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5-5:男生的日常瑣事  
   
05-5:男生的日常瑣事

「真的,要改版了。」我心中強忍著慌張,準備上線迎接改版的到來。

話說當天,神經兮兮和蛋蛋跟著我們回到無垠城來參觀,他們沿路都是目瞪口呆的望著無垠城,他們一邊誇讚著無垠城一邊誇讚著我,我心中真是既驕傲又帶點無奈,最後,我忍不住說:「神經兮兮,快改版了,你們還在中央閒晃行嗎?」

神經兮兮搔著臉說:「當然不行啦,差不多該回去準備攻城了呢!隊裡狂打手機給我們,只差沒下通緝令了。」

「不覺得這樣很不自由嗎?」我有些激動的問,卻沒等神經兮兮回答,我自顧自的唸著:「以前,我們隊裡總是想去哪就去哪,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大夥都把我當朋友甚至是小弟來看待,現在卻總是城主城主的叫我,上次還向我下跪效忠,真是讓人很、很…」

「很不習慣吧?」神經兮兮雙手撐在腦後,一臉理所當然的說。

我喃喃唸著:「嗯,當朋友都變成部屬的時候,感覺好寂寞啊。」

「但是,他們還是朋友啊,仔細觀察,你就會發現其實大家都沒變。」神經兮兮認真的看著我。

「是嗎?」我有些迷惘的問。

「是的。」神經兮兮無比堅定的看著我。

我還是不甚了解的嘆了口氣,而神經兮兮大手一摸上我的頭,像在安慰鄰家小弟弟似的撫了撫,他一邊說著:「很可惜這次沒看見你真正的光彩,希望我下次看到你的時候,你已經想通了。」

「希望如此……」

從回想醒來,我嘆了口氣,認命的戴上虛擬頭盔,進入了第二生命。

一睜開眼,我就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小龍女,她手裡拿著個大得嚇人的水桶,裡面卻沒有水,因為水……全都在我身上,溼漉漉的頭髮黏在我臉頰旁,還不住在滴水,原本清爽爽的衣服也濕的徹徹底底,靴子脫下來八成還可以養金魚。

我面無表情的開口:「你在幹嘛?」

小龍女嚴肅認真的回答我:「真是不好意思,本來想拖地的,但是手滑了一下,結果把水全都倒到你身上去了,不過你放心好了,剛好我方才想洗澡,所以已經放好了洗澡水,所以你現在可以馬上去泡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

「……」

「別客氣,快點去洗吧,水要是涼了泡起來就不那麼舒服了。」小龍女不住的催促我。

「要不要一起洗?」我提議。

聽到此言,小龍女的眼神馬上像十克拉鑽石般閃亮:「可以嗎?那我就不客氣了。」

「當然……不可以!」我惡狠狠的回答。

小龍女不滿的撇了撇嘴。「不可以就不可以嘛,那你自己去洗啊。」

我默默從包裹裡拿出繩子,開始把小龍女綁在柱子上,期間她不住大喊著。「喂,你要做什麼,幹嘛把我綁起來?」

確定繩子綁牢了,小龍女無論如何都無法掙脫後,我姿態優雅的伸出中指,對她比了比。「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偷看我洗澡,死色情狂小龍女,在我洗好之前你就在這邊跟柱子談情說愛吧。」

「你誤會我啦,我沒有想偷看你洗澡,我發誓,你快點幫我鬆綁啊。」我一邊走出大廳一邊聽著小龍女在背後喊著。

「哎喔,我是為你好耶,你不是不敢洗小XX嗎?我可以幫你啊。」聞言,我又往後送了一個中指。

「吼,借看一下是會死喔,難得我龍大姑娘居然想看你的小XX耶。」聽到小龍女的這句「淫聲饖語」,我更是頭也不回的踏出大廳。

「浴室、浴室在哪邊呢。」我一邊發著抖,一邊找著我從沒有去過的浴室,看來這次改版真的是改得更像現實生活了,不過是被潑濕而已,我居然感覺到冷。

有了,我看著那大大的澡堂二字,開心的衝了進去,看了看左邊的男和右邊的女,猶豫了會,我該進男間還是女間啊?既然是在遊戲裡,那應該是男間吧?我也沒多想,大剌剌的大門一踹,大步走進了男間。

