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劍心  
   
劍心

第四章 劍心
我看著小小藍強吻邪靈,心里一點都不驚訝。

大家都以為小小藍的個性像她母親,可是我再了解不過,小小藍活脫脫是她父親的翻版,永遠都義無反顧,換句話說,就是死纏難打,永遠都不相信自己有失敗的可能。所以當小小藍說出她都嫁給邪靈時,我就開始准備小小藍的嫁妝了,只是我沒想到會等這麼久。

我忘記人類差不多要活二十年後才會結婚。

我的名字叫劍之心,這個名字到底是怎麼來的,其實我也莫名奇妙的,好像是王子一開始就這麼叫我,只知道自己是鬼王的我,也就以為劍之心就是我的名字,但是本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叫什麼名字,因為我是一個人工智能,一個有自我意識的電腦程序。

原本我是一個叫做第二生命的游戲里的NPC,後來突然有了意識,就在因緣際會下,和我的同伴一起跟著王子走出了陰暗的洞穴。

原本我以為我們兩個就這樣跟著王子,一直到這游戲不再運作,然後就是我們壽命終結的時候。

但是,後來發生了一連串的事件,讓我明白原來我是個真人,是因為龍典失敗的研究才導致我的死亡,我是一個死在游戲里卻又在游戲複活的「人」,連我自己都不懂,我現在到底算什麼東西?

當王子說要幫我做生化身體的時候,我卻猶豫了,我不確定我是不是真的想到現實世界去,不過,我沒能猶豫多久,就決定要到現實世界了,因為我在三天內發現閔家夫妻差點第五次燒了房子,原因有很多,燒湯燒到忘記,鍋子都燒融了;烤肉烤完,直接把烤肉爐丟在草地上;把薰香放在床上......

我要是不去現實世界照顧這對夫妻,他們大概無法過完結婚周年紀念日,首先,我當了閔家和風家的管家,後來我又我兼顧產婦,幸好邪靈過來幫忙,不然我簡直無法從居的身邊離開一步;再來我又變成了保姆,小龍名和小小藍的活動力和破壞力都相當驚人,完全不輸給他們兩個的媽。

原本他們最愛做的事情就是從房子逃走,從我的監控中逃跑是他們平常的休閑活動,對我惡作劇看我出丑是他們成就感的來源,雖然他們並不常成功。

但是某天,當冷狐來到我們家,不小心把他們家的家徽掉在我們家後,小龍名和小小藍就突然變得對我非常的恭敬,對冷狐更是達到尊敬祟拜的境界。

「冰帝世家是很有名沒錯,但是正常來說,六歲和五歲小孩會這麼了解黑道嗎?甚至知道冰帝世家的家徽?」冷狐一邊喝茶一邊疑惑著。

「正常的小孩應該不知道,但是我們家從沒出過正常人。」我冷靜無比的說。

前天龍名作了個炸彈把倉庫炸掉,昨天小小藍拿摩托車大鎖把想誘拐他們的叔叔打成重傷,剛剛他們兩個又跑到小龍女的公司大肆破壞,癱瘓了整座公司,才剛被我抓回來打屁股而已。

被我打屁股的兩個人才哭兩聲,現在又跑到客廳旁邊偷聽我和冷狐說話,回複能力真是高得驚人,反省能力也低得驚人。

「快狐哥哥,你的飛刀好漂亮喔,可以給我一支嗎?」小小藍終于忍不住,沖到冷狐的身邊,大眼眨巴眨巴的盯著冷狐腰間的飛刀。

我比冷狐更早開口拒絕:「不可以!」

拿摩托車大鎖就把一個成人打成重傷,要是讓小小藍拿到一把削金斷鐵的飛刀,那根本是全世界的災難。

小小藍嘟起嘴,逕自趴在沙發上生悶氣,而小龍名也跑了過來,一雙眼睛直盯著冷狐,還不斷吞著口水,難不成他以為冷狐能吃嗎?

「你是不是冰帝世家的第一殺手,銀面快狐?」小龍名雖這麼問,但是他的眼神其實是在說:我知道你是,你否認也沒有用。

「那劍之心一定是銀面快狐的手下羅,一定是洗手不干了,所以到我們家隱姓埋名當管家。」小小藍自以為的點著頭,還拍拍我:「放心吧,我和龍名都不會把你的真實身份說出去的。」

「嗯。」龍名的小臉也充滿嚴肅:「我們都不會因為你是殺手就怕你喔,劍之心永遠都是我們家的萬能管家。」

我真不知道我該高興還是無奈,這兩個小孩的想像力也是非常驚人的。

這時,電話鈴聲突然響起,我順手就接起電話,屏幕上出現天仙的臉,他哭泣的大喊:「劍之心劍之心,我的妻子不見了啦,她被人偷走了。」

「娃娃被人偷走了?」我皺著眉,是移情別戀還是其他的意思?

屏幕上,出現一只手硬把天仙的臉推走,然後是南宮罪的臉:「劍之心,我有事找冷狐。」

我揚揚眉,伸手將冷狐拉進屏幕,同時心想,怪了,為什麼大家都找我要冷狐?

「有事?」冷狐面不改色的問。

「最近有黑道策劃綁架娃娃嗎?」南宮罪嚴肅的問,同時解釋:「娃娃被綁架了,綁匪要求相當高的贖金,而且還要求小孩子去付贖款,事情非常的嚴重。」

天仙又擠進屏幕,還抱著屏幕大喊:「劍之心劍之心,快點去把我的妻子帶回來啦。」

我冷冷的回答:「你不是娃娃的侍衛嗎?為什麼把她看丟了?」

「我我......」天仙突然變得淚眼婆娑,還拿著手帕拚命擦淚:「妻子不知道為什麼生氣了,大罵了我一頓後,就跑掉了,還不准我去追她。」

「娃娃姐姐怎麼了?」小小藍的小臉也擠進屏幕來,非常擔憂的問。

我和南宮罪都低下頭看小小藍,我開口問:「你們找到送贖款的小孩了嗎?」

「沒有,沒有小孩的父母會答應這件事情的。」南宮罪嘴里這樣說,但是眼神卻不斷瞄向小小藍,最後終于忍不住問:「王子和小龍女她們呢?」

「出去了,說要到埃及找靈感。」我冷靜的回答,雖然我一點都不了解她們到底要找什麼靈感,接著又說:「揚名追去埃及了,居和邪靈被龍爸拖去公司,關進實驗室,不研究出結果是出不來的。」

