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3-7:戰爭開始  
   
03-7:戰爭開始

「羽憐,還差很多錢嗎?」醜狼心疼的看著眉頭皺了好幾天的老婆。

「很多,很多。」羽憐緊皺著眉,忙著和浴冰鳳凰討論財政收支表,兩人的臉色都是十分難看。

「不行,要是不多開發點收入,絕對撐不下去的。」浴冰鳳凰啪的一聲丟下文件,揉著太陽穴苦惱的說。

「但是,都已經把能派出去賺錢的人都派出去了,再過兩個禮拜,官方保護就要收回了,那時,在外賺錢的劍無罪團一定要回來保護無垠城,到時候,財政會更困難。」羽憐也是煩憂的說。

「那時,城不就會有玩家來消費了嗎?」醜狼問著。

「不,城才剛開始運作,絕對會是赤字,光是店舖裡的店員們、維持治安的治安隊,軍團也還太少人,所以一定要繼續增加人員,而這些費用就夠驚人了,更別說,城還要繼續蓋下去呢,現在不到十萬左右的水晶幣,絕對不夠用的。」鳳凰分析著。

醜狼偏著頭想了想。「居的設計圖好像畫得差不多了,把他派去日月星三城賣唱吧?」

「嗯嗯。」羽憐認真的記下增加財政的方法之ㄧ。

「小龍女,你騙了多少錢回來了?」醜狼問著,在一旁閒晃的小龍女。

「我騙的十幾萬水晶幣早就用掉了。」小龍女白了醜狼一眼。「我現在都已經被通緝了,日月星城都差不多知道我的長相和手段,騙不到了啦。」

「真是可惜……」

「如果王子在的話,應該可以跟居一起去賣唱。」小龍女挑了挑眉。「他的歌喉可好了呢,再加上那張臉,一定可以賺進大筆鈔票。」

「王子唱歌很好聽嗎?」鳳凰陶醉的想像畫面中……

「那就等王子回來再把他送去賣唱好了,依王子的能力,認真接任務、賺錢、再加上賣一些小寶物,應該差不多也該可以回來了吧!」羽憐盤算著。

「問題是,那傢伙會認真賺錢嗎?」小龍女不甚認同的說。

……這又是另外一個大問題了!

「不好了。」南宮罪緩緩的走進來,面色沉重。

「你可不可以不要用這麼震撼的開場白啊,我們都知道狀況不好。」小龍女白了南宮罪一眼。

南宮罪沒理會小龍女,只是略帶怒氣的述說。「梵在召兵買馬,等待官方保護一消失就要進攻無垠城。」

「梵?」鳳凰聽到舊情人,皺了皺眉,心底五味雜陳。

「真是雪上加霜。」羽憐大嫂面色不善。「又得再多養點兵了。」

「王子還沒有回來嗎?」南宮罪平靜的問。

「呃,這個…」非常隊的眾人都支支吾吾。

南宮罪轉向浴冰鳳凰,溫言卻堅定的說。「鳳凰,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事要和非常隊員說。」

鳳凰雖不情願,但是也知道分寸,喔的一聲,便乖乖走了出去。

南宮罪眼見鳳凰關上房門後,轉身面對非常隊的人。「說吧,王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房內一片安靜……

「我知道王子這個人雖然實力堅強,重情重義,但是卻很迷糊,有點傻,而且還是個路癡。」南宮罪非常平靜的說。

「早說嘛~」眾人都鬆了一口氣。

「原來你知道王子真正是個什麼德性,不早說,害我們緊張個半死。」小龍女拍著胸,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

「王子到底在哪?」南宮罪不厭其煩的又問了一遍。

「在東方大陸。」沒了顧慮,醜狼直言不諱。

南宮罪眉一皺,不解的問。「在那做什麼?」

「路癡加上喝酒的結果。」小龍女臉色陰暗。

「……」即使是知道王子真面目的南宮罪也不禁呆愣了一會。「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小龍女老老實實的說。

