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3-5:鬼王劍心  
   
03-5:鬼王劍心

我脫下睡夢遊戲機,有點無奈,想不到我居然會變成晶和雲的大哥,要是被他們知道,我一定會死得很難看。

我起身準備早餐,心裡卻無比煩惱,都過了六、七天了,還沒有辦法聯絡到非常隊友們,唉!其實要解決的方法多得是,跟我老弟說就是最簡單的辦法,可是偏偏就是不能說……

「鈴…鈴鈴…」

誰這麼早打電話來啊?我懷著疑惑,趕去接電話。「喂?」

「小藍?你沒事嗎?」卓哥哥著急的聲音傳來。

「我沒事,太好了,終於可以聯絡到人了。」我感動萬分,我都忘記還有卓哥哥可以說了。

「小藍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卓哥哥的聲音很明顯放心下來。

「我…我在東方大陸……」我越說越小聲。

「東方大陸?」卓哥哥愣了一下。「你到那邊做什麼?」

「不知道,我跟南宮罪喝完酒以後,醒來就在那邊了呀!」我委屈的說。「而且不同大陸還不能互通密語,所以我都聯絡不到你們。」

卓哥哥的聲音好像帶點隱忍的怒火?「你跟南宮罪喝酒,喝到不醒人事?你是個女孩子,怎麼可以不懂得保護自己?」

「呃……我在裡面是男生啊!」我搔了搔臉,南宮罪和空空應該不會對我這個男人怎麼樣吧?而且遊戲裡能被強X嗎?嗯……這個問題值得問問小龍女。

「但是,還是不行,你畢竟是個女孩。」卓哥哥有點固執的說。

「喔……不會了啦,我也不喜歡喝酒啊!」應該是吧?我記得酒很難喝,不過我後來為什麼會喝到爛醉啊?怪了!

卓哥哥的語氣緩和下來。「你差不多該回中央大陸了,別再繼續在東方大陸玩,大家都在無垠城等你,尤其是南宮罪帶了整整一個冒險團過來,他們很期待能看到你。」

「可是我回不去,我身上沒錢買船票。」我可憐兮兮的跟卓哥哥抱怨。

「要多少錢?」

「五千水晶幣。」

「……我今晚上線時,會問問小龍女有沒有辦法弄錢去給你。」卓哥哥有點憂慮的說。「不過,無垠城的財政有點緊,不知道羽憐肯不肯撥錢?」

「喔…那我自己賺好了。」我有點不好意思,我這個領主還沒做什麼事,就先扯後腿。

「我會跟他們說的。你先接點高級任務,依你的能力,B級任務或許可以獨力完成幾個也不一定,B級任務有數百金幣到數千金幣可以拿。」卓哥哥建議著,隨後又擔憂的說。「但是那難度有點高,你要確定自己不會有危險,才能去做!」(註:冒險者公會提供各式各樣任務給玩家去完成,依照難度不同,所給予的獎勵也不同,任務難度由高到低為:X、S、A、B、C、D、E、F、G。)

「好,我知道了。」

「姐,我的早餐呢?」揚名不滿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我嚇了一跳,趕忙說。「卓哥哥,那就這樣了,掰掰。」

掛掉電話,我回頭看著揚名,確定他臉上除了不滿,沒有其他怪怪的神情後,鬆了口氣。「現在就去做啦。」




邪靈神色沉重的走進非常隊目前暫時的秘密集會場所─牢房,果然不出乎他意料外,非常隊和暗黑邪皇隊在裡面躺的躺、睡的睡,猛吃東西的猛吃東西,絲毫沒有身為一個城最高統領隊伍的模樣,邪靈沉聲說道。「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跟你們非常隊說。」

