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3-6:暗黑魔神  
   
03-6:暗黑魔神

不怕冷?那現在死命抱著我取暖的到底是誰啊?我牙齒打著顫,舉步維艱的往前緩慢邁進,還要半拖半拉死命抱著我、臉色蒼白,外加嘴唇發紫的劍心。

剛剛從白虎城的傳送驛站,把劍心和我傳送到北邊的玄武城後,感受到明顯的氣溫降低,於是我買了兩件滾絨毛的披風後,就趕緊往雪村前進,越走我就越明白自己的命運有多坎坷,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會有暴風雪啊?

媽呀,真是有夠冷的,我差不多掏出了所有包裹裡可以穿的東西套在身上和裹在臉上,但是,仍然冷到我覺得,我要是吐口口水,大概落地的會是冰塊,呼口水蒸氣出來,會直接結冰打在我臉上。

而旁邊的劍心,情況比我還慘,他早就在踏上前往雪村的路那時,就開始顫顫顫個沒完,再加套上他自己的浪人裝後,還是沒好轉,最後他根本就賴在我身上取暖了,看來,在冷這個恐怖字眼下,連第一劍客都不得不敗!

「劍…心,到底到了、了沒?」我萬分困難的吐出一句話。

「快……了、吧。」劍心面色如冰……喂,你好歹眼睛也睜開看一下吧?

在暴風雪的狂風強雪中,我眼前幾乎是一片白茫茫,只有看著指南針前進,希望上帝、佛祖和阿拉會看在我這麼努力救人……救NPC的份上,會記得保佑我。

「啊~~」我腳上一絆,當場跌個狗吃屎,在雪地上印出個完整的大字型,而那個王八蛋劍心還安安穩穩的疊在我身上。

「劍‧心!你再不起來,我就把你丟回鬼窟和陽光長廂廝守一輩子。」

「……」劍心冷著張臉,心不甘情不願的從「暖爐」上爬起來。

少了一個人壓頂後,我哀怨的慢慢爬起,就算我太三心二意,東拜神西拜佛沒事還唸唸可蘭經,那也是基於有拜有保佑,多拜多保佑的心態啊,「禰」們有必要這樣懲罰我嗎?連在空無一物的雪地上都讓我絆倒?

劍心皺著眉看著地上。「你似乎是被石頭絆倒的。」

我連忙看去,奇怪,那塊栱型的石頭怎麼很像…墓碑?我居然踩到一塊墓碑?天啊,鬼兄,我不是故意踩到你家大門的,你晚上千萬不要來找我報仇……不對呀,這裡是遊戲世界耶,大家死了不都可以復活嗎?哪需要墓碑啊……墓碑?

「小薰的墳墓?」我驚呼。

「把墓碑前的雪清掉。」我說完,馬上拿出黑刀當鏟子用,開始鏟雪。

雖然,在暴風雪下做這件事非常吃力,但是我倆還是拼命的鏟雪,可是鏟起了一斤雪,卻又下了一擔雪,我和劍心努力了半天,也見不到墓碑上的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劍心的眼神也越來越著急和絕望,見他如此,我更是用盡吃奶的力氣挖,可是卻是白費功夫。

最後,我累得沒有半分力氣再挖下去,只得看著劍心瘋狂般的挖著,我越看就越感到哀傷,即使劍心知道那段往事只是系統設定,並非真的發生過,也還是不能忘懷小薰嗎?

劍心挖著永遠鏟不完的雪,他的動作越來越狂和亂,原本整齊的頭髮早已散成一堆亂髮,雪卻還是不斷下著……

「薰……」劍心終於丟下劍,仰天長嘯,臉上是無盡的冰淚。

雪,停了。

雲層漸漸的散去,一束陽光從雲縫間射下,照在薰的墓碑上,那小小範圍內的雪開始融化。

「永遠等候愛夫的薰永眠於此。」

劍心蹣跚的走到墓碑前,猛跪了下去。「薰……」

我站起,只是默默的走到劍心身後,看著那塊墓碑,雖然早就知道結果會是如何,但是真正見到的時候,心裡還是無限悲傷,與其說我是為了死去的薰悲傷,倒不如說是,為擺脫不了系統給的命運的劍心哀傷。

