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8-8:後記(全書完)  
   
08-8:後記(全書完)

故事寫到這,我不禁鬆了口氣,終於寫完最後的戰鬥了啊!這時自己寫來才發現,原來那場戰役是那麼驚險刺激,身為當事人,我只覺得心臟不斷在強烈蹦跳著。

接下來,大家都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阿狼大哥和羽憐大嫂終於在現實世界裡結了婚,並且兩個人都隨著娃娃回到她的國家去,阿狼大哥繼續行醫,而羽憐大嫂也繼續做她的財政工作。

而娃娃在五年後,成為了一國的女王,這真是嚇死人了,娃娃當女王?上帝保佑這個國家會安然無恙的撐到娃娃卸任。

南宮罪最後娶了浴冰鳳凰……雖然結婚典禮當天出了點差錯,梵居然出現了!還帶著欠扁的微笑送了新娘九百九十九朵的紅玫瑰……在我們正在擔心,等等神父問有沒有反對這樁婚姻的時候,新娘會不會第一個反對的?

鳳凰卻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她走到梵的面前,舉起她十公分高的新娘高跟鞋,狠狠地往梵的小XX踹了下去,不知怎麼著,當場我好像聽到『喀』的一聲!但是斷的絕對不是鳳凰的鞋跟……

罪和鳳凰的婚禮就在我們叫救護車把梵送到醫院去後,順利落幕!(雖然我比較想叫的是垃圾車!)小倆口目前甜甜蜜蜜的一起成為罪犯的大剋星─號稱罪犯剋星夫婦。

最不可思議的一件事,小龍女真的當了我弟媳!而且還是奉子成婚……

雖然說,我老弟和小龍女已經當了男女朋友,但是小龍女還是遲遲不肯嫁給比自己小好幾歲的揚名,直到某天,揚名不知道為什麼,跟我借了根連我都沒用過的縫衣針,還彷彿不共載天似的拼命地戳著一個……咳咳,就是那個『保』字開頭,,『套』字結尾的東西。

三個月後,我就有了弟媳,和一個七個月後會出生的姪子!

嘿嘿,後記說到這,大家一定很擔憂陽光和劍心吧?

為了讓陽光和晴天有情人終成眷屬,居和卓哥哥終於肯一起合作,而小龍女和娃娃負責出錢,「生化身體開發計畫」就這麼成立了,總之,就是延續龍典當初的生化身體計畫,最後終於讓陽光能夠走出遊戲,在現實世界和晴天長相廝守……目前兩人下落不明,他們老是在繞著地球跑,這時搞不好已經跑去非洲探險了也說不定。

而所謂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天仙為了纏住娃娃,也率先跑了出來,目前在當娃娃女王的專屬保標,接著我可愛的肉包子,要是放它在孤孤單單的第二生命裡,它肯定會創下水淹第二生命的新記錄,當然火凰也吵著要跟老公出來玩,最後,連不怎麼想出來的劍心的身體都被我們創造出來了。(當然,冷狐拿著飛刀威脅居和邪靈一定要做,是一大因素。)

劍心還是不肯跟冷狐走,但是沒地方去的他,只好賴在我家,而一直閒閒沒事幹的他開始打掃房子後,從此變成我家的超級打掃工,所以我家的地板一直都處於光潔如鏡,不小心點走路的話,很可能會從五樓一路滑摔到一樓去。

冷狐還是每隔三天就會來找劍心比試武功,至今仍沒贏過。(廢話!居和邪靈是把劍心的生化身體設定成超級保鑣型的,就算拿著機關槍掃射劍心,他都不會有事,人類打得贏才有鬼。)

啊,對了,我的表姊玫瑰和斷劍也在事情不久後,就結為夫妻啦……玫瑰和斷劍在知道我是王子後,兩人驚訝到連下巴都差點掉下來,不過他們還是沒忘記用這件事威脅我,逼我在他們結婚的時候包了超級大包的紅包……

