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5-4:自我意識NPC的恐怖  
   
05-4:自我意識NPC的恐怖

「冷靜,你要冷靜下來。」我在心裡拼命念著。

先試試能不能密語,我顫顫的打開密語頻道。「娃娃?」

「王子哥哥。」娃娃著急的回答。

幸好還能夠密語,我心上的石頭總算輕了些。「娃娃,你沒事吧?」

「沒事,可是天仙他一直用臉摩擦娃娃的臉頰,感覺好噁心喔。」娃娃的語氣都快哭出來了。

什麼?這個色情狂NPC……我氣得差點衝了上去。「娃娃你等等我,我馬上上去救你。」

娃娃趕忙阻止我。「不要上來了,王子哥哥,天仙太強了,你們打不敗他的,讓娃娃飛回重生點就好,王子哥哥你的等級很重要呢,千萬不要掉級了。」

我沉默了一會兒,娃娃說的的確是事實,就算我再加上神經兮兮和蛋蛋,恐怕還碰不到天仙的衣角,但是我真的要拋棄娃娃嗎?畢竟,是我把她帶來這裡送死的。

我氣餒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實力果然還是太差了,連自己的夥伴都保不住。

神經兮兮和蛋蛋在一旁也不知道該做什麼表示,只有看著我發呆。

一直到娃娃帶著泣音密我,我才猛然驚醒。「王子哥哥,天仙說要娃娃當他的老婆,他不肯殺掉娃娃,而且好奇怪喔,娃娃也沒有辦法下線耶。」

「什麼?」我嚇得從地板上跳了起來,還嚇了旁邊的神經兮兮和蛋蛋一大跳。

我簡直是嚇得六神無主,那娃娃豈不是被困住了嗎?不行,我要去救她,我打定主意後,開始冷靜思考該怎麼把娃娃救出來,畢竟我們這三人上去,非旦沒有辦法救出娃娃,而且要是跟娃娃一起困在裡面,那就真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神經兮兮、蛋蛋…」我把剛剛娃娃跟我說的話,跟他們說明了,而他們也皺緊眉頭,蛋蛋更是一副擔心得不得了的模樣。

「我打算跟無垠城叫支援,神經兮兮、蛋蛋,你們可以助我一臂之力嗎?」我幾乎是哀求似的看他們。

「沒問題,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鍋,就算眼前的敵人是天仙,我夫妻倆也會把可愛的小女孩救出來的。」神經兮兮豪氣萬分的大吼。

我喃喃唸著:「太好了,有人帶路我就不怕會找不到這堣F。」

「帶路?」神經兮兮愣愣的問。

我不好意思的點點頭,哈哈笑著:「因為我是個路癡嘛,怕找不到這堙A所以等等要拜託你們帶我和我的同伴來這邊了。」

神經兮兮一臉的呆滯,而蛋蛋噗嗤一笑:「好吧,好吧,我和我老公就當一次衛星導航器好了。」

和神經兮兮他們說好,我馬上又密了我的無敵寵物劍心:「劍心,事情很嚴重,你快趕來飄仙洞,順便把陽光、冷狐、西門風全都帶來,注意用飛毯趕來呀,我會在洞口等你的。」

劍心無言了會,問我:「其他人不用嗎?邪靈、南宮罪,甚至是斷劍都比西門風強。」

我沉默了會,現在實在是不想看到他們啊……我發了頓脾氣,任性的出走,現在又害娃娃陷入困境,叫我怎麼有臉見他們?我固執的說:「我不想看到熟識的人。」

「嗯,明白了,我現在就去找人。」劍心也沒多說什麼,說完他會找人後,就不再有聲音了。

吩咐完劍心,我轉頭看向神經兮兮和蛋蛋:「拜託你們帶我去洞口等待支援了。」

「沒問題!」神經兮兮對我豎起了大拇指。

神經兮兮一邊帶我走去洞口,一邊漫不經心的問我。「你現在看起來好多了,不像剛才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對不起,我只是心情不太好。」我滿懷歉意地道歉,我對他們這麼不客氣,難得他們還肯幫助我。

「喔喔,心情不好呀?來,告訴姊姊是怎麼回事,姊姊來安慰你喔。」蛋蛋閃著女人看到可愛小寵物會出現的眼神。

「你老公會吃醋吧?」我掛著無奈的表情,想不到我這張臉連有夫之婦都勾引了。

神經兮兮轉過頭來看著我,眼裡閃著一個大男人看見可愛的女孩會出現的眼神。「不會的,我會跟我老婆一起安慰你。」

這對不良夫妻……

「洞口到了,那是不是你的夥伴呀?」蛋蛋比著前方的數個人影。

我凝神望去,果然是劍心,旁邊還有我剛才吩咐過的冷狐等人。

而西門風早就大聲嚷嚷。「小子你搞屁啊,不見了那麼多天,害老子找不到人幹架。」

「你不會找劍心和冷狐啊,他們兩個應該很閒才是。」我好氣又好笑的說,難不成西門風是愛上被我海扁的感覺了?怎麼好像每個被我扁的人都會上癮?