「我是不是不應該來?如果我不來,薰永遠都不會死。」劍心捶著地,大喊。

「與其無止盡的痛苦等待,或許她寧願躺在墳墓裡,等著你來見她。」我緩緩道出。「就像你,即使知道只能見到她的墳墓,還是寧願來找她。」

劍心恍惚半響,露出苦澀的微笑。「或許是吧。」

「去報仇吧,即使仇人這件事不是真的,但是把你的哀傷化為戰鬥的動力,把你的痛苦變成揮劍的能源,盡情的去戰鬥,去發洩吧。」我的雙眼燃著戰鬥的火花。

劍心的眼也爆出了火光。「走。」說完,頭也不回,冷也不怕的轉身帶路。

果然也是個好戰份子,我微笑,找到同好了。


「劍心,暗黑魔神在哪邊?雖然暴風雪停了,不過我很累,太遠的話,我們明天再去好不好?」我朝劍心射去我最哀怨無奈疲憊的眼神,可惜,劍心明顯的跟居不一樣。

「就在那半山腰的山洞,快走。」劍心比著那有點遠又不會太遠的山洞,無情的催促我快。

「好啦,好啦。」

我哀怨的跟在劍心後面爬上雪山,隨著山洞越來越近,我的心就越忐忑不安,因為山洞前的恐怖巨大石像越來越清晰,除此之外,我也發現此山洞洞口之大,差不多可以塞進五個疊起來的我了,五個……差不多快九公尺高?想到這,我吞了吞口水,不會吧?應該只是洞大了點,不可能會有怪物那麼高大吧?

「劍心,你知不知道暗黑魔神長什麼樣子?」我戰戰兢兢的問。

劍心頭也沒回,一邊趕路一邊回我。「系統給我的樣子是龐大魁梧,身穿黑袍,頭上有一根角,拿著巨大無比的黑暗魔劍。」

「聽起來好像很恐怖!」形容詞有一堆巨大、魁梧的,再加上那麼大的山洞口,我突然覺得要得到劍心和陽光可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到了。」劍心猛的停下來。

「要進去了嗎?我先找找看有什麼東西可以做記號,以免我們在山洞裡迷路……」我趕忙在包裹裡東掏西找。

劍心直直站在洞口前,猛地爆出吼聲。「暗黑魔神,我劍心來向你討債了。」

我愣住,跟著劍心看向無底的黑暗洞窟,然而一切都很寧靜,似乎連風和雪都不敢發出聲音,強烈的不安充斥在我心裡,我馬上抽出黑刀,抽刀聲在沉靜之中顯得特別響亮。

一顆小石子突然從山洞頂端落下……接著,強烈的天搖地動發生了,強風居然從山洞裡面吹出,我幾乎不能穩住身子,原本黑暗的洞窟現在卻籠罩在詭異的綠之中。

我知道,戰鬥即將開始,而這次戰鬥的對象或許是我長久以來碰過最強的,我堅定的站到劍心身旁,狂傲的看向山洞口。

終於,暗黑魔神出現了。

我沉重的開口。「劍心,雖然說大小和力量不一定是成正比的,但是你會不會覺得暗黑魔神很有可能根本沒看見我們,只是不小心踩死我們?」

「……」劍心高抬著頭看眼前的暗黑魔神,無語。

媽呀,它真的抬腿了,我急忙拉著劍心往遠處跑,開玩笑,誰有辦法跟這隻出九公尺高的山洞口還得彎腰的怪物打啊?

「不行,我要幫小薰報仇。」劍心掙開我的手,硬是往暗黑魔神衝去。

看著劍心往暗黑魔神衝去,我只有苦笑外加硬著頭皮回去,我邊跑邊喊著。「劍心小心點,別跟它力拼。」

劍心似乎充耳不聞,只是逕自往暗黑魔神衝去,在他衝到魔神面前後,直接跳上了魔神的膝蓋,然後再踏著魔神的肌肉,直接躍到了魔神的臉前,刀瞬間拔出,眼看就要砍到魔神的臉了,但是魔神巨大的手掌已經揮到了劍心的身旁,劍心不得已只有往後一躍,避開了那隻可能會置他於死地的巨掌。

「劍心,我引開他的注意,你從背後偷襲。」我大喊,隨即把刀往暗黑魔神的腳掌戳下去。

鏗的一聲,刀與腳掌相觸之時,居然傳來了鋼鐵撞擊聲?我低頭看去,吞了兩口口水,不敢相信魔神居然連皮都不給我擦傷一塊,再試試,我再把刀猛力一戳……鏗!