「城主也是來洗澡的嗎?趕快下來吧,真的很舒服。」空空全身精光的跟我招手,我只有對著他傻笑,眼睛定在他上半身而不敢往下飄。

我吞了吞口水,望著澡堂裡正在泡澡的帥哥群……南宮罪正閉目靠在池邊,聽見我來了,他才掙開眼睛對我笑了笑,配上那精瘦的胸膛和肩膀,害得我口水猛分泌;斷劍……不行不行,不可以多看他一眼,開玩笑,他可是我的表姊夫,我怎麼可以吃我表姊夫的豆腐呢?

陽光好可愛啊、劍心看過了、阿狼大哥渾身都是毛,看不出什麼東西來,風無情那是從小看到大的,沒什麼好看……我的眼睛就這樣從左邊瀏覽到右邊,再從右邊看回來,口水差點沒流成瀑布的,天啊,難道我跟小龍女一樣,都是大色女嗎?

「漂亮小子發什麼呆啊,渾身都濕透還不快脫衣服下去,等等感冒了,聽說第二生命改版後,玩家可是會生病的。」西門風也進入了澡堂,同樣渾身精光,不同的是,目前是白天,他可是她啊……可惡,居然在我面前晃著她那比我大兩個罩杯的胸部,簡直是渺視我。

不過我再轉頭看向池裡的男性生物,幾乎有九成都捂著鼻子……有那麼嚴重嗎?難不成第二生命真實到還能噴鼻血嗎?

「喂,漂亮小子,你流鼻血了喔。」西門風不經意的提。

呃?我伸手往鼻子下面摸去,滿手的血跡馬上出現在我手掌,天啊,我看男人看到流鼻血?

「不過小子你好像是在看到我之前就流了。」西門風看了看池裡的男人們,壞壞的笑著:「小子你的癖好好像有點奇怪喔。」

當西門風這麼說的時候,我眼角瞄到,池裡的眾男都把身體下沉了些,還不住用被侵犯的那種眼神瞄我。

「王子,你這個混蛋,居然把我綁在柱子上,自己先跑過來看了。」小龍女邊喊邊踹開了澡堂大門,然後跟我一樣,她的眼神從左邊瀏覽到右邊,再從右邊看回來,比我更誇張的是,她兩道瀑布般的鼻血狂噴。

