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4-4:肉包子的終身大事  
   
04-4:肉包子的終身大事

「點名,王子、居、邪靈、晴天、鳳凰、陽光、劍心。」小龍女一邊念一邊點著人數。「看來都到齊了,那麼就開始說明吧,今天就是你們開始賣唱的日子,根據我深思熟慮後的結果,決定從星城開始,再來月城,最後日城,這樣的順序來巡迴。」

我露出一臉怪怪的神情,深思熟慮?擲骰子也算深思熟慮?好吧,如果我們考慮買哪個顏色的骰子考慮了很久這點也算的話。

「首先,你們要先在各城的廣場上公開演唱一次,然後不定期出現在各酒樓,最後再回到廣場演唱最後一次,其中要特別注意,每次的演出完時,一定要說你們是無垠城出來的,還有無垠城將在一個月後舉辦演唱會,懂嗎?」小龍女神色嚴肅的說。

我們都點點頭,早就被告知數百遍了,我們樂團的主要任務是,幫無垠城造聲勢和拉人氣,再來是賺錢。

「好,無垠樂團,出發!」小龍女氣勢萬分的喊,連我們也熱血沸騰的跟著喊:「出發!」

「對了,羽憐說經費不足,傳送費和住宿費叫你們自己去打怪賺。」小龍女不經意的補充。

「……」難怪昨天羽憐大嫂突然又把我身上的錢全部都掏走,我轉頭看了其他人,所有人都面色沉重,看來昨天大家都慘遭打劫了。

「打怪賺錢吧!」我沉重的說。開玩笑,一個月內要全大陸走透透,還要在三城演唱?你當我要選總統啊?更何況,就是總統也還有吉普車代步啊。

「可以用我的飛毯。」陽光微笑著提出建議。

我猛然轉頭感動的看著陽光,救他出來真是個明智的決定。「太好了,就坐飛毯吧。」


「幸好還有烤肉可以吃。」我鬆了口氣,急忙吞著我美味可口的烤肉,一邊看著火凰載著肉包子在天空玩得不亦樂乎。

「是呀。」居也感嘆著。「跟小龍女硬要了住宿費後,卻把伙食費給忘得一乾二淨了,幸好有火凰和肉包子在才不至於餓肚子。」

晴天和鳳凰早就被難得一吃的美味烤肉給俘虜了,兩人狼吞虎嚥,哪有半點淑女樣,那餓女程度只怕跟我有得一拼,而陽光邊吃著肉還不停的問著旁邊無言的劍心問題。

「晚上要住哪?」邪靈淡淡的提起。

「公園?」我提議,這樣就可以把住宿費拿去吃東西了。

「王子,委屈您了。」居一臉疼憐的看著我,然後提議。「還是睡廣場吧,明天起來就可以直接開唱了。」

我點點頭。「說得也是。」

「什麼?要睡廣場?」晴天和鳳凰急忙吞下嘴裡的烤肉,滿臉的不可思議。

「不好嗎?反正只是在下線前和上線時各睡一下而已。」我聳聳肩,不甚在乎。

「不行。」晴天脹紅了臉大喊。「開什麼玩笑,就算是一下下也不行,女生睡覺的樣子怎麼可以讓人看到啊!」

難得和晴天有共識的鳳凰也拼命點著頭。

「住旅館吧,女孩子不可以隨便給人看睡姿的。」邪靈有意無意的瞄了我一眼,對了,我也是女孩子的一員喔,差點忘記了,我摸著後腦勺傻笑著。

「那就租三間吧,晴天和鳳凰睡,陽光和劍心睡,邪靈和居睡……」我偏著頭想,那我呢?總不能跟晴天和鳳凰睡吧?好歹在遊戲裡,我也是有小XX的男性耶,等等我要是被兩個女人霸王硬上弓怎麼辦啊?

可是,也不能和居、邪靈睡,畢竟人家還是個女孩子,要有矜持…(矜持的定義:心裡想得要命,可是表面上還是得裝作不行,嗚~如果卓哥哥不知道我是小藍,那該有多好啊,我就可以欣賞兩大帥哥的睡姿了,想到那養眼畫面,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好麻煩,我第一次發現自己的人妖身分是這麼麻煩的一件事。「我和陽光、劍心一起睡好了。」我最後決定,反正他們兩個「人」也不算真的「人」,而且這兩個帥哥也挺帥的……

