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2-2:食物無敵  
   
02-2:食物無敵

冷漠表情?OK!
額冠?OK!
髮型?OK!
衣服?OK!

OK!哇哈哈,完美無缺,我經過三秒鐘的思考,決定採用平常的冷漠壞壞美男子政策,俗話不是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嗎?我看向居,不錯不錯,在我的威脅之下(奇怪,我威脅要「打他」沒用,威脅「不打他」才有用……被虐狂?),他也是擺出了冷漠壞壞美男子模樣,我覺得他比我還有天份!真帥……啊!我甩甩頭把兩眼愛心甩掉,恢復我的冷漠形象。

「走了,居。」我瀟灑十足的邁步向前走。

「大家好,我是主持人小李,左邊出場的是鳳凰隊,有四名精靈戰士,一名神族祭司,一名神族魔法師,是個戰力十足的隊伍,以往沒有任何隊伍擋得住他們的攻勢。」小李激動萬分的報導。「六名美男子讓會場的美眉們都瘋狂啦,聽聽這歡呼聲,看來地主隊果然擁有不少的支持者啊!」

「右邊入場的是…」小李翻了翻資料,心驚了一下,非常隊?記得那堶惘n像有……

我和居踏出了通道,進入了會場,隨即走上擂台,而現場的歡呼聲越變越小聲,最後終於是一片鴉雀無聲,觀眾的目光從鳳凰隊移開,全部集中到我和居的身上,居以毫不在意的輕挑目光激怒對手,而我則微偏著頭,以挑釁萬分的姿態對鳳凰隊淡淡邪笑著……

「非常隊,擁有精靈戰士、精靈盜賊、獸人祭司、天使死靈法師、魔族吟遊詩人,還有人族魔法師,以奇特的隊伍組合和花樣百出的戰鬥方法稱霸至今。」身為主持人的小李很明白知道觀眾們更想知道的是……「非常隊中唯一的戰士,王子,以冷血無情的戰鬥方法博得了血腥精靈的稱號,當然更有人稱其為超美型王子,再加上同樣難得的美男子,居里亞斯特斯,其邪魅俊美也是赫赫有名,在非常隊的根據地,星城,此兩人號稱非常美男子……不管怎麼樣,今天的美眉有眼福了。」

「現在是在報導選美比賽嗎?」小龍女喃喃自語著。

「哎呀!如果真的是選美就好啦,那就不用費力打了,搞不好直接就冠軍了。」羽憐大嫂信心十足的說。

我和小龍女用懷疑的眼神朝羽憐大嫂看去,大嫂的異常審美觀治好了?

羽憐愛慕萬分的看向老公醜狼。「有狼在,一定會贏的。」

………沒治好。

「大哥,他們有四個戰士,要怎麼打啊?這次的戰略呢?」我表面上繼續擺著冷漠的表情,私底下趕緊偷偷問阿狼大哥,我覺得對面的四個戰士的俊臉已經難看到有點扭曲了,有極大可能性會在裁判喊開始後,直接衝過來把我生吞活剝,我可沒興趣當生人片。

「嗯…有點棘手。這個隊伍全是戰士,打怪或許沒那麼有效率,但是對這個比賽倒還蠻有利的,最好的辦法是你和娃娃拖住他們,讓羽憐使用大型魔法一次解決。」阿狼大哥沉思了一會。「小龍女,那個魔法師就交給你暗殺了,居幫忙支援兩邊。」

「拖住四名戰士?」我乾笑著,外加無辜可憐的目光。「大哥,你會不會太高估我了?就算是超人,一集裡也只對付一個敵人啊!」

阿狼大哥冷靜的說「可惜你不是超人,所以你要對付四個人。記住!死都要拖住他們,但是能不要降級就盡量別降級。」

嗚!好無情,我哭,虐待戰士啦……哭歸哭,我還是認命的拔出黑刀,拿出肉包子,思索著哪一招在這種情況下有用,啊!突然想起來,肉包子的某一招好像挺適合這種情況的。

「哈哈,你在比賽會場拿出顆包子做什麼?該不會,要吃包子才有力氣吧?也是,多吃點啊,看你沒幾兩肉,風吹吹就飛嚕!」站在最前方的精靈戰士不屑的看著我手中的肉包子。

「那顆肉包子還長眼睛呢,該不會是寵物吧?包子寵物?哈哈哈哈」對面的精靈戰士們笑成一團。

「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寵物!」後面的天使祭司說完,他頭上立刻冒出了一團火?

