷狐和牆壁上的罪,他們都需要盡快就醫,不能再拖了。

「卓哥哥,我們要去救他們兩個。」我堅決地說。

「我去救,你別過去。」邪靈毫不猶疑地回答。

「不行,卓哥哥,太危險了。」我堅決反對。

「小藍……」

龍典冷冷地說:「何必爭呢?我過去不就好了?」說完,龍典的身影真的往我們衝過來,我馬上舉起手中唯一能劃破龍典皮膚的飛刀……

「龍典!」居的聲音卻如響雷般響起。

龍典突然扭頭一看,旁邊巨大的飛船已經啟動了,而居正站在飛船的駕駛艙,透明的駕駛艙玻璃上突然出現兩個人影,陽光和劍心。

「生命主宰!」陽光憂心地喊。

是不是我看走了眼,當聽到生命主宰四個字時,龍典竟然晃了晃?

「別再亂來了,龍典。」劍心語氣冷得讓人心寒:「否則就算你和生命主宰是同一人,我也不會因此放過你。」

「喔?那你想怎麼對付我呢?」龍典冷著張臉。

「拿飛船撞爛你的生化身體,雖然你可以回到網絡世界,但是我和陽光會一起把你困在第二生命裡,最後放幾個毀滅性的病毒進去。」劍心平靜無波的陳述他的打算。

龍典的臉色很明顯變了,他惡狠狠地說:「你以為你們兩個就可以逃過病毒嗎?」

「逃不過。」劍心直接了當的說。

聽到劍心那毫不在乎的聲音,龍典的呼吸終於急促了起來……看來他又忘記他其實不用呼吸的。

龍典靜靜站著,似乎在思索什麼。

我則擔憂的看了看地上的冷狐和臉色越來越蒼白的南宮罪,急忙喊著:「劍心,快讓他做決定,不然冷狐和罪就要死了。」

劍心微微皺眉,正想開口催促龍典的時候,龍典卻瞬間動了,那速度之快,讓我在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龍典已經一手掐住我的咽喉,另一手卻一掌打飛了卓哥哥。

這時,呼吸困難的我拼命用雙手抓撕著龍典的手,但是連光能武器都傷不了的皮膚很明顯是不可能怕我的指甲的,原本起了畏懼之心的龍典,現在卻好整以暇的看向劍心:「來吧,撞爛我的身體啊!」

劍心卻沉默不語了。

糟糕,劍心一定沒辦法連我一起撞爛,這下子該怎麼辦?在我缺氧的腦袋裡,突然響起了龍典的體內其實還有生命主宰,雖然生命主宰主動放棄了意識,但是有沒有可能,他其實還是有意識的?不然剛剛生命主宰四個字怎麼能引起他的反應?

「生、生命主宰…」我拼命擠出這句話。

龍典又震了震,但是這輕微的震動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只是龍典反射性的又把我掐得更緊,要命,我開始感覺到我快要窒息了。

「住手,不准傷害王子!」原本在飛船上的居不顧一切衝了過來。

連卓哥哥都可以一掌打飛,龍典當然不把居看在眼裡,他微微一抬腿就把居給踢個老遠,口中吐血不斷。

大概是看到我的臉色已經泛青,居死命地爬回來:「住手,你快掐死他了,王子要是死了,你就沒人可以威脅劍心了。」

龍典皺了皺眉,放鬆了一點手勁,他不耐煩的對劍心吼道:「滾出去,你們兩個和飛船全都給我滾出去,不然我就折斷這女人的頸子。」

「生命主宰,我是為了你的那句謝謝來的。」我咬著牙吐出這句話。

龍典狐疑地看了我一眼,加強了手勁,但是馬上又放鬆了,龍典的臉色大變,他終於發現不對勁了,但是這也證實了我的看法,生命主宰還沒有完全消失。

「主宰你記得我嗎?我是王子啊……」

「王子……」龍典的臉上閃過一絲眷戀,一個不留神,他居然放開了我。

龍典的臉出現了不敢置信的表情,隨即又要把我抓回去……我此刻已經撿起了鋼材掉落地面的飛刀,但是卻不是要刺進龍典的身體裡,我有另一個打算。

我一把削去自己的頭髮,只留下和王子的頭髮一樣的長度,我輕輕地靠近龍典,但是嘴裡卻是喊著生命主宰的名:「生命主宰,你記得嗎?你說謝謝我讓你了解愛的感覺。」

龍典的臉上閃過很多種表情,有駭然、有溫柔、有些悔恨……

「生命主宰,你也看見你父親做出的事,別再縱容他了。」我有點激動的喊著。

「王子……」龍典低垂著頭。

成功了嗎?我又走近,希望能看清生命主宰到底回來了沒有……

龍典,亦或是生命主宰對我伸出了手,是生命主宰?我慢慢看著他抬起頭來,眼裡充滿了狡詐……而那隻手正往我的心口戳來……

我終於明白我弟被小龍女保護時的心情,我的前方正站著居,而他的胸口正穿出一隻殘酷的手。

「居,別死。」我的腦袋首先是一片空白,卻慢慢地被居流出的血給染成了紅色,不!居不能死,此刻,我突然完全明白了,我決不能失去居,決不能!

