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2-5:卓靈斌與歐陽玫  
   
02-5:卓靈斌與歐陽玫

REAL LIFE
從我早上起來,煮早餐、趕公車、踏進教室,一直到居上完課,我都在想一件事……我到底要不要偷偷到保健室去看阿狼大哥啊?理性來想,我最好是不要去,誰知道阿狼大哥會不會認出我呢?但是感性上來說,唉唷~我好想看看阿狼大哥長什麼樣子喔?不可能真的像遊戲裡那樣吧!?(廢話,阿狼大哥也不是狼人。)

無奈,我只好拔了朵花…「去看、不去看、去看、不去看、去看……」

突然一個陰沉的聲音從我背後響起。「小姐,這邊的花不可以拔喔!」

「對不起、對不起。」我拼命向工友伯伯鞠躬道歉。

還是去看吧!我打定主意,轉身就往保健室走去,但是我突然想起,是不是該先受點傷再去?不然我要拿什麼藉口進保健室啊?可是受傷會痛,這又不像遊戲可以喝紅藥水療傷,真的受傷會痛好多天的,而且還會留下疤痕,嗚!我不要啦。可是這樣就看不到阿狼大哥了,怎麼辦呢?

「姊,你在這幹麻?」揚名突然從背後猛拍了我一下。

「啊~~嚇我一跳,豬頭揚名。」我正在苦惱耶。

「幹麻這麼凶,是不是那個來啦?」揚名對我擠眉弄眼的。

那個?啊,對了,就是那個!有理由了。


我輕輕推開保健室的門,往裡面探了探頭,好像沒有人?

「有事嗎?小女孩。」一個粗曠的聲音突然從我背後響起。

我驚訝,猛地轉身,映入眼簾的是人類版的阿狼大哥?哇~~雖然不帥,但是很有型呢,該怎麼說呢,很像是武打漫畫裡指揮若定、聲若洪石的大哥級人物……好吧!我承認我的形容詞很爛。

阿狼大哥看著我搔了搔臉,又溫柔的問。「女同學,你哪裡受傷了嗎?」

我回過神來。「呃,我、我生理痛…」我作勢撫著肚子,眼角卻還在偷瞄,哇~~阿狼大哥真的跟遊戲裡一樣高耶,我的脖子抬高看都抬到酸,我只有一六五公分。

「喔,那你趕快到那邊床上躺好,我現在去幫你拿熱水袋。」

聞言,我乖乖在床上躺好,眼睛繼續跟著阿狼大哥轉,呵呵,阿狼大哥是不是被我看到有點不好意思啦?總覺得他的背影非常僵硬,想不到阿狼大哥這麼害羞!我竊笑著。

「來,把這個放在肚子上會比較好。」拿了熱水袋,李天狼醫師盡可能溫柔的說。

我感激的拿過熱水袋,阿狼大哥果然跟遊戲裡一樣溫柔,我真誠的說。「謝謝你,阿狼大哥。」

阿狼大哥和我雙雙楞掉,我覺得自己真是個白癡,天啊!「我們班上的閔居文教授跟大家說過您呢!聽說、聽說你們在遊戲裡是很好的夥伴啊?我也有看過你們比賽唷,所以我特地跑來看您的……哈哈哈,不好意思,我不是真的生理痛。」我乾笑著,保佑阿狼大哥相信這些話吧!

「喔,居跟你說的啊!」李天狼回過神來,哈哈笑著。「嚇了我一跳,會叫我阿狼大哥的,向來就只有王子那小子,其他人都是叫我狼哥,不然就是狼。你在遊戲裡是玩什麼職業?有沒有隊伍啊?」

「呃,玩魔法師,隊伍…有啊,不過沒你們那麼有名,阿狼大哥大概不知道吧!」我厚著臉皮繼續胡扯,嗚~阿狼大哥,我不是故意騙你的。

「喔,加油啊。」李天狼伸手摸了摸我的頭,我像平常一樣傻笑著。「在這個治療名冊上簽上名字和學號,雖然你是裝的,不過還是填上去比較好。」

「好。」我接過名冊,填上自己的名字。

「好了,現在沒什麼人,你可以躺到你想走喔!」阿狼大哥對我笑著。

「哈哈,我要走了啦。」我從床上爬起,開玩笑,還躺?我晚飯都還沒煮,等等回去一定被家裡的三個人圍剿。「再見啦,阿狼大哥。」

「再見。」李天狼望著我推門出去。

李天狼拿起手中的名冊仔細端詳著。。「風藍?風揚名?嗯…」

門再度被推開。「狼哥?剛剛那好像是我學生?她受傷了?」居擔心的問。

「沒有,她是來看我的,誰叫你把我的事到處講呢!」李天狼有點責怪的說。

居丈二摸不著頭腦。「我?我有說過嗎?」

李天狼聞言,沉吟了半會兒。「風藍跟風揚名什麼關係?」他問。

「雙胞胎姊弟,這和風藍有什麼關係?」居疑惑地問。

「沒什麼。」但是,他總覺得風藍的動作和王子很類似,他摸王子頭的時候,王子也總是那樣傻笑著,難道那只是因為她和風揚名是雙胞胎,而雙胞胎總是很相似?「改天我會去看看風揚名。」

「呃…可是,我答應過王子,不再探聽他的事。」居為難的說。

「說得也是,如果王子不想說的話,算了,算了,順其自然吧!我也不去探聽了。」李天狼爽快的一說。


這時,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渾然不知剛剛差點真相就曝光了,我正想著要燉排骨湯還是煮馬鈴薯湯的時候,玫瑰從我身邊走過去,我抬了抬眼,不知道要不要打招呼,可是她上次都說要忘記我了,不知道願不願意跟我做朋友………等一下!

