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小小藍  
   
小小藍

第二章 小小藍
唉,豬頭龍名,干嘛對兩個公的笑得像個花癡,難道他不知道他的長相現在有多大的殺
傷力嗎?等等被精靈或魔族霸王硬上弓,我可不要去救她。

啊!忘了介紹我自己啦,我叫閔藍藍,大家都叫我小小藍,因為我老媽叫做風藍,所以她就是小藍,而作為她的女兒,我就變成小小藍啦!

想到這,我就忍不住再三搖頭,我媽取名能力不佳也就算了,連我那號稱智商兩百的老爸,閔居文,取名能力居然也這麼見不得人,害我今年都十五歲了,還被叫小小藍,我是有多小啊?好歹也比我媽大點,有A罩杯耶!看到美美的精靈帥哥和酷酷的魔族蟀哥居然把我這十五歲的美好少女晾到一邊,跑去對龍名獻殷勤,我的心里真是超級無敵......羨慕啊!想到這,我不滿的吼:【豬頭龍名,走了啦。】

龍名轉過頭來,用那張美到極點的天使面孔無辜的說:「好啦,這就走了嘛,干嘛那麼凶啊!」

「你應該對女士溫柔一點。」精靈有點不滿的對我說,連酷酷的魔族帥哥都用冷眼瞥我。

真的「女士」是我啊!我的心在哀泣,嗚嗚,我也好想被帥哥保護喔。

「你們兩個為什麼會被困在這里啊?」我覺得奇怪的問道,難不成這兩個人是私奔來這的?不不不,這兩大帥哥千萬別是......不過話說回來,他們對龍名這名爆乳天使這麼好,應該不是GAY吧?

精靈和魔族都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吞吞吐吐良久卻說不出半句話,龍名這時不滿的開口:「小小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嘛,妳干嘛探聽人家的秘密啊。」

我只是好奇問問嘛!我帶這不滿,嘟起嘴跟在三個人背後走回村子,一路還看著精靈和惡魔十三細心的幫龍名開路、撥開樹枝,甚至還把披風鋪在地上,就怕龍名踩到汙泥,可是當我也想踩披風過去時,惡魔卻冷冷的把披風抽回去,害我差點摔個吃狗屎!

這是什麼差別待遇啊?我真想哭。

在我和龍名帶著精靈和惡魔回到村子的時候,就看見全村的人都眼巴巴的站在村口,一看見我們四個人,所有人都歡呼了起來,村長更是激動得邊拍著精靈和惡魔的背邊泣音說:「出來了就好。」

「你們和村子里的人感情還真好耶。」我吃驚的說。

聞言,精靈,甚至是冷漠的惡魔十三都有些靦腆的笑了。

「好啦好啦,大家別激動,他們兩個還要跟龍名和小小藍去無垠城呢。」村長擦了擦眼淚,阻止大家激動的情緒。

村長轉過頭來對我們四個人,關心的說:「你們千萬要小心啊,去無垠城的路上可不平靜,無垠城也不是好惹的地方,你們要互相幫助、同心協力,千萬不要吵架。」

我們四個都點了點頭。

「喂!要走之前多買點藥水啦,終于可以把你們送走,我就打個八折吧。」藥村店的NPC小姐一臉「瘟神快走」的模樣,手上還提著一大堆紅色和藍色藥水。

「什麼話啊,好歹我也給妳光顧了很多次,就這麼想我們快滾啊?」

我酸溜溜的說,尢其是看到龍名正依依不舍的和村長、武器店和轉職NPC道別,他們的氣氛充滿著離情依依的悲傷哀愁,為什麼我這邊就......

「哼哼,每次來都拚命想殺價的不良顧客,我巴不得你快走哩。」NPC小姐一臉的嫌惡。

「唷~~每次都擺一張超臭臉給顧客看的NPC,我才不想再看見妳。」我惡狠狠的回話,還不忘把自己最長的手指直直的伸出來。

NPC小姐氣得臉孔漲紅,一把將一堆紅藍藥水丟過來,還吼道:「滾滾滾,你快滾得遠遠的,永遠都不要回來啦。」說完,NPC小姐氣沖沖的扭頭就走。

「這麼凶干嘛。」我不滿的喃喃自語,心底有點不確定的是,我剛剛好像看到她的眼眶紅紅的?

村長這時走了過來,歎了口又長又大聲的氣後,搖著頭念道:「孽緣啊,真是孽緣啊!」

我走向龍名:「龍名,你道別完了吧?我們出發吧。」

「咳、咳。」村長用力咳了兩聲,瞬間移動到我和龍名的中間,然後眺望遠方:「愛情真是沒有道理的一件事情,你說是吧?」

「應該是吧!」我沒好氣的回答,這死村長一定是知道我十五年來沒半個男朋友,才故意這樣諷刺我,想到這,我就更怒的說:「我們走了啦,龍名。」

龍名點點頭,就跟在我背後,加上精靈和惡魔十三,四個人就准備出發了。

「等一下!」村長怒吼一聲。

我們四人腳抬到一半,動作整齊劃一地回過頭,臉上都是疑惑的表情。

「你都沒發現她對你的心意嗎?」村長難以置信的問。

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來村長說的是這件事啊,我馬上露出了解的表情:「我當然知道啦,她雖然是跟我有點過節,可是我還是明白她的心意啦。」

眾人都露出「原來你知道」的表情。

我提起一串紅藍藥水:「她還是很有良心嘛,看我在她那光顧了一個月的份上,這串紅藍藥水居然沒跟我收錢,她脾氣壞歸壞,還是挺有生意道德的。」

眾人全倒,龍名還一邊流淚,一邊和眾人道歉:「對不起,是我沒教好她。」

龍名跟眾人道歉完畢後,耿上抓住我的後衣領,一路把我拖出村子,而精靈和惡魔十三也一臉難以置信的跟在我們後面,不過我還是搞不懂,我到底說錯了什麼呀?

「小小藍,你應該不用把一堆藥水抱在手中吧,我們都有龍名這個祭司了。」精靈好心的建議。

我看了看一臉無辜的龍名,想到我每拚死拚活練功時,樹陰下總是會有一個睡到流口水的天使,我就把紅藍藥水分了幾罐給精靈和惡魔十三,面對莫名其妙的兩人,我語重心長的跟他們說:「相信我,拿著比較好。」

接下來的日子,我無比的感激精靈和惡魔十三的加入,雖然後者老是擺張臭臉,好像被倒了幾千萬的會似的,但是有兩名生力軍的加入,果然讓我們隊伍的等級以飛快的速度增加。

令當有怪物靠近我們的時候,我就會飛也似的沖到最前線擋怪,後面的精靈則會用弓箭幫忙射死圍住我的怪。惡魔十三就站在龍名的旁邊,將所有想靠近他們兩人的怪物通通結冰,當前線的戰況吃緊的時候,惡魔十三的冰箭陣更是了不得,往往一掃過來就死了一堆怪,雖魚這招我一直又愛又恨的,只希望冰箭不要再刺中我的屁屁就好。

什麼?祭司在干什麼?

