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2-6:真相,被發現?  
   
02-6:真相,被發現?

ON LINE
「王子,王子,你上線了?快點過來老地方,有一個大問題了。」我一上線,小龍女就十萬火急地密我,我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被迫馬不停蹄的趕路。

「發生了什麼事?」我衝進餐廳的包廂,一臉緊張的問。

「好了,現在大家都到了,我可以開始說了。根據官方公佈,今天這場比賽要取消了。」小龍女鎮定的說,而所有非常隊員都瞪大了眼。「比賽將延到一個禮拜後,然後進行所有參賽隊伍的大混戰,決定最後的勝利隊伍。」

「大混戰的定義是什麼?還有,為什麼突然改變比賽方式。」阿狼大哥冷靜的詢問。

「據說是因為這場比賽參賽隊伍太多,比賽拖延得太久了,嚴重影響到正常遊戲的進行,所以官方決定一次解決。大混戰的意思就是全部的隊伍將在一個賽場上,同時出場比賽,而且不得使用寵物,然後由最後一個殘存在上面的人所屬的隊伍獲勝。」小龍女停頓了一會兒,深吸一口氣說出。「一共是一百個隊伍,總計六百人的混戰。」

大家無言了一陣子。

「要在六百人中存活?」我喃喃自語道。「我看我八成是第一個被砍死的人。」沒辦法,誰叫我帥到男人見了都想砍呢?可不可以蒙面參賽啊?

「沒錯,看來不能指望王子能活下來了。」阿狼大哥嘆了口氣。「我的目標這麼大,八成也沒辦法,指望小龍女吧,她的敏捷這麼高,身型又嬌小。」

小龍女乾笑兩聲。「別指望我,據說好像已經有五個隊伍放話說,寧願放棄勝利的機會,也要我死得很難看了。」

靠…小龍女你是做了什麼好事,用你的美貌都壓不住?其餘五人不敢置信的望著小龍女,她本人倒是無所謂的聳聳肩。「大家不在的時候,我太無聊,所以就用偷竊術…想幫隊上掙一些隊費而已。」

我發著抖,手指著小龍女。「你到底偷了多少?」

「一百六十五萬五千七百二十塊……再加上一把魂天寶劍和一件道士袍還沒賣。」羽憐大嫂精細的報出數目,又補上一句。「這是小龍女送給隊上當隊費的部分。」

「小龍女,你自己偷拿了多少?」我恐怖的眼神和恐怖的黑刀在小龍女的脖子和心臟遊移。

「沒有多少啊…」小龍女無辜著張臉,聞言,我也放了點心,那把這些錢還給失主不就好了。「我只是買了兩個LV的行李箱和三件香奈兒的禮服而已……」

「兩個行李箱和三件禮服,那應該還好吧,我們六個人湊一湊應該夠還了。」不知死活的男人,阿狼大哥和居輕鬆的說。

「你們男人不懂啦。」四個恐怖的女人齊聲吼……然後所有人都怪異的看著我(除了小龍女士幸災樂禍的眼神…可惡!),我猛咳嗽。「咳、咳,我對名牌還小有研究的……」

「那是到底要多少?」居不解的問。

羽憐大嫂皺著眉算著。「兩個行李箱,一個大概要二十幾萬吧,三件禮服如果是最當季的……」羽憐大嫂手捂著額頭,瀕臨昏倒的邊緣,阿狼大哥趕緊摟住老婆的肩。

「小龍女~~」我再度把我的黑刀架在她脖子上。「到底是多少?」

「行李箱加上最當季的禮服,大概是一百五十萬吧!」小龍女無辜的眨著眼。

所有人都呈現空白的表情…

「放棄小龍女吧,我們還是想想讓其他人活下來,機率還大點。」好一會,我終於無力的說,其他人也無力的點著頭。

「那就只剩下羽憐、娃娃和居?」阿狼大哥搔著頭毛。「羽憐和居是體弱的魔法師和吟遊詩人,要活下來好像也很難啊,娃娃機率還大點,畢竟有為數眾多的骷髏會保護她。」

所以我們的存活希望就落在娃娃的身上囉?我們一齊看著綻放天真無辜笑容的娃娃,嗯!獲勝的機率還蠻大的,這麼可愛的娃娃,大概沒什麼人會忍心去欺負她吧?

