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4-1:無垠不敗  
   
04-1:無垠不敗

分享Facebook
Plurk
YAHOO! 分享在我的 Facebook分享在我的 Plurk分享在我的即時通「別管我,快把他們射成箭豬。」被我交給醜狼大哥踩在腳下的梵大吼著。

我眉一挑,正欲說話時。

“魔法師的保護罩已經築起來了,弓箭這種遠距離攻擊是沒有用的。”斷劍帶些疑惑的說。“難道梵真的氣到喪失理智了?怎麼會下這種命令?”

“要下命令也不會公開下,為何不用密語呢?”邪靈冷靜的分析著。“他勢必用密語下了不同的命令,依現在的情況來看,大概是衝鋒的指令,衝鋒時,再利用敏捷高的盜賊或戰士來營救梵。”

“沒錯,我們不要上了他的當,現在馬上築成防禦陣線。”白鳥走上前來,她一副想發佈指令的模樣,但又猶豫了會,然後看向我。“城主,我們現在築城防禦陣線可以嗎?”

我微笑看向她,好一個酷帥有型的美眉啊,不過她到底是誰?我懷著疑惑,但還是盡責的回答。“當然可以,不過麻煩你叫魔法師撤掉保護罩,用大型魔法攻擊敵人後方,或是用小型魔法幫助我方防守。”

白鳥愣住。“這不行啊,如果對方改用魔法或弓箭來對付我們,成密集陣型的我們傷亡會很慘重的。”

“相信我,沒有問題的。”我堅定的看著她。“現在沒時間解釋了,請你照著我的話去做。”

白鳥仍是一副游移不決的模樣,她求助般的看向罪,南宮罪沒有絲毫的停頓,他彷彿理所當然的說。“照城主的話去做。”

“王子,你站後面一點吧。”邪靈淡淡的說。“你是城主,任務是指揮眾人和成為眾人的精神支柱,前線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我臉垮了下來,可是人家也想打架嘛!我可憐兮兮的眼神死盯著邪靈,可惜這次裝可憐似乎沒用,邪靈的堅定神情連半點動搖都沒有,我只好摸摸鼻子。“我往後站就是了,劍心記得要幫我保護他們。”我悶悶的對劍心丟下一句話。

我站到魔法師的前方,眼見敵人已經站好攻擊陣型了,白鳥也下達了防守命令,兩方人馬似乎只差一道開始的訊息,就要展開殊死戰。

“王子,真的要撤掉保護罩?”玫瑰等人帶些猶豫的問。

我揮一揮手,眼神繼續盯著前方的緊張情勢。“對!你們放心的用魔法攻擊就是了。”

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我轉向陽光問著。“陽光你可以用你告訴過我的那招會追人的魔法嗎?”

陽光優雅的微微笑著。“鎖定光束嗎?可以,不過要很長的鎖定時間。”

“嗯,你慢慢念吧,戰爭結束以前唸完就好。”我點點頭後,又遠眺前線,怎麼久還不開始,我都快睡著了,帶著極度不滿,我慵懶的對劍心喊著。“劍心,你是睡著了喔?還不快開始。”

劍心冷冷的回頭望(瞪?)了我一眼,緩緩拔出刀來,然後突然消失在原地,所有人愣住時……敵方突然傳來一聲哀嚎聲後,不同人發出的哀嚎似乎就沒停過,大家望去,只見一個紅色身影不斷的飛來躍去,所到之處腸破肚流、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唉!劍心你能不能不要那麼喜歡把敵人開膛剖肚啊?踩到流出來的腸子很容易滑倒的耶!你要為我方著想啊。

“大家快,照計劃進行,別被他干擾了。”一個長得頗帥的戰士眼見情勢不對,拼命猛喊著。

在此人喊叫之下,敵方的所有人突然往無垠城衝了上來,在接近防守線之前,一顆顆的火球、冰椎、風刃、還有地獄之牙全都往敵人身上招呼去,當場炸翻對方一排人,然後在我還來不及拍手叫好的時候,又是一陣魔法攻擊,快的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我帶些疑惑往魔法師部隊看去,喔~原來是輪番上陣啊,而且默契奇佳,唸咒、發動、換手全都井然有序,步驟絲毫不亂。

“魔法攻擊?他們撤掉了防護罩,快點,魔法師攻擊!”對方又傳來著急的大吼。

然後,在我方帶些恐懼的眼神下,我欣賞著眾多魔法往我丟來,唉!城主就是城主,十顆魔法有八顆是瞄準我,我挑了挑眉不甚在乎,但是居突然閃身擋在我面前,我笑了笑。

“啊……”不出我所料,眾多哀嚎聲又響起。

“這、這是怎麼回事?”居呆愣看著來到頭頂的魔法突然倒飛了回去,把敵方的魔法師幾乎炸上了天。

“幹得好啊,雲。”我稱讚了一下不遠處的雲,而他也跟我比了個“Y”的手勢。

面對著不分敵我都露出的驚駭眼神,我不慌不忙的解釋。“反彈結界,是個無敵孤僻的職業─結界師的拿手好戲,不巧我帶回來的人中就有個結界師,古雲非。”