我低頭把自己的衣襟拉開,有胸部啊!左看右看,是正常的住宅區,我是在現實生活裡,怎麼會看到玫瑰?我凝神望去,玫瑰正站在公車站牌旁等公車,好奇怪的感覺……等一下!離玫瑰三步遠的那個男的好眼熟啊~~邪靈?天呀~更糟糕的是,我好像也得要上那班公車的樣子。

佛祖啊、上帝呀、阿拉喔,我唸著南無喔彌陀佛,雙手比著十字,求求你們啊~~這一定是幻覺,是我在作夢也可以!嗚嗚嗚…

但是,現實還是殘酷的,我還是得上了公車跟他們並排在一起…算了,反正他們應該、絕對不可能認出我的,我偷瞄著旁邊的兩大帥哥美女,玫瑰果然很漂亮,邪靈也很帥呢!真是養眼的兩個人,有沒有可能湊在一起算了?我暗自盤算著。

過了許多站,這兩大帥哥美女好像還是沒有下車的意願,而我家那邊是最終站了,真糟糕,他們不會恰巧住在我家隔壁吧?不可能啊,我家隔壁住的明明就是我媽媽的姐姐的老公的叔叔一家人啊?況且,要是有邪靈這麼帥的帥哥在遠親裡,我老媽早就拉著我去相親,把這養眼的俊男娶回家……是嫁給他,然後帶回家給我老媽保養眼睛了。

胡亂猜測時,玫瑰早了一站下車,我鬆了口氣,可以少擔心一個人了。

最後,我家終於到了,我依依不捨的回頭看了帥哥邪靈最後一眼,就下了車……咦,背後好像有人!我滴著冷汗回頭,邪靈對我淡淡一笑…呃?現在是什麼情況?!

雖然心裡是一陣發慌,我還是硬撐著對邪靈笑了笑,然後轉身準備逃亡。

「等一下。」邪靈突然開口叫住我。

我衡量了一下情況,以我的身高、腿長以及體力和耐力,怎麼樣都不可能跑贏邪靈的,算了!認命的再度轉身面對著他。「有事嗎?」

「小藍,你是小藍吧。」出乎意料,邪靈居然一臉熱絡的模樣,他認識我?還知道我的名字?我大吃ㄧ驚。「你忘記我了,我是卓靈斌,卓哥哥,記得嗎?」

卓哥哥?小時候住在我家隔壁,後來搬走的卓哥哥?我張著嘴不可思議的看著邪靈,不會吧?這麼巧?邪靈是卓哥哥?「你真的是卓哥哥?」

「是啊!你想起來啦。我剛剛還不敢肯定你是小藍。真巧,我正擔心我會忘記去你家的路。」邪靈…呃,卓哥哥一臉微笑的看著我。


吃過了晚飯,我拿著剛泡好的茶走進客廳,我老弟和卓哥哥聊得正愉快呢,根據卓哥哥剛剛的說法,他是因為在他念的XXX大學(就是我的大學啦!想不到他在我的大學唸研究所。)不經意的看到過我,所以特地跑來這邊看看,是不是真的是我。

我靜靜的坐了下來,耳朵正好聽到他們聊到第二生命…

「沒想到揚名就是風無情,那我們不就一直都在同一個小隊裡?」卓哥哥一臉不可思議,我也突然想起,對吼,我老弟跟卓哥哥不都是暗黑邪皇隊的?

「原來卓大哥就是邪靈大哥,我居然都沒發現。」我老弟也是一臉驚訝。

這有什麼好驚訝的,你連打從同一個娘胎出來的姊姊都發現不了了,更何況是快八年沒見的卓哥哥。我在一旁暗暗吐我弟的槽。

「那明皇不就是卓明斌?」我老弟突然叫出。「他跟小時候不太一樣呢,脾氣好像暴躁不少喔。」

什麼?明皇就是卓弟弟?不會吧,卓弟弟以前是那麼可愛又溫和,總是跟在我後面叫姐姐……怎麼可能是那個暴力加不男不女的變態明皇,不要破壞我美好的卓弟弟形象啊,我哭。

卓靈斌無奈的笑著。「那小子正在反叛期吧!」說完,卓哥哥突然轉向我。「小藍也有在玩嗎?」

我猶豫了半餉。「呃…有。」

「她還在裡面當人妖呢!」我老弟語不驚人死不休,居然把我的秘密講出來了,我死命瞪著他,內心無比悔恨,天呀~~我當初為什麼要告訴這個風家最強的廣播電台啦!

