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邪靈  
   
邪靈

第三章 邪靈
我,真名是卓靈斌,在第二生命里則叫做邪靈。

第二生命是一個虛擬游戲,十幾年前就已經研發出來了,但是過度的高智能化卻導致這個游戲完全失控,政府從此明令限制游戲過度高智能化,所以第二生命,又被叫做禁忌游戲,還是世界上最擬真的游戲,尢其里面的NPC幾乎有一半都發展出了意識......如果不是生命主宰在這坐鎮,真不知道這游戲會造成什麼樣的恐怖後果。

其實這游戲已經造成過可怕的後果了,十幾年前,這個游戲的創造者龍典得了絕症,在恐怖的求生意念下,他竟然利用最高智能化的電腦──生命主宰,來要脅全世界!

那個事件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包括第二生命從此失控,變成NPC的世界,但是對我最大的影響卻是,我從此失去了我最寶貝的女孩。

風藍,我的小藍,當年是帶領眾人去阻止龍典的人,王子。

當年,面對已經成為生化人的龍典,我們被打得節節敗退,為了救小藍,我被打飛而昏過去,當我再度醒來的時候,醫院的白色天花板映入我眼簾,我馬上想起了小藍的情況,我到處東奔西跑,狂喊著她的名字,就怕發現我最心愛的寶貝已經......

我在居的病房里找到了她,她哭得雙眼紅腫,一看到我來了,她撲進我懷里哭著說:「卓哥哥,怎麼辦?醫生說,居也許再也醒不過來了。」

我一邊安撫著小藍,一邊看著戴著呼吸器的居全身插滿了管線,我的心底充滿無限的掙紮,一邊希望居快點醒來,不要再讓小藍眼里充滿淚水,另一邊,我卻又暗暗希望居別醒來,不要......搶走我的小藍!

「王子,你稍微休息一下吧,你不是很久沒去上課了嗎?」小龍女擔憂的臉色一覽無遺:「我們會好好照顧居的。」

「不要!」小藍堅決的反對。

「如果居不醒來,我就永遠陪著他、照顧他。」小藍握著居的手,眼神是如此的堅決,彷佛沒有人可以動搖,就連我都不行。

居會醒來的。

沒有人比我更了解這件事,只要能讓小藍再度展開笑顏,那個男人就算身處十八層地獄,也會慢慢爬回來,那個男人就是這麼的義無反顧、這麼的堅決,連我有時都不禁佩服起居的決心。

所以我離開了病房,沒有理會身後恰巧響起的驚呼聲,和居沙啞的喊著王子。

我心底很明白,我終究還是失去了我的小藍,那個有雙大眼睛的女孩。

我該做什麼?我不禁迷惘起來。

「浪跡天涯,永遠離開這個傷心地?」

我弟弟,卓明斌,游戲里叫做明皇,一邊打CS,一邊給我建議。

我臉色沉重的搖頭說:「不行,我還沒拿到畢業證書,不能離開學校。」

「喝酒澆愁。」明斌一個擊掌,然後拿起錢包就要往外沖:「我去幫你買啤酒。」

「不行!」我嚴重拒絕:「喝酒會導致肝癌。」

「那......我去買包長壽煙給你抽?」明斌皺緊眉頭的想。

「不行,那你會吸到二手煙。」我不能因為我失戀,害我弟弟得到肺癌。

明斌雙手撐著下巴:「那你乾脆躲在綿被痛哭一場好了,我會假裝沒聽到的啦。」

我思考了下,回答:「不行,明天要跟教授做實驗,我不能紅著眼眶去,改天再哭。」

明斌一臉被打敗了的表情:「改天再哭?靠,這種話也只有我哥說得出來。老哥啊,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冷靜啊?我看只有我這個跟你相處十幾年的弟弟看得出來,你現在是痛不欲生。老哥,你太悶騷了啦,難怪追不到王子了。」

我臉色沉了下來,冷靜也錯了嗎?

「王子遲鈍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我看你應該每天跑到她面前說我愛你,連續這樣一年,她才會真的相信你很愛她。」明斌喃喃念著:「那個死同性戀還真是用對方法了,才能把王子給搶走。」

後來,我以為每天看到閔居文教授春風滿面的來上課,已經是我最痛苦的日子了,結果我錯了,當小藍畢業典禮的那天,我拿著她最愛的郁金香去道賀......

