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風龍名  
   
風龍名

第一章 風龍名
我的名字叫做風龍名,今年16歲,或許你會覺得我的名字是個好名字,如同龍一樣揚名天下,不過很抱歉而我必須打破你的猜想,我叫做風龍名的原因是,我的爸爸叫做風揚名,我的媽媽叫作龍水涵,就我熟知我父母的個性來看,他們大概是吧他們名字離的六個字寫在紙上,然後抽出三個來,湊出一個名字……感謝上帝!我沒有叫做水龍還是風龍,更糟的,要是當初抽到[風水],我真不知道,是不是該去拜個風水師當師傅了。

老實說,我一直都不懂,我爸媽這樣亂七八糟的人為什麼會教出我這種成熟的小孩,難道是物極必反的結果?

[錯!就是因為你爸媽和我爸媽都亂七八糟,才會把4歲小女孩扔給5歲小男孩照顧,從5歲開始當代理父親的你,如果不認真負責點的話,我們兩個早就重新投胎了。]

閔藍藍,昵稱小小藍,她的母親和我的父親是一對雙胞胎姐弟,當然,她也就是我的表妹,她說話永遠都一擊命中核心。

這還不是我爸媽最誇張的地方,舉個例來說,我爸媽最愛上PUB,不,或許應該說,他們兩個最喜歡『終結』PUB。截至目前為止,他們兩人已經半毀二十間PUB,全毀十五間PUB,PUB毀損的原因千奇百怪,有爭風吃醋,有黑道尋仇,有酒醉鬧事,甚至其中一個理由只是,我媽突然想煎個荷包蛋我爸吃,然後借嘞PUB的廚房一用。

怪的是,廚房爆炸嘞——就在我媽踏出廚房的那一刻;我爸進醫院嘞,因為我媽把洗碗用的沙拉脫當沙拉油用;PUB舞廳也毀嘞,因為我媽叫嘞輛自家的救火車來幫忙滅廚房的火,可是很不幸,那時候只有小小藍的媽在家,所以救火車是她開來的,就在廚房的火勢被舞廳人員用十幾個滅火器滅嘞以後,救火車撞進嘞PUB的舞廳。『哪邊需要救火吖?』小小藍媽義不容辭的拿著水管問。然後救火車的引擎就起嘞火,小小藍媽非常有常識,馬上疏散民眾:『大家快跑,車子起火很危險,會爆炸的!』

在所有民眾都疏散,而小小藍媽最後一個踏出PUB時,車子果然爆炸嘞,小小藍媽起定神穩的走出PUB,背後襯托著爆炸火光的照片在報紙上刊登嘞一個禮拜,標題是:救火女英雄!雖然PUB人員極力澄清,爆炸就是這個救火女英雄引起的。

經過這件事後,現在我家方圓一百公里內的舞廳外面都掛著一塊警告牌:『狗與風家夫婦不得進入!』

我爸媽的破壞力如同核彈般,威力強大,大家都逼之唯恐不及,但是小小藍的的父母也不遑多讓,就像是環境汙染,禰可能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有多恐怖,就好像禰用塑料用得很高興,但是禰絕對想不到禰的塑膠居然和十萬八千里外的臭氧層破洞有關。

每個訪客看到小小藍的母親笑容可掬的端著一道道美味的菜上桌,都會豎起拇指說句:真是個賢妻良母。如果真是這樣,小小藍爸也不會被小小藍媽欺壓得死死的嘞。原本我也一直不理解發膠和臭氧層破洞有什麼關系,不!是不理解小小藍媽到底有什麼可怕的,畢竟她做得一手好菜,總是笑著摸我的頭,這樣溫柔的家庭主婦到底有什麼好怕的?

這樣的疑惑一直到某天,有五、六個綁架犯沖進我家,連我家的巡邏警衛都被制伏嘞,小小藍媽卻還在廚房切一堆食材,她說她要敦佛跳牆,這個要敦很久,一定要早點煮,不然會趕不上晚餐。。。話扯遠了,我只是想告訴你們,這個家庭主婦在面對綁架犯的時候,是多麼的從容與自在,她甚至還提醒嘞綁架犯:『禰的槍沒開保險哦,這樣不能射擊的。』

綁架犯似乎有點惱羞成怒,氣得要她到客廳蹲好,但是小小藍媽只是微微皺眉:『我可以待在廚房看火嗎?佛跳牆不好敦的,要注意火候。』

可想而知,綁架犯當然不會容許人質在廚房敦佛跳牆,小小藍媽閃過不耐煩的表情,然後舉起旁邊的菜刀,快速的刷刷刷碰!前三下把綁架犯的槍給解體,最後一下是菜刀刀柄敲昏綁架犯的聲音。(我一直都很懷疑那把菜刀到底是什麼材質的?)

小小藍媽喊嘞一聲:『劍心,照顧小孩!』

我家的管家,劍心,這是還在用吸塵器吸地板,一聽到小小藍媽的話,他的身影快到看不加,瞬間把我和小小藍抓到二樓。

忘了跟大家說,我家是樓中樓,二樓可以很清楚看到一樓客廳的景象,我和小小藍就在那里欣賞,『家庭主婦手持菜刀痛毆五名持槍綁匪』。

從此以後,我和小小藍再也不敢不聽小小藍媽的話嘞...我們變得和小小藍爸一樣的乖。話又說回來了,我忍不住歎了口氣,看著冷冷清清的歐式別墅,我不過是離開一下子而已,怎麼回來的時候,剛才眾人齊聚的熱鬧景象就消失無蹤嘞?枉費我還特地買嘞下酒菜回來:『大家都去哪嘞?』『或許劍心知道?』我猜測著,然後走到廚房,果然在里面看到嘞穿著圍裙,這在熬湯的劍心。忘了說明,這個有著紅頭發和臉額上疤的男人,劍心,是我家的遠房親戚,因為他無依無靠,所以就一直住在我們家當管家,他的掃除工作做得可好嘞,要在我在找到一絲絲的灰塵比登天還難...話雖然這麼說,其實我和小小藍都知道一個天大的秘密,而這個秘密是我和小小藍意外發現的,劍心他其實不只是我們家的管家而已,他還是一個黑社會!