「你們對王子好像有點不重視。」南宮罪雲淡風輕的說,但是語氣很明顯帶點不滿。

「不是不重視,只是不想這麼早就禁錮他。」小龍女淡淡的說。

南宮罪帶著不解的眼神。

「你以後會明白的。」羽憐笑著。

居一腳踏進了房裡,開頭就是一句。「不好了。」

數道白眼馬上射了過去,小龍女懶洋洋的開口。「又是什麼不好了?」

「邪靈說,王子可能要晚點回來了。」居一臉的悲憤。

「那傢伙在幹什麼?」小龍女臉上暴出青筋。

隨後走進來的邪靈緊皺著眉。「他不肯說,不過似乎很重要的樣子,他說他會盡快趕回來的。」

「盡快回來?人家都快打到城下,他這個城主還在東大陸逛大街?」小龍女猛地站起。「不行,邪靈,你告訴他,不管他在幹嘛,一定要在三天內搭上船,不然人家攻城,城主卻不在,這仗要怎麼打啊。」

「我會告訴他的。」邪靈點了點頭後,又絕不妥,補上一句。「至於他怎麼做,就不是我能預測的了。」

「那傢伙會做的事,連他自己都無法預測了,何況是你。」小龍女按摩著自己的太陽穴,頭疼的說。「只希望他能在梵攻城前回來,畢竟王子還是無垠城的向心力。」


我呵呵的笑著,想不到地圖碎片這麼容易收集,只不過回答了菜市場裡的北預言者的幾個問題,還有跟賭場裡的東預言者賭個比大小,三片碎片就輕而易舉的到手,這個任務很簡單嘛!

「為什麼有人可以把二十種不同的菜和十種不同的魚肉分得清清楚楚?還寫得出名字?」雲悶悶的說,他看那堆魚肉長得根本一模一樣,連吃起來的味道都沒差多少啊?

「為什麼有人可以玩比大小連贏十次?」晶滴下冷汗,這已經不是狗屎運可以形容的了。

「劍心,這個地圖好難拼喔,你自己拼起來再給晶看看。」我手忙腳亂了一會,還是搞不清楚這三片到底是要怎麼湊起來,所幸丟給劍心解決。

而且這個人居然拼不起來三片的地圖……晶和雲腦中一片空白,這落差會不會太大了點?

劍心抓過了地圖,先丟在桌上,正準備動手拼的時候……

「哇,劍心你拼好了喔,真快。」我看著桌上已經完美組合在一起的地圖,趕忙招呼晶來看。「晶你快看看這是哪。」

「……」劍心看著已經拼好的地圖,皺了皺眉,還是無語。

「我大概知道在哪邊了。」晶若有所思。

「那太好了,我們快出發吧。」我皺了皺眉,聽卓哥哥說,我好像只剩三天可以完成任務帶走陽光,不得不趕快了。


「好高。」我站在山腳下看著高聳入雲,看不到峰頂的湛藍山,心裡總有種不祥的感覺,但是爬山對於我和劍心的身手來說,應該不是件難事啊?對吧……

我轉向晶和雲。「你們倆不是戰士,要爬這座山恐怕有點困難,你們就在這邊紮個營等我和劍心好了。」

「好的,大哥。」晶和雲都點了點頭。

「劍心,我們走吧。」我看劍心跟我點了頭,我猛地拔腿就要準備爬上這座山,但是……我突然轉過頭去對著雲說。「喂,把肉包子還給我。」

雲一臉的驚訝加失望加沮喪加不捨,他含淚把肉包子遞給了我。「肉包包,你要快點回來喔,不然我會很無聊的。」

「肉包包會快點回來的,不要哭哭喔,雲雲。」肉包子大眼裡也充滿了淚水。

空氣中充滿著離情依依的哀傷,一人一包就這麼哀怨的對望著,彷彿一對被迫分離的情侶,時不時還丟給我一個求饒的眼神,似乎是在懇求我這個狠心拆散情侶的無情無淚沒心沒肝的兇手,大發慈悲放過他們……去你的!我狠狠給了雲一個暴栗。