「火鳳凰?」阿狼大哥一看,驚喊出聲。

「好漂亮喔!」娃娃驚嘆著。

「糟糕了,情況對我們非常不利。」不愧是阿狼大哥,在震驚完後,馬上恢復冷靜分析。「羽憐是火魔法師,拿火鳳凰沒輒,娃娃的死靈生物還剛好被剋,最好的辦法是寵物對寵物……」

此話一出,我們看向在我手中嗚嗚亂叫的肉包子,再抬頭看看在空中威風翱翔的火鳳凰。「情況非常不利。」我說。

「比賽開始。」裁判喊。

什麼?這麼快就開始了?我還沒想出一顆肉包怎麼打贏一隻鳳凰的辦法……算了,我看我一輩子都想不出來。

「肉包子,機關槍肉餡攻擊。」我左手拿肉包子,不斷朝四名戰士掃射,雖然肉饀攻擊力不高,但是被打到還是很痛的,再加上……

「天啊,這是什麼,好黏好噁心啊!」果然,對方哀號起來,哼哼~~這就是肉包子半生不熟還會滴血的肉餡攻擊,其噁心程度不是沒下過廚的人能忍受的。

「火鳳凰,擋住那顆包子的攻擊。」祭司趕忙指揮鳳凰前來支援。

火鳳凰噴出了一陣火燄擋住了肉包子的肉餡……一陣香味傳來,原本半生不熟的包子肉居然被烤熟了?我捏了其中一塊,略帶懷疑的吃了下去後,震驚!太好吃啦~~天啊,怎麼讓我吃到這麼好吃的烤肉?我怕我以後吃不到怎麼辦啊?

「不可思議,如果有一隻火鳳凰再加上我的肉包子,那我們以後都不用愁沒肉吃了。」我冷笑著,心中打定主意,舉起黑刀挑釁地指向對面的祭司。「喂,火鳳凰的主人,來打個賭吧,賭哪一隊會贏!」

鳳凰隊先是一楞,然後全員哈哈大笑,祭司好不容易止住笑,他不屑的開口。「你以為你會贏嗎?用肉包打贏鳳凰?」

我沒回答他,只是挑釁的一笑。

果然,沒有一個男人能忍受我這種美男子的挑釁,對面的祭司火大的對我說。「好。賭什麼?」

「賭你的火鳳凰,鳳凰隊輸了就得把你的鳳凰給我們,要是非常隊輸了,我自殺降級到一級。」

祭司獰笑著。「沒問題!你等著重練吧。」

「王子,你會不會太衝動啦?」小龍女擔心的用隊伍頻道問我。

我沒回答,只是把烤熟的包子肉往每個隊友各丟一個,大家愣愣的看著手中的烤肉,不解的看著我,而小龍女有點遲疑的往嘴裡塞……

小龍女吞下包子肉,失神了幾秒……「啊~~太好吃啦,天啊,我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烤肉,鮮嫩多汁的包子肉餡再加上火鳳凰的瞬間火焰高溫烤成,那恰到好處的熟度和彈牙的嚼勁,果然不是一般的肉和一般的爐火做得出來的極品烤肉,真是太感動了~~王子你死到負一百級都要把火鳳凰搶過來,聽到沒有。」小龍女大吼著。

「吼~~叫我踢死他們都行,火鳳凰是我們的了。」阿狼大哥嚎叫著。

「可以省好多伙食費呢!」羽憐大嫂嫻靜的微笑著,但是在她臉上的陰影卻比阿狼大哥的嚎叫還令人毛骨聳然。

「地獄深處的死靈生物骨龍唷,放棄你的沉眠,回應死靈法師娃娃的呼喚,出來幫娃娃搶烤肉吃吧!」吞掉烤肉後,娃娃居然、居然把她死都不肯再招喚的恐怖死靈生物,骨龍,給招喚出來了……

「王子想要的東西,我都會幫他得到手,不擇手段!」居又散發出冰寒之氣…

非常隊六名隊員都露出了恐怖的微笑,嘴裡喃喃自語著我要吃烤肉、火鳳凰是我們的……

「他、他們的氣勢怎麼變了?」祭司臉色發白的看著對面六隻餓狼。

「沒、沒問題的,就算有一隻骨龍也不要緊,火鳳凰是死靈生物的天敵。」戰士有點害怕的跟隊友打著氣。

「居,狂暴!娃娃,骨龍來。」我喊著。

「是,狂暴樂歌。」居邊彈邊對我和小龍女使出狂暴樂歌,讓我們的力量和敏捷上升到百分之一百五十,時間限制十分鐘。

「骨龍,上。」娃娃絲毫看不出有害怕的模樣,她冷靜的指揮著死靈生物。

我跳上骨龍,往對面的精靈戰士低飛衝去,這時,火鳳凰也在指揮之下往我們衝來,眼見就要對撞了,我冷哼一聲,不要以為我的肉包子真的只會吐肉,或許它是打不贏火鳳凰,但是…嘿嘿!「纏」住它倒是簡單。

