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3-1:最後的勝利者  
   
03-1:最後的勝利者

「開打吧,邪靈,別讓我再說一次。」我帶著淡淡怒氣的聲音響起。

邪靈深沉的望著我,眼底略帶點淡淡的憂傷,最後他拔出劍來。「那麼,首先我要先和罪一決勝負,總不能一直讓你搶風頭下去。」

我搔了搔臉,我有搶風頭嗎?好啦……可能有一點點吧。「隨便你。」

我看向罪和梵,正巧看見梵被逼到角落,然後被罪一刀兩斷的模樣,看來梵雖然在領軍上略勝罪一籌(或者說他比較卑鄙?),但是在單打獨鬥上似乎就不是罪的對手了,我是不是很殘忍啊?在梵快死的時候把他捉回來,讓罪再打死他……算了!總比被我打死來的好。

砍完了梵,南宮罪慢慢的朝我走了過來……難不成,他要挑戰我?…有意思!我微微笑著,手提了提黑刀,看著南宮罪一步步接近我,要出招了!我心底一緊……

「王子,謝謝你。」罪突然說出這句話。

「……啊?」我楞在當場,謝我?我把他的同盟都屠殺殆盡了,還謝我?

「你給了我和梵公平決鬥的機會。」南宮罪眼見我疑惑的神情,忙多加說明。「而這正是我這次參賽的主要原因。」

「喔……對了,邪靈說他想先跟你打。」我比了比邪靈。

南宮罪聞言,只是笑了笑。「不用了,我想單獨一人的我不用在比下去了,何況我還有更要緊的事要做,所以你殺了我吧,王子。」他的眼神帶著濃濃的憂傷。

我也染上了他的感傷氣息,我幽幽的說。「好吧……」

我話還沒說完,只見一把劍已經穿出了罪的胸膛,而這把劍的的主人正是邪靈……邪靈十分惱火的看著罪,這傢伙跟小藍做上了朋友也就算了,能讓小藍把他扛在肩上那也罷了,現在居然還敢叫小藍殺他?自己到旁邊死一死不就好了!

「邪靈,你做什麼?」我不滿的喊。「罪都說了要我殺他了。」

南宮罪有些茫然的看著邪靈怨忿的眼神。「算了,也沒關係,王子,等我處理完事情再找你喝一杯……」

話再度沒說完,一隻半透明的箭從我右後方射出,然後穩穩的插在南宮罪的額頭上,而罪魁禍首,居冷冷的看著南宮罪,他還算比邪靈有點風度,至少他是聽到南宮罪還會回來找王子,才痛下殺手的!看著南宮罪的白光飛走,居和邪靈一起泛起了滿足的邪惡笑容,誰叫這個長得有點姿色的臭小子隨便接近王子呢!?

「你們的感情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啦?」連笑都笑得一模一樣,我疑惑的看著這兩個屠夫,不過我話一說完,這兩個人馬上收起笑容,還惡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兩個怪人……」我咕噥了兩句。

我拔出我的黑刀,指向邪靈。「不管如何,現在就是我們再次決戰的時候了,邪靈,我很想念你那神出鬼沒的細劍啊!」

「王子…」小藍……他該如何把劍揮向他心愛的小藍呢?原本他打算和南宮罪同歸於盡的,這樣小藍就不用殺她的朋友,而自己也不用將劍揮向自己心愛的女孩……雖然這麼做對不起暗黑邪皇隊的隊友!他轉頭看向隊友們,他們正以盼望的眼神等著他拔劍出手,而風無情也早已將軟劍拿在手中……風無情你若知道那是你親生姊姊,你可下得了手?(他會痛宰我這個搶他女人的姊姊,你不用擔心……)