「走了,肉包子。」我暴著兩根青筋轉身就走。

「好嗚,媽媽。」肉包子蹦蹦跳跳的跟了過來,眼中充滿開心,只留下哀怨的雲在後面不斷散發怨婦光線。

「好,爬山啦。」望著高聳入雲的湛藍山,我看見的不是雲霧繚繞,而是非常隊員們的臉孔。


「還有多久?」南宮罪平靜的問著空空和小龍女。

「半天內一定會打過來。」空空氣憤的説。

小龍女帶著陰暗的臉色分析。「梵帶來的人大概有七百個上下,戰士佔了三分之二,其餘的幾乎都是魔法師和祭司,戰力很高,不好對付。」

南宮罪仔細的想著己方的戰鬥力,大約有兩百個戰士,五十個弓箭手,五十個魔法師,二十個祭司,二十個盜賊……嗯,如果對手不是他最痛恨的梵的話,他可能會直接投降吧。

南宮罪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怎麼也要為王子守住無垠城,更何況此城也投入了劍無罪冒險團的無數心血啊。「白鳥,你來主持會議吧。」

白鳥立人也是略皺著眉,情況確實不怎麼好,但是所謂守城容易,攻城難,只要計策妥當,她相信要攻下無垠城絕不是件容易的事。「各組回報狀況。」

「我已經把東西南三門全部都和城牆融在一起了,絕對打不開。梵除了北門以外,就只有爬上城牆才能進入無垠城了,但城牆上也擺好了滾燙的熱油,只怕梵的人手多到我們的油不夠用而已。」邊說,居的眉頭深鎖。「門才剛築好的……唉,這仗打完,光是重新開啟三門和重新建造的費用就非常驚人了。」

晴天一反平常的任性形象,她的臉上掛著黑框眼鏡,右手拿著一堆長到拖地的資料,左手居然是個算盤,她精打細算的分析。「幸虧,我們下足本錢在建城上,城牆的堅韌度十足,五百人的攻擊要讓我們的城牆倒下……約略估計要一個月十五天三個鐘頭四十六分鐘,但是以遊戲來說,我想沒有人可以用睡夢遊戲機睡上一個月不出事的,至於城門的堅韌度也十分完美,就算被魔法攻擊,至少也可以撐上個幾天。」

羽憐嘆了口氣,撫著太陽穴頭疼的說。「唉~三道城門的錢要從哪邊來啊!唉,鳳凰你們報告吧,我要去喝杯茶鎮定鎮定。」

鳳凰趕緊開口。「由於我們弓箭手嚴重不足,所以每名戰士都配備了中等級的鋼弓和箭枝,雖然威力遠不如弓箭手,但是以力量來補足,應該可以站在城牆上以弓殺傷敵人……雖然增加了財政負擔。」鳳凰說到這,自己也不禁暈眩兩下。

「補給品方面呢?」白鳥麗人仔細的問著,不管財政狀況如何,補給品是一定要有的,如果連補給品都不足的話,要如何以少勝多。

「都依照軍事組開出來的單子採購了。」剛接到那像是老太婆裹腳布,又臭又長的補給品採購單時,鳳凰差點沒和羽憐抱在一起痛哭,但是迫於現實(事實上是迫於白鳥的淫威。),也只有硬逼小龍女再去多釣點凱子……

「魔法師的狀況怎麼樣了?」

玫瑰溫柔而堅定的說。「我已經告知魔法師們,他們的主要任務是撐起保護罩,防止梵的魔法師團破壞城門,但是我想魔法師的數量或許有些不足,相對起梵的魔法師來說,但是我敢保證我們的魔法師都是訓練的最好的。」

白鳥強硬的說。「把藍水當白開水喝也要撐住。」

玫瑰和鳳凰都嘆了口氣,但是還是回答了。「是。」

「外交部,有援軍嗎?」雖然不抱多少希望,白鳥麗人還是問了。

風無情羽扇一搖,搖頭嘆氣。「援軍哪是這麼容易邀到的,無垠城目前是沒半點油水可撈,會有多少人肯來當援軍啊?」

小龍女青筋暴露。「混蛋,我被財政組抓去做苦工的時候,你這傢伙都在外交部混嗎?連個援軍都找不到。」

風無情冷冷的回應。「做苦工?是做狐狸精吧!」

「你!」小龍女眼看就要掐上風無情的脖子,只是被醜狼抓住後領,沒辦法如願勒死他。

風無情原本冷冷的神色一變,輕輕笑了起來。「援軍是沒多少啦,只有找到一百二十個戰士、三十個魔法師和十個祭司而已啦!」可惜老姐死都不肯答應來幫忙,不然肯定又多個姐夫可以幫忙,真是沒義氣的姐姐,幫守個城都不肯。