會發現事實,是因為我們發現,常常來找劍心出去的冷叔叔竟然是黑社會著名的冰帝世家中人,而且他還是最有名的殺手——銀面快狐!

劍心應該是銀面快狐的殺手之一,我和小小藍都這麼猜,可是我們並不因此就怕劍心,劍心還是我們心目中,肚子餓了就去找他的萬能管家!

『劍心,大家都去哪里了?』我開口。

劍心把眼神移到我身上,表情沒有絲毫變化:『去他們初次見面的地方。』

『什麼時候回來?』我一點都不意外,我和小小藍的爸媽永遠都在到處亂跑。

『明天,或許會。』劍心又低頭去償了償湯,然後再回頭跟我說:『開飯了。』

我點點頭,把煮好的飯菜端出去,才踏進飯廳,就看見小小藍在端詳一個虛擬頭盔,我好奇的問:『禰要去 虛擬百貨買東西?』

『才不呢。』小小藍隨口回答:『我買東西啊,一定要試用過才買,虛擬百貨的東西又不是實品。』

『那禰在干什麼?』

『我只是從龍姐姐拿回來的一堆東西里,找到這個而已,不知道是不是公司的新產品,我正在研究呢。』小小藍看了一會,不禁皺起眉頭來呢喃;『怪了,這個虛擬頭盔不像是新產品,反而很想舊型的。』

『或許是我媽又亂買古董了?』我把盤子放到桌上。這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情,我媽買東西的功力實在是驚人,多到我家旁邊加建了一個兩百枰的倉庫,就為了擺我媽的雜物。

小小藍聳聳肩,說道:『戴戴看不就知道了。』說完,她還真的把這個來曆不明的頭盔戴上去。

我有點擔憂,我媽買回來的東西,如果不是保養品、衣服、首飾、包包的話,那通常就是危險物品!不過話也不能這麼說,上次我媽買回來的埃及古項鏈就是條受詛咒的項鏈,那時候我家半夜老是有腳步聲和女人哭泣的聲音,這種情況一直到我和小小藍跟小小藍媽抱怨後,就結束了。

因為那條項鏈斷成了十七、八段,根據切口判定,應該是菜刀的武器造成的,我媽還因此跟小小藍媽吵架,但是一把菜刀徊旋飛過,深深砍進我媽身後的牆壁里,我媽除了把項鏈拿去丟掉外,沒多做什麼舉動。

這時,小小藍突然驚呼道:『是個虛擬游戲!』

『什麼游戲?』我放心下來,原來是游戲,或許是公司新開發出來的吧。

小小藍卻沒有再說話,我起了疑心,著急的搖著小小藍的肩,口中呼喊著:『小小藍?小小藍妳快回答我啊!』

小小藍呆了一會,然後給我個大爆栗,脫下頭盔的她嘴里不滿的念著:『干嘛啦?我正要創造角色進去看看耶。』

我摸了無辜的頭:『我擔心禰啊,來曆不明的頭盔還是不要亂戴好,禰要玩游戲的話,用禰自己的頭盔比較好,那不是公司最好的虛擬頭盔嗎?』

『可是這個不一樣耶!』小小藍有點興奮的說:『這個虛擬頭盔是每個游戲專屬的,不像我們的萬能頭盔,可以去虛擬百貨買東西,也可以看書什麼的,還可以玩遍各種游戲。』

『而且...』小小藍露出了奇怪的表情:『這個游戲是傳說中的禁忌游戲,我只是聽過說它,可是從來就找不到進去的入口。』

『禁忌游戲?什麼游戲?』我有點疑惑不解,不就是個游戲嗎?有什麼好禁忌的?難不成是因為太過血腥暴力,所以被禁止?

小小藍露出大大的微笑:『第二生命。』

『第二生命?』我揚揚眉,對這個普普通通的游戲名沒什麼興趣,只是勸著小小藍:『快點吃飯吧,我看妳就真的要開展禰的第二生命了。』

小小藍聽了,吐了吐舌頭,趕忙捧起飯碗來,還很沒有淑女風度的邊吃邊說話:『跟我一起進去玩玩吧?反正頭盔有四個。』

我興奮缺缺的說:『不了,我對游戲沒興趣,我一點都不喜歡對這人工智慧說話,他們說話太無聊了,沒有半點變化,禰難道忘記我們兩個玩過這麼多游戲,也沒有哪個可以讓我們玩過一個禮拜的。』

『說的也是啦。』小小藍沒有辦法反駁,只是生性好爭的她硬是說道:『可是你哪是不喜歡和人工智慧說話,你就很愛和生命主宰說話啊!』

我有點語塞,『那不一樣嘛,生命主宰他可是公司開發出來的,最強的人工智慧,你怎麼能拿他和其他的比,而且他真的很博學多問,和他說話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小小藍硬是吵著要我陪她玩,我實在被她吵得受不了了,匆匆把飯扒完就躲進了書房。不過我大概也知道,從小我就被小小藍吃的死死的,頂多再過一天,我一定會被她拉進去完,既然如此,我還不如利用這一天來調查一下,第二生命為什麼會被叫做禁忌游戲。

『生命主宰。』我呼喊了生命主宰的名字後,如往常,等待生命主宰的立體影像。

通常生命主宰會瞬間就出現,可是這次,生命主宰卻是足足讓我等了十幾秒,我才看到他出來。

紅發灰眼,左眼下還有著奇異紋路的生命主宰就出現在我面前,他帶著有些抱歉的表情:『對不起,我正在處理風藍交代的事情,多以慢點出來了。』

不知道小小藍母親又給生命主宰找什麼大問題了,我想到,上次她居然叫生命主宰這種人工智慧設計『新菜單』,那一陣子,我們家吃到嘴里的東西都有一種說出來的怪異,尤其聽到生命主宰報告菜單內容時。

『所需材料:雍菜二百克,需使用水耕,可以減少化學藥物使用量,延長肝髒壽命;氯化鈉0.136367克,谷氨酸鈉0.0456克,Capsicum an-nuum L.一條,切成直徑1公分、高0.03公分的圓柱體,用一百五十度高溫炒過,裝到盤子里,即可完成。』

那時候小小藍母親的臉出現了三條黑線,連忙問她老公去,到底生命主宰說的是什麼珍貴材料,他們兩個就這樣邊討論邊走進廚房,最後端出了一盤...