「那就這麼決定了,全力保護娃娃。」阿狼大哥氣勢萬分的說。

「還有一個辦法喔!」小龍女搖著食指。「暗黑邪皇隊的邪靈剛剛密我,問我們要不要聯盟。」

「聯盟?」我不解的問。

小龍女神神秘秘的解說著。「其實這是公開的秘密,為了獲勝,各隊伍早就組成了大大小小的聯盟,一上場肯定是各大陣營互相攻擊,再來才是陣營中的小團體攻擊,最後由殘存下來的隊伍進行最後決戰,所以,我們如果跟暗黑邪皇隊結盟的話,那一開始就是兩隊一起抵禦其他隊伍,如果我們兩隊真的能撐到最後的話,再來進行最後決戰。」

阿狼大哥擔心的問。「但是結盟的隊伍也有可能互相扯後腿的。」

「所以啦,這就要看大家信不信得過暗黑邪皇隊了。」小龍女理所當然的說。

「我記得沒錯的話,我們兩隊好像是宿敵吧。」居冷冷的回應,臉上是百分百的不贊成。

「反對一票,我投贊成,所以現在平手,其他人呢?」小龍女興趣高昂的計票中。

阿狼大哥皺眉、皺眉,再皺眉,最後艱難的說。「我贊成好了,不然我們也不認識其他隊伍,單獨一隊要存活實在太困難了。」

「我聽狼的。」羽憐大嫂深情望向阿狼大哥,她一向以老公的意見為意見。

「哇~已經半數贊成了,王子、娃娃,你們兩個呢?」

「娃娃沒有意見。」娃娃一張不問人間世事、不食人間煙火的笑臉。

「王子。」所有人都猛盯著我……但是我,我現在很不想看到邪靈嘛,誰知道他會不會突然開竅,發現我就是風藍呢?我那死老弟都跟他說我是人妖了……不過我更不想在大亂鬥裡,被砍成肉醬。「贊成啦。」

「那就這麼決定啦!」小龍女開心地說。「那這個禮拜我們就每天跟暗黑邪皇隊進行特訓啦。」

「你幹麻那麼高興啊,小龍女。」我懷疑的看著小龍女。

小龍女對我眨了眨眼,用密語頻道告訴我。「裡面有風無情啊,你不是一直想解開誤會嗎?等狼哥和居看見你老弟後,他們就不會再誤會啦,你看我對你多好啊。」

問題是解決了我老弟的問題後,又來了個卓哥哥的問題啊,老天爺為什麼總是不肯放過我呢?唉,不管了,反正邪靈應該是不可能認出我的……對吧?我忐忑不安的安慰自己。


「好久不見了,王子。」卓哥哥…邪靈略帶冷漠的笑容再一次出現在我眼前,他背後是滿臉不爽的明皇,也就是卓小弟弟,旁邊是風流瀟灑、搖著羽扇的風無情、我那死老弟……果然不愧是我的宿敵隊伍!

「風揚名?」居驚愕的看著風無情,然後回頭看著我。

「教授你好啊。」風無情笑嘻嘻的打了個招呼。「沒想到我是暗黑邪皇隊的人吧!」

不…看著一臉難以置信的居,我想他沒想到的應該是,為什麼你會是暗黑邪皇隊的人,而不是非常隊的王子。

「你、你真的是風揚名?!」居還是滿臉的驚愕,似乎有點不敢置信,他居然會弄錯人。

「是呀?」風無情奇怪的看著似乎有點驚訝過度的教授。

我倒是有點扼腕,本來還想看居和卓哥哥為我老弟爭風吃醋的有趣畫面的耶!現在泡湯了,可惜!不過現在看居一臉的驚訝和我老弟的滿頭霧水,倒也別有一番趣味……我強忍住笑意,正經八百的說。「很高興能和暗黑邪皇隊合作,希望我們兩隊能聯手支持到最後。」

「希望如此。」邪靈淡淡的笑著。

「到時候,可別怪我們隊打敗你們,獲得最後的勝利。」明皇一臉惡意,很明顯表示出他是一點都不想和非常隊聯手。

我表面是靜靜地看著明皇,心中則有無限的感嘆,為什麼當初那麼可愛的明斌如今會變得這麼欠揍?我是不是該替卓哥哥好好教訓教訓這個不良弟弟一下?