所有人都看向雲,正當雲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的模樣時…居看向雲,微微笑了笑,說了一句話。“雲非,你文學史期中考只有C喔,期末考要加油了,多跟綠晶學習吧,她考了A+唷。”

雲看起來大喜過望,他喃喃唸著。“還有C啊,我以為我這次考試成績肯定逼近天心的罩杯─F呢。”

不知道我考多少?好、好想問啊,我拼命控制嘴巴以免我不小心問了出來。“快佈你的反彈結界啦。”不能問,害我只好不滿的唸了一下雲。

雲誇張的作了九十度鞠躬。“是,大哥。”

情況有點冷掉,敵方居然看起來是一副不知所措的呆樣,我忍不住哈哈大笑,我緩緩走到勒苟拉斯旁邊。“有多餘的弓和箭嗎?”

勒苟拉斯愣了會,遞給我一副弓箭,我揮了揮手把晶叫了過來,我彎弓搭箭,而晶也自動把符咒綁上箭尖,我拉弓,最後放箭……正中某個倒楣鬼的肩頭,然後符咒突然炸開,把附近幾個倒楣鬼順便送上西天見如來。

當所有人都崇拜的看著我時,我照例露出微微笑,但心裡卻……射歪了!本來想射左邊那個長得太愛國到有礙觀瞻的戰士,怎麼會射到右邊去呢?我緊皺眉,再度彎弓搭箭,唉呀!怎麼還是射歪了?有點火大,我用飛快的速度彎弓拉箭,拼命的發箭,幾乎讓晶來不及把箭筒的箭綁上符咒。

最後,前面那排人全部倒下,只剩下那個愛國的戰士,他雙腿發軟的看著我,
哼,這次一定中,我再度瞄準、彎弓,射箭……

“……”劍心一揮劍,把那支射歪還朝他飛去的箭給擊飛,不巧,正中我想射的愛國戰士。

SHIT!我暗罵一句,然後對劍心露出我無辜的笑容,而後者無言的瞪了我一眼。

“神射手。”看著我方崇拜的大喊和敵方恐懼的眼神,我搔了搔臉,這…真是個美麗的誤會。

看著敵方似乎有點陷入僵局,也是,既不能用魔法和弓箭,怕被反彈回去,衝鋒呢,又得同時面對戰士和魔法師,縱使他們人數在我們之上又如何呢?看著大局似乎已定,我也開始覺得無聊了,從包裹拿出瓜子就開始嗑了起來。

“喂,王子,戰爭還在繼續耶,你這樣也太悠閒了吧?”小龍女頭暴青筋的看著我。

我咬著瓜子,正想解釋我很無聊的時候,一道巨大的光束從我身後沖天而出,我仰望這道光線,嗑了第二顆瓜子時,這道光束在空中分成百道細光束,然後百道光束從天空中飛射而下,第一道光束擊殺了敵方的人後,所有人終於明白這是什麼,鎖定光束,類似追蹤導彈,不同的是,導彈只能炸一個目標,鎖定光束可是能炸一百人的耶,不過缺點就是除了念咒時間長得會睡著以外,魔法師還得一一用眼睛看過每個敵人,才能夠加以鎖定……這招除了在攻守城有莫大好處以外,其他的倒是不怎麼好用,和雲這個只在守城有莫大好處的結界師有相同特徵。

這一舉擊殺了對方百人,敵方的氣氛更是萎靡不振,好些人甚至已經束手不動了,我看到一個青髮藍眼的男子大吼一聲。“停手。”

敵方完全停住,我方朝我望了過來,喔?換我說話啦?可是我嘴巴堻ㄛO瓜子肉……我只好瀟灑的將右手平舉不動,我方馬上也停了下來。

那青髮藍眼的男子深吸了一口氣,說出。“投降。”

“魁,不准投降。”梵突然怒吼著。

那名男子,魁黯然的看著梵。“梵,大勢已去,沒有必要讓弟兄們白白掉級。”

“不管如何,都不准向他投降。”梵惡狠狠的看著我。

我不動聲色的把嘴裡的瓜子肉吞完後,轉頭給了阿狼大哥一個眼神,阿狼大哥馬上用力踩了踩梵的胸膛,我滿意的看著梵吐了幾口血後再也說不出話來,然後我轉回魁的方向。“投降?不後悔?你還有人可以打的。”

魁苦笑著。“打?從你從天而降那時起,我就該知道大勢已去;等到那名像鬼魅般敏捷的男子開始屠殺我們的人時,我心中就隱隱猜到結果;當我得知反彈結界,我就只能期待奇蹟出現。可是真的讓我放棄的是,你拿著弓箭將我們的人一個個像玩射擊遊戲般射倒,然後還拿出瓜子來吃,我就了解你根本沒有把我們當作一回事,這整件事對你只是一個遊戲。”

“GAME START,真的是GAME START。”魁苦澀的笑著。

聽完魁的話,我仰天長笑著。“你很有趣,有沒有興趣入無垠城?”