我等著邪靈拔劍,但他卻遲遲沒有動作……難道卓哥哥想要讓我?我臉一沉,心頭很不痛快,我想贏,但是這不是我想要贏的方式,我大吼。「拔劍。」

邪靈仍舊是一臉猶豫的看著我,我的怒氣更上心頭,這算什麼?難道我需要別人的放水才會贏嗎?我……居突然把手放在我的肩頭,他眼神示意我冷靜,居走向邪靈,靠在他耳邊輕聲說。「你如果不想從此失去王子,就得要拔劍,任何放水的行為只會激怒他而已,你和他認識八年了,難道還不明白他的個性?」

問題是,小藍以前不是這樣的,在世界遊戲中,她總是躲在他身後,總是愛跟他要東西,現在他開始懷念以前小藍的惡劣行為起來,但現在小藍真的成長了,現在她總是站在隊伍的最前方,總是開懷笑著揮舞刀,也懂得自己努力去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王子已經不是以前的小藍了。

「我欣賞現在的王子。」卻懷念以前的小藍,邪靈在心底默默想著。

邪靈堅定的看向居。「你小心點,就算你現在幫了我,我們還是情敵,等等我還是會宰了你。」

居嘴角上揚。「那也是我要說的話。」

邪靈終於拔劍,我也滿意的揮舞黑刀,兩隊都開始戒備起來,阿狼大哥更是急忙叫娃娃召喚出骷髏來,然後指揮我們排好隊形,我和骷髏站成扇型保護住後方的眾人,而暗黑邪皇隊則是邪靈和風無情在最前方,雙方都排好了隊形。

阿狼大哥叮嚀著。「大家注意,勝負就在雙方魔法師各使出大型魔法的時候,所以,要嘛我們得先使出魔法,不然就得幹掉明皇,小龍女,你去跟偷香公子周旋,決不能讓他們幹掉羽憐,可以的話,就殺了明皇,居你要注意對方的弓箭手,娃娃你盡量躲在後方,維持骷髏的數量和千千萬萬不能死就是你的任務,最後,王子保護好所有隊友是你的責任。」我們大家都對阿狼大哥比出沒問題的手勢。

醜狼觀察了一下暗黑邪皇隊,確定他們也準備好了以後,他扯下自己的衣角,丟上天,所有人看著那片衣角緩緩落下,落地!

雙方同時動了。

主持人小李在屏息之後爆出聲音。「最後的決戰終於展開了,非常隊對上暗黑邪皇隊,到底哪一隊會成為冒險隊大會的優勝者呢?我們可以看見目前血腥精靈王子正在和黑暗精靈邪靈、人類劍士風無情纏鬥,刀光劍影快得簡直讓小李我都不知從何說起,現在王子正在連砍、接著飛踢,下踢…邪靈也不甘示弱,一個低身迴旋躲過王子的踢腿,再來一個Z字型的揮劍,險些劈中王子…出現啦,這是王子的絕招嗎?天啊,帶有火焰的連續刀法,簡直是不可思議的招式,擊中了嗎?可惜……只有擊中一次,又是一陣刀劍鏗然,這場刀與劍的對決到底結果如何呢?再看看風無情的詭譎軟劍正在一旁屠殺骷髏,對上八隻高等骷髏的風無情也絲毫不落下風,軟劍出手的方位匪夷所思,一出手就是要害,骷髏損血的速度讓死靈法師是手忙腳亂………等等!大家趕快看看盜賊的爭鬥,簡直是風和風的對決,大家看見了沒有,兩道人影正不停在會場各處穿梭,時而接近非常隊,時常又被逼回暗黑邪皇隊的地方,快到小李我根本分不出誰是誰!至於雙方魔法師…魔法師是不是在準備大型魔法呢?不是,魔法師正撐起了防護罩,看來雙方都擁有遠程攻擊手的事實讓魔法師們不能盡情的施展魔法,魔法師和遠程攻擊手都僵持住了,看來只能期望前方的戰士們分出勝負,或者是盜賊們的暗殺得逞。」