小龍女的嘴馬上變成了O字型,她顫抖的手指比著風無情。「你、你哪找來那麼多人?」

風無情摸了摸鼻子,老老實實承認。「我爸媽也在玩遊戲,而且我媽是個作家,她召集了她的忠實讀者來助陣。」

「偷懶的傢伙。」小龍女不屑的答。

「你……」

「陷阱的事弄得怎麼樣了?」沒理會鬥嘴的兩人,白鳥轉向盜賊空空詢問。

空空點了點頭。「我之前就已經召集盜賊們,在無垠城周圍埋下了無數的陷阱,只留下幾個小通道。哼,梵那個小白臉要是敢靠近無垠城,我保證他不是被炸上天就是活活埋掉。」

「接著,是最重要的軍事組了。」白鳥轉向南宮罪、邪靈、斷劍和醜狼四人。

「劍無罪早在來到無垠城後,就拼命的增強實力了,雖然後來加入的成員們的默契和實力比不上原本的劍無罪成員,不過在這一個月也大有展進,平均等級在五十級左右,算是很不錯的平均等級。」南宮罪盡責報告著。

醜狼侃侃而談。「我把無情的額外人手先佈置在北門,以防門被攻破時,這一百人能夠先撐到其他人來支援,其餘人守在城牆上以弓箭和魔法為主力作遠距離攻擊,阻止敵人前進,至於非常隊和暗黑邪皇隊,還有約五十個挑選出來的高手負責守護中央塔。」

斷劍望了眼勒苟拉斯,後者對他點了點頭。「我和勒笱拉斯已經讓戰士們都學會初級的弓箭術,雖然準度和力道無論如何比不上弓箭手,但是至少彎弓射箭是沒有問題的。」

「我已經按照默契和配合度等等因素,把所有人都分成了小組,相信對於近身戰鬥有很大的幫助。」邪靈認真的報告自己的進度。

見所有小組都報告完畢,白鳥也開口說明這次戰鬥的方式。「首先,我要先說,戰鬥期間,無垠城的重生點必須關閉,否則敵人若死亡也有可能會重生到重生點,對我們非常危險,雖然關掉重生點,我們的人也回不來,但是這是必須要的舉動,大家了解嗎?」

所有人點了點頭。

白鳥繼續說明著。「還有一點大家要記住,我們是守城方,我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守住這個城池,不管怎麼樣,一定要守住中央塔的無垠城寶石,一旦無垠城寶石碎了,無垠城將不再屬於我們,這個嚴重性相信大家都知道,所以,拼死也要守住寶石。」(註:玩家的城內都會有一座中央塔,塔內是城之寶石,平時中央塔無法開啟,但是在攻城戰期間,則可用以武力強行開啟,城之寶石一旦被打碎,城將由打碎寶石的人繼承,原城主將喪失此城。)

「拼死守護寶石。」所有人都低聲吼著。

最後,白鳥終於忍不住的提出一個疑問,雖然罪一直要她不要過問。「城主會回來嗎?」

所有人看向了非常隊員,而非常隊則是整齊的看向邪靈,邪靈只有回答了一句。「我不知道。」

白鳥的聲音裡帶著強壓的不滿。「城主一整個月都沒露過面也就罷了,但是在有人攻城時,居然不在場。這點怎麼都說不過去吧?」

「王子會回來的,一定會。」小龍女堅定的看著白鳥。

白鳥也直視著小龍女。「希望如此。」

希望如此……眼神堅定不移,但是小龍女背後留了滿身冷汗,上天保佑王子那傢伙別再路癡了吧!