西門風畏縮的望了劍心和冷狐,他訕訕然的咕噥著。「我有啊,只是紅髮小子又不理老子,那隻死狐狸雖然肯陪老子打,但下手那麼重,上次還害老子飛天了,誰敢找他打,又不是嫌等級太高,掉級掉爽的喔?」

「王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突然把我們找來呢。晴天原本還跟我說,你在鬧彆扭,沒有個十天半個月是不會出現的。」陽光不解的問我,後還笑著補上一句。「晴天還花了好久的時間跟我解釋彆扭的意思呢。」

陽光還真是率直得讓人想哭,我只好自動忽略鬧彆扭三個字,直接講明了情況。「娃娃被一隻叫天仙的BOSS抓走了,不知道為什麼她沒有辦法下線,所以我們要去救她。」

我一說出BOSS這個字眼,冷狐的雙眼突然放出光芒,他言簡意賅的說:「那走吧!」

這個戰鬥狂人,我無奈,希望他不會忘記我的主要目的是要救人,我示意神經兮兮和蛋蛋帶路:「兮兮、蛋蛋,麻煩你們帶路了。」

「沒問題,我要用跑的嚕?畢竟越快救到娃娃越好嘛,你們跟不上就提醒我一下。」神經兮兮說完馬上就往回跑了起來,一行人就這麼浩浩蕩蕩的跟在後頭。

「衝刺吧,我想大夥都跟得上的:」想到娃娃身陷變態天仙的手中,我就恨不得能瞬間移動去救她。

「王子。」劍心喊了我一聲,又比了比滿臉無辜笑容的魔法師陽光和肉腳戰士西門風。

「呃,劍心你背陽光,西門風……你給我跑快一點。」我惡狠狠的瞪著西門風。

「靠,小子你有差別待遇!」抱怨歸抱怨,西門風還是一臉認命的準備用吃奶的力氣來跑。

好不容易跑回了天仙和娃娃消失的地方,我望著上頭的魔法陣,忍住想馬上衝進去把娃娃救出來的衝動,雖然有這麼多強手助陣,但是天仙還是一個不好惹的角色啊,先密娃娃,問問情況再說,事不宜遲我馬上開了密語頻道。「娃娃,你怎麼樣了,沒被天仙欺負吧?」

「沒有。」娃娃含糊著回答,害我心猛跳了一下,到底怎麼了?

我帶著擔憂的語氣,娃娃該不會被打到說話都有困難了吧。「那我們要上去救你了喔?」

「嗯…」娃娃又是一句含糊不清的回答。

我心頭沉甸甸的,看來娃娃真的是挨揍了,可惡!

我馬上變了臉色,血腥精靈的模樣再度出現,我滿懷的憤怒,用危險的語氣說:「沒有人可以欺負我的朋友!」

用力朝山壁一蹬,我率先跳進了魔法陣,而其他人也尾隨我進入魔法陣,我擔憂的東張西望,找尋娃娃的下落,但是,滿是雪白石柱的大廳裡除了中間的王座以外,就是散落四處閃閃發光的金銀財寶,哪裡有娃娃的下落,我忍不住著急的大喊:「娃娃?娃娃你在哪裡?」

「你們是誰?」一個聲音從石柱後傳來,我眼神掃了過去,果不出我所料,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正是那個不男不女的色情狂天仙。

我哼的一聲。「哼,你剛剛才抓走了我的同伴,馬上就不認得我們了?」

「原來是你啊,我妻子以前的同伴。」天仙的滿臉不在乎,彷彿那已經是過去式了,看得我真是火大不已,什麼叫以前的同伴啊?

