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1-5:宿敵  
   
01-5:宿敵

我劈、我砍、我N連斬,我拼命地對怪物發洩心中的不滿,什麼嘛!不但小龍女陷害我,連阿狼大哥都不支持我,還有娃娃,居然說什麼人多才好玩,死居爛居臭居,一天到晚用噁心的眼神看我,我的背都快被你燒出一個洞了,我狠狠地回頭瞪了死同性戀一眼。

……看我回頭瞪他,居居然高興的跟我揮手,還…還給我一個飛吻,我閃!趕忙扭頭繼續打怪,以免自己接到不明飛吻。

「唉!尊貴美麗的王子殿下真是害羞啊。」居看著前方正找怪發洩的王子,俊臉上透著迷戀的神色。

………應該不是害羞吧!?其他隊友想。

打完小龍女引的最後一隻怪後,我和她在阿狼大哥的密語下,回到隊友的身邊,靜靜地聽阿狼大哥的指示。

「我想,以我們的隊伍組合,四十一級祭司、四十級戰士、三十九級盜賊、三十七級死靈法師,還有四十級吟遊詩人,我們應該可以到更高等的練級地了。」阿狼大哥分析著。「我認為,怒龍山谷應該蠻適合我們的,裡面有小型的各屬性龍和高等魔獸,經驗值相當多、掉寶率也高,對我們隊伍的實力提升有很大的幫助,再加上冒險者公會裡有收集龍皮、龍骨、龍筋的任務,可提高聲望值、得到獎金,還有額外的經驗,但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阿狼大哥面色沉重。

「是什麼?」我們各自吞了吞口水,緊張地問。

「聽說龍鞭效果很好……」

「阿狼大哥~~~?」我簡直不敢相信一向穩重的阿狼大哥會說出這種話。

「……可以賣一個金幣一個。」

「走吧!殺龍了。」我氣勢萬分的揮著刀,眼神是$$。

接下來,我們決定先到冒險者公會登記冒險隊,並接下一系列有關龍的任務,這時,我們就遇到了一個大問題……

「我覺得隊名叫龍戰隊好,比較有氣勢。」阿狼大哥的意見。

「不好啦,太粗俗了,叫野艷玫瑰隊。」小龍女沉浸在野艷玫瑰的幻想中……

娃娃興奮地大叫。「叫美少女戰隊~~~」

……我突然想到阿狼大哥自稱是美少女戰隊的場面。

「叫尊貴王子隊……」我右拳一伸,準準的讓體弱的吟遊詩人倒地,頭上冒星星。

「那野狼傳說隊呢?」阿狼大哥皺了皺眉。

「香草迷戀隊啦!」小龍女不甘示弱。

「愛與正義的小隊~~~~」娃娃大吵大鬧著。

「虎豹隊……」

「百合隊……」

「可愛娃娃隊……」

……

看著眼前三人的爭吵,我搔了搔臉,咕噥著。「我看最適合我們隊的隊名,只有個怪字了。」這時,爭吵中的三個人突然齊齊地把頭轉過來,盯著我異口同聲的說。「你剛剛說什麼?」

我流下一滴冷汗。「我………」

最後,我們的小隊名終於決定好了,非常隊,一個說怪不怪的名字,它的念法不是非常、隊,而是非、常隊……

到了怒龍山谷,我們觀察了一下,確定小型龍的速度,在居的輔助之下,仍然比小龍女要來得慢後,就照著我們往常的方法開始扁怪。

「肉包子,香味散發。」真是愛死這個技能了,它不知省去了多少找怪的時間,目前有效範圍是兩百五十公尺。過了一會兒,大地突然震動了起來,前方煙塵瀰漫,好似有什麼東西急奔而來……然後出現了一個十分怪異的景象,幾十頭三米多高的龍著迷的圍著一顆肉包子,奇怪,我怎麼沒聽說過龍這麼愛吃肉包子?

我瞪大了眼。「小、小龍女,你行嗎?好像…有點多!?」

小龍女愣愣的吞了吞口水,哈哈笑死撐著。「放心啦,賭上天下第一盜賊的名譽,一定行的。」天下第一盜賊?用別人的名譽發誓有用嗎?