南宮罪眨著雙眼問:「那現在家里是你作主了?」

「一直以來都是。」我直接的說,基本上,上自小小藍和小龍名上的幼兒園,下到馬桶清潔劑要用什麼牌子,全都是由我作主,居和風無情甚至都把存款簿和印章交給我。

風無情是這麼說的:「存款交給你,我晚年才有棺材可以睡,要是給我自己或水涵保管,我們兩個最後可能會沒半毛錢,只能用香奈兒皮包的皮來縫壽衣,然後把尸體丟到海里喂魚。」

居則是這麼說的:「劍之心啊,我看存款簿給你保管好了,我和小藍已經弄丟好多次了,銀行警告我們說再弄丟的話,就不補發了。」

「那可不可以......」南宮罪有點掙紮的表情,但是他看著小小藍可愛的臉孔,卻又變了表情,垂頭喪氣的說:「還是算了,不能讓小小藍去冒險。」

「冒險?哪里有冒險?」小小藍的眼神閃著亮光。

「不公平!我也要去冒險,為什麼只有說小小藍?」小龍名鼓著臉頰抗議。

我思考了一下,也不能放著娃娃不管,我對小小藍和小龍名說:「這件事情很危險,你們可以對我保證,絕對不亂來嗎?」小小藍和小龍名都猛點著頭,我轉過去對南宮罪說:「你跟綁匪商量至少六個小時以後再交贖款,我有些東西要先教給小小藍和小龍名。」

南宮罪嚴肅的點點頭:「就靠你了,劍之心。」

我也點點頭,把電話機關掉,轉頭看向冷狐,而後者把飛刀射進堅硬的大理石桌,又從靴子里抽出一把長度只有十公分的迷你小槍放到桌上,冷狐說道:「迷你掌心雷,可射出十五發子彈,體積小,但殺人沒問題。」

接著,冷狐從耳後拿出一個指頭大的鐵試管,上面還有個插銷,冷狐解說著:「里面有兩種液體,只要拔開插銷,晃動讓液體混在一起就會爆炸,算是特小型炸彈。」

然後,冷狐拔下小指上的戒指,套到小小藍的食指上說道:「電擊戒,只要戒指前方受到沖擊,就會放出足以電昏人的電力。」

再來,一個拇指甲大小的耳環禹冷狐的左耳上被拔下來,然後戴到小小藍的耳朵上,冷狐看著我說:「這個耳環是微電腦,你可以在這里面指揮小小藍。」

冷狐把腳跨上桌子,露出底下的釘子:「釘鞋,原本是運動時用來減少摩擦力,但是用來暗算人也不錯。給我一小時,我家里就可以送來小小藍和小龍名的尺寸,還有防彈防刀劍的上衣、褲子和頭帶,保證做得和普通衣服沒兩樣。」

「我可以要肉包包圖案的嗎?」小小藍期盼的問。

冷狐點點頭,隨後打電話吩咐家里做東西,而我的心頭也一動,我站起來走到王子的書房,肉包子和火凰正在里面呼呼大睡,我一把抓起肉包子,不顧火凰在旁邊噴火(反正我的身體根本不可能損壞),我把肉包子縫上兩條背帶,然後又走回客廳。

我揮手要小龍名過來,然後讓他背上「肉包子背包」,肉包子眨著大眼睛,不解的問:「劍劍,肉包包在龍龍的背背上做什麼?」

「等龍名要你做什麼,你就做!,現在不准說話或亂動。」我簡單的說,越簡單的指示對肉包子越有用。

肉包子連點頭也不敢,只眨著大眼睛表示知道了。

過了一個小時,冷狐的人果然送來了兩套完整的裝備,看起來就像是兩件可愛的童裝,上面還印著肉包子的圖案,若不是冷狐拿機關槍對兩件衣服狂射一陣,衣服還安然無恙的話,還真難令人相信這兩件衣服不是普通的童裝。

我幫兩人換上衣服後,就開始教小小藍戰斗的方法,而冷狐則拿著掌心雷和試管炸彈,跟龍名講解用法。

這時,我第一次慶幸,小小藍的戰斗天份完全遺傳自她母親,而且還青出于藍更勝于藍,雖然我也有點擔心日後,小小藍的破壞力變得更高會對這個世界造成什麼嚴重的後果。

龍名也遺傳自他母親,對于各種機關暗器全都一學就會,連冷狐都忍不住多話問我:「我可以把這兩個小孩吸收進冰帝世家嗎?」

「除非你想讓冰帝世家被一個生化人徹底毀滅。」我冷到不能再冷的反對,要是讓兩個孩子進了黑道,我該怎麼去面對......不是他們的父母,是要怎麼面對全世界?我居然讓黑社會多了兩個超級危險恐怖的生力軍。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帶著兩個孩子准備去傳送站,但是出門前還是忍不住轉頭吩咐冷狐:「你能解決就盡量,可以的話,我不想讓這兩個孩子去面對危險。」

冷狐認真的點點頭。

我帶著兩個六歲和五歲的孩子出門,要靠他們兩個去救一個女王,全天下還有比這個更不可靠的一件事嗎?