『雍菜,其實就是空心菜,雍菜只是學名。』小小藍爸騷著臉,有點無奈的說。

『氯化鈉不就是鹽嗎?』小小藍恍然大悟。

『谷氨酸鈉是什麼鬼?』我爸雙手環胸的問。

『味精。』小小藍媽雙手一攤,一副被生命主宰打敗的模樣。

『Capsicum annum L,這個我知道,是辣椒。』我深吸了一口氣,所以這些東西合起來就變成了,加辣椒的炒空心菜。。。

『吾,這個味道要是讓我嘴里淡出鳥來嗎?』我媽媽偷吃了一口菜,馬上大驚小怪著。

『生命主宰說,這樣鹽分才不會超過應該攝取的量。。。』看小小藍媽的表情,我就知道,她下次大概再也不會叫生命主宰設計菜單了。

從回憶里回來,生命主宰還是靜靜的在前方等待我的指示,我有點歉意的開口說:『抱歉,久等了,我是想問你有關一個游戲的事情,一個叫做第二生命的游戲。』

生命主宰的表情突然一滯,這是我從沒見過他有過的表情,但是他馬上又恢複成原來的淡笑:『怎麼突然對游戲有興趣了?』

我聳聳肩:『小小藍從我媽的東西里挖出一個頭盔,就硬吵著我去玩。』

生命主宰又淡淡一笑,開始解說起第二生命的故事:『第二生命,是第一個真實度達到百分之九十九的游戲,造成全世界的震撼,也讓百分之八十的人口都進入這個游戲,但是最後發生了意外,游戲也因此失控,游戲公司完全無法掌握這個游戲,甚至無法關閉他,只好下令全面回收頭盔,這個游戲也就成了曆史上的名詞。』

『但是我媽缺買到了這個頭盔。』我歎口氣,我媽果然專買些危險物品回來。

『不是買的。』生命主宰溫和的笑著:『第二生命是你母親的公司第一個發行的游戲。』

『什麼』我猛然站起,我從沒聽大人們說過這件事情,既然這件事事出在自家公司,我忍不住關心起:『當初是發生了什麼意外?怎麼會讓這個游戲變成禁忌游戲?』

生命主宰第一次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他盯著我,然後說道:『你可以自己去發現。』

我匆匆走進客廳,一把抓起正在看電視吃零時的小小藍,不管她抗議的表情,我把頭盔扣到她頭上,然後把另一頂載到自己頭上。

看著眼前一片黑暗,想到這件事關系著自家公司,而且生命主宰的怪異反應也讓我大大起疑,說不定當初的意外和我們家有很大的關系性?我下定決心要弄清楚!

『哈囖!好久沒看到人了耶。』

載短暫的黑暗後,我眼前大放光明,一個豔光四射的美女就飄載空中,好奇又興奮的大量著我,是不是還抿嘴笑著,讓我覺得渾身不對勁...就好像一個美女載勾引我似的。

我搖了搖頭,把這個荒謬的想法搖掉,眼前的不過是個人工智慧,再游戲稱為NPC,他們根本不會有真正的感情。

突然美女眨了眨眼睛問:『你和同時間進來的女孩有關系嗎?』

我脫口而出:『那是我表妹!』

美女打了響指,然後另一道身影憑空掉下,還叫著:「好痛啊!我的屁股要裂開了啦!」

嚇到的我猛然一看,倒在地上的不正是小小藍?我趕緊扶起她,兩個人莫名甚妙的看著美女NPC。

「我們現在可以創角色了嗎?」小小藍捂著屁股,不滿的問。

美女咯咯笑著:「哪那麼簡單,你們想進去,就得告訴我,為什麼要進去。」說完,美女還朝我拋了個媚眼:「不然,叫這個大帥哥跟人家撒嬌一下,我說不定會讓你們進去唷。」

「搞什麼東西,你這個人工智慧的個性也設定的太差了吧,你不給進就算了!」小小藍怒火沖天的說。

「小小藍,冷靜一點。」我實在很想搞清楚,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游戲的失控,所以我只好轉向美女,試探性的問:「進去是因為……想玩游戲?」

「少來!」美女懶洋洋的躺在空中,一邊看著自己的指甲(這動作跟我媽真是像):「這游戲早就關閉了,如果沒有特殊原因,我不能讓你們進去。」

「我們想去找這個游戲失控的原因。」我急著脫口而出。

美女這時候才微微找起頭來,飄到我面前:「有什麼好找的?失控的原因就是人類沒辦法掌握里面的NPC而已。」

「你在胡說什麼?NPC怎麼可能會失控,它們又不是活人。」小小藍驚叫。

美女露出不屑的微笑,用不屑的語氣說道:「你確定?」

「當然確定,我說你應該是眞人吧?為什麼要這樣嚇唬我們?」我擋在小小藍的面前,怒聲問道。

美女大笑出聲,還差點笑得岔了氣:「我是人?我是嗎?呵呵,好吧,就算你們的理由過關好了,你們就進去,找第二生命失控的原因。」

我和小小藍都搞不懂眼前這個「人」到底在發什麼神經,但是腳下卻突然一空,我們兩個人馬上有種從高空落下的感覺,我和小小藍緊抱在一起,忍受這種恐怖的自由落體感受。

「哎呀呀,角色就隨機創造吧,誰叫小美女妹妹你要罵我呢!還有啊,想知道眞相,就去找王子吧。」空中傳來了美女的最後幾句話,好像還伴隨著咯咯的笑聲。

「王子?」我牢牢記住了這個名字。

過了一下子,我們兩個總算落地了,我看了看周圍,藍天白云,綠樹圍繞著幾間木頭的房子,儼然是個小村落的模樣,我安慰著縮在我懷里的小小藍:「小小藍,沒事了,我們落地了,這里的風景很不錯喔。」

「龍名……」小小藍呢喃著。

「什麼事?」

「你……你的胸膛好軟喔!」小小藍說著,還舒服的在我胸前蠕動了一下。

「你在胡說什麼,快點起來,我們到處看看吧。」我不以為然的說,就算是表兄妹,小小藍你也不能這樣賴在我胸前啊!