醜狼有點依依不捨的放下懷裡的羽憐,踹了踹被一堆設計圖埋掉的居,把娃娃從零食中拎出來,最後把睡到流口水的小龍女搖醒。「什麼重要的事?」

「我知道王子在哪了?」邪靈說著,還帶點挑釁的眼神看向居,他滿意的看到居變了臉色。

「那傢伙到底跑到哪去了?」小龍女不滿的抱怨。「我們在這做到要死不活的,他這個城主倒是在外面遊盪的很愉快。」

「他在東方大陸。」邪靈平靜的陳述。

非常隊瞪大了眼,而一旁吵吵鬧鬧的暗黑邪皇隊也安靜下來,一時之間,牢房中安靜的連火凰的火焰劈啪聲都聽的一清二楚。

終於,居滿懷關心和著急的問。「他為什麼會在東大陸?為什麼不回來?」

「他也不知道他在那邊的理由,可能是喝醉的關係。至於他不回來是因為……」

「我想我知道他為什麼不回來。」小龍女無奈的說。「去東大陸的船票一張要五千水晶幣,回來也要五千水晶幣,我記得王子身上的錢大概買完去的船票後,就見底了吧。」

「什麼?五千水晶幣?」羽憐臉上的笑容陰寒無比,讓兩隊成員都忍不住為王子默哀三秒鐘。

邪靈也忍不住避開羽憐的恐怖微笑,他看向小龍女。「小龍女,有沒有辦法送錢去給王子?」

小龍女滴著冷汗,避開羽憐更加凌厲的微笑,僵硬的回答。「本來不同玩家之間是可以匯款給對方的,可是身處不同大陸的玩家之間,連密語都不行了,當然也沒有辦法匯款。」

「什麼?那王子怎麼辦?」居大驚失色,滿腦子想的是,王子在遠方蠻荒大陸,身無分文、飢寒交迫、衣不蔽體、最後曝屍街頭……

(東方大陸白虎城:嗯,紅油炒手,好吃!我啃著雲和晶孝敬的早餐。)

「只好叫王子自己賺錢買船票了。」小龍女雙手一攤,無所謂的再爬回去睡回籠覺。

「嗯…」醜狼抓了抓頭毛。「反正那傢伙目前在不在這裡,對無垠城應該沒什麼影響,劍無罪早就在無垠城安頓好了,他們已經走不了了,所以王子短時間內不回來也沒差。」

羽憐微笑。「一毛錢都不給!」

「娃娃很想王子哥哥……」娃娃皺眉,然後眼角瞄到零食。「…王子哥哥會跟娃娃搶東西吃,算了。」娃娃再度爬回去吃零食。

「等等,王子他在那邊舉目無親,又身無分文,我們要去救他啊!」居臉色蒼白的喊著不負責任的隊友們。

「你,哪裡都不准去,乖乖去畫設計圖,。」大家異口同聲。

「……」邪靈略帶無奈,看來小藍是暫時回不來了……也好,那居就看不到王子了,但是他卻可以和小藍通電話,很好!邪靈揚起嘴角。


我雙手盤在胸前,在一旁觀察著我等等要打的怪物,鬼子。

鬼子長得還真像日本傳說中的鬼,青面獠牙,頭上長短短的角,帶把有點短的日本刀,生長地為陰寒又幽深的洞穴,要不是有晶和雲的帶路,我大概一輩子都別想走出這個九彎十八拐的洞,我看我要小心別跟他們走失了,不然後果可能比無緣無故跑到東大陸還慘。

雲在靜止不動數分鐘之「久」後,終於忍不住開口。「大哥,我們什麼時候才要開始打啊?不趕快打點鬼角,任務就完成不了了呀!」

我無奈,我對這種怪物沒半點了解,而且身邊也不是平常配合的非常隊,甚至沒有祭司,要是冒然出手,我怕我會直接加入鬼子的行列……不過,還是得出手,我只好默默的在心裡祈禱這種怪不會太強。「雲、晶,你們先退遠點。」

吩咐完後事……是交代完雲和晶後,我仔細觀察著,找到一個落單的鬼子,我踏著輕盈的步伐,偷偷摸摸走到它背後,猛地一刀就要戳進它的後心窩,可惜鬼子的敏銳度似乎高了些,它身子一轉,這一刀只刺進它肩頭,綠色黏液般的血猛噴了出來,吃痛的鬼子憤怒的抽出短日本刀,鋒利的刀鋒馬上朝我面門迎來,我一個下腰閃過鬼子的日本刀,念頭一閃,乾脆變成一個後空翻,雙腿踢過鬼子的面門,讓它朝後飛去,我空翻一觸地,馬上朝鬼子飛掠過去,黑刀又朝鬼子砍去,砍下它的右臂膀。

鬼子哇哇大叫著,失去右手和武器的它,居然張嘴要咬我,我左手狠狠的掐住它的脖子,右手的黑刀早已同時插進它的心窩,我正要鬆口氣的時候,鬼子居然咬住了我的左手,我悶哼一聲,莫非這鬼子的致命傷不在心臟?

「大哥,砍頭,要砍掉它的頭才行!」雲著急的吼著。

原來如此,明白的同時,鬼子的頸上已沒有了頭顱,我趕緊丟掉那噴血的屍體,再不丟,我可能等等就會像罐綠油精了。

「大哥真是勇猛過人,大哥的英姿讓小弟深深感動,大哥的那個後空翻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優雅中又帶著剛猛,唉!小弟真是甘拜下風……不過,大哥可不可以麻煩你把鬼子的角割下來?好讓小弟完成任務啊?」

哇列,要我割角就直說嘛,廢話說這麼多,說到我頭皮都發麻了。發麻歸發麻,角還是要割的,我手起刀落,把那隻迷你可愛角丟給了雲。

大約知道了鬼子的強度,是在我可以輕鬆應付的範圍內,我放心的開始擬定幫雲和晶升級的計畫,略一沉思後,我把晶和雲帶到一個凹槽狀的地方,要他們站在裡面。「我負責把鬼子引來。接著,晶,我不會讓鬼子傷害到你,你放心的使用法術,雲,你架好緩慢結界。」