聞言,居和邪靈首先面無表情的轉過頭來看我,然後居開始露出沮喪、失望,悲悽等等的哀怨神情,而邪靈則是危險的瞇起眼睛,瞳孔開始冒出火苗。

我冒出無數冷汗。「我自己睡好了。」

走到旅館,我哀怨的和大家道別,一個人走到角落的房間去。

「王子。」居突然叫住了我,小跑步上前來,叫出了他的寵物火凰。「火凰給你帶去吧,你如果想吃東西,就有烤肉可以吃了。」

「居…」我感動的看了居一眼後,就開開心心帶著我的食物來源走向房間。

回到房間,我迫不及待的拿出肉包子,想在下線前好好飽食一頓。「肉包子,吐點肉出來。」

「好嗚,媽媽。」肉包包開心的吐出一堆肉,而火凰也習慣成自然,馬上噴出一道火燄把肉烤熟,我開心的狼吞虎嚥,一邊看著火凰和肉包子在一旁玩耍,他們兩個的感情好像越來越好了嘛。

「火鳥,肉包包要坐火鳥。」肉包子拼命用頭頂火凰的腿,撒嬌似的磨蹭著。

火凰高傲的抬了抬頭後,又低頭看著肉包子無辜的雙眼,嘆了口氣?我發誓,我真的看到它嘆氣了。「真拿你沒有辦法,上來吧。」

肉包子歡呼了一聲,被火凰叼到火凰的背上。

「火鳥飛飛~」肉包子又開始撒嬌起來,而火凰的眼神充滿無奈,只有在房間裡迴旋飛行。

我微張著嘴,有點吃驚,這算是寵物之間正常的互動模式嗎?智能化的寵物果然厲害,連感情都表現得那麼真實,那無奈的眼神和我在跟肉包子對話時的心情一模一樣……我閉上嘴繼續咀嚼著烤肉。

肉包子在天空中不停的歡呼著。「火鳥最好了,肉包包要一直跟火鳥飛飛。」

「真的嗎?」火鳥的火似乎更旺盛了點,就好像……人在臉紅?我突然冒出這個奇怪的念頭。

「嗯,肉包包最喜歡火鳥了。」肉包子高興的亂叫。「跟媽媽一樣喜歡喔。」

我點了點頭,肉包子果然乖,沒把我給忘記了。

「那肉包包你、你要跟我結婚嗎?」火凰有點結結巴巴的說。

……我張大了眼,而美味的烤肉也從我呈O型的嘴裡掉出來。

「什麼是結婚?」肉包子眨著大眼問。

火凰嚴肅的開了口。「我也不知道,只知道結婚了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肉包子在火凰的背上到處亂跳。「好啊,肉包包要一直跟火凰一起,結婚,結婚!」

我閉上嘴,一邊把掉到桌上的烤肉捏回嘴裡咀嚼,一邊想現在是怎樣?一隻鳥跟一顆肉包求婚?更不幸的是,那顆肉包還是我女兒,這、這簡直比倪匡的科幻小說還科幻,比愛倫玻的恐怖小說更恐怖啊!

我猛地想起了小龍女的話,聽說兩隻寵物可以生小孩?這這這,鳥和肉包會生出什麼東西來?鳥肉做的肉包?這…可能是最好的情況,要是生出了肉包頭的鳳凰……呃,我覺得我快昏倒了。

在我還在想像肉包頭鳳凰是個啥德性的時候,肉包子和鳳凰已經飛了過來,肉包更開心對我喊著。「媽媽,肉包包要跟火鳥結婚喔!」

我呈現呆滯狀態,我該說什麼?恭喜嗎?然後,我一把抓起火凰和它背上的肉包,踹開房門,然後衝向居和邪靈的那間房,再度踹開大門。

「居,你的兒子誘拐我的女兒啦!」邊踹,我邊大吼。

吼完,我看向房裡的兩人,然後揉揉自己的眼睛,再看了一次,然後我張大了嘴,發現真的不是我的錯覺,我真的看到居趴在邪靈的身上……詳細描述是,兩人都趴在地板上,而居把邪靈壓在身下,還抬起頭來看著我,明顯也呆住。