「娃娃,招火焰盔甲骷髏(娃娃的骷髏又升級嚕!)。居,放笙歌迷惑術,還有追魂超音箭要隨時預備好,以防萬一,有空的話,就用你的群音亂舞幫忙王子攻擊,王子…拿好你的刀,還有刀鞘給我。」阿狼大哥一邊指揮著,一邊幫小龍女和我加上全套法術。

萬事具備。「小心點,小龍女。」我們以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眼神送著小龍女,風瀟瀟兮……

只見小龍女輕巧巧的走到一頭龍的屁屁後面,然後以一種視死如歸的動作,狠狠地給龍的屁屁戳了一下,順帶澄清,小龍女之所以戳PP是因為她太矮,只戳到龍的屁屁,跟喜好無關。然後小龍女以她有史以來最快的速度在狂奔。「哇,跑的跟飛一樣快。」我讚歎,實在太快了,阿狼大哥把肉包子撿回來時,因為距離太遠,已經打擊不到了。

「追魂超音箭。」居用古琴一連射出兩箭,引回了兩隻龍,然後又繼續彈他的笙歌迷惑術。我和火焰盔甲骷髏們走上前,各自擋住一隻龍,我邊打邊觀察龍的弱點,雖然一時沒發現還沒發現,但龍這種生物,雖然攻擊強、防禦強,速度不算弱,它的缺點就在於…手太短,它很少能用手攻擊到我,我只需要注意它的尾巴,以及衝撞,就可以慢慢消耗它的血量,偶而被扁到幾下也有大哥在,不怕。

而另外一邊的火焰盔甲骷髏就讓娃娃比較辛苦了,火焰盔甲骷髏畢竟沒有智力,閃躲方面當然遠遜於我,常常被龍擊中,但幸虧它是死靈法師的四級招喚物,防禦血量都多,攻擊也強,靠著娃娃的黑暗治癒術倒也撐的下來。再加上阿狼大哥打擊的肉包子雙殺,也能耗掉龍不少血量,好吧!居也常常用群音亂舞幫我攻擊,算他還有點用……

終於,我面前的龍緩緩的倒下,我狂喜,龍鞭一個一金幣,哇哈哈哈!趁著居還沒把另外一隻龍引回來前,我好奇的想看看龍鞭是不是長淂跟金幣的形狀一樣!……沒有!沒有!怎麼沒有龍鞭?我的一金幣啊,你在哪裡?「阿狼大哥,怎麼沒有龍鞭?你說有的……」我可憐兮兮的對阿狼大哥說。

「王子,你這麼……」想吃嗎?真是的,也不要表現得這麼明顯嘛!醜狼上前為龍驗明正身。

」王子,這頭是母的,所以沒有…」阿狼大哥拍著我的背。「別擔心,等等打到一定給你。」也是,看王子這麼瘦弱,應該要先給他補一捕,男人那方面的問題可不能亂來的,嗯,給王子來個龍鞭全席好了,醜狼開始想,炒龍鞭、龍鞭酒、龍鞭湯……

「真的嗎?太好了。」我的一金幣,呵呵呵,我要去吃飲茶,我開心的想。

「尊貴的王子殿下,救命啊~~」居開始到處亂跑,屁屁後面還跟著他剛剛用超魂追音箭引回來的怪。雖然我很想不管他,但是…唉!我還是提著我的黑刀上前擋下那隻怪。

經過我們非、常隊的努力,原本幾十頭的龍終於被我們清光,不愧是龍,經驗值果然超多,等級最高的阿狼大哥生了一級多,等最低的娃娃則乾脆生了兩級,但是……

「呼…呼呼呼。」小龍女非常不淑女的成大字型躺在地上,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是拼命喘氣。

我也好不到哪去,累、真是有夠累,連續打了幾十頭龍,我的右手臂已經酸到舉不起來,腿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而阿狼大哥也打棒球打到快趴下,娃娃則是念黑暗治癒術的咒語念到嘴巴是一級乾旱,至於居,他的手指已經成某種角度僵硬,看來他今晚吃飯要用狗啃式了。非常隊的成員就這麼躺在地上,連把地上的龍分屍,取出龍皮龍筋龍骨的力氣都沒有,但是,我的龍鞭啊,我的金幣,我努力的爬、爬、爬到某一頭死龍的身邊,嗚!怎麼又是母的啦!我哀泣,我的飲茶~~