「真是太~養眼了。」小龍女奔到池邊一邊留著口水,一邊像在挑豬肉般的仔細端詳著眾帥哥,要不是怕眾男會嚇跑,我看她八成要把頭埋進水裡去看了。

最後,我在池裡眾男如土的面色下,把小龍女給拖了出去,接著就看見穿好衣服的眾男從浴室門口飛奔而逃。

從那以後,不知道為什麼無垠城豪華無比的男浴室,居然乏人問津,只有我偶爾在把小龍女用鏈條綁起來丟到監獄後,會過去泡泡澡。

話說,眾男都逃出浴室,我一個人佔用諾大的浴室,舒舒服服的泡完澡後,突然發現一個非常緊急的問題,於是,我趕緊東奔西跑的尋找能幫我解決的人。

「邪靈,你終於上線了。」我氣喘沖沖的奔到邪靈面前,用感動無比的眼神看著他。

邪靈滿溢著微笑看我。「這麼急著找我?」

「對啊,超急的。」我迫不及待的拉著他就跑。

一直跑到一個無人的房間後,我把門甩上,然後雙手緊搭在邪靈的肩上,嚴肅無比的看著他。

邪靈既帶些緊張又臉紅,小心翼翼的輕聲問:「有什麼事嗎?小藍。」

「很嚴重的事情。」我慎重無比的開口說:「卓哥哥,快點教我男生怎麼上廁所?」

「這個…」

「快點教啦,人家忍好久了。」我欲哭無淚地催促。

邪靈露出滿臉的尷尬神情,他結結巴巴的說:「就、就拉下拉鍊,然後……呃,把那個掏…拿出來,接著扶好、對準……」

「喔,了解了,我先去廁所了。」我幾乎是奪門而逃,直奔廁所而去,不管背後的卓哥哥正在哀嚎著:「我居然教她這種事…」

我趕忙衝進廁所,照著卓哥哥的步驟說的步驟去做,終於從憋尿的痛苦中解脫,尿完後,然後呢?我陷入有點茫然的境地,我好像忘記問後續動作了耶。

「塞回去,然後把拉鍊拉起來就好了。」一個救命的聲音從旁邊傳來,但是我卻有點猶豫,看著無辜的手,還有我一直不敢看的小XX,要用手去碰那個東東?噁,想到就覺得很恐怖,但是、但是我也不能就這麼讓它在外面亂晃吧?抱著必死的決心,我的右手用光速把它給塞了回去,彷彿多碰一下,手就會腐蝕掉一樣。

呼~總算是解決一個大問題了,不過手得好好洗洗才是,雖然是自己的小XX,不過還是給他有點噁心,我皺眉看著剛剛把小XX塞回去的手。

「笨老姊,連把小XX塞回去都露出一副慷慨就義的樣子,真不知道你以後要怎麼繼續扮演男生。」無情的聲音再度響起。

我面無表情的把頭轉過去看他,但無情連正眼都沒瞧我一眼,自顧自的拉上拉鍊,跑去洗手台洗手,我也頗為冷靜的走到洗手台洗手,一邊無奈說:「什麼時候發現的?」

「效忠典禮的時候,你那耍脾氣的表情和現實裡一模一樣。」無情若無其事的回答我,我看他發現真相的吃驚程度大概比早上起床發現他長了顆青春痘還低。

「喔。」也該發現了,每個知道我是人妖都發現了,除了我老弟這個最先知道的……他要是再不發現,我看我真的要帶他去醫院好好檢查,他大腦的辨識人組織是不是真的有問題了。

無情忍不住又說:「不過妳最近表現得還真不像妳耶,老姐,看起來好像很迷惘似的,這跟你行動比思考快的個性可真不符合。」

「少囉嗦,我可是有很多煩惱的大人物耶!」聽著我老弟的吐槽,我也不滿的回嘴。

「好好好,你是大人物。」無情用一種令人不滿的敷衍語氣說。

我正不爽的要反駁…

「可是呀,還是那個笨笨的、做事不用大腦的姐姐可愛多了。」無情雙手環抱著頭,狀似不在乎的走了出去。

我突然想起了:「揚名,別把我的身分說出去啊。」

「好啦、好啦。」無情頭也不回的回答。

「豬頭老弟,關心我是不會直說喔?這麼彆扭,個性簡直和我一模一樣。」一直到看不見我弟,我才喃喃唸著,帶著揚起了的笑容。

「想不到你弟還有這一面,我還以為他純粹是個欠人扁的花花公子呢。」無情後腳剛走,小龍女就懶洋洋的從廁所門邊出現,還這麼跟我說。

我搖了搖頭。「他有這一面倒不稀奇,我比較好奇的是小龍女你到男廁幹嘛?」

小龍女嘿嘿笑了兩聲,滿臉無辜的說。「上廁所嚕。」

我冷冷的說。「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女廁和男廁不是正好分隔走廊的兩邊嗎?」

「喔…」小龍女搔了搔臉,瞄了我的下半身一眼後,露出失望的眼神。不知道是不是我聽錯,總覺得小龍女的嘴型似乎是在無聲的唸:「看一下是會死喔……」等等的穢語。

我哼的一聲,正打算走人,離這個無敵大色女遠一點。

「好啦好啦,不跟你鬧著玩了,我找你有正經事的。」小龍女連忙急著說。

「什麼事?」我納悶的問。

「拿去。」小龍女拋給了我一個東西,我連忙接住,往手裡一看,卻是一顆寶石,我正要問問小龍女這是什麼的時候,她已經開口解釋起來。

「這是殺死天仙給的獎勵,雖然我和公司方面忙了好幾天,也沒發現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只好把獎勵和經驗都補給你再說了。」小龍女難得看起來是愁容滿面。

看見小龍女一反常態,看來事情真的是很嚴重了,我也沒去看到底加了多少經驗值,只趕忙問:「很嚴重嗎?說不定只是個小BUG而已,每個遊戲都會有的。」

小龍女的神色從擔憂變成稍稍輕鬆了些。「說不定就是那樣而已,可能是我擔心太多了。」

我攬住小龍女的肩,和她笑鬧的說:「反正你只是個小GM而已,管他那麼多,了不起換個工作。」

小龍女嗯了一聲,便把話題轉開,她反槌了一下我的肩頭。「快去大廳吧,大家都在等你呢。」

「等我?」我有些呆愣住,什麼事呢?

