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5-3:神經兮兮和蛋蛋  
   
05-3:神經兮兮和蛋蛋

「我想去偏僻的地方練功,好嗎?娃娃。」我想了想,這麼說著,我不想戴面具卻又不想惹上麻煩。

「娃娃都可以。」娃娃笑吟吟的回答,剛剛的公主威嚴不知道跑哪去了。

我搔了搔臉,唔的一聲算是回答,然後安靜的走著,娃娃看了看我的冷淡反應,卻也沒有開口說話,只是跟在我身後走。

我們兩人就這麼幾乎沒有開口說話過,一路趕路,我想盡快到飄仙谷以戰鬥來發洩情緒。

一直到飄仙谷,娃娃才開口說了話,她驚呼:「好漂亮喔,這邊是哪裡?」

的確很漂亮,我眼望著無盡的花田,有瑩潔似雪的、也有粉紅得令人愛憐的、神秘的柔紫也少不了,其中立著幾棵開著滿樹花朵的櫻花樹,櫻花花瓣飄在整個山谷中,更顯出如仙境般的美,我淡淡開口回答娃娃的話:「飄仙谷。」

「好適合的名字……等一下,飄仙谷?」娃娃原本陶醉的臉蛋突然變了,她驚駭的轉頭看我:「王子哥哥該不會要進飄仙洞練功吧?」

我點了點頭,娃娃欲言又止,最後還是默默的跟著我走。我也知道娃娃在顧慮什麼,飄仙洞裡的仙女們雖美得不可方物,在遊戲的初期,色狼們簡直是前仆後繼的來這裡看美女,自從來這的色狼,來一個死一個,來兩個死一雙,來一隊就撲一隊後……美女要看,性命也是要顧的,所以色狼們漸漸在飄仙洞絕跡,而想來這邊練功的玩家也越來越少,理由不外乎兩個,凡是男性生物都沒有辦法不受到仙女的容貌影響,老是下不了手,還會看到發呆流口水,這還怎麼打下去?

再來,仙女可不是等閒之輩,她們分為等級六十的紅衣仙女,七十級的藍衣仙女,八十級的紫衣仙女,聽說還有BOSS級的天仙,不過至今沒有人看過,網路上也只有一兩篇紫衣仙女的圖像,美得跟小龍女有得拼,所以對男人實在不是個練功的好對象,飄仙谷也因此少有人煙……

「別擔心,我只打算打到七十等的藍衣,雖然她們總是兩三個群聚在一起,但是配上你的骷髏,我應該可以應付到藍衣。」我還是忍不住安慰了一下娃娃。

娃娃點了點頭,跟著我走進了飄仙洞。

紅衣仙女果然就是個清麗脫俗的美女了,難怪男人們不敢來打,誰捨得對這樣的美女下手呢?

我一刀就劈了過去,看見仙女那吃驚的神色,我冷笑一聲,我可不是會憐香惜玉的男人喔,這時周圍的另外兩個仙女也圍了過來,讓我有些手忙腳亂,不過娃娃也馬上招喚出八隻火焰盔甲骷髏,這時情況從三打一變成了九打三。

輕輕鬆鬆的,我把三位可愛的仙女送上了西天,然後繼續往裡邊前進,準備找藍衣仙女打個痛快!

我跟娃娃就這麼一路打了進去,除了戰鬥以外,就只有餓的時候就拿乾糧出來吃,順便休息,兩人幾乎沒有交談過半句,期間已經不知道上線下線了多少次。

而回到現實時,在校園裡看見閩居文教授和卓哥哥,兩人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在擔心我嗎?我突然覺得,我是不是至少該密語連絡一下無垠城的人?就這麼跟娃娃消失得無影無蹤,是不是太不負責任了?

我再度上線時,跟娃娃談起了這件事。

娃娃啃著乾糧跟我說。「娃娃已經和狼哥哥說過。」

「喔,說你跟我一起出來練功嗎?」那應該就沒問題了吧,反正我本來的任務就是努力練功。

「不是,娃娃說,娃娃和王子哥哥離家出走了。」娃娃閃著無辜的雙眼。

離‧家‧出‧走?我身子軟了一半,這…還不如不要說比較好,難怪居和邪靈都一副擔心的要死的模樣。

「然後狼哥哥說,要娃娃好好跟著王子哥哥,不然王子哥哥不知道會迷路到哪裡去。」娃娃天真的話語給了我一個重擊。

「走吧,練功了。」我悶悶的說。

走著走著,我雙眼放光,眼前居然出現了紫衣仙女,而且還是落單的,這種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怎麼可以放過,我連忙跟娃娃說。「娃娃,我要單挑那隻紫衣,你不要插手喔。」