「這大概有一千人吧。」縱使是冷靜又無所懼的白鳥麗人也不禁臉色蒼白,眼前這驚人的數目,整齊的陣仗,精良的盔甲和武器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巨大的攻城圓木車,還有將近十具用來登上城牆的木梯車……我的天,刺激可以再大一點,那她大概會直接跳下城牆。

所有人臉色都不是太好看,唯有南宮罪淡淡說了一句。「撐住吧,我不想讓王子失望。」

邪靈挑了挑眉。「我絕不會讓她露出失望的眼神。」

「失望的表情,王子不適合。」居冰冷的說。

南宮罪走到最顯眼的地方,他猛地抽出劍,冷冽的劍聲平靜了所有人激動的心情,南宮罪用眼神巡視了一周後,用渾厚的聲音吼著。「為了我們的無垠城,誓死戰鬥。」

「誓死戰鬥~」戰士們跟著狂喊。

南宮罪看向遙遠的也正遠望著他的梵,喃喃自語道。「來吧,梵,就做個了結吧。」

「弓箭隊拿好箭枝,在牆洞後面聽候命令,準備射出第一波箭枝。」率領著弓箭隊的勒笱拉斯。

「戰士組把油鍋放好位置後,先用弓箭攻擊,一但有人爬上城牆,馬上用熱油攻擊,另外,保護好弓箭手和魔法師。」邪靈冷靜而迅速的下好命令。

「魔法師們撐起保護罩!」羽憐等魔法師們馬上在城中站定好位置,合力施展出足以罩住無垠城的保護罩。

戰爭一觸即發!

「王子,我會把你從無垠城主的位置拉下來。」梵還是那漠溫和的微笑,只有熟識他的人才能理解他眼中那抹陰冷和仇恨的火花。

「所有人準備進攻,讓無垠城成為我們的。」梵彷彿天將神兵的身影,領導著千人進發無垠城。


「快、快,用熱油阻止他們爬上來。」邪靈狂奔狂吼著。「,羽憐,快點讓魔法師幫忙破壞登牆梯。」

羽憐急忙回道。「好,鳳凰你在防護罩這邊指揮,第一小組的魔法師和明皇都跟我走。」

「該死的,人數差太多了。」想不到梵居然有那麼多拆除陷阱的高手,陷阱簡直是白放了,南宮罪不禁暗罵,看著像是密密麻麻的螞蟻般攀牆的敵人,他只能強壓住心裡的慌張,沉穩的要大家穩住之外,自己也是拼命彎弓射箭,只希望能多射下一些敵人……偶爾抬頭遠望,彷彿能看見沒有絲毫動作的梵臉上,有一抹城已是囊中物的笑容。

「罪,城門快破了。」醜狼強穩住心頭慌張的說。

「什麼!」南宮罪不禁驚呼出聲。「魔法師沒有清除城門前的敵人嗎?」

「有啊,或許是對方的魔法師數量太多了…我也不知道城門怎麼會這麼快毀壞,也許是居和晴天預估錯誤吧?」醜狼皺緊眉頭。「總之,現在該調點人手去守城門。」

「但是城牆上的人要抵禦那些爬上來的人,就已經有點捉襟見軸了,調不出人手去守門了。」南宮罪心慌意亂,難道要把守在中央塔的人調來嗎?不行,中央塔太重要,人絕不能再少了,但是城門要是破了,那後果也是不堪設想。

眼見南宮罪臉色越來越沉重,醜狼也能理解,畢竟他也想不出個可解的辦法,來問罪也是期待有奇蹟出現,讓他能想出個辦法來。「罪…有辦法嗎?」

「……」南宮罪仰天長望,不禁嘆口氣。「如果能夠再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或雙倍的資金,無垠城的軍事不會是這副德性。」

聞言,醜狼只是抓了抓頭毛。「希望王子那傢伙能夠及時回來。」

南宮罪苦笑了笑。「就算王子回來也只是多了個人,又有什麼差別呢?」

「不知道。」醜狼搔了搔臉。「但是…王子本身就是奇蹟的代名詞。」

南宮罪不解的皺眉,以疑惑的眼神看向醜狼。

醜狼笑了笑。「你不也是因為王子的奇蹟事蹟才會來到無垠城的。」

南宮罪笑著搖了搖頭。「唉,這次可沒辦法靠奇蹟了。」

邪靈從旁走了過來,在周圍慌亂忙碌的戰火中顯得異常沉靜。「油用光了,城牆守不住,城門也快不行了,我建議直接回守中央塔。」

邪靈和醜狼都直接用詢問的眼神盯著南宮罪。

南宮罪心一橫。「所有人員物資都回守中央塔!」


接到命令,各小組都帶些不甘心的回守中央塔,這時,分組訓練的好處就顯露出來了,只見小組員間默契一流,弓箭手和魔法師在殿後的戰士掩護之下,還能一邊攻擊敵人一邊後退,竟然也除去不少敵人,而各小組也盡到互相掩護的功能,不斷支援陷入困境的小組,就在這般且戰且退的狀況下,無垠城的戰士們退到了中央塔的前方廣場,和前來搶奪無垠城的敵人陷入了殊死戰。

