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3-4:晶和雲  
   
03-4:晶和雲

一睜開眼,我不禁驚嘆。「好藍的天空喔。」

我就這麼懶懶的躺了好一會,欣賞眼前的一片蔚藍,最後不情願的爬起來,我東張西望,然後迷惑的咬著食指說。「這裡到底是哪裡啊?」

喔,有海鷗耶,我驚喜的看著整群的海鷗飛過;咦?那是船帆嗎?我第一次看見,好大的船帆喔;我腳下這個好像叫甲板?我呆呆的走到船邊往外看,好藍的海,還有帶著鹹味的海風吹了過來,呵呵,好舒服喔,我傻笑了十秒鐘……等一下!我左看又右看,天啊,周圍都是藍藍的海,親愛的土地怎麼不見啦!我為什麼會在船上?我是要去哪裡啊?

別著急,別著急,我試著冷靜下來,一定是有什麼原因,所以我才會在這裡,回想一下,我記得我跟南宮罪還有空空喝了酒,酒很辣、很難喝……然後呢?我抱頭狂想,但是,就是想不起來,接下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突然我眼角瞄到有人,我趕忙衝了過去,拉住此人的手臂不放。「這位大哥,請問一下,這艘船到底是要去哪邊啊?」我苦著張臉問。

「這艘海洋之星,是從中央大陸航向東方大陸的船隻,怎麼你不知道嗎?」水手模樣的男子一臉疑問的回答我。

東方大陸?我茫茫然。「東方大陸,怎麼第二生命還有這麼多大陸喔?」

「……這個世界一共有五塊大陸,東西南北中,這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識吧!」水手用看怪物的眼神看著我。

是這樣子喔?「那我之前都在哪邊啊?」

「照這艘船的航向,你應該是中央大陸來的吧?」

我摸著後腦杓傻笑。「說的也對喔!」

「那我要怎麼回中央大陸啊?」雖然坐船挺有趣的,但是,要是不快點去找玫瑰小隊的話,那我一定會被非常隊的隊友們罵死的。

「等你到了東方大陸再坐船回去吧。」

「那要多久才會到東大陸啊?」

「還要五天吧!不跟你聊天了,我得去工作了。」說完,水手邊走開邊喃喃自語著。「真是個怪人,船費這麼貴,居然還沒坐到東大陸就又要回去了…」

晴天霹靂!「五天,來回要十天?」我欲哭無淚,這次不被罵死才怪。

我嘆氣。「先跟隊友們說吧!」

「大家,我有事要說……」怎麼沒回應?

「呼叫非常隊、呼叫非常隊…」還是沒回應?不可能啊,現在這個時間應該會有人在才對啊?我神色慌張,趕忙又把水手大哥拉回來。「大哥~為什麼我密不到隊伍裡的人啊?」

水手硬被拉回來,無奈的問。「你的隊友在哪裡?」

「在中央大陸。」我乖乖的回答。

「身在不同大陸的人無法使用密語交談,包括隊伍頻道。若是在海上,則只能跟船上的人密語了。」

我吃驚的張大了嘴。「這次糗大了。」

無可奈何,我只好呆呆的待在船上,剛開始還能看看海和藍天,後來簡直是無聊到要發瘋了,水手大哥跟我說,現在是淡季,很少人坐船,更別說是凌晨開的尾班船了,所以船上只有我是玩家,嗚嗚嗚!

我前滾翻、後滾翻、側翻……好無聊啊啊啊,天呀,我到底要幹什麼啊?連NPC的水手大哥都被我煩到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都沒有人可以跟我說話,我哀怨把頭埋進雙膝間,紅了眼框。「嗚,小龍女、阿狼大哥、居、娃娃、還有羽憐大嫂,我好想你們喔,嗚!」我現在才知道,沒有非常隊的大家,我有多麼的孤單。

「媽媽為什麼哭哭?」一個稚嫩的聲音從包裹裡傳出來。

我一楞,連忙打開包裹。「肉~包~子!」

我掏出肉包子,緊緊抱在懷裡,順帶狂親狂捏狂磨蹭它。「我都忘記還有你了。」

「媽媽,肉包包痛痛。」在我的大手肆虐之下,肉包包的包子皮都被捏紅了,照例,怕痛的肉包子馬上掉出超大顆的眼淚。

呃!糟糕了。我趕忙好聲好氣的安慰肉包子,可是成效有限,肉包子還是發展出了兩道水龍頭……呃!糟糕了,恐怕我要成為第一個試驗NPC的船到底會不會沉的玩家了。我捧著肉包,偏著頭思考,嗯,情況應該沒那麼糟,至少我會游狗爬式。