「肉包子,使出QQ麵糰,綑綁火鳳凰。」我把手中的肉包子往火鳳凰丟去,它立刻像擀麵糰般瞬間拉長,捆住了火鳳凰的翅膀,鳳凰悲泣一聲,掉下地面拼命掙紮。

前方已無阻礙,我和骨龍即將撞上四名臉色發白的精靈戰士,但是這時,對方的魔法師已經做好了防護罩,我和骨龍冷不防撞上了防護罩,受到不小的傷害,我忍住撞擊的疼痛,馬上要娃娃讓骨龍往上飛,飛越防護罩,打算攻擊對方時,魔法師卻不斷發射小型魔法來阻礙我,我和骨龍在天空飛上飛下、東閃西閃,時不時還要注意對方四名精靈戰士,讓他們不敢踏出魔法師的防護罩。

在糾纏了幾分鐘後……「呃!」神族魔法師不敢置信的看著突出自己胸前的刀刃,隨後變成一道白光飛走,在他背後的小龍女則是嘿嘿冷笑兩聲,在前方的戰士發覺之前,又施展遁地術回到非常隊。

眼見大勢已定。「哈哈哈哈哈。」我在骨龍的身上狂笑著,那既狂又傲的模樣讓不少美眉受不了直接昏倒。

「…流星雨。」羽憐大嫂微笑著唸出最後一句咒語,數十顆火流星立刻從天空擊下,數十聲火流星墬地,乒乒砰砰聲不斷,最後四道白光飛走,只剩第一個嘲笑我的肉包子的那個戰士還倒在原地。

照慣例,我氣勢萬分的跳下骨龍,冷血無情的望著對手,然後把黑刀斬進他無力掙紮的身體,把他送回去重新做精靈。

「非常隊,勝利!」裁判喊出了我聽過七次的話語。

然後,我走去收回我天下無敵的肉包子。

系統提示:
肉包子升級:等級四十
肉包子學會新技能:
烤焦的肉包子

……

我們順利接收到了重新變回寵物蛋的火鳳凰(寵物要換主人,必須重新回復成蛋的模樣,重新認主,而且等於死亡一次,降級一級,忠誠度降為50/100),然後開始討論該把這隻火鳳凰給誰。

「我和娃娃先踢出名單,我已經有寵物了,娃娃已經能招喚出很多死靈生物了,不需要這顆寵物蛋。」我想了想後說。

「嗯,我也不需要,我相信我不需要寵物來保護。」阿狼大哥邊伸展他的傲人肌肉邊說。

「我也不用,狼會保護我的。」羽憐大嫂和阿狼大哥深情對望著……

「我不要,我不能養寵物……」我回想小龍女的寵物血淚史,也好,以免小龍女又創下養死不死火鳳凰的新紀錄,為她的血淚史又添一筆壯舉。

「那就只剩下…居?」

「我嗎?好呀,那我就可以跟王子殿下一起烤肉了!」居滿臉的憧憬。

「是跟肉包包一起烤肉唷!」

非常隊笑了半天。

「王子你也真是的,偶爾也要獎勵一下居嘛!跟他一起烤烤肉有什麼關係呢?」阿狼大哥拍著我的背。

「啊?那句話不是我說的啊!」我疑惑,我確定我沒說話啊?

「那個聲音那麼可愛,是娃娃說的吧?」小龍女猜想著。

「嗚?」娃娃抬起小臉,嘴裡塞滿了食物,根本說不出話來。

到底是?

「在這裡!媽媽。」

媽媽?我感覺到手中的肉包子正在掙紮……不會吧!長眼睛的肉包子已經夠誇張了,會說話的肉包子,我緩慢的低頭朝手裡的肉包子看去,只見它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如往常的看著我。

「媽媽。」肉包子的小嘴巴突然張開說出了這句話,我愣住……媽媽?叫我?

