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3-3:全體集合  
   
03-3:全體集合

「真是的,王子從幾天前就不回話了。」小龍女抱怨著。

「你也知道他粗心的很,大概沒注意到吧!」醜狼漫不經心的說。「機關弄得怎麼樣了?」

「圍了四分之ㄧ而已,這領地實在太大了。」小龍女皺著眉。

醜狼轉向老婆。「羽憐,經費還夠嗎?」

羽憐也是眉頭深鎖。「根據居所提出的藍圖,只利用大會發的獎金是一定不夠建完的,我打算先建一半,然後開放城市,利用稅收來繼續建設。」

「不然叫居調整一下不行嗎?」醜狼有些擔憂的問。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認為如果要長遠經營這個城,甚至是把這個城當作是中央大陸的最大中心都市的話,居的藍圖是再完美不過的。」羽憐的眼神放出光芒。「我認為現在辛苦一點,將來絕對不會後悔的。」

「你說得也是,還是你想得比較遠。」醜狼深情溫柔的看著心愛的妻子。

「狼……」羽憐嬌羞萬分的嬌喊,兩人陷入深情對望中……

「……我去看娃娃和居怎麼樣了!」小龍女訕訕然走開。

小龍女走出只具雛形的建築物,走向正努力指揮骷髏建牆的娃娃,還有監督剩餘的NPC工人和玩家的居。「情況怎麼樣了?順利嗎?」

「有點落後。」居不太滿意的回答。「唉……不過也沒辦法,經費實在不足,請不了更多工人,要不是有娃娃的骷髏,恐怕要建幾個月了。」

「唉……如果王子趕快找人回來就好了,多少可以幫上忙。」小龍女坐下來,手托著下巴煩惱。

娃娃突然狂奔過來,臉上充滿著高興的表情。「邪靈哥哥來了,暗黑邪皇隊的哥哥姐姐們都來了。」

邪靈照往常帶領著暗黑邪皇隊走來,在居和小龍女面前停住。

「你來啦。」居挑著眉,似乎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見邪靈。

「王子呢?」邪靈皺著眉。

「還沒回來!」居悶悶不樂的回答。

「還在南宮罪那邊?」邪靈的青筋暴露。「你都沒管?」

「王子可不是我的囚犯,我要拿什麼管?」居滿嘴諷刺的語氣。「而且我們也真的需要南宮罪。」話雖如此,但邪靈還是死瞪著居。

娃娃則是高興的拉起一旁臉臭到要命的明皇和無情的手。「太好了,娃娃很想哥哥姐姐呢!明皇哥哥和無情哥哥有沒有想我啊?」

風無情原本不滿的表情緩和了下來,他摸了摸娃娃的頭,對她笑著。「有啊,很想你呢!只是不太想見到某人。」他講某人時,特別瞪著某故作無辜的女盜賊。

而明皇的不滿表情也開始變得有些彆扭,再迎上娃娃清澈無辜的大眼,他馬上
棄械投降。「有啦,有想你啦。」他帶著不情願的語氣說。

「偷香哥哥,黑百合姐姐。」娃娃在兩個人笑嘻嘻的臉頰上各送上一個吻。

這時,醜狼和羽憐也從臨時總部踏了出來,高興的迎向暗黑邪皇隊。「你們來了,真是太好了,我原本還很擔心你們會不會不願意來幫我們呢!」醜狼伸手握住了邪靈的手。

「我們才不會那麼沒風度,只要是正大光明決鬥輸的,我們絕不會有怨言。」風無情輕搖著扇子,一派君子風度的說……那到底是誰喝醉後說要殺了非常隊全隊,尤其是小龍女?暗黑邪皇隊無奈的看著風無情。

「總之,非常感謝你們肯來幫我們,這大大減輕了我們的負擔。」醜狼裂著嘴笑。

羽憐略皺著眉喃喃自語。「但是這樣人還是太少了,不知道王子到底能不能拉回玫瑰小隊和南宮罪。」

「當然能!」一聲吼聲從尚未建好的城門傳來,引得非常隊和暗黑邪皇隊抬頭望去,一陣煙霧伴著馬蹄聲疾奔而來,領頭的赫然是南宮罪,他騎到非常隊面前,猛然停下馬,跳下馬身,他身後的一百五十多名夥伴們也跟著跳下馬背。「王子還沒回來?」

「還沒……」兩隊愣愣的看著一百五十個人和一百五十匹馬的陣勢,異口同聲的回答。

「嗯,那只好等他回來後,再介紹領主給我的夥伴們知道,現在我先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冒險團─劍無罪冒險團,團裡幾乎都是戰士,只有幾名祭司和法師。是個攻擊力非常強的冒險團。」南宮罪難掩自豪的看著自己辛苦經營的冒險團。