看著幽深的洞窟,我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張開眼,露出淡淡的微笑,鬼子,我來了。

我首先引來了一隻鬼子,輕輕鬆鬆的和鬼子的日本刀你來我往,這時,晶掏出一張符紙,我好奇的偷偷往後看,只見她在符紙上比劃幾下,把符紙丟出,叱一聲。「三昧真火,去!」

那張符紙竟然直直的飛向鬼子,我看鬼子似乎有躲的意圖,刀光猛閃,逼得它動彈不得,終於那張符紙飛到鬼子面前,瞬間化為三道白色的火燄包圍鬼子,鬼子被火燄灼得哀嚎不已,心有不甘的它猛然要撲向晶,可惜,我一個踢腿就讓它回到原位。

「三昧真火,去!」眼見火焰即將熄滅,晶又再度發出一道符紙。

這次,我滿意的看著,火燄即將把鬼子燃燒殆盡……

「啊……」雲突然發出一陣哀嚎。「大哥,鬼角啊!」

我聞言,一個順手削下鬼子的角,然後看著鬼子化為灰燼,看來可以一次引多一點了,我打定主意。

於是,鬼子的數量從一隻、兩隻,最後三隻,我自覺已經差不多了,再多就沒有足夠空間讓我施展手腳,我就這麼一直和三隻鬼子糾纏著,盡情的練習防守,從剛開始手忙腳亂的漏洞,到後來平穩到滴水不漏,我越來越熟練防守,這和我之前一昧的強攻模式完全不同,是個不錯的訓練……但是,真希望怪更強,我不滿足的想。

引了數十次怪後,我長噓一口氣,淡淡的說。「休息一下。」

晶一臉慚愧。「真對不起,大哥,晶都忘記大哥需要休息。」

「不要緊。」我坐了下來,回復一點體力。

「哇,升了兩級,連打到的鬼角都夠完成任務了。」雲的眼神閃閃發亮。

我有點不太想繼續打鬼子,這個怪物已經對我沒有幫助了,雖然我主要是幫雲和晶,不過能夠打更高等的怪,對他們應該也是有利而無害才對,想到這,我開口問。「有更強的怪可以打嗎?」

晶和雲的眼神猛地發亮,雲更是急急開口。「當然有,大哥,不如我們去打鬼娘吧?鬼娘的鬼角價值比鬼子的高。」

我又開口。「怪物特徵?」

這個問題問遊戲狂人雲,是再合適不過的,只見他馬上侃侃而談。「鬼娘和鬼子有不少共同點,只是鬼娘的等級要比鬼子要高,它們的要害同樣是在頭部,不過鬼娘的武器是尖利的長指甲,而且速度比鬼子更快一點。不過以大哥的速度來看,只要一熟悉鬼娘的攻擊方式後,就絕對沒有問題。」

我點了點頭。「就打她吧。」

我站起,動了動筋骨。「帶路。」

鬼娘,披著長長的頭髮,淡青色的皮膚,穿著中國古裝,兩隻手上的長指甲竟泛著銳利的光芒,我一個箭步上前,就與它拼鬥起來。

遊戲狂人雲說的果然沒有錯,鬼娘的確是比鬼子要來得有挑戰性,它的敏銳性比鬼子高上不少,我很難刺中它的要害部位,加上它速度又飛快,最初甚至讓我閃得狼狽,可惜…我微微笑著,鬼娘的攻擊方式只有刺,我看準時機,在鬼娘再度伸出手臂想在我身上戳個窟窿時,我完全不動,雙眼看準一剎那,在那隻鬼手碰觸到我時,狠狠將它斬下來,失去了一隻手的鬼娘更不足為懼,我把舊方法再度用上,解決了鬼娘…雖然第二次用的時候,有點小失敗,身上多了個「小」洞洞。

我不動聲色,偷偷灌了罐紅水,若無其事的回到兩人身旁。

雲的眼神充滿崇拜。「大哥真是強,我就知道大哥一定沒問題的,大哥我們就在這邊等你引怪過來了。」

「嗯。」又可以跟更強的怪練功了,我滿懷開心的去引鬼娘。


「大哥真是強啊,才過了三天,綠晶就升了五級,我也升了兩級,果然越級打怪就是升得快,大哥接下來要打什麼好呢?」雲嘻皮笑臉的奉上一盤紅油炒手。

我皺著眉,不過還是接過那盤炒手,心想我好像應該開始賺點錢準備回去了,雖然卓哥哥轉達,阿狼大哥他們說目前無垠城沒有我也沒差。

我淡淡的說。「我不能再繼續待著了。」

雲和晶都露出驚慌的神情。「大哥你要走了嗎?」

「不是,我要賺錢,我得賺滿五千水晶幣。」我吞下一口炒手後說。

「賺錢?怎麼,大哥缺錢嗎?可是之前任務的錢你都沒跟我們分啊?」雲猛地住口,有點皺眉的說。「大哥你缺錢怎麼不跟我們分錢呢?」

我默然,還不是雲一直狂叫我大哥大哥的,叫我怎麼好意思跟你們分錢啊?