「龍名?你的聲音好像女生喔。」小小藍疑惑的抬起頭來,然後看著我愣往。

我也愣住了,眼前的人哪是小小藍?一頭烏黑的短發既帥氣又有型,稜角分明的臉上飛揚著濃濃的劍眉,眼睛是琥珀色的,嘴唇則厚薄適中……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眼前的人是個男.人,而且還有著讓我羨慕得要死的二頭肌,我敢保證,我一定能在這人的衣服底下發現六塊肌。

小小藍這時候也回過神來了,她低頭朝我的胸膛看去,然後又愣住,我也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看見我的胸膛高高的腫起兩塊「肉」!看這兩塊肉美好的形狀,我很肯定絕對不是我變胖了,而是……

「哇!我夢寐以求的D罩杯!」小小藍愣愣的說,而後露出痛苦的表情:「為什麼?為什麼你們不是長在我身上,卻長在我表哥的身上。」

小小藍的這句話終於打醒了我,我登時跳起來吼道:「你夢寐以求的D罩杯怎麼會長在我身上?」說完,我猛然發現,我剛才的聲音一點都不像平常的低沉吼聲,反而比較像女人的尖叫!

風龍名-5

我難以置信的舉起雙手捂住嘴巴,卻又看見更驚人的事情,我的雙手居然潔白柔嫩,指若青蔥……天啊!我趕緊轉頭逼問小小藍:「小小藍,你快告訴我,我現在看起來是什麼樣子?」

小小藍偏著頭端詳:「長長的金發,喔,我也好想要這種頭發;像天空一樣的清澈藍色眼睛,真是美呆了,我看你光用這雙眼就可以勾引全世界的男人;臉蛋像瓜子的形狀,小小的堅挺鼻子,還有粉紅色的嘴唇耶,你確定你沒擦口紅?」

聽到這,我已經臉色發白了,但是小小藍卻又聳聳肩說:「再配上背後的一對翅膀,活脫脫就是個天使嘛。」

我應聲倒地。

「喂喂,龍名,你快點醒醒啦,你還沒告訴我,我是什麼樣子耶!」

我沮喪的坐在水池邊,楞楞的看著小小藍,而小小藍也楞楞的看著我,我們兩個幾乎是異口同聲:「為什麼我不是你啊!」

唉!我們同時間歎了口氣,無奈的表情全寫在臉上,事實非常明顯,我們兩個的性別正好顛倒了。

我是個性感美麗,還有著D罩杯的天使美女,而我表妹小小藍卻變成一個肌肉結實又英俊偉岸的男人!這根本就是教壞女孩,要不是我阻止,小小藍差點就拉開他自己的褲襠看他自己有多「大」了;可惡的是,小小藍也禁止我掀開自己的衣襟偷看我自己到底有多「大」。

「可惡!」小小藍猛然站起,對天大吼著:「一定是那個女人搞的鬼!」

我又歎了口氣,勉強打起精神:「走吧,我們去打聽一下王子是什麼東西,把這件事情弄清楚,然後就不用再當……」

「人妖!」小小藍咬牙切齒地說出我說不出的話。

我和小小藍在村子左顧右盼著,走進一家藥林店,果然看見笑容滿面的小姐正站在櫃台後面,她一看見我們走進來,馬上眼神閃亮的迎上來:「請問要買什麼藥呢?」

「呃,我們不是要買藥,只是想問一下,你知道王子嗎?」小小藍出口問道。

小小藍這話一出口,小姐臉上的笑臉馬上消失,瞬間變成橫眉豎目:「不是來買藥就出去,我這又不是諮商所,什麼東西都要來問我,連叫出系統的方法都有人問,又不買藥,搞什麼鬼啊!」

靠!好凶NPC,我不住在心底暗罵。

「靠,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凶的NPC,你想怎麼樣?打架嗎?」小小藍握緊拳頭,毫不留情的罵回去。

NPC小姐居然把五根指頭的中間那根豎起來,還一邊做出陰狠的表情:「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一級的玩家敢跟NPC打架,你要打就來吧,先告訴你,我的等級是五十五!」

兩個女人就這樣在我面前對峙著,小小藍不愧是我最凶猛……不,是最有勇氣的表妹,就算聽到等級差距是五十四,她還是絲毫不退縮。

「我問你。」小小藍眯起眼睛:「這個游戲的痛覺是多少?」

NPC小姐冷冷的回答:「百分之三十。」

小小藍的氣勢一虛,臉色一變,馬上縮回我背後:「龍名,這家伙就交給你了。」

「喂,你這堂堂一百八十公分的男人,你以為這個一百六的女人罩得住你嗎?」NPC小姐不屑的說。

我回頭看,還得仰著頭才有辦法看到小小藍畏「縮」的身影,雖然身高不如人,我還是得秉持著男子漢應該照顧女生的態度,我挺起胸膛,正要和NPC小姐理論……

「挺那麼高干嘛,我知道你有D罩杯啦。」NPC小姐冷冷的說。

鳴鳴鳴……我忍不住蹲去角落哀悼我以往堅硬的胸膛。

NPC小姐面對兩個沒斗志的人,她的態度更不屑了,雙手環胸的吼:「要問東西去找村長啦!」

我和小小藍連滾帶爬的沖出藥材店,小小藍畏縮的背脊馬上又直了起來,抓狂般的喊:「可惡的死NPC,等我超過五十五級,我一定要回來海扁你一頓!走,龍名,我們快點去練功!」

說完,小小藍竟然真的抓住我往村子外沖,更糟糕的是,我的力量抵不過她,就這樣被她拖著走,雙腳還在地上留下兩條拖痕。

「小、小小藍……你想怎麼樣都可以,但是我們先去找村長吧。」我欲哭無淚的喊。

「對喔,要找村長。」小小藍猛然驚醒,馬上回頭朝村長室走去,但是問題是,小小藍你快放開我啊!