龍名當然是在做他的祭司職責啊,戰斗時,他負責睡覺,等我們打完後,他順便起床吃飯,然後再丟幾個治愈術就了事啦,祭司真是一個好職業呢!我咬牙切齒的想。

「看吧,我早就要你們把紅藍藥水抱緊一點。」我在旁邊叮嚀著精靈和惡魔十三,他們兩個也拚命點著頭。

「走了好久,害我累死了。」龍名伸了個大懶腰,慵懶舒服的躺在精靈和惡魔十三幫他弄的吊床上,旁邊還擺著水果和飲品。

我拿著一根生鏽的斧頭,死命的砍著樹,惡魔十三還走過我旁邊,冷冷的丟下一句:「戰士,砍完柴火後,記得去把帳棚搭起來。」

說完,他捧著剛摘下的椰子,上面還插著吸管,然後走到龍名的旁邊,有點害羞的放到龍名手邊。

這是什麼差別待遇啊!死龍名、臭龍名,居然搶我最喜歡的酷男,我拚死的揮動斧頭,面前的樹好像變成龍名那張該死的天使臉孔,然後被我劈成十七八塊,宣告樹命終結。

砍完柴火,我一把丟下斧頭,滿心怨恨的去搭帳棚,經過龍名的吊床時,我絕對沒忘記給他一個惡狠狠的眼神。

「精靈說搭兩個帳棚,一個是我專用的,另一個就是你們三個用的。」龍名笑嘻嘻的說。

我不滿的低吼:「為什麼你就有專屬帳棚!」

「怎麼?妳不滿啊?」龍名笑得更淫賤了:「難得可以和兩大帥哥睡覺,妳要放棄這個天大的好機會?」

對吼!我這才如遭雷擊的發現,我可以和美美的精靈和酷酷的魔族一起睡耶,太、太讓人流口水了,想到這,我開開心心的准備去湖邊搭兩個帳棚,連龍名賤賤的得意微笑都沒能引起我多少注意。

我開心的搭帳棚,首先是架支柱。

嘩啦!

我繼續開心的搭帳棚,接下來是把布鋪上去。

嘩啦啦啦......

我繼續開心的搭我和兩個帥哥的帳棚,只要把帳篷的四個角角釘好就可以睡覺啰!

「混蛋!你是聾子嗎?」一個天使、一個魔族加上一個精靈一齊怒吼著。

「什麼?」我看向三人,不懂他們干嘛突然罵我是聾子,好歹我也拚死拚活的在搭帳棚耶。

「看你背後!」龍名手指指著我背後,連眼珠都快瞪出來了。

我背後?我背後不就是湖嗎?有什麼好看的,難不成湖里會有鯊魚?我莫名其妙的轉頭。

根據的微薄的生物知識,湖里如果出現鯊魚,絕對是件異常的事情,但是湖里要是出現蛤蜊,那倒是還有可能的事情,照這麼推論,我在這湖里看見鯊魚應該會比看見蛤蜊要來得吃驚......但是現在,事情卻正好相反,我看見了一顆蛤蜊,而且遠比我看見一只鯊魚要來得吃驚上百倍。

我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聲音,馬上驚聲吼道:「哇啊,好大的蛤蜊喔。」

一顆比人還大的蛤蜊就這樣活活的站......是飄在湖面上。

「這不是重點吧,你看你看,牠居然長眼睛啊~~」龍名幾近瘋狂的大喊。

「咦!」

我凝神一看,蛤蜊那粉紅又彈力十足的肉上,的確有兩顆像小玉西瓜那麼大的眼睛,我面色沉重的開口:「平常都是我老媽在煮菜,我真的沒注意過蛤蜊有沒有眼睛,今天終于知道,原來蛤蜊有眼睛。」

「蛤蜊......有眼睛嗎?」精靈和惡魔十三互相問著。

「當然沒有!」

龍名散亂著金發還張大嘴巴怒吼,嚇得兩名雄性生物瞪大了眼,現場頓時一片甯靜,而那名狂亂天使終于發現自己的失態,他轉過頭去,噴了噴「沙宣」,然後輕輕一撥,把頭發回覆原來的樣子後,轉過頭來,露出天使般無辜的臉孔:「我想吃蛤蜊!」

龍名還露出了閃亮亮的眼神,淚眼攻勢朝兩名帥哥發動精靈和魔族馬上投降,一個舉起弓箭,另一個舉起魔法杖,發出「佳人要吃,我必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恐怖氣勢。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同樣愛吃蛤蜊的我卻不敢對這顆蛤蜊展開攻擊,我總覺得這顆蛤蜊不是一般的蛤蜊,好像隱隱散發出危險的氣息......不知道為什麼,我老媽從小就告訴我,有眼睛的東西不要亂吃!

所以我家吃魚的時候,我媽都會把眼睛先挖掉,自然而然,我也不敢吃有眼睛的食物,眼前這顆蛤蜊的眼睛大得像小玉西瓜一樣,那就更吃不得了。

「看我的五連發箭矢。」

佳人在後,精靈果然發揮出百分之兩百的實力,一次發射了五枝箭,每枝箭都朝蛤蜊發射。

但是那顆蛤蜊果然不是個泛泛之輩,牠關起兩片蛤蜊殼,堅硬的殼輕輕松松地把五枝箭矢給彈開,箭矢被彈開後,那顆蛤蜊又打開了殼,兩顆大眼睛直盯著精靈,好似在嘲笑精靈的箭矢有多無力。

見狀,精靈兩手捂臉,跪倒在地,聽他口中的自言自語,應該是在懺悔自己干嘛為了省錢而不買鑽孔式的箭矢云云。

「哼,看我直接把你煮熟!火球術。」

魔法師高舉起魔杖,十來顯火球馬上朝蛤蜊丟過去,眼看一顆烤蛤蜊就要完成了,蛤蜊卻突然一躍,避開了所有的火球,然後兩片殼一張一閉,站在湖邊的惡魔十三就這麼硬生生被蛤蜊吞掉了。

蛤蜊吞了惡魔十三後,好像還不滿足,動作迅速的滾到精靈的旁邊,然後再次迅雷不及掩耳地吞掉纖細的精靈。一旁,我和龍名都嚇傻了,我們這時才知道原來世上有吃人的蛤蜊!

果然我媽說的對,有眼睛的東西都不要亂吃。

這時,蛤蜊又開始做起奇怪的動作,拚命的上下左右搖晃,時不時還來個七百二十度大回旋,看得我眼睛都變成兩個旋渦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出現幻聽,我好像聽到蛤蜊內傳來「救命啊」的喊叫聲。

過了好一陣子,蛤蜊微微張開殼,然後噴出兩個人來,是如同爛泥般的精靈和惡魔十三,兩個人都慘不忍睹,彷佛被果汁榨過似的,不但軟趴趴的,還又破又爛!