「冒險團耶!」小龍女滿眼感動的看著陣容堅強的劍無罪冒險團。「我就知道王子他的狗屎運和人緣不是普通的強,連冒險團都拉來了。」非常隊和暗黑邪皇隊都不自覺的點著頭,王子真不是普通的人緣強。

南宮罪聞言,只是略略一笑。「我來,只是因為王子真的令人敬佩,不管是對待朋友還是身手,都令我和我的冒險團敬佩不已,我們都很高興能加入無垠城。」

「無垠城…?」醜狼微微一楞。

「嗯?王子還沒告訴你們嗎?無垠城是我幫他取的城名,已經登錄好了。」南宮罪有些奇怪的問。

「無垠城!想不到最後知道城名的居然是擁有城的我們,王子到底跑到哪裡去玩啦?」小龍女抓狂的說。

羽憐揉著太陽穴說。「該不會是不敢去找玫瑰小隊,又怕我們罵他,所以乾脆就鬧失蹤了?」

「應該不致於吧,他不是早就習慣被我們罵了嗎?」醜狼有點憂心的說。「該不會是被玫瑰小隊拒絕了,所以傷心的躲起來了?」

「該不會又迷路,掉到斷崖下面去了吧!」居臉色蒼白的說,說完連邪靈都面露擔心。

「什麼?真的掉到斷崖下面去了嗎?」南宮罪身邊的浴冰鳳凰聽完,臉色大變,擔憂的直問。

「你是誰?」居和邪靈一齊轉頭看向鳳凰,眼睛都危險的瞇了起來。

不等鳳凰回答,一個盜賊模樣的人突然開口說話。「王子怎麼可能會做出掉到斷崖下這種蠢事出來。」

「你又是誰?」居和邪靈又是四道危險的眼波光線射了過去。

南宮罪馬上開口介紹。「這是我團裡的魔法師浴冰鳳凰,另外這是盜賊空空,空空曾經和王子,還有我一起喝過酒。還有鳳凰的姐姐白鳥麗人,是我團裡的最強的女戰士和副團長,她的老公窗外是團裡的祭司。」

「聽起來,王子怎麼像是個糊塗的人?」白鳥麗人略帶不滿的說,她可不希望妹妹鳳凰又喜歡上一個怪人,她不滿的轉向空空。「空空,是你說王子是個強者,狂傲又身手不凡,但是對待女人卻是個十足十的紳士,而對朋友則是豪氣干雲,也是個十足十的男子漢,我才對加入無垠城不持異議的,現在聽他們說起來,怎麼好像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空空連忙反駁道。「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這麼說王子,但是我是親眼看到的,王子的的確確就是我說的那樣,我可是和他一起喝過酒,又親自交過手的。他姿態狂傲,身手又強到讓我和南宮團長都打敗不了;但是對待女孩卻永遠都是一張溫柔的笑臉,這可以問鳳凰啊;對朋友,那天戰鬥場上你們也都看見啦,他不是跑去救了還是敵人的團長?」

「是這樣嗎?」白鳥麗人懷疑的看向非常隊一行人。

「沒錯,王子的確就是你們說的那樣,我們剛剛只是在開點玩笑,放鬆氣氛而已,千萬別放在心上。」醜狼一臉嚴肅的回答,他可沒說謊,總的來說,王子的確是跟他們形容的一樣,至於其他的部分,他們也沒問……就不要提了吧!

「南宮,真的是這樣嗎?」白鳥麗人一臉嚴肅的看著南宮罪。

南宮罪點了點頭。「嗯,而且他雖然看起來狂傲,但是其實還蠻隨和的,是個好相處的人。」南宮罪遲疑了一會,應該是這樣吧?雖然王子有時候會有些怪動作!這個應該不用說才對……

白鳥麗人的臉緩和下來,她一臉抱歉的看向非常隊。「真是抱歉,懷疑你們的領主,只是這攸關著整個劍無罪冒險團,不得不認真一點。」還有攸關她那令人擔心的妹妹的終身幸福啊,鳳凰總是愛上不該愛的人,令她憂心忡忡…看來這次總算是愛對了人,她不由得心頭一鬆。

「哪裡,這是應該的。」醜狼昧著良心回答。

「我們什麼時候可以看到領主呢?」白鳥麗人問。

「這個嘛,領主他正在四處奔走,只希望能為無垠城多添一點生力軍,恐怕要再等一等,才能夠介紹他給大家認識了。」羽憐表面不疾不徐的回答。私底下,馬上打開隊伍頻道咬牙切齒的說。「趕快密王子,沒密到不要停,要是王子迷迷糊糊的樣子被他們看到了,我們恐怕就要失去一支好不容易得來的冒險團了。」