「想不到我的黑刀居然拿魔神沒辦法,是該好好鍛鍊一下了。」我挫折感頗深,落寞地拿著我的黑刀,背後還捲起幾片落葉……

「王子,快躲啊!」劍心的吼聲傳來。

我抬頭一看,那所謂的黑暗魔劍正以飛機撞擊地面的浩大聲勢朝我落下,我迅速的往旁邊飛身閃開,但是,飛機……魔劍又朝我橫劈而來,天啊,我長得這麼小,他都能朝我橫劈?這不合理吧?哪個白癡程式設計師……我狼狽的成大字型趴下,堪堪閃過那把魔劍。

我迅速爬起,馬上開始拔腿逃之夭夭…不,是引開魔神的注意力,讓劍心有時間從背後偷襲!逃亡的同時,我欲哭無淚的感覺到魔神每走動一步就會天搖地動,那把飛機魔劍三不五時就會在我屁屁後面亂揮……不知道我是會被踩成一堆碎屑,還是被劈成肉醬?

「劍心,你快點偷襲啦,要是我變成肉醬和碎屑的話,保證到鬼窟做鬼煩死你!」我悲喊著。

「我砍了,沒有用。」劍心憤恨的喊。

「什麼?」我大驚失色,難道天亡我也?但是,我可不想死得那麼慘。「劍心,哪邊有斷崖?」

劍心聞言,原本頹喪的心情馬上振作起來。「左轉、左轉直衝就有。」

左轉?我生平第一次發現,左轉這個動詞原來這麼難做到。「劍心,我沒辦法左轉啊。」我會變成肉醬的……

「魔神,你的敵人是我。」劍心的怒吼從身後傳來,此話一出,原本在我身後窮追不捨的暗黑魔神居然真的轉去追擊劍心。

眼見劍心往斷崖處跑去,我馬上跟著追過去,邊追我邊想,到底要如何讓魔神摔下斷崖?絆倒它?我想,我應該會立刻被它踩成薄薄的一片,而且它還感覺不到我的存在!

「劍心,你要怎麼讓它乖乖掉下斷崖啊?」想不出個頭緒,我只有拉開喉嚨狂喊著前面的劍心。

「王子,幫我引它到懸崖邊,越近越好。」沒頭沒腦的丟出一句話後,劍心停下腳步,只是東躲西閃著魔神的飛機寶劍,等待我過去「接班」。

「我可以拒絕嗎?」我閃著淚眼。

「不可以。」劍心冷冷的丟出一句。

嗚~我硬著頭皮,一個飛身砍了魔神的膝蓋一刀,照例還是鏗的一聲,我轉身朝懸崖邊急奔而去,心中只祈禱劍心是真的有對策。

魔神牢牢的跟在我身後,隨著閃避時間越來越長,我漸漸有些疲憊,好幾次只是略略閃過劍鋒,卻仍被巨劍帶起的風勢割出好幾條血痕,疲憊加上疼痛,我漸漸感到有點不支,但卻死撐著,陽光還在等我完成任務,我還得帶他回去中央大陸呢!

放棄?這個詞我從沒聽過!

斷崖終於到了,我差點痛哭流涕,想不到斷崖這地形讓我摔了兩次,但這次居然得靠它來救命,真的是世事難料。

不管如何,斷崖已經在眼前了,我趕忙拉開喉嚨狂喊著劍心。「劍心,斷崖到了,你有什麼辦法就快點使出來,不然我就快和魔神玩雙人自由落體了啦。」

劍心只是跟在我們身後,沉靜的臉上隱隱帶著風雨欲來的表情,右手早已在刀柄上預備好了,時機!他在等待最佳的時機來解決他最痛恨的敵人。

呃,聽說我離摔下斷崖的命運只有三公分……我轉頭看了看深不可測的斷崖,再看看眼前的巨大魔神,奇怪!我為什麼老是被迫在摔死和被踩死的兩種命運中做選擇?下次可不可以換點新把戲啊?在我束手無策的和魔神互瞪時,我眼角瞄到有個人影跳到約莫和魔神的頭一樣高……雖然藉助了旁邊的樹,但劍心的彈跳力還是非常驚人,我暗自佩服著。

「破空斬!」劍心帶著莫大威力的一聲低吼,快速的抽出刀朝魔神的頭顱劈去,這好像是拔刀術吧?只見魔神的大把頭髮被刀帶起的風壓吹起,接著,是一聲超大聲的鏗~

雖然不知道魔神到底有沒有受傷,但是至少劍心的力道大到,讓魔神開始往前傾倒,看來落下斷崖是遲早的事,我再度暗自佩服劍心的厲害……不過,天怎麼突然黑了?我抬頭一望,暴眼張嘴的看著朝我倒下來的雙子星大樓…是暗黑魔神!