「是呀,經過你離家出走的抗議,大家都反省過了,想跟你好好談談如何看待你的問題啊。」小龍女這麼說著。

我露出心虛的表情,畢竟我任性的離家出走,又讓娃娃陷入困境,最後還是大家趕來救援才把事情解決的,現在大家居然說他們反省過了?唉,真正要反省的人是我吧。

還沒等我有反應,小龍女又給我一個暴栗。「想什麼啊,趕快去就是了。」

我喔的一聲,腳步沉重的走在長長的迴廊,明明就去過大廳無數次了,可是心底卻緊張的好像裝了糞坑裡的石頭。

越接近大廳,我的心情就越緊張,最後拐了個彎,大廳就在走廊的另一端時,我卻緊張的停下腳步,或許我該先想想怎麼跟大家道歉?而且我又希望能夠讓大家明白,我希望他們能夠像以前一樣對我。

就在我快擠破腦袋時,一個冷冽的聲音卻打破了回廊的沉靜。

「王子?」如同機器般的冷漠聲音這麼問我。

我愣了愣,反射性的回答。「是…」

答完,我卻發現不對勁,對方沒有回答,只有一個異常的銀色閃光出現,有過被西門風暗殺的經驗,我馬上反射性的往旁邊一閃,而後朝來人看去,果然,銀色閃光正是由來人手上的匕首發出的。

我仔細看著匕首的主人,是一個身穿黑色緊身衣,身材玲瓏有緻卻因戴面罩而看不到真面目的女人,而她的一雙美目卻沒有任何感情,她連半句話都沒說,速度驚人的匕首再度威脅了我的命。

我驚叫一聲,連黑刀都來不及拔,只能一個翻身往旁邊一滾,堪堪保住了我的小命,我回頭一看,媽呀,又是那把奪命匕首,速度怎麼會這麼快?我才在腦袋裡閃過這個想法,身體也才往旁邊移動十公分,匕首已經刺進我的肩頭,我痛得悶哼一聲。

可是我也沒白讓她戳,我右拳一揮,狠狠揍在她的鼻樑上,滿意的聽到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

趁她被我揍斷鼻樑,我馬上要拔出黑刀來,刀只抽到一半,女刺客卻已經回頭,匕首再度往我刺來,彷彿她只是被推了一下,而不是被打斷了人體最脆弱且一旦受傷就痛不欲生的鼻樑。

我只能用拔到一半的黑刀來擋住匕首,另外右腿也往女刺客掃去,但她似乎已經有了防備,縱身一跳的同時,手中的匕首又往我橫掃而來,我這時才真正拔出黑刀,正好側身擋住了橫掃而來的匕首,同時也發現,女刺客的力量高的驚人,我的手顫抖不已,竟然擋得很勉強,難道女刺客是個戰士而不是盜賊?但是她的速度卻又是如此的驚人。

此時,回廊另一端出現了人影和聲響,我回頭望去,正是在大廳等我的眾人,他們似乎是發現不對勁而出來查看,我正放下心來的時候。

女刺客似乎也發現了人群的聲響,她竟然露出奇怪的微笑,用那如同機器般的聲音說:「別以為他們可以阻止我,你還是得死。」

我倒吸一口氣,我有做了什麼天理不容的事嗎?她居然這麼堅決要殺我這個雙十年華、嬌俏動人,還楚楚可憐的少女?