「快把娃娃還來。」我怒吼著。

天仙危險的瞇起了眼睛,冰冷的說:「你要搶我的妻子?」

我也冷冷的回答:「她不是你的妻子,你不配!」

「我說,她是我的妻子就是我的妻子。」天仙怒得邊吼,一道白緞就往我撞了過來。

我努力往旁邊一個翻滾,躲過了那曾經讓我斷好幾根肋骨的爛布,一邊對著大家吼:「發什麼呆啊,開打啦。」

眾人被我一吼,才回過神來,馬上抽出了武器往天仙猛力攻擊,速度最快的劍心轉眼已經到了天仙的跟前,天仙的臉上出現了驚愕的神情,他趕忙射出數道白緞擋在劍心和他之間,但劍心淡淡喊了一聲:「空間破。」

「呃。」天仙發出了悶痛的聲音,而突然出現在天仙身後的劍心也趁勝追擊,回身又是一劈,天仙躲避不及,又被劍心在右手臂上劃下一道傷痕。

天仙幾乎是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傷口,他的臉上怒容更勝,接著他凌空飛起,和劍心拉開了一段距離,嘴裡吐出了我不懂的那段聲音。

糟了!我心裡大喊著,而眼前也早已經出現了紫衣仙女,不同的是,這次的數量多到好像一個小型軍隊似的,眾人的臉上都出現了沉重的神情,雖然不是敵不過這堆紫衣,但是在她們背後還有個天仙在虎視眈眈啊!

我見狀,心裡下了個決定:「陽光和蛋蛋,你們負責用魔法把天仙打下來,劍心你準備追擊天仙,其他人把他們兩人包圍在中心,務必保護好他們。」

聽到我的說話,蛋蛋馬上站到陽光的旁邊,而神經兮兮和西門風也站到他倆身前保護,但是冷狐卻滿臉渴望的看著天仙,恨不得和他決一生死的模樣,我翻了翻白眼,果然是隻不合群的狐狸,我只好無奈的開口說:「冷狐,天仙不是戰士,你跟他打也打不痛快的,你先聽我的話去做,回去你愛跟劍心廝殺幾回合都隨你高興。」

冷狐半句話也沒說,但是卻聽話的站到了陽光和蛋蛋身邊,看來劍心真不是普通的好用,除了可以拿來戰鬥以外,還可以拿來「勾引」戰鬥狂人。

戰鬥,開始!

陽光馬上就開始唸起咒語來,一道道風刃往天仙射了過來,可惜都被天仙的白緞給擋住,而超級召喚師蛋蛋也不甘示弱,她一邊招喚出了血刃飛上天去和天仙纏鬥,另外還召喚出了石頭巨人來幫忙我們打紫衣,大大減輕了我們的壓力。

劍心則在天仙的下方不斷徘迴,一碰到天仙被血刃和魔法逼到不得不下降高度的時候,劍心就馬上靠著他驚人的彈跳力在石柱間瞪跳,往往殺得天仙措手不及。

剩下的戰士們則是奮力和像螞蟻一樣湧上來的紫衣們戰鬥,神經兮兮的巨劍一揮,往往把紫衣們給腰斬,而冷狐神出鬼沒地一隻一刀正中心臟,我也是專挑要害下手,頸項、心臟、額頭都是我最愛的部份,而功力不足的西門風則是採行慢慢打的策略,一次單挑一隻。

殺,不停的殺,身上不知道沾了多少血,觸目可及皆是一片血紅;手不知道揮了多少次刀,只知道每一揮刀都會噴出血泉;身上…也不知道受了多少傷,但疼痛早就消失了,身上只剩下麻痺,但仙女還是如潮水般湧來,而我也沒時間去看天仙的情況如何?劍心他們到底有沒辦法擊斃天仙?我著急的想知道劍心的情況,可是我才出現一點遲疑,左肩馬上狠狠吃了一擊。

我單膝跪地,狂嘔著鮮血,再抬頭時,只看見神經兮兮和冷狐已經雙雙站在我身邊,替我擋下了紫衣的攻擊,否則我恐怕早已飛回無垠城了吧!

但是,他們倆的身上也是傷痕累累,看得出來已是擋得很勉強了,但是紫衣們還是團團包圍住我們,難道天仙的招喚沒有止盡嗎?他的魔力沒有限制?我的心幾乎涼了半截,我這時才凝神往劍心的情況看去,劍心原本整潔的身上也沾滿了鮮血,衣服上竟出現了好幾個破損,難道他受傷了?