「尊貴的王子殿下這麼喜歡龍鞭嗎?」居心憐的看著我。「來,讓居為你服務吧!」說完,他跑到某頭龍的旁邊,開始做起了幫龍淨身的工作。

居……我第一次感到這麼感謝他,第一次他開口說話讓我不想扁他。然後我眼睜睜看著居好像割下了什麼東西,迅速的拿出鍋子生火,把那個東東丟進了鍋子,放調味料……

「居,你在幹什麼?」我顫顫的問。

「美麗的王子殿下,麻煩再等一下,龍鞭湯就快煮好了喔!」居一邊回答我,一邊試著湯的鹹度夠不夠。

「……」一個人在怒到極點的時候,潛能是無限的,我用從來沒有過的超快速度奔到居旁邊,飛踢把他踹開,捧著那鍋龍鞭湯,我的手在發抖。「我的、我的一金幣啊~~我的飲茶啊~~~~」我哀嚎著。

我踩、我踩,我把居當作踏墊狂踩,時不時再加上我的爆裂拳……

「哈哈哈呼、呼,哈哈。」小龍女一邊喘氣一邊狂笑,王子?吃龍鞭湯?哈哈哈哈哈哈!

原來王子不是想吃啊!阿狼大哥心想,幸好居當了替死鬼,不然要是我煮了龍鞭全席……

「什麼是龍鞭?龍有拿鞭子嗎?」娃娃不解的說。「居哥哥會不會死掉啊?」她擔憂地看著被我狂扁的居。

「不會的,放心吧,我會幫他加治癒術的。」阿狼大哥安慰著娃娃,但是或許死了,飛回重生點,對居可能好一點……

過了好一會,我終於扁累了後,我指使著居把所有的龍通通給淨身,看著一條條的東東,害羞?那些在我眼前,都是金幣的形狀和飲茶的香味,有什麼好害羞的,哇哈哈~~!

「你們,站住。」一個霸道的女聲傳來。

我心頭一驚。該不會又是什麼,此路是我栽……留下帥哥來的女強盜吧!我看了看居,把他賣給強盜吧!?居雖然臉上還是充滿迷戀,卻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奇怪,天氣變冷了嗎?他看了看天……

我轉頭看去,一個人類美眉帥勁十足的站在離我們不遠處,她背後還站著四個職業種族不同的玩家,很明顯是個隊伍。

強盜集團?不會吧!?

懷著深深的戒心,我冷冷的看著那個帥氣充滿英氣的美眉,打定主意要嚇跑她,不然,至少要讓她不想搶我,把居搶走就好。我特地站了七三步,左腿還抖啊抖,嘴裡用著我所能想到最欠扁的語氣說話。「幹~~麻!要做啥啊!小妹妹。」

「王子,你在幹麻?」小龍女用隊頻密我,語氣非常驚訝。

「我在耍流氓啊!像不像?」

「…什麼都像,就是不像個流氓。」

雖然小龍女這樣洩我的氣,但是我對面的帥美眉臉上很明顯出現了怒氣,而且…還是怒到身上快冒火的那種,嗚!好可怕,果然人還是不要隨便耍流氓的好。

「你剛剛說‧什‧麼?」她咬牙切齒的說。

我嚇得立正站好,吞了吞口水。「沒、沒什麼,我只是想問問美眉你有什麼事情而已。」

「你說什麼!」嗚!她身上的怒火怎麼變得更熾熱了?

???我頭上身上都冒著問號,為了我的生命安全,我還是決定裝出我的極品王子形象,我極度優雅的微笑,開口說。「這位美麗的小姐,請問您有什麼指教?」

然後我口中的美麗的小姐,居然邊罵著「幹~~」,然後用俗稱撩陰腿的腳法踢向我的下面……我的所有隊友都愣住了,想不到居然有女生會捨得踢超俊美王子的小XX,小龍女更是驚訝到下巴差點掉下來……

「呃!」我冷不防被踢中了小XX,痛啊~!我好想好想用手遮住小XX,然後到處亂跳來宣洩我的痛~~~但是不行,女性的矜持跟我說,女生不可以隨便在外人面前用手去遮小XX(哪個女生會有小XX遮?)~~~但是,好痛啊!我忍不住膝蓋往內屈,往地面跪坐下來,我低垂著頭,覺得眼淚掉下來了……

「王子…」居有些手足無措的看著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接著他站了起來,看向帥氣美眉,眼神是一片冰冷無情,整個人散發著冰冷的氣勢,連原本要趕上來罵人的小龍女和醜狼都微愣住,他們哪時看過居這樣的冰冷的一面?