蛤蜊的兩顆超大眼睛直視著精靈和惡魔十三,然後從蛤蜊內傳來一句話:「你們歧視蛤蜊嗎?」

我和龍名都瞪大眼睛,不會吧?難道這顆蛤蜊不但很大、又長眼睛、戰斗力高強以外,居然還會說話嗎?

見精靈和惡魔十三沒反應,蛤蜊又再度逼近他們,音量也放大了:「你們歧視蛤蜊嗎?」

「喂,安瑞,老子看他們都爛成一堆爛掉了,沒那個力氣歧視蛤蜊了啦。」另一個低沉的男聲一邊哈哈笑著,一邊陳述事實。

我馬上朝聲音來源看過去,一個平頭的酷酷肌肉男就大刺刺的坐在樹干上,臉上還帶著幸災樂禍的表情。

聽到平頭男的話,蛤蜊低頭端詳了一下精靈和惡魔十三,確定兩人真的喪失意識後,抬頭才回答平頭男:「西門風,你來得太慢了。」

「喂喂,還不是你把我撞那麼遠,你知道光是要走回來就有多困難了嗎?要不是當年第一次被你撞飛的時候,老子福大命大學會了『拋物線降落法』,才沒讓老子摔成一堆肉泥,不然老子早就不知道被你干掉幾次了!」西門風不服氣的大吼大叫。

「是西門自己要跟著安瑞。」

「啰唆,王子那伙人不見了那麼久,老子不跟著你要跟誰啊?」平頭男跳下樹干,一路走到蛤蜊的面前,還大刺刺的靠在蛤蜊殼上。

王子?

我和龍名互看了一眼,我馬上沖到那個叫西門風的平頭男面前,急急問道:「你知道王子?」

西門風好像嚇了一跳,大力拍著胸膛說:「廢話,我當然知道王子啦,十幾年前就認識他了。」

我和龍名露出奇怪的表情,龍名更是拉著我到旁邊去,在我耳邊喃喃念著:「他說他認識王子十幾年了耶,這麼說來,這個叫西門的也是NPC了。」

我瞪大眼:「不會吧?他看起來不像是NPC耶。」

龍名翻了翻白眼:「這里的NPC有哪個像NPC的?」

我咬著手指,想了想每天跟我吵架的藥店小姐,轉職還可以殺價的轉戰,和武器店里會流著口水睡覺,連武器被偷拿了都不知道的武大郎......我搖了搖頭:「都不像。」

「我想,他一定是劇情之一。」龍名興奮的說:「游戲不都這樣嗎?要先找到關鍵人物,解開劇情,才有辦法和最後的大魔王決斗。」

我恍然大悟,也變得和龍名一樣興奮,這麼說來我們離王子越來越近了耶。

龍名帶著勝利的笑容,走到西門風的面前,用天使的臉孔問:「西門風先生嗎?可以請問一下,你現在要去哪里啊?」

西門風看到龍名的天使臉孔,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後才說:「老子要去找人啊。」

「要找人?」龍名的眼神閃著興奮:「那我們可以一起去嗎?」

西門風無所謂的聳聳肩:「沒差,小妹妹想去就去啊。」

聽到西門風的回應,龍名回過身來跟我比了個耶的手勢......真不知道幾個禮拜前用堅決的姿態跟我說,他死都不用色誘這招的人到底是誰?

「既然你們想去,那就上來啊,把那兩個像爛泥的東西也扛上來。」西門風這麼說道。

上來?上去哪?這個問題在我看到一個大蛤蜊變成大大大大~蛤蜊後,完全消滅,然後我看見了西門風舒舒服服的躺到了蛤蜊肉上,好像把那當作席夢思水床,還馬上就發出了鼾聲。

「蛤蜊......真的能坐嗎?」我疑惑的問龍名。

「蛤蜊都會說話了,能坐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龍名試圖保留冷靜。

「可是剛剛精靈他們進去再出來,就變成爛泥了耶。」我有點驚恐的看著地上仍昏迷不醒的精靈和惡魔十三。

「那是因為他們得罪了蛤蜊,放心啦,我們不會變成爛泥的。」龍名邊說,邊爬上了蛤蜊,然後仰臥在上面,還發出舒服的聲音:「真的好軟、好好躺喔。」

看到龍名都身先士卒了,我也只有左手扛剡靈,右手抱魔族(我發誓我沒趁機吃豆腐,抱人難免會碰到腰和胸膛的嘛),然後跳到蛤蜊上,還引起一陣肉波蕩漾,把兩名帥哥各放在我的兩邊後,我舒舒服服的躺在兩大帥哥的中間,笑得一臉幸福。

蛤蜊殼慢慢的合上了,我突然有種坐云霄飛車時,安全杆放下來,准備出發的刺激興奮感,而這時又傳來西門風的聲音:「啊對啦,老子忘記跟你們說,剛開始坐安瑞會比較不習慣,不過坐久就習慣了。」

說完,西門風把雙手枕在腦後,馬上就傳出了鼾聲。

不習慣?

我還來不及多想的時候,蛤蜊突然變了個姿勢──直立,沒錯,就是直立,可想而知平躺在蛤蜊肉上的我們當然全都變成「多爾滾」,一路摔到底部,壓得前胸貼背......龍名的D級前胸貼著我的後背,我的胸肌又貼上了不知道是精靈還是魔族的後背。

「龍名......我覺得好痛苦喔。」我快要沒氣的說。

「嗚......」龍名發出了不知名的聲音。

「你怎麼啦,龍名?受傷了就趕快幫自己補血。」我有點著急的提醒龍名,他可是個祭司,可不要偷懶得自己都掛了,還不補血。

「我、我的胸好像爆了......」

「......放心,就算爆了,這里是游戲,補補血就回來了。」

「不要啊,讓我出去啊。」

精靈和惡魔十三在醒來後(其實就是龍名爆胸後幾秒),就拚命想出蛤蜊,不停在敲打蛤蜊殼,不過絕大部份是被蛤蜊的劇烈搖動帶去撞蛤蜊牆。

「我以後再也不用果汁機了。」我哭著說:「我明白蘋果和柳橙的痛苦了。」

「治愈術、治愈術、治愈術......」

龍名不斷的加著治愈術,因為他的三名隊友不斷的損血,血薄的精靈甚至差點喪命,幸好龍名的治愈之光及時降下,才救了他一條小命;而現在蛤蜊的體內就好像在搖珍珠奶茶的杯子一樣上下左右搖晃,不同的是,現在搖的不是珍珠奶茶,是汁液鮮紅的「西瓜汁」。

只有三人里面血最厚,也最強壯的人類戰士還有一點點余力可以左顧右盼,也就是我啦!我居然還看見西門風在這個「搖西瓜汁的容器」里呼呼大睡著,這家伙的防禦力到底有多高啊?還是說他只是神經太大條?