可惜,氣炸的小小藍根本沒注意到我,他就這樣拖著我進了村長的家,幸好,村長看起來非常正常,是個相當慈祥的老爺爺,還抽著煙斗。

他在聽我們的來意後,村長好像回憶般開口說:「王子啊,我記得很清楚,他也是在這里出生的。」

在這里出生?難道王子是個玩家?我皺眉,但是隨即又推翻了自己的猜測,這應該是這游戲的劇情之一,NPC是不可能會記玩家的名字。

「那王子有什麼特別的呢?」我好奇的問。

「呵呵,那小子啊,一出生就引起村子的騷動。」老村長笑著:「村里的女孩子們都追著他不放,嚇得那小子從籬笆爬出村子呢。」

小小藍吞了吞口水問道:「他長得很帥?」

「號稱是第二生命的第一美男子,就我看來,那小子的確長得挺俊,是個白發紅眼的俊俏精靈小夥子。」老村長說完又呵呵的笑著。

白發紅眼……我趕忙記在腦袋里,然後皺著眉頭,這麼說來王子是得了白化症的白子?因為全身缺乏黑色素,所以造成白發紅眼?真可憐!

「第一美男子!」小小藍的眼睛變成兩顆大愛心,然後他又迫不及待的拉著我想往外跑,嘴里還不停的大喊:「快快快,我們快點去找王子,我要看美男子啊!」

「等一下,小小藍,等一下!我還沒問好……」我死命掙紮,奈何游戲太殘酷,我的力量硬是拚不過小小藍。

碰!一聲巨響,然後我的背脊感到一陣巨痛,痛得我連五官都歪七扭八。

小小藍這時才回過神,轉頭一看,大喊:「哇,你的翅膀被門撞歪了耶!」

你以為是誰害的?我露出哀怨的神情看著一臉訕訕然的小小藍,然後強忍著翅膀的抽痛,我轉頭繼續問村長:「村長,那請問你知道王子現在在哪媔隉H」

「王子?大家都知道他在無垠城啊。」村長理所當然的說。

「無垠城?在哪邊?」我瞪大眼問,想不到事情如此簡單。

「就在這塊大陸的正中央。」村長放下一直在抽的煙斗,一臉擔憂的看著我們:「小夥子,你們兩個可不要想去無垠城,至少也等到五、六十級的時候再去,沿路的怪物很多,而且無垠城可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恐怕還比外面危險。」

「五、六十級?」我和小小藍都愣住,那得要練多久啊?

「是啊,現在外面的世界很危險啊,也只有我們這種小地方才會這麼安甯。」村長說到安甯的時候,臉上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

我和小小藍問到這,也沒甚麼可問的了,事情很簡單,練到五六十級後,就可以出發到無垠城,然後找到王子,問清楚事情原委後,任務圓滿達成,聽起來似乎很簡單,但是我們連第一項都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做到了。所以,我和小小藍目前只好撐著下巴坐在路邊發呆。

「我想到了!」小小藍猛地站起來,興奮的抓住我的肩膀拚命搖著:「我們去找人帶我們練功啊,雖然這個游戲是禁忌游戲,可是我聽說還是有很多喜歡玩生存游戲的人偷偷在玩。」

「這個世界這麼大,誰知道我們找不找得到人?」我沒好氣的說:「就算找到了,他們又為甚麼要浪費時間帶我們?」

我說到這,小小藍突然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看得我渾身起雞皮疙瘩,他還用怪異的手勢捧起我的臉:「就憑這個啊!」

我臉色發白,嘴埵R出一句話:「你休想叫我去色誘!」

「這很公平啊,女生就交給我,男人就交給你啦!」小小藍露出‘我也是有犧牲’的表情,但是我很懷疑......到底有多少女生喜歡玩禁忌游戲?

想到我要臉上掛著媚笑,和一個個好像色鬼纏身的家夥撒嬌,靠!想到我的胃酸就不斷的溢上來,我再度嚴重拒絕小小藍的提議:「我不要色誘男人!」

小小藍卻瞪大了眼,看著我背後,這時我也發現我不知何時,居然被壟罩在陰影之下,我回頭一看,看見一雙穿著上好靴子的腳,再慢慢的抬頭,一條鑲著翡翠的腰帶,再抬頭,一張戴著溫和微笑的俊臉就出現在我眼前,另外,他的手伸了出來,正等著要扶我起來......去你的!我拍掉了他的手,自個兒跳了起來。

「你是誰?」我馬上擋在小小藍的面前,戒慎恐懼的看著眼前的男人,白發綠眼的黑暗精靈,長相正好就是小小藍最喜歡的成熟俊男,他一身裝備看起來就是高檔貨,這樣的人恐怕可以把我和小小藍一人一劍解決掉。

「哇!大帥哥。」小小藍又陶醉的喊。

我回瞪小小藍的時候,只看見一個肌肉結實的男人流著口水,雙眼變成愛心,兩手還裝可愛的捧住臉蛋......整個畫面恐怖到讓我渾身發冷,非常想犯下毆打自己表妹的罪行。

再轉回剛才的大帥哥,他明顯已經看到小小藍恐怖的表情,整個人都僵硬住,還慢慢後退好幾步......

「等等......帥哥你別怕,我們不會傷害你的。」小小藍邊說,還‘含情脈脈’的對大帥哥拋媚眼......喔,天啊,別用肌肉男的身體做女孩子的扭捏狀。

我再轉頭看向帥哥。小小藍只是一級的玩家,身上還穿著最簡陋的裝備,而對面的黑暗精靈卻一看就知道是高等玩家,但是現在的狀況卻是被一級玩家逼到角落,高等玩家還露出‘你不要過來更不要傷害我’的表情。

「小小藍,你別再靠過去了,他快被你嚇死了啦。」我死命的拉住小小藍,用力到我都快爆血管了,但是小小藍想接近帥哥的決心實在太堅強了,我們兩個還是不斷往帥哥前進。

這時,我的翅膀突然顫動了兩下,我的腳也突然離地好幾公分,感覺好像要飛起來了......我不是天使嗎?那應該會飛才對啊,想到這,我用力的鼓動翅膀,雙手也不忙緊緊抱住小小藍的腰,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我把小小藍帶離地面三公尺......也就是離開帥哥三公尺,氣得他一直拼命掙紮。

「小小藍,別動啦,要摔下去了。」我話都還沒說完,小小藍就一個巴掌往我的翅膀‘呼’下去,平衡馬上被打破,而我和小小藍也成了自由落體。

碰!

