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4-6:第二生命的代言人  
   
04-6:第二生命的代言人

REAL LIFE

「小藍啊,你當個人妖就算了,還長得那麼帥,那也就算了,居然還跑去當歌手……」

一大早就被老媽叫醒,我睡眼惺忪的看著我老媽和老爸噴了一堆口水,心裡想著幸好被叫醒了,不然我的小褲褲不知道保不保得住……

最後,老媽終於受不了我那呆滯的眼神,她拉著我耳朵,大吼。「你知不知道全世界都在找血腥精靈王子啊~~~」

「什麼?」我驚醒,全世界?「老媽你是說全第二生命?」

「何止是第二生命,是真實世界都在找你啊!」老爸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

「真實世界找我幹什麼?」我不解的問。

老媽撫著額頭,一副頭痛的模樣。「你不知道你一唱驚人了嗎?很多經紀公司啊,模特公司啊,就連第二生命官方也要找你出來當代言人啦。」

我張大了嘴。「第二生命官方?怎麼可能,他們不是知道我是人妖嗎?」

「我哪知道。」老媽沒好氣的說。「我只知道他們把你的網路照片貼在官網首頁啦,我還列印下來了呢。」

我一把搶過老媽手中的圖片,第一張就是我拿著劍砍倒某人的畫面,第二張是我吻鳳凰和晴天的特寫鏡頭,第三張是我們無垠樂團在廣場的演唱,每一張圖片上都有聳動的標題:「第二生命的驕驕子─血腥精靈王子」、「想跟王子一樣左擁右抱嗎?」、「想像王子一樣聞名全世界嗎?」、「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做不到的,九十九%虛擬實境─第二生命,等著你!」

我手發著抖看著那堆王子照片,這是怎麼回事?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要知道,這圖片貼在現在全世界最風靡的虛擬實境遊戲─第二生命的官方網站首頁,這曝光率比女明星走光照還高上N倍啊~~~

我慘嚎!「我、我該怎麼辦?」

老爸老媽一臉沉重的說。「先去把早餐做一做吧。」

「老爸老媽,那不是重點吧!」我頭暴著青筋,果然不該仰賴他們。

不過在老爸老媽加死老弟的凌厲眼神之下,我還是被迫在上學前做了早餐,邊咬著我的吐司加蛋,邊坐上公車到學校後,卻意外發現,學校外居然停了一堆新聞採訪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滿心疑問的走進校園,踏進教室……

走在我旁邊的老弟風揚名暗吹了個口哨,他看著被一堆記者包圍的閔居文教授,用幸災樂禍的語氣說。「這下教授可慘了。」

「請問你們怎麼會想在第二生命裡組成樂團?」一個男記者對閩居文教授舉著麥克風問。

「對不起,我要上課了,請你們出去,不然我要叫警衛了。」閔居文教授不假辭色的回答。

「好帥~」某名女記者雙眼冒著愛心的說。

男記者不死心,再度發問著。「請問你知道王子他現在到底在哪嗎?」

「無可奉告!」閔居文教授的臉色陰沉下來,他冷冰冰的回答。

「那……」

最後,在警衛伯伯趕來後,終於把那堆記者給趕了出去,我呆滯的坐在位子上,眼睛看著明顯很頭痛的閔居文教授,耳朵聽著一向是八卦之王的古雲非跟全班報導完整事情經過。

「我們無垠城的無垠樂團從開始巡迴演唱後就紅得不得了了,很多人從星城一路追到月城、日城去看他們呢!」雲一副很驕傲的模樣,還轉頭對閩居文教授喊。「對吧,教授?」

閔居文教授露出一臉的沉痛。「對,追到我們都快瘋掉了。」

「想不到王子真的是超帥的耶。」某名女同學手上緊抓著我早上看過的那堆圖片。

「聽說很多經紀公司在找大哥呢。」晶憂心忡忡的提起。

雲也搔了搔耳際。「大哥也真是會躲,連教授都在隔天就被找到了,但是大哥卻連半點消息都沒有。」

「好可惜喔,王子如果出現一定會造成轟動的。」某名女同學可惜的說。

造成轟動?我這個第二生命唯一的人妖要是出現了,造成的轟動大概跟第二生命上市一樣大吧!我在一旁無奈的想。

「那是一定的吧,王子那麼帥,唱歌又那麼好聽,他如果當歌手,肯定紅透半邊天。」另外一名女同學著迷的埋在圖片裡。

「對了,我有在第二生命官方網站下載王子的歌喔,有IT’S MY LIFE 和夢想飛翔。」某人高舉著光碟片。

還、還有歌可以下載?我要昏了。

「居!出來一下。」卓哥哥的聲音從門口傳來,我驚訝的看向臉色不佳的他……還有他背後那堆記者。

「我好歹也是個教授耶,你也有點禮貌。」居一邊無奈的抱怨,一邊吩咐我們自習一下,然後走出去。

卓哥哥瞄了我一眼(寒!),然後在教室門口對記者說。「我和這個教授全都不知道王子在何方,也不知道任何有關第二生命代言人的事,所有的事情等到塵埃落定,會由無垠城發出宣言。」

