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3-2:無垠城  
   
03-2:無垠城

「為什麼我要當領主?」我略帶不滿的抱怨,我又不知道要怎麼當領主,給阿狼大哥當不好嗎?給我當!我連領地可以做什麼都不知道,難道要拿來種菜嗎?

「我問你,王子。」小龍女用手指著我的鼻子質問。「你會運籌帷幄,像阿狼大哥那樣可以管軍事部隊嗎?」

我偏著頭,管軍事?我連戰術和戰略有什麼不同都分不出來了……「不會。」

「難道你像羽憐大嫂那樣對錢有無比的管理才幹,能讓錢滾錢,所以能管財政方面嗎?再加上因為是魔法師,又可以管理魔法師部隊嗎?」

「不行。」我不把錢花光就不錯了,而且人家又不是魔法師……我委屈的想。

「那你有像居一樣的聰明腦袋,可以設計出整個領地的建設,還可以進行監督工作嗎?」

我蹲到角落去畫圈圈。「畫畫…別人都說我畫的狗比較像貓。」

「那你有像我一樣的技能,可以在領地附近設置機關陷阱,預防怪物或其他玩家來攻擊嗎?」

「我不要自己去踩到就不錯了……」我的身旁多加了兩簇鬼火。

「那你難道可以跟娃娃一樣召喚骷髏來幫忙建設領地?」小龍女給了我最後的打擊。

想不到……連娃娃都比我有用,我哀泣!「既然我都沒有用,那你還要我當領主做什麼!?」我嘟起嘴賭氣。

小龍女拍了拍我的背,一臉和善?偽善?的看著我。「就是這樣才要你當領主啊!你也只能當領主了,領主就是什麼都不用作,只要外表好看,站出去能夠見人,不會丟我們領地的臉就好了呀!」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因為我什麼都不會,才只能當領主…」我含著兩泡眼淚。「嗚嗚,我以後一定要好好學習一些技能,不然都只能當領主了。」

……當領主有那麼難過嗎?非常隊員想。

話說,當天小龍女因為使用了潛地術,躲在地下安然渡過了兩大魔法的狂轟,然後踩死了風無情,奪回冒險隊大會的優勝後,我們非常隊一行人高高興興的上台領獎,接受了眾人瘋狂的歡呼聲,還有欣賞暗黑邪皇隊目瞪口呆了一個小時不動的奇景後……然後煩惱的事情就來了,由於最主要的獎品是一塊領地,所以我們就無緣無故多了塊領地,而且聽說面積絕不比日月星三城小,我們只得開始商量要如何經營這塊麻煩…

「我們的這塊領地可是個不小的負擔呢,日月星三城分佈於這塊大陸的邊緣,呈現一個三角形,由於三城相距很遙遠,傳送驛站費用又貴,所以大家大部份會選擇一個當根據地,然後在那附近練功,而我們的領地卻是在整塊大陸的正中央,算是能夠很平均的到達大陸各地區……所以經營的好,絕對能拉大部分日月星城的玩家來此定居,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會有很多人覬覦這塊土地……這可能比怪物群攻擊還可怕。」小龍女狂皺著眉頭。「雖然現在有官方保護,但是一旦時間到了,第二生命會自動撤走NPC護衛……我們得自己保護城,雖然有NPC護衛可以買,但是那過於昂貴而且畢竟不是玩家,變通能力不足,不可能當成主力部隊。我們得要自己組部隊,還有要搞好經濟,還要有好建設……」

所以我們就開始分配大家的職務了……而由前面可知,我因為什麼都不會,只有外表能看,所以就當了裝飾用的門面─領主!

「雖然說領主是裝飾用的,但是王子,我要給你一個任務,以免你太無聊。」阿狼大哥清了清喉嚨。「由於我們人才嚴重不足,所以你得拉一點人進來。」

「我要拉誰……」我的仰慕者後援會?不會吧!

