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傳說的神祇<2>  
   
傳說的神祇<2>

被黑洞吞吃的兩人一龍卻比較想回去受巴巴理斯的荼毒,尤其是當一把菜刀迴旋飛來,連利奧拉都只堪堪偏過頭,卻還是讓那把菜刀削斷了幾絲黑髮,然後坎在他耳旁的牆壁上。

「哇靠!菜刀?」

凱司轉頭張大嘴看著那把刀柄厚實、刀鋒呈現灰銀色,不管從哪邊看都像菜刀的菜刀,唯一不像菜刀的是……菜刀正常而言是砍不進牆壁的吧?而寶利龍也好奇的用雙手去拔那把菜刀,一雙小胖腿努力蹬著牆壁,最後終於把菜刀拔出來,而寶利龍也因為用力過度,在空中翻滾了好幾圈,最後被利奧拉一把抓住。

凱司不顧寶利龍的抗議,馬上搶過菜刀來研究,凱司瞪大眼仔細端詳著手上這把刀,這把菜刀雖然說比一般菜刀要來的重,但是還是把菜刀啊!凱司非常懷疑的拔下一根頭髮。

「啊!痛!」寶利龍含著眼淚抱著頭。

不管寶利龍在旁邊喊痛,凱司把手上的白色頭髮放到菜刀刀鋒上,輕輕吹了一口氣,一根白色頭髮從此變兩根。

凱司死瞪著菜刀:「我靠!這年頭連菜刀都削鐵如泥,叫寶劍情何以堪?」

一隻纖細修長的手腕出現在凱司眼前,熟練無比的把凱司手中的菜刀翻轉回自己手裡握著,來人對使用菜刀的熟練讓凱司如臨大敵,連忙拔出巨槍,就怕眼前出現個肌肉糾結高馬大漢的菜刀高手。

利奧拉卻沒什麼反應,只是有點愣楞的看著菜刀的主人,一個一看就覺得是菜刀的主人沒錯,畢竟還有比圍著圍裙的家庭主婦更適合拿菜刀的嗎?

凱司這時也把槍比著眼前的標準家庭主婦,但是眼神卻比利奧拉還呆滯,凱司不自覺的回頭看了看牆壁上被菜刀砍出來的一條深痕……呃,怪了,牆壁上的菜刀痕還不止一條,凱司一臉茫然的四下張望,這時才發現他和利奧拉靠著的牆上竟然有無數相同的痕跡,難不成!這是射菜刀訓練所嗎?

凱司四下張望,怎麼看這個地方都像個正常的別墅……除了滿牆壁的菜刀痕以外,凱司等人所在的地方分明就是客廳,客廳裡還擺著桌椅,椅子上坐著幾個看起就像貴族的英俊男人正在喝茶,只是此刻卻也捧著茶杯看著凱司和利奧拉,旁邊還有個紅頭髮的僕人在打掃呢。

利奧拉不愧是經歷過一次異世界旅遊的人,他很明白自己大概又是到了一個新的世界,不過一出來就遭到被人砍的下場,自己又武功盡失,利奧拉心想這次或許凶多吉少……

「你們…」手上拿著菜刀的家庭主婦張大眼睛問道:「沒事吧?抱歉,我不知道你們會突然出現,幸好沒有砍到你們。」

看到利奧拉和凱司都用茫然的眼神看著她,家庭主婦也只能搔著臉不知道怎麼辦好,不過一股燒焦的味道替這尷尬的三人解了圍,家庭主婦大叫一聲:「糟糕了,我的湯啊!」然後就急衝衝的跑走了,其中還在空中翻滾兩圈跳過了沙發和桌椅。

客廳裡除了凱司三人外,就剩下兩個男人在喝茶,一個僕人在打掃,但喝茶的人已經把目光從凱司三人身上收回,而僕人更是連看都沒看過他們一眼……不,還有一個男人從凱司旁邊的盆栽後面出現,一臉逃過生死大劫的模樣。