魁一愣,然後回答。“我已經入了梵的天神冒險團。”

我惡意的笑著。“你不入我無垠城,我就把你現場的兄弟屠殺光,再對天神冒險團下達通緝令。”

魁臉上露出了怒氣。

我沒理會他的怒氣,逕自吼著。“天神冒險團入我無垠城者,視同伙伴;不入者,從此不準踏進無垠城,終生被無垠城通緝。”

敵方開始喧嘩了起來,有不少人是氣憤填膺,見這情況,我淡笑了笑。“氣什麼?我只是幫你們找個藉口脫離天神冒險團而已。”

“……”魁和眾多天神的人都沉默下來,臉上是萬般的掙紮。

會掙紮就表示其實他們也很想入無垠城,只是基於什麼義氣、骨氣、面子等等十斤都值不了多少錢的東西在掙紮,所以,不等他們說要入,我揚一揚眉,逕自開口對南宮罪說。“罪,你去跟魁問問天神共有多少人,商量一下要怎麼安插天神的人到無垠城。”

罪對我點了點頭,走到魁面前,魁苦笑了兩下,不再掙紮,專心的和罪商量起來。

我露出惡意到極點的笑容,蹲了下來看著滿眼憤恨的梵。“梵啊梵,你說我該怎麼處置你呢?”

我故作猶豫的走來踱去。“單挑你也打不贏我,戰爭你又輸了,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呢?”

這時,魁卻走了過來,他臉上充滿懇求的意味,眼神不忍心的看著前任老大梵。“王子,可不可以請你放過梵?”

“放過梵?”我輕聲的說,隨後皺緊了眉頭。

“拜託你,王子,放過梵吧。”一直默默垂著的鳳凰突然抬起頭來,對我哀求著。

我嘆了口氣,深沉的說。“如果我放過梵,你可以放過你自己嗎?”

鳳凰低垂著頭,不說半句話,只是不斷的流淚,看得我心都痛起來了…呃,是同樣身為女性,所以感同身受的痛,大家不要亂想……我還是喜歡帥哥的。

“算了,阿狼大哥你幫梵治療好就讓他走吧。”我無奈的交代,真是的,我本來很想試試滿清十大酷刑的耶!

接受完治療,梵冷靜的站了起來,眼裡是平靜,平靜到令人有點心驚膽顫。“你的確是個好對手,王子。我梵在此對你保證,我會回來的,下次我會正大光明的打敗你。”

我揚一揚眉。“我會在無垠城等著你。”

梵看了我最後一眼,孤寂的背影獨自走出了無垠城。

“邪靈、斷劍,我們帶著剩下的弟兄們,整理一下無垠城吧,亂七八糟的看起來不太順眼啊!”目送梵走出城門,我猛然發現城門居然歪斜斜的掛在那,實在是有違我整潔持家的美德,忍不住就想動手把它給弄好。

於是,一場驚天地泣鬼神、來勢洶洶的攻城戰就在我們忙著搬磚頭、扛木材的喲喝聲中,就這麼亂七八糟、草草的結尾了。

“這場耗費了無數金錢和弟兄們降級的仗,居然這樣亂七八糟結尾了?誰來負擔財政的損失啊~~”羽憐大嫂欲哭無淚的躲在阿狼大哥的懷中悲傷不已。

“嗯,收了整個天神冒險團,軍事實力大大增加,我想短時間內不會有人敢來攻打了。”白鳥麗人倒是一臉頗為高興。

“門,又要重新設計建造了。”居遠目著四道慘不忍睹的大門,心中無限感概。

“不知道羽憐肯給多少錢?”晴天也是充滿感概,民生組和財政組的戰爭現在才要開始呢。

“陷阱全都要重放了……”小龍女臉色慘白,幾千個啊!

“王子,你終於回來了。”南宮罪問了一句。

“是呀,想不想我啊?”我滿臉堆笑。

罪想了想,回答。“還蠻想的,尤其是越靠近戰爭越想。”

“是誰說很想王子的?”遠在三個角落的邪靈、居和晴天三人齊齊回頭大吼,眼神透露出又是哪個不要命的敢來加入搶王子行列?

罪面無表情,雖然我看見他滴下了一滴冷汗……他緩緩的轉頭。“我是說,歡迎城主回來無垠城!”

“歡迎城主回來無垠城。”不知是哪個人突然爆出了一聲大吼,我很懷疑應該是空空那傢伙。

“歡迎城主回來無垠城!”大伙開心的狂吼著,剛剛戰爭結束的太突然,大伙都還沒反應過來,現在終於爆發出來,爆發出守住城的開心。

我也狂笑的高舉黑刀,狂吼一聲。“無垠不敗!”

上篇:第四卷     下篇:04-2:蛇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