「既然領主還在外面奔波,這城還是不能不管,我們就先排好每個人的職位,若王子回來不滿意的話,可以再更動。」醜狼看著底下眾人,雖然不知道王子到底是跑到哪裡去了,但是還是得先安頓眾人啊!只希望,不會有人不服氣才好,想到這,醜狼不禁嘆氣,到底王子是失蹤到哪去了?

「那就這麼做吧。」南宮罪平靜的說。

「由於我不明白你們的專長在哪,所以我先安排我知道的人才,如有漏掉,就麻煩各隊在補報了。」醜狼認真的點著名。「南宮罪、斷劍、邪靈和我在軍事部門,羽憐在財政部門,居在民生建設方面,小龍女在建設方面專司城周圍的機關,娃娃和小龍女在外交部門。」

南宮罪淡淡一笑。「我想我只能負責操練部隊吧,對於政策決定或是戰術方面,我一向都是交給白鳥去做的,她是這方面的高手。」

白鳥麗人眉一挑。「能帶兵上戰場的人才和能運籌帷幄、決策千里之外的人才可不一定相同,軍事不如再分成決策和帶兵兩方面,也就是有將軍和參謀之分,這樣會更清楚明白。」

醜狼沉思一會。「你說的有道理,那麼就這樣做吧。南宮、斷劍、邪靈各為三大將軍,白鳥和我就當左右參謀吧。這樣軍事還有疑問嗎?」

眼見眾人沒有意見,醜狼接著說。「財政方面,除了我隊的羽憐以外,我實在不知道還有誰是人才,就請問各隊裡有無這方面的高手?」

「我隊推舉玫瑰。」玫瑰小隊都笑嘻嘻的看向玫瑰,斷劍更補充。「玫瑰可不是普通的高手,簡直是理財女神啊!」

「我想入財政部門,我也不是普通的管錢高手喔。」鳳凰帶著自信的笑,而劍無罪的人也是狂點著頭。

醜狼高興的點著頭。「太好了,那財政方面就不用讓羽憐一個人獨挑大樑了。」

「接下來,民生建設方面除了居和小龍女外,我希望盜賊都能去幫小龍女設機關,畢竟這塊領地實在太大,光靠小龍女恐怕沒辦法。」醜狼看了看在場的盜賊們,偷香公子、空空都對他點了點頭。

「有人對城的設計或監督工程有專才的嗎?」醜狼皺著眉問。

晴天嘟著嘴,不甘願的說。「我啦,可是人家不想跟他一起。」她死死的瞪住居。

斷劍嚴厲的說。「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晴天你不能混為一談。」

「對不起啦,我會好好幫居的,那我進民生部門吧。」晴天帶著歉疚的神情說。

「那就剩下外交了,有人要去幫娃娃和羽憐的嗎?」醜狼問。

小龍女帶著笑回答。「我推薦風無情。」

風無情哼了一聲。「我為什麼要去外交部門?尤其那媮晹釦A在。」

「哎呀,難道,堂堂風無情大俠居然公私不分嗎?放著自己咬文嚼字的功力不用,放著發黴啊?」小龍女極致諷刺的語氣。「還是,怕業績拼不過我,所以索性不敢加入啦?」

風無情恨得牙癢癢。「我會輸給你?我就加入外交部門,看看誰才是真正的外交高手。」

這回合,小龍女勝!眾人想著。

「那麼先這麼安排吧!」醜狼滿意的寫好人員安排表。「接下來,要談談劍無罪冒險團的事,雖然目前有官方在保護城,但是不久後,我們就得自己扛下這個責任,而大家都知道,對我們城虎視眈眈的人多如牛毛,所以我們要趕快壯大冒險團的人員,還有確定管理方面的事。」