娃娃聽話的點了點頭。

我提了提黑刀,正打算上前打個痛快時…

「冰之束縛!」隨著喊話,一道冰的鎖鏈突然纏上了紫衣仙女的身,仙女拼命的掙紮。

「老公快點,趁她還沒掙脫的時候,給她致命一擊。」

「沒問題,親愛的老婆。」

我皺眉聽到這段對話,從走道探頭出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只見到一個男人正提著把大得嚇人的巨劍走到動彈不得的仙女前,一邊唸著:「大美女,你可不要怪我辣手摧花,怪只怪你長得太漂亮,讓我可愛的老婆忍不住想把你抓來當召喚獸……」然後一邊揮舞著巨劍,三兩下就把可憐的紫衣仙女給打趴在地上。

「收服!耶~收到了耶,老公最棒了。」另一個穿著魔法師袍的女人正在一旁加油著,看來那道冰之束縛應該就是她放的了,而在她喊完收服後,紫衣也消失無蹤。

想不到居然被人捷足先登,我覺得有點可惜,不過也莫可奈何,正打算舉步離開的時候……

「老公,你看你旁邊有個好帥的人喔。」女人比著我大喊,而那名巨劍戰士也轉過頭來,吃驚的望著我。

巨劍戰士突然吃驚的大喊。「傳聞果然不錯,傳說中的天仙真的是個男的。」

什麼?天仙是個男的?這我倒是不知道。

「對耶,太好了,老公,沒枉費我們千里迢迢跑來中央大陸證實,天仙真的好俊美喔。」女人用激動的眼神盯著我不放。

「不過,老婆要小心點啊,傳說中的天仙可是厲害得不得了呢,據說是排名前三的BOSS喔!」男人小心翼翼的盯著我的一舉一動。

等等,我皺眉,這兩人難不成是把我當成天仙了?不會吧?我有點哭笑不得,我的尖耳朵不是已經表明我是個精靈了嗎?

「冰之束縛!」女人大喊一聲,她的身前突然出現了一隻雪女,而雪女又施展出了魔法……是召喚師嗎?我隱隱約約記得有這個職業。

不過等一下!為、為什麼我的身上出現了冰的鎖鏈啊?我抬頭一看,我的天!巨劍戰士正拿著那把嚇死人的劍要劈死我,而我被鎖鍊纏住沒辦法拿出黑刀抵檔,只好往旁邊一跳,豈知重心不穩,整個人卻倒在地上,巨劍戰士見機不可失,巨劍劍鋒一轉,又往我劈了下來。

「王子哥哥!」隨著娃娃慘烈無比的叫聲,她整個人也撲倒在我身上,竟是要幫我擋下那擊。

「娃娃快走開!」我嚇得花容失色,深怕娃娃有了點損傷。

巨劍戰士吃了一驚,連忙把巨劍偏了偏,正砸在我倆的身旁,揚起好大的灰塵。

然後,我和巨劍戰士就這麼大眼瞪小眼,瞪了好一會後,我才冰冷的開口說:「我是玩家。」

巨劍戰士的臉上當場冒出好大的冷汗,而我身上的冰之鎖鏈也消失了,往後一看,女召喚師正尷尬的笑著。

「哼!」我冷哼一聲,爬起身來,而趴在我胸前的娃娃還嚇得發抖呢!

「真是不好意思呀,這是一場誤會,我和我老婆是來看看傳聞中的天仙到底是不是男的,再來,我老婆是召喚師,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話,很想把天仙給收了當招喚獸,所以才會對你出手的,你千萬不要介意啊!」巨劍戰士笑嘻嘻的道著歉。

「唉呀,老公你忘記先自我介紹了啦,你好,我的名字叫蛋蛋,是個召喚師喔。」蛋蛋笑得燦爛,一張鵝蛋臉也確實跟她的名字一樣可愛,而後她又比著巨劍戰士說道。「這是我老公,叫做神經兮兮,是個戰士喔。」

