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4-9:演唱會  
   
04-9:演唱會

ONLINE
「王子,你快點過來,舞台搭建好了。」一上線,就聽到羽憐大嫂既興奮又有點心疼的聲音。

「真的嗎?我要看。」不知道舞台長什麼樣子?聽說花了大筆的錢,應該是很豪華的吧?一邊想,我一邊加快了腳步。

我照著羽憐大嫂的指示,一路衝到了舞台所在地,就在城堡的左邊不遠處。

到了現場,所有人都已經到齊了,只等著我,我迫不及待的走上前,想看清自己即將踏上的表演舞台。

「這不是……」我張大了嘴,我的天,這好像那個是教科書堶惘陰虼鴘滿u古羅馬競技場」?

「呵呵,歡迎來到無垠城,不,應該說是全第二生命的第一個表演中心─無垠狂想曲。」羽憐大嫂笑呵呵的解釋著。

「太棒了。」我閃著興奮的眼神,眼睛拼命的看著這雄偉的建築物,圓形的建築物大概有二十層樓高吧?灰白的牆壁上雕著古樸的雕刻,格外有一種蒼偉的感覺,我走近一看,上面的雕刻是以簡單的線條刻劃出拿著各式樂器的各種種族,我撫摸著上面的雕飾,簡直是愛不釋手。

「這邊雕的主題是音樂。」羽憐大嫂解說著。「另外還有戰鬥、大自然之美,和各類工藝品。」

「王子,別站在門口發呆啊,快點進來看看裡面。」阿狼大哥從門口走了出來,連忙拉著我進了足以讓數十人進入的半圓拱門式大門。

一踏入大門,我神情激動的看著眼前簡直是不可思議的雄偉景象,站在中央圓型場地,我抬頭仰望,圍繞在周圍階梯式的觀眾座位高聳入雲,我忍不住脫口而出。「這難道就是我要表演的場地嗎?」

「沒錯。」小龍女笑吟吟的走了過來。「怎麼樣?夠資格當王子殿下的表演場地了吧?」

「何止夠資格。」我脹紅了臉。「簡直是太遼闊了,我看觀眾能夠填滿這裡的十分之一就不錯了。」

「王子哥哥說錯了,一定會大爆滿的喔。」娃娃蹦蹦跳跳的跑過來反駁著。「娃娃這幾個禮拜賣演唱會的票賣到都手軟了呢。」

「沒錯!」羽憐大嫂也點著頭。「要不是有賣票的收入,這個場地也建不起來呢。」

「我就說王子這小子一定可以拉來許多人的。」阿狼大哥大笑著,然後更大力的拍著我的背。「不過我倒是沒料到,王子你還當了第二生命的代言人。」

「我也沒料到…」我有點無奈的兩手一攤。

「不管如何,王子你就好好的當個無垠城的景點之一吧。」羽憐大嫂笑得非常開心,令我心底不禁毛毛的,該不會又有什麼事要我做了吧?

我都還在這麼想,羽憐大嫂又開口了。「聽說民生組打算開兩間書局啊,王子你就在演唱會完後,書局建起來時,順道辦個簽名會吧。」

「喔,好啊。」我鬆了口氣,還好只是個簽名會。

我再度轉頭看向觀眾台,心情帶著緊張和興奮的喃喃自語著。「觀眾,會塞滿這裡啊……」


「王子、王子…」聽到外面傳來的震天喊聲,我的心情是無比的緊張,我拼命的深呼吸、吐氣、深呼吸、吐氣………

「嗚,還是好緊張喔。」我有點手足無措的看著樂團的其他人,居正七嘴八舌的安慰我不要緊張。

「別緊張,王子殿下,就把台下的學生…歌迷當作是石頭就好了,你就在台上做好自己的表演就可以了。」居擔憂的看著我略顯蒼白的臉色,我則是給了他一個白眼,不要以為我沒聽到那句學生,原來教授平常都把我們當石頭啊…

「別理他們就好了。」邪靈皺著眉輕拍著我的背,想幫我順順不穩的呼吸。

「怕什麼,不過就是一堆人而已。」晴天不屑的看著外面那多得像沙子般的人群。

「我也有點緊張呢。」鳳凰倒是和我一樣蒼白著臉,總算有個和我一樣正常的人了,我欣慰著。

「出場嚕!還記得排練的出場方式吧?」小龍女突然冒出顆頭來,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蒼白的臉色。

我再度閉上眼深呼吸一口氣,然後,張開雙眼,我臉上只剩下平靜。「出場吧。」



他,是第二生命裡一個職業玩家,他卻從來沒有想過,網路遊戲裡竟還可以辦場演唱會出來,所以,在聽說中央無垠城居然打算舉辦一場演唱會,而演唱會的主角正是最近風頭最勁的無垠樂團時,他就決定出發到無垠城去見見世面。

「他媽的,排了整整五個小時才買到票,這個樂團真有這麼好嗎?」他喃喃自語著,排隊排得有些不爽,不過又很慶幸自己有來參加這場絕對是盛大空前的演唱會,否則怎麼對得起自己的好奇心?