醜狼直視著南宮罪的眼。「我就直接了當的說吧,一城不能有二主,而我們的軍事幾乎都仰賴劍無罪冒險團,南宮,你確定你肯讓自己的冒險團服膺王子,你肯居於王子之下?」

南宮罪堅定的目光直射向醜狼,他一字一字的說。「如果王子在這,我可以在所有劍無罪冒險團的人面前,向他下跪以示忠誠。」

「我不是一個真正的好首領,我早已知道,我不具備真正的王者傲氣。」南宮罪緩緩的敘述著。「與其讓劍無罪在我手下當個普普通通的冒險團,我寧願找個比我更好的領袖來帶領他們。而現在,我找到了。」

「王子這個人啊,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覺得他傲笑著的模樣看起來,讓人覺得非常舒服。」斷劍笑著。「我非常想看到,他站在城牆上不可一世、狂傲的笑著。」

勒苟拉斯冷冷的說。「是嗎?我倒是覺得王子這個人有點傻氣……只要是朋友,就馬上推心置腹,連命都可以不要了。」說到後言,勒苟拉斯卻帶著微笑。

「他舞起刀來,那才叫賞心悅目呢。」空空搖頭讚嘆著。

風無情訕訕然說著。「雖然之前跟他有點過節,不過他身手的確不錯。」

「好啦,大家別再繼續誇獎王子了,不然我看他連不在這,屁股都會驕傲的翹起來啦。」小龍女打斷大家的讚美聲,唉!她頭疼的想,王子要是不裝像樣點的模樣回來,事情恐怕會很大條。

醜狼也哭笑不得。「總之,在王子回來前,我們先讓無垠城上軌道吧!」

「沒問題!」眾人信心滿滿,準備在狂傲、強大、又講義氣的領主面前大展身手……


我趴在地上努力擦、擦、擦地板,嗚嗚嗚。

「我怎麼知道船票那麼貴,居然要五千水晶幣零三塊金幣,人家身上也只有五千水晶幣零三塊金幣又十個銅幣啊,我哪知道錢會不夠付晚餐,居然要我這個船上唯一的玩家來擦地板抵債,太沒天良了啊。」我邊擦邊碎碎念。「唉唷,肉包子你怎麼沒有長手臂啊,不然就可以幫我擦地板了。」

乖乖坐在我頭上的肉包子,從剛剛開始,就完全不知道我在唸什麼,只好一直回答。「喔,媽媽。」

擦著、擦著……等等,沒錢?那回去的船票,好像也是要買?糟‧糕‧了!

我身子軟了一半,五千水晶幣耶,那是我從遊戲開始一直存到現在的,雖然有些錢貢獻給隊伍了,但是要賺到五千水晶幣,還是要很多時間的……怎麼辦?那我豈不是很久都回不去了,又密不到隊友,他們會擔心我的。

「喂,東方大陸到了喔。」水手大哥大喊著。

我茫茫然看著水手大哥。「大哥,船票除了用買的,還有其他辦法弄到嗎?」

「沒有!」

我茫茫然被趕下了船,茫茫然站在陌生的港口,只有周圍的驚艷目光同樣熟悉,看來我這張臉在東方大陸一樣吃得開,難道要我去賣身湊錢嗎?

「咕嚕嚕…」肚子好餓,我想吃飯。我抱著肚子,想到身上連一個銅幣都沒有,就全身無力,我看我在賣身之前就會先餓死了啦!

禁不住肚子的再三哀號,我決定。「打獵去!」但是,森林在哪邊……

經過再三思量,我想有樹的地方應該就是森林了,餓到快變成屍體的我,迫不及待的往森林衝去,果然看見了可愛的不得了的狼兒們……

「肉包子,沒有肉包給你吃,勉強吃點狼肉吧!」我邊狼吞虎嚥著狼肉,一邊往肉包子的小嘴塞肉。

肉包子噙著眼淚,不情願的嚼著狼肉。「難吃,媽媽。」

「是嗎?我覺得很好吃啊!」快餓死的時候,什麼都好吃,我心滿意足啃完硬梆梆的狼肉,舒舒服服撫著肚子躺在湖畔的草地上。

到底要怎麼樣連絡隊友們呢?我有點煩腦的想,可惜又沒有小龍女可以幫我解答,這時才發現她原來是很有用的……「終於得完全靠自己了嗎?」我有點感傷的說。

我看著天空的浮雲,有些發楞,有些孤單,有些不知所措,閉上雙眼,喃喃自語。「我不喜歡離開大家的感覺。」

睜開眼睛。「我要回去!」我跳起,朝天大吼著。

「要坐船了嗎?媽媽。」肉包子高興的問。

「……嗯,等我賺到五千水晶幣就可以坐了。」首先,先去打怪賺錢,至於賣身……逼不得已再說吧!