畢業典禮一切都很正常,校長致詞、畢業生致詞、在校生歡送,直到閔居文教授穿著那件奇怪的服裝出現時,一切才變樣,全校都在尖叫,連老師們都紅了臉。

那件衣服我再熟悉不過了,那是居的吟游詩人裝束,甚至連古琴和耳墜都一模一樣,整體裝束讓原本嚴肅的閔居文教授如今看來是邪魅俊美,居就在眾人注視之下,走到小藍的身邊,小藍幾乎是目瞪口呆的問:「居?你以為現在是變裝舞會嗎?」

居咳了兩聲,放下古琴,拿出了一個粉紅色的心形盒子,打開盒子後,居單膝跪下,用充滿愛意的聲音說:「我最親愛的小藍殿下,你總算畢業了,我也不再是你的老師了,而我現在想請你用另外的名稱叫我。」

「什麼名稱?」向來遲鈍的小藍這時也明白居想要做什麼了,臉紅得不能再紅了。

居輕輕拿起戒指,銀色的戒指上面是一朵郁金香,郁金香的花瓣則是用鑽石鑲的,無疑的,居也知道小藍最愛的是郁金香。

「你願意叫我老公,而讓我叫你親愛的老婆嗎?」居由衷的說。

原諒我無法再跟你們說接下來的情況是如何,我已經沒有辦法再繼續待在哪里,我捧著郁金香,一路走回家,手抖得幾乎沒辦法開門,我走進我家,熟練的拿出花瓶,把郁金香插好,放到玄關去。

然後打算回房,我一回頭,明斌正瞪大眼看著我,他有點不知所措的擠出話:「明天......不用做實驗啊?」

我搖了搖頭,走過明斌的身邊,他又勉強擠出另一句話:「呃,哥......你要節哀順變啊。」

我也沒心情跟明斌糾正,節哀順變不是這麼用的。

後來幾個月,我都拚命躲著小藍,連她特地上門來,我都要明斌說我不在,我實在太害怕她親口說,她已經決定嫁給......我以外的人。

方才,小藍又來了,我聽到她說話的聲音,我已經好幾個月沒見到小藍了,聽到小藍遺憾的說:「是嗎?卓哥哥還是不在啊?」

我終于按捺不住,從床上爬起身,然後沖到一樓的大門去,大門恰巧關上了,而明斌卻拿著一張粉紅色的帖子哀嚎著:「天啊,不會吧?我哥已經夠悲慘了耶。」

「給我!」我幾乎是顫顫的說。

明斌這時才發現我站在他背後,他轉過來面對我,然後把那張帖子藏在背後,明斌笑得很勉強:「相信我,哥,你不會喜歡看到這東西的。」

「給我!」我堅持著,雖然我非常非常贊同明斌的話,我絕對不會喜歡看到那張帖子,但是,我非看不可。

明斌歎了口氣,把帖子遞過來,我想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看到那張帖子的時刻,無庸置疑的,那是一張喜帖,上面的名字是風藍和閔居文......幾滴水就滴在小藍的名字旁。

「哥......那個,王子要你看看背面。」明斌小心翼翼的說。

我顫顫的翻過喜帖,後面出現了幾行手寫的字,我幾乎一眼就看出來,那是小藍的字,這樣歪七扭八的字並不多見。

◎卓哥哥:

我去你家好多遍了,可是你都不在家,沒辦法,我只好先在喜帖後面寫下留言,因為我怕這次你還是不在。雖然居跟我說,最好不要給你喜帖,你會很不高興,可是我不可能不給你的,因為你是很重要的人,是最疼愛我的卓哥哥了,我非常希望卓哥哥你可以來參加我的婚禮,真的,希望你能來,更希望可以得到你的祝福。

小藍親筆◎

我的全身都僵硬了,手只敢輕輕的捏住喜帖的一角,就怕自己失手弄壞了喜帖,就算是折到一個角都不行。

突然,一滴水滴到喜帖上,弄髒了小藍的留言,我慌得七手八腳的擦去水滴,卻越弄越糟,水滴弄糊了好幾個字,我氣惱的用手擦臉,就怕有另外該死的水又弄糊小藍親筆寫的留言。

「哥......」明斌瞪大眼,慌亂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但是,門轟然被踢開,門外站著風揚名,他拉著一個放得滿滿的手推車,手上拿著一瓶酒,懶洋洋的說:「有人要喝海尼根嗎?」