天啊,魔神你也該減肥了吧!體積這麼大,害我居然找不到地方可以逃……媽呀!我帶著哭喪的臉,哀怨地三度掉下斷崖…

「啊…啊……」我拼命的喊叫著,死閉著眼等待落地的劇烈疼痛。「啊啊…」

「你可以閉嘴嗎?」劍心冷冷的聲音從我上方傳來。

「啊……?」我抬頭看去,劍心的臉出現在我眼前,我呆住,看著劍心手中的紅色布條牢牢纏在我的腰間,還有……他因為少了腰帶而滑落到膝間的褲子。

「劍心,兜擋布好穿嗎?」我認真的問,自從上次「不小心」看到後,我就一直很想問。

「什麼是兜擋布?」劍心皺了皺眉。

「就是你遮在重點部位的那塊布。」

劍心低頭疑惑的看了看那塊布。「你不是穿這個嗎?」

「不是,我穿的是四角褲。」我鄭重否認,我絕對沒有穿兜擋布。

「有什麼差別?」

「嗯,我是很樂意跟你討論四角褲和兜擋布的差別,不過…」我皺眉。「你知道的,吊在半空中討論內褲問題,這實在太不衛生了,而且,我兩條腿不能『腳踏實地』,實在讓我很不習慣。」

我翻了個白眼。「所以,你可不可以先拉我上去,我保證把內褲的所有種類好好分析歸類,再跟你解說,好嗎?」

我爬上斷崖,跌坐在地上,有點不敢相信我居然又再度從斷崖手中死裡逃生。



「劍心。」我懶洋洋的說。

寵物主人:王子
寵物名稱:劍心
等級:一百
生命力:一萬
魔力:一千五

基本屬性:
力量:三百
體質:一百五十
敏捷:一百五十
智力:五十
精神:五十
悟性:零
技能:拔刀術、連續斬、破空斬、龍翔閃、空間破
輕身法、半空躍、瞬間爆發
特殊:任務寵物,不可升級,不可得新技能。

「你有一百級也就算了,但是這個數值也太恐怖了吧,難怪這麼強。」我羨慕的看著那些數值。

「不過,不可升級真是太可惜了,這個系統也太卑鄙了吧,我這麼努力才得到你耶。」我忍不住喃喃抱怨著。

劍心冷冷的撇了我一眼,淡淡的說。「跑了幾步也算很努力?」

聞言,我馬上跳起理論。「什麼跑了幾步!我可是從中央大陸千里迢迢跑來的,還辛辛苦苦的帶了晶和雲那麼多天,才能被他們陷害掉下斷崖耶,再加上,還冒著暴風雪來雪村,還摔了一跤……喂,劍心你別走啊,我還沒說完耶,居然還用冷眼鄙視我?你知不知道,我是你的主人啊?喂,別不理我啊!」


「接下來,要怎麼辦?」我和劍心晃回了西邊的白虎城,我實在想不起來,接著要幹嘛才能救出還困在鬼窟的陽光?

「去冒險者公會,接預言者的任務。」

「喔。」我了解。

接著,我迫不及待踏進了冒險者公會,想趕快做完任務,然後把強大的劍心和高雅的陽光一起帶回中央大陸,唉,好想念非常隊的大家喔。

接完了任務,看著手裡的那張紙片,我覺得我有點發昏,這是什麼情形?為什麼冒險者公會給我的三大預言者所在地的地圖,會是整個東方大陸上畫三個排成三角形的點啊?這個,就算我不是路癡,應該也很難找到吧?