去打強一點的怪吧,賺錢也快些,我掏掏包裹,裡面還有些治療藥水,我放心的開始往森林深處走去,隨著周圍越來越陰暗,我的左手也警戒的放在刀上撫著,以便隨時拔刀。

有動靜!我停下腳步,看著前方已沒有樹叢的一片荒野,不出意料外,發現許多怪的身影,我微笑,拔出黑刀,看來離歸隊不遠了。

第二天…
我一個迴旋連續劈掉兩隻怪,然後收刀。「這是第幾隻怪了?」

「第五百零五隻。」肉包子盡責的回答。

我呼了口氣。「多少金幣了?」

肉包子轉著白胖胖的身體,努力的鑽進包裹裡,好一會,白胖胖的身體又鑽了出來。「一百三十五個金幣幣,媽媽。」

「嗯,我已經習慣了東方大陸的怪物型態了,而且也有錢買治療藥水和魔力藥水,應該可以再深入一點。」我看向遠方陡峭的山谷思索著,去那裡找更高等的怪吧?高等怪掉寶機率比較高,如果打到幾樣好寶物,說不定就能馬上回去了。

「好,肉包子準備好喔,等等放出香味散發後,我們可能會遇到BOSS喔!」我志氣高昂。

「肉包包好了!」肉包子小臉上充滿稚氣的堅決,好可愛!

我把肉包子放在我頭上後,開始邁步走向未知的山谷,越走周圍就越黑暗,還不時傳來陣陣的陰風……好冷,我冷得牙齒打顫,不得已只好從包裹挖出許久未用的斗篷穿上,暖和後,我繼續往目的地前進。

「救命啊……」一聲呼救聲突然傳來,我愣了半響,然後拔腿開跑去救人。

ㄧ衝到現場,我就看見一個被約莫五、六隻火焰骷髏追的女孩……奇怪,這畫面怎麼好像有點眼熟?我停下來思考,難道又是一個被自己骷髏嚇到的死靈法師?

「晶,撐著點,我喝點水就去救你。」一個男聲從女孩背後傳來。

女孩哀號著。「快點啦,雲,我會死耶。」

晶?雲?這兩個名字怎麼好像有點耳熟?我再度思考中……

這時,女孩似乎看見我了,她對我喊著。「救命啊,拜託幫忙打骷髏。」

女孩的那張臉是,綠晶……我現實裡的死黨,我的天啊,雲?難道是古雲非?我抬頭朝後面的男子看去,果然沒錯!真的是雲,我驚訝到愣在當場,原來晶和雲在東方大陸啊,還剛好被我碰到,我果然不是普通的「好運」。

「拜託你,救救我好嗎?」綠晶眼角含淚,一脈柔弱女子的表情衝到我面前。

「喔。」我有點呆的回答完,一把把晶拉到我身後,抽出黑刀,一個低身砍斷了為首骷髏的雙腳,接著對上第二隻,我直劈將它分成兩段,這時才回頭砍碎第一隻的腦袋……對付火焰骷髏這種怪物,我早被娃娃訓練到幾乎是反射性動作來打了,三下兩下就解決了一隻骷髏,在雲跑過來救援之前,我輕輕鬆鬆的解決完了五隻火焰骷髏。

「哇塞,真強。」雲目瞪口呆的看著我。

「……」我該答話嗎?會不會被他們發現我是風藍啊?我有點猶疑。

「你真的好強喔,不像我們兩個好弱呀…」晶露出有點哀怨的神情,還嘆了口氣。

「……」晶,你把你那騙死人不償命的柔弱樣收起來吧,這招對我,也就是你的死黨風藍,是絕對沒效的啦!我嘿嘿的笑著,對於死黨晶,我是再了解不過的,雖然,晶外表看起來是個楚楚可憐的林黛玉,但是……實際上,卻是個踢遍天下無敵腳的跆拳道高手。