「西門風,到了。」安瑞說。

說也奇怪,剛才天搖地動都睡得安安穩穩的西門風,居然因為蛤蜊的一句話醒來了,還伸了個大懶腰,然後蛤蜊殼慢慢的打開,陽光一點一滴的透了進來西門風率先踏出了蛤蜊,我們當然也是連滾帶爬的沖出去。

我正想問西門風,王子到底在哪里的時候,卻看見了奇怪的景象,西門風的小平頭突然開始長長,越來越長,最後變成一頭烏黑柔亮的及腰長發,我再繼續往下看,看到腰部的時候,猛然發現那纖纖小蠻腰絕對不可能是一個大男人有的,還有俏臂,和一雙曲線美好的長腿......

「到啦。」

西門風轉過身來,一個俏生生的美女就出現在我們面前,她雙手插腰,用和她一點都不符合的粗魯態度說:「走了啦,老子還要找一個很麻煩的家伙,媽的,漂亮小子老是愛給我找麻煩。」

「可是你、你......」我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西門風看了看自己,隨便揮了下手,無所謂的解釋:「老子白天是女人,晚上是男人,懂了沒,老子要走了,跟不跟隨便你們。」

眼看西門風真的轉身就走,我們也來不及多問,馬上就跟了上去,途中,精靈疑惑的問我:「我們現在要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耶。」我兩手一攤,老實說:「我連這里是哪都不知道。」

過了不久,一個城市就出現在我們眼前,規模非常的大,絕對不是我們那個NPC加玩家的人數可以用兩只手數完的小村子可以比的。

但是奇怪的是,這個城市的城門居然是歪斜斜的掛著,上面還長滿藤蔓,到處灰塵漫布,還有許多奇怪的樹妖長在道路兩邊,如果我不是非常清楚我在哪個游戲里的話,我真的要以為是在玩角色扮演,我是甯采臣,現在站在蘭若寺前面,正准備去找樹姥姥拚命。

「這里是鬼都嗎?」龍名倒是睜大了眼在觀察,對于玩遍惡靈古堡系列游戲,常常拿著槍把一堆腐爛尸體打得更爛的他,這里實在不算什麼。

「什麼鬼都!以前啊,這里是南大陸最熱鬧的首都。」西門風斥責著,然後露出有點畏縮的神態:「更何況這里可是那家伙的地盤,要是被那雙恐怖的雙眼盯上......老子甯願找冷臉二人組拚了,也他媽的不想看那雙該死的眼睛。」

眼睛這種東西會有這麼恐怖?難道是傳說中的梅杜沙,一看到她的眼睛就會石化,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我可不想被變成石像,擺在鬼都門口當裝飾品。

「好啦,要進去了,你們自己小心啊,老子可沒閑功夫管你們。」西門風說完,跟著蛤蜊大刺刺走進去。

我們四個人面面相覷了一下,又看了看周圍不懷好意的NPC樹姥姥,然後馬上拔腿沖到西門風的身後,小心翼翼的跟著,就怕自己會被樹姥姥抓去吸乾血精而亡。

「別擔心啦,安瑞在NPC的等級里很高的哩,沒多少NPC敢對安瑞動手的啦。」西門風踏著粗魯的腳步,一邊訕笑著我們的小心翼翼,一邊得意地拍著蛤蜊殼。

「西門風,你到底要來找誰?」我忍不住偷瞄周圍的NPC,各種各樣的NPC都有,他們的共同點就是,都露出一副很想沖上來把我們撕成一片一片的表情。

「剛剛不是跟你說過了嗎?就那個眼睛很恐怖的。」西門風不耐的回答。

我瞪大了眼吼道:「既然很恐怖,你干嘛要找他?」

「你以為老灸想找啊。」西門風沒好氣的說:「要不是漂亮小子要老子來找他,又找大嫂在旁邊笑,老子才懶得來。」

我是聽得莫名其妙的,漂亮小子?大嫂?

「要不是那樣,老子哪想再進去這種鬼地方。」西門風突然停下腳步,抬頭看向前方的怪異景象,有個「人」正和一只樹姥姥在拚命,而且邊打還邊傳來哭聲。

難道是小倩哭著和樹姥姥拚斗,那我這個甯采臣怎麼可以視若無睹?我連忙舉起巨刀沖過去大喊:[小倩我來啦]......

「對不起、對不起,我家的小小藍太愛玩角色扮演游戲,所以......」龍名連忙道歉,然後和精靈、惡魔十三急忙趕上來支援。

我沖到前方,才看見那居然不是一個小倩,而是一個渾身肌肉的男人,雖然他背對著我,但是一陣陣的哭聲的確是從他身上傳出來的,只是......一個阿諾史瓦辛格哭得像被拋棄的女人,這畫面實在太詭異了。

不過既然都沖上來了,還是幫幫他好了,我正這麼想的時候,阿諾史瓦辛格卻猛力斬下樹姥姥的枝干,還爬到樹姥姥的身上,用嘴巴把它的葉子啃下來,這下子不但阿諾史瓦辛格在哭,連樹姥姥都發出悲鳴的聲音,害我一時搞不清楚到底是誰比較悲慘,要幫誰才對啊?在我和上來支援的三人都不知所措的時候。

「不死男,老子來找你啦!」西門風也跟上來大吼大叫,怪的是,他的臉上突然多了副墨鏡。

悲泣的阿諾史瓦辛格突然停了下來,而被他啃食的樹姥姥則是趁機哭著逃跑,阿諾史瓦辛格慢慢的轉過身來,在我們還看不清楚他的長相時,他瞬間移動到了西門風的面前,用感激萬分的聲音哭喊:「西門風,你來幫我收複我的南都了嗎?我太感激你了啊。」

好像慢動作似的,阿諾飛身撲向西門風,西門風則臉色大變的轉身就要逃跑,嘴里還哀嚎著:「別~~過來啊!」

可惜西門的動作沒有阿諾快,阿諾一把抱住了西門風,還硬是把西門風的臉扳向他。雖然阿諾背對著我們,我們還是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阿諾沒做什麼傷害西門風的事情,但是西門風卻在一陣尖叫後,口吐白沫的昏過去了。

「哎呀,西門怎麼高興的昏過去啦。」阿諾開心的說,然後用一只手把瘦弱的西門放到蛤蜊上。

「你們到底是誰啊?怎麼不是王子那行人?」

阿諾慢慢轉過身來,由于聽到王子兩個字,我們四個都高興得忘記思考一件事,那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西門風為什麼會昏倒?

突然,一雙閃亮亮的眼睛出現在我們眼前,又大又亮的少女漫畫眼,刹那間,我只想到小甜甜,腦中響起了小甜甜的主題曲,但是突然間,小甜甜的眼睛被撕了下來,貼在阿諾史瓦辛格的臉上,而且還繼續眨呀眨的,不停用眼神光波攻擊我們。

(精神力減九九九九,四人受到強力震蕩,嘔吐聲不斷)

阿諾小甜甜不斷的逼近我們,還用關心的小甜甜眼神看著我們,然後用粗獷的阿諾聲音問:「你們沒事吧?」

(HP減去九九九九 ,四人皆受到一擊斃命,狀態:死亡!)