從盆栽後面出現的男人很顯然比較熱情些,一張斯文俊臉上漾開了微笑,對凱司等人打招呼:「你們好,歡迎來我們家作客啊,我是閔居文。要不要喝杯茶?」

「寶利龍要肉肉!」寶利龍撫著咕咕作響的肚子,大聲的宣告。

這叫閔居文的男人很顯然是個好脾氣的男子,同時也很擅長照顧小孩,只見他一把抱起寶利龍,一邊走向剛剛家庭主婦離開的方向,還喊著:「親愛的老婆大人,有小孩子要吃肉。」

少掉了笑臉男子,凱司更覺得氣氛尷尬,利奧拉倒是警戒心大起,寶利龍雖然非常不可靠,但是在利奧拉武功盡失之下,恢復成大龍的寶利龍卻是重要戰力,這下子居然被帶走了?而且自己剛才怎麼好像一點都沒有想把寶利龍留下的意思,那男子的笑臉好像很容易讓自己鬆懈!利奧拉的臉色更顯陰沉。

這時,兩個正在喝茶的男子中的一人突然抬起頭來,兩道冷冽的目光射向利奧拉,利奧拉也以同樣冷冽的目光回應,兩個人的心中同時明瞭,眼前的人是殺手!

喝茶的男子放下手中的茶杯,緩緩的站了起來,眼神直盯著利奧拉說:「冷面快狐。」

利奧拉知道,殺手是在報自己的名號,他也以同樣冰冷的姿態回應:「利奧拉。」利奧拉沒有名號,在自己原來的世界中,利奧拉三個字就代表殺手界的第一殺手,無須其他多餘的名號。

冷面快狐的冰冷眼神中閃耀著好鬥的光芒,而利奧拉卻是微皺起眉頭,武功盡失的他一點也不想和別人動手。

「我正在打掃。」

一個比冷面快狐更無人味的聲音響起,卻是一直拿著掃把畚箕打掃的紅髮僕人,仔細一看這僕人臉上還有個奇怪的十字刀疤,說也奇怪,僕人這平平的話一出,冷面快狐卻默然的坐下。

「老公!」

隨著一聲大喊,一個纖細的身影也從二樓跳下,竟然是一個滿面笑容的女孩,幾個碰跳就跳進了另外一個從未說過話的喝茶男子,而那男子一看到這女孩,原本冷漠而沉穩的臉卻透露出無奈的神情,但眼神中卻帶著寵溺:「小小藍,我們還沒結婚。」

「有什麼關係?反正遲早都會結的嘛!」小小藍露出俏皮的笑容硬是在未來老公的臉上偷親了好幾口,這才注意到自己家裡居然有陌生人。

小小藍好奇的站到利奧拉和凱司的面前,不停上下打量著兩人,而從來天崩於前面不改色的冷狐卻一反常態的出口說道:「黑髮的那個,他是個殺手。」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小小藍馬上靠近利奧拉,就差沒貼上去而已,而利奧拉卻也不在意,縱使無真氣,利奧拉也相信自己是可以打敗眼前這纖細女孩的。

「殺手?」卓靈斌卻皺起眉頭,雖然說他們家三天有搶匪,五天有綁架犯,一個月至少會發生一起大爆炸,一年中絕對會牽扯上世界大事,不過卓靈斌還是本能的認為殺手是危險的……旁邊喝茶的這個例外。

「真的只是殺手嗎?」小小藍的眼神中充滿失望,原本她還以為有好玩的事情發生了呢,結果只是個殺手,她在冰帝世家見過太多殺手,根本不足為奇嘛。

只是殺手……利奧拉開始有種想揉太陽穴的感覺。

「喂,你可別小看我家的利奧拉,他不但是個殺手,而且還是第一殺手喔!」凱司就有種不回嘴死不休的感覺。

「第一殺手?那不是和冷狐一樣了嗎?」小小藍偏著頭想,然後回頭問冷狐:「師父啊,你不是說你是這世界的第一殺手嗎?怎麼被別人搶啦?」

冷狐和利奧拉的眼神都各自一動,對方竟和自己一樣都有著第一殺手的名號。

上篇:傳說的神祇<1>     下篇:傳說的神祇<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