雲這時也幽幽嘆了口氣。「都怪我這個『朋友』等級太低,居然沒辦法保護你。」

「別這麼說,雲,你肯帶我練功,我已經很感激了。」晶滿懷「感激」的看向雲。「唉,真希望有個高手能帶我們練功。」

「可惜,高手怎麼可能會肯帶素昧平生的我們呢?」雲的眼神黯淡。

「……」

晶又略帶害羞狀的看著我。「這位『高手』大哥,感謝您的救命之恩,我叫做綠晶,這是我的『朋友』雲非,請問大哥貴姓大名呢?」

「……」被晶撒嬌,我還真是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她要是對誰撒嬌,此人的下場總是好比被吞掉還不吐骨頭那麼慘。

看我許久不回答,晶的眼裡馬上霧濛濛。「難道,大哥連名字都不願意告訴晶嗎?」

怎麼辦?我心慌意亂的想,要說我是王子?但是,雲對王子好像很熟悉,他八成比我自己還早知道我是在中央大陸,我要怎麼解釋我出現在東方大陸的原因,尤其是,這個原因連我都不知道!

「晶,既然大哥不願意告知我們名字,是看不上我們這兩個小角色了,你也不要再勉強大哥了!」雲義憤填膺的說。

那就不要叫我大哥……我無奈的想。

「可是,唉!我以為我們真的可以有一個武功高強、豪氣干雲、義薄雲天的大哥,然後大哥和我就……」晶原本滿臉的崇拜和臉紅,突然變成了無比的失望和略帶哽咽的嗓音。「既然…既然大哥如此的看不起晶,那、那…」

「晶,你也別失望,我相信大哥他不是有意的,他一定是有事在身,不然怎麼忍心捨下我們……尤其是你這個可愛的『美眉』呢!」雲說著,而一旁的晶還不忘做出嬌嫩柔弱的小女人樣。

我滴著冷汗,終於明白他們想做什麼了,原來,是想要用美人計來讓我這個『高手大哥』肯帶他們練功啊!

基於死黨的交情,照理說,我應該要帶他們練功,可是,現在情況特殊,我不但怕被他們發現我是風藍,也怕被他們知道我是王子,這到底要怎麼帶?我滿懷無奈的嘆氣。

「大哥為何嘆氣?」晶關心的問。

我看向晶關心的眼神,雖然不知道她現在到底是真關心還是裝的,但是,還是有點感動……算了,就帶帶他們吧!畢竟從玩第二生命以來,我從沒有關心過他們,而他們也沒有怨懟過我,如果再拒絕的話,我恐怕真的會良心不安了。

心意一決,我咳了兩聲,裝出一副『高手大哥』的模樣。「莫問吾名,莫管吾事,隨吾走吧!」

「哇…還真是一個高人啊!」我拉尖耳朵,聽到雲自言自語著。

我走著,突然想起,我還不知道他們的職業和等級,這要怎麼帶?我丟出兩個問句給緊跟著我的兩人。「等級?職業?」

雲開心的介紹著。「大哥,我叫雲非,等級四十五,職業是結界師,我是人族喔。」

「小妹名叫綠晶,等級三十,職業是道士,也是人族。」晶羞羞答答的回我。

道士?結界師?這是什麼職業,我怎麼從來都沒聽過啊?我停下腳步,搔了搔臉,只好不恥下問。「解釋一下你們的職業特性。」

雲笑嘻嘻的回答。「結界師比較少見,大哥可能不是很了解吧!結界師顧名思義,主要的工作就是做結界啊,結界有很多功能,譬如說最基本的平面結界,可以抵擋外來的攻擊,有的甚至可以反射攻擊,譬如說:鏡射術。或者我也可能做一個立體結界,而讓結界裡的人或怪物產生各種特殊狀態,像是我有虛弱結界,能讓怪物變得虛弱,緩慢結界能讓怪物變得動作緩慢。」

我點了點頭,和居蠻像的,是個輔助為主的職業。「攻擊技能?」

「結界師沒有攻擊技能。」雲仍舊是笑嘻嘻的。

沒有攻擊技能?我愣了會,難怪雲會練得那麼慢,沒有攻擊技能就不能單練了呀!怪了,不能單練?那雲應該有隊伍吧!沒聽說過……我皺眉。「你不用回隊伍?」

「我沒有隊伍。」雲尷尬的笑了兩聲。「因為大家不是很了解結界師,一聽到是用保護罩的,他們就寧願要個魔法師,再加上我等級不高,結界的作用也有限,所以到現在還沒有找到隊伍。」