「玫瑰小隊。」小龍女豎著手指,看見我有點畏縮,她急忙補充。「雖然之前鬧得不太愉快,不過他們人還是不錯的,我相信他們不是真的怪你啦,而且玫瑰小隊有很多人才啊。」

「暗黑邪皇隊的哥哥姐姐。」娃娃開心的喊。「他們都是好人呢!」

「南宮罪!」羽憐大嫂補上,不過居一聽,臉色就不善了。(不過被反對無效。)「他能在冒險隊大會中當上三大聯盟中的一個龍頭,一定有他的勢力在,王子你如果能拉到他的話,應該可以添不少生力軍。」

「沒錯,大致上就先這些人吧。」阿狼大哥點著頭。「王子,你就趁我們在費心費力建設的時候,去找他們聊聊天聯絡聯絡感情,然後順便拉他們過來就好了。對了,如果最好是再多拉些其他有用的人才!怎麼樣,你的任務很簡單吧!」

我含著食指,偏著頭想,好像…蠻簡單的喔!?「那好吧,那我去了喔,你們大家要辛苦一點了。」我有點歉疚,大家都辛苦在建設,我卻跑去聊天…唉!都怪我什麼都不會,幫不上忙。

大家高興的跟我揮手再見,我也用力揮手道別,然後踏上我的聊天之旅………

直到看不見我後,非常隊員的笑容僵在臉上……
「嗯…有點良心不安,我們騙王子去做最困難的事,沒問題嗎?」阿狼大哥有點擔憂。

「放心啦,那傢伙的人緣和運氣都好得不得了,更何況,我也沒有良心,所以不會良心不安。」小龍女尖笑著。

「反正王子是領主嘛,他總要負起一點點責任吧!」羽憐大嫂微笑著,手指撐到最寬比著一點點。

居憂愁的說。「王子會不會迷路啊?」

……這倒是最需要煩惱的事!


「要先去找誰啊?」我煩惱著。「先去找暗黑邪皇隊好了,反正有卓哥哥在那,我想要拉他們進來應該不會很困難吧!?」

心意一決,我馬上用密語密邪靈。「邪靈,你們在哪邊啊?我有事想跟你們說耶!」

「……在星城裡,不過你先不要過來比較好。」接到小藍的密語,雖然邪靈是很高興能看到她,不過看著滿包廂醉得亂七八糟的隊員,再想想他們剛剛邊喝邊說要把非常隊碎屍萬段的話,他想小藍還是先不要過來的好。「有什麼事嗎?」

「我想要拉你們進來管理領地啊!」我直率的挑明。

「嗯……我會跟我的隊友說明的,不過現在他們正在氣頭上,你還是先不要過來好了。」

「喔,那我先去找南宮罪好了。」玫瑰小隊……排在最後好了,我有點愧疚,總是不太敢去找他們。

邪靈危險的瞇起雙眼。「你要去找南宮罪!?居那傢伙居然沒有阻止你?」

「有啊,不知道他在反對個什麼勁,不過被小龍女掐住喉嚨後,他就沒意見了。(還是沒辦法有意見?)」真是的,居也真是什麼醋都吃,GAY都是這麼麻煩嗎?不管男生或女生接近我,他都煩惱……可憐!

「不要去找南宮罪,我保證我們暗黑邪皇隊會加入你們。」邪靈危險的看向地上的隊員,不容他們說不!

「我就知道卓哥哥你最好了,那就這麼說定了,一定要加入我們喔!」我高興的說,搞定一隊,看來我很快就可以回去找非常隊友們了!「那我去找南宮罪了。」

「喂……」

關掉邪靈的密語,我第一次用密語密南宮罪。「南宮罪,呼叫南宮罪!」

「誰?」

「王子。」我高興的報出自己的名字。

「…血腥精靈?」南宮罪有些吃驚。

「叫我王子啦。」為什麼南宮罪總喜歡叫我血腥精靈呢?

「喔,王子,你找我有事嗎?」南宮罪開心的說。「要找我喝一杯?」

「嗯…差不多啦,還有些事要找你商量。」

「沒問題,你先過來吧!我在月城裡,你到之前先跟我說一聲。」南宮罪略帶煩惱的說。「我得先處理我乾妹浴冰鳳凰的問題。」

「好,我可能要走個幾天吧,我離月城有點距離,你慢慢處理。」好了,要去月城是嗎?我打開地圖,月城在大陸的西邊,西邊是哪邊啊?我茫茫然看著斗大的月亮和滿天的星斗,居跟我說過找到北極星就是北邊了,但是他上次是怎麼說的?要先找到北斗七星……什麼是北斗七星啊?我茫然偏著頭。(居:我後來教不會你看,不是有給你指南針……)


「鳳凰,你簡直是要氣死我嗎?」南宮罪對著眼前的乾妹勃然大怒。「梵擺明了是在騙你,你難道還會不知情嗎?為什麼又傻傻的送東西給他?」

浴冰鳳凰淒然一笑。「大哥,愛一個人,想為他犧牲奉獻難道有錯嗎?我相信他總有一天會真的被我感動的。」

「你、你……唉!」南宮罪無奈的嘆氣,為什麼女人可以傻到這種地步?