「這無垠城還真是有看頭,光是看到中央廣場的月牙型噴水池就值回票價,更別提這整個城池有多雄偉,真不知道是花上多少錢建的。」他一邊欣賞著比官方日月星三城更寬廣而整齊的街道,兩旁的商店都美輪美奐,各有其特色,不知道盤家店下來,需要多少租金,他開始盤算著。

但是,什麼都比不上住宅區給他的驚訝大,這、這還是個遊戲嗎?他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一幢幢的花園小洋房,每一幢都那麼讓人愛不釋手,他貪婪的一間瀏覽過一間,最後終於呼出長長的一口氣說。「一定要來買一間房子,月城那間得趕快脫手,不然等到大家發現無垠城的房子是這麼漂亮,那恐怕官方城的房子都會滯銷了。」

隔天,他趕了個大早,希望能夠佔了好位置,但是他失算了,前面早就不知道排了多少人。

「大家到底什麼時候來排的?」他驚駭得問著前面的人。

「昨天吃完晚餐就過來了。」隊伍中後方的人說。

「前天買了票後,就在這邊搭帳了。」中間的女孩群們回答。

「你們算什麼?我告訴你們,我可是看著無垠狂想曲一磚一瓦建起來的。」排在第一位的老兄得意洋洋的說。

他真的無言了,懷著可以殺死貓的好奇心,他迫不及待想知道,無垠樂團的魅力到底有多大,還有傳言中,第二生命代言人的王子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

「王子…王子…」旁邊的女孩叫得他耳朵都快報廢了,他忍不住嘆口氣,自己幹嘛沒事來這邊淌混水呢?真是又擠又吵又累的,他忍不住揉了揉自己快散架的骨頭,現在只希望無垠樂團有點實力,千萬別讓他失望而歸。

突然地,天空下起了雪?他吃驚得看著雪花一片片的從天空中落下,而兩旁原本在尖叫的女孩,現在都安靜又著迷的看著美麗的落雪。是魔法師弄的吧?他暗暗想著。

五道冰柱突然從天空凝結下來,大夥都吃驚得看向天空,這時,五道人影各從一根冰柱滑下,當人影快降到地面的時候,冰柱突然碎裂成無數的小冰晶,灑滿了整個舞台,整個舞台都閃著耀眼的光輝,伴著五個出色的人。

「這就是無垠樂團?」他看清了那五個人影,的確各有各的魅力,冷峻孤傲的蕭、俊逸邪魅的古琴手、火辣嬌俏的吉他女孩、成熟嫵媚的美女鼓手,還有戴著血色額冠,俊美到他無法形容的主唱,正掛著淡淡的似笑非笑,那就是…王子嗎?

王子泛起那帶著邪氣的微笑,他輕輕的將食指伸到唇邊,比了個噓後,用既慵懶又迷人的聲音說。「什麼都別說,先來首歌吧。」


此生 此愛 此刻揮霍 揮霍我的色彩 在你的天空
你想 你說 你要我做 其實我很快樂 全都因為你
讓我快樂 讓我痛

改自燕尾蝶 BY詞/曲:阿信

他該怎麼形容聽到王子的歌聲時,那種感動?那聲音高亢激昂,卻又帶著微微的顫抖,彷彿是那撲火的蝶,正在唱出自己心中的無悔,加上節奏強烈的鼓聲和痛快的吉他聲,他感覺到自己的心竟然隨著節奏而狂跳著,猛烈到他幾乎覺得自己會爆裂開來。

好不容易,一首歌完了,所有人包括他,全都發不出一絲聲音,只能眼神中狂熱、汗水淋漓地看著台上的無垠樂團。

「好聽嗎?」王子突然笑了,笑得豪爽萬分,那笑聲似乎有感染性,讓全場的人從心臟緊繃的狀態,突然解放了出來。

「好聽,太好聽了!」有人率先喊出了這句話,最後全場人都跟進的喊,他也是其中一人。

「那麼…」王子閉上眼,好似在想些什麼,而台下的歌迷們也深怕打斷他的思緒似的,紛紛安靜下來…然後,王子慢慢的張開眼睛,眼中充滿著柔情,聲音溫柔得像是枕邊細語。「愛情,總是那麼兩難,你會選擇愛你的人,還是你愛的人呢?」

蕭聲突然回盪在寬闊的無垠狂想曲,無奈、哀傷又帶點甜蜜,而後古琴也加入了行列,行雲流水的琴聲襯托出蕭的更加孤寂,最後,王子的歌聲出現,完全不同於方才的高亢激烈,而是低沉溫潤的情人低語……