想到這,我也好些時候沒有看見大家了,自從十年前那一戰後,大夥就各自散去,回歸到正常的生活,好久沒有把所有人聚在一起了,我不禁有點想念那段歲月……

碰!我那貴到驚天地泣鬼神的檜木門居然被人一腳踹開,我忍不住破口大罵:「哪個混蛋居然敢踹我的寶貝門,還打攪了我,不知道今天是我的裝氣質日嗎?」

「可是,小小藍吵著要找你。」我老媽帶著無辜的笑容,放下手裡的可愛小女孩,那雙跟我簡直一模一樣的濃眉大眼,可是我的驕傲呢!雖然每個人都跟我說,小小藍長得比較像她爸爸,但是那雙眼活脫脫就是我的翻版。

「爹地~」小小藍一被陽光放到地面就迫不及待的衝進我懷裡。

「是媽咪啦!」我萬般無奈的第N次糾正女兒。

「才不是呢!」小小藍嘟著小小的嘴巴:「幼稚園老師都說,懷孕生小小藍的人才是媽媽,另外一個是爹地啊!」

這個……我有點心虛的玩弄手指,因為我怕痛嘛……所以,所以當初就……


「居,我想要小孩!」我脫口而出。

話說我那死老弟在龍典事件後,終於追到了大姐姐小龍女,而在求婚數十遍失敗後,我弟最後終於靠著一根縫衣針娶到了小龍女。在我弟大學畢業典禮的那天,突然接到老婆要生了的大消息,就這樣穿著學士服從禮台上,還順便拉上了我。

「姐,快飆車啊!」揚名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連他對天發誓過這輩子絕不坐我開的車這件事都忘了,居然要我飆車,好吧,看在他這麼急的份上,我就給油門催下去,飆了時速三百……

幸好小龍名現在還是有爸爸!

我抱著小龍女和我老弟的小娃娃,風龍名,看那軟綿綿的身體和胖嘟嘟的小手真的好可愛喔,可是那死老弟老是說,看我抱小龍名的樣子,他會得心臟病,所以老是不給我抱抱……每次都是趁他不在的時候,然後小龍女又為了偷偷出門買LV和香奈兒,才會把小龍名給我抱抱。

正在幫我按摩肩膀的居呆愣了十秒,然後帶著興奮的問:「可是老婆,你不是怕痛,所以不想生小孩嗎?」

「對唷,會痛……」我偏著頭想,想到當初小龍女在產房裡,一邊生一邊狂喊要殺了揚名的痛苦模樣,我就有點怕怕的。(雖然說揚名的喊叫聲好像也不比生小孩的小龍女來得小聲,在旁邊陪產的他,手臂硬生生被小龍女折斷……)

「可是好可愛;但是又好痛……」我狂敲著頭,連小龍名快掉下去了都沒發覺,居趕緊把小龍名抱走,以免發生慘劇……我被揚名和小龍女和我老爸老媽外加龍爸追殺的慘劇。

「怎麼辦啊……」我苦思,苦思……

在旁邊安分打掃的劍心突然默默地走了過來,放下一份報紙,然後又想默默地離開。

「劍心,冷狐不是邀了你一起去喝茶?」我記得上次冷狐好像這麼問過劍心。

「我不去。」劍心簡單明瞭的回答:「我還想當個男人。」

真是個不去的好理由,我咬著食指,聳了聳肩:「去不去有差嗎?你沒去,冷狐還不是會殺來我們家跟你喝。」

「正確來說,這是小龍女的房子。」劍心陳述事實後,拿著吸塵器繼續他的打掃工作。

可憐的冷狐,不知道他這輩子要喝多少茶才能追到這冰塊劍心了……我隨手拿起今天的報紙,想看看今天又是哪些政治人物在亂搞,但是一看到大標題,我就眼睛爆出萬丈光芒!

「居!你看。」我的眼神閃著萬丈光芒,哀求地看向最最最親愛的老公,居。

「這個…」居驚駭萬分、不敢置信的看著我手裡的報紙,然後又看看我。

報紙上寫著:「XX醫院成功讓男性懷孕,並在日前成功生下一名健康的嬰兒!」

我看著居懷裡的可愛小龍名,又用最最可憐哀求的眼神看向居……

而居,從來沒讓我失望過。

十個月後……

「老公,你撐著點啊!」我著急的看著居慘白的臉色。

「好…」躺在床上的居慘白著臉,還不停的大口喘氣。

「阿狼大哥,居不會有事吧?」我趕緊問穿著手術服的阿狼大哥。

為了讓居順利生下寶寶,特地從別國回來的阿狼大哥對我爽朗地笑了笑後,戴上了口罩:「放心吧,不會有事的,居的產檢報告都沒問題,一定可以生下健康的孩子的。」

「放心吧,王子,居不會有事的啦!」穿著護士服的羽憐大嫂笑吟吟的安慰著我:「你先出去吧,要剖開肚子把小孩拿出來了喔。」

什麼?要切開居的肚子?那會死掉吧?殺魚不就是剖開肚子嗎?我慌亂的連眼淚都掉了出來:「嗚嗚嗚,不要剖開居的肚子啦,我不要小孩了,居你不要生了啦!會死掉的啦,嗚……」