這時,阿狼大哥突然拍了拍手。「好了,所有無關比賽的事就到此為止吧!現在我們最重要的是下禮拜的決賽。」聞言,正在大眼瞪小眼的居和風無情、我和明皇全都不甘心的收回目光,專心聽阿狼大哥說的話。

「我認為我們應該好好練習,如何在周圍都是敵人的情況下存活下來,所以我建議,找個怪物越多越好的練習地方。」

「大哥,那很容易變成白光的。」我滴下N滴冷汗,其他人也都楞楞的吞了吞口水。

「要贏得比賽總得要有一定的犧牲,當然能夠不要降低隊伍素質,就盡量不要降低。」阿狼大哥再度無情的說出。


唉!「認命」這兩字的定義,我從認識阿狼大哥開始就徹底了解了,由於阿狼大哥認定我存活機率是隊裡最最最低的,所以他命令我,沒錯!那絕對是命令,嗚~~~他要我就算死也要跟怪同歸於盡,以便隊裡其他人能夠脫逃,保持隊伍素質。所以,我現在屁屁後面正拖著暴多的怪,努力逃命中。

真是度秒如年啊~~約過了幾千年,我終於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拖了幾十隻怪離開隊伍,而且還沒有放煙火(就是變成白光啦!),我累的像條狗似的爬回練功點的時候,正打算輕輕鬆鬆坐在旁邊,欣賞一下邪靈的圓華劍舞和風無情的軟劍絕技時…

「王子,怪又太多了,快點拖走。」阿狼大哥隔著怪物組成的萬里長城對我吼道。

我翻著死魚眼,無言中…

「快點拖走啦,發了兩次雷怒九天都清不完。」明皇滿臉的不爽。

我狠狠瞪了明皇一眼後,認命的拿出肉包子。「肉包子,用機關槍肉餡攻擊。」

「又要烤肉了嗎?媽媽,沒看到火鳥啊。」肉包子東跳跳西跳跳的找尋火凰。

「快點用肉饀攻擊!」兩隊共計十二人齊聲吼著。

我再度用十一號公車努力的跑、跑、跑……我靠!我臉上畫三條黑線,悲劇性的喊~~有‧斷‧崖!

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路癡是有罪的,背後那一堆虎視眈眈的怪該怎麼辦啊?我瞪著看起來應該、可能會摔死的斷崖高度,再回頭看看背後多到可以踩死我的怪,摔死?被踩死?這個…有點難選喔?我抱著萬分之一的希望打開隊伍頻道。「阿狼大哥,你們那邊還有多少怪啊?」有沒有時間來救我啊?

「剛剛好,我想再半個小時應該可以清光。」阿狼大哥說完,渺無音訊。

半個小時?我可能連骨灰都沒有剩下,我握緊我心愛的黑刀,嘴裡念著,來吧!你們這些可惡的怪,死之前我都要拖幾隻來陪葬,首先衝過來的是一隻波斯立米(人頭蜘蛛身怪啦~~),加上巨型黏液怪,還有兇得要命的小土人首領,還有…太多啦!我吞了吞口水,往後退了幾步,卻沒有注意到腳下已經是斷崖邊,一不留神…


「總算打完啦!」小龍女趴在路邊氣喘籲籲,她跑的路可不比王子少呢!誰叫她的速度比那笨蛋偷香公子高,攻擊力卻比不過人家,只好去當引怪繞圈圈的誘餌,不過,看看另一邊的邪靈和風無情更慘,不但狂追怪又打怪打到手軟,瞧!那兩個人喘到臉色都慘白了。

「好,有沒有人員傷亡?」阿狼大哥站起來看了看。「報個數吧!」

「1。」人族戰士風無情。
「2。」黑暗精靈戰士邪靈。
「3。」人類魔法師明皇。
「4。」人族盜賊偷香公子。
「5。」精靈弓箭手狙擊手。
「6。」天使族祭司黑百合。