「大哥,雖然我們沒有五千水晶幣,不過這些你先拿著吧!」晶拿出一袋錢就推到我面前。

我嘆了口氣,看看雲和晶的裝備武器都該換了,我怎麼能跟他們拿錢呢?「不必了,我自己再去賺就好。」

「可是,大哥你真的要離開我們了呀?」雲滿臉的失望和不捨。「我們又不知道你的名字,連你的模樣都不知道,這樣分別後,恐怕就是永別了,大哥!」

雖然不會是永別,不過要等到晶和雲賺到一萬水晶幣,然後來無垠城找我,恐怕也不是短時間能完成的,我多希望能夠幫他們一齊賺到船票,可是非常隊的大家還在等我啊!難道真的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嗎?

晶像是鼓起勇氣似的。「大哥,我之前有看到過一個A級任務,獎金很高,而且內容好像也不是很難,是去取鬼王的髮帶,鬼王和鬼子、鬼女是同一類型的怪物,應該難不倒大哥才對,況且,就算打不過,也可以搶了髮帶就跑。」

聽起來似乎很不錯?我想到,如果能跟晶和雲一起坐船回中央大陸的話,那我應該不會跟來的時候一樣,無聊到要崩潰吧?「好,去接任務。」

「大哥萬歲!」雲高興的歡呼著。


在晶和雲的帶領下,我再度回到了鬼穴。

「大哥,我們這次可能要費點功夫找了,鬼王在洞窟深處遊盪,似乎不是很好找的樣子。」雲有點憂心的說。

「嗯,找吧。」

我和晶、雲走向幽深的洞窟裡,很快的,上次的練功點已經到了,我停下腳步,拿鬼娘和鬼子鬆一下筋骨,開始前往從沒有去過的更深處,一路上追來的鬼子鬼娘們,我照往例擋住它們,讓晶和雲多少再練點功。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招呼晶和雲停下來,稍作休息順便祭祭五臟廟,我狂啃著東方大陸的燒餅油條和豆漿……

「大哥,你為什麼要對我們這麼好啊?」雲一邊吃著,一邊閒問著。

廢話,不然死黨叫假的啊?不過這話可不能說出來,我只好繼續裝我的大哥風範。「你叫我什麼?」

「大哥……」雲說到這,噗哧笑了出來。「大哥還真是豪爽,就為了這句大哥嗎?」

「這樣,不會有點不值得嗎?」晶看著我,眼裡是掙紮?我看錯了吧。「你不擔心,幫助我們,或許只是白忙一場,或許幫完後,我們分道揚鑣,從此不再記得你?」

我只是淡淡的說。「會後悔的事我不做,決定做了,就不會去後悔。」

晶和雲都沒再說話,氣氛突然有點沉悶?我有點疑惑,我有說錯話了嗎?不明就裡,我還是啃我的油條好了。

「啊…」晶突然發出一陣驚叫。我驚訝的轉頭望去,正好看見晶撞向岩壁的一幕,我定睛看向那個罪魁禍首,這一看,我馬上飛身推開了雲。

一把標準的日本刀刺向我的胸前,我空中轉身,伏地,隨即後空翻回到晶和雲的旁邊,我吃痛的抓緊左手正涔涔出血的傷口,卻不敢摸出紅水來灌,因為我知道,只要一拿出紅水,對面眼神凌厲的緋村劍心一定會趁虛攻擊。

沒錯!對面那個有著一頭紅髮,一道十字刀疤,一身日本浪人服的怪,絕對就是拔‧刀‧齋。想不到,我盜用的九龍龍閃終於遇到正主兒了,他應該不會告我盜版吧?我滴下一滴冷汗。

雲扶起了晶,對我大喊著。「大哥,他就是鬼王,你要小心啊!」

什麼?拔刀齋是鬼王?難道我之前殺的鬼娘是小薰嗎?呃……算了,再說下去,大家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了,現在重點是,我深深的覺得眼前的怪非常、非常不好對付,從他居然可以在我沒發覺的情況下擊飛晶,再來,在我速度全開的狀況下,還是傷了我,說明了它的速度可能跟我不相上下,或許,比我更快?我沉重的想,因為速度是我最大的利器了。

氣氛很沉重,但是拔刀齋還是沒有過來的跡象,只是站在原地冷冷的跟我對峙,最後,他微微張開嘴巴說。「精靈,為何踏入我的地方,你可知鬼窟不歡迎你?」

我暗吃一驚,他居然知道我是精靈?智能化的怪物?這,我還是第一次遇到…等等!智能化怪物?那至少也得是個BOSS吧……我吞了吞口水,不會吧?