小藍婚禮的那天我去了,我無論如何都不能錯過小藍穿婚紗的模樣,就算她旁邊站的男人不是我。

婚禮很盛大,周圍擺滿了小藍最愛的各色郁金香,我很滿意的點點頭,走到熟悉的人旁邊,狼哥、羽憐、小龍女,甚至是身為公主的娃娃都穿著便服來,還有南宮罪帶著劍無罪的人,更少不了我們暗黑邪皇隊的,只是我的隊友們都有點不太忍心看我。

小藍已經穿著婚紗站在神父的前面等著居了,頭上的白色厚紗讓我看不清她的模樣,不過我相信,我的小藍穿起婚紗來,絕對是最美麗的新娘。

「怪了,王子有這麼高嗎?」羽憐有回疑惑的問。

「是穿高跟鞋的原因吧,新娘不是都會穿高跟鞋?」李天狼理所當然的說。

「娃娃記得,不是應該是新郎在神父的面前等新娘嗎?」娃娃咬著手指疑惑問道。

「難道是居遲到了?」南宮罪猜測。

「不可能!」眾人......甚至我都異口同聲的說。

「和王子結婚這種事,就算居半路被砂石車撞死了,他的靈魂都會准時飄來。」小龍女認真的說。

小龍女的話連我都不得不贊同,居那家伙的確是如此。

教堂的大門終于敞開了,也終結了我們的猜測,一個穿著白色燕尾服的人走進來,一看見我,就一臉興奮的走過來,還開口說:「我就知道卓哥哥你一定不會錯過我的婚禮。」

「小、小藍,你怎麼穿這樣?」我失態的張大嘴,但是全場的人嘴張得都不小,比起來,我也不是那麼失態了。

是的,小藍不但穿著白色燕尾服,還把頭發綁成馬尾,看起來非常帥氣,而且還很合適她......但是,新娘就是該穿新娘婚紗!

「喔,這個啊?」小藍隅氣的拉了拉領帶:「好看吧?我越看越覺得居的燕尾服比我的婚紗好看,所以就要他跟我交換穿。」

眾人的嘴張得更大了,有志一向的轉頭看向穿婚紗的人。

小藍大步走向新娘......不,是新郎,然後笑嘻嘻的對張大嘴的神父說:「神父啊,快點念證詞吧,我等不及要去吃婚宴了耶,是五星級的自助餐喔。」

我看到居被小藍掀開頭紗的時候,心底萬般矛盾,要是小藍要跟我交換穿,我會答應嗎?應該......會,只要能娶到小藍,就算要我穿婚紗,我都願意。

雖然,居穿著露背低胸婚紗過來跟我說話時,我忍不住流露出一點佩服。

「謝謝你來參加婚禮啦。」居有點心不甘情不願的說:「小藍很高興你來參加。」

「你不用擔心,我也畢業了,以後我會離你們家遠遠的。」我如同寒冰般的說話。

居露出了掙紮的神情,最後垂頭喪氣的說:「別走,我需要你的幫忙,小藍希望讓劍之心他們能夠來到現實世界,尢其是陽光,晴天已經缺不了他了。」

「要制作生化身體?」我有些吃驚的問。

居點點頭:「小龍女和娃娃會負責全部的費用。」

我有點猶豫,這樣一來,我就得繼續面對小藍......

「小藍會很高興你來幫忙的。」居不甘願的說。

聽到這句話,我不知不覺的點下頭。

當陽光、劍之心、天仙都一一來現實世界後,我考慮要不要出去找工作了,雖然小龍女邀請我到她的公司工作,但是,我卻不想繼續待在小藍家附近,所以我找了份國外的工作,並且打算去和小藍做最後的道別。

小藍打開門後,高興的說:「卓哥哥,太好啦,我正想跟你說,我和居要生小孩了喔。」

「喔?」我忍不住看向小藍的肚子,羨慕起孩子的父親。

小藍也順著我的視線看到好的肚子,不過她卻連忙否認:「不是這里啦。」

小藍牽起我的手,拉著我進門。

「在哪里。」小藍比著坐在沙發上的居,而居穿著孕婦裝,挺了個肚子在織毛線。

我再度失態的張大了嘴,居一看到我,馬上跳了起來大喊:「喂!不要臉的家伙,不准牽我老婆的手。」

說完,居還沖了上來,但是被他手上的毛線纏住,眼看就要摔個四腳朝天了,我馬上箭步上前,在緊要時刻終于抱住了居,沒讓他把肚子里的孩子摔掉,不過我的心髒倒是差點跳出來。