「嗯…暗黑邪皇隊都在。」醜狼回頭看了看自己的隊伍。「五個人?王子還沒回來嗎?」

「王子,你在哪?我們打完嚕!你不要再偷懶了,快回來喔。」小龍女用隊伍頻道喊著,許久,卻沒有回應。

「怎麼回事?難道王子死了?」居臉色大變。

「有可能。」小龍女想了想王子最後引走的怪數目……他真的有可能掛了。「我用密語看看他有沒有在線上。」

「怎麼樣?」醜狼關心的詢問。

「奇怪了,他在線上卻不回答。」小龍女皺著眉。

「會不會是生氣了?」邪靈淡淡的提出意見。「我們逼他引走那麼多怪,似乎不太好?」

非常隊所有人都用怪異的眼神看著邪靈,然後異口同聲說道。「那傢伙早就認命啦!」

「而且他才不會對我們生氣呢,他都把怨氣發洩在居的身上了。」小龍女說道。

「那王子哥哥到底是怎麼了?」娃娃擔心的說。

「誰知道?不過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吧!」線上遊戲嘛,頂多不就是掛了嗎?小龍女安慰著自己,卻又有點擔心。


嗚……我是不是昏了一陣子?我想舉起右手來撫頭痛欲裂的腦袋,卻發現動不了
?當然動不了,我舉目望去,右手血淋淋的,活像塗了太多蕃茄醬的熱狗,左手…我動了一下,卻痛得我眼淚差點掉出來,我往左手瞧去,很好!白森森的骨頭已經在外面逛街了,接下來,我微微張開嘴巴想喊,可是血居然像打開水龍頭似的流出來,我已經不敢去確認,腳是不是能走了……天呀,比死還痛苦的事原來是半死不活。

好痛、真的很痛,我看了看我摔下來的斷崖,努力記住這個高度是摔不死的,下次記得不要隨便摔下來……不是,我在想什麼啊,現在要趕快密人來救我才是,不然我怕我又要昏過去了。

「大家,救、命呀…」嘴裡的血,好鹹。

「王子?」非常隊員都變了臉色。「你在哪裡?死了嗎?」

「嗚~好痛,快點來救我,不然來殺我也好!」我痛得開始意識不明兼胡說八道起來。

「王子,你在哪裡?」居擔心的大喊。

「斷崖,不要隨便跳……很痛!」我頭昏眼花。

「王子你撐著點,先不要下線,我們馬上去找你。」那是阿狼大哥的聲音嗎?聽起來好像很遙遠啊!

痛、痛,我的意識只剩下「痛」這個字。


非常隊員都白著張臉。

「我看王子八成是掉到某個斷崖下了,大家分頭去找,快點!找到了馬上通知我去幫王子治療。」阿狼大哥著急的吼著,吼完,大家馬上四散,開始找尋我的所在地。

「我們也去幫忙找。」邪靈也關心的說。

「王子,你在哪裡?」居緊張的幾乎發狂,他狂喊狂奔著。

邪靈要隊員幫忙後,自己則是仔細的觀察四周的地形,判斷著以王子的腳程還有他最後離去的方向,他有可能會掉在哪個地方?


而這時,我正哀怨著。

我為什麼死不了?這算不算遊戲的缺失啊?為了讓大家找到我,我還得躺在這裡受苦受難,等等一定要跟小龍女這個隱藏GM抱怨…為了轉移疼痛,我只有拼命胡思亂想,可是…可是為什麼還沒有人來救我,嗚,真的好痛,來個人救救我吧!居,你在哪裡?讓我揍一下發洩發洩,嗚~~~誰?是誰?有腳步聲,我感動得想看到底是誰?

「找到了。」那個人說,然後蹲下身子,他拿出紅藥水想喂我喝下,我勉強吞了兩口。

「是居嗎?」我的視線模糊的看不清眼前的人究竟是誰?