難怪雲這個練功狂會只有四十五級,這四十五級還真不知道是花了多少時間練起來的,想到我這個死黨居然連幫都沒幫他,我心裡就有點沉甸甸的。應該是時候,好好幫幫雲了,我想。

「道士這職業,大哥應該就比較瞭解了吧!」晶微笑著說。「主要就是用符咒來使展各種法術。」

道士?我還以為是拿著鈴鐺指揮僵屍的……,聽晶這麼說起來,似乎跟魔法師沒什麼差別?我帶著疑問走著,不過,知道晶能使展法術,而雲是輔助型職業就差不多了,我也沒再問下去,只是想著要打什麼怪物最有利?真糟糕,我對東方大陸也不是太熟,到底要打什麼怪物呢?

這時,雲的笑容突然變得特別諂媚。「大哥啊,不知道小弟可不可以提個打怪的好去處呢?」

我停下腳步,雲的提議倒是解決了我的困擾。「說。」

「我們可以去打鬼子,這種怪物經驗高、掉寶率高,而且還有任務可以做,是個升級、打裝備、賺錢不可或缺的好怪物啊!」雲激昂的說,隨後又擺出不好意思的模樣。「不過像大哥這種高手,大概不缺錢用吧!」

我可能不缺錢,但是,缺一張要五千水晶幣的船票。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湊到足夠的錢,去中央大陸的船票怎麼那麼貴啊!」晶帶點無奈的嘆氣。

我吃了一驚,晶怎麼知道我要湊錢買船票?

雲和晶都帶著不好意思的表情,雲開口說。「大哥,其實我們正在湊錢,要買去中央大陸的船票啦,正打算去那邊找朋友。」

原來是我會錯了意,看來雲和晶真的打算去找閔居文教授,打算去看王子…看我嗎?「不用去了吧,我自己都跑來給你們看了。」我忍不住呢喃了兩句。

「什麼?」耳尖的晶疑惑的問。

我趕忙咳了兩聲。「沒事。」

「喔?」晶的眼神充滿著疑慮。

「就去打偽天使吧!」我趕忙轉移話題。「先去接任務吧!」

「好的,大哥。」雲開心的回答我,不過,身為雲死黨的我用被斗篷遮住的眼角餘光都能看出,那張太過燦爛的笑容,絕對有問題,我有種不祥的預感……我該不會栽在自己死黨手下吧?


我靜靜站在白虎城的冒險隊公會外,等待那兩個把我帶來這個城的人接好任務,幸好,冒險隊公會有掛東方大陸地圖在外面,我總算能夠知道自己腳下踩的這塊大陸到底是個什麼德性,雖然有看跟沒看應該是差不多,我連要去月城都會迷路到星城了,哪還指望一張地圖能讓我暢遊東大陸?

我抬頭隨意看著那張地圖,東方大陸,顧名思義,就居於中央大陸的東邊,有四個主要官方城市,依照東─青龍,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的方式來安排,挺有東方風味的,難怪連職業也充滿東方風味,連食物都很中國風呢!我斗逢下的嘴正忙著啃我剛剛買來的小籠湯包,等等再去買紅油炒手好了,我暗暗盤算著。

「大哥,我們已經接好任務了。」雲洪亮的聲音傳來。

呃,我可愛的紅油炒手都還沒來得及買,可惡!

「為了感謝大哥的幫忙,請讓雲非和綠晶請大哥一頓吧?」雲一臉誠懇的問我,而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啦,喔…我的紅油炒手,我來了。

一路上…
「大哥,吃中華樓好嗎?」
「大哥啊,你真的不能說說你的名字嗎?那要是我們走失了該怎麼辦?」
「大哥,你這件斗篷真是好有型啊,我想你的身材應該相當健美吧?不能讓小弟一睹風采嗎?」
「大哥,敢問大哥的種族到底是什麼?既然是這麼強的戰士,那應該是人族吧?該不會是獸人吧?看起來不夠壯碩,應該不是才對。」
「快到中華樓了,大哥有沒有吃過中華樓啊?沒有的話,那大哥的根據地就應該不是白虎城了吧?」

從頭到尾,我沒有說過半句話。

「中華樓到了,大哥。」晶笑吟吟的指著一幢古色古香的紅樓。「這間中華樓的酒菜都相當有水準喔,尤其是酒,清醉幽醺酒可是白虎城有名的呢!大哥不妨點些正餐填飽肚子後,再點一些下酒菜來配清醉幽醺。」

「對對對,難得遇到個好大哥,小弟今天要跟大哥好好喝上一杯。」雲大笑著。

「……」喝酒?要是我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西大陸那該怎麼辦?