「從第一次見到梵,我就深深的愛上他了。」鳳凰滿臉的陶醉。「他就像是完美的天神,當他走過來的時候,我還以為是見到了最俊美的太陽神阿波羅呢!我相信這世上沒有人比他更完美的了。」

……南宮罪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梵確實是長得不錯…不知道比起王子,鳳凰會比較喜歡哪一個?

「啊……梵在密我了,我得趕快趕過去。」一接到梵的密語,鳳凰心花怒放。

「不準去……」他話都還沒說完,乾妹早就不見人影了,南宮罪只得急急忙忙的追上去。


我還是走錯了路,看來我是不小心走到東邊了,結果走到了星城…然後直接用傳送驛站到了月城,月城原來是個中國風的城市,我邊高興的欣賞沿街的中國式竹樓、紅燈籠,還有滿街的搖著羽扇的劍客,真是什麼樣的城會養出什麼樣的人……奇怪,我老弟這個楚留香為什麼會跑去星城啊?邊想我邊順手買了串糖葫蘆啃著。

「鳳凰你給我站住。」南宮罪氣沖沖的抓住鳳凰的手。

「放手啦,大哥,你讓我去找梵啦。」鳳凰大哭大喊著。

看著這一幕,我啃著糖葫蘆,心想我運氣不錯,連密語都沒用就找到了南宮罪。

梵慢條斯里的從街的另外一端走了過來,臉上掛著笑容。「南宮罪,你這樣未免也太難看了,得不到你乾妹的心就硬搶是嗎?」

「你說什麼?別胡說八道,我是不想她被你這個畜牲騙了。」南宮罪勃然大怒。

「南宮罪,這話可不能亂說,誰騙人了?鳳凰,我騙過你嗎?」梵一臉的自信。「我可是什麼事都跟你說得清清楚楚,包括你只是我踏的其中一條船而已。」

「我知道,沒關係,我不在乎。」鳳凰迷戀的看著梵英俊的側臉。

梵對著南宮罪聳了聳肩,露出無奈的表情。

「你……」南宮罪氣得拔劍要衝上前去和梵一決生死。

鳳凰嚇得急忙擋在南宮罪身前。「住手,哥哥,不準你傷害梵。」

南宮罪一臉受傷的表情。「鳳凰,你……」

「大哥,我……」鳳凰又是愧疚卻也不肯退開。

氣氛就這麼僵持住了,我吞下最後一顆糖葫蘆,舔了舔嘴唇,把手裡的竹籤丟進垃圾桶……癡情的女人、擔憂的哥哥、還有無情又風流的浪子,真是令人討厭的肥皂劇,讓我來打破這個無聊的劇情吧!我淡淡邪笑著。

我挺直身子,露出淡淡微笑,渾身散發出高貴的氣質,現在我是─最完美的王子殿下!我用著低沉而溫柔的聲音說。「南宮罪,是你嗎?」

所有人都望向了我……應該說是臉紅心跳的盯著我,我滿意的看著連浴冰鳳凰都一臉癡迷的看著我,我踏著高雅的步伐走到南宮罪面前。「抱歉,我提早到了,我本來想先到處參觀參觀,再去拜訪你的,不會太麻煩你吧?」

「不會…」南宮罪有點疑惑的看著我,心想今天的王子似乎不太一樣?