阿狼大哥和羽憐大嫂的臉都降下三條黑線,而居則是強忍痛苦輕聲的安慰:「不會的,我不會有事喔,老婆你先出去等等,等一下我就會抱著小娃娃出去給你看了喔。」

我收起哽咽聲,有點懷疑的問:「真的嗎?」

「真的,你快點出去啦!」三人異口同聲的喊。

我嘟著嘴:「我想留下來陪居。」

產房的門卻突然被打開,而卓哥哥無奈的表情出現在門口,他走到我旁邊,一把抱住我,然後把我往外拖,順便丟下一句話:「你們動手吧!」

「混蛋!不要趁我生孩子的時候,偷吃我老婆的豆腐。」居氣得整個人從產床跳了起來:「聽到沒有,邪靈,放開王子!」

阿狼大哥一把將居抓起,丟回產床後,他嘆了口氣:「真是難搞的一對夫妻。」

接著,我再也沒聽到居在產房裡叫囂著要卓哥哥不准亂來的聲音,我反而開始擔心起來,該不會居像魚一樣,被剖開肚子後就死翹翹了吧?我忍不住胡思亂想,並且在產房外拼命來回跺著步。

「我姊夫怎麼樣了?還沒生出來啊?」慢步走過來,揚名試圖掛張嚴肅的臉,但是又忍不住爆笑出來,一邊拍著卓靈斌的背,一邊笑到快剎氣:「哈哈哈,卓大哥啊,你真該慶幸沒娶了我老姐,不然現在生孩子的就是你啦!」

「慶幸嗎?」卓靈斌微微笑著,嘴角帶著揮不去的苦澀,如果當初替小藍擋下那擊,而又在病床上躺了一個月才甦醒的人是他,或許現在生小孩的真是他也不一定,可惜『如果』是沒有意義的。

「哇啊……」一個清亮的孩子哭聲從產房傳出來。

我張大了嘴,小孩子……真的生出來啦?

過了會,產房的門被推開來,羽憐大嫂抱著個布包走出來,我三步併作兩步越過羽憐大嫂,跳到居的面前,他還是緊閉著雙眼,臉色還是有點蒼白,但是很明顯,他還在呼吸……我總算鬆了口氣,輕輕撫著滿頭細汗的居,我裂開了嘴笑,這時候好像應該說一句話。

「辛苦你了,老公。」


後來,我和居在參考星座、生辰八卦、易經、天地經、易筋經……總之,是非常努力的挑選後,把居努力生下來的可愛女兒叫做─閔藍藍,大家都暱稱我的寶貝女兒為小小藍,也就是眼前這個超級可愛的小女娃。

「對了,爹地,卓哥哥來了喔。」小小藍開心地笑著。

「小小藍要叫卓叔叔,卓哥哥是媽咪叫的。」我再度糾正女兒亂七八糟的輩分。

「喔,爹地,跟你說喔,媽咪和卓哥哥在打架喔!」小小藍的小臉蛋上充滿興奮,小拳頭還拼命做出揮拳的動作。

「什麼?」我眼睛差點爆出來,又打起來了?可是我一直待在這邊,也沒去當導火線啊?「他們又為了什麼打架?」

「不知道耶!」小小藍偏著小腦袋,食指還不解的敲著臉蛋上的酒窩:「小小藍剛剛說以後要嫁給卓哥哥後,媽咪就說要跟卓哥哥拼了,小小藍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打架耶。」

「……你要嫁給卓哥哥?」我抱起小小藍:「小小藍,你跟卓哥哥差了三十幾歲耶!」

「有什麼關係?」小小藍挺起胸膛,手指還舉起數著:「龍姐姐比名哥哥大好幾歲,劍心哥哥和冷狐哥哥都是男生,娃娃姐姐和天仙姐姐都是女生……」

「天仙是男的,只是長得像女的而已。」我再度糾正女兒的錯誤,而且……小小藍,你的輩分裡除了哥哥姐姐外,難道沒有其他稱呼嗎?