「是個力拔山河的戰士,武器是無人能及的巨劍─天下第一劍。」神經兮兮似乎怕補充說明不夠清楚,還把巨劍揮舞得虎虎生風,雖然配上神經兮兮那跟我差不多的身高,體型也只比精靈的纖細要壯上那麼一點點,倒有些小孩耍大刀的感覺。

「我們走吧。」我抱著懷裡的娃娃,頭也不回地舉步就走。

「等一下,這位壯士。」蛋蛋驚呼著。

我腳步一滯,壯士?最後遇到的人怎麼都愛說古文啊?無奈歸無奈,我也不想再和他們扯上關係,我的心情就有夠不好了,還被他們打趴在地上,真是超級不爽的。

「等一下,這位大帥哥、武功高強的美少年、義薄雲天的大俠、呃…有著世界上最可愛的老婆的幸福男人……」實在想不出有什麼形容詞了,神經兮兮只好開始胡說八道起來。

我猛然停下腳步,回頭怒斥著他們:「胡說什麼,這是我妹妹,可不是我老婆。」

兩人顯然嚇了一跳,不過馬上回過神來,神經兮兮還笑吟吟的答。「喔,那有著世界上最可愛的妹妹的幸福男人,可以告知一下您的大名嗎?不然這樣叫您也挺累人的。」

我胸前的娃娃突然出聲。「你們怎麼可能不認識他?」

神經兮兮搔了搔臉。「怎麼?這位仁兄在中央大陸很有名嗎?」

蛋蛋更是哎呀一聲,臉上充滿歉意。「那真是抱歉了,我和我老公剛從西大陸來,對中央大陸不是很熟悉,所以可能還沒聽過您的大名。」

「不管是從哪邊來的,只要你們是第二生命的玩家就不可能不知道,第二生命的代言人王子啊!」娃娃理直氣壯的說。

兩人聽了都是一聲咦,蛋蛋喃喃念著。「第二生命代言人?好久沒上官方網站了,原來第二生命有了個代言人啊!」

不過神經兮兮倒是疑惑的問我。「我好久沒上官網了,也不知道什麼代言人,不過王子之名我倒是耳熟能詳,你是否是中央無垠城的血腥精靈?」

我冷著張臉,什麼都不想說,不過娃娃倒是代替我回答了。「沒錯,王子哥哥就是無垠城主。」

「真是踏破鐵鞋無匿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神經兮兮突然神經兮兮的說出這句話,他和他老婆蛋蛋都雙眼放光猛盯著我:「我們之所以來中央,除了想看傳聞中的飄仙谷天仙是不是男的,另外就是想看看聞名第二生命的超級美男子─無垠城主了。」

「別叫我無垠城主!」我不爽的喊著。

「呃,那血腥精靈?」神經兮兮有些猶豫的叫。

「我難道沒有名字嗎?」我冰寒無比的回應。

蛋蛋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說:「王子?」

我冷哼一聲,招呼了娃娃一下,然後轉頭就走,而我身後的娃娃有些猶豫的對那兩人解釋:「真是不好意思,王子哥哥的心情不好,你們改天再到無垠城來找我們吧!」說完,娃娃小跑步的到我身邊,牽著我的手。

「可是我還沒看夠耶。」我身後傳來蛋蛋遺憾的聲音。

「哎呀,老婆,人家心情不好,就別打擾人家了。」

「可是……」

「所以說,我們就安安靜靜的跟在他身後就好了,千萬不要再開口打擾人家了。」

「說得也是,反正我只是想看王子的長相,不說話也行。」

聽到他們的談話,我真是越聽越火大,把我當什麼了?動物園裡觀賞用的猴子嗎?但是我又不想再開口跟他們說話,只有讓情況這麼僵持著。

直到娃娃有些怯怯的問:「王子哥哥,我們是不是走太深了?這邊好像有點危險呢。」

對吼,氣得我有點不知道自己走到哪裡了,我左看右看,紫衣仙女們都離我們不遠,要是我再繼續走下去,肯定會被她們集體攻擊…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轉身往後走。

「哇~血腥精靈不愧是血腥精靈,連走在這麼危險的地方都好像在逛自家後院似的。」蛋蛋嘖嘖稱奇。

神經兮兮也贊嘆的搖了搖頭。「簡直是奇跡,我們倆都被仙女攻擊了好幾次了,王子居然能夠一直保持在安全距離外,讓仙女們不去攻擊他們,這測量安全距離的能力簡直可以說是神乎其技。」(註:安全距離,每種怪物的安全距離都不一,玩家一旦太過靠近怪物,超過了安全距離,怪物便會主動上前來攻擊玩家。)