「好驚險喔。」小藍瞪大了眼,隨後像沒事人般轉身離開:「我去弄東西給你們吃,不准吵架喔。」

居和我都坐到沙發上,居忿忿不平的織著毛線,而我忍不住開口問:「你真的懷孕了?」

「廢話!」居沒好氣地說:「你以為我沒事喜歡裝孕婦啊!」

「為什麼?」我問到一半又想到,小藍怕痛......

「沒辦法啊,小藍那麼怕痛,其實這樣也好,要我聽小藍生產時的痛苦叫聲,那還不如我去生,這樣我還比較不會那麼擔心。」居無所謂的說,手里忙著織一頂小帽子。

我幾乎說不出話來,這個男人寵愛小藍的程度甚至超乎我的想像,我不禁想著,如果是我,我會願意為了小藍,嘗試懷胎十月的感覺嗎?我......沒辦法。

「聽說你拒絕到小龍女的公司上班?」居問道。

「嗯,我打算到國外去。」我終于徹底覺悟了,或許小藍跟著居會比跟著我幸福。

「什麼!為什麼?」小藍捧著一鍋湯,一聽到我的話,她急急的沖上來,一時忘記自己手中有鍋湯,一個踉蹌,一整鍋湯就往沙發上的居倒。

幾乎是反射性動作,我撲倒在居身上,以免熱湯把居的肚皮燙熟,幸好,我今天穿著的是全套西裝,布料很厚......

「卓哥哥,你真的要走嗎?」小藍憂慮的問。

我趴在居的肚皮上幾公分,不敢壓到居的肚子,又感受到背後熱滾滾的感覺,我有點面色發白的顫抖著說:「不,我還是不出國了,我搬來跟你們住好了。」

不搬來這邊住,我怕小藍的孩子無法順利撐到生產的那天。

「總算不用整天盯著居,我去打掃了。」劍之心冷冷的從走廊走過去,手里拿著吸塵器。

但是,我有種預感,就算小孩子生出來,我恐怕也沒辦法輕易丟下這對夫妻不管,不然我可能會看不到小藍的孩子長大後的模樣。

「卓哥哥,小小藍長大以後可不可以嫁給你啊?」小小藍綁著一個大大的蝴蝶結,張著天真可愛的眼睛問我。

「是卓叔叔。」我不厭其煩的糾正她,強忍著心底的翻騰,小小藍的話幾乎和小藍以前說的一模一樣。

我以為我已不在乎小藍嫁給別人了,但是一聽到小小藍的話和那對與小藍相似的眼睛,我的瘡疤好像又被揭開了,我......從小小藍家落荒而逃,就在小小藍七歲的時候。(幸好八歲的小龍名已經很懂事了,也會照顧妹妹了。)

我一邊想著過往的事情,一邊踏在無垠城的街道上,剛才我又和居大吵特吵,然後藉機跑出來,不過我相當明白,居早就不能引起我的憤怒了,我怕的是小小藍應該等會就過來了。

根據王子剛才的話,她說小小藍一直在找我,找她的卓哥哥。

都八年了,她還在找我?當年她也不過七歲而已,雖然我常常照顧她,甚至比小藍和居這對亂亂跑的父母照顧的還多,但是事情都過那麼久了,她居然還記得我......我忍不住嘴角上揚。

小小藍的可愛臉蛋和可愛的童音又在我腦中響起,卓哥哥以後會娶小小藍嗎?我忍不住敲了敲自己的腦袋,我在亂想什麼?小小藍比我小了三十歲啊!