「唉呦,痛死了啦,這游戲的痛覺怎麼調那麼高啦。」小小藍再度捂著屁股哀嚎,而且絲毫都沒發覺他的屁股下面還墊著個快死的人。

「小小藍?」黑暗精靈帥哥突然走了過來,臉上帶著懷疑的表情。

小小藍也抬起頭來,嬌羞的回:「是,我就是小小藍。」

天啊,我簡直不敢看那個黑暗精靈的臉色(不是黑的嗎?),一個肌肉帥哥說自己叫做小小藍,這ㄟ這能聽嗎?

「你甚麼時候來玩這個游戲的?」但是黑暗精靈非但沒把臉嚇白,反而伸手拉起了小小藍,還細心的拍掉他身上的灰塵。

「剛剛才玩的。」小小藍對於黑暗精靈的親昵舉動也是一陣慌亂,只能僵硬在原地。

「喔,需要我帶嗎?」黑暗精靈好心的問。

「咦?可以嗎?」小小藍吃驚的問。

「當然可以,我先幫你們買裝備和紅藥水。」黑暗精靈說完,直接就走去商店。

「哇,遇到好心人了耶!」小小藍興奮的亂叫亂跳,然後露出滿臉驕羞:「而且還是個好心的帥哥呢。」

我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冷冷的澆了小小藍一盆冷水:「對啊,還是同性戀帥哥呢,別忘記你現在是個‘男人’耶!我看他鐵定是愛上你的肌肉和俊臉了。」

小小藍如遭雷擊,臉上的表情從驕羞變成做惡,她看了看我,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兩塊胸肌和六塊腹肌,然後頭暈目眩的說:「天啊,他居然不愛你這個爆ru天使,居然看上我這個爆胸肌的男人,太太太惡心啦!」

「甚麼東西太惡心?」黑暗精靈還是帶著溫和的笑,同時手上還捧著一堆裝備。

「呃!」我瞄了瞄黑暗精靈手上的裝備,鎮定的說:「他說打史萊姆太惡心了。」

「喔?那打狼好嗎?」黑暗精靈不在意的把裝備遞給我們兩人:「你們打算當甚麼職業?」

我挺起胸......部,充滿氣概的說:「我要當祭ㄟ司!」

小小藍帶點驕羞的扭捏說:「人家想當戰士。」

「挺符合你們的種族的。」黑暗精靈滿意的點點頭。

「黑暗精靈一邊帶我們去練功的地點,一邊解說著:「狼的牙齒很尖利,要小心點,尤其是小小藍,受傷是很痛的。」然後黑暗精靈比著一只落單的狼:「去打打看吧,記住,一定要小心,不行的話就跑回來,我會救你的。」

小小藍傻傻的一笑,肩上的大刀被小小藍輕而易舉的拿在手中,然後小小藍強壯的手臂用力一擲,一把大刀就一個回旋的姿態朝可憐的小狼劈去,小小藍還是一如往常,准到嚇死人,一刀正中狼的頭部,潔白的腦漿混著血液四流.......

「小小藍,你的功力一點都沒退步耶。」我毫不掩飾的稱贊。

任何武器,不管是刀斧木杖槍弓箭,反正只要到小小藍的手中,全部都是超級凶器!也就是這無敵的身手,讓小小藍不管到哪個游戲都只有把男人嚇跑的份,從來沒有當過別人女朋友的份.......這也間接引發了小小藍的男人肌渴症。

「哈哈!那當然,我可是當年人稱一刀走天下的無敵女俠。」小小藍得意忘形的狂笑,完全把淑女姿態忘掉......雖然她現在怎麼也不會像淑女就是了。

我也好像記得小小藍的真正稱號是‘史上最強的暴力女’或是讓怪物都聞風喪膽的‘女大刀’,又或是帥哥都避之唯恐不及的‘色女’。

「龍名,你就先到旁邊休息啦,反正你現在也不是祭司,又不會補血,你站旁邊點才不會受傷啦。」小小藍一如往常的叫我站遠點,以免受傷,而我也乖乖的走到樹下,避開大太陽。

小小藍也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一邊慢慢接近可憐的狼群們。

我一邊乘著涼,一邊啃著饅頭,突然間聽到黑暗精靈似乎喃喃念著:「不愧是他的女兒啊。」我疑惑的看向黑暗精靈,但是他卻專心凝視著小小藍殘酷殺戮的身影,一點都沒有注意到我。

我也好奇的看向小小藍,卻不明白看一個大男人拿把刀將狼剁得噴血露骨到底有甚麼好看的,我忍不住轉過頭去,不想看小小藍嚴重違反動物保育法的舉動。

等著等著,在陰涼的樹蔭,舒服的微風之下,我忍不住問始連連點頭,然後沉沉睡去,一直到我的胸前突然傳來巨痛,我猛然張開眼,只看見小小藍那驚奇的表情,我順著小小藍的眼神看去,看見小小藍的兩只狼爪正覆蓋在我胸前,還該死的亂捏。

「捏起來好舒服喔,難怪大家都這麼喜歡大胸部的女生。」小小藍說著說著又把臉埋進我雙feng之間,還舒服的歎了口大氣。

碰啪扣!大爆栗三連擊,我狠狠使出我唯一會的攻擊法,也是小小藍最害怕的,這招一出,他每次都會抱著頭到牆角去懺悔他的過去,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你打怪不打怪,干麻跑來性騷擾我。」我沒好氣的怒罵。

「我只是想跟你說,已經十級了啦,邪靈叫我們先去轉職,他剛剛給了我一筆錢,然後說他有事情就先走掉了,還說一個月後無堤城見。」小小藍委屈的說。

「邪靈?那個黑暗精靈的名字?」我問,而小小藍也點了點頭。

我無奈的歎口氣,一個月?看來我和小小藍真的要很努力很努力的練功了。

「首先,先去轉職吧!」小小藍興高采烈的拖著我回村,然後小小藍好像故意似的,居然沖到藥材店,又看到NPC小姐那張職業笑容,不過這次,她一看到我們馬上就變成晚娘臉孔。