該死的,我居然又忘了,要是劍心和陽光死亡的話,他們的意識不知道保不保得住?絕對不能讓他們死。

「劍心、陽光,情況要是危急的話,你們就馬上逃走。」我馬上密了劍心和陽光。

「怎麼樣才算危急?」劍心淡淡的問了一句。

「只要會危害到你們的性命都算危急。」我著急的回答。

劍心苦笑著。「可是,我想我跑不掉了。」

什麼?我驚駭看向劍心,這時才發現,劍心的雙腳竟然被無數的白緞給纏住,令他動彈不得,只能站在原地抵擋攻擊,而劍心的周圍還有十來個紫衣,和虎視眈眈的天仙,雖然陽光和蛋蛋拼命的引開天仙的注意,但是攻擊劍心的白緞卻沒停止過。

「陽光,快幫幫劍心。」我轉頭看向陽光,又被另外一個情景給嚇到,因為神經兮兮和冷狐都站在我周圍保護我,使得蛋蛋和陽光的壓力大增,不但蛋蛋要指揮石頭巨人阻擋紫衣,陽光還得不斷發出魔法來和天仙的白緞周旋,兩人的危急情況一點都不低於劍心的。

是我拖累了大家嗎?想到這,我哪管身上早痛到沒知覺,硬是站了起來,對著神經兮兮和冷狐大喊:「我沒事,你們快去幫魔法師。」

神經兮兮和冷狐神色擔憂的望了我一眼,在我堅定的眼神下,兩人殺回了陽光和蛋蛋的身邊,幫助他們抵擋紫衣的攻勢。

我要去幫劍心!拖著沉重的身子,我還是奮力揮舞著手中的黑刀,用我最得意的速度穿梭在紫衣之間,一步步奔到劍心的身邊。

「劍心,我來幫你了。」好不容易奔到劍心旁邊,我馬不停蹄的揮刀砍著纏住劍心腳的白緞。

「嗯。」劍心嗯了一聲,更專心對付起了周圍的紫衣,不一會紫衣被他殺退了一大圈,而我也終於把劍心腿上的白緞砍到剩下一條。

「王子你們小心,我沒有魔力支持血刃跟天仙纏鬥了。」蛋蛋著急的大喊。

什麼?我轉頭看向天仙,失去了血刃,天仙已經沒有絲毫的顧慮,他手一揮,原本被我砍斷的白緞又纏上了劍心的腿,另外數十道白緞從天仙背後飄起,然後全數往劍心射去,眼見劍心身上就要多出數十個窟窿了……

「不!」我怒吼一聲,整個人撲向劍心,用必死的決心來保護他。

「反彈結界!」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傳來,而我回頭一看,攻擊的白緞竟然盡數彈到天仙的身上,只可惜天仙即時躲開,沒有受到嚴重的傷害。

「王子,你沒事吧?」小龍女的聲音?我再度驚訝的轉頭看去,看見的卻不止雲非和小龍女,還有許多的夥伴,非常隊全員都到齊了,玫瑰小隊也來了,暗黑邪皇隊的明皇早就用不爽的臉色在看我了,當然南宮罪和空空也沒缺席。

我有點說不出話來,只能結結巴巴的問:「大家…怎麼都來了?」

小龍女沒好氣的說:「看到劍心到處在找人,馬上就知道一定是你又惹麻煩了,我剛剛密語問了西門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才知道你們陷入了困境。」

「然後我一跟大家說這件事,所有人就話也沒說半句的衝了過來了。」小龍女似乎話有所指的唸著。

小龍女在說的同時,阿狼大哥的治癒白光早就壟罩在我身上了,居和邪靈也早就跑過來扶起我,南宮罪他們則是跑去和天仙纏鬥了起來。

心中充滿著暖暖的感動,我有點不知所措的胡言亂語:「大家小心點,天仙很厲害的。」

不過看來我是多慮了,天仙雖然厲害到有點誇張,但是面對我方如此多的援手,也只有節節敗退的份,地面上的紫衣是被屠殺著玩的,而我方射出的魔法之多,幾乎讓天仙沒有閃躲的空間,常常只能用白緞硬擋,但是天仙還是漸漸在身上留下眾多的傷口。