「弓箭手射擊。」南宮罪已經不知道說出第幾次的集體射擊指令,天上的白光簡直像放煙火,但是人還是殺不完,一千人?恐怕不止吧,他心中沉重的想。

「你還是投降吧,南宮罪,或許我會考慮給你個小職位做做。」梵的臉上掛著寬怒的笑容。

「哼!」南宮罪只是冷笑一聲,梵雖然人數遠勝於無垠城,但是他畢竟是攻城方,光是那堆滾盪的油就不知道讓他耗去多少人了,再加上自己的劍無罪裡都是訓練多時的團戰高手,情勢未必不利於己,想到此,南宮罪的心情一振。

「敬酒不吃吃罰酒。」梵冷冷的說。「殺!」

南宮罪心頭疑問剛起,就猛然被撲倒在地,同時肩頭上一涼,痛楚隨即傳來,他回頭一看,撲倒他的正是小龍女,而白鳥正不可思議的看著慌亂的鳳凰,鳳凰的眼神幾乎不敢和梵接觸。「唉,鳳凰你……」南宮罪嘆了口氣。

「鳳凰,你在幹什麼?」白鳥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家的妹子,鳳凰居然想殺南宮罪?而且很明顯是聽了梵的指令,她不是已經移情別戀到王子身上了嗎?

「我…」眼見南宮罪沒死,鳳凰自己也是慌亂,但是看向梵後,她心一橫,又是一道魔法要往南宮罪投下……

「你把我當死人嗎?」小龍女不慌不忙的一腳踢倒鳳凰,再從從容容的踩住她。

南宮罪半聲不響的站起,心中是無限的冰寒。鳳凰,他真誠以待的乾妹子,不管她犯了多少次的過錯,他都原諒她、縱容她、只擔心她會愧疚、會傷心……想不到,最後的結果還是如此。

「罪…」白鳥愧疚的看著心灰意冷的南宮罪,還有快把臉埋在地面的妹妹,她只有再三嘆氣,這妹妹非得為了愛情犧牲一切不可嗎?居然還當了間諜。

「城門是你動了手腳吧?」雖是問句,但居的語氣卻是十分肯定,他的計算不可能會出錯的,如果不是動了手腳,城門絕對不會那麼早毀壞。

聞言,在眾人恍然大悟的心痛眼神下,鳳凰的臉埋得更低了。

大伙都辛辛苦苦的為了守住城而奮鬥,但是居然出了個間諜,而且還是這樣親近的人,無垠城這方的人陷入了低潮,在梵趁機猛攻之下,無垠城似乎岌岌可危了,塔邊圍住的己方開始出現缺口,南宮罪一行人更是心懷愧疚,氣氛低迷……

一反常態,梵衝上前當先鋒,低迷的無垠城眾人居然讓敵人直衝到南宮罪面前。「南宮罪,你還是敗了。」梵輕輕的說著,臉上帶著心滿意足的笑容。

南宮罪灰暗的雙眼看向梵,帶著沙啞的聲音開口。「不管你想怎麼報復我都行,只要你放過鳳凰吧!」

梵狂笑起來。「放過鳳凰?哈哈哈,她可不希望我放過她呢,至於你,南宮罪,我絕對會……」

「哇~~下面的人讓開啊!」一聲悽慘的大喊居然從天空傳來,這聲音似乎很熟悉?

崩!