非常隊的隊員現在也發現了這件跟外星人入侵、周星馳演悲劇、張惠妹跳脫衣舞一樣不可思議的事,所有人都死盯著會說話的肉包子看。

「大家不要盯著肉包子看嘛,肉包包會害羞……」說完,肉包子的「臉頰」?上浮現了兩個圓形的紅暈。

…女的?不對,母的肉包?

「你為什麼叫我媽媽?」難道,我的真實性別居然會被一顆肉包發現?有可能,我的肉包子基本悟性可是十呢!

「媽媽就是媽媽…」肉包子低下「頭」,一臉的無辜可憐,還摩擦著我的手心撒嬌。

好可愛!但是,嗚…我都還沒結婚就得當媽媽了喔!而且小孩還是一顆肉包…不知道是兒子還是女兒?

「小龍女,第二生命的寵物有性別設定嗎?」我冷靜的問。

「有…而且有兩隻的話還可以生小孩呢!雖然機率頗低。」小龍女盯著肉包,腦袋快速思考中。「但是肉包…」小龍女懷疑的觀察著肉包子,而我很配合的把肉包子翻來覆去,試圖找出一絲絲可以辨別性別的跡象……

「用問的比較快吧?」羽憐大嫂提出建議。

「肉包子。」找了半天,除了白白軟軟的包子外皮外,什麼都沒看到,我只好再度冷靜的問。「你是公的還是母的?」

肉包子睜著它疑惑的雙眼,不解的問。「媽媽,什麼是公的母的?肉包包不懂。」

…一定是母的,我們想。

「我是覺得她為什麼會說話這點,比性別問題更重要一點?」這時,阿狼大哥沉重的說。

「因為她四十級了。」小龍女突然想起。「第二生命的寵物等級到一定程度後,就會開始智能化,四十級就會開口說話了,然後智能化程度會隨著等級不斷提升。」

「原來如此,那寵物會說話算是正常的了?」我恍然大悟。

「嗯。」小龍女不好意思的乾笑著。「我剛剛忘記了。」

我的女兒,啊,不~~是寵物會說話了耶,我高興的東捏捏西捏捏肉包子,捏著捏著……「痛痛,肉包包痛痛!」肉包子叫了起來,然後它的水汪汪大眼真的給它水汪汪了,一滴、兩滴,超~~~大滴的眼淚從肉包子的眼睛掉了出來,最後形成了兩道狂噴的水柱。「嗚、嗚哇嗚……嗚…」

「啊~~肉包子哭了,怎麼辦?」我手足無措看著手裡狂哭的肉包子,要怎麼安慰一個肉包啊?

「好像水龍頭。」小龍女看著地上越來越有淹水的趨勢……

「太好了,以後連水都可以不用帶了呢!」羽憐大嫂高興的微笑著。

過了十分鐘……
「王子,我要先警告你,我不會游泳!」小龍女欲哭無淚的望著已經淹到腰際的水。

我捧著手裡的兩道水龍頭,整個人呈現恍惚的傻笑……

「逃吧!這個餐廳這麼高級,我們把他們的包廂淹了,賠償費一定不少。」阿狼大哥倒是不太擔心淹水的樣子,也是,反正以他的身高,他一定是最後淹到的人。


「聲望值又下降了。」利用開門時,水流衝出去所造成的騷動,我們終於順利逃脫,但是免不了聲望值再度下降,羽憐大嫂看著隊伍聲望值,臉上掛著恐怖的陰影微笑法,她轉頭看向我。「王子,好好照顧你的肉包女兒,別再讓她闖禍了唷!」

「是。」嗚嗚嗚,大嫂恐怖的陰影溫柔微笑法真是太嚇人了,我好怕……

我怒目看向我的肉包子女兒,一把把她抓起,我要好好揍揍她的屁屁,我一掌正要揮下去……肉包子卻用最天真無辜的疑惑大眼看著我。「媽媽?」嗚,這叫我要怎麼打啊?

小龍女拍了拍我的背。「算了啦,打一顆肉包有什麼意義呢?不如叫她多吐點肉出來讓我們吃吧!」

「也是。居,你趕快把火鳳凰孵出來吧。」我邊流口水邊催促著居。

「嗯。」居咬破手指,把血滴到火鳳凰蛋上,我們都瞪大了眼等待火鳳凰的出現。

過了不久,熟悉的火鳳凰就出現在我們的眼前,非常隊全員感動的互擁,有烤肉吃了……

火凰:
等級:四十一
技能:天堂烈焰
忠誠度:50/100

就是那招天堂烈焰,就是那招天堂烈焰,就是那招把烤肉瞬間烤熟的不可思議招式,我趕緊把肉包子拿出來,小龍女馬上拿出一張摺疊桌,羽憐大嫂急忙排好盤子筷子,阿狼大哥則是拿著大鍋子戰戰兢兢的深怕漏接一塊肉,娃娃…已經在位子上並且圍好餐巾準備開動。