可惜,再不可靠,為了娃娃,還是得去做,我帶著小小藍和小龍名來到娃娃的國家,才剛轉出傳送站,就看到許多黑色長轎車停在外頭,車門一開,南宮罪就從車子里走出來,他一見到我們,不但松了口氣,連感激都寫在臉上,他的身邊就站著鳳凰,卻是一臉擔憂。

小小藍一見到鳳凰,馬上就撲到她身上還一邊甜甜的喊:「好久沒看到鳳凰姐姐了喔。」

鳳凰感動的抱起小小藍:「你居然還記得我。」然後鳳凰轉過身對南宮罪說:「老公,我們真的要讓他們去送贖款嗎?我真的好擔心啊。」

「鳳凰,可是綁匪堅持要小孩子,為了娃娃,我們不得不這麼做。」南宮罪一臉堅決,雖然他的娃娃臉讓他看起來比較像小孩子在耍賴。

我也出聲安慰鳳凰:「不用擔心,我會和小小藍在一起。」

鳳凰點點頭,隨後天仙也從黑色長轎車沖了出來,猛抱住我就開始嚎哭,還拚命喊著:「我也要去救妻子,我要去救妻子!」

我冷冷的回答:「你跟我一起待在小小藍的耳環里。」

南宮罪深吸口氣,蹲到小小藍和小龍名的身邊,一邊摸著兩人的頭,一邊問著:「小小藍和小龍名會不會怕?」

小小藍和小龍名對看了一眼,異口同聲說:「有一點點緊張。」

南宮罪微微一笑:「答應罪叔叔,你們要以自己的安全為主,好嗎?」

小小藍和小龍名都乖巧的點著頭,但是每次他們闖禍後,答應我不再闖禍時,也差不多是這種表情,而且沒過三分鍾就又開始闖下無止盡的禍害。

顯然南宮罪沒有我這麼了解他們兩個,他很滿意的點點頭後,拿出一個黑色的袋子綁在小小藍的手腕上,並且仔細吩咐著:「這個袋子非常非常的重要喔,小小藍一定要保管好,到時候要拿這個去換娃娃姐姐喔。」

接著,南宮罪又把一支小型通訊器交給龍名:「這是綁匪要你們兩個拿著,他們會用這支通訊器和你們連絡,你們盡量照著綁匪的話去做,但是如果有危險的話,就不要冒險,知道嗎?」

小小藍和小龍名的頭點得更用力了,當眾人稱贊兩人都好乖的時候,大概只有我看到小小藍和小龍名互給了對方一個興奮無比的眼神。

這時,小龍名手上的通訊器突然發出聲音,不斷唱著:墓仔埔也敢去~~

小龍名按下通訊器,大大方方的接起來:「喂?什麼?我今年幾歲?我六歲啊,還有我妹妹,她五歲喔......要進去傳送站嗎?好呀,我現在就和妹妹進去。」

小龍名掛了電話,然後牽著小小藍的手,還跟我們道別:「綁匪先生要我們進去傳送站耶,那我們先進去了喔?」

我點點頭說道:「我的意識已經進入小小藍的耳環里了,你們可以出發,我會監控一切。」

然後小小藍牽著小龍名,愉快的進入了傳送站,開心的模樣彷彿是要出去郊游似的,而我雖然好像仍在生化身體里,看起來沒有任何改變,但是其實我的意識已經有一半放到小小藍的耳環上,透過耳環的監視器,我頭一次用小孩的高度來看世界。

小小藍很快的進入了某個傳送器,然後我聽到龍名說著:「綁匪先生叫我們亂按座標,不然要把娃娃姐姐殺掉耶。」

「殺掉?」小小藍咬著手指問:「什麼意思啊?」

龍名偏頭想:「我也不知道耶,可是罪叔叔叫我們照綁匪先生的話做,所以,我們就照綁匪先生說的做吧。」說完,龍名在傳送器上亂按一陣,傳送器瞬間啟動了。

兩個小孩從傳送站消失,南宮罪原本微笑著的臉也垮下來,甚至摀著臉說:「天啊,希望他們會沒事,我已經開始後悔讓他們兩個去了,要是小小藍和小龍名出事的話,那我該怎麼和王子、小龍女交代?」

「你還是想想怎麼和居、風無情交代,比較實際些。」我冷冷的說。

我一邊看到小小藍和小龍名到了不知名的地方,一邊和陷入無限自責的南宮罪說:「我已經聯絡上陽光了,他說會幫我找到王子他們。」

然後我不再理會南宮罪的懺悔,全神貫注在小小藍和小龍名的情況上,他們兩個再度接到了綁匪打來的電話,綁匪這次好像對兩名小孩說出了明確的座標,兩個小孩還沒踏出傳送站,就再度被迫傳送離開,兩個小孩再度傳送到新地方時,綁匪下了另一個指示,要他們兩個坐上某路公車。

小小藍和小龍名至今都沒闖什麼禍,乖乖聽綁匪的話坐上公車,然後兩個人好奇的從公車探頭出去,看著從沒見過的景觀,而這點卻意外的讓我接收到資訊,從當地的熱氣讓遠方的景色都變形的情況來看,那是一個非常炎熱的國家,街道上的人群都穿著連帽長袍,把身體包得結實。

阿拉伯?我在腦海里過濾掉許多國家。

公車一路出了城市,來到黃沙滾滾的沙漠地帶,讓兩個從未見過真正沙漠的小孩看得目瞪口呆的,而且也越來越興奮,似乎很想跳下公車好好的玩沙。幸好小龍名的克制力還不錯,不斷和小小藍說,等事情做完再來玩沙。

一直等到公車開過人面獅身像後,我終於百分之百肯定,兩名小孩現在正在埃及。

公車開了非常久的時間,連兩個好動的小孩都睡著了,車上的乘客也早就沒半個了,但是我還是很清醒。我的身體現在是坐在皇宮的椅子上,但是意識卻是在小小藍的耳環里,隨時警誡著周圍的情形。

夜深人靜的時候,「墓仔埔也敢去」再度響起,小龍名揉了揉眼睛後,拿起通訊器:「喂?在最後一站下車,然後拿起那里的包包,看指南針一路往南邊走?喔,我知道了。」

龍名關掉通訊器,把身邊的小小藍搖醒:「小小藍,醒一醒,要下車了。」

小小藍睡眼惺忪的跟著龍名下了車,拿到綁匪說的背包後打開來看,里頭是兩件小孩的連帽長袍,還有兩個大水壺和一個指南針。

「綁匪先生說,把長袍穿起來,不然等太陽出來的話,我們兩個會被曬乾的。」龍名邊說,還幫小小藍穿上長袍,我很滿意的點點頭,龍名不愧是哥哥,果然會照顧妹妹。

然後兩個小小的身影就開始在黃沙滾滾中移動,面對著周圍的一片黃沙,兩個小孩一點都不膽怯,反而一邊走一邊唱歌,真不愧是從我們家出去的小孩。

兩個小孩走了一個多小時,太陽就漸漸升起,連我用看的都可以看出溫度開始在升高了,而且沙漠中的溫度很可能不是兩個小孩能承受的,這些綁匪到底有沒有養過孩子?居然讓小孩在沙漠里行走這麼久!我漸漸的不高興了。

