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4-5:街頭藝人的苦命日記  
   
04-5:街頭藝人的苦命日記

經過無垠樂團的集思廣意,終於想出了能夠聚集最多人的方法,首先,無垠樂團的成員先分為四路:我、邪靈、居,鳳凰和晴天加上保鑣兩名─劍心和陽光,分別從東西南北門一路走到中心廣場,然後再開唱。

看著背後越跟越多的人群,我想,這樣應該就差不多了吧,再加上其他人引來的人群,搞不好會把廣場擠爆呢!邊想著,我邊走進了廣場,恰巧看見居也從另外一條路踏進廣場,而居也不愧是俊美和我有得拼的帥哥,他背後跟著的狂蜂浪蝶也多得嚇人。

我向居招了招手,他朝我跑了過來。「其他人還沒到啊?」

居微笑著說。「我有看到晴天和鳳凰,她們吸引了不少男人。」

「喔?」我手一撐,跳上了廣場中央的噴水池邊,再把居拉上來,我倆就這樣坐在水池邊,一邊供人觀賞,一邊漫不經心的眺望著其他人到了沒。

「幸好有帶她們倆來,不然恐怕引不到半個男性了。」我半開玩笑的說。「總不能讓無垠城變成女兒城了吧。」

「有王子殿下在,恐怕真的會變成女兒城了。」居也笑著回答。

「什麼嘛~你們就沒有責任嗎?」我挖苦著說。「你和邪靈也都是難得一見的大帥哥啊。對了,劍心和陽光說起來也都是美男子呢,還有南宮罪也挺好看的,斷劍也不錯,雖然名草有主了,哇,想不到我們無垠城的帥哥這麼多。」

「在王子你的面前,誰都不能說自己好看。」居用緩慢而迷戀的語氣說著,手輕輕撥好我掉落到額前的白髮,然後他……被一個飛踢踹下噴水池。

不過大家別誤會,人可不是我殺的,居也不是我踹的。瞧,把居踢下去的邪靈正威風凜凜站在我旁邊,還跟水池裡的居互瞪著呢。

「你來啦,哇~邪靈的人氣也挺高的嘛。」我看著萬頭鑽動的廣場,滿意的點點頭。

「玫瑰和晴天在後面,應該快到了。」邪靈心不甘情不願的把居從水池拉上來,一邊回答著我。

「呃,我已經看到了。」我滴著冷汗,看著兩大美女在我派去的護衛─陽光和劍心的開路之下,慢慢走來,背後是如螞蟻般密集、男性荷爾蒙過剩的色狼群,看來小龍女設計的火辣豹紋小可愛、超短貼身皮裙,再加上高跟馬靴,果然是吸引男人必備之三大神器,穿著晴天和鳳凰兩人身上更是殺傷力十足,足以讓男人流口水流到脫水致死。

「看來無垠樂團的成員已經到齊了。」我淡淡泛起笑,看著酷帥勁十足的兩個美女。「先來點刺激的吧,晴天、鳳凰準備好了嗎?」

晴天拿出吉他輕撥了幾下,對我比了個沒問題,而鳳凰在其餘四個男人的協助下也架起了鼓具,她拿起鼓棒順手的打出一個節奏後,也對我點點頭。

我站在噴水池上看著底下眾多的人群,傲氣的說。「那就什麼都別說,先來首歌!讓他們看看我們無垠樂團的實力。」

「沒問題!」晴天和鳳凰異口同聲的說,說完,鳳凰猛烈的打出一個節奏,讓原本吵雜的人群都安靜了下來。

這時,晴天猛刷過吉他面,我仰天大吼一聲,開始了我巡迴演唱的第一首歌,隨著激烈的節奏,高亢瘋狂的歌聲,我狂舞著,彷彿是在打鬥似的,我飛身、跳躍、盡情的伸展手腳,狂熱得彷彿會炙身的火燄,焚燒著在場所有人的心。

最後,我唱出最後一個音調,從熱情的舞蹈中回神,靜靜的站在原地,少了我們的演唱,廣場上保持著安靜無聲,靜得我只聽得到自己的呼吸聲……

「啊~」一個高亢的女尖叫聲突然從人群裡傳出,差點連我的耳膜都震破。

沉靜被打破了,人聲像是隕石撞擊地球似的炸開,還引起了連鎖反應:「安可、安可!」、「太棒了,再來一首啊~」、「呀啊~好帥啊!」、「好辣的美女,幹!我鼻血流出來了……」