「還有肉包包哥哥和火凰姐姐啊!」小小藍最後提出最勁暴的一組非人類甚至是非生物的戀人組合。

難不成小小藍因為這堆亂七八糟的戀人組合的誤導,所以決定嫁給卓哥哥?我真是哭笑不得,不過話又說回來了,現今大家動不動就活個兩百來歲,差個三十幾歲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雖然說居可能會抓狂就是了……

「不管了,爹地,小小藍要去找肉包包哥哥玩。」我的寶貝女兒開開心心的蹦跳出我的書房。

我提醒著小小藍:「小心火凰吃醋啊,別被她燙著了。」

「好~」小小藍邊喊邊關上書房的門。

「不知道居和卓哥哥要打多久。」我搔著臉,雖然知道卓哥哥不會真的把居打成重傷什麼的,不過居的俊臉要是受傷了,我還是會很心疼的。

至於卓哥哥的安危,根本不需要擔心,他們打了十年,也不見卓哥哥受傷過,倒是居老是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讓我包紮傷口。

「劍心在客廳打掃,他們兩人打不了多久的。」我老媽笑著解釋道。

「劍心在啊?那就不用我擔心了。」我放心的打算繼續我剛才的工作……誰?誰說我的工作是裝氣質的?不是裝氣質,OK?是寫書!寫書!

「主宰,把我未完成的書調出來吧。」我對著空氣吩咐道。

而一個虛擬人影出現在書桌前,有著一頭紅髮和灰色的眼眸,左眼下還帶著特殊的魔紋,生命主宰微微笑著:「要結尾了嗎?」

「是呀!」我笑著,幸好有生命主宰這個好幫手,不然我肯定把事情都處理得亂七八糟,幸好當初龍典的意識消失後,生命主宰的意識又從新回來了,並且回到了網絡世界……只是劍心那傢伙卻說什麼,要是公開主宰還活著,會惹來一堆麻煩,不如說他掛了……害我還傷心了好一陣子。

不管如何,這故事總算要結尾了,我輕敲著腦袋:「我想想……唔,這樣好了,從此以後,大家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樣好嗎?」

「再好不過了。」主宰輕輕笑著:「書名呢?」

我正想開口時,書房的門再度被碰的撞開,又是一個人影衝進我懷裡,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訴:「老婆,邪靈他居然誘拐我們家的小小藍啦。」

「我沒有!」卓哥哥抿著嘴厲聲說道。

「沒有?」居也不甘示弱的抬頭回吼:「沒有的話,小小藍為什麼說要嫁給你?明明就是你這傢伙看我家小小藍年幼無知,所以故意誘騙她的!你這個戀童癖的變態!」

「我沒有戀‧童‧癖!」卓哥哥咬著牙一字一字地低吼。

「你有!」居斬釘截鐵地說:「當初我老婆才幾歲,你就愛上她,現在又拿我家小小藍開刀,這不是戀童癖是什麼?」

「居……別鬧了。」我看情況不對趕緊出聲制止,卓哥哥的鐵青臉色很明顯看得出來快抓狂了,再鬧下去的話,難保我不會在今天當了寡婦。

「我……只是擔心我們家的寶貝女兒。」居露出了委屈的神色,接著順帶抱住我,然後用示威的神情看向卓哥哥。

「放心,擔心我不如擔心你自己,戀女兒情結外加同性戀的傢伙!」卓哥哥冷冰冰的反諷道。

「你說什麼!」居為之氣結。

兩人瞬間又開始大打出手,卓靈斌憑著高超的身手,光是赤手空拳就有足夠的殺傷力……至少對居這個弱不禁風的教授來說,殺傷力十足!而居雖然連卓靈斌的一根手指都打不過,但是他至少還可以使出唯一會的招式,一邊閃躲一邊隨手拿起不知名物體往卓靈斌扔!