看到菜單,我迫不及待點了我的紅油炒手,外加一大堆名字看起來就非常好吃的菜,最後不甘心的放下菜單,等待我可愛的菜餚上桌。

雲對服務生吩咐著。「就這些菜,再來兩罈清醉幽醺。」

我滿眼期待的看著菜餚一道道被送上來,雖然還沒見到我可愛的紅油炒手,但是先吃吃別的也好,我手起筷落,一道香噴噴的菜餚就被送進我留著口水的嘴,幸好有斗逢遮著,不然我的高手大哥形象早就全毀光光了。

雲拿起我面前的酒杯,一大罈的清醉幽醺就拼命往杯裡倒。「大哥,來喝一杯吧?」

我懶得理他,美食當前,死黨算老幾?我的狼爪又再度往銀絲卷伸去……

「媽媽,肉包包也要吃吃。」我的頭上傳出了肉包子嫩嫩的童音。

晶和雲茫茫然的東張西望找尋聲音的來源,我則僵住,差點都忘記了肉包子的存在,看來肉包子是在我頭上睡著了,才這麼久沒出聲吧!我抓回銀絲卷,再把頭上的肉包子抓到我的腿上,接著,一把把體積比肉包子還大的銀絲卷塞進它的嘴裡,最後把肉包子塞進包裹裡,這樣總算安靜了,我鬆了口氣。

當然,這一切都是在斗逢裡進行。斗逢,你真是個偷喂寵物、保持形象的必備工具啊!

「怪了,剛剛好像聽到小孩子的聲音啊?」晶皺著眉。

聞言,我埋頭苦吃。

晶和雲見狀,也不再打攪我,也拿起筷子吃食起來。

「這不是小晶嗎?」一個讓我聽不太順耳的聲音傳來,誰這麼不長眼,打擾我吃飯?我皺眉抬頭看去……

天啊,好經典,好經典的紈褲子弟,渾身金光閃閃的鎧甲,有點類似梵,但是,卻沒有梵的高雅聖嚴,更誇張的是,他頭上還戴著眾多寶石閃閃發光的頭盔,加上外面罩著一件紅色繡龍披風……只有一個字─俗!我第一次看見有人可以俗到驚天地泣鬼神,我就是穿金條在身上恐怕都不會有那種「笑」果,可惜了此人的長相還算清秀,被這麼一搞,只覺得俗不可耐,唉!我低頭繼續吃飯,再看下去,我怕我的視力和品味都會留下不可磨滅的傷害。

綠晶臉色難看的看向紈褲子弟,雲也一反常態的沒開口咕咕亂叫,卻冷著張臉吃食物,不發一語。

「小晶啊,怎麼來中華樓吃飯也不說一聲呢?那些混蛋服務生沒跟妳這個老闆娘收錢吧?有的話,我可要罵罵他們了。」紈褲子弟說完,他身後眾人都曖昧的笑了起來。

老闆娘?晶什麼時候開了這間餐廳?我怎麼沒聽她說過啊?我帶著疑惑,一邊啃著我的雞爪。

「皇威,你不要太過分了,誰是老闆娘啊!」晶拍桌站起,一臉惱怒。

皇威?這個名字聽起來倒還不錯,不過配起人來就…,繼續吃我的芋頭酥中。

「當然是你啦,小晶,這中華樓是我的,你又是我親愛的老婆,你當然是中華樓的老闆娘囉!」皇威色色的看著晶那張漂亮的臉蛋。

雲終於忍不住,他壓抑著暴怒的聲音說。「晶才不是你老婆,你不要胡說八道了,明明是你這色鬼死纏著晶不放。」

皇威的嘻皮笑臉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張鄙視的臉,雖然我覺得比較像是聞到狗屎的臉。「你這個垃圾還敢跟晶走在一起,早跟你說過我看你一次,殺你一次,你是聽不懂還是喜歡被殺?」