「不是,是邪靈,我的紅藥水已經沒了,我帶你去找祭司們治療。」邪靈將我橫抱起來。

「喔…原來、是卓哥哥啊!」我放心的喃喃自語。

卓‧哥‧哥?邪靈愣住,低頭看向他手中痛得意識不清的我,他仔細的審視著我的樣子。「那雙眼睛一模一樣…上次揚名說,小藍在第二生命玩男角色,還有那句卓哥哥,小藍?」邪靈心驚的看著手裡傷得一踏糊塗的我。

「小藍,是你嗎?」邪靈擔心的對著我喊。

「王子!找到王子了。」居朝著我們的方向跑過來。「謝了,邪靈。」他伸出手來,想把我從邪靈的懷中抱回去。

邪靈卻反而緊抱住我,逕自往後面趕來的醜狼走去,沒有理會居。

「……?」居楞楞的看著,邪靈抱著我從他身邊擦身而過。

經過阿狼大哥的N次治癒術,我終於又生龍活虎了起來,我怒!「為什麼這麼慢才找到我,我很痛耶!」我心有餘悸的回想剛剛的慘狀。

「喂,自己掉下斷崖,還累得我們到處找你,你居然敢抱怨。」小龍女狠狠的吐我的槽。

「我…」我好委屈,我又不是故意要掉下去的,我氣呼呼的鼓著腮幫子。「居、居,你說,你為什麼比邪靈還慢找到我。」

「我……」居傻傻地笑著,帶著點內疚的眼神。

話不多說,我開扁!

「小藍?」邪靈突然用密語密我,那語氣五味雜陳。

我愣住,回頭望向邪靈,被發現了?終究還是……我無奈地丟下手裡的居,也用密語回答邪靈。「你發現了?」

「嗯。」卓哥哥用複雜的眼神看我,讓我搞不清楚他究竟有什麼打算。

「別告訴別人好嗎?卓哥哥。」我哀求,然後補充。「尤其是我那嘴巴媲美無線電台的老弟風無情。」

卓哥哥靜靜地看著我,似乎是在思考。

見狀,我只好使出我百試百靈的撒嬌神功。「拜託啦~卓哥哥,別告訴別人,好不好嘛~~」噁~~用王子的男人聲撒嬌,連自己聽了都覺得很噁心。

「嗯。」卓靈斌無奈的點頭,很明顯,他也受不了被男人撒嬌的感覺了。

「這兩個人幹麻一直在那眉目傳情啊?」小龍女無奈的說著。「王子還用那種奇怪的表情看著邪靈……看來居你的情敵出現了喔!」

我瞪了胡說八道的小龍女一眼,然後看向居,居完全沒表情的看著我和邪靈,那空白的臉卻讓我感到心驚。


今天,是兩隊分開練功的時間,我們照例等著所有人集合。

我看向從昨天就一直死氣沉沉,只差沒在旁邊飄兩簇鬼火的居,忍不住伸手就給了居一個爆栗。「你在想什麼啊?看你臉色有夠難看的。」

居深深的望了我兩眼,有點深沉的語氣。「沒什麼!」

我想了想,恍然大悟。「是不是在緊張比賽的事?別擔心啦,只要有努力過,不管結果怎麼樣都沒有關係,反正現在也只能努力啦。」我開心的拍了拍居的背,雖然我也很緊張,不過倒是不真的在乎獲勝了沒有,當然……如果能贏還是最好啦!

小龍女翻了翻白眼,一臉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王子你真的是腦袋裡少根筋耶!」

我一聽,認真的回她。「小龍女,你不要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喔!」

「喔?你知道?」小龍女臉上擺著有趣兩個字。

「對呀,雖然我不是學醫的,不過我還是知道腦袋裡本來就沒有長筋了,你不要騙我。」我氣呼呼的說。

「你這個糞土之牆!」小龍女臉爆青筋。

「王子。」我正打算反駁小龍女,居卻突然兩手搭住我的肩膀,擔心地看著我。「你說,到底是邪靈比較重要還是我?」

我堅定不移的回他。「那還用說,當然是你比較重要啊。」說完,居整個人突然綻放出光芒,他陶醉地在一旁回憶那句他比較重要,我接著喃喃自語道。「你可是我的隊友耶!邪靈雖然是同盟,不過最後還是要一決勝負啊。」