沒關係,我精神一振,旁邊還有劍心在啊,我怕什麼?「劍心,你應該隨隨便便就可以找到三大預言者吧?」

劍心緩慢的轉頭,還是那張冷冷的臉。「除了小薰在的雪村以外,其他的不知道!」

……看來這個任務很有可能會因為兩大路癡,而使得難度三級跳,我嘆口氣,認命的開始對這張地圖大眼瞪小眼,先從最近的開始吧!最近的點好像是左下方的那個,看起來,好像就在白虎城的左下角。

「反正,往左下走就對了。」我毅然決然的邁步向前走。

「王子。」一直默默跟著的劍心,突然叫我的名字。

我腳下繼續走著,只是微微回頭問。「幹嘛?」

「你還沒跟我說內褲的事。」劍心滿臉的認真。

「呃,內褲…」我只知道內褲有低腰褲、束褲、蕾絲的、無痕的……不知道男生除了四角褲和三角褲,還有其他類的嗎?嗚~我哪知道啊,我總不能跟劍心推薦蕾絲內褲吧?糟糕,我真的有點想這麼做,劍心穿上蕾絲內褲…噗!嗯,值得考慮考慮。

「不用說了。」劍心突然又說了這句話。

我滿懷失望,用閃閃發亮的眼神哀求。「為什麼?我很想跟你討論這個問題耶,我跟你說嘛~好不好?」

劍心冷冷的眼神射了過來。「不知道為什麼,看見你的笑容後,我就突然不想知道了。」

「……」我搔了搔臉,原來是我的笑露饀了,下次要記得不要亂笑,劍心穿蕾絲內褲計畫失敗…我有點扼腕。

「是海?」劍心突然停了下來,他愣愣的看著海洋,彷彿從來沒見過這種奇景,他臉上混雜著感動和驚喜。

我對海的感受就沒那麼好了,我之前被困在海上、無聊到跟個肉包說話,最後還因為欠債,而被迫清理甲板上的海鷗大便……真是一段不甘回首的往事。

劍心有點猶豫的問,還帶點尷尬。「我們可以靠近一點看嗎?」

我露出我潔白的牙齒笑。「當然可以啦。」

劍心表面上保持著冷靜,腳下的腳步卻很明顯的加快了,我也笑著跟上去,想不到冷冷的劍心也會害羞呢!

劍心在一片蔚藍的海前停下來,我靜靜的站到他的身邊,開口說。「很美吧,等到救出陽光後,我們一起到中央大陸,你們兩個一定還可以看到更多的美景。」

「嗯。」劍心的冷臉上終於出現淡淡的笑意。

我左右張望著,總覺得這裡好像有點熟悉?我朝左看去,印入眼簾的是一艘非常熟悉的船,還有非常熟悉的港口……居然走到了港口?我拿出地圖對照了一下,發現我大概走偏了四十五度角吧,真糟糕!連最近的點都走不到,我到底要怎麼找到三大預言者啊?

「唉,找不到路啊。」我皺緊眉頭。

劍心收回了緊盯著海洋的目光,提出建議。「那邊很多人,去問路?」

「很多人?」我轉頭望去,真的不少人,好像在圍觀什麼東西?有趣,我興衝衝的拉著劍心往人群走去。「走,我們去看熱鬧。」

「熱鬧?比海好看嗎?」

「呃…見仁見智啦。」

人實在有點給他多,而且好像氣氛有點火爆?我看著周圍的人群都是一副磨拳擦掌、滿臉氣憤,有的連武器都拔出來了,現在是發生了什麼事?我拼命的探頭探腦,想看看人群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地頭蛇皇威。」我隔壁的人突然爆出了這句話,語氣還帶抖音。

「皇威?」這名字聽起來還真熟悉。

「綠晶,你到底當不當我老婆?我告訴你,我已經在各個重生點都佈下人手,你要是說不,我絕對把這小子砍回一級。」一個欠扁的熟悉聲從人群中傳來。

我一聽,臉色馬上沉了下去,好你個皇威居然又在欺負我死黨,還逼婚?簡直是不把我看在眼裡。

我猛力推開前面漸漸退縮的人群,馬上看見晶那蒼白的臉色和被數人架住的雲,我心裡充滿怒氣,冰寒無比的說。「她要是會嫁給你,我就把我的刀吞下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到我身上,雲更是激動的驚呼。「精靈?大哥是精靈沒錯。大哥,是你嗎?」

我微微一笑。「不是我,還有哪個精靈會在東大陸閒晃?」

「大哥……」晶蒼白的臉色無比的複雜,她猶豫的喊了一聲。

我看向一樣金光閃閃、俗到最高點的皇威,用飽含怒氣的冷靜聲音說。「皇威是嗎?看來上次給你的教訓還不夠啊。」

「你…」皇威的臉上充滿氣惱和些許的畏懼。

「媽的,你不要以為我會真的怕你,上次是你偷襲老子,這次沒那麼簡單,大伙給我上,砍死他的人重重有賞。」皇威對我大吼著。

「劍心,開打了喔。」我帶著淡淡微笑,跟身旁的劍心說,心底又是充滿興奮,暗黑魔神讓我憋了那麼多氣,現在終於遇到可以欺負的人了,怎麼可以放過呢!