「好熱喔。」小小藍邊走邊嘟起嘴來。

「多喝點水,不然會脫水的喔。」小龍名懂事的拿著水壺,要小小藍多喝一點。

時間一分一秒的詔去,不知不覺兩個小孩已經走了四個多小時,而越接迎中午,太陽的溫度也越來越可怕,兩個小孩早就又熱又累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小小藍含著淚眼又嘟著嘴,一邊喊著:「龍名,我好餓好餓喔。」

龍名卻說不出話來。從監視器看出去,他的腳步早就搖搖晃晃的了,讓我非常非常的擔憂,最後,龍名的腳下一個踉蹌,倒在滾滾黃沙上。

「龍名?龍名?」小小藍哭著一邊喊龍名的名字,一邊拚命搖著龍名的身體。

我終於按捺不住,從耳環里跟小小藍說:「小小藍,不要走了,你們在沙堆里找個陰暗的地方待著,我馬上過去救你們。」

「不行!」龍名氣若游絲的抬起頭:「那娃娃姐姐會被綁匪先生殺掉的,我們要繼續走,小小藍扶我。」

小小藍也倔強的點頭,幾次把龍名扶起來,但是龍名卻又軟腳的劊下去,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對小小藍喊著:「放棄,小小藍,我叫你們放棄。」

「不要!娃娃姐姐會被殺掉的,小小藍不要放棄。」小小藍把眼淚擦掉,然後蹲到小龍名前面,幾乎是命令般就:「龍名上來,我揹你!」

龍名愣愣的照做,爬上小小藍的背,然後小小藍毅然而然站起來,揹著龍名一步一步的往前進,每一步都滴下無數的汗水。

我幾乎說不出話來,面對小小藍的執著,我卻沒辦法要她停止,只能看著小小藍的汗水一滴滴落在黃沙上,然後瞬間被蒸發掉,小小藍簡直遺傳到了她母親和她父親的所有決心。

小小藍一張小臉上充滿倔強,雖然她天生力量就大,但是要她揹著一個男孩,然後在炎熱的沙漠上行走,這未免強人所難了點。

不行,我看不下去了,我從椅子上站起身,看向旁邊一臉緊張的南宮罪,直說道:「我要去找他們。」

「出事了?」南宮罪慌得不知所措。

「那群綁匪根本沒養過孩子。」我冷冷的回應,同時准備到傳送站去。

「劍之心......」我的腦海卻突然傳來呼喚,直接在腦海里通訊,這是生命主宰、我、天仙和陽光的拿手好戲。

這個聲音......我皺了皺眉說道:「陽光?有事?」

「我聯絡到王子她們了,她們兩個在埃及的人面獅身像那里觀光呢,小小藍和小龍名都沒事吧?」陽光關心的問。

「我想他們不會有事了。」我緩緩的坐下,讓旁邊的南宮罪等人看得莫名其妙的,我接著和陽光說:「通知王子他們,小小藍坐上了公車,公車曾經經過人面獅身像,他們兩個一直坐到終點才下車,目前正朝正南方走去,陽光你叫王子她們速度快點,應該可以趕上小小藍他們。」

「沒問題。」陽光這樣回應著。

我遲疑了會後問:「王子她們有帶任何武器嗎?」

「你等等,我問一下。」陽光說完,沉默了一會後回答:「有,她們說有。」

我放下心來,有全副武裝的王子和小龍女去幫忙,就算綁匪有三頭六臂也會被她們兩個一顆一只的斬光。

我再度把心神轉回小小藍的耳環上,這時,小小藍的前方正好出現了幾個黑影,正朝小小藍和小龍名走來,小小藍雖然汗流滿身,卻強打起精神喊:「喔,你們是不是綁匪啊?」

「沒錯,小妹妹。」為逆的男人哈哈笑著。

「那這個是南宮罪哥哥要給你們的。」小小藍放下小龍名,然後解開手上的黑色小袋子,把小袋子舉得高高的。

為首的漢子一把就想抓過袋子,但是小小藍出乎意料的,居然把袋子抱回懷中,讓男人抓了個空,小小藍嘟著嘴說:「娃娃姐姐呢?」

為首的男人好像被小小藍的舉動嚇到了,愣了愣後,他哈哈大笑起來:「在我們的總部,小妹妹要不要去找她啊?」

小小藍露出了認真考慮的表情,但是周圍的幾個綁匪看到笑出來,似乎覺得這個已經落到他們手中的小女孩居然真的考慮起來,是件非常可笑的事情。

小龍名這時開口說道:「小小藍,我們先去找娃娃姐姐吧。」

小小藍一向都聽小龍名的話,聽到小龍名這麼說,她也點點頭,然後對綁匪說:「好吧,那我們就跟你去好了。」

綁匪哈哈笑著,然後一輛車子開過來,幾個綁匪都上了車,小小藍和小龍名也跟著上車。

「呼,好涼快,冷氣真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了。」原本一臉要死掉的小龍名這時彷彿復活了,一臉陶醉的趴在冷氣口。

「龍名上輩子一定是企鵝,這麼怕熱。」小小藍篤定的說。

「那小小藍上輩子一定是大猩猩,力氣這麼大。」龍名不甘示弱的說回去。

綁匪似乎被兩個小孩的無厘頭給逗樂了,每個都笑得合不攏嘴,車子就在小小藍和小龍名的斗嘴之下,來到一個綠洲,車子竟然駛進了綠洲的小湖里,小小藍和小龍名都驚訝的趴在窗邊,但是車子並沒有滲水進來,只是往下沉,沉到底部時,車子的周圍升起了半圓形的罩子,然後水瞬間被排光,這時地面再度沉降,等到下降停止時,我終於看到了,一個地下基地!