啪!居狠狠地揮了帥美眉一巴掌,打得她趴倒在地上,他用力踩住美眉的右腳,用冰寒的語氣說。「我不知道王子哪裡得罪了你,但是任何人都不該對他做這種事。」

這時,美眉的隊友衝上前來,最前方的黑暗精靈更是拔出細劍,劍尖直指向居。「放開他。」

見狀,小龍女拔出匕首,阿狼大哥也撿起了地上的肉包子,緊抓著他的榮耀之光,而娃娃在招出火焰盔甲骷髏戒備後,自己則是跑到我身邊來,著急關心的問。「王子哥哥,你沒事吧?」

此時,兩方人馬都拔出武器對峙著,情況緊急,身為己方唯一的戰士,我趕緊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微紅著淚眼的站起來,拔出我已經升到二十級攻擊力有六十五的黑刀,我看向被居踩在地上的美眉,心中帶著怨恨,她居然讓我體驗了男人的最痛,可惡!但是我還是帶著不解問了。「你為什麼要踢我?我哪裡說錯了話?」

美眉憤怒地看向我。「幹!你這個男女不分的娘娘腔,看不出老子是男人,美眉、美眉的叫個屁啊。」然後他轉頭瞪居,破口大罵。「你給老子放開!」

但是居反而踩得更用力,他不屑的說。「你敢罵王子是娘娘腔?也不看看你自己,哪個男人會用撩陰腿踢人?放開?等你變成一道白光了,我會放開的。」

……男的?我震驚,然後仔細觀察地上的美眉,左看右看,除了那道濃劍眉外,我實在看不出有哪裡像個男的,他連臉蛋都是瓜子臉,眼睛是細長的桃花眼,身材瘦長,因為穿著魔法師袍,我看不出他到底有沒有胸部……

「放開明皇。」這時,暗黑精靈衝上前來,喊了一聲圓華劍意,手中的細劍毫不留情的從五個方位各給了居一劍(居-HP500,1000/1500 )。

「呃!」居發出悶痛聲,然後向後倒地,我沒料到對方居然說出手就出手,一時沒接到居倒下的身體,我趕忙蹲下查看居的傷勢,這時阿狼大哥也衝過來,他施展出治癒術,幫居補回他失去的血量。

地上的明皇少了居的腳,馬上站了起來,他怨毒地看著地上的居,居然唸起了咒語。「雷電的精靈唷……」

聽見此語,小龍女大喊。「王子,快阻止他,雷電魔法威力很大,會殺死居的。」

我聞言,馬上舉劍衝向明皇,想給他一劍,阻止他繼續唸完咒語,但是拿著細劍的暗黑精靈立馬擋住了我的去路,我心急,只有朝黑暗精靈揮刀,黑暗精靈不甘示弱也馬上反擊,我倆一刀一劍、互相攻防,我心裡卻是著急萬分。

「…天雷術。」明皇終於念完了咒語,一道雷電擊中了居。

「啊、啊…啊。」居發出痛苦的喊聲,阿狼大哥則是拼命使用治癒術,希望能補回居的血量……居(350/1500)終於還是保住了性命,我擔心回頭時,居然被暗黑精靈刺中兩劍,我已有些發怒,不再分心,專心在與暗黑精靈的攻防戰上。

「雙重箭。」對方的精靈弓箭手居然趁機射向負傷的居,我不顧暗黑精靈的劍,立馬回頭朝居奔去,但人怎麼快得過箭?