眼見我的書、紙鎮、到滑鼠全都被居拿起來亂扔,而卓哥哥三步五時就踢毀我的花瓶、椅子,我寶貝的書房居然被這兩個不知死活的傢伙給弄得一團糟………我火大啦!

我氣得青筋爆了N條,拳頭握得死緊,最後使出我的必殺大絕招─大吼:「冷狐!有人在增加劍心的掃除工作量啦!」

此話一出,卓哥哥踢到一半的腿硬生生停在半空中,而居也看了看正要扔出去的馬克杯後,小心翼翼地把杯子擺回原來的地方。

冷狐,才是真正的狠角色,尤其當事情牽扯到劍心的時候,他更是不知道什麼叫做留情!畢竟,誰都不想和十八歲就穿著高中制服,拿著飛刀在混黑社會的人作對啊!又不是嫌命太長,想馬上葛屁!

門口默默走進兩個人影,一個是劍心,另外一個則是永恆的跟屁蟲─冷狐!

「大家來了。」劍心言簡意賅地說明。

大家?哪些大家啊?我不解地想。

「居、邪靈,你們又在打架啦?」阿狼大哥爽朗的笑聲已經從外面傳來,還伴隨著羽憐大嫂的輕笑聲。

「阿狼大哥、狼哥!」我們三人異口同聲地喊。

「狼哥,你怎麼來啦?」居驚訝地問。

「唉呀呀,大家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啦?」羽憐大嫂臉上的笑容還是那麼和馴。

「羽憐大嫂也來了?」看到好久不見的羽憐大嫂,我忍不住衝過去撲進大嫂的懷裡。

「都這麼大的人了,還這麼喜歡撒嬌。」羽憐大嫂輕斥道,但是眼角卻帶著明顯的笑意。

「這傢伙從以前就是這樣,一點長進都沒有。」小龍女靠在門邊調侃的說。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揚名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

我驚訝地問:「咦,你們兩個今天怎麼這麼早回家?平常不是都要居開車去PUB把你們這醉生夢死的兩個人給拖回來?」

「唉,PUB倒店了。」小龍女一臉心疼不已。

「喔?」這該不會是……

「不過就是在他們店裡打了幾場架而已,居然就倒店了,又要找新PUB了。」揚名搖頭嘆氣:「小龍女,你少招蜂引蝶點,我就不會跟那堆色鬼打上架了。」

「哼哼,你才少引點狂蜂浪蝶呢!說到這個,上次那個辣妹又是怎麼回事?」小龍女不甘示弱的回答。

果然又是這兩個人惹的禍,我搖著頭。

「王子哥哥!」一個高貴中透著一絲俏皮的臉蛋從門邊露了出來,而旁邊那個高不知道是男還是女的美人,已經完全出賣了這個女孩的身分。

「娃娃!天仙!」我這下真的嚇到了,要是堂堂一位女王居然跑來靠在你家門邊,就算你對這位女王的真面目再熟悉不過,還是會嚇一跳的。

我有點不敢置信的問:「娃娃,你怎麼來了?」

「嘿嘿,因為人家想跟天仙結婚嘛。」娃娃嘟著嘴。

「你想跟他結婚?」我倒也不是很驚訝,都有晴天和陽光為先例了,只是這件事和跑來我家有什麼關係?

「可是那些大臣說,娃娃是女王不可以和天仙結婚,所以娃娃就把王位丟給妹妹啦。」娃娃笑吟吟的:「娃娃沒有地方去了,以後就要跟王子哥哥們一起住了,好不好?」

「當然好啊!我正覺得這房子太大了,人又太少,不夠熱鬧呢!」我開心的笑。

「王子哥哥在做什麼啊?怎麼主宰一直在旁邊傻笑。」娃娃心細看到虛擬化的生命主宰正站在旁邊待命。

「啊!」我驚呼一聲,差點忘了主宰還在旁邊等我為書取名字呢。

「我在幫我的書取名字!」

眾人聽了都面面相覷:「不是早就取好了嗎?」

「啊?」我的書早就取名字了?怎麼又只有我不知道啊?

「大家早就覺得,不管你是男是女,你永遠都是我們心中那個會狂傲的笑、最重視夥伴,最不可思議的血腥精靈王子,既然你的真實性別是女的,那就勉強算得上是─1/2王子。」

上篇:08-7:永恆的傳說     下篇:歪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