「人妖?第二生命應該是不能這麼做的?」卓哥哥不敢置信的看著我,我那嘴巴比長江三峽還寬的死老弟,馬上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卓哥哥,從頭到尾我都低垂著頭,希望卓哥哥會忘記我的長相,或者…忘記王子的長相也行。

「原來是這樣?」卓哥哥一臉笑容的看著緊張兮兮的我。「不要緊,我不會說出去的。」可是,我不是怕你說出去,我是怕你認出我來。

卓靈斌看了看掛鐘,起身說道。「時候晚了,我也該走了,晚上還有場比賽要比呢。第二生命見啊,揚名。」我老弟朝卓哥哥比個OK的手勢。

「我送你到門口,卓哥哥。」我很盡責的跟著走了出去。

到了門口,卓哥哥停了下來,一臉微笑。「小藍,希望有一天,能跟你在第二生命見面啊!」

「嗯。」我們已經見過了呀!

聞言,卓哥哥又是滿臉笑意,我突然覺得這笑容很礙眼,卓哥哥你別再增加我的壓力了吧!「聽說你們班上的教授是非常隊的居?」

「嗯。」為什麼又扯到居啊,這樣我會緊張的,你知不知道啦?

「我對非常隊倒是很有興趣,改天我去你們系上旁聽好了,你們教授看到我一定會很驚訝的。」

是呀,是呀!他要是看到你跟我老弟很熟的話,說不定還會以為你要搶他心愛的人呢!我壞心眼的想到那個畫面……好像還挺有趣的?一想到可能發生的有趣畫面,我就忘了自己的危機,我滿臉陪笑的說。「好啊,好啊,來之前說一聲,我一定叫我弟佔個好位子給你。」

「喔?我倒是比較想坐在你旁邊。」邪靈說完,我還沒反應過來,他已經揮手再見,走人了,只留下楞在原地的我。

揚名在旁邊猛吹了一下口哨。「看來卓大哥對我老姊很有興趣嘛。老姊,你可以趁機在第二生命裡賴上他喔,暗黑邪皇隊的黑暗精靈戰士邪靈還蠻有名的喔!」

在第二生命賴上邪靈?兩個男人親親蜜蜜走在一起,再加上同樣是男人的居在旁邊吃醋,這畫面能看嗎?我無奈的揮去腦中有點噁心的畫面,不再管這亂七八糟的事件,正打算回房上線多少練點功時……

“小藍啊,你們聊完天啦?來看看你剛從美國回來的表姐。”老媽笑瞇瞇的從客廳門口招手要我過去。

“表姐?”我滿頭霧水。

“對啊,你們剛剛在跟靈斌聊天的時候,你表姐就過來打招呼了,就是隔壁我姐姐的老公的叔叔的三女兒嘛。”老媽臉上的笑容更是燦爛,她拉過我老弟一臉曖昧的輕聲說。“兒子啊,雖然你表姐是比你大了兩、三歲,不過人長得可美嚕,又是沒血緣關係的遠親,你要是有機會的話……”

我那喜愛泡美眉的老弟居然痞痞的說。“我對大姐姐沒什麼興趣,我只喜歡跟我年齡差不多的。”

不管如何,我和我老弟還是規規矩矩的去跟表姐打招呼了,一走進客廳,我老弟一臉天真聰穎、專門對付家族長輩的笑容就擺了出來,虛偽!我擺著淑女的微笑,看向表姐……

“玫瑰?無情?”我老弟和玫瑰同時驚叫出聲。

“什麼玫瑰啊?這是你表姐歐陽玫。”我老爸滿臉疑惑的望著正對看的兩人。

我手指發著顫抖。“怎麼可能?剛剛你在公車上明明就早了一站下車啊?”

玫瑰…歐陽玫表姊看向了我。“公車上?喔,我剛剛是為了要去買送給你們的水果,才早了一站下車,剛剛表妹你也在公車上?”

“不管什麼公車了啦,你真的是我表姐?”揚名不敢置信的說。“我還以為你比我小呢?”

“我今年二十三歲了,只是有點娃娃臉。”歐陽玫無奈的笑著。“沒想到無情你居然是我表弟。”

“是呀…”

“等等,到底有沒人要告訴我們這對『父母』,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老爸老媽終於忍不住插嘴。

“也沒什麼,只是我和表弟之前在第二生命裡,曾經是同一個小隊的。”歐陽玫苦笑著。

“原來如此……”

我老爸、老媽、老弟,外加表姐馬上聊天聊得很愉快,我則是僵硬在一旁,偶爾陪個笑臉,心裡在想,我王子這個身分不但砍死了我老爸老媽,搶了我弟的女人,還拋棄了我表姐(外加跟表姊接吻。)。

難不成,真相大白的時候就是我被逐出家族的時候?想到這,誰是王子?我不是王子……我在心裡狂嚎。

上篇:02-4:孽緣     下篇:02-6:真相,被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