劍心只是冷著張臉,點了個頭。

我拔出黑刀,看著退到小弟後方的皇威,我冷冷一笑,以為躲在後面就有用了嗎?我和劍心同時飛身上前,絲毫不把八名大漢看在眼裡,只見我們倆的身影飛快穿梭在刀劍間,黑刀和劍心的刀更是快到只見黑影和銀光閃過,便是血光噴出……

我爽快的不斷飛跳閃躍,絲毫不把八名大漢當做威脅,上次我孤身都敢挑上他們,更何況現在身邊多了個一百級的恐怖劍心,這麼說或許汙辱人了點,不過,我確實只把這場戰鬥當作解手癢的遊戲。

把剩下的兩個人交給劍心去解決,我帶著微笑走向皇威。「皇威,給我聽清楚了,別再讓我看見你欺負那兩個叫我大哥的人,否則,不管你帶多少廢物在身邊,對我而言,不過是蒼蠅在亂飛而已。」

「對你,我絕對照殺不誤。」我一個挑刀,把那把中看不中用的黃金刀從皇威手中遠遠挑開。

九頭龍閃!

我傲笑的仰天看著白光飛走,好一會才停下笑聲,我看向早已收拾完兩個人的劍心,心頭一驚,呃,我剛剛好像在劍心面前用了他的招式喔?可是…劍心的技能裡也沒有九頭龍閃啊,應該沒關係吧?我滴下一滴冷汗。

「你們沒事吧?」我擔心的看著雲和晶,幸好,兩個人除了臉色有點蒼白以外,倒是沒有受傷的跡象。

「大哥…」雲走上前來,臉上充滿悔色,等到走到我面前時,突然地,他整個人跪了下去。「對不起,大哥。」

我眼睛暴凸,這個死愛面子的雲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對我下跪?

「大哥,我們騙了你那麼多次,你為什麼還要幫我們?」晶也走上前來,她的臉上充滿猶豫。

我聳了聳肩。「我說過,會後悔的事我不做,決定做了,就不會去後悔。我已經決定幫你們,就會幫到底。」

「大哥。」雲和晶異口同聲的說,兩人好像下定決心般。「拜託你,讓我們跟在你身邊。」

「嗯?」我皺了皺眉。「你們應該有足夠的錢去中央大陸了,你們不用管我,先過去吧,我還有點事要辦。」

兩人的臉色突然刷白,雲顫顫的說。「大哥是不肯讓我們再跟你身邊嗎?我可以發誓,我們絕對不會再害你的。」

「不是這樣的…」我緊皺眉頭,要不要讓他們跟呢?我有點猶豫,照理說,讓他們跟也是件好事,畢竟雲和晶的方向感可比我好太多了……但是,這樣就得跟他們說明劍心和陽光的事。

「鬼王?」晶突然愣愣的看著劍心,輕輕吐出這句話。

雲也轉頭看向劍心,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我臉色微變,忙著說。「什麼都別說,先跟我走。」


晶和雲帶著我和劍心衝進了某飯館包廂裡,他們倆馬上在位子上端坐好,四隻眼睛猛盯著劍心冷冷的臉,我有點好笑,故意慢絲條理的拿起菜單,跟服務生一道一道慢慢的點菜,把他們倆著急的視若無睹……噗!我忍笑忍到都快得內傷了,想不到,我能在遊戲裡這樣整他們,以前每次都是他們兩個聯合起來欺負我的。

「最後,再來道……」我猶豫著要吃什麼呢?