原來如此,只能指望戰士和盜賊嗎?我笑著,我可不能輸給小龍女,否則她肯定會用喔呵呵的尖笑來挖苦我,我加快了揮刀的節奏,邪靈看你是否還能這樣毫不費力的跟上?我淡淡笑著。

「呃…」膝蓋突然一陣劇痛,不可能!我明明躲過了邪靈的所有劍招,我低頭看去,竟是一枝箭插在我的膝蓋上,我抬頭往狙擊手看去,不出所料,他正以得意的微笑看著我,而且更糟的是,又是幾道箭影飛來……我奮力一個翻滾,仍是再中一箭在左肩,疼得我冷汗直流,幸虧阿狼大哥馬上幫我補回大部份失去的血量,我才得以勉強站起,這時,我才急忙看向邪靈,以防他趁機揮劍向我……他卻愣住還露出不捨的神情……我只有怒視他,還把黑刀在他眼前用力的揮舞兩下(打一打還得提醒敵人不要心軟,要趁機偷襲我……我看我也是史無前例了!)。

邪靈終於心一橫眼一狠。「圓華奧義─劍本孤人。」

好個怪名字的招式……我當然也是不甘示弱。「看我的,刀嘯招狂!」

我的刀彷彿有千百把,把把從不同方位砍向邪靈,邪靈的身上馬上到處噴血,但是……好個劍本孤人,原來如此,跟我的刀嘯招狂不同,邪靈這招式使用刺,而且只有刺一次,卻狠狠的刺向要害,可惜我略受到膝傷影響,只微微閃開心臟部位……我的刀距離在邪靈的脖子二十公分處,而他的劍正深深刺進我的右胸,而且劍鋒朝向左邊的心臟,怎麼想好像都是我會死得比較快……

話說回來,正撐起防護罩的羽憐和蓄勢待發的居完全沒料到,對方居然敢撤去防護罩偷襲王子,這擺明是犧牲戰術……可恨的是,雖然羽憐馬上跟著撤去防護罩,讓居狂發箭射向狙擊手,狙擊手在死前還是發出了幾發箭射向王子……居馬上看向王子的狀況,一看之下,心臟差點沒力跳動,幸好他的手馬上反射性的射出箭,沒注意到居的邪靈冷不防被箭射中額頭,他露出驚訝的眼神看向居,然後變成一道白光飛走。

我鬆了口氣,一放下心來,右胸的劇痛馬上席捲了我,我捂住胸口強忍劇痛,等待著阿狼大哥的治療咒文念完,我得在對面的明皇還在念大型魔法的時候,宰了他……

「呃!」我不敢置信的看著突出胸口的劍,我轉頭看向劍的主人……死在自己弟弟手下的感覺還真是五味雜陳,風無情你個混蛋,砍死你老姐我的時機還抓的真好呀!

「王子…」居肝膽俱裂的大吼,卻也只有看著我踏上邪靈的後塵。

來不及念完治療咒語的醜狼,只有馬上指揮新戰略。「娃娃,擋住風無情。居,幹掉魔法師。羽憐……」醜狼轉頭看向羽憐,原本是要她馬上念大型魔法,但羽憐早在看見明皇唸起咒文時,就馬上唸起咒語了。

風無情眼見情況不利,他到底是要回去保護明皇,還是上前幹掉非常隊的魔法師?他只有大吼。「偷香,別在那邊玩了,快點回來幫忙啊。」邊說邊退向明皇,用身體擋住他,手中是狂揮軟劍擋掉居的追魂超音箭。

偷香公子聞言,卻是苦笑,無情以為他喜歡玩啊?他要是沒有緊跟著這個快的跟風一樣而且會潛地的精靈盜賊,她早就不知道暗殺掉多少暗黑邪皇隊裡的人了。不過,看來情況是非常不對了,偷香公子馬上放棄追擊小龍女,目標轉向非常隊裡的其他人。