女刺客說完那話,再也沒有遲疑,兩把亮晃晃的匕首又往我刺來,我大吼一聲,一個難看的狗式翻滾後,我左手又留下一條長長的血痕。

趴在地上,吐了兩口血後,我才抬頭看向女刺客,原本已經做好會被幹掉的準備,但是數枝半透明的箭矢卻逼得女刺客不得不後退閃躲,而這時趕來的大夥也紛紛擋在我身前。

南宮罪難掩怒氣的質問:「是誰?為什麼要傷害王子?」

女刺客連回答都沒有,她的身影突然一閃,接著直接出現在我面前,我大吃ㄧ驚,而擋在我前方的眾人卻還沒反應過來,眼見我真的要在匕首下喪命之時,一道黑影擋在我面前,邪靈居然用身體幫我擋下了那一刺,他發出了悶痛聲。

「邪靈!」我驚呼。

大夥見邪靈受了傷,二話不說都拔出武器來攻向女刺客,但女刺客的高速實在是快,雖然她有些捉襟見軸,但是卻還可以閃避過大夥的攻擊。

「你要為傷害王子付出代價!」居舉起了古琴,十數枝超音箭發射了出去,被眾人圍攻的女刺客終於不敵,大腿、手臂上紛紛被箭矢射中。

女刺客停下了動作,她冰寒無比的用眼神巡視眾人,最後看向我的時候,她露出非常不屑的眼神和語氣:「這樣的小鬼頭城主,哪裡值得你們保護他。」

「我不容許你傷害他,正如同他也不會容許任何人傷害他的朋友。」南宮罪持劍堅決的擋在我身前。

「小鬼頭?你可知道,就算是渾身浴血,這小鬼頭也是一步都不退讓的站在夥伴身前保護?」羽憐大嫂邊怒氣騰騰的說,手上也早已準備好了魔法要發射。

娃娃更是連忙過來我旁邊,她掛著兩行淚水,心疼地看著我血淋淋的上半身後,她眼裡怒火燃燃的看向女刺客,嘴裡唸著的,是我沒聽過的咒語。

「地獄的黑色火燄,以我娃娃之名命令你化為鏈鎖,燃上吾之敵人,盡情折磨其身,使其痛不欲生,卻求死不能─鎖‧無盡之折磨。」

但是,他們還是朋友啊,仔細觀察,你就會發現其實大家都沒變。神經兮兮認真的神情和話語突然出現在我腦海裡,大家真的都沒有變呢!我心裡突然泛起了欣慰的感覺,雖然身上痛得要命,但是我卻忍不住笑了。

而娃娃的咒語一喊完,女刺客的腳邊竄起了數條黑色的鎖鏈,在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之下,鎖鏈緊緊地纏上她的身子,烤肉的滋滋聲不斷,她痛得發出尖銳的叫聲,而空氣中還瀰漫著噁心的烤人肉味。

「娃娃,先別殺她,我還有事要問。」見狀,南宮罪連忙阻止娃娃。

娃娃滿臉嚴肅和認真,她看著痛苦哀嚎的女刺客,用一種憐憫的語氣說:「她不會死的,鎖‧無盡之折磨沒有攻擊力,不會讓玩家死亡,但是卻會讓玩家痛苦到寧願死掉。」

大家看著女刺客的慘狀,皆是心有戚戚焉,看他們的表情,大概心裡和我想的差不多,以後寧願去跳崖自殺摔成肉泥,也千萬不要惹火娃娃。

「你為什麼要殺我?」我強忍著疼痛,站了起來,走到女刺客旁邊問道。

女刺客沒有回答我,她無視我的問題,而是瘋狂似的大笑,還喊著:「我失敗了,不代表別人會失敗,等著吧,小鬼頭,你別期望你能永遠在無垠城當你的城主。」

女刺客說完,她舉起手上的兩把匕首,毫不猶豫的往心窩插了下去,在所有人都來不及阻止之下,她已經變成白光飛走。

這時,我緊繃的身體才放鬆下來,靠著牆壁無力的滑坐在地上,但是心底的緊張卻是越盛,許許多多的疑問充滿在我心頭……不過,現在的重點還是等阿狼大哥過來幫我療傷吧,我痛得臉上都扭曲變形,皺眉看著肩頭好像噴泉般噴出新鮮的紅色血液。