小小藍搶先喊道:「買紅色藥水和藍色藥水特大灌的各二十瓶。」然後小小藍用得意洋洋的臉孔看著NPC小姐。

NPC小姐的臉抽搐了兩下,又從晚娘臉孔變成職業笑容,手腳俐落的拿出藥水:「來,客人,這是您要的藥水。」

小小藍拿出了一塊金幣,在NPC小姐面前晃了晃,還故作姿態的咳了咳:「小姐啊,可不可以問個問題啊?」

NPC的職業笑容僵了一下,然後一邊笑一邊傳出磨牙聲說:「當然可以,您盡管問。」

「戰士和祭司去哪轉職啊?」小小藍的嘴角上揚再上揚。

「戰士在廣場,祭司去找村長。」NPC小姐的臉已經是一邊偷笑一邊爆青筋的狀態。

「喔,謝謝你啦。」小小藍丟下金幣,把藥水一股腦兒丟進包裹後,一邊喔呵呵呵,一邊去找轉職的人,期間我好像聽到,我背後有木頭桌子被打破的聲音。

我和小小藍在找到轉職人員後,分別拿到了轉職任務,小小藍還硬是和NPC討價還價,把打十個狼牙的任務減到五個,在小小藍的無敵暴力手法之下,我和他的轉職任務都輕松完成了,當然我們這戰士加上祭司的組合,練起功來是得心應手。

基本上,都是我在睡覺,小小藍在屠殺,等到吃飯時間,小小藍才來把我搖醒,然後我們兩酒足飯飽後,我順手朝小小藍丟個治愈術,然後翻個身繼續睡我的覺。

練功練累的時候,我們倆就回到村子堙A小小藍去藥材店繼續和NPC小姐冷潮熱諷,吵了幾個禮拜都樂此不疲。

我則是跟村長在他家泡茶下棋,偶爾轉職的NPC和武器店的櫃台員會跑來一起湊一桌打麻將,完全打破了我以為NPC會固定在位置的想法,這堛摸PC老是到處亂跑,有時候還會跑出去打獵,然後請我和小小藍吃焗烤史萊姆、燉大骨湯(聽說附近有個骷髏洞......惡!)還有經典好吃的狼王腦。

「反正這婸搨n武器或轉職的也只有你們兩個,這兩樣你們都有了啊,我們干麻還傻傻的待在店堙A又不是呆子。」NPC......不,是武器店的武大郎和當初讓小小藍轉職的轉戰邊打麻將邊告訴我。

我和小小藍早就忘記自己來做甚麼的,直到有一天,我正在藥材店看小小藍和NPC小姐殺價的時候,村長突然跑來找我們兩個,他告訴我們:「小小藍、龍名,你們不是想去無垠城找王子嗎?有個任務可以幫你們。」

我和小小藍對看了一下,才突然想起來,對吼,我們要去無垠城找王子,我們兩個趕忙問村長:「甚麼任務?」

「有兩個玩家發出求救,他們被困在一個叫做水底洞窟的地方了,只要你們願意去救他們,他們願意和你們組隊,一起到無垠城去找王子。」村長解說著,然後又連忙補充:「村子會提供所有的藥品和最好的武器裝備,協助你們去救他們。」

天底下有這麼好的事?我非常懷疑的問:「你們為甚麼不自己去救他們?雖然我和小小藍的等級已經大幅提升了,但還是沒有你們強啊。」

「我們是NPC,不能跑出村子的。」村長做出可惜的表情。

「喔?」我面無表情的說:「難道昨天吃的燉狼王腦,是狼王自己跑來跳進鍋子,讓你們燉的?昨天的焗烤史萊姆是烤箱自己跳到外面把史萊姆關進去焗烤?還有前天的大骨湯,難不成骷髏還會從骷髏洞跑出來?」

村長一個擊掌:「最後一個沒錯,那些骷髏真的自己跑出來,那個可不關我們的事。」

「這不是重點!」我歪嘴斜眉的把臉移近村長,威脅的說:「說實話!」

村長畏畏的說:「因為NPC沒辦法進入那堙A只有玩家才可以。」

「只是這樣?」我再度懷疑的問。

村長點頭如倒蒜:「你相信我,我不會害你們的啦。」

雖然還是抱持懷疑,但是村長確沒甚麼理由害我們,根據我玩游戲的經驗來看,就算他要害我們,那也要劇情內容,就讓他害吧,我轉頭跟小小藍說:「我們就去救他們吧。」

小小藍也點頭同意,我們兵分兩路,小小藍到藥鋪搜刮了一堆藥材,為此,藥材鋪小姐著實非常不爽,這點從小小藍臉上的抓痕就可以看出來,而我也到武器店,要了許多暗器,繩爪。秉持著能占便宜就占便宜,我甚至還強迫他幫我做個小型十字弓。

「那就讓她帶你們到水底洞窟吧。」村長比著一個非常熟悉的人,那是藥材店的NPC小姐。

「甚麼?不能換個人嗎?」小小藍哀嚎著。

「哼!」藥材店小姐的怒火都快要呈現實體化了,所以小小藍的建議讓我也非常贊同,為了避免自己人半路就杠上了,還是換個人吧?

「不行不行,只有她才可以......只有她才知道怎麼走。」村長慌慌張張的解釋。

「是這樣喔,那就走吧。」我雖然懷疑,不過角色扮演游戲通常都是這樣疑團重重的,沒甚麼好稀奇的。

一路走來果然風不平浪不靜,兩個仇深似海的女人不停的吵鬧著,一個說對方聞起來像發黴的當歸,另一個就說對方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一個說對方等級實力差勁,另一個就說對方只會用藥水瓶砸死人。

總之,這兩個人吵鬧的功力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幸好所謂的水底洞窟並不遠,不然我手堛漱Q字弓已經忍不住拿起來瞄准,又強忍著放下,這樣來回許多次了。

「就是這堣F啦。」藥材店小姐心不甘情不願的開口說。

「這堙H」小小藍懷疑的看了看,然後開口譏諷:「你有沒有搞錯啊?這是個瀑布耶,哪是水底洞窟,你該不會是人老了記憶也差了吧?」

藥材店小姐氣得滿臉通紅:「從這個瀑布進去啦,沒腦的笨蛋。」

聽到藥材店小姐的話,我馬上走到瀑布的前方,將手伸了進去,果然媕Y空空蕩蕩的,根本沒有石壁,我趕緊招呼小小藍,要好先進瀑布......戰士當然是要走前方的,難不成要我這個祭司走前面不成?