居的臉上卻露出欣慰和抱歉的表情,在倒下之前說了一句幾不可聞的話:「幸好你沒事…」

周圍都是鮮紅的血,有小龍女的、冷狐的、南宮罪的、邪靈的,還有居的……我的夥伴都倒下了,大家都倒下了。

我的淚水在流,可是我卻感覺到一股恐怖的空白心境,我舉起了手中冷狐的飛刀,淡淡地說了一句:「龍典,你說你什麼都沒有了,真巧,我剛剛也是什麼都沒有了。」

我的眼神直射向龍典,而龍典居然有點心虛的看向別處,我冷靜的開口:「來吧,做個了結。」

龍典也露出了要終結一切的表情,在那一瞬間,我採取了主動的攻擊,原本害怕,怕死、怕痛的感覺都沒有了,只除了一件事,打倒眼前奪去我一切的人!

我瞬間出現在龍典面前,速度幾乎和龍典不相上下,當然我付出的代價是全身上下的肌肉全都在跟我抗議,但是身體再難受,也比不上眼見夥伴一個個倒下來得痛。

我的飛刀快速的在空中和龍典的雙掌交鋒,速度既然和龍典不相上下,龍典拿掌來擋能夠傷他的飛刀,當然是佔不了好處,過沒多久,他的手掌上已經血跡斑斑了。

龍典顯然發覺這樣下去不行,他的眼再度閃著狡猾的神色,可惜我猜不透,也沒有多餘的力氣去猜,光是保持著和龍典相同的速度,就已經超越我的極限了,連身上的輕甲都在玆嘎作響,我真擔心輕甲撐不到我打敗龍典的時候。

我還在想怎樣速戰速決,龍典原本一直閃躲著飛刀的手居然主動迎向我手中的飛刀,我還來不及想龍典到底想幹什麼的時候,我手裡的飛刀已經卡在龍典的手掌中,而龍典的另一隻手則是打向我的肚腹,深知這一掌要是打實的話,我很可能從此爬不起來,我只好放開飛刀,順著龍典的掌勢後退,才順利化解掉龍典絕大部分的恐怖怪力。

但是這掌的餘力也夠我受的了,我幾乎慘白著張臉在感受肚子裡翻天覆地的痛苦。

沒有了飛刀,我只好把光能刀撿起來用,雖然早就知道沒用,但是我還是習慣性的拿刀,而龍典把手掌上的飛刀拔了出來,扭曲成一個螺旋形後丟掉,慢慢朝我逼近。

我微微顫抖著,腳忍不住後退了一步,卻踢到了東西,我的眼角一瞥,看見了倒在地上的冷狐……

「我有三把飛刀。」

這句話突然跳進我腦海,三把!我順了順心情,不要命似的衝向龍典,而龍典見我拿的是光能刀,臉上就出現了不屑的笑容。

我作勢砍了龍典數刀,而龍典都輕鬆用手擋掉光能刀,但我的目標不是用光能刀打倒龍典,我是要……我在龍典的戒心大失的時候,光能刀猛然刺進他胸腹間的舊傷……那邊的傷口馬上迸裂開來。

「你!」龍典一怒之下,一掌狠狠往我背拍下,而這掌打實了,我的血直接從口中如噴泉般噴出……

我跪倒在地,就在龍典的面前,不知情的人可能還會以為我在對他下跪呢。

「王子啊,你還是輸了呀。」龍典殘酷地笑著:「接下來,我就讓你死得痛苦點吧,算是報答你讓主宰反抗我的回禮。」

失血過多,我的意識已經有點模糊了,但是就差最後一步了,我把光能刀往自己大腿上劃了一刀,新的痛苦讓我精神一振,我毫不猶豫把右手刺進龍典肚腹間的傷口。

「哼,你不會以為你的手傷得我吧?」龍典笑了笑,但是又想起什麼的說:「你可別以為我有臟器可以讓你傷啊,我的臟器都只是個樣子而已,根本沒有用處。」

我的手順利在龍典的肚腹間摸到一個硬物,拔出來的瞬間,我立刻站起,用盡我全身的力氣拿著冷狐的飛刀砍向龍典的脖子……

咚!我的面前剩下一具沒有頭的軀體,而我在瞬間馬上又把飛刀刺進落地的腦袋裡,把那顆腦袋給砍了個稀巴爛,這樣到底有沒有辦法殺死龍典……應該不行,我跌坐在地,他可以回網絡世界……

「龍典…死了。」劍心卻開口說了這句匪夷所思的話。

我沒力氣開口,只好轉頭看向劍心,進行默默無語的問答。

「我們兩個一直在監控著,他沒有回網絡世界。」劍心只是陳述他所知道的事。

「唉,畢竟他還是人類吧,當他看到自己的人頭落地的時候,直覺的就認為自己已經死了,意識也就消失不見了。」陽光嘆著氣。

「快…救其他…人…」我拼命喘著氣,頭腦昏眩而後終於被一片黑暗壟罩。


而我們這行人完全忘記的是,龍典原本要讓全世界看見我們的死相,結果卻適得其反,全世界都看見了那個威脅者已經死了,而且是被一個眾所皆知的人物給殺死的,第二生命裡,無垠城不敗的城主─血腥精靈王子!

雖然王子全身壟罩在輕甲之中,後來也沒有人找到王子本人,但是王子拯救了全世界的傳說卻一直都存在…成了世界上,永恆的傳說!

上篇:08-6:騙局     下篇:08-8:後記(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