……説的也是,非常隊一想到王子咬著食指偏著頭的糊塗模樣,要是被劍無罪的人看見了,那事情可就糟糕了,一想到這,馬上各自狂密狂喊王子。

「原來如此,真是辛苦領主了。」白鳥麗人理解的點了點頭。

「那我們先來研究一下,如何安置各位,還有安排幹部的問題。」醜狼提出。

「嗯,沒問題。」白鳥麗人豪爽的回答。

一行人正打算走進臨時總部時,娃娃突然瞄見城門旁有著非常眼熟的人,娃娃大喊出。「咦!是玫瑰姐姐她們。」

非常隊回頭一看,果然是玫瑰小隊一行人正在城門旁猶豫著,一見非常隊發現了他們,都是神情略帶尷尬。

醜狼馬上走向玫瑰小隊。「太好了,王子找到你們了。」

「王子?」斷劍聞言有些愣住。

「不是王子去找你們來無垠城幫忙的嗎?」醜狼臉色大變,疑惑的反問。

玫瑰小隊面面相覷,最後玫瑰遲疑的開口說。「我們沒有看見王子啊,只是聽說你們得了冠軍,就想過來為上次的事道歉,順便看看你們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

「原來如此,那王子到底跑到哪裡去了……」醜狼有點頭疼的說,但是想到後面還有劍無罪冒險團,他馬上再度開口大聲說。「看來王子是還來不及找你們,你們就自己先來了,真是太好了,我們非常需要玫瑰小隊的幫忙!」

「但是,上次我遷怒於王子,實在是非常對不起。」斷劍滿臉的愧疚。「其實那一點也不是他的錯。」

「還有我不該強逼王子,還……吻了他。」玫瑰滿臉通紅的低下頭。

晴天從小強寬闊的身體後面探出頭來,她的眼裡充滿著眼淚。「全部都是我的錯,我不該總是用不好方法來追王子,我真的知道錯了,以後不敢了。」

羽憐溫柔的揉著晴天的頭,將她擁進懷裡,晴天馬上抽抽搭搭的開始哭泣。「別擔心,王子一點都不怪你們,他一直都很想跟你們和好。等他回來,一定會非常高興看到你們的。」

一聽到羽憐溫柔的說明,玫瑰小隊明顯鬆了一口氣,人人臉上終於露出笑容。

「玫瑰、晴天你們還是喜歡王子嗎?」小龍女略帶擔憂的問,這兩個人實在為了王子受了太多苦,連她都有點為她們不捨了。

玫瑰小隊的人突然都露出曖昧的表情看向玫瑰,而玫瑰只是嬌羞的低下頭,一旁的斷劍則是笑著摟住了玫瑰的肩。「玫瑰已經是我老婆了,當然不再喜歡王子了。」

「這可說不一定喔!」補血專用笑嘻嘻的吐著斷劍的槽,引來斷劍一陣白眼。

「我不會放棄王子的。」晴天突然掛著兩行淚從羽憐懷中跳出來,大聲喊道,嚇到所有人。「我知道我以前的方法是不好的,現在我改進了,我一定會用我的耐心和深深的愛意來感動他。」

「你也喜歡王子?」聞言,浴冰鳳凰氣急敗壞從後面跳了出來。

晴天望向了鳳凰,滿臉懷疑的問。「你說也?難道你也喜歡王子……?」

「沒錯,而且我也絕對不會放棄。」鳳凰堅定的一字一句唸,說完,晴天和鳳凰之間的閃電馬上霹靂啪啦的交會起來……

居冰寒無比的說。「王子,是我的!」

正當所有人愣愣地咀嚼著居的這句話時,邪靈早就恨恨的直瞪著居。「胡說,王子是我的!」又是另外一道閃電交會……

……所有人張著嘴看著兩個男人為另外一個男人爭風吃醋,除了非常隊和暗黑邪皇隊是早就了然在心的表情,明皇更是癟著嘴不甘心的瞪著哥哥邪靈。

「王子他、他是個……?」白鳥麗人看著已經臉色發白的妹妹鳳凰,氣急敗壞的質問非常隊的人。

「王子絕對不是個同性戀!」小龍女一臉嚴肅的保證,她說的是實話喔!「只是他實在太過俊美,連男人都不想放過他而已。」太好玩了,小龍女心裡暗笑著,她不禁期待著王子回來看見這一團混亂的時候,嘿嘿嘿!

鳳凰和晴天都鬆了一口氣,然後瞪著兩個同性戀的男人異口同聲的說。「我警告你們,不要帶壞了王子!他是我的。」然後又開始互瞪。

「是我的才對。」兩個男人大吼完,也加入瞪人的行列。

「不錯嘛~剛好可以湊一桌麻將,還有相同的話題可以聊呢。」小龍女一旁涼涼的說。

……

上篇:03-2:無垠城     下篇:03-4:晶和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