「呃…打擾你們了,真是不好意思。」呆了半響,我有點不好意思的摸著頭,一邊把房門關上。

「王子殿下,等一下~這是誤會啊!」關上門後,房裡突然傳來居的帶著泣音的喊聲。

隨後,伴隨著哀嚎聲,居破房門而出,我身子一閃,看著居摔到我旁邊,再往房內看去,只見邪靈站得直挺挺的,臉暴青筋右腳抬著,很明顯讓居破門而出的兇手就是他。

我看了看地上摔得七葷八素的居,再看看怒氣沖沖的邪靈,我傻傻的問了一句。「你們在玩SM喔?」

「不是!」邪靈眼冒火咬著牙回答。

「那你幹嘛把居踢出來?你們不是在…」說到這,我咳了咳嗽,把後面不宜由淑女口中說出的話給消音。

「不是!」居和邪靈異口同聲的大吼。

「是他突然壓在我身上。」邪靈對居目露凶光。

「喔,居你也太粗暴了吧。」我對居搖了搖頭。

居蒼白了臉,拼命解釋。「那是意外,我不是故意的……」

「原來是情不自禁啊。」我點點頭表示能理解,畢竟邪靈也是個帥哥,居肯定是受不了「美」色的誘惑才會把邪靈推倒,然後……

「……我只是突然聽到王子你的喊聲才絆倒,然後壓到邪靈而已。」居接著念完,然後聽到我說的話後,他臉上呈現一片空白。

「王子!」原本也一臉無奈的邪靈突然臉色大變。「你的左手……」

我的左手?我往左手看去……可憐的左手正抓著火凰,還發出陣陣烤肉的香味。

「啊!」


在所有人都被我的慘叫聲引來後,我面對著眾人疑惑的眼神,只好一邊說明我半夜踹開兩名美男子房門的原因,一邊讓鳳凰在我的左手上塗紅藥水。

「總之,就是肉包子和火凰要結婚了啦。」我最後下了結論。

所有人聞言,都和我最初聽見的狀態一樣,張大了臉上的三個洞─兩隻眼和一張嘴。

「寵物可以結婚我是知道,但是我還沒聽過這麼離譜的配對。」晴天一臉古怪的看著正情意綿綿的鳥和肉包。

「主人,我和肉包包要結婚了。」火凰看向它的主人居,以接近命令句的語氣說。

「喔。」沒有半點主人樣的居呆呆的回,然後他眉頭一皺。「要怎麼結婚?」

「不知道。」火凰極度不負責任的回答。

「你真的想跟我家的肉包子結婚?」眼見火凰如此不負責任,害我有點不爽把我家可愛的肉包子嫁給這隻屌屌的鳳凰,要是它欺負我家的肉包子,還是搞外遇怎麼辦啊?

火凰認真的點點頭。「我喜歡肉包包。」

我直盯著火凰的眼神,而火凰也毫不退縮的看著我,更用翅膀護著背上的肉包子,最後,我嘆了口氣,看來火凰是真的喜歡肉包子,我搖搖頭,這年頭何止女大不中留,連顆肉包都留不住啊……不過也好,以後這對「夫妻」就可以專門幫我烤肉了。

我抱著嫁女兒的心情說。「那就結吧!等一下,我問問我的遊戲攻略本,查查寵物怎麼結婚好了。」

「遊戲攻略本?」鳳凰懷疑的問。「第二生命有遊戲攻略本嗎?」

我聳了聳肩說。「別人有沒有我是不知道,但是我的遊戲攻略本叫做小龍女。」

開了密語頻道,我把事情給小龍女詳述了,照往例,小龍女邊笑到快叉氣邊回答我的問題。「寵物結婚很簡單,只要寵物們本身同意,然後其中一方的主人跟對方的主人提出結婚意願,對方也表達同意,儀式就算完成啦。」

「居,你同意讓你的寵物火凰娶我家的肉包子嗎?」聽完小龍女的描述,我馬上轉頭問了居。

居在火凰的凌厲眼神下,連猶豫都沒有就回答。「嗯,我同意。」



我和居都愣住,失敗了?我趕忙又問了小龍女,並把我和居的對話說給了小龍女聽。

「怪了,沒錯啊。你確定你們倆的寵物都想跟對方結婚?」小龍女帶著遲疑的語氣回答。

「當然了,是它們兩個提出來的。」

小龍女沉默了一陣子,最後用著古怪的語氣說。「王子,你問問火凰和肉包子的性別,我突然想起來,鳳凰是一對的,鳳為公,凰為母,既然火凰叫做火凰,那……」

「火凰,你是母的?」我面無表情的問。

「我本來就是母的了。」火凰面帶不善的回答。

我臉上帶著N條黑線,現在是怎樣?我遇到一堆Gay也就算了,現在連寵物都在搞同性戀?這個世界什麼時候這麼混亂了?想到這,我頭就痛得不得了。「你是母的,肉包子也是母的,母的跟母的是要怎麼結婚啦!」

「你在說什麼?肉包包是公的。」火凰不悅的說。

所有人都張大了眼看向兩眼開心的肉包子,公的?

難不成儀式失敗的原因是……我顫顫的說。「居,你同意讓我的寵物肉包子娶你的寵物火凰嗎?」

居愣了會,回答。「我同意。」



……

上篇:04-3:賣唱旅行團     下篇:04-5:街頭藝人的苦命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