「至於無垠城的演唱會,將如期照常舉行。」居補充道。

一堆記者還是不停發問,過了好一會,見卓哥哥和居不肯再說任何話,都一窩蜂的趕回去,口中還一邊念:「快,回去發新聞稿,不然趕不及晚報。」

眼見記者終於走了,居擔心得問卓哥哥。「王子的情況怎麼樣了?」

「應該還沒被發現吧。」卓哥哥不變臉色的回答,然後緩慢的唸出。「不過,我想他應該要小心一點了,千萬不可以告訴任何人他的真實身分,不然事情就嚴重了。」

後面那些話,很明顯是說給我聽的。


ONLINE
如坐針毯的把課上完,我幾乎是狂奔回家,套上遊戲機,開了密語頻道後,馬上哭喊著小龍女的名字。「那個什麼第二生命官方代言人是個什麼東西啊!」

小龍女無奈的聲音傳來。「對不起啊,那是官方高層的決定,我也沒辦法。」

我怒說。「什麼沒辦法,你明明知道我是個人妖,根本不可能當你們的代言人啊!」

「當然可以啦,你只是虛擬代言人而已。」

「虛擬代言人?」那是個啥東東啊?我皺眉。

「你唯一不能做的,只有出現在真實世界而已,其他的,像是圖片啦、廣告啦、甚至是歌曲,都不是問題啊,所以高層決定讓你當個存在網路和電視上的代言人啦。」小龍女解釋著。「你並不需要曝露你的真實身分。」

「可是、可是……」我掙紮著。

「而且,這對無垠城和無垠樂團的好處很多啊。」小龍女興沖沖的說。「光是打知名度這點,好處就多到不得了,你知不知道無垠城還沒開放,可是現在外面已經有很多人在等待了,更別說是要加入無垠城軍隊的人了,多到都要用刪選的了。」

「但是…」我還想抗議。

「還有一點,之前說到的寫真集其實有施行上的困難,要在第二生命發書和唱片本來是件不可能的事,但是現在官方為了你,特地開放更新這項功能,這點對於無垠城的經濟有多大的幫助,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吧?」小龍女最後一段話幾乎打破我還想掙紮的心。

「我還是……」

「還有代言費喔,你把你的銀行帳號給我,錢會存進去。」小龍女補上最後一擊。

「我非常樂意當第二生命的代言人,請多多指教了,小龍女。」我毫不猶豫的說。

「……」

錢啊~~太好了,終於可以舒解因為老爸老媽不賺錢的困境了,今晚就來吃個霜降牛肉火鍋慶祝好了,我眉開眼笑的想,有牛肉吃了,當代言人感覺還不錯嘛!

我還在慶幸有牛肉火鍋吃的同時,四個身影突然出現,正是昨晚和我同時同地下限的無垠樂團成員,帶著不善的臉色包圍我的他們竟還異口同聲的喊。 「王子!到底代言人是怎麼回事啊?」

「呃…」我只好一五一十的把小龍女才剛跟我說的話重複一遍。

「…總之,我就無緣無故變成第二生命的官方代言人啦。」我嘆了口氣,果然太過無知,不知道遊戲的正確玩法是會玩出問題的,看,現在第二生命居然還把我的無知解釋為九十九%虛擬遊戲的真正玩法,我暈。

聽完我的解釋,無垠樂團的成員們都一臉無奈的看著我。

無奈了好一會,我只得打破沉默,扯著臉皮哈哈笑問大家。「日城還要舉行一場演唱,大家準備好了沒有?」

「可以說沒有嗎?」所有人臉色慘白的問我。

我的臉也垮了下來。「我也想說沒有,但是今天一定得把這場演唱辦完,然後趕回無垠城,小龍女說要拍寫真集……」

「什麼?寫真集?」邪靈和居都變了臉色,邪靈的臉尤其冰寒三尺。

「對,寫真集。」我無奈的聳了聳肩。「別以為只有我要拍,是無垠樂團的成員都要拍。」

「可是只有王子你的照片會上官方網站啊,不要啦,王子你幹嘛要當什麼官方代言人,情敵越來越多了啦。」晴天任性的大吼大叫著。

「唉…」鳳凰哀愁的一嘆。

「不要當代言人啦,王子。」晴天著急的拉著我的手不放。

「不行啊,我答應第二生命官方了…」更重要的是,錢都拿一半了,火鍋也吃了,我還能怎麼樣呢?