咦?現在服務生端來的那盤菜,不就是我最喜歡的紅油炒手嗎?我吞著口水,猛盯著那盤冒著香氣、顏色紅豔迷人的紅油炒手,心裡充滿無數感動。至於旁邊發生什麼事?由於我目前是用腸子在思考,一概不知道。

「怎麼樣?就算你要殺我,晶還是跟我走在一起,而不是跟你!」雲露出不怕死的笑容。

皇威臉色一變,暴怒的吼。「你他媽的,不要不識相,我等等就把你打得像這盤菜。」他右手搶走服務生手上的菜,把盤子摔碎在地上,用腳狠狠的扭轉踩著。

我眼睜睜的看著快端到我面前的紅油炒手,突然被一隻手從服務生手中搶走,接下來,那紅艷艷的餛飩從半空中滑落到地面,雜著盤子碎片的散落一地,這時,另一隻該死的腳又踩了上去,還扭了幾下,我的紅油炒手就這麼肚破腸流、香消玉損…由於刺激實在太大,我有點呆在當場,我的紅油炒手…沒了?

「哼,你不要以為我好欺負,我可是有大哥的。」雲信心滿滿的看向我。

「大哥?哈哈哈,那又怎樣?」皇威不屑的看過來,他招了招手,後面五、六名的小弟們馬上摩拳擦掌。「我倒是有很多小弟,就看看你的大哥能挨我小弟幾拳?」

雲和晶的面色都十分難看,晶冷冷的開口。「皇威,我不準你碰他們。」

「那好,妳乖乖的當我老婆,然後…嘿嘿。」皇威賤賤的笑了起來。

突然,我跳了起來,雙腳在桌面輕輕一點,朝皇威的方向躍去,黑刀在空中被我拔出,刀光一閃!我在皇威的身後著地。

「無恥!」我冷冷丟下一句。要知道,盤中飧粒粒皆辛苦,要做出一盤紅油炒手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怎麼可以這樣浪費食物?尤其那食物還是我的!像這種人,天不懲罰他,我來懲罰他!

所有人都呆住,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這時,皇威的頸項突然往旁邊滑動,先是一絲鮮血緩緩流出,眾人驚訝睜大了雙眼的同時,一道血柱衝天冒出,皇威的整顆頭顱也隨著血柱噴出,而被迫離開身體,在地上滾了數圈,終於,他整個人變成白光飛走,只留下滿地鮮紅的血跡。

「怎麼可能?」雲喃喃念著。「皇威明明穿著頭盔和盔甲,怎麼可能這麼容易人頭就和身體分家?」

我沉重的看著地上紅油炒手的殘屍,心裡不爽到極點,盼望已久又落空的感覺,實在是,讓‧人‧不‧爽!我舉起黑刀,朝向那五個皇威的小弟,萬般冷狠的語氣難得從我口中說出。「十秒鐘,滾,否則死!」

小弟們愣住,帶著不甘心卻又不敢上前的眼神望著我,誰也不敢動。

「哼!」我冷哼一聲,雙足一滑,急掠到離我最近的小弟面前,用了我的成名技─九頭龍閃,帶著火燄的十連擊以飛快的速度,在空中劃出一道道優美的紅焰,最後一刀,我直劈而下,再緩緩起身,收刀,轉身回到我的座位上,而在我轉身的同時,那個倒楣的小弟也變成白光飛走。

從頭到尾,沒有人反應過來,直到我回到座位上,剩下的小弟們終於開始奔逃,我滿意的繼續手起筷落,奮力解決桌上剩餘的食物。

過了好一會,晶和雲才從呆愣狀態回神,他們戰戰兢兢的回到座位上,沒有繼續動筷,只是瞪大雙眼看著我。

「雲、晶,大哥有事要問問你們。」好一會後,我放下筷子,發出嚴肅的聲音。

雲吞了吞口水,晶露出有些慌亂的神情,他們異口同聲的說。「什麼事,大哥?」

「我可以再叫一盤紅油炒手嗎?」

……

上篇:03-3:全體集合     下篇:03-5:鬼王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