「哎呀,怎麼都昏過去了?沒關系,到我家來吧,麻煩你扛他們了,安瑞。」

「不死男,肉包子的主人要我和西門風盡快找到你,到無垠城集合。」安瑞打開了蛤蜊殼,用兩顆大眼睛看著不死男。

「王子要我們去集合?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不死男搔了搔臉,直接跟安瑞說:「好吧,那我們直接回去好了。」

說完,不死男用強健的手臂一次抓一個就拋進蛤蜊體內,等到所有人都在安瑞體內就定位後,他自己也跳了進去,接著蛤蜊殼再度合上了,緩緩的直立了起來,立刻就響起了一堆「咚隆洞唉呀我的頭」之類的物體撞擊聲。

「不~~放我出去啊,我不要坐蛤蜊啊!」

蛤蜊殼內傳出幾個不同人的聲音,但是卻說著同樣的話。

當蛤蜊再度打開的時候,已經是滿天的星斗了,不,或許是我已經昏天暗地,眼冒金星?奮力的爬出蛤蜊,一抬頭就看見一道高聳的城牆和雄偉的城門,這城門卻不是剛才的鬼都,很明顯是另一個城市。

另外,我也看見,不死男正在和一個我們認識的人說話,那正是白發綠眼的黑暗精靈邪靈,我隱隱約約的聽到他們說。

「怎麼還不進城?你到多久了?」不死男關心的問。

「快一個月了......」邪靈勉強的笑。

「一個月?」不死男露出吃驚的模樣:「你該不會就這樣在外面徘徊了一個月吧?」

邪靈卻靜默著沒有回語。

不死男似乎了解的說:「是因為王子?」

邪靈仍舊是保持著沉默,只是他的神情似乎更加的黯淡了。

「我聽說你從王子家消失快十年了?」不死男關心的問。

「七年,那年小小藍八歲。」邪靈的思緒似乎回到了從前。

「為什麼要走?」

「小小藍......和她小時候的模樣太像了。」邪靈露出了苦澀的神情:「我沒辦法繼續看著那雙大眼。」

不死男和邪靈都沉默無言,而我的腦袋則是一片混沌,邪靈從王子家消失?他和王子有關系?但是又為什麼提到我的名字?我和誰小時侯的模樣很像?

我一點都搞不懂邪靈到底在說什麼,但是好像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被我忘掉了,尢其當我看著邪靈的苦澀神情的時候,我的心情也變得很沉重,直覺有件事非想起來不可。

「邪靈!」一個清脆的男音打斷了我的思考,城門哪里也出現一道人影。

邪靈好像趴到了,但是我很肯定他知道喊他的人到底是誰,因為邪靈的臉上出現了又驚又喜的表情,他輕輕的喊了聲:「小藍?」

我的腦袋好似被雷擊中似的,小藍這個名稱我再熟悉不過了,從小到大我都聽著這個昵稱,每個人都是這麼叫她,我的媽媽,她叫小藍。

那道人影從城門里沖到邪靈的身旁,這時我才看見他的模樣,那是一個精靈,雪白的短發、酒紅色的眼睛、俊美無比的臉,額上還帶著一頂額冠,腰間插著把黑色長刀......村長說的沒錯,這樣的美男子的確會讓女人追著不放。

那個俊美的精靈臉上帶著懷念和感動,開口說道:「好久沒見到你了。」

「是呀。」邪靈也注視著俊美的精靈,似乎看再多遍都不會厭煩。

兩個俊美優雅的精靈互相對望著,這浪漫又優美的畫面夠讓眾女噴鼻血到死,但是不知道為何,我的心底非常篤定,接下來的場面絕對不會羅曼蒂克。

「你這個大笨蛋!」俊美的精靈突然狠狠給了邪靈一個大爆栗,怪的是,下手的角度和力度讓我覺得非常的眼熟,很像是龍名家正宗的爆栗拳。

眼看精靈要撲上去海扁邪靈一頓了,不死男趕緊上前抱住精靈,還一邊勸架:「王子,你別激動啊,冷靜點。」

「王子?」我的身邊傳來三個驚呼,轉頭一看,龍名、精靈和惡魔十三都跟我一樣趴在地上偷看。

「不死男,別攔著我,我一定要海扁他一頓,這家伙居然一聲不吭就跑得不見人影,我們還以為他被綁票了,擔心得要命,最後這家伙才寄了封信說他要環游世界,真是氣死我了。」王子說著說著,竟然連眼眶都紅了。

「小藍,對不起,我只是......」邪靈滿臉的歉意,卻沒辦法說出自己的理由來。

看見邪靈臉上的歉意,王子的臉色也緩和下來,只是還是忍不住碎碎念:「以後不准再不告而別了,不對,就算說了也不准你走!」

邪靈的臉上出現一抹幸福的微笑,真誠的說:「不會了,以後再也......」

「親愛的老婆,你去哪了?等等我。」另一個熟悉到我不能再熟悉的聲音也從城門傳來,還打斷了邪靈的話。

一個我很眼熟但是又有點陌生的人跑出來,一個黑發紫眼的魔族,手里還拿著古琴,雖然整體形象和我那穿西裝打領帶去上班的老爸很不一樣,但是那張臉加上那惡心得要命的叫法,讓我百分之兩百肯定,那絕對是我老爸閔居文啊啊啊!

我老爸飛身撲上了王子,緊緊的抱住他不放,而且還敵視的看著邪靈:「你回來啦。」

邪靈的笑容瞬間消失,用一張冷臉反應:「是。」

「結婚了沒有?」我老爸危險的眯起雙眼,好像在問自己年過四十歲的女兒有對象了沒有。

「與你無關。」邪靈的語氣更冷了。

「當然有關。」我老爸如同抓狂般,指著邪靈的鼻子狂罵:「誰知道你這個人是不是還在想別人的老婆!」

「哼。」邪靈的臉已經變得鐵青,二話不說,他轉身就離開。

「吼,你們兩個別一見面就吵架啦。」王子急忙拉住邪靈,轉頭卻又看見我老爸懸淚欲泣的模樣,只得又把他攬進懷里,這畫面還真像我和龍名小時候,爭著要給我媽抱抱,讓我媽只得一邊抱一個。

王子哭笑不得的說:「我說你們啊,稍微停戰好不好?都過了十幾年了,還像小孩子一樣。」

可是,邪靈和我老爸之間不知道有什麼國仇家恨,很顯然十幾年並不足以讓他們停戰,兩個人還是怒目看著對方。但是這時,城門傳來人群的聲音,看來有十來個人走過來。

那些人之中的一個狼人沉聲問道:「邪靈?」

「哇,邪靈哥哥終于回來了。」

可愛的天使小女孩高興的整個人撲到邪靈身上,她的舉動讓王子終于可以松手,不用擔心邪靈會跑掉。

這時,眾人都開懷的笑著,人群里面多到要命的俊男美女讓我看到口水流滿地,還真的差點因為脫水而要了我的命。

眾人開開心心的團聚後,一齊走進無垠城,連蛤蜊都進去了,然後大門轟的一聲關上,一陣秋風卷起落葉......然後不小心劈里啪啦,幾公斤落葉全掉在樹下的四個可憐人頭上。