小小藍和小龍名都興奮又好奇的看著周圍的一切,基地的面積並不是很大,走廊十分窄小,只能供一個大人通過,小小藍和小龍名兩個小孩並肩行走倒是挺剛好的,但是小歸小,基地的設備倒是非常齊全,可見這個組織的嚴密,能綁架一個女王的組織果然不是省油的燈。

最後,幾個綁匪帶著兩名小孩來到一個大廳,大廳的正中有一個座位,而左邊有個鐵籠,里面正端坐著一個頭戴皇冠、氣質高雅的女人。

「娃娃姐姐。」小小藍撲到籠子前方大喊。

正閉目的娃娃嚇了一跳,張開眼睛後,更是沒氣質的把嘴張得老大,過了好一陣子才說得出話來:「小小藍?小龍名?你們怎麼會在這里?」

「來帶娃娃姐姐走的。」小龍名笑吟吟的說。

娃娃卻著急的大喊:「笨蛋!到底是哪個笨蛋讓你們來的?」

「劍之心和南宮罪哥哥。」小小藍老實的說。

娃娃氣得連臉都扭曲了:「那兩個笨蛋,等我回去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他們。」

「妳以為妳還回得去嗎?女王陛下。」眾綁匪都發出大笑。

「贖款你們應該拿到了,還不打算放人嗎?」娃娃的臉既嚴肅又有威嚴,彷彿不可違抗。

「贖款在這里!」小小藍拿起手里的黑色小袋子,橫眉豎目地對著眾綁匪說:「你們不放人,我就不把這個給你們喔。」

「小小藍。」娃娃無奈的神情全擺在臉上。

囚綁匪拚命的狂笑,其中一個綁匪走向小小藍和小龍名,還邊伸手邊說:「小妹妹乖喔,把那個東西給叔叔,叔叔就不會打你們喔。」

小小藍反而把東西塞回懷中,嘴一嘟:「你不放娃娃姐姐出來,就不給你。」

綁匪有點不耐了,伸手拉住小小藍的小手就要硬搶,小小藍卻一個擒拿手,反手抓住綁匪的手指,用力的往後扳,一聲清脆的骨骼碎裂聲伴隨著綁匪難聽的嚎叫聲。

幾個綁匪大吃一驚後,馬上衝了三個上來,誰知道小龍名手臂一直,袖口滑出一把十公分長的迷你掌心雷,砰砰砰三聲後,三個綁匪全倒在地上抱著腿哀嚎。

其他的綁匪一看到小龍名手上居然有槍,全都吃驚的拔出槍來對著兩人,這時,終於有我插得上手的地方,小小藍和小龍名的全身裝備全都是由電腦控制,也就是我操控的,我馬上開啟了小小藍和小龍名頭帶的功能──防護罩,兩人的面前馬上出現兩個圓形的防護罩。

綁匪的子彈全都打在防護罩上,沒對小小藍和小龍名造成任何傷害,綁匪在一陣亂槍狂掃後,也發現了防護罩,全都丟下槍衝了上來,手上拿著匕首棍棒等武器。

小小藍從靴子里抽出冷狐牌飛刀,一個翻滾到綁匪的腳下,削鐵斷金的飛刀就往綁匪的腳砍,而綁匪吃痛之下,揮刀想砍小小藍,卻被小龍名開槍貫臂,當場又是一個躺在地上哀嚎的。

「死小鬼!」

另一個拿棍棒的綁匪用手提起小小藍的衣領,把小小藍當成盾牌來擋住龍名的迷你掌心雷,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論大規模破壞,小龍名的破壞力絕對遠高於小小藍,但是論單體破壞力,絕對無人能及小小藍。

小小藍一個飛踢,她穿著釘鞋的腳就踩在綁匪的大臉上,綁匪馬上發出痛徹心肺的喊叫聲,手再也沒空再抓住小小藍,只顧著遮他自己的「洞洞臉」。

雖然敵人已經重傷了,但小小藍沒忘記要遵守我的吩咐──徹底破壞敵人的行動力,也就是絕對不能放過腳。小小藍非常聽我的話,她落到地面的時候,沒忘記往洞洞臉綁匪的腳板上踩一腳,冷狐牌的釘鞋果然不是省油的燈,綁匪馬上倒在地上哀嚎不止。

現場的狀況如下:小小藍努力的進行單體破壞,而小龍名在後面拿掌心雷掩護,沒事還丟一個冷狐牌試管炸彈出去,原本湧進許多歹徒的大門瞬間被炸毀,只留下半個人高的縫隙。

七、八個在大廳的綁匪在一照面就被龍名打倒三個,被小小藍扳斷手指的一個,洞洞臉加洞洞腳的又一個,剩下的兩、三個在小小藍的飛刀和小龍名的掌心雷之下,也在沒多久後就倒在地上哭爹叫娘。

我是不是製造出世界上最危險的兩個兵器?等他們回來,我一定要他們兩個交出所有的裝備,不然我會對不起這個世界。

小小藍這時雙手扠腰,不可一世的喊:「哼,騙人的大人,看你們以後敢不敢騙我們。」說完,小小藍轉身跑回娃娃的籠子前,像是搖著尾巴的可愛小狗,一臉撤嬌的問娃娃:「娃娃姐姐,妳看小小藍厲害不厲害啊?這些是劍之心教我們的喔。」

娃娃好不容易把吃驚的嘴給關小一點,摸著小小藍的頭說:「小小藍真是太厲害。」

「那跟媽媽比起來,誰比較厲害?」小小藍期盼的看著娃娃。

娃娃的嘴角抽搐了起來:「這個嘛,妳媽已經到非人類的境界了,不是我可以理解的。」

「小小藍,小心!」小龍名連開數槍後就沒了聲響,小小藍轉頭一看,龍名正被一個斯斯文文的男子用單手抓住喉嚨,斯文的男子一邊推著眼鏡,一邊用冷冷的眼神瞪視小小藍。

「肉包包,幫我打敵人!」小龍名大喊。

小龍名身後的肉包子立刻飛了起來,大喊:「不要欺負龍龍!」

然後,他一頭往斯文男子撞去,但是一連串槍響過後,肉包子一頭栽到地上,白胖的身上多出了許多彈孔,肉包子忍不住摔在地上哭泣,這時,一個穿著軍裝的壯漢提著機關槍走了詔來,大腳踩上肉包子白胖的身子,還扭轉了幾圈。