我說著說著,咦?居怎麼又陷入黑暗的境界了?我搔了搔臉,懷疑的問。「我有說錯什麼話嗎?小龍女。」

小龍女同情的看向居。「沒有,但是你還是不要再說話的好。」

「喔……那不管居了。阿狼大哥,接下來要怎麼訓練啊?」我擔心地問著。「暗黑邪皇隊都自己跑去做秘密訓練了,那我們呢?」

阿狼大哥嘿嘿兩笑,笑得我的雞皮疙瘩都跑出來。「我們也有秘密特訓!」

大家都疑惑地喔了一聲,豎起耳朵凝聽。

「如果對手是六個人,那我們只要努力練級、訓練團隊默契等等就好了。不過,當對手是六百人的時候,最重要的就是…」阿狼大哥深吸一口氣。「逃跑。」

我倒…不對,是我們大家一起倒,逃跑?逃跑還要訓練啊?

「你們可不要小看逃跑了,三十六策中都說走為上策了,可見逃跑是一門深奧的學問,不但要腳力好,才跑得過對手;眼力好,才能看見最好的逃跑方向;還要判斷力好,能在逃跑的過程中利用各種方法,讓追擊的對手數量越來越少;最重要的是,還要隱藏能力好,能在群眾中毫不顯眼,這樣才不會讓別人想要第一個幹掉你。」

阿狼大哥喘了口氣,然後比著我、居還有小龍女。「不過很不幸,我們隊裡偏偏有這三個,顯眼到讓人想忘記都難的人……其中一個居然還在賽前惹事,讓自己更顯眼。」

「那怎麼辦啊?阿狼大哥。」我擔憂的問,心裡暗暗唸著,隊裡顯眼的應該還有第四個人,兩百公分的那個。

「我早就想好了。」阿狼大哥拿出一個袋子,裡面裝著面罩,我歡呼~~~可以蒙面嚕!我迫不及待拿出一個戴上,心裡高興自己終於不必被忌妒的帶把生物亂刀砍死。

「好看嗎?小龍女。」我轉頭問她。

「你如果要去搶劫,戴這個遮住整頭、布製、只露三個洞的黑面罩倒是非常合適。」

我再拿出另外一個,戴上。

「你如果戴安全帽在賽場上比賽,還能不顯眼的話,那也可以。」

換!

「嗯,這個絲襪的品質還不錯。」

再換!

「連我都不知道第二生命有在賣皮卡丘面具……」

我一臉的皮卡丘……無言看著羽憐大嫂又揪住了老公的耳朵,警告他不准亂買東西。等等,我記得我好像有……我在次元袋裡東掏西挖,最後終於找到我人生中第一個面具─歌劇假面,我拿下皮卡丘,換上我那遮住上半臉的歌劇假面。

「這個呢?」我轉頭看著大家。

「好多了。」大家異口同聲的回答,除了阿狼大哥不斷念著,明明就他買的比較好,電視上都用這種啊。

「我有個疑問,那我們到底是要分開逃,還是一起逃?」居滿臉嚴肅的分析。「如果一起逃的話,反而會造成反效果吧?分開……風險又大,不如兩個一組,分成三組散開?這樣不引人注意又不容易遇到危險。」

想不到居也會講人話,害我也只好認真的回應。「那要怎麼分成三組呢?」

居沉思了一會。「王子和羽憐大嫂、娃娃和小龍女、狼哥和我。」

我想了一會,發現自己什麼都想不出來,只好開口問。「為什麼這樣配?」

「王子你和羽憐大嫂算是蠻強的組合,只要逃跑的話應該不會有問題,而我們這兩組在必要的時候,娃娃可以犧牲小龍女逃跑,狼哥則可以犧牲掉我。」居無情的說。「戰士、魔法師的大魔法,死靈法師的眾多骷髏和必備的祭師,會很有利的,盜賊和吟遊詩人倒是其次。」

「原來如此,那如果我和羽憐大嫂要犧牲一個呢?」有問無患,我想,不然要是死錯人怎麼辦?