他就這麼一直沉醉在王子的歌聲中,一首、二首…五首…十首,卻總是覺得聽不夠,還想再聽。

「接下來,就是今天的最後一首歌了,也是我最喜歡的一首─IT’S MY LIFE,希望所有人都能夠大聲的說出IT’S MY LIFE。」王子說出了這令人既失望又高興的話。



「…IT’S MY LIFE!」王子唱出了最後一句話,而全場的沉靜程度也達到前所未有的地步,除了心跳聲,什麼也聽不見。

「王子,你死吧!」一個冰冷的聲音非常突兀的傳出,眾人抬頭只見銀光一閃,而台上的王子猛地後退……

「你受傷了,王子。」古琴手大驚失色的想要上前察看王子的傷勢,而這時台下的他也才看清楚,王子的左臂已然鮮血淋漓,在王子的對面,是一個女劍客正以憤恨的眼神盯著他。

王子揮了揮手,對於左臂的傷絲毫不在意,他淡淡的說。「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並不認識你,為什麼要刺殺我?還破壞了我的演唱會?」

那語氣雖淡,但是台下的他卻不自覺打了個寒顫,心裡泛起一個疑庸置疑的想法─王子發怒了。

「因為你愛人搶了我心愛的人,所以我要殺了你,讓那個王八蛋也嚐嚐失去心愛人的痛苦。」女劍客眼裡燃著熊熊烈火。

王子很明顯的一愣,然後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我愛人?男的?女的?」

女劍客更是怒火燒盡九重天。「當然是男的。」

台下的他倒是一點都不覺得當然,他仔細想著。「怪了,怎麼會是男的?一個男人搶了你愛人?你愛人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

不過王子似乎一點都不驚訝,他只是搔了搔臉,比著古琴手和蕭手說。「哪一個?」

「居里亞斯特斯,你還記得老子嗎?」女劍客發出怒吼的聲音。

那被叫作居的古琴手一臉茫然的搖了搖頭。「你是誰?」

那自稱老子的女劍客咬緊牙齒,再度狂吼著。「你他媽的敢忘了我?你這混蛋難不成也忘了妃麗兒嗎?」

「妃麗兒?」古琴手變了臉色,他有點…是非常不確定的說。「你是妃麗兒的誰?」

「混蛋,老子是妃麗兒的老公,你居然敢忘了我。」女劍客氣得彷彿要噴火了。

「妃麗兒的老公?你是西門風?」古琴手幾乎不敢置信的問。

「沒錯,就是老子。」女劍客?露出一副猙獰的面孔,以她那清麗的臉蛋要露出這種模樣還真是難為她了。

「你、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古琴手大驚失色。

「還不都是你害的,他媽的廢話說那麼多幹嘛?我現在就宰了你愛人王子。」西門風邊吼,突然就出手將劍砍向了王子。

接下來的景象,他想他一輩子都忘不了了吧,那名劍客西門風的確很強,根據他的估計約有七十幾級了吧,但是她居然拿手無寸鐵的王子一點辦法都沒有,王子一邊輕盈的閃躲著西門風的巨劍,一邊還興致昂昂的打量著她。

王子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你自稱是老子,又說你是妃麗兒的老公,可是看你的外表明明是個女孩?你到底是男是女?」

女劍客沒有回答,只是拼命的攻擊王子,最後她氣得雙頰發紅,大吼著。「混蛋是不是男人啊,只會躲嗎?」

「難不成要我乖乖站著給你砍嗎?」王子好氣又好笑的回答。

「沒錯!」西門風邊吼邊舉劍砍向王子,而王子這次真的站在原地不動,眼見王子就要血濺當場了,所有人都驚呼著……但是,王子的腿突然一踢,劍客的劍被踢上了天空,接著他居然看見王子使用了迴旋踢將西門風踢了出去後,再輕鬆接住從天空掉下來的劍。

王子不再理會地上狂吐著鮮血,又滿臉憤恨的女劍客,他瀟灑的轉身面對觀眾,帶著微微的歉容說。「抱歉,演唱會有了個小小的插曲,希望各位不要介意,那麼今天的演唱會就到此為止了,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無垠樂團即將發行的寫真集和無垠城即將開幕的書局喔。」

演唱會落幕了,而他走在無垠城的寬廣街道上,回想著無垠城的一切,還有無垠樂團的精湛演出,更令人驚訝的是王子的驚人身手,他還以為王子這個代言人只是靠著張臉呢,想不到實力真是如此精采,他不禁喃喃自語著。「加入無垠城似乎是個不錯的主意。」

上篇:04-8:約會日記     下篇:04-11:大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