靠,早知道就不要隨便站起來了,果然坐飛機就是坐飛機,千萬不要沒事「站」飛機,坐飛毯也是一樣!我欲哭無淚的覺得全身都要散掉了……我仰望天空,坐在飛毯上的眾人,劍心和陽光正好整以暇的在喝茶,晶和雲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墜機…不,是墜毯的我。

喔,順便說明一下,飛毯這種阿拉伯的特產,當然是那位阿拉伯王子,陽光,所擁有的寶貝了,也多虧了那張飛毯,我才能這麼快趕回無垠城。

我全身抽痛之下,緩緩的站起來,看到無垠城的眾人都在看著我,我緩緩的說。「呼~幸好地面是軟的,差點摔死。」

所有人的眼光一呆,然後突然集中在我腳下,我疑惑了半天,也往腳下看去……呃,原來是壓死賣肉粽的,這個賣肉粽的背影還挺熟悉的?我抓住那位肉粽兄的頭髮,提起來一看,梵?我搔了搔頭,原來是他啊,呼~我的良心終於安了點,這種人壓死一個算一個。

「王子!」梵邊吐血邊咬牙切齒的瞪著我。

「又是你!」我搶先說出。「這個台詞我聽膩了,換一個吧。」

「別這麼瞪我嘛,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老是害到你,可能八字不合吧?」我偏著頭想,我好像老是剋到梵喔?可能是因為他叫「飯」吧,天生就得被我煮?

「對了,你在無垠城幹嘛?觀光喔?城這麼快就開放啦?」我疑惑的問。

「……」眾人持續無言中。

小龍女白眼一翻,氣急敗壞的大吼。「他是來攻城的啦。」

「笨蛋城主終於找到路回來啦。」一向狗嘴吐不出象牙的明皇也在一旁涼涼的喊。

「喔!」我眼神一沉,敢來攻打我們的城?好大的膽子!我當場一拳揮出去,把梵打倒在地,看見他似乎想伸手到包裹裡拿水喝,我眉一挑,用腳踩住他的手背。

「你卑鄙,有種來單挑。」梵眼見自己很可能命要不保了,趕忙大吼著。

我泛起血腥的微笑,輕輕的開口。「單挑?沒問題,等我把你的同黨先清一清。」

我看著梵的人手,突然想起了卓哥哥打來的電話裡說,小龍女要我回來的時候記得要裝出血腥精靈的模樣……唉!有點不願意,不過小龍女說的話有反駁的餘地嗎?我認命……拔出黑刀後輕輕舔過刀鋒,還不忘給個微笑。「這麼多人可以殺,真好!」

我滿意的看見敵人有的瞪大了眼,有的吞了吞口水…喂,那邊那個,有那個必要尿褲子嗎?我有那麼恐怖嗎?我可是雙十年華、標致可人、嬌俏……

「王子,無垠城這邊的氣氛不太好,你先搞定一下。」小龍女突然用密語打斷了我的自戀,她難得用如此嚴肅的語氣說話,看來事情不小。

「為什麼不好?」

「鳳凰喜歡上你是假的,目的是在無垠城當間諜,她破壞了城門,還差點殺了南宮罪。」小龍女語氣沉重。「王子,你行的話,把梵打得慘一點,看看鳳凰會不會回心轉意真的喜歡上你。」

我滴下一滴冷汗,鳳凰……你的桃花運跟我差不多「好」啊,不是愛上個欠殺的花花公子,不然就得愛上我這個人妖?但是如前,小龍女的話沒有反駁的餘地。

我看向南宮罪,他果然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讓我看了非常不順眼。然後,我先用腳跟踹廢了梵的兩隻手以免他偷偷喝水,不管眾人驚愕的眼神,我走到南宮罪的身前就是一拳揮過去,毫無防備的南宮罪被我揍倒在地,他愣愣的看著我。

我眉一挑。「你妹的事我會搞定,你就先跟我殺殺人洩洩恨吧!」

南宮罪站起來苦笑了笑,感情這事王子又有什麼辦法呢?但是,先殺梵的人來洩恨,他倒是樂意的很。「嗯。」

「上面的喝完茶沒?還不下來?開打啦!」我懶洋洋的說。

飛毯慢慢的飄了下來,陽光、晶和雲都退入了後方,身為戰士的劍心、我、罪、斷劍,還有邪靈都並肩站著,我微笑著吐出。

「Game start!」

上篇:03-6:暗黑魔神     下篇:03-外篇:永誓跟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