不過,我倒是沒料到小小藍也跑來第二生命了,她是怎麼找到進來的方法的?而且連龍名都來了,兩個人還顛倒了性別,小小藍居然跟她母親一樣當了人妖。

我搖搖頭,打算離開無垠城,以免遇上小小藍。

但是,當我打開無垠城大門的時候,小小藍正巧要推門,雙手向前張開,好像等著人抱似的,看到我以後,她的眼睛眨了眨。

「原來是邪靈啊,又見面了。」她笑嘻嘻的看著我,並不在意的提道:「你要出城啊?」

我勉強笑了笑:「是呀。」

小小藍喔的一聲,讓出一條路要讓我過,一點都沒有要挽留我的意思......或許她還不知道我就是她的卓哥哥?我的心底五味參雜,我跨步擦過了小小藍的肩。

碰!一聲巨響,我的頭也傳來一陣巨痛,人也撲倒在地,不太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甩著有點混沌的頭。

「想走!本姑娘找你八年了,你以為我會讓你走?」小小藍惡狠狠的說。

「小小藍,你等下把卓叔叔打死了,他飛回重生點,你就找不到他了啦。」龍名擔憂的問。

「邪靈,等級二五三,你們四個人加起來也打不死他。」劍之心冷冷的說。

「原來如此......小小藍,他要爬起來了啦,快多打幾下,不然卓叔叔會跑掉的。」龍名大呼小叫。

接著,我的頭上硬是多挨了幾下,小小藍還喊著:「精靈、惡魔,快來幫我打,不把他打成重傷,我怕他會跑掉。」然後,除了拳頭外,又多了好幾只腳在踹我。

老實說,並不是很痛,小小藍等人的等級恐怕還沒超過五十,我雙手抓住兩只不同人的腳,在我站起來的時候,他們兩個也被我拖倒在地,這一個精靈和一個魔族應該就是小小藍口中的精靈和惡魔了。

「糟糕!」小小藍大喊一聲,然後跳上我的背,四肢緊緊的抱住我不放,連一旁的龍名都扯住我的手臂不放,趴倒在地上的精靈和惡魔也各抓住我的腳。

我既好氣又好笑的說:「就算你們這麼做,也是沒辦法阻擋我走的。」

「不管!反正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不讓你走。」小小藍的嘴在我耳邊大吼:「就算這次你真的跑了,下次我也會把你再追回來!」

我的心忍不住有暖暖的感覺,但是,臉上卻苦笑著說:「小小藍,我走不走應該沒有關吧?嚴格說起來,我只是你七歲以前的保母。」

小小藍卻理所當然的說:「還有十五歲到二十歲的男朋友,和二十歲到死掉的老公,我媽是說十八歲就可以結婚了啦,但是我爸說不行,他說至少要二十歲。」

我幾乎說不出話來:「你在說什麼,你爸不會讓你跟我結婚的。」

小小藍把臉貼在我頰邊,一字一句的說:「老爸才沒有反對呢,之前我故意帶個龍名的同學固家給我爸看後,我爸立刻就改口說,你還是嫁給卓靈斌好了,至少他不喝酒不抽煙不賭博不對女生暴力也不說髒話......天啊!要是我讓卓哥哥跑掉了,那我上哪找這種滅種的好男人?」

「我也是好男人啊!」龍名委屈的說。

「你是有個屁用啊?近親又不能通奸。」小小藍丟了句話。

「女孩子講話不要這麼粗魯。」我皺著眉輕斥。

「喔。」小小藍吐了吐舌頭,又笑嘻嘻地補上一句:「還有我爸說,看來就只有卓靈斌能管管我了,不然我遲早會變成野女孩。」

我歎了口氣:「小小藍,我和你相差了三十歲。」

「嗯,真可惜,我們一共少相處了三十八年。」小小藍帶點指責的說:「都是你不見了八年啦,不然根據人類平均年齡二百歲來算,我們本來可以相處一百五十年的耶,現在又少八年了啦,剩下一百四十七年了。」

聽到這話,我幾乎,差點就要轉身去抱小小藍了,但是我不能:「小小藍,你還小,或許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樣的男人。」就像你母親一樣,她小時候也說要嫁給我的。

「我十五歲了,不是七歲,我知道我喜歡你。」小小藍抱得更緊了,語氣同樣堅決,一點也沒有放松。

我再也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但是我怎麼能和小小藍在一起,我們相差三十歲,我曾經喜歡小小藍的母親,我......不能和小小藍在一起,想到這,我在小小藍的關節上一敲,小小藍馬上手腳麻痹的摔到地面,我忍住不去聽她痛呼的聲音,接著甩開了其他人的糾纏。

「劍之心!幫我攔下卓哥哥。」小小藍大喊。

劍之心的確比我更強,但是我並不打算在游戲里逃脫,我亦決然地下線了。

我拔下頭盔,甩了甩頭,恐怕要有十幾天,不,是幾個月的時間都不能上線了,小小藍的個性除了在迷糊這點上像足小藍外,其他的則比較像父親,從小的時候,小小藍的決心就強得嚇人。

就連黏人這點都很像,我不禁想到小小藍剛才是整個人貼在我身上......雖然除了硬梆梆的肌肉外,我並沒有感覺到任何像女孩子的東西,不過,這還是讓我忍不住臉上一陣發熱。

鈴鈴!