「骷髏,保護居哥哥。」幸好,娃娃就在居的旁邊,她馬上指揮火焰盔甲骷髏擋在居身前。

見狀,我放心之餘,居然忘了身後的敵人,暗黑精靈一聲圓華狂劍,朝我的背部砍下。(王子2350/3000)「呃…」我悶痛著。

「王子~~」我的隊友們擔心的大喊,娃娃更是馬上指揮剩下的三隻骷髏趕來支援我,我在火燄盔甲骷髏的掩護下,先回到了非常隊的身邊,接受阿狼大哥的治癒術。

我的傷不重,阿狼大哥的一個中級治癒術,就讓我恢復毫髮無傷的樣子,但是,我看著居強忍痛苦的模樣,心裡生出了一片殺意,我緩緩地站了起來,用一種暴風雨前的寧靜語氣對明皇說。「我承認,把你當作美眉是我的錯,但是你不該連澄清都沒有,就這樣傷害我,居的確是打了你,但是他沒有殺你的意思,你卻想要他的命?你不覺得你太過分了?」

「太過分?他把我踩在腳下,要他一條狗命算客氣了。」明皇冷冷的回答我。

我深呼吸一口氣,強忍憤怒,用隊頻問道。「大家,有什麼決定?」

「唷~!對方送這~~麼厚的禮給我們,我們怎麼可以不還呢?」小龍女諷刺尖銳的說。

「吼~~~~傷我隊友者死。」阿狼大哥怒吼著。

「太過分了,居哥哥好可憐,他們剛剛也弄傷了王子哥哥,愛與正義的娃娃要懲罰他們。」娃娃義憤填膺地回答著。

「大哥,快治好我,我要他們對傷害王子付出代價。」居白著張臉道。

我淡淡一笑。

「非常隊,隊員五名,戰士王子、盜賊小龍女、祭司醜狼、死靈法師娃娃、吟遊詩人居里亞斯特斯,報上你們的名來。」我冷冷的說。

明皇哼的一聲。「暗黑邪皇隊,隊員五名,魔法師明皇(人類)、戰士邪靈(黑暗精靈)、弓箭手狙擊手(精靈)、祭司黑百合(天使族),盜賊偷香公子(人類)。」

好個完美的組合……咳、咳!我拋掉自己的佩服,靜靜地聽阿狼大哥用隊頻指揮。
「這個……沒什麼好說的,王子對邪靈,小龍女對偷香公子,居,狙擊手交給你干擾了,你要注意不要讓他有機會對其他隊友射箭,尤其要保護好娃娃和小龍女,娃娃,你的任務很重要,絕對不要讓魔法師有時間去傷害其他隊友,否則情況會很嚴重,我會幫你的,別擔心。」

除了祭司忙著加輔助法術外,雙方都靜靜的站著,戰火一觸即發,接著,我動了,我舉起黑刀,非常不爽的,直直的指向那個偷襲我兩次的邪靈,邪靈也拿起細劍預備著……「九頭龍閃。」我衝上前去。

「圓華狂亂劍舞。」邪靈也衝上前來。

刀劍相觸,發出一陣金屬聲,我的九頭龍閃和邪靈的圓華狂亂劍舞都被對方攔劫,都沒有施展成功,對方也是力敏型的戰士,我們雙方想著。接下來,我們刀來劍往,幾乎是勢均力敵。在我和邪靈動了以後,其他人幾乎也同一時間進入戰鬥狀態,小龍女對上偷香公子,偷香公子想攻擊小龍女,但是卻攻擊不到,很明顯的,小龍女的敏捷高於偷香公子,但是我擔心,這恐怕代表著偷香公子的力量高於小龍女,幸虧,小龍女也隱隱有著同樣的猜測,恐怕他是把點數分到力量去了,所以,小龍女也不跟他硬碰硬,只是先閃躲著,等待時機到來。

娃娃指揮著兩個火焰盔甲骷髏干擾明皇施法,其他兩個則各自保護著她、醜狼和居,由於戰士邪靈被我纏上了,沒有戰士保護的魔法師只能發出小魔法阻擋骷髏,這邊的情況倒是我方佔上風。弓箭手狙擊手剛開始拼命的發著箭,想把操縱骷髏的娃娃殺死,但是一來已經有骷髏擋在娃娃身前,二來,居可不是吃閒飯的,滿腔怒火的他,把藍水當白開水喝,拼命損耗魔力發著追魂超音箭猛扁明皇,嚇得明皇只得躲到狙擊手身後,並且使出防禦魔法,狙擊手雖然有了明皇的防禦魔法來擋住居的攻勢,但是娃娃的骷髏也在旁邊虎視耽耽,面對兩支火焰盔甲骷髏,狙擊手只有狂發出雙重箭來阻擋,而居雖然被防禦壁擋住,就改彈起了笙歌迷惑術,支援我和小龍女,只有當明皇撤掉防禦壁,想使用攻擊魔法的時候,居就會馬上對著明皇和狙擊手狂發群音亂舞。