呃,聽說這叫狗屎運的樣子……小龍女總是翻著白眼說,你這傢伙的狗屎運還真是強得不得了,想到小龍女那驚訝到張大嘴的模樣,我就忍不住嘴角上揚。

「笑了耶,笑起來更俊美。」蛋蛋盯著我猛流口水。

聽到,我連忙收起笑容,還瞪了蛋蛋一眼。

「瞪人的樣子也不錯看耶。」神經兮兮和蛋蛋都猛點著頭。

兩人異口同聲的感嘆。「唉,真是不虛此行。」

我忍不住開了口。「蛋蛋這麼說也就算了,神經兮兮你有沒有搞錯?我可是男的。」

神經兮兮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美麗的東西,任何人都可以欣賞嘛!我和我老婆就是都對美有種執著,才會攜手共找美麗的東西呀!這次也是為了看飄仙洞裡的仙女和天仙,還有你,才會跑來中央大陸的。」

「怪夫妻。」我無奈的搔了搔臉。

「你終於肯開口說話了,不枉費我們冒著被仙女圍毆到死的危險,硬是要跟著你。」蛋蛋感動異常的看著我。

「哼!」我倔強的別過臉去,不再看他們。

「嘻嘻,原來傳聞中的血腥精靈居然是個倔強的大男孩。」神經兮兮笑吟吟的說。

「什麼倔強的大男孩,我…」我正打算反駁的時候,娃娃突然發出驚叫聲,我眼前只見白色的影子一閃後,原本牽住我手的娃娃居然不見了蹤影。

我驚駭的東找西看,不遠處,一個有著不男不女的妖艷面孔的人正緊緊抱住娃娃,娃娃嚇得臉色都發白了。

「美人…」不知是她還是他的東西迷戀的唸著,然後,居然伸出舌頭去舔娃娃的臉頰,娃娃的臉上出現了噁心的表情,用力地掙紮想掙脫這個變態的雙手,但是卻徒勞無功。

我怒得馬上就要衝上前去,但是神經兮兮卻拉住了我的手,我回頭怒瞪他的時候,他卻有些不敢確定的看著那名不男不女的人。「天仙?」

是天仙?我臉色大變,我可沒有辦法打得贏排名前三的變態BOSS,但是娃娃卻落在他的手上了……想到這,我心情就沉重起來,這都是我的錯,如果我沒有帶娃娃到飄仙洞來就好了。

「美人,當我的妻子吧!」天仙邊說還邊用臉摩擦娃娃的臉頰。

娃娃更是嚇得花容失色。「嗚哇,王子哥哥快點來救娃娃,娃娃好怕這個人。」

靠!這麼變態的NPC到底是誰設計的?居然還吃娃娃的豆腐。

我轉頭看向神經兮兮和蛋蛋,眼裡帶著哀求的意味。「拜託你們,跟我一起救我的夥伴好嗎?」

神經兮兮搔了搔臉說。「這沒什麼問題,我和蛋蛋就是特地來挑戰天仙的。」

蛋蛋更是自信的笑著。「王子你放心好了,我老公可是排行榜第九的超級戰士喔,肯定幫你救出那個可愛的女孩。」

「我算什麼啊,老婆你可是排行榜第五的超級召喚師呢!」神經兮兮露出一臉欽佩的模樣。

我欣喜若狂,看來娃娃應該有救了。「那拜託你們了。」

「沒問題!」蛋蛋和神經兮兮齊聲喊著,一反不正經的模樣,他們兩人露出嚴肅的神情,蛋蛋念著咒語,一隻活盔甲出現後,居然自我分解,然後貼到神經兮兮的身上。

神經兮兮揮舞著巨大的劍,狂吼一聲就往天仙衝了過去,我也趕緊拔出黑刀往天仙飛掠過去。

「呵!」天仙突然不屑的笑了一聲,他念了一句我聽不懂的話後,我們和天仙的中間突然憑空出現了將近十隻的紫衣仙女。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氣,神經兮兮和蛋蛋更是喃喃念著。「這下糗大了。」