我嚇了一大跳,心底忐忑不安,該不會是明斌把我的電話告訴小小藍了吧?我遲疑的接起電話。

「喂!老哥,你躲了幾年了,你知不知道我被風家和閔家逼到要起笑啦?」

明斌的聲音劈哩啪啦的傳來,我終于放下心來,卻又覺得有些可惜,我按下了屏幕的啟動鍵,明斌的臉也從屏幕顯現出來。

「這個問題我們已經討論過了。」我一如往常的回答:「你要是把我的電話告訴他們,那我就換號碼,而且不再告訴你我的電話號碼。」

「誰管你這個啊,我是要告訴你,我們家就要辦婚禮了啦,你到底回不回來參加?」明斌一臉凶狠,大有不回來你試試看的氣勢。

我大吃一驚:「你要結婚了?」

「我都三十好幾了,結婚很奇怪嗎?」明試沒好氣的說:「倒是你這個四十好幾的還不結婚,爸媽都要擔心死了。」

我的心里不禁愧疚起來,的確好久沒有回去見爸媽,我抬頭看了看明斌的臉,什麼時候明斌的娃娃臉已經變得這麼成熟了呢?

「喂!你到底回不回來啊?」明斌不斷催促著。

我連忙說:「當然,我現在就回去......」但是我又有點遲疑的問:「你該不會邀請了小小藍吧?」

「小小藍?」明斌揚了揚眉說:「你什麼時候開始躲小小藍了?之前不是躲著王子嗎?好啦,別擺張臭臉給我看,我沒邀請她來當賓客啦,只邀了暗黑邪皇隊的人。」

暗黑邪皇隊,也好久沒看到他們了,我點點頭:「我馬上回去。」

我把幾件衣物整齊的摺好,放進小行李箱後,就出發到最近的傳送站,沒花到半個小時,我就再度踏入了自己最熟悉的地方,我家就在小小藍家兩條街的地方。

我好不容易才在一堆磁卡中找到開家里門的那張,但是還來不及把磁卡插進去開門,門已經打開了,明斌修長的身型和一張不已為然的臉出現在門後,他順手接過我的行李說道:「進來吧,我介紹新娘給你認識。」

聽到這話,我不免有點緊張,整了整自己已經很平順的西裝,就怕自己丟了明斌的臉,我踏進客廳,隨後完全愣住,我家不大的客廳現在擠滿了人,有小小藍、居、小龍女、風揚名還打著哈欠。

「來,這是即將成為我們家新娘的人──小小藍!」明試慎重其事的介紹著她,而我更是完全愣住,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長大後的小小藍,她和她的父親長得比較像,但是那一雙大眼和小藍一模一樣。

我像是機器人般轉頭,顫顫的問:「你要娶的人是小小藍?」

明斌揚了揚眉:「怎麼可能,就算我要娶,她還不肯嫁呢。」

「可、可是你說你要結婚了?」我突然覺得我好像掉進了陷阱的小鳥。

「我說,我們家要有一場婚禮啦。」明斌眨著無無辜的眼:「老哥你也算是我們家的人吧?」

我大吼:「你說你沒邀請小小藍。」

「對啊。」明斌嚴肅的說:「我沒邀請她來當賓客啊,她可是新娘耶。」

「別胡說了。」我有點語塞,腳步慢慢的往門口退,然後,我拔腿往門口跑,就怕等等跑不掉了。

一個大男孩就站在門口,還在伸展拳腳,然後一個回旋踢就把玄關的屏風踢碎,接著轉頭帥氣的一笑:「嗨,好久不見了,卓叔叔,我是龍名,你還記得我吧?我的功夫很棒吧?這是和劍之心學來的喔,當然銀面快狐也教了我們不少喔。」