至於阿狼大哥,則和對方的祭司一樣,在一旁對受傷的隊友施出治癒術。

有了居時不時的笙歌迷惑術,我的速度立刻超過邪靈,他被我打的節節敗退,身上掛了不少彩,讓對方的祭司黑百合手忙腳亂的狂補血。小龍女也受益良多,加上笙歌迷惑術,小龍女的速度遠遠高於偷香公子,她甚至可以時不時戳偷香公子幾刀,而自己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佔上風!我們隊是明顯的佔了上風,暗黑邪皇隊落敗是時間上的問題,如果沒有意外的話……

「百合,幫我補血,邪靈、偷香公子回來和狙擊手一起掩護我。」明皇對他的隊友做出指示。

「攻擊,別讓他使出魔法。」阿狼大哥著急的大吼。

我立刻衝上前去,但是混蛋邪靈硬是擋住了我,對於完全採取守勢的邪靈,我一時間之間也奈何不了他,我和他僵持住,其他隊友也是拼命發動攻勢,暗黑邪皇隊的全體血量不斷下降,連黑百合都沒法補得回來,但是魔法師明皇還是唸著咒語,這麼長的咒語,其威力……讓我們都不敢想像。

我終於突破了邪靈的防線,一刀揮向明皇……

「……雷怒九天。」明皇高舉雙手唸出魔法咒語的最後一句,同時,他也被我的絕招砍成一道白光,此時,他的隊友黑百合、偷香公子、狙擊手都已經坐免費飛機掛回城了。

但是魔法還是發動了……天變了,原本晴天的天空烏雲密佈,閃電在烏雲中隱隱怒吼,突然第一道閃電打了下來,擊中了娃娃,我們還來不及喊,數十道閃電擊了下來,幾乎集合成一道超級大電柱,往我們頭頂轟下。

「王子……」阿狼大哥在一片電光火石中,還對我使出了治癒術……待刺眼的閃電過後,我發現只剩我還站在原地(450/3000),是阿狼大哥最後的高級治癒術救了我……我有些茫然,更多的是眼角溢出的淚水,我寧願和大家一起體驗死亡的感覺也不想一個人獨活……

「回神,喝水。」邪靈冷冷的聲音從我耳邊傳來。

我驚覺,邪靈還活著,但是我也驚訝,邪靈居然沒有偷襲我,還提醒我喝水?我疑惑的眼神看向他。

「你是我遇過最值得敬佩的對手,你們的隊伍看來奇特,但是卻很有實力。」邪靈冷冷的眼神中透著一絲敬佩。「我會把你和你的隊伍看作一生的宿敵,希望你別讓我失望了。」

「繼續打?」我有些厭戰了。

「不,今天到此為止吧!」邪靈收起細劍,他無奈地說。「我得回去安慰明皇才行。」

「明皇真是男的?」我好奇的問。

「……是的,他是我的親弟弟。」邪靈有些尷尬的解釋。

「……」我看著冷酷型的黑暗精靈,心想,有夠不像的一對兄弟,不過,我和我弟也不太像就是了……

這時,我又想起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既然明皇是男的……「你們最初為什麼叫住我?」…還間接導致這場大戰。

難得,邪靈的臉上透著一絲尷尬。「只是想問問你們是用什麼辦法引來這麼多龍,想跟你們學學而已。」

「……」我用呆滯的眼神望著邪靈。

「…沒事的話,我要先走了。」

「等等,邪靈,別走。」我拉住邪靈的衣角,用最無辜可憐的眼神看著他。

「有事?」邪靈疑惑的看著我,心裡有種怪怪的感覺。

「你不可以拋下我。」我急得快哭出來了。

「……?」

「人家、人家不記得回星城的路……」我摸著後腦勺,笑得一臉無辜,來的時候是阿狼大哥帶的路嘛。

「…跟我走。」

上篇:01-4:亡靈法師和吟遊詩人     下篇:01-6:正常的(?)魔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