最後,天仙終於不支,從天空中掉了下來,南宮罪示意大家停手,然後走到我面前。「城主,你來解決天仙吧,殺了天仙你應該就可以升級了。」

「喔。」這樣好像有些窩囊?可是惹了一堆麻煩後,我哪還敢有什麼意見,只有乖乖的走到天仙的面前,拔出黑刀打算斃了天仙。

但是,我突然想起了娃娃,趕緊惡狠狠地問:「你把娃娃關到哪裡去了?」

「你殺了我吧,我絕對不會讓你帶走我的妻子。」天仙渾身浴血的躺在地上,臉上卻還是那樣堅定不移的神情。

我心裡突然泛起怪怪的感覺,這個神情我好像很熟悉?很像是……劍心在挖小薰墳墓時的堅決。

這時,旁邊的神經兮兮突然喃喃自語著。「這個BOSS還真奇怪,我打過這麼多BOSS都沒遇過這麼人性化的NPC,難道是越厲害的BOSS智能化程度越高?」

我心頭一驚,對呀,天仙的反應未免太過人性化,就跟劍心和陽光是一模一樣,難不成天仙也已經有了自我意識?我目光駭然的望向了小龍女,而小龍女也回看我,她臉上帶著沉重的神情。

「殺了他,王子。」小龍女的聲音從密語頻道傳來。

我駭然:「可是,天仙他說不定有了意識?」

「就是因為這樣才要快點殺了他,不然等大家對天仙起疑心的時候,有可能連帶對陽光和劍心也會起疑心的,你不希望他們兩人有什麼差錯吧?」小龍女激動的說。

劍心和陽光絕對不能有差錯,我心一橫,把黑刀反轉過來,把地上的天仙戳了下去,並輕輕說了一聲:「對不起。」

就當我的黑刀要貫穿天仙的身體時,彷彿粒子散開似的,天仙的身體竟然瞬間消逝掉了,我愣了好一會……是我殺死了他嗎?我懷疑的舉起刀瞧了瞧,可是我甚至不覺得刀子有戳進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王子,你殺死了天仙了嗎?」好一會後,南宮罪上前來詢問著。

我不甚確定的說:「我不知道…」

我話還沒說完,小龍女的聲音又從密語頻道傳來:「說你已經殺死天仙,我現在就去找公司的人,等會把經驗值和寶物補給你,現在只管說你已經殺死了。」

我有滿腔的疑惑,但是我望眼看去,小龍女居然已經下線了,到底是怎麼了呀?但是既然小龍女這麼吩咐了,我也只有對南宮罪說。「……應該殺死了吧,雖然他的死法還蠻怪的。」

「怎麼沒寶物?真是怪了。」南宮罪不解的自語著。

「不管那個,我們趕快去找娃娃吧,不知道她到底怎麼樣了?」我擔憂的喊著。

我話才剛說完,馬上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王子哥哥,你好慢喔。」

看著娃娃一個人像在散步閒晃似的走過來,手上還拿著兩包餅乾,我眼睛差點沒爆凸出來:「娃娃,你沒事?」

娃娃抓起口餅乾放進嘴裡,含含糊糊的唸:「沒事呀,娃娃不是跟王子哥哥說過沒事嗎?」

我嘴角有點抽蓄的問:「那你剛剛都在幹什麼?」

「吃東西還有和紫衣大姐姐玩丟球遊戲呀!」娃娃開心的答著。

啪!

娃娃趕緊跑了過來:「王子哥哥,你怎麼了?怎麼突然撲倒了?頭上還噴血耶?阿狼哥哥快過來呀,王子哥哥要死掉了啦。」

我撫著頭站了起來,嘆了口氣,轉頭看向神經兮兮和蛋蛋:「神經兮兮、蛋蛋,真是抱歉,害你們跟著我擔心了,實在很抱歉。」

「哈哈,無所謂,今天能夠見到天仙還和他打上一場,也是你的功勞,不然我夫妻倆還不知道要找多久呢。」神經兮兮瀟灑的笑著。

「神經兮兮、蛋蛋?」南宮罪突然愕然的說:「西大陸的冒險隊大會優勝者?逍遙城的夫妻檔?」

我驚訝的看向神經兮兮和蛋蛋,他們是西大陸逍遙城的城主?

神經兮兮訕訕然的抓著頭:「被發現啦?」

「那麼我們就重新自我介紹一下吧,我是蛋蛋,排行榜第五的召喚師,這是我老公,神經兮兮,排行榜第九的戰士,我們是西大陸冒險隊大會優勝隊伍─逍遙隊,後來建立了逍遙城,目前正在養精蓄銳,準備統一西大陸,希望能和王子你一樣成為一方霸主。」蛋蛋笑吟吟的說。

「我?霸主?」我驚訝的問。

蛋蛋眼神發亮的看著我。「沒錯,中央血腥霸主─王子,是目前五大陸中霸主之名最為確立的一個。」

「血腥霸主?」我輕輕嘆了口氣,心中不知是何感受。

上篇:05-3:神經兮兮和蛋蛋     下篇:05-5:男生的日常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