「紅油炒手,對吧?大哥。」雲笑嘻嘻的接話。「我也愛上了吃紅油炒手呢,大哥的品味果然是一絕啊!」

我眉一挑,對吃的問題,不是我要說,我敢保證至少在死黨裡是最強的,哪次出去不是我決定去哪吃和點菜的?「那就紅油炒手吧。」

服務生後腳才剛踏出了包廂,晶和雲馬上死盯著劍心,眼神是不弄清楚死不罷休。

我嘆了口氣,嚴肅了起來。「晶、雲,我現在要和你們說的事非常重要,我要你們跟我保證絕對不告訴任何人,而且從此不再提起此事。」

晶和雲互看了堅定的一眼,雲毅然說出。「大哥,我敢發誓從此以後,絕對聽從大哥的話,既然大哥叫我們不要說的話,那我們連一個字都不敢透露。」

「如果大哥不放心的話,那就不用對我們說明了,我們絕不會有任何異議。」晶也如此說。

我用眼神詢問劍心,畢竟這是他的隱私,我不應該為他做決定。

「說吧,我不希望他們把我當作一般的NPC。」劍心淡淡的說。

晶和雲的表情空白了三秒鐘,雲結結巴巴的問。「你、你…有了意識?不會吧?這種科幻小說才會出現的事情,居然活生生的上演了?」

「事情就是這樣。」我搔了搔臉,想不到雲的智力比我想的高嘛,這樣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了。「而且有意識的不止劍心,還有另外一個,叫做陽光,我現在正在想辦法把陽光也救出來。」

「還有另一個?」雲和晶都愣住。

「嗯,我得再完成另外一個任務,才能把陽光也救出鬼窟。」我皺眉。「有件事得仰賴你們,我看不太懂任務給的地圖……」

「給我看看。」晶不愧是晶,驚訝完馬上恢復原狀,冷靜的跟我要地圖。

我拿出那令我一頭霧水的地圖,遞給了晶,晶皺眉看著地圖,又拿出了測量角度的量角器……好專業啊,我暗暗佩服,怪不得他們都不會迷路,我得好好學學了,不過,量角器怎麼用啊?

「從港口朝東南東二十度走個十五公里就可以了。」晶邊說邊收起量角器。

「喔…」我邊啃食物邊無所謂的回答,反正晶和雲剛剛都說跟定我了,有他們帶路,我還管什麼東南東的。

我拿起桌上的肉包子,看著它愣了好一會,我好像很多天沒有喂肉包子了喔?我冷汗直冒,慘了!顧不得晶和雲還在這,我趕緊伸手進包裹,一把抓出肉包子……

「媽媽~~」肉包子的眼睛很明顯的哭到紅紅腫腫的,但是在看見我後,它還是流露出欣喜的模樣。「肉包包好想媽媽,肉包包的肚肚也好餓餓~」

我實在有說不出的心疼,也十分後悔,我居然會忘記喂它了,我趕緊把手中的食用性肉包子餵給肉包子,一邊喂,我一邊道著歉。「真是對不起啊,肉包子,我真的忘記了,害你餓了那麼久。」

「嗚~嗚~」肉包子的嘴被食物塞得滿滿的,但是大眼睛裡還是充滿開心的回我。

看到肉包子吃得很開心,我放心的再度舉筷準備填飽自己的肚子,但是卻迎上了三雙呆愣的眼睛。

「肉包子長眼睛…」雲目瞪口呆。

「會說話的肉包。」晶吞了吞口水。

「……」劍心無語。

我乾笑兩聲。「這是我的寵物,叫做肉包子,肉包子跟大家打個招呼。」

肉包子吞下嘴裡的大肉包,高興的跳上桌子,還叫著。「大家家好,肉包包的名字叫做肉包子,是媽媽的寵物喔。」

「媽媽?」三雙懷疑的眼又對上了我。

「肉包子分不太清楚性別,總是喜歡叫我媽媽。」我暴汗,這實在是大謊言,全世界大概沒有人比肉包子更會分性別的了……

「大哥的寵物還真特別啊。」雲掛著無奈的笑容。

嗯,我想想,第一個寵物是長眼睛的肉包子,第二個是有自我意識的漫畫人物劍心,將來救到陽光後,第三個不就是有意識的阿拉伯王子嗎?的確是很特別……汗!


「肉包包啊,原來你喜歡吃肉包子,這還真是特別。」雲跟「坐」在他肩頭上的肉包子開口說。
「肉包子,好吃!」肉包子開心無比的跳著。
「肉包子是蠻好吃的。那你是什麼時候會開口說話的啊?」
「跟火鳥打架完以後。」
「火鳥是什麼東西?」
「是居居的寵物。」
「居居又是什麼東西?」
「居居是…」肉包子偏著大頭苦思。「跟媽媽一樣的東西。」
「喔…也是精靈戰士啊。」雲恍然大悟。「那……」

「……」我無言。

走在前往第一個預言者的路上,我們兩人加一個NPC就這麼無言的聽著另外一人加一顆肉包無俚頭的對話,看來雲和肉包子是一拍即合了,兩個「人」的嘴都停不下來,剛好一起講個沒完沒了!