我吐出兩片樹葉後,終于驚醒,馬上沖到城門前猛力敲門,還死命喊著:「喂!開門啊,我們還沒進去耶!」

敲了十幾分鍾也沒人來應門,倒是我背後的龍名用顫顫的聲音說:「小小藍快回來。」

我沒好氣的回頭:「干嘛啦?沒看到我在敲門喔?」

這一回頭,我的眼睛差點暴凸出來,剛才砸在我們頭上的幾斤落葉居然都飛起來,像是蝴蝶般飛舞著......原本這也沒什麼好稀奇的,我也不是沒聽過枯葉蝶,但是,我倒是沒聽過枯葉蝶會接力成一長條,然後把人綁得像被SM似的,不過幸好,那個像是被SM的人不是我,是現在別稱爆乳天使的風龍名。

精靈則是被倒吊在樹上,惡魔十三更慘,他身上打的結,沒有萬萬也有千千,而且還是正港的「蝴蝶」結。

我目瞪口呆的問:「不是吧?現在的蝴蝶都這麼危險嗎?」

「快點來救我們啦!」三人異口同聲的大喊。

我連忙沖上去,拔出我的大刀就是一陣亂砍,砍完後,龍名掉了下來,又從地上爬起來,整套白袍變成比基尼;精靈從樹上摔下來,只剩下半身掛著塊布;惡魔十三瞬間背對我們往樹林沖去,還不停用手遮住兩片白嫩嫩的屁股。

我瞪大了眼,而雙手拚命遮春光的龍名則冷冷的說:「你有必要饑渴成這樣嗎?」

我、我真的是無辜的!

「啊!這些變態蝴蝶又開始攻擊了啦!」龍名顧不得遮胸口和屁股,一邊揮手趕蝴蝶一邊尖叫著追隨惡魔十三而去。

「蝴蝶本來就是毛毛蟲變態而來的啊!」我理所當然的說,然後看到精靈也跟著兩人奔去,我連忙喊:「喂,等等我啊!」

我拔腿就追,但是變態蝴蝶在我前方飛舞,多到像是一片厚厚的牆壁,我只好一邊揮刀驅趕蝴蝶,一邊喊著:「龍名?精靈?惡魔?你們在哪里啊?」

遠遠的傳來他們三人的聲音,可是我卻沒辦法明顯判斷出他們的所在,我胡亂的東奔西跑了一陣,最後氣喘籲籲的停下來,當然,龍名他們早就消失得無影無縱了。

我氣餒的蹲了下來,嗚嗚嗚,我好像變成走失兒童了?聽說走失的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原地待著不要動,更何況,我的路癡可是掛保證耶,祖傳的無敵路癡只會讓我越來越遠離我的目的地而已,所以我決定蹲在原地等龍名他們來解救我。

「唉,好不容易,真相就在眼前了,我卻眼睜睜看著城門關上。」

我不禁哀聲歎氣,並想起剛才的情形,越想我越覺得怪異,我爸雖然常常被我媽欺壓,但是他也是高高興興的被欺壓,要是說我爸會背著我媽搞外遇,那我第一個不相信。

但是,剛才那個魔族分明就是我爸,而我爸居然敢去抱一個帥到掉渣的美男子?難不成那個美男子是......龍名他爸?

可是,我皺眉想著,我爸為什麼要叫龍名他爸「親愛的老婆」呢?何況大家住在一起那麼久了,我也從來沒發現我爸和龍名他爸有奸情啊?

更重要的是,他們哪敢有奸情啊?龍名他媽和我媽都是史上最不該惹的人物排行榜前幾名呢。

「小小藍!」

龍名的喊聲傳來,我趕忙也回聲道:「我在這里啊,不要拋下我一個人!」

我才剛喊完,突然覺得我的衣領被提了起來,然後我吃驚的發現,我居然「飛」上了樹干,而且還輕快的在眾樹之間飛躍著,不過我很清楚的知道,絕對不是我突然變成泰山了,而是提著我的那個人,身法厲害到像泰山。

我就這樣瞪大眼睛,莫名其妙的被提著走,一直到我看見了龍名他們在地面跟我揮著手,我高興的跟他們揮手,然後背後提著我的那人也慢慢降落在龍名面前,龍名沖了上來,用力拉扯著我的臉皮:「混蛋!害我擔心你是不是被蝴蝶吃了呢。」

我模模糊糊的說:「偶迷路嚕啦。」

「幸好他找到你了,不然在這種沒密語的游戲,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找你。」龍名沒好氣的說。

他?我滿頭霧水,但是馬上就想起來,我是被人提到這里來的,我輕輕轉過頭,一個我從沒想過的人物映入我眼簾。

劍之心!

我嚇到連嘴巴都合不攏,雖然劍之心現在的造型很奇怪,臉上的十字刀疤變得非常明顯,身上穿著奇特的寬松衣袍,腰間掛著把日本刀,整個人冷冷酷酷的,和我家圍著圍裙煮飯和吸地板的劍之心形象有夠不像,但是那張臉又的確是劍之心啊。

我左右看著,根據我媽的說法,只要看到「那家伙」,那麼我眼前的就絕對是劍之心沒錯,而我凝神一看,終于在劍之心的右後方看到一個頭發黑、衣服黑、武器黑,全身黑漆漆的家伙──銀面快狐,冰帝世家的第一殺手,他如同往常,幾乎不開口說話,只是靜靜的待在離劍之心三公尺處。

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問了:「你真的是劍之心嗎?」

劍之心點點頭,然後開口說:「跟我來。」

「去哪里?」我張大雙眼問。

「北大陸。」劍之心簡單的回答。

「呃......」龍名也吃驚的說:「可、可是我記得我們現在是在中央大陸,要怎麼去北大陸?」

我都還來不及說話,精靈和惡魔十三就驚恐萬分的喊:「我們絕對不坐蛤蜊!」

他們喊完,我和龍名也露出心有戚戚焉的表情。

劍之心沒多解釋什麼,只是抬頭看著天空,我們四個人也跟著抬頭看天空,藍天白云上還有不明飛行體飛來飛去,看起來挺正常的呀,劍之心到底在看什麼東西啊?

等等,天空中怎麼飄著一塊布?我看著那塊布以飛快的速度沖過來,中間還相當技巧性閃過了不明飛行體、噴氣式飛機和火箭炮等等的飛行物體,最後到達我們這行人上方,我張大嘴愣愣的看著那塊布,我這輩子還沒看過布會飛的。

布慢慢的降落,我也看清楚布的上面有著一個滿臉笑容的美男子,這男人看起來還真眼熟,我皺著眉拚命思考著,我有認識哪個阿拉伯人嗎?