「不要當!」晴天怒目看著我。

「不行,一定得當。」我抽不回被晴天抓著的手臂,只好拖著她走向飛毯。「大家走吧,把最後一場巡迴演唱唱完。」

「不准你當代言人,不然我不要彈了喔!」晴天情急之下,居然出口威脅我。

真是煩死人了,我臉冒出兩條交叉狀的青筋,被無數女色狼追,又要當代言人,要開演唱會,還得拍寫真集…更重要的是,還不能被別人發現我的真實身分,晶和雲在學校又一直逼問我在哪裡……最近一堆事弄得我心煩意亂的,還得來管晴天這個任性的女娃,我哪有那個美國時間!

「別鬧了,代言人我是一定得當,你要不要彈隨便你!」我怒斥著。

「你、你……」晴天眼裡湧出了淚水,但是,她倔強的不讓眼淚流下來。

我一看,心就軟了一半,萬般後悔幹嘛沒事吼晴天,自己心情不好,也不能遷怒到晴天身上,我正打算開口道歉時……

低垂著頭的晴天終於滴下了眼淚,她袖子一抹,轉身就跑走……

「晴天!」我心驚,喊了一聲,她卻沒有停下來。

「預定的演唱時間超過很久了。」邪靈皺著眉說。

「但是晴天她怎麼辦?」我著急的看著晴天鑽進某個巷子去。

「我去找她。」陽光開口說道。「我和劍心最近都在這附近走,對路很熟悉。」

我著急的思索了一下。「好吧,陽光你去找晴天,劍心你還是跟我們走吧,等等你還得照顧鳳凰。」

「嗯。」劍心和陽光都回答了我。

我看了最後一眼晴天離去的方向,心媯L限自責,希望我沒有鑄下什麼難以挽回的錯誤。

缺了一人的演唱會,感覺還真是有點怪,雖然我照樣奮力唱著,但是卻一直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希望陽光趕快找到晴天,也晴天沒有真的生我的氣。

一直到演唱會完,我看到陽光趕來救我們的飛毯上,果然有晴天的身影時,我才放下心上的石頭。

「晴天,對不起啊,我是因為心情很亂,所以才會吼你的,你原諒我吧!」我雙手合掌的朝著飛毯另一端的晴天道歉。

「哼!」晴天嘟起嘴,轉過頭去。

我搔了搔臉,莫可奈何。「等等拍寫真集,晴天你要拍嗎?還是…你要退出樂團?」

聞言,晴天轉頭大喊。「才不會退出呢!我要拍。」

看著情天氣嘟嘟的臉頰,我忍不住輕笑了起來,然後用著哄小孩的語氣說。「好、好,一起拍。」

「王子殿下,無垠城到了。」居興奮的比著飛毯下方。

「太好了,終於回到家了。」我開心的看著我們的家,無垠城。

家果然就是有一種熟悉的感覺,看!小龍女還在那邊跟我們大叫揮手呢,我高興得也對小龍女猛揮著手。

小龍女的聲音若斷若續的傳來。「王子小心啊~我們在實驗新的結界,別靠近……」

「咦?」我們還在疑惑小龍女說的是什麼意思的時候……

碰!

小龍女看著飛毯上的一行人像是撞擊擋風玻璃的小鳥似的,一個個全攤平在結界上,然後慢慢順著圓弧狀的結界往下滑,她只有喃喃自語著。「來不及了。」


「巨蛋保護罩,顧名思義,就是一個形狀如同巨大的蛋殼,能夠牢牢保護住想保護的對象,其範圍也隨著我的等級不斷上升,目前可以罩住五分之一的無垠城,不喝藍水的話,只能撐十分鐘,但是如果有無限量的藍水供應,那我至少可以撐上兩個小時,絕對是個守城的大大大幫手啊。」