「居。」我眼神堅定的示意居。「來吧!」

「是。」居看向在天空翱翔的火凰。

「肉包子,機關槍包子肉攻擊(火凰,天堂烈焰。)」我和居同時喊出。

安靜無聲……想像中的香噴噴烤肉連個影子都沒看見。

「媽媽,那個是居耶,媽媽要打居喔?」肉包子轉頭擔心地看著我,我……

「哼哼,你以為你是什麼人,可以使喚神獸不死火鳳凰?」又是一個陌生卻高傲的聲音從天空傳來。

但是,我們這次一點都不驚訝,只是抬頭望向天空。

「火凰四十一級了。」小龍女僵硬的說。「而且忠誠度太低,所以不太聽話。」她補充。

「真糟糕,那我們的烤肉怎麼辦?」我沉重的望著不聽話的火凰。

「小孩子,就是要打才會乖。」羽憐大嫂微笑著。

「打火凰會燙到手的……」我想打又怕受傷害啊!

最後,在那隻火凰死不聽話的狀況下,非常隊只好悲淒的回到城裡去買肉包吃,我們在饑餓又不能毆打火凰的情況下,只好全體扁了居一頓,命令他用最快速度把火凰的忠誠度升高,不過在居連連被火燙傷的哀嚎聲中,我們了解到要吃到烤肉的日子還長遠著呢!嗚,肚子好餓喔。

阿狼大哥有氣沒力的嘶吼。「大家聽好了,雖然我們很飢餓,但是下一場賽還是要打的,再堅持兩場,我們就可以進入決賽了。」

「下一場的對手是地獄殺戮隊。」阿狼大哥突然嚴肅了起來。「根據小龍女抓來的路人乙表示,此隊實力堅強,手段殘酷,每一場比賽打完,賽場上必定血流成河,觀眾席上必定有人受不了血腥場面而昏倒,恐怕會是個強敵。」

有沒有這麼恐怖啊?我皺著眉問。「隊員組合呢?」

「全是人類。祭司、魔法師、戰士、死靈法師、盜賊、吟遊詩人。」

我大為吃驚。「職業和我們一模一樣?」

「還有兩隻龍寵。」阿狼大哥嘆了口氣。

我想想,我們有一顆肉包再加上一隻不聽話的火凰……「這下子真的棘手了,我會不會被他們開膛剖肚啊?」我擔心的問。

「這個非常有可能。」阿狼大哥沉重的說。

好恐怖喔!我哭……


此時,路人乙正在跟朋友甲說話。

「你知道嗎?我剛剛被非常隊抓去了。」路人乙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

「真的嗎?天啊,你居然被那個恐怖的非常隊抓走了?」朋友甲說。

「是呀,他們要我跟他們說地獄殺戮隊的狀況,我說完後,他們還一副很擔心的模樣呢!」

「擔心?地獄殺戮隊雖然可怕,但是也比不上恐怖異常的非常隊啊,那個邪笑著把人分屍的美男子,真是讓人晚上都會做惡夢。」

「還有那個老是像幽靈一樣出現在別人身後的美女,每次暗殺完都會冷笑耶!」

「那隻恐怖的骨龍,還有冒著黑色火焰的骷髏啊……」

「還有那個像座巨塔似的狼人,加上那個看起來溫溫柔柔的,卻用流星雨把對手殲滅的魔法師。」

「非常隊實在太恐怖啦~~」路人乙和朋友甲不約而同大喊。

地獄殺戮隊中………
「大家聽說我們這次的敵人沒有?」公認的隊長,魔法師─染血的魔王,此時臉色沉重。

「聽說了……」

「我們地獄殺戮隊怎麼可以讓別人比我們更恐怖?」染血的魔王火大的說。「我們曾經立誓要成為小孩一聽就哭的角色,大人晚上害怕的惡夢,第二生命中的魔王,現在居然讓那個非常隊成為我們的惡夢?太可笑了,我們要用最恐怖、最暴力的方式打倒他們,讓我們成為他們的惡夢~~」

「成為惡夢~~」氣勢萬分的喊完,某隊員突然打了個哆嗦。「可是非常隊還真的很恐怖耶!」

上篇:02-1:大賽開始     下篇:02-3:非常隊發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