小小藍怒瞪了藥材店小姐一眼後,就走往前方,准備踏進瀑布,但這個時候,藥材店小姐突然喊住了小小藍:「喂,你記住我說的,不要亂選喔,只能選自己的同伴。」

小小藍和我都莫名奇妙的,但是藥材店小姐說完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我們兩個也只好聳聳肩,開始我們水底洞窟冒險之旅了。

走進了水底洞窟,一片奇異的景象就出現了,我們的周圍竟然是一片藍色,就好像走進了大海似的,但是我們卻可以呼吸,而且沒有水的阻力,不過怪的是,一行魚竟快樂的游過我的耳邊。

真的是很快樂,因為我還聽到他們邊笑邊說:「你們看,那只大魚長的好奇怪喔,竟然沒有尾巴也沒有魚鰭耶。」

好吧,雖然我是生平第一次被魚嘲笑了,但是日子還是得過,路還是要走下去,我猛拍了小小藍的背,嚇的她不敢再用腳踩某只無辜的魟魚。

我朝小小藍比了個方向,我們的左前方是唯一一條掛著‘非魚勿進’的路標的路,雖然路標這麼寫,但我和小小藍常常做‘天堂有路我不走,地獄無門我偏闖’這種事情,事實也證明,地獄的確是比較好玩的地方。

「耶,龍名,你說我們會不會遇到美人魚?」小小藍邊走邊興奮的問我。

我斜眼瞄了他一眼後說:「我想你想遇到的應該是美男魚吧?」

小小藍理所當然的說:「鳥為食亡,人為異性而死嘛!」

這句成語是這麼用的嗎?我十分懷疑,但是我的懷疑才持續零點五秒,我就撞上了突然停下來的小小藍,在我高挺小巧的鼻子可能被小小藍結實的背肌撞歪時,小小藍卻發出一聲再一聲的贊歎。

「哇,我真的看到美男魚了耶!」

「那有沒有美人魚啊?」我趕緊從小小藍的背後伸頭出來張望。

我瞪大了眼看眼前不可思議的景象,兩個人被分別冰在兩根冰柱之中,不,正確來說,是一個精靈和一個魔族,兩個人手中都拿著武器,精靈手持弓箭而魔族拿著魔法杖,就好像是打斗到一半卻突然被冰凍住似的。

小小藍越走越近,最後幾乎把眼睛貼到冰塊上面去了,她邊看還邊吞口水邊說:「哇,精靈超美型的,金發藍眼又那麼纖細,讓人好想把他推倒喔。」

然後小小藍在兩根冰柱中來來回回,遲遲不能決定要趴在哪一尊好,但是走到兩根冰柱中間的時候,小小藍連驚叫都來不及就消失無蹤,只留下我和地上的一個黑洞面面相覷。

這個時候,兩根冰柱的中間卻升起一個仙女,沒錯,就是仙女,可是可是......為什麼小小藍的"美男魚"就這麼帥,還是兩種不同類型的帥哥呢,我的仙女卻是那種肥肥矮矮,要用慈祥和藹來形容的老仙女啊,不,我不依!

[可愛的小姑娘,你掉了一個人嗎?]仙女溫柔的問我。

我傻了議會才想到我現在是個女天使,可愛的小姑娘當然是在指我,我趕忙回答:[對,我的同伴剛剛掉到洞里去了。]

仙女為微笑著,然後手上的仙女棒一揮,原本冰著精靈的冰柱突然消失了,精靈的眼睛也眨了眨,然後有點吃驚的看著我和仙女。

仙女開口問:[你掉的是這一個嗎?]

我瞪大了眼否認:[不,這個不是我掉的那個。]

仙女微微笑著,然後把精靈再度冰柱,這次換成魔族的冰柱消失了:[那麼這個才是你掉的人嗎?]

魔族緩緩的張開眼睛,臉上的表情冷傲無比,簡直像個帝王......我突然無比慶幸掉下去的是小小藍,不是我,不然小小藍可能會猶豫要就精靈還是魔族,絕對不會想到要救我這個可憐的表哥。

[不!這也不是我掉的人。]我嚴詞否認,我才不要就兩個男人。

仙女再次揮了揮手把魔族冰回去,然後天花板上出現一個黑洞,小小藍唉呦一聲從天花板掉下來,蓬頭垢面又拚命揉著屁股,還嘟著嘴的惡心模樣讓我忍不住想說這也不是我掉的人......可惜我不能這麼做,我只好說:[對,這就是我掉的人。]

[孩子,你真誠實。]仙女慈祥的笑:[為了獎勵你,我把這三個人都給你。]

仙女揮了揮手,兩根冰柱再次消失,精靈和魔族全都被放出來,仙女也帶著微笑消失:[好好玩吧,孩子們。]

留下我們四個人......不,只有小小藍是人,我們四個不同種族的生物只好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最後,我有點遲疑的問:[你們就是被困在這里的玩家?願意帶我們到無垠城的那兩個?]

僵掉的氣氛總算熱絡起來,優雅的精靈露出微笑:[是呀,謝謝你們救了我們,我叫精靈,是個弓箭手。]

[惡魔十三,魔法師。]另外一個魔族有點冷漠的說。

[你們好啊,我是龍名,是祭司,另外我旁邊的戰士是小小藍。]我笑得合不攏嘴,總算可以去無垠城了。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面前的精靈和惡魔十三都突然紅了臉,精靈是有點結巴的說你好,而惡魔十三則直接把臉轉向別的地方,臉上也是帶著紅云。

[戰士ˋ祭司ˋ弓箭手ˋ魔法師,真是個好隊伍。]我忍不住笑得更開了,這下一定能夠到達無垠城了。

王子,我們來啦!

上篇:歪傳     下篇:小小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