「嗯……這位是,一定是你乾妹妹浴冰鳳凰吧?」我轉向呆楞住的鳳凰,對她展開我最燦爛而且所向無敵、男女通吃的笑容。「南宮罪常常跟我說到你呢!」

「真、真的嗎?」鳳凰癡迷的盯著我的臉龐。

「你就像他說的一樣可愛呢!」我邊說邊把臉移近她,幾乎連她狂亂的心跳都聽的一清二楚,最後,我輕輕舉起她的手,在她的手背輕輕一吻。

鳳凰倒吸了一口氣,最後竟然直接昏倒……我現在才知道我的帥還能夠嚇昏人的,我無奈的抱著手中的昏厥女孩。「南宮罪,過來領一下你妹妹吧!」

「……」南宮罪默默的走過來抱走鳳凰。

「又是你,王子!」梵原本始終保持平靜的臉終於起了波濤,他咬牙切齒的念。

我露出惡意的笑容。「怎麼?這麼想看到我嗎?」

「誰會想看到你……」梵扭曲的臉上充滿恨意。

「哎呀!這麼愛說反話啊?」我特意踩著十分做作的步伐靠近梵,臉上還沒忘記掛上曖昧的笑。「想看到我就說嘛,我保證有空就去關心你。」

「走開。」梵後退三步,還不忘拔劍對我。

我冷笑一聲,雙手插腰蠻不在乎的說。「你確定你想跟我打?」

聞言,梵露出了遲疑的神情,他可沒忘記血腥精靈在戰場上的表現,但是為了面子他豈肯退怯,手中的劍還是穩穩的指向我。

我臉色一變,突然嚴肅了起來。「別再接近浴冰鳳凰,你該知道,從今天以後她的心裡不會再是你了。」

梵的臉色簡直是難看到發青,他怒極反笑的說。「血腥精靈,你未免管的也太多了,我和鳳凰的事還不勞你費心吧。」

「哼,南宮罪是我朋友,他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怎麼可以眼睜睜看著鳳凰被你這隻禽獸給吃乾抹淨。」我冷哼一聲,拔出我的黑刀,很滿意的看到梵變了臉色,我更撂下重話。「要打,廢話少說,就來吧!」

梵臉色難看的看著我,又故意瞄了旁邊的南宮罪。「想二打一是嗎?」

我冷冷的回應。「少找藉口,你明知道南宮罪不會出手。」

「這,可難說!」梵惡意的答,收起劍。「我可沒興趣被兩個人圍毆!」

我不再說話,只是冷冷的望著梵,畢竟我也不是真的想和他當街打起來,由其還是搶女人這種理由……

梵轉身離去之前,用冰冷的視線射向我。「血腥精靈,總有一天,我會跟你要回所有的債。」

我眉一挑。「我等你。」

唉,這趟拜訪南宮罪之旅讓我多了個美眉追求者,再加上惹了一個有勢力的敵人……要是南宮罪還不肯加入我的話,就算是朋友我也一定把他剁成肉醬,想到這,我危險的表情望向了南宮罪,他則是繼續保持他帶點疑惑的無辜表情看著我。「南宮罪,加不加入我?」我揪著他的領子。

「啊?」


南宮罪的家裡……
「原來如此,是為了獎品領地的事啊!」南宮罪微笑著。「你們的城決定叫什麼名字呢?」

我吸著我的珍珠奶茶,然後愣住。「……城的名字?」

「怎麼?你們還沒有決定嗎?」南宮罪略略吃驚。

我偏著頭想,說不定其他人已經決定好了,只是忘記告訴我?「等等我問一下。」

「阿狼大哥,我們的城有沒有名字啊?」

「……唉呀,忘記要取名字了,王子你是領主,你想一個吧!」阿狼大哥不負責任的聲音傳來。「取好了順便去跟城裡的土地管理處登記一下,就這樣了。」

怎麼這樣……我皺起眉頭。「他們叫我自己取耶!不然南宮罪你幫我取好了。」

「……這個重責大任還是你這個領主自己想比較好吧!」

我東想西思,搖頭晃腦,捶胸頓足……最後趴在地上哭泣,嗚~我想不出來啦!我哀求的淚眼光波射向南宮罪………

「……不然叫無垠城好了,代表有無垠的未來。」南宮罪略一思考,說出了這個名字。

「好名字!」我感動的衝上前握住南宮罪的雙手,用無比感動的眼神和撒嬌的語氣。「既然你已經幫無垠城開了個頭,那你可不能半途逃跑喔!一定要加入我們,好不好?罪~~」

「……我想應該可以加入,我是沒有問題,而且我們隊裡的鳳凰都跟定你了,鳳凰她姐姐也一定會跟過去,她姐姐的老公是我們隊的祭司,她姐姐的老公的弟弟是我們隊的盜賊,剩下那一個人應該就會跟過去了。」