這些話就等于是在告訴我,想從門口離開是不可能的了,我眼神一轉,沖上樓梯,打算從我房間的窗戶逃走。

我正打算踢碎窗戶的時候,窗戶卻先自己碎成一堆,一個圍著圍裙、拿著菜刀的熟悉身影用單手撐住窗台,然後跳了進來,她也是冷狐的高徒,風藍。

「卓哥哥,好久不見了。」小藍笑得無比燦爛,甚至有點刺眼了,就好像羽憐的微笑似的。

「小藍......」

我怎麼能夠對小藍拳腳相向?更重要的是,我就算對她拳腳相向,恐怕也不是她的對手。

我只好再度轉身離開,我記得廚房那兒有個後門,我奔下樓梯,經過客廳時,看見小小藍仍舊坐在沙發上,只是睜著眼睛看我經過,一點動作都沒有。

廚房卻傳來陣陣的炒菜聲,我沖進去後發現,狼哥高大的身影正忙著把飲料倒進杯子里,而羽憐卻站在後門的門口前,左右手各拿著一把光能槍,臉上還是掛著恐怖的和藹微笑。

「小小藍說,她不介意新郎坐在輪椅上跟她結婚。」羽憐輕笑著。

我的臉色如土,慢慢的走出廚房,而狼哥卻叫住我:「邪靈啊,順便把這盤飲料端出去給大家喝。」然後把裝滿飲料的托盤拿給我。

我接過了托盤,腳步沉重的走回客廳,把飲料放在桌上,而眾人也各拿了一杯飲料,然後坐成圓型把我圍在中間。

「你喜歡西式還是中式婚禮?」小小藍睜著大眼睛問。

我故意不去看小小藍,轉頭看向居,求救似的哀嚎:「居,你不是說絕對不會把女兒嫁給我?」

一把菜刀架上居的咽喉,而另一把閃著冷光的冷狐牌飛刀則被小小藍拿在手里,輕輕放在居的後頸,居冷靜無比的說:「我家有兩個可以手拿菜刀或飛刀,干掉十幾倨拿光能槍的綁匪的女人,我已經娶了拿菜刀的那一個;我想,除了當年和我搶拿菜刀女人的你以外,恐怕沒人敢娶我家拿飛刀的那個了。」

一只手拍上我的肩,我轉頭一看,正是搖頭歎氣的龍名:「卓叔叔,小小藍已經嚇跑無數追求者了,她不會放過你的。」

我終于不得不看向小小藍,試圖做最後的掙紮:「小小藍,你才十五歲。」

小小藍還是睜著大眼睛問:「我太小了嗎?那我們慢點結婚好了?」

我死命點著頭。

小小藍開心的噗起來大喊大叫:「太好啦,卓哥哥答應娶我了耶。」

我一僵,我剛剛答應了什麼?

「你答應過我,二十歲才結婚喔。」居不放心的對小小藍喃喃念著,而小小藍也乖巧的點著頭。

我這時才想起來,小小藍現在根本不可能跟我結婚,法律規定十五歲是不能結婚的啊!我被設計了,我被眾人設計了,里面還有我的親弟弟,我忍不住抬頭把眼神投向我弟。

明斌一點歉疚都沒有的說:「別用那哀怨的眼神看我,誰教爸媽說,家里兩個兒子都不結婚,還說你要是半年內不找個媳婦回來,我就准備去拍照相親了。」

我的眼神更哀怨了。

「而且......」明斌聳聳肩:「反正你也很喜歡小小藍嘛,只是不知道在鑽什麼牛角尖。」

「我沒有!」我抗議,但是突然想到小小藍就在這,我這 說會傷了她的心的。

我連忙看向小小藍,她卻轉過身背對我,看到小小藍無助的雙肩不斷抽搐著,我的心也彷佛隨著那小小的肩膀不斷抽搐著,我好像控制不住我自己的身體,走向小小藍,將她擁進我懷里,我無比後悔的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這麼說的,我只是太......鑽牛角尖了。」

「那你喜歡我吧?」小小藍有點哽咽的問。

「我喜歡,喜歡!」我忍不住把臉埋進小小藍的發間,聞著青草般清新的發香。

小小藍也轉過身來面對我,眼睛還是睜得大大的,連半滴淚水都沒有,她笑得像陽光般燦爛:「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喜歡我的。」

然後,她扳住我的頭,狠狠地吻上來!

上篇:小小藍     下篇: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