「晶,還有多遠?」我有點無奈的問著,再聽那兩個「人」念下去,我怕我會得精神衰弱症。

晶左手拿著地圖、右手是指南針。「差不多在這附近了,大哥。」

「喔,那附近找找吧。」

啪!我腳下一滯,好像遇到了什麼阻礙?低頭看去……我居然把路邊老乞丐的碗踢出了五公尺遠,我張大了嘴,天啊,我幹了什麼好事?我趕忙把碗給拾了回來,嘴裡是不住的道歉。「真是對不住啊,大叔,這是你的碗。」

看著乞丐大叔好像沒什麼反應,我想了想,伸手進包裹抓了幾個金幣,放進乞丐大叔的碗裡。「大叔,這些金幣給你囉,真是不好意思,打翻了你的碗。」

事情解決了,我正打算舉步向前走的時候,卻看見晶和雲一臉驚訝的看著我。「怎麼了?」我摸了摸臉,面具還在啊!他們倆幹麻這麼盯著我?

「沒什麼,只是大哥對待NPC的態度還真是特別……」雲有點驚訝。

晶深吸了一口氣說。「怪不得,怪不得劍心他們會選擇你來解開他們的任務。」

「……」劍心沒表情的臉上抽蓄了兩下,我滴下一滴冷汗,聽說他們選我的原因好像是因為沒人摔下那個斷崖過……

不過面子還是要顧,我咳了兩聲,故做嚴厲的說道。「劍心哪有什麼任務要我解,你們在胡說什麼。」

晶和雲露出慌亂的表情。「對不起,大哥。我們什麼都沒說。」

我點了點頭,口氣緩和下來。「趕快找找預言者在哪吧。」

「是,大哥。」

一個幽幽的聲音從跪在地上的乞丐大叔傳來。「你們找預言者有什麼事嗎?」

我們轉頭看向地上的乞丐,我更是有些猶豫的問。「我們想知道世界最高峰,湛藍山上預言石碑的內容。」

乞丐幽幽的嘆了一聲,緩緩站起。「看來,還是躲不過啊!我就是三大預言者之ㄧ。」

「啊?」我們愣住,有沒搞錯?當預言者這麼窮啊,窮到路邊要飯?

「小兄弟,看在你是個好人,我就不折騰你了,原本還要叫你做件事來證明你是個正人君子。」預言者和藹的笑著。「現在,我就無條件把湛藍山地圖碎片交給你了。」

我接過地圖,有點呆住,這麼簡單就得到第一張碎片啦?

「請問,預言者,原本你是要叫我們去做什麼呢?」晶懷疑的問。

「挑了虎山上的猛虎寨,殺了三大當家。」預言者雲淡風輕的說。

晶和雲非常沒氣質的大張著嘴。「猛虎寨……那可是危險不下鬼窟的地方,而且還要殺了三大BOSS?」

好一會,雲終於閉上嘴巴,然後滿臉崇拜的看著我。「大哥,我真是太崇拜你了,小弟以後一定多學學您的為人處世,懸壺濟世的偉大胸懷。」

喂,成語不要亂用好不好,還懸壺濟世呢!虧你還跟我一樣是文學院的,我搔著臉,想不到一個小舉動卻省去大麻煩,真是始料未及,不過也好,這樣離回中央大陸見非常隊的大家又更近了一點。

我轉身向預言者乞丐大叔。「謝謝你的碎片了,預言者大叔,那我們就去找第二個預言者了。」

預言者微微一笑。「真是個有禮貌的小夥子,那我就再跟你透露一點,北預言者常常出現在那雞鴨魚肉青菜蘿蔔的地方。」說完,預言者又跪了回去,繼續當他的乞丐。

「菜市場?」我搔了搔臉,預言者的設定還真怪,我還以為他們都躲在高山遠嶺,只有飛鳥走獸相伴的地方呢。「那我們就到玄武城去找北預言者吧!」

「是,大哥。」晶和雲的表情又更加崇拜了。

「看來,這趟任務或許會比我想像的簡單。」是吧?我滿懷信心的想,非常隊的各位,我快要可以回家嚕。

上篇:03-5:鬼王劍心     下篇:03-7:戰爭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