「火焰盔甲骷髏快去幫忙。」被抓住的娃娃也沒閒著,她趕緊招喚出了骷髏。

「死靈法師?」蛋蛋和神經兮兮張大了嘴。

看見他們愣住了,我著急的對他們兩人喊著。「快點救娃娃啊!」

「好!」神經兮兮這才收起呆樣,他大喊一聲後,就和十名紫衣仙女纏鬥了起來,幸虧有娃娃的火焰盔甲骷髏幫忙,倒還能慢慢的解決掉她們,我眼見十名紫衣對神經兮兮不是問題,便想趁機去救出娃娃。

而ㄧ旁的蛋蛋更是不負排名第五的超級招喚師之名,看見我想過去救娃娃,她也招喚出了雪女,使出冰之鎖鏈,想束縛住天仙,好讓我可以順利救出人來。「冰之鎖鏈!」

「破!」天仙冷笑一聲,喊了句破後,雪女的冰之鎖鏈非旦沒有出現,雪女還受到強烈的衝擊而猛吐一口鮮血。

我顧不得天仙沒被束縛住,還是衝上前去營救娃娃,就快到達天仙的面前的時候,一道白色的影子突然飛衝而出,狠狠的打在我的胸前,衝擊力之大讓我往後飛了出去,狠狠地撞在牆壁上,我狂吐著鮮血,強忍著胸前傳來的劇痛,估計肋骨恐怕斷了好幾根。

「王子哥哥!」娃娃吃驚的大喊。

蛋蛋吃了一驚,收回了雪女,召喚出了另一隻召喚獸,那是一把沾滿了血的日本刀,蛋蛋怒視著天仙:「看看你能不能應付九十五級的招喚獸─血刃。」

血刃憑空飛起,以飛快的速度衝向天仙,幸好神經兮兮和蛋蛋不是我的敵人……看著血刃那邪氣沖天的模樣,我暗暗流著冷汗。

天仙也發出怒氣,它憤怒的說。「天緞!」

那道白色的影子又飛了出來阻擋血刃,這時我才看清楚,原來那是一條綢緞,血刃和天緞在半空中鬥個你來我往,血刃拼命想斬斷天緞,可惜天緞時而柔軟時而堅韌的特性讓血刃莫可奈何。

「刺!」我突然聽到天仙說了這麼句話,另一道白影又衝了出來,目標正是……蛋蛋?

「蛋蛋快閃開。」我大吼,然後邊用身子撞開了蛋蛋,白色的綢緞毫不留情的刺進了我的肩頭,我悶哼一聲半跪在地。

「老婆?」神經兮兮聽見痛呼聲,擔心得回頭一望,看見蛋蛋跌坐在地上,我又受了重傷,他大力甩開紫衣仙女,奔回我們的旁邊,掏出紅藥水讓我喝。

少了神經兮兮,骷髏們的頓時壓力大增,娃娃只能指揮著骷髏暫時阻擋紫衣仙女的追擊。

這時,天仙又笑了笑,念了句咒語,和我剛才聽不懂的那句一模一樣,我心頭正喊糟糕的時候,面前果然又出現了十個紫衣仙女,加上神經兮兮還沒解決的,一共有十七隻紫衣,我們四人臉色都大變。

情況糟糕到此,我心裡也有了準備,我平靜地對他們說:「你們快點逃走吧,光是逃走對你們應該不是難事。」

「那你怎麼辦?」神經兮兮一愣。

「我要留下來,就算是死,我也不會拋棄我的夥伴。」我堅決的說。

「好!」神經兮兮豎起了大拇指,然後又舉起了他的巨劍揮了揮。「那你快點喝完紅藥水,我們再一起上吧。」

我愕然。「你們?」

「開什麼玩笑,我神經兮兮只有戰死,絕對沒有拋棄夥伴逃走的一天。」神經兮兮笑得自在。

我皺了皺眉。「我們不算夥伴吧?」

「唉呀,別這麼計較嘛!說過話就算夥伴了啦……」蛋蛋話還沒說完,突然驚駭得指著天仙的方向。

這時,娃娃也發出驚叫聲,我趕忙轉頭看去,只見天仙居然捉著娃娃飛了起來,而我這時才發現,天花板上居然有一個奇怪的魔法陣,看天仙往上飛的模樣……難不成他要飛進去?這個念頭一起,我馬上狂奔到天仙跟前,奮力一跳,卻連天仙的衣角也沒捉到,天仙和娃娃已經消失在魔法陣裡……

「娃娃!」

上篇:05-2:衝突     下篇:05-4:自我意識NPC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