如果我的非常隊成員在這,我恐怕會豪氣萬千的說,上吧!你這個有腦袋的怪。但是,現實是殘酷的,我連補血用的祭司都沒有,豪氣馬上變成好氣啊,氣死我啦,為什麼我最近倒楣到連賺個錢,都會遇到智能化BOSS呢?

「精靈,你到底來這裡做什麼?」拔刀齋突然好奇的看著我。「東方大陸很少有精靈,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見精靈。」

原來如此,所以才沒一開始就幹掉我。

晶和雲這時才反應過來。「精靈?大哥?」

「我是來跟你借點東西的。」我硬是說了出來,反正要打贏的機率和跟他借到機率好像差不多……無限趨近於零。

「髮帶?」拔刀齋居然自己比了比髮帶,還笑著。「很多人來跟我打,就為了這條破爛的髮帶,到底這條髮帶有什麼用?」

意思是,很多人都失敗了?這隻智能怪到底有多強啊?我手腳都發軟了。「呃,有個人委託的。」

「誰?」拔刀齋居然露出了認真的表情。

我哪知道是誰啊?「那個,他、她叫小薰啦。」我胡扯著。

「薰?」拔刀齋居然露出震驚的神情。「是她嗎?原來如此。」

……不會吧?現在是什麼情況?我有點愣住,我不會那麼好運,其實這個任務不是要打倒這隻智能怪?程式設計師不會剛好跟我一樣是漫畫劍心的忠實讀者吧?

「你告訴我,薰有說什麼嗎?」拔刀齋凝重的看著我。

說什麼?難道這個任務還有前置任務?慘了,我硬著頭皮,玩猜猜看吧!「她要我說…說她會永遠等你。」

拔刀齋眼神一黯。「這個傻姑娘。」他動手解下髮帶。

「告訴她,不要等我,我已無退路。」他帶著落寞的微笑,把髮帶遞給張大雙眼,懷疑自己真的是狗屎運的我。

我低頭看著手中血跡斑斑的舊髮帶,再看看神情哀傷的劍心,內心似乎有什麼東西崩裂了,「智能化怪」這詞突然從我心裡消失,我突然只覺得眼前的是個落寞、被困而不能和心愛人重聚的劍客,而且還是我最喜歡的劍心,我問出。「為什麼?你為什麼已無退路?為什麼要在這當鬼王而不回薰的身邊?」

劍心看了我一會,最後嘆氣說。「你不需要知道,只要把這句話轉達給薰就好。」

我還想問,可是劍心往後一跳,飛快的在岩壁彈跳離去。

心頭有點沉甸甸,我想著,他只是個智能怪、他只是個智能怪……可是,愧疚卻壓在我的心頭,這髮帶和那句話永遠都沒有辦法到達小薰手裡,而罪魁禍首,卻是我。

雲,這時扶著晶站了起來。「大哥,太好了,原來這任務是這樣完成的,我們可以回去領獎金了。」

「不,我要去找小薰。」我抓緊髮帶,下定決心,而我不會後悔。

「大哥,可是……」晶變了臉色。

我揮了揮手,沒有商量的餘地,因為我知道我不做,會後悔一輩子,而做了,不管結果如何,我無悔。

雲和晶都沉靜下來,最後雲說。「好吧,既然大哥這麼決定了,那我們一起去找小薰吧。」

我點了點頭,把髮帶交給了雲,隨後我們三人無語走著,我不停的想著,剛剛劍心的表現,到底智能化怪有沒有感情?不可能吧?我搖搖頭,覺得有點可笑……那肉包子呢?我不自覺撫著包裹,肉包子有沒有感情呢?它會叫我媽媽,會因為我不見了而大哭,會因為我的撫摸而高興,它有沒有感情?我不願意說沒有,不願意。

「大哥,你快來看看,這下面有東西!」雲在我的前方,跪在一個斷崖邊喊著。

我帶著疑問,往雲走去,站在斷崖邊往下看。「只是一片漆黑?」

我發覺腳踝被抓住,驚訝往下看去,雲正抓著我的腳踝,我正想問他做什麼的時候,背後感到一陣大力猛推,被雲牽制住我的腳踝,我動彈不得,只有往前傾去,雙腳懸空……最後,往下掉落的同時,我只能轉身看見,雲和晶那極端複雜的眼神。

雲閉上雙眼喃喃唸道。「為什麼?大哥你為什麼不肯去換獎金呢?又為什麼你要把髮帶交給我呢?為什麼你要這麼相信我們?」

「這次,大哥會後悔了吧!」晶皺眉苦笑著。


我腦袋一片空白,然後浮出一個念頭─這斷崖這麼深,我應該可以直接掛點,不會再趴在地上要死不活了。

「啪……」我整個人幾乎呈現大字型,直接撞擊水面,媽呀……好痛,我表情扭曲
、嗤牙裂嘴的掙紮,又吞進了好幾口冰寒的水,凍得我直打顫,我撐著,想游上去,被水浸溼的斗逢卻重得不得了,我七手八腳的解去斗逢,拼命想往上游,意識卻漸漸模糊,嗚,想不到玩個遊戲還能體會這麼多種死法……

突然,在瀕死的邊緣,我發現有人抱住我的腰,把我往上拖,是晶和雲來救我嗎?是嗎?