「肉包包......放開他們!」

小小藍大喊一聲,正打算去援救龍名和肉包子,突然卻有一個黑影籠罩住小小藍,小小藍吃驚之下,反射神經卻仍舊行動了,冷狐牌飛刀馬上朝來人的腳砍下去。

但這之飛刀並不如以往順利,而被來人一腳踩在地面,連同小小藍的小手也被那雙軍靴踩住,小小藍痛得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小牙齒拚命咬住下嘴唇,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來。

小小藍抬頭一看,那個穿軍裝的壯漢正擺著不屑的臉孔看著她,男人大手一揮,把小小藍整個人揮飛出去,然後狠狠撞上牆壁,小小藍當場吐出一口鮮血,無力的倒在牆邊。

「住手!她只是個孩子。」娃娃的手指都因為死抓住鐵欄杆而發白,但是她的臉色更是蒼白。

「孩子?他們干掉了我七個手下。」斯文男子推著眼鏡框,然後把小龍名和肉包包一齊丟到小小藍身邊,小小藍勉強擋下了兩人,沒讓他們撞牆,但是小小藍的臉色也因此更加蒼白。

「干掉他們。」斯文男不經意的對穿軍裝的壯男說。

「住手!」娃娃拚命搖著鐵籠。

軍裝男朝旁邊吐口口水,一臉厭惡的邊逼近小小藍邊說:「干,這種小鬼也要我來對付,你手下全是一堆垃圾!」

斯文男子推了推眼鏡,冷冷的答:「我手下垃圾不少,但是這兩個小鬼能打倒這些垃圾,也算是相當厲害的,可惜他們今天作對的人是我。」

軍裝男哈哈大笑:「真想看看這兩個小鬼的父母,他們看到小鬼的尸體時,是什麼樣的表情。」

說完,軍裝男用力的朝小龍名踢去,小小藍一個用力,撞開了小龍名,然後自己挨了這一腳,痛得悶哼一聲。

軍裝男的臉色沉了下來:「小妹妹很愛逞強嘛。」

幾個拳頭直接朝小小藍落下,小小藍雖然反應很快,用手臂踢腳擋下來,但是小小藍纖細的手腳哪里受得了軍裝男的拳頭,很快的,小小藍的手腳都舉不起來,痛得眼淚直流,她卻還是緊咬著下唇,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來。

「小小藍。」娃娃美麗的臉龐流下兩行淚水,幾乎不敢看小小藍被毆打的慘狀。

「不准再打她了!」小龍名掙紮著爬起來,擋在小小藍的身前,可是卻被軍裝男一拳毆飛。

「別玩了,快點殺了他們,我們還得去進行第二波的勒索。」斯文男有點不耐的說。

軍裝男一聽,從腰間抽出一把德國開山刀,臉上笑得殘酷,刀子在小小藍前方高高舉起......

碰!

原本被石塊堆滿的大門突然被撞開,現場頓時煙霧瀰漫,煙霧之中,一個飛行機車的形狀漸漸顯現出來,而斯文男和軍裝男也全都拔出槍來戒慎以對。

煙霧總算散去了,飛行機車上坐著兩個人,前方的人頭戴著黑色全罩式安全帽,身穿防風皮外套和黑色牛仔褲,看起來酷帥有勁,後座的卻是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女,染得紫紅的紅色長髮,低胸小可愛,迷你皮裙底下露出一雙長長的美腿,腳上還踩著露指高跟鞋,連斯文男和軍裝男都忍不全對那雙美麗的長腿吞了吞口水。

「你是誰?」但是斯文男馬上又恢復了冷靜,警誡的看著飛行機車前座的人。

後座的美女長腳踩到地上,優雅性感的下了飛行機車,然後她雙腿軟了一下,差點跌倒在地,只能扶住機車才勉強的不摔倒,美女忍不住對機車騎士抗議:「喂,妳飆得太誇張了吧?四百、西百耶!妳的速度比高速鐵路還快。」

機車騎士脫下安全帽,甩了甩馬尾後,笑著說:「趕著救妳和我的寶貝啊。」

安全帽底下是我再熟悉不過的一張臉,帶著棕色的頭髮和棕色的眼睛,永遠都自信又帥氣的女孩,王子!這時,我的臉色終於緩和下來,不用再擔心兩個小孩。

「兩個美女!」軍網男露出了色樣。

「媽媽!」兩個小孩都大喊,小小藍終於不再咬住下唇,而是放聲大哭。

「王子!」娃娃也喊著,聲音中帶著安心的感覺。

王子這時也看到了小小藍和小龍名,兩個人身上都是傷痕累累,小小藍的傷勢尢其慘烈。王子連忙跑到寶貝女兒身邊,小小藍也撲進媽媽的懷抱,王子溫柔的問著小小藍:「有沒有哪里很痛很痛的?」

「都好痛!」小小藍在媽媽的懷里哭得稀里嘩啦的。

王子快速的在小小藍的身上瀏覽著,確定女兒沒受到什麼致命傷勢後,她鬆了一口氣,臉上散發著慈母的光輝,對女兒說:「小小藍,妳和小龍名先到龍媽媽那邊喔。」

小小藍邊哭著邊回答:「喔,那媽媽妳要做什麼?」

「沒什麼,媽媽要讓某些壞人知道世界上最壞的絕對不是他們!」王子緩緩的站起來,眼里閃著「你們絕對沒看過什麼叫做拍狼!」的凶惡眼神。

斯文男和軍裝男都愣了愣,斯文男回過神來,臉色變得凶狠,對旁邊的軍裝男說:「我們一起干掉她!」

軍裝男不以為然,沒等斯文男就自個兒衝向王子,還邊喊著:「不過是個娘們,我一個就夠打得她哭爹喊娘的。」

眼看軍裝男手里的德國開山刀就要把王子劈成兩半了,王子不慌不忙的從背後抽出一把武器,鏗鏘一聲擋住了德國開山刀,軍裝男不敢置信的看著王子的那把武器,菜刀。

這把武器的妙用無窮,舉凡切菜殺豬拍爛蒜頭,而且可藏在民居之中,絲毫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懷疑,就算是武器管理條例都拿你沒辦法。