那塊布上面的黑膚美男子跳了下來,幾個快步沖到我面前,驚訝地說:「哇~~小龍名變成大龍名了,你長得好壯喔。」

然後,他又沖到龍名面前,再度笑吟吟的說:「小小藍也好漂亮呢,來,給陽光哥哥抱抱。」

說完,黑膚美男子大張雙手,把龍名緊緊擁在懷里。

「陽光哥哥?」我驚呼出聲:「你是那個晴天姐姐的老公,陽光哥哥?」

陽光看了看我,又低頭看了看滿臉黑線的龍名,然後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我認錯人了,哇,龍名你長得好美麗喔,小小藍也長得很強壯耶。」

我懶得解釋我和龍名的人妖過程,直接撲上了陽光哥哥,開心到連嘴都笑到快裂開了,帶著一點抱怨的說:「陽光哥哥,你和晴天姐姐好久沒有回家來了耶,害我好無聊喔。」

陽光哥哥傻傻的笑著:「真是對不起,因為我和晴天不小心卷入了一點事情,所以一直沒回家,可是我們很快就會回去了。」

「什麼時候回來?」我鼓著臉頰,一定要陽光哥哥給我個確切時間,不然誰知道「很快」是什麼時候。上次他們參加完我小學畢業典禮就出門了,也說很快就回來了,結果呢?我等到初中都畢業了,也沒等到半個人。

「過幾天就回去了。」陽光哥哥伸出一只手來攬著我,不過他瘦長的身子根本沒辦法同時把龍名和我抱進懷里。

聽到這話,我總算放心了,陽光哥哥從來都不會騙人的。

「陽光,走了,他還在等我們。」劍之心冷靜的說。

誰在等我們?我滿懷疑問的看著陽光哥哥,但是陽光哥哥也沒有回答,只是神秘的笑笑,我忍不住嘟起嘴來。

「拜托你,別用肌肉男的臉嘟嘴,很惡心的你知道嗎?」龍名臉上是惡爛的表情。

我給了龍名一個惡狠狠的眼神後,跟著陽光哥哥坐上了會飛的布,然後對精靈和惡魔十三招招手,催促著他們:「快來啊。」

順帶告訴大家,他們兩個早就穿上了嶄新的衣服,不再是一個露胸、一個露屁股的養眼鏡頭了,唉,殘念!

「我們也可以去嗎?」精靈驚訝的問。

我轉頭看向觴光哥哥,懇求的說:「我們可以帶精靈和惡魔一起去吧?可以吧?」

「當然可以,小小藍和龍名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啊。」陽光開朗的笑著:「別擔心,飛毯可以載八個人喔。」

精靈和惡魔十三互看了一眼,也興奮的踏上飛毯。

原本我還很害怕,飛毯踏上去軟綿綿的,感覺好像隨時會掉下去似的,但是在飛毯展現它高超的飛行技巧,直線加速、加速過彎和S型閃過障礙物後,我們大伙都開心的尖叫。

「太爽了!」龍名忍不住高舉著手歡呼。

飛毯一路飛過了大陸,飛到了海洋上,雖然我們曾經渡海,但是上次我們身處蛤蜊體內,根本沒看到海洋的景色,現在一望無際的海洋突然出現在眼前,我的心底感動到說不出話來,好一會後,我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陽光哥哥和劍之心是什麼時候來玩這個游戲的?」我好奇的問:「你們以前怎麼不告訴我們有這麼好玩的游戲。」

陽光哥哥淡笑著:「你覺得第二生命真的很好玩嗎?」

「第二生命比我玩過的任何游戲都要更好玩,為什麼大家都不來玩?」我更不解了,之前是聽說第二生命是禁忌游戲,是最殘酷的生存游戲,不過我和龍名進來後,卻一點都不這麼覺得,只覺得這個游戲的NPC的人工智能高得嚇人,幾乎和真人沒兩樣了。

「唔。」陽光哥哥露出苦惱的神情:「這個是有原因的,我想還是讓『他』來跟你們說明好了。」

「他?」我疑惑的問。

陽光哥哥又露出了少見的神秘笑容,手指比著前方:「快到了。」

我順著陽光哥哥的手指看過去,一塊大陸的海岸線已經近在眼前,飛毯似乎很興奮,瞬間加速沖刺,快到我連眼睛都張不開了,只能死命抓住飛毯邊緣。

然後飛毯猛力停住,我似乎還聽到長長的「刹毯聲」,然後飛毯就靜止不動了。

我慢慢的張開眼皮,我們正停在一座奇特的宮殿前方,雄偉壯觀的巨大宮殿讓我驚歎不已,光是那座大門就足以讓恐龍排三列縱隊進入了。

劍之心二話不說,就走向大門,在我們以為他會一頭撞上門的時候,兩扇巨門悄然無聲的開了,露出里面寬敞的走道,天花板好像天空一樣高,走道旁豎立著無數的大理石柱,每一根都有五人合抱那麼大,這是一座無比巨大寬敞,卻有些孤單空曠的宮殿。

我遠遠的看見最里面有一個王座,很明顯的,王座上正坐著一個人。

劍之心帶頭進入了宮殿,我們也緊緊的跟在劍之心後面 ,覺得我們好像幼兒園小朋友被老師帶去參觀羅浮宮似的。

我們越走越里面,而我也發現,陽光哥哥所謂的「他」,應該就是指王座上的人。我瞪大了眼,注視著王座上的人影,隨著我們越走越近,人影也越來越清楚,紅色的長發、黑色的袍子、略帶憂傷的灰色眼眸,還有左眼下的奇異紋路。

「生命主宰!」我和龍名都異口同聲的說。

眼前出現的人正是我和龍名熟到不能再熟,從小看到大,號稱全世界最高人工智能,卻老是設計失敗菜單的生命主宰,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生命主宰真正出現在我們眼前,以往都只是虛擬影像。

想到這,我幾個箭步沖到主命主宰跟前,然後攔腰抱住,興奮的發覺我真的抱住生命主宰了,不像小時候,每次都會忘記生命主宰只是虛擬影像,沖上去要抱住他的時候,都會摔得四腳朝天。

「生命主宰,你也來玩這個游戲啊?」我從生命主宰的懷里抬起頭來......呃,事實上我比他要高上許多,所以我只是從他的肩膀抬起頭來,然後再低頭看他。

生命主宰笑著:「我一直都在這里。」

「在這?在第二生命里?」龍名搶先問道。

生命主宰點點頭,而龍名的嘴張了又閉、閉了又張,好像有千百個問題,卻不知道從何問起。

我非常了解龍名的感覺,因為我現在腦中也是被問題塞得滿滿的,最後只能無力的吐出一句話:「我發現我們家好像很不單純啊?」

生命主宰輕笑著說:「其實所有的答案都在你母親的書房里。」

我瞪大眼:「我母親的書房里?」

「而且龍名也很清楚的知道事實。」生命主宰轉向龍名,淡淡笑著。

龍名驚訝的比著自己,然後生命主宰輕輕吐出一句:「二分之一王子。」

龍名出現了莫名其妙的表情,古怪的說:「二分之一王子?那不是書房里一部很舊的小說嗎?主要是在說一個虛擬實境游戲里,NPC突然擁有自我意識......」

龍名突然打住,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驚慌,最後沒頭沒腦的說:「不會吧?」

「什麼?什麼不會吧?龍名你快點告訴我啊!」我死命扯著龍名,想把一臉恍惚的他搖醒。

「讓我來告訴你吧,小小藍。」生命主宰一揮手,周圍的宮殿突然消失了。

眼前出現了很熟悉的場景,那是我們剛進第二生命的時候,創造角色的場景,我吃驚的發現,眼前有一個女孩子,我再熟悉不過,那是我老媽,不過年輕得多,看樣子頂多二十歲吧。

接著另一個人,則是幫忙創角色的NPC......