我猛地張開眼睛,有點發呆的看著一個男人正在吻我?愣了數秒,我才趕緊推開他。「劍心?」我驚訝的發現,眼前的人居然是剛剛分別的劍心。

「你好點了吧?」雖然是關心的話,劍心卻仍用冷冷的語氣說。

我只是呆呆的問。「你在幫我做人工呼吸啊?」

「嗯。」

我偏著頭想,那就不算是我的初吻了吧……不對,我的初吻早就給了表姐了,嗚~有沒有搞錯啊,初吻給表姊,第二次的吻給了NPC?唉!我可憐的吻還真是多災多難。

「你被同伴背叛了?」劍心冷冷的站起來。

「好像是。」我有點悶悶的說,想不到晶和雲竟然會害我,雖然他們不知道是我,可是也不能害人吧!雖然,我大概了解他們想要早點去中央大陸的心情。

「你後悔了吧,後悔相信他們。」劍心的眼神冰寒無比。

我站起來,搔了搔臉。「不,我不後悔啊,不管如何,我都會幫他們的,幸好他們不知道我的名字和長相,這樣以後遇到我,他們也不會感到愧疚,就這樣讓大哥這個人從此消失,也是不錯的結果。」

劍心直直的看著我,最後嘆了一口氣。「我不懂你在想什麼。」

「呃,這件事很錯縱複雜的。」

劍心有點掙紮的說。「我得帶你去見一個人。」

「喔?為什麼啊?」我好奇的想,是誰呢?該不是小薰吧?

「這是任務,隱藏任務。」劍心悲哀的看著我。「而我違抗不了。」

我訝異的看著劍心,這好像不是一個NPC應該說的話吧?我吞了吞口水,難道…難道他真的已經有了情感?我脫口而出。「你到底是不是NPC啊?」

「我是NPC,是吧?」劍心帶著迷惑又痛苦的眼神看著我。

我滴著冷汗,或許已經不再是了,或許他真的有了感情和意識,我從沒有看見過NPC會有這樣悲傷痛苦的感覺。「你有自己的意識了?」

劍心沉默了一會,淡淡的說。「我不知道,只是有一天在跟玩家打鬥的時候,突然就覺得事情很怪異,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麼,我好像應該去找一個人,找薰……可是,我聽著玩家之間的談話,越來越發現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樣,我是NPC,而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知道NPC的真正意義,從那刻起,我就不知道自已到底是什麼東西。」

「你是劍心。」我脫口而出。「你真的想見到小薰嗎?或許我們可以一起去找?」

「我已經知道,我只會見到小薰的墳墓,這是劇情安排,我永遠也見不到她。」劍心苦澀的一笑。

「就算見到了又如何?她和我之間的事真的發生過嗎?真的一起生活過?然後,我被暗黑魔神挑戰,不幸失敗被困在這裡,而薰則被困在雪村,兩人永不得相見。原本,我最希望的就是見到薰,可是,後來我卻漸漸明白了,這整件事都是一場騙局。」

我默然,騙局?我從沒有想過,我們這些人加諸給NPC的,是多麼殘酷的安排。

「不管如何,我得履行系統的隱藏任務,我得帶你去見那個人,但是我希望,希望你不要傷害他,可以嗎?精靈。」劍心幾乎是哀求的眼神。

我粲然一笑。「叫我王子,你放心好了,劍心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他叫什麼名字啊?」我一邊問,一邊好奇的東張西望,對這個純白的通道好奇無比,以劍心給我的感覺,我以為我們應該走在類似龍宮或者是神社之類的……

「原本叫蘭提斯‧以藍玉神麟,不過他要我叫他陽光。」劍心一邊帶路,一邊回答我的問題。

蘭提斯‧以藍玉神麟?這個白癡名字到底是哪個白癡程式設計師想的,我看他八成是翻字典一字一字湊起來的。「陽光這個名字好多了,他是男的?」

「大部分是。」

啊?那小部份是什麼?

「到了。」劍心突然轉過身來,而我這時也注意到眼前是一堵純白,中間鑲著一顆紅寶石的巨門,那顆紅寶石不知道可以買幾張船票?我暗自流口水,強忍住想爬上去拔的衝動。

「希望你不要傷害他,雖然任務內容是要你和他打一場,不過你不需要動手,陽光他已經不再受任務控制了。」

「喔,我了解了。」我點了點頭,高興的想,幸好不用打,我連劍心都打不過了,更何況是這個無敵變態的隱藏任務。(不但要知道劍心和小薰,回答正確以外,還要吃飽沒事做的掉下斷崖,這任務不變態,不然啥叫變態?)