說到這,雲不好意思的摸著後腦勺。「只是沒想到,第一個實驗對象會是大哥你們。」

「下次麻煩在我撞斷我的鼻樑之前,先說明你那個蛋蛋保護罩的功用好嗎?」我面色難看的回答。

「是巨蛋保護罩。」雲糾正。

「大哥,我也發明出了新的幻象符咒喔。」晶像是獻寶般,急急的拿出一疊符咒讓我看。

我好奇的詢問。「幻象符咒?做什麼用的?」

晶咳了兩聲,開始解釋。「幻象符咒,顧名思義,是能夠造成幻象的符咒,使用方法如下,首先道士在制符的時候就對符咒注入各種幻象,等到使用符咒時,周圍就會出現當初灌注進去的幻象,譬如說,如果當初我是想像一個沙漠的話,納等到我使用這張符咒的時候,周圍就會出現一片沙漠的景象。雖然製造出的只是個摸不著的幻象,但是,這個符咒絕對是個迷惑敵人的好幫手。」

「喔?好像很有趣,用一個來試試看。」我興致勃勃的就拿一個起來玩,伸手將符咒丟出去後,大夥都引頸等著看結果。

「大家似乎很悠閒呢?都沒有事情可以做嗎?」羽憐大嫂的聲音突然從後方傳來,那異常溫柔的語氣嚇得我們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有、有事做,我們馬上就去做。」我轉身一看,印入眼簾的不就是羽憐大嫂那嚇死人的溫柔微笑嗎?

「那還不快去做?」羽憐大嫂又微笑開口說道。

「是、是…」我東看西看,恨不得馬上有件事給我做……

晶又咳了兩聲。「呃,大哥,那個…」

「別吵,我正在看有什麼事可以做呢?」啊,那邊好像很忙的樣子,我看我去幫忙搬木材好了,瞄了眼羽憐大嫂的微笑,我拔腿跑去投入搬木材行列。

「大哥…」晶無奈的看著搬木材搬的正起勁的我。

「王子,你在幹什麼?」剛趕過來的小龍女一臉吃驚的看著搬木材的我。

我放下木材,一臉的尷尬。「呃,羽憐大嫂叫我找點事情做。」

「羽憐?」小龍女是滿頭的霧水。「她不是在財政組的辦公室嗎?我剛剛出來的時候,還看到她在裡面。」

「怎麼可能?大嫂不是在那…」我手指比著剛剛羽憐大嫂在的地方,卻已經不見了她的身影,我完全摸不著頭腦,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晶無奈的笑著。「大哥,那是你剛剛用出的幻象符咒的幻象啦,剛好我在灌那張符咒的時候,羽憐大嫂正好在到處監督人做事,所以……」

「所以就不小心灌了進去,還不巧被我拿到?」我抽蓄著嘴角,還真不是普通的好運啊。

晶歉意的對我笑著。

「算了、算了,真是的,差點被你們兩個活寶嚇死。」我拍著胸部驚魂未定的說。

「大哥這麼不經嚇,等等恐怕真的會嚇死了。」晶笑吟吟的說。

我吞了吞口水,這句話好像有什麼涵義?而且還是不太好的涵義!「什麼意思?」

「閱‧兵‧典‧禮!」小龍女震撼的說。

「嘎?」我還在疑惑什麼叫閱兵典禮的時候,小龍女已經迫不及待拉著我走。

小龍女把我拉進房裡後,從次元包裹裡拉出一套銀光閃閃的輕型鎧甲,看來似乎是要給我穿的。

「為什麼要閱兵?」我手腳發軟、魂不守舍的問,有沒有搞錯?我這個連兵都不用當的女孩居然得去閱兵?

「因為大家都想看看城主是個什麼德性。」小龍女一邊幫我把輕型的銀色盔甲穿到我身上,一邊漫不經心的回答。

「不就這個德性嗎?」我苦哈哈的說。

小龍女搖了搖頭說。「我可得先告訴你,你要是敢把平常那副亂七八糟的德性帶到閱兵典禮上,保證軍事組會第一個吞了你。」

「喔,對了,財政組和民生組也不會放過你。」小龍女若有所思的說。「這次你當了代言人,那威風凜凜的模樣可招到了不少兵,讓軍事組是滿意得不得了,再加上又招到了一大堆的觀光客等在門外,還有排隊等著要買無垠城房屋的人更多得到都快用決鬥來搶了,這點讓財政組和民生組是鬆了很大一口氣呢!」

「還有啊,你這個代言人對第二生命可重要了呢,所以你要是敢在閱兵典禮上把你自己的形象破壞光的話,那追殺你的人可能會多到填滿太平洋。」

我臭著臉說。「是呀,我如果再公佈我的人妖身分的話,那就順便連大西洋一起填了。」

「好啦,別這麼哀怨了,不過就是裝個血腥精靈的樣子上台說幾句話而已,說完就沒事啦。」小龍女扣上我盔甲的扣環後,拍著我的背說。

「可是人家會緊張。」我氣餒,剛剛聽小龍女說,足足有五千個兵耶,五千個!到底是從哪邊冒出來的啊?我成為代言人不是才這幾天的事嗎?唉,一想到要被五千雙,也就是一萬隻眼睛看著,叫我怎麼不緊張?