看著現場快開始暴動起來,我揚一揚眉。「現在就來平靜一下氣氛吧,居、邪靈,沒問題吧。」

「當然沒有,王子殿下。」居拿著古琴,瀟灑邪逸的坐在噴水池上。

「開始吧。」邪靈拿出蕭就這麼站著不動,那挺拔孤傲的身影配起蕭來再合適不過。

蕭聲,就這麼響起,在一片吵雜的聲音中,但不知怎麼著,吵雜的人聲竟擋不住那一絲輕愁的蕭聲,蕭聲穿過了人群、透過雜聲,直直得射進每個人的耳中,很快的,廣場上又是寂靜無聲,除了那輕愁的蕭聲。

接著,是居那幽幽動人的琴聲,然後我輕輕的開口,唱出和剛剛截然不同的,憂愁傷悲的歌聲……

一曲奏完,又是一片沉靜,我想起我們最主要的目的─宣傳無垠城。

「各位好,我們是無垠樂團,隸屬無垠城,從今天開始會在日月星三城巡迴演唱,並在一個月後,在無垠城展開一連串的演唱會喔,希望大家都能在一個月後來參加我們的大型演唱會。」

「現在,我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主唱,血腥精靈王子。」我露出了壞壞的邪笑。

「吉他手,晴天。」晴天可愛的吐著粉紅色的小舌頭。

「鼓手,浴冰鳳凰。」鳳凰慵懶嫵媚的笑著。

「我是居里亞斯特斯,演奏古琴。」居瀟灑的笑。

「邪靈,樂器是蕭。」邪靈酷酷的簡略說完。

現在,看著台下N隻迷戀的眼睛,我有種風雨欲來前的寧靜感,只得開了密語問大家。「呃,我們是不是要趁著所有人都還沒反應過來之前,趕快逃亡啊?」

「贊成!」在這種恐怖寧靜威脅下,無垠樂團難得出現了共識。

「啊~~」又是一聲尖銳的尖叫聲……

「陽光,你的飛毯快拿出來~~」望著狂擁而來的人潮,無垠樂團不約而同的發出慘叫。

「快點上來!」我一個飛身跳上飛毯後,伸手拉居,然後跟下面那堆拉住居腳的女人們展開拔河比賽……

「王子殿下救我啊~」居淚眼哀求著。

女人!在搶帥哥的時候,力氣是無窮的……半個身子被拉下飛毯的我,苦苦掙紮著。「邪靈、劍心,快點來幫忙啊~~」

「呃…」邪靈發出愛莫能助的聲音,我眼角瞄過去,只見他面色痛苦,上半身在飛毯上,雙手死命拉住飛毯,下半身則是被五個掙脫不掉的美眉抱住。

「去死啦,色狼。」晴天踹開抱住她大腿不放的男人,但是馬上又有另外一隻色狼爬上來,她不耐煩的哀嚎著。

「火箭、火箭、火…」陽光也不住射出火箭幫晴天把色狼射下飛毯。

「嗚~好可怕!」鳳凰躲在唯一能救她的劍心後面,而劍心的劍早就染成一片紅色,但是不要命的男人們還是一個接一個爬上來。

「肉包子超噁心的機關槍肉餡攻擊!」我抓出肉包子往居的腳下狂射出滴血的肉餡攻擊,在下面的美眉全身沾滿肉餡後,搶帥哥的決心終於不敵噁心的感覺,紛紛放開居的腳,最後,我一把把居抓起,放到飛毯上後,趕忙又去幫邪靈。

「肉餡攻擊~~」再次逼退了一堆美眉,解救了邪靈後,我轉頭看向晴天和鳳凰。

「天堂烈焰。」只見居指揮著火凰朝著一堆色狼噴火,不一會,一堆烤焦的色狼紛紛從半空中落下……

「陽光,快走。」我大吼著。

「好的。」陽光對著飛毯下達指令後,我們一行人終於得以乘著飛毯而去。

我臉色慘白的說。「這,就是我們之後一個月要過的生活嗎?」

「天啊~~~」一行人發出非人所能發出之慘叫聲。

從那天開始,我才知道,要當個歌手是多麼艱辛的一件事……


「第一組回報,大門已被堵死,重複,大門已被堵死,千萬不要走大門,其他組狀況如何?」我密著第二和第三組。

邪靈和居的聲音也傳來。「第二組回報,後門已淪陷,重複,後門已淪陷。」

「第三組也回報,窗戶也被擠破了啦~」晴天慘嚎著。

「白天才租的旅館房間又被歌迷攻陷了喔~」我欲哭無淚,早知道就不要租了,我幹嘛不拿錢去吃東西呢?