這時,我絲毫沒有想到一件事,不受任務控制的NPC到底代表多嚴重的一件事!

劍心推開巨門,一道柔和的鵝黃光線射出來,我用手遮住雙眼,只見裡面似乎有一個人影,我隨著劍心的步伐走進去。

「陽光,這是王子,是通過隱藏任務的精靈。」劍心揚起嘴角。

「喔?真的嗎?」原本慵懶的躺在長椅上的人影,朝我走了過來。

我漸漸看清了那個人影,大吃ㄧ驚,黑暗精靈?只見他的膚色和一般黑暗精靈一樣偏暗,可是卻不是一般的白髮,而是銀紫色拽地的長髮,綁著束高的馬尾,再加上翡翠綠的雙眸,身上穿著兩件式的衣服,下身的裙襬長至地面,腳上沒有穿鞋,只有纏著布。

我張大著嘴,有沒有搞錯?不是說東方大陸的精靈很少了嗎?怎麼隱藏任務居然是個黑暗精靈啊?呃,我突然看見他的耳朵是正常的人類形狀,這隻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王子你好,我是陽光。」陽光優雅的對我做了個揖。

我皺眉看著,試圖猜出程式設計師到底在想什麼……阿拉伯王子?我猛然想起,這身服飾和膚色不正是阿拉伯風格嗎?原來,原來設計師是想弄出阿拉伯風,我恍然大悟,不是黑暗精靈,是阿‧拉‧伯。

「王子?」陽光好奇的看著我。

我回過神來,開心的向新朋友問好,這還是我第一次認識阿拉伯人呢,雖然是個NPC。「你好啊,很高興認識陽光。」

陽光和劍心都微微笑著,陽光更是迫不及待的問起外面的情況。

由於我對東大陸不熟,我只好把我為什麼會來到東大陸的情況先說一遍,然後才開始描述起中央大陸的一切,包括我可愛的非常隊友們和不知道完成了沒的無垠城。

「我真想去看看中央大陸。」陽光微微皺著眉。「好想看看外面,好想見到真正的陽光。」

陽光?原來如此,所以你把自己叫做陽光嗎?因為你渴望能見到真正的陽光……我下定決心。「你們都跟我走,跟我一起回中央大陸,我不會把你們的身分說出去的,你們可以裝做一般的玩家,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真的嗎?你真的願意帶我們走?」陽光笑開了臉。

「是呀。」我也笑著,但是又想起一個問題。「不過你們沒有我也可以走吧?為什麼不走呢?」

劍心苦笑著。「不行的,我曾經試過,隱藏任務沒有啟動,我擅自離開鬼窟的話,會被系統強行傳送回來,而陽光更是連這個宮殿都踏不出去。」

「那現在可以走嚕?」

「不行。」陽光皺著眉,嘆了口氣。「你必須完成劍心的心願才行。」

我轉向劍心。「你的心願?你的願望還真多耶。」

「那是系統規定的……」劍心無奈的說。「這個隱藏任務是,你必須跟我說出委託人小薰的名字,我才會把髮帶拿給你,拿到我的髮帶後,你不能拿給冒險者公會,而是拿給重病的小薰,小薰乞求你帶我去見她,然後你再回來鬼窟,告訴我小薰即將去世的消息,我就會跟你去見小薰,等見到薰的墳墓後,你再跟我一起去找我的仇家報仇,完成後,我就會變成你的人型寵物。」

原來如此,但是,有多少人會知道髮帶是要這麼拿到?拿到後,還要放棄高額獎金,卻把好不容易拿到的髮帶給另外一個NPC?還得答應回來帶劍心去找小薰,更扯的是,還得幫NPC報仇?我滴著冷汗,暗暗問候設計出這個變態隱藏任務的設計師祖宗十八代。「難怪這個任務沒人完成過。」

「嗯,而陽光的任務更難一些。」劍心無情的說出。「得到我以後,你得要掉下這個斷崖,我會救你,然後帶你去找陽光,接著,你必須答出陽光的全名,否則就會被陽光擊殺,然後永遠失去完成這個任務的機會。」

「蘭提斯‧以藍玉神麟?這個名字,我就是猜到世界末日都不可能猜中。」我崩潰!

「我的名字是在完成別的任務才會額外看到,好像是刻在世界最高峰,湛藍山的預言石碑上。」陽光眼神一轉,略帶不滿的說。「可是我不喜歡那個名字。」

「這個任務根本不是讓人完成的吧?需要多少巧合才能夠做到啊?」我非常懷疑,這種任務要不是劍心和陽光自己有了意識,恐怕放到第二生命關門都不一定會有人完成吧?