「……那就這麼決定了,我、我還有別的人要找,拜託你們去無垠城找我隊友了。」我的笑容早就僵在臉上,罪剛剛的意思不就是說,要是我辜負鳳凰的話,那她姐姐、姐夫和小舅子肯定會來追殺我嗎?唉,未來的日子要怎麼過啊?我考慮叫居設計個密室讓我躲了。

「嗯!沒問題。」

「謝嚕,罪。」我開心的笑,又完成一個任務了。

南宮罪朝我胸口捶了一拳。「別客氣,朋友嘛!走,去登錄你們的城名,然後再去喝一杯。」

我傻傻的笑……我真的會喝酒嗎?


「這是我團裡的唯一盜賊,空空。」南宮罪這麼介紹著他招來的喝酒同夥,瘦小的盜賊空空。

「你好,我是王子。」我禮貌的問好。

「可別看空空這麼瘦小,他喝起酒來可是千杯不醉,你要小心點了,王子。」南宮罪哈哈大笑著。

我也跟著南宮罪哈哈大笑……心底卻是無奈啊!我從來都沒喝過酒耶,天啊!第一次喝酒就要跟兩個男人拼酒?未免也太為難我了吧!嗚~不管了,事情會變成怎樣都不關我的事了啦!

「讓我們先敬王子成功獲得冠軍一杯,乾杯!」南宮罪大喊著。

「乾杯!」空空也舉杯高喊。

「乾!」我只好也這麼說,說完,我看了杯中物三秒鐘,牙一咬,咕嚕嚕的把整杯酒灌進嘴裡……好辣!我噙著眼淚,難道等等就是要猛灌這種東西嗎?不會吧?我欲哭無淚……

過了三小時。
「再來一杯!」我搖搖晃晃的拿著酒杯,大聲的吼著。

「呃……不行了,王子你真的太強了,別再喝了。」空空軟趴趴的倒在桌子上叫著。「再喝下去要出人命了。」

「哈哈哈哈哈,喝不贏我吧!」我狂妄的笑著,身子卻東搖西晃。「你還號稱千、千杯不醉呢!」

「你、你是萬杯不醉啊,王子。」昏睡已久的南宮罪突然醒來冒出這句話,他揉著太陽穴。「不要再喝了,我們回去吧!」

「喔……」我有些不滿的答。

三個人搖搖晃晃的走在灑滿柔和月光的街道上,淡淡的愁意圍繞我心,禁不住,我就是有了拔刀發洩的衝動,沒多想,拔出黑刀,我發狂似的狂揮亂砍,東跳西躍,大吼大叫著……終於瘋到累了,我站立著喘口氣,腦中開始回憶我到目前為止所使過的招式,終於,我開始舞著,把招式像是跳舞般行雲流水的使出,在冰清的月光襯托下,只聽見黑刀愉悅的呼嘯聲,我更覺痛快,不自覺傲笑起來,月光、刀鋒、飛梭的纖細身影,還有精靈特有的狂傲卻不粗野的笑聲,交織而成一章絕美的樂曲迴繞在古典的月城。「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狂笑著。

「好!好個狂傲的刀客。」南宮罪豪氣萬分的大吼。「讓我會你一會,王子!」說完,拔出劍,一個跳躍到了我面前,刀劍馬上交鋒,鏗然聲如澎湃的樂曲般響起。

「我也來。」空空忍不住也拔出匕首,風般的衝進戰圈。

我一個踢腿踢向空空,刀則繼續擋著南宮罪的劍,接著一個翻身躲過他們的圍攻……三個人就像頑童在街上嬉鬧般,不停東躲西閃,時不時給對方一刀一劍,就這樣玩得不亦樂乎……直到回到南宮罪家門前,我向南宮罪揮手再會後,我望著滿天星光,有種想走到世界盡頭的欲望!我不禁動腿走向未知的街道……

上篇:03-1:最後的勝利者     下篇:03-3:全體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