居揪住眉頭,然後堅定地看著我。「我認為王子你一定保護的了羽憐大嫂,也保護的了你自己,可以嗎?」

我笑了。「沒問題。」

然後,非常隊就開始練習三十六策中的上策……練腿力,每個人都想辦法學會了類似輕功或輕身法的技能(當然我和小龍女都不用學了。),接著大家輪流被小龍女拿著火把在後面追著燒……(小龍女,是不是我的錯覺?你好像一直在燒我的屁股喔?)總之,想盡辦法讓自己的速度更快。

練眼力,到最大城日城裡,最擁擠的中央市場中超級擁擠的那條街,想辦法用最快速度從街的起點鑽到終點。最後由嬌小的娃娃勝利,我深深覺得,有時候長太高壯不是個好處,因為最輸的是阿狼大哥,他從沒有鑽到終點過。

練判斷力,本來是考慮要去搶劫銀行,還可以增加隊費,一舉兩得,反正連羽憐大嫂都不看聲望值了,看了會傷心傷肝傷感情。然後,分組逃亡,在逃亡的途中將追捕的人用各種方法阻止其繼續追捕……但是考慮到,要是失敗的話,可能會被關到比賽完都還沒放出來,所以此項練習放棄。

最後,隱藏能力的練習最是容易,我們一夥人走到商店,付了一枚金幣,各自發放一個歌劇假面就搞定了。

其餘的就是打怪升級啦,還有和暗黑邪皇隊進行溝通後,他們也決定採行我們的方法了,因為最新傳來的消息是,其他九十八個隊伍都結成同盟,一個同盟內都有五個左右的隊伍,除了逃跑,難道還能硬拼嗎?雖然明皇大吼大叫著要用雷怒九天跟他們拼了……但是我、邪靈和風無情都自認沒有以一擋五保護魔法師的能力,所以明皇的提議駁回。

他們隊裡分成邪靈和明皇、風無情和黑百合、狙擊手和偷香公子,有必要的時候,兩隊將彼此支援,在知道邪靈就是卓哥哥以後,我對暗黑邪皇隊就更加放心了點,要是卓哥哥敢不遵守諾言的話,我絕對跟他沒完沒了。

距離比賽還有一天。


REAL LIFE
「小藍…」卓哥哥遲疑的叫我。

我停下吃麵的動作,疑惑地看向卓哥哥,雖然知道卓哥哥一定會找我出來談有關我的另外一個身分,但是沒想到他會在比賽前一天找我吃午飯。「嗯?」

「比賽很危險,你要小心點。」卓靈斌猶疑地說,眼裡滿溢著擔憂。

「我會的,被殺死的感覺很不好呢!」雖然我對居說沒問題,不過必要的時候,我還是決定就算自己掛了,也要保護大嫂,雖然不知道這樣好不好,但是沒有我至少還有娃娃的骷髏當肉墊。

「嗯…」

我對卓哥哥笑了笑。「我去洗手間一下。」

我開開心心的踏出洗手間,開心的主要原因是,這間店的東西好吃又不用自己付錢。一轉出轉角要走向座位的時候,閔居文教授的臉突然印入我眼廉,我心驚,連忙躲回牆壁後,再偷偷探頭出來,只見居和卓哥哥兩個人正對望著…

他們僵持許久,大概有五分鐘吧,連周圍吃飯的人都好奇看著他們兩個了,可是他們還是繼續對望,連個字兒都沒說,我累得縮頭按了按脖子。「呃,這是怎麼回事?他們一見鍾情了喔?」我胡說八道的喃喃自語。

「你等著,我會打敗你的。」居終於開口說。

「喔?你要用什麼打敗我?彈古琴嗎?」卓靈斌不屑的牽動著嘴角。

不甘示弱,居也淡淡的笑著。「我會和王子一起打敗你的。」

聽到說話聲,我趕忙探頭出來仔細聆聽。

聞言,卓靈斌臉色變了變,然後狠狠地回話。「你知道什麼?你一點都不了解她。」

「雖然我認識他不算長,但是我了解他的個性、喜好、作為……」居嚴肅的說。

「你了解她?有我了解的多嗎?我愛她八年了。」卓靈斌激動的站了起來。

八年?居的心痛了一下,但又勉強回話道。「八年都沒得到他,你以為你還有希望?」此話卻正中卓靈斌的死穴。

他們兩人都狠瞪著對方,我在一旁疑惑,原來他們是情敵啊?不知道哪個女孩這麼幸運?不對呀,居是個GAY耶!這麼說,他們爭的是男人?呃,卓哥哥也是個GAY?嗚~這太複雜了,我不懂呀。