劍心淡淡苦笑著。「恐怕本來就沒打算讓人完成吧?光是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玩家打敗過我,我要是變成誰的人型寵物,那價值應該蠻高的。」

說、說的也是,我吞了吞口水,要是有劍心,那我還怕誰?就是小龍女都不能再欺負我。「那陽光呢?不會也是變成人形寵物吧?」

陽光還是一脈優雅的笑。「嗯,我也是,所以你完成任務後,我才能夠出去。」

「耶,萬歲~不但多兩個朋友,而且還是超強的朋友耶!」我高興的亂蹦亂跳。

「朋友嗎?」劍心和陽光都笑了,他們果然沒選錯人。

「不過你要先完成所有任務,不然會引起系統懷疑的。」劍心打斷我的歡呼。

「喔,安啦,有你在我還怕完成不了嗎?」我天不怕地不怕的說。

劍心領首,繼續解釋著我們該做的事。「嗯,那我們先去找小薰的墳墓,好像是在最北方的雪村裡吧,然後去找暗黑魔神報仇,再來去接預言師的任務,先找三個分散各地的預言師,三大預言師會各給三片地圖的碎片,拼起來後,就可以去拿最高峰湛藍山的預言石,拿到預言之石,交給預言師後,預言師會說出預言,鬼在等待愛人,愛人也在苦等著鬼,只有幽深的地方,才會有希望。」

「什麼鬼預言……」我滿頭疑惑,拿到預言的人應該會吐血吧?辛辛苦苦爬上高山,卻得到一個怪預言。

陽光解釋。「主要是在暗示,要先完成鬼王劍心的心願,然後跳下斷崖,才能夠見到我。」

想得出來的人,不如去簽樂透,保證中頭獎!我嘴角抽蓄。

「好吧,聽起來好像不會很難,我就帶著劍心去找小薰了,陽光你等著我們的好消息吧!」我滿懷自信的對陽光保證,我想,有劍心在,暗黑魔神有什麼好怕的?再來不過就是找幾個人、爬個山而已,輕輕鬆鬆就可以把劍心和陽光都帶走,這麼好康的事情,不做是傻瓜。

「好,我等你們回來。」陽光信任的看著我。

我鬥志高昂拉著劍心。「走,劍心,我們趕快去做完任務,就可以回來接陽光回中央大陸了。」

我拉著劍心,邊跟陽光揮著手,踏出了剛剛的白色巨門。

「加油,王子,願阿拉祝福你們。」陽光祝福著我們。


拉著劍心,我們回到鬼窟,有劍心這個在地人,我們輕輕鬆鬆就走出了鬼窟,看著久違的天空,我舒服的伸了伸懶腰,伸完,卻發現劍心一臉呆愣的望著周圍,難得看見他的呆樣,我忍不住竊笑起來,劍心馬上收歛起來,臉上還帶點尷尬。

我突然想起。「對了,你這個樣子走來走去的似乎不是很好,可能會被很多人認出你很像拔刀齋呢!」雖然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這麼喜歡古老的漫畫,呃,那個無聊的程式設計師例外。

「會嗎?只要說我是你的寵物不就好了?」劍心無所謂的說。

我不滿的看著他。「可是你不是我的寵物啊,你是朋友。」

劍心看著我,雖然臉上還是冷冷的,我卻從他的眼裡看到笑意。「那該怎麼辦?」

「你等等。」我抓出包裹,在裡面東掏西找,最後拉出一套我留下來做紀念的新手裝,幸好當初沒有賣。「穿這個吧!再把頭髮梳直放下來,應該就沒有那麼像了。」

劍心接過衣服,當場就開始脫下浪人裝……呃,我是不是該迴避啊?我眼神上飄,偶爾好奇的偷看一下,不過我發誓,除了他不算寬的肩膀、精瘦的手臂、有六塊腹肌的腰、和兩條略顯纖瘦的腳以外,我什麼都沒有看見!

看見他穿好衣服後…呃,是劍心出聲說他穿好衣服後,我把他脫下的衣服撕下一條後,替他綁上頭帶。

很好,我滿意的看著,穿上新手裝後,看起來像個大男孩的劍心,這樣看起來和其他玩家就沒有什麼差別了,甚至還真的蠻像新手的。

「我還是叫你劍心喔?應該沒有關係才對。」

「嗯。」

「出發吧,以免陽光等太久。」去找小薰的墳墓嚕,當然,我沒忘記戴上我可愛的歌劇假面。

「不過,雪村聽起來好像很冷啊?」我擔心著。

「沒去過,不知道。」劍心簡單說之。

「你怕冷嗎?」我好奇的問。

「不知道,應該不怕。」劍心眉一挑,似乎不覺得自己會怕冷。

上篇:03-4:晶和雲     下篇:03-6:暗黑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