小龍女大笑了三聲。「安啦,安啦,我還不了解你嗎?你只要一上台就會自動變身成啥都不怕的血腥精靈了。」

「是這樣嗎?」我悶悶的說。

「沒錯,去吧!」小龍女對我猛力一推。

也不用這麼用力推我吧,我嘀咕兩聲,抬眼看向通往訓練場的走廊,那條平常隨便碰跳兩下就到盡頭,現在看起來卻異常艱難冗長的一條黑暗的走廊,而平常輕快的腳步,卻連抬起腿來都覺費力。

「走吧。」小龍女拍了下我的肩膀。

「王子,你怎麼還在這?大夥都在等你喔。」阿狼大哥帶著那熟悉的醜陋笑臉走了過來。

「王子哥哥,你回來了喔,娃娃好想你!」娃娃朝我撲了過來,給了我個大大的擁抱。

我笑著回抱住娃娃。「你啊,不怕我跟你搶東西吃啦?」

娃娃可愛的吐了吐舌頭。

「王子,這件盔甲真是合適你!」居又露出兩眼的迷戀,然後被我送了個爆栗。

「快走吧,王子。」羽憐大嫂還是一副微笑,充滿鼓勵的微笑。

「嗯,走吧。」我露出放鬆的微笑,腳步輕快卻穩定的一步步迎向,走廊盡頭那耀目的光芒,背後跟著我的非常隊夥伴們。

一走出走廊,炫目的陽光幾乎讓我睜不開眼睛,我用手背擋在額頭上,等到眼睛適應了陽光後,才把手放下來,一睜眼看去,玫瑰和斷劍正笑吟吟的看著我,勒苟拉斯還是那副冷冷樣,小強扛著那把大斧頭,補血專用仍舊是我看過最像祭司的祭司。

我笑著走過玫瑰小隊的身邊,後面則是暗黑邪皇隊的人,明皇的驕縱看起來還是那麼欠教訓,風無情是副騙死人不償命的風流瀟灑樣,而邪靈還是那張冷冷的臉,只是眼裡透著關懷與擔憂。

南宮罪,領著浴冰鳳凰、白鳥和空空等劍無罪的人,有點像是在獻寶似的,驕傲的看著台下的士兵們,而又緊張的注意我是不是有露出不滿意的神情。

這時,我才看清廣大的訓練場上,正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人,而我的正前方是個講台,很明顯的,我得走上那個講台,然後用血腥精靈的模樣,無垠城主的身分跟所有人見面。

心情超乎異常的平靜,我一步步踏上講台的階梯,在所有人期盼的目光下,我在講台上站定位,露出了超乎想像的平穩笑容。

「我是無垠城的城主,也就是你們知道的血腥精靈─王子。」我開門見山的說明了自己的身分。

「而這其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這只是我在無垠城的定位,就如同各位是守護無垠城的軍人,而我的身分是城主而已。」

「對於我來說,不管是軍隊中的一員,還是城堡裡的城主,我們都只是無垠城的一份子,換句話來說,我們都是無垠城,無垠城就代表我們,讓我們一起把無垠城真正無垠的擴展,在第二生命裡成為真正無垠的存在。」我鏗鏘有力的說完。

在台下一雙雙閃著崇拜光芒的眼神中,我威風十足的下了台,而由軍事組接手開始編排軍人們的小組,說明軍事運作的方法,操練的內容等等,總之,就是一些跟我沒關係,我也聽不懂的軍事安排就對了,我走下演講台,看到小龍女在旁邊猛招著手,我只得跟著她走……

「想不到你這傢伙上了台,講出的話還挺有個人樣的。」小龍女在前方低聲嘀咕著。

「喂!什麼態度啊,我平常也會講人話啊!」我翻著白眼反駁。

「是嗎?我肚子餓了也算人話?」

我半心虛的說。「人也會肚子餓嘛…不說這個了,你要帶我去哪裡啊?」

「寫‧真‧集!」又是三個鏗鏘有力的字。

上篇:04-5:街頭藝人的苦命日記     下篇:04-7:寫真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