居最後深吸了一口氣。「算了,等這次比賽過了再說,至少我不想影響到他重視的決賽。」

卓靈斌看了居一眼。「嗯。」

得到卓靈斌的承諾,居轉身就走,而卓靈斌也坐了下來。

好像該我出去了?我匆匆忙忙走到座位上,卓哥哥還是一樣的微笑著。「呃~~我上課快來不及了,先走了,卓哥哥。」



上完課,回到家,甚至連做飯時,我都一直在想他們兩個人的對話內容。

第一,卓哥哥認識八年的人。第二,男的…是吧?居是GAY,不可能跟卓哥哥爭女人的,雖然卓哥哥也是GAY的事讓我很震驚,這個世界原來有這麼多的GAY,我以前怎麼都不知道呀。第三,居認識不長卻了解其個性的人。

是誰呢?我好好奇喔,不知道是哪個人魅力這麼大,讓居和卓哥哥都喜歡他,害我心酸酸的,還有點不爽。

「老姐,我要出去買飲料,你要喝什麼?」揚名突然從門後冒出頭來問我。

我楞楞地看著揚名,想起那些對話─卓哥哥認識八年的人、男的、居認識不長卻了解個性的人,等於我老弟揚名?

天呀,我早該想起來啦,難怪卓哥哥會突然跑來我家,說不定他其實早就知道無情是揚名?才收他入隊?而居…對了,他一定是那段把揚名當成我的時間裡喜歡上揚名的,所以才說認識不長又了解他?……是不是這樣?總覺得好像有點講不通,卻又蠻合情合理的?我偏著頭想釐清我的猜測是對還錯。

「老姐,選杯飲料有必要這麼用力的想嗎?」揚名無奈地看著快擠破頭的我。

不管了,用問的比較快。「揚名,你告訴我,卓哥哥他是不是喜歡……」有點難啟齒,這樣不是變相在問我弟跟卓哥哥的關係嗎?我猶疑著。

揚名一副大喜過望的模樣。「你終於了解啦?老姐,我還以為你遲鈍到一輩子都發現不了了。」可憐的卓大哥喜歡你可久了呢,他的暗戀終於可以撥開雲霧見青天了。

我頭昏腦脹,真的猜對了?天呀!我弟還這麼高興,難道我弟對卓哥哥也有興趣?不會吧,他不是一直在泡妞嗎?難道那都是假象?連我弟都是GAY?

我可憐兮兮地看著揚名。「弟,那我問你,你對卓哥哥有什麼想法?」

「卓大哥可是個大好人呢,他真的非常癡情喔,又溫柔,絕對是個可以託付終身的人。」揚名笑嘻嘻的講。

「你喜歡他?」我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問。

「對呀,我很喜歡他啊。」揚名滿臉肯定的說,還補充。「放心吧,老爸老媽也很喜歡卓大哥喔,他們可贊成呢。」

天呀!我張大了嘴,想不到我老弟真的是GAY,還有兩個我認識的男人在爭他?我爸媽還很贊成?這是什麼世界啊~~

「說真的,老姐,你到底接不接受這件事。」我老弟一臉嚴肅的問我。

「我…如果接受不了怎麼辦?」我怯怯的講,我可不可以不要接受我弟是GAY這個事實啊?

「那…恐怕會有人很傷心喔!」他搖搖頭,神情哀戚。

我看著揚名那悲傷的臉,心裡有點不甘願的想,唉!弟弟也長大了,他要喜歡什麼人也不是姊姊能管的了,與其阻止他,讓他傷心,還不如祝福他吧,反正爸媽都不反對了,我毅然而然說出。「唉,隨你吧!只要你幸福快樂就好了。」

我傷心的一腳踏出房門,一邊哀悼我永遠消失的弟媳,還有可愛的未來姪子姪女們。

揚名一臉茫然看著我離開,他抓抓頭。「奇怪,我到底是來老姐房裡幹嘛的?」



上篇:02-5:卓靈斌與歐陽玫     下篇:02-7:戰鬥無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