「怎麼辦?」其他人問我,我皺著眉回答。「只好拿睡袋去睡城外了……」

「第四組回報。」陽光悠閒的回答。「城外到處都是在找你們的人喔。」

「睡飛毯上吧,雖然有點擠。」我無奈的回。

一行人在不大的飛毯上……
「我要睡王子的旁邊。」晴天抱著我不放,噘著嘴說。

而鳳凰早就溫順的躺在我懷裡了…

「我也要抱王子殿下!」被邪靈踩在腳下的居,只能抓住我的小腿死命掙紮著。

最後,我躺了下來,左臂被晴天緊緊抱住,右半身被鳳凰壓著,抓著右小腿不放的是居,揪住居領子,恨不得把他丟下飛毯的是邪靈……陽光和劍心則是躺在我們這堆肉團的旁邊。

「真擠!」劍心冷冷的說。




「大家都穿好斗篷了嗎?」我壓低聲音說。

背後六個穿著斗逢的人一同點了點頭,我見狀,滿意的說。「那好,走吧,我們還得傳送去月城呢!」

「趕快走吧!我已經受不了被追的感覺。」晴天迫不及待要離開的聲音從某個斗篷下傳出。

「小聲點,等等要是被人發現我們是無垠樂團,事情就麻煩了。」邪靈帶著責備的語氣說。

「走吧!」我邊說,邊往距離不遠的傳送驛站走去。

越走,我就越覺得不太妙,驛站雖然不缺人光顧,不過也不至於這麼人山人海吧?我們一行人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往驛站走去。

「等一等,想用傳送陣,先把斗篷脫下來讓我們看看。」一名大漢擋住了我們的去路。

脫下來?那我還走得掉嗎?一想到被發現是無垠樂團後,我可能會遭遇到的慘狀,我就忍不住用冷冷的語氣回答。「怎麼?驛站是你家開的嗎?要用還得經過你的同意?」

大漢抓了抓頭,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也不是,只是有人雇我在這裡堵人,所以我得確認每個經過的人不是我要堵的人,不然要是錯過了就糟了。」

「堵誰?」我想我大概知道那個答案了。

大漢滿臉的憨笑。「就是最近很出名的無垠樂團啊。」

果然……我無奈的想,順便用密語問大家該怎麼辦?只是,每個人都用無言來回答我。

「硬闖。」劍心吐了一句話。

「好。」我中氣十足的喊,反正也想不出其他辦法。

我一撞,把大漢給撞開,大漢在大吃ㄧ驚之下,被我撞得老遠……只是他臨撞飛之前,伸手抓住了我的斗篷……

「啊~是王子!」某個恐怖尖叫響起。

我滿頭冒汗,完‧蛋‧了!


「嗚,我不想再吃烤肉了啦,連續十天,每天三餐都是烤肉,我吃到要吐了。」鳳凰咬了手中的烤肉一口,終於忍不住悲泣著。

「噁~」

我冷眼看著居在旁邊吐得淒慘無比。「沒有辦法,我也想吃別的東西啊,可是現在連陽光和劍心都沒有辦法去買食物了,大家一看到我們或是有偽裝的人都會發瘋似的衝上來。」

一向優雅笑著的陽光難得露出了苦瓜臉,心有戚戚焉的說。「上次去幫你們買食物,買到差點回不來呢!」

「有肉吃就不錯了。」邪靈冷冷的說。

「重要的是,我包裹裡的食用性肉包子快用光了,到時候肉包子要吃什麼東西呢?」我煩惱的看著正在跟老婆火凰玩「飛飛」遊戲的肉包子。

「把烤肉捏成丸子狀,當作沒有皮的肉包子餵給它吃?」不知道是誰提出了個餿主意……



「大家快跑。」晴天邊大喊大叫,邊從剛演唱完的廣場狂奔而逃,後面還拉著一條長長的色狼。

「晴天過來這邊。」陽光坐在飛毯上,對晴天喊著,一邊朝她低飛過去,然後一個伸手把她抓上了飛毯。

「呼,總算接到所有人了吧?」陽光擦了擦汗,總算放下心來問著。

居卻一臉大驚失色的喊。「我的王子殿下呢?」

某處,人堆裡,我悽慘的喊著。「救‧命‧啊~不要拉我上衣,把褲子還我啊!天啊,我只剩這一件了,千萬別脫我小褲褲~」

上篇:04-4:肉包子的終身大事     下篇:04-6:第二生命的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