小龍女和偷香公子在羽憐旁邊不停的繞著圈子,兩人僵持不下,偷香公子知道他無法在小龍女的眼前傷害羽憐,他冷笑一聲,腳一蹬倒退滑過數公尺,身體隨之一轉,手裡的匕首輕巧巧的劃過娃娃的喉嚨,可愛的娃娃繼我之後也香消玉損,而原本正要追擊風無情的骷髏也碎落一地。

「該死!」小龍女一躍,躍到偷香公子跟前,暴怒的她不顧自己的力量比不上偷香公子,忍不住用匕首跟他面對面狂刺狂劈著彼此,只見他們倆之間閃光連連、鏗鏘聲不斷……

「…雷怒九天。」明皇惡狠狠的喊出最後一句。

「……流星雨。」羽憐大嫂只落後兩個字唸出。

頓時天搖地動……「糗了。」兩隊同時想著。


由於死亡後遺症,所以我有點晃頭晃腦的踏進比賽會場,站到早就在那的狙擊手旁邊,正好看見奇觀,明皇的閃電匯集成雷電柱,而羽憐大嫂的流星雨用來許願都許不完,我在會場中尋找眾人的蹤跡……很可惜,誰都看不見。「該不會又平手了吧!上次還有邪靈和我活著,這次全軍覆沒?」

我靜靜的等待魔法過去,結果的出現,此時邪靈也來到我旁邊默默的看著比賽會場……然後娃娃掛著兩行淚,直哭著好痛的來到我旁邊抽抽搭搭的,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心情越來越緊張起來。

主持人小李和觀眾們一樣都引頸盼望著結果出現。「各位觀眾,現在正是最緊張的時刻,到底暗黑邪皇隊和非常隊是誰會在冒險隊大會上獲得最後勝利呢?還是雙方都全軍覆沒嗎?啊……魔法漸漸散去了,煙霧中似乎有人影,大家快看看那是哪一方的人?那是、那是……躺在地上的人是風無情,是暗黑邪皇隊的人類劍士風無情,雖然他似乎奄奄一息,但是他還是存活下來了,獲勝的隊伍出現了……」

「啊!是無情啊!」我難免有點失望,卻也知道這是合理的,畢竟在那殺傷力強大的魔法中,最可能存活的,當然是血量防禦高的戰士。我轉頭向邪靈祝賀。「恭喜你們獲勝了。」

全場觀眾發狂似的大吼大叫著,小李更是殺豬般叫著。「暗黑邪皇隊……暗黑邪皇隊勝出了………」

一隻手出現了!從比賽會場的泥土地上穿出。首先是幾個觀眾目瞪口呆的盯著,接下來,像疾病蔓延般,所有人都望向了那隻穿出地面的手……沉默壟罩了全場!

「那是什麼東西?」我全身發麻,該不會正值農曆七月半……什麼東西在作祟吧?不會吧!那個東東也會上網玩遊戲?

接著另外一隻手也穿出了地面,有不少觀眾受不了恐怖,已經開始尖叫……

「呼……幸好我有費盡千辛萬苦學會遁地術。」猛地整個身體穿出地面,小龍女拍著身上的灰塵喃喃自語。

……我很沒形象的張大了嘴,不過比起旁邊的暗黑邪皇隊成員、觀眾,還有小李,我的嘴還算張得小了。

小龍女終於拍完身上的灰塵,她帶著欠扁的笑容走向風無情。「你~好像快死了嘛!」她臉上的絕對是撒旦級的邪惡笑容,笑得千嬌百媚,但是你絕對不會想看第二次!

小龍女舉起匕首卻又放下,她臉上的笑容越發欠扁,她輕巧巧的舉起小腳,重重的給他往風無情的心窩踩下去,邊扭轉腳尖還邊嬌說。「所謂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你說是不是啊?楚留香大俠。」

終於,風無情猛吐一口鮮血,然後變成白光飛走……真不知,他到底是被踩死的,還是被氣死的?

……非常隊,獲勝!裁判喊出。

上篇:第三卷     下篇:03-2:無垠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