就連過海關,你都能把它放在行李箱里,盒子外面貼個金門菜刀字樣,連海關人員都會笑嘻嘻的稱讚你:「內行耶喔,這把好用喔。」

德國開山刀突然發出一個砰裂的聲音,再來是一條裂縫,最後是整把開山刀碎裂成一堆碎片。軍裝男不敢置信的看著王子手里的那把菜刀,一邊大喊:「這不是菜刀、這不是菜刀啊!」

王子帥氣地豎起食指搖了搖:「錯!這不但是菜刀,而且還是有鑽石切邊的超級無敵菜刀,連最難搞的豬大骨都能切爛、連光能槍都可以解體,是我居家旅游、煮菜兼砍搶匪的好伙伴!」

「去妳的,臭女人!」

軍裝男一聲怒吼,大腳就往王子的小腿踢去,但是王子反而狠狠踩住了軍裝男踢過來的腿,然後用菜刀刀柄往軍裝男的太陽穴狠狠一敲,再來,王子穿著厚底長靴的腳毫不留情的往軍裝男的小雞雞一踢。

突然,有兩聲好像泡沫破掉的聲音後,軍裝男連哀嚎都沒有,直接躺在地上口吐白沫。

「混蛋!連我女兒這麼可愛的小蘿莉,你都捨得打?我就代替全世界的蘿莉控來懲罰你!」王子意氣風發的對著地上昏迷不醒的軍裝男喊。

喂,妳到底是不是小小藍她媽......應該是代替妳女兒懲罰他吧!我無奈的從小小藍的耳機中看著王子。

「妳到底是誰?」斯文男臉色難看的說。

王子轉過頭去看斯文男,危險的瞇起眼睛問:「你就是主謀嗎?綁走娃娃,讓我的寶貝在熱得要死的沙漠里散步,還膽敢傷害她的人?」

斯文男卻沒有回答王子,只是拿起一個像是通訊器的東西,拚命吼著:「快點來人啊,全都死到哪去了?」

「如果你叫的是外面那堆,不是被我的機車輾過,就是被我丟的催淚彈熏到暈過去再被我的機車輾過的傢伙,那我勸你省省力氣吧。」王子的臉色陰暗深沉,語氣也讓人如墮冰窖。

斯文男抽出一把輕機槍,才剛要按下扳機,一把菜刀就迴旋飛來,直接把輕機槍砍成兩半,然後菜刀嵌進後面的牆壁中,只露出一點點刀鋒在牆外。

斯文男先是被這景象給嚇到,然後露出奸險的表情:「妳沒有那把鑽石鑲邊的薦刀了,我看妳拿什麼來跟我打,先警告妳,我可是空手道五段......」

「喝啊!」王子快速衝到斯文男的前方,一個迴旋踢毫不留情的往斯文男踢去,斯文男雖然勉強用雙手擋住,但是迴旋踢的力道太大,斯文男還是往旁邊翻滾了兩圈。

斯文男的臉有點扭曲,手臂也在發抖,但是硬是毫不在意的站起來說:「空手道不錯嘛,不過我告訴妳,我還是柔道......」

王子再度衝上前,抓住斯文男的衣領,右腿狠狠踢往斯文男的腳踝,然後一個過肩摔,斯文男躺在地上,嘴角流出血沫:「......三段。」

斯文男終於反擊了,他的雙腳成十字禁錮住王子的腰,雙手則是在王子的脖子後面握拳,他露出得逞的表情:「我也是世界摔角協會的第一級會員。」

「那可真是不巧。」小龍女既慵懶又嬌媚的說:「你現在纏住的那位,正是世界摔角角協會的榮譽顧問呢。」

斯文男一愣,王子嘴角也露出邪邪的笑容:「十字絞頸!」

最後,斯文男躺到旁邊,加入了口吐白沫俱樂部,王子拔回了菜刀,刷刷刷幾聲,斯文男的衣服全成一堆碎片。

王子伸著手從衣物堆里面拿出一個鑰匙,然後走到小小藍身邊,把鑰匙遞給小小藍,王子帶著微笑說:「去把妳娃娃姐姐放出來吧,多虧了小小藍和小龍名,妳娃娃姐姐才沒事。」

小小藍綻開了微笑,開心的接過鑰匙,和小龍名一起跑去開籠子。

我這時正躺在王子的手上......正確來說,是王子無聲無息的把小小藍的耳環拔了下來,然後放在手掌心,王子還把自己的大眼睛貼到耳環上:「劍之心啊,告訴南宮罪,事情都解決啦,記得付獎金喔,要是不付的話,那就把老婆借我們帶去玩囉。」

綁架事件終於安然落幕,娃娃女王在天仙流著長淚跑來抱住她的時候,狠狠的給了他連環三十六巴掌,天仙哭得更悽慘了,而娃娃則是怒火沖天的說:「你還會來抱我啊?上次不是和可愛的女僕親熱的很高興?」

天仙邊哭邊拉著娃娃的衣角:「那是她強親我臉頰的,我沒有和她很親熱,天仙只喜歡妻子而已。」

「騙人!」臉色明顯緩和下來的娃娃仍是嘴硬的回答。

「真的啦,我只喜歡妻子而已。」天仙已經達到嚎啕大哭的境界,就怕妻子不相信他。

「真的?」娃娃瞇起眼睛。

天仙狂點著頭,娃娃也終於笑了,邊摸著天仙的頭邊說:「好吧,娃娃就相信你,天仙最乖了。」

「我說,你們吵架,導致妳一個人亂跑,最後被綁走的原因該不會就是......」南宮罪和鳳凰的臉色都恐怖到了極點:「因為一個小女僕偷親了天仙的臉頰?」

娃娃和天仙都露出了無辜的表情,可憐兮兮的說:「對啊!」

娃娃遭到綁架的事情只能在報紙的小小角看到,但是南宮罪和鳳凰痛毆一國女王的事蹟倒是在報紙頭條連登了三個禮拜。

後來,娃娃堅決要嫁給天仙,卻被眾家臣們反對,一怒之下的娃娃,把王位丟給妹妹,然後帶著天仙私奔到我們家,成為賴著不走的食客之一,在娃娃宮廷任職的羽憐、丑狼、冬凱和她妹妹狄絲也全都跑來當食客。