「那不是我媽嗎?」龍名驚叫,而我這時才注意到那個NPC,那個長相分明就是龍名她媽媽嘛!

然後我眼睜睜的看著我媽居然當了人妖,而且俊美到驚天地泣鬼神,不巧跟我剛才看到的超級帥精靈──王子,是一模一樣!

王子果然就是我媽!

天啊,我媽當初怎麼會想不開去當個人妖?而我居然還意外的踏上我媽的後塵,還比我媽更慘,至少我媽是個纖細的美男子,而我卻是個英俊偉岸的肌肉帥哥,那我要是再生女兒的話,我想「她」或許可以當阿諾史瓦辛格的接班人了。

然後場景一變,王子被人當成牛排到處亂追,還被小龍女吃豆腐......呃,媽你別哭,我已經幫你報仇了,我從龍名哪里把豆腐全吃回來了。

接著,我看到了王子的奇特戰斗法,看到了我家的肉包子到底是怎麼來的(我以前一直在想,為什麼我說我家的寵物是肉包子的時候,怎麼都沒有同學相信我),還有王子發下的第一人宣言。

接著我看到了天狼哥哥,雖然他是一副狼樣,不過我還是一眼就看穿了丑狼就是天狼哥哥;然後看到了天使族的死靈法師這個怪到不行的職業和種族,怪了,我以前怎麼不知道娃娃姐這麼喜歡美少女戰士?

然後看到了居里亞斯特斯,那個同性戀的魔族吟游詩人,不巧的是,組成我的精子正巧是他提供的......嗚嗚嗚,我爸原來是個同性戀?這真是個天大的打擊!

最後又看到了羽憐姐姐,羽憐姐姐和天狼哥哥的羅曼史好動人啊!

畫面快速的跳著,非常隊終于正式成立了,隨著非常隊和暗黑邪皇隊的沖突,冒險隊大會的激戰、無垠城的成立,成為王者的王子內心的掙紮與痛苦,還有最後,生命主宰的出現,真相終于大白,龍名的媽媽原來還有個哥哥,是誤入歧途的龍典。

這里面最讓我們震撼的卻是,劍之心和陽光居然不是真的人類,尢其是一直以來都陪伴著的們的劍之心,我們的萬能管家,居然不是真的人類?

「劍之心不是真的人嗎?」我幾乎不敢置信的看著劍之心,後者似乎難得露出了一點慌張的神情。

「小藍一直不想告訴你們。」生命主宰緩緩的說:「她怕你們不能接受這件事,更怕你們不再把劍之心和陽光當成人類來對待。」

我正要開口反駁我絕對不會改變態度的時候,龍名突然爆出驚呼:「這麼說來,冰帝世家的銀面快狐也不是人羅?天啊,太讓我失望了,我還以為他是世界上最強的人類呢。」龍名痛心的看著銀面快狐。

「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吧?」我也觀望著銀面快狐:「我覺得銀面快狐的智能化程度沒劍之心高耶,他不太會說話。」

「嗯嗯,也不會做家事、不會煮飯,好像只會站在劍之心旁邊,看來他的智能化程度真的不太高耶。」龍名贊同的點著頭。

我轉頭問生命主宰:「那銀面快狐他應該還沒有自我意識羅?」

聽到這個問題,生命主宰先是愣住,然後臉上流露出笑意,最後忍俊不禁,終于開始哈哈大笑起來。

我莫名其妙的轉頭看劍之心,劍之心的嘴角居然微微上揚耶!天啊,劍之心在笑?真是一個比我媽當人妖、比我爸是個同性戀更不可思議的事情。

「我是人。」一個冷到結冰的聲音,從劍之心後方三公尺處傳來。

我和龍名朝銀面快狐看過去,他仍舊是一張冷冰冰的臉,讓我們很懷疑剛才的聲音是他發出來的嗎?

「他是人。」劍之心略帶笑意的說。

我和龍名都瞪大了眼,啥米?雖然劍之心和銀面快狐都冷冰冰的,但是我們還是覺得劍之心的溫度要高點,比較接近人類的體溫,結果事實居然剛好相反?

我們尷尬的咳了兩聲,根本不敢再看銀面快狐一眼,連忙轉移話題:「放心啦,我們不會改變對劍之心的態度。」

我堅定的看向劍之心:「每次家里人都跑不見的時候,我和龍名卻永遠都能在家里找到劍之心的影子,對我們來說,劍之心好像第二個爸爸似的,我們絕對不會改變的。」

我說著,而龍名也死命的點著頭,就怕劍之心沒看到我們瑞的決心。

劍之心別過頭去,但是耳朵變成淡淡的紅色。

我們笑嘻嘻的看著劍之心難得一見的窘態時,精靈和惡魔十三卻突然站到我和龍名的面前,精靈欲言又止的神態讓我和龍名都滿頭霧水。

「怎麼啦?」我好奇的問。

精靈好像鼓起了他最大的勇氣:「其實我和惡魔十三......」

「我們都是NPC。」惡魔十三搶先說出。

精靈只好接著說下去:「我們是隱藏任務的NPC,你必須和藥材店小姐買超過五千罐的藥水,她才會告訴你水底洞窟的所在,因為這個任務只有玩家才能觸發,可是我們的新手村根本沒有玩家來過,村子里的NPC都很擔憂我們兩個會一直困在冰柱里。」

「原來如此,所以才會要我和小小藍去救你們。」龍名恍然大悟。

「放心好了,精靈、惡魔,你們永遠都是我們的同伴。」我雙手搭著精靈的肩膀,非常肯定的說。

龍名也把雙手搭上惡魔的肩膀:「對,尢其是惡魔,小小藍絕對會為你的兩片屁股負責任的。」

我拉住龍名的耳朵,不理會他的慘嚎,直接跟生命主宰說:「生命主秘,你知道後來龍典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我媽又是怎麼從邪靈和我爸之間做抉擇的?」

生命主宰的臉露出憂傷:「後來,我父親他似乎已經陷入瘋狂的境界,居然要脅全世界......」

上篇:風龍名     下篇:邪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