冷狐雖然沒有及時查出綁架犯的身分,但是在斯文男企圖逃獄的時候,冷狐幫了他的忙,讓他逃到了冰帝世家的黑牢,從此,我常常到冷狐家去喝茶,順便去黑牢「探望關心」一下讓我們家兩個小孩吃了好大苦頭,而且還變成世界危險分子的主謀。

小小藍的冷狐牌飛刀被她藏在小褲褲里,而且還理直氣壯的對冷狐說:「你脫我的小褲褲拿啊!」

但是,邪靈和居都在旁邊瞪大眼睛看著,雖然邪靈的身手加上居的身手都不是冷狐的對手,不過居的智商二百不是說假的,居只是冷冷的一句話:「房間里有四架三百六十度旋轉的監視器,你敢脫我女兒的小褲褲,我馬上把銀面快狐脫五歲小女孩小褲褲的畫面傳到全世界。」

王子則是這麼反應的:「你要脫我女兒的小褲褲?她吧,不過你要記得負責任喔,等我女兒十八歲的時候就要娶她,不然我就把劍之心拆成碎片。」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不要動小小藍,不然我就放幾個病毒到劍之心身上。」邪靈冷冷的說。

冷狐和我都無言以對。

小龍名倒是不敢把掌心雷放在自己小褲褲里,因為冷狐應該會照拿不誤,所以他臨時把槍塞進小小藍的小褲褲里,不小心還走火......幸好槍口朝下,只是把小小藍的小褲褲給打穿了一個洞而已。

冷狐看著我說:「怎麼做?」

我看著兩個小孩,小小藍和小龍名都露出了可憐兮兮的表情,但是我完全不為所動,冷冷的說:「交出來!」

小小藍和小龍名都露出無比失望的表情,然後小小藍掏出了飛刀和掌心雷,懊惱的說:「看來只好拿媽咪的菜刀了,那個很重耶,幸好我媽有好多備用菜刀。」

王子好心的說:「要不要媽媽拿水果刀給妳?那個比較輕。」

「我爸的光能槍也好大好重喔,看來只有練練臂力了,幸好我爸爸有全套的裝備。」小龍名看著自己牙籤般的手嘆氣。

「......你們留下東西吧。」我也只能這麼回應。

從那天開始,小小藍和小龍名就常常跑到冰帝世家,冷狐甚至給了他們兩個通行證,為了避免他們兩個因為喊不到冷狐來開門,然後就用飛刀把冰帝世家的門挖了個洞。

小小藍做事一向不達到目的不罷休,為了找冷狐,她可以把冰帝世家鬧得天翻地覆,等到只是出去買個咖啡的冷狐回來時,呆愣愣的看著小小藍和小龍名跟數十個拿著光能槍的冰帝世家的人對峙。

小小藍也可以為了父親的一句「我好想妳媽媽喔」,小小藍登報通緝母親未果後,親自出馬跑遍半個世界把王子騙回家,理由是爸爸得絕症要死掉了。

「爸爸得了相思病啊,這種病很危險耶,林黛玉就是這麼死的。」小小藍理直氣壯的對王子說。

所以,小小藍說她要嫁給邪靈,那麼她未來的老公肯定就是邪靈,我一點也沒懷疑過,所以現在看到小小藍終於把邪靈騙到手,我也只僅僅是想過,小小藍這次的動作還真慢,大概是年齡太小也不能結婚,所以她不急吧!

回到現在,小小藍自從把邪靈騙到手後,就不准他再跑掉,邪靈只好又回到小龍女的公司去上班,然後成為我們家的新成員。他的命運和居差不多,每天在家里等老婆回家,或者是每天繞著世界追老婆。

目前我們家有,小龍女、風無情、王子、居、小龍名、小小藍、龍爸、王子父母二人、卓家父母二人、明皇,娃娃、天仙,丑狼和羽憐、冬凱和狄絲也跟著娃娃過來了,陽光、晴天也以此為據點,還有肉包子和火凰,日前,南宮罪和鳳凰也搬進來住了,簡直就像個超級大家庭,對了,還有我和生命主宰,和最近新加入的精靈和惡魔十三。

冷狐那傢伙也差不多住在這里了。

雖然這個家里人多到誇張,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常在家,王子、小龍女、龍名、小小藍,還有每次發現老婆不見了,就會連忙追上去的眾老公們,居、邪靈和風無情,這幾個人總是在世界各地做出各式各樣的怪事。

基本上,都是王子在開頭的,再不然,就是小小藍。

哪天,你要是在報紙上看到,哪個人口販子被五花大綁丟在警察局前面,哭喊著我再也不敢了;某些貪汙大臣被脫光光倒吊在陽台,而且貪汙證據還被e-mail給全世界;某個被綁架少女被不知名的好心人士救出,還臉紅著說好帥喔;某個古代寶藏被發現,然後捐贈給全世界的博物館,其中美麗的珠寶首飾不見了幾樣......別懷疑,你正看著王子的事跡。

時光流逝,幾百年幾千年都不變的是,在同樣的古堡里,我還是泡著茶,和同樣成為生化人的冷狐看著小小小小......藍、看著各式各樣不滅的,傳說!

「歡迎來到第二生命,我是第二生命的生命主宰,請注意,您只有一次機會能創造角色,角色創立後將無法進行任何更動。」

灰色眼眸、紅色長髮、左眼下有著奇異魔紋的生命主宰,正帶著溫和的微笑:「請問您准備好要創造傳說了嗎?」

上篇:邪靈     下篇:不殺VS.1/2王子大亂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