「要是第二生命有吸血鬼族的話,肯定會對我這個三不五時就渾身是血的人愛不釋手。」這是我昏過去前,最後的胡思亂想。

王子殿下…王子…城主…

「唔?」我有點朦朧的睜開眼,想看看到底是哪個王八蛋在吵我睡覺,然而我依張開眼,所有人關心擔憂的神情馬上映入我眼簾。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傷害你的到底是誰?」居用冷冽的神情問。

「那個刺客是女的,女人應該不會想殺王子才對的。」邪靈皺著眉想。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緩緩站起身來,肩頭上的傷口如我所料,已經被治療好了。

「居然敢在我們面前刺殺城主,簡直是渺視無垠城,要是讓她刺殺成功,那城主的威信豈不是…」白鳥義憤填膺的怒罵。

南宮罪突然制止白鳥再繼續說下去:「別說了,白鳥,現在重要的不是什麼城主的威信,而是王子的性命受到威脅。」

南宮罪突然轉向我,他略帶著歉意的說:「這次真是我們不對,我們實在做得有些過份了,幾乎是完全忽略了你原本的個性,也沒有顧及你的想法。」

聽到南宮罪這麼說,我正想反駁是我太過任性了,南宮罪卻揮了揮手表示讓他說完:「或許是因為,雖然王子你才是城主,但卻都是聽從我們的指揮,真正說起來,王子你從來沒有對我們下過任何命令。」

最後,南宮罪意味深長的說:「威信不是靠屬下下跪效忠就能有的,王子,當你真正能夠獨當一面的時候,自然而然就會有你的威信在。」

「成長的過程或許很難受,不過最後的果實卻是很甜美的。」羽憐大嫂笑吟吟的看著我,最後伸手摸了摸我的頭:「放心吧,我們家的王子絕對沒有問題的。」

我沉默了好一會,思考著南宮罪所說的話,無奈的回想起來,我還真是一個逆來順受的人,難怪白鳥雖然嘴裡說要建立我的威信,但是她卻從來沒真的信服過我。

看著南宮罪鼓勵似的微笑,又想起我老弟說的話,我終於下定決心,管他的,我喜歡當什麼樣的城主,就當什麼樣的城主吧。

我揚起了微笑的說:「那麼從現在開始,所有人都不准再叫我城主,王子是我唯一的名字。」

「但是…」白鳥連忙想反駁。

「我說。」我平穩但卻不容否置:「王子,是我唯一的名字。」

白鳥愣住了,臉上帶著驚訝的神情,而其他人卻揚起了微笑。

我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彷彿剛從深睡中甦醒似的,真奇怪,一念之差竟會使人有這麼大的心境變化,我現在的心情和剛才要走去大廳的心情,差異之大簡直像是換了個人。

伸完懶腰,我嚴肅的直起身子:「現在就來說說剛才的刺客吧,無緣無故跑個這麼強的女人要來殺我已經很奇怪了,更奇怪的是,她臨走前還說她失敗了,不代表其他人也會失敗。」

聽到我說的話,所有人的臉色都正經起來,南宮罪更是嚴肅的說:「這麼說,應該還有其他人要殺你了。」

我點點頭:「應該是,雖然我怎麼想都想不出來,我最近有得罪過什麼人。」

「可能不是私人恩怨。」小龍女絲毫不覺訝異的解釋:「王子現在是最有能力統一中央的人,而攻城戰已經近在眉梢了,光是這點,想把你殺回一級的人可能多的像過江之鯽,畢竟很多人都想當城主。」

我搔了搔臉,正想問攻城戰什麼時候開始,但是小龍女八成已經看見我的疑惑表情,她白了我一眼,解說:「攻城戰只剩兩個禮拜啦,你不在的時候,大家已經做好攻城的準備了。」

我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喔,那我是不是該快點去練等級啊?以免我一直都比不上其他城主的等級。」

小龍女神秘的笑了笑:「戰爭,就是最好的練等級的方法。」

「怎麼說?」我呆呆的問。

「這次改版的項目太多,我來不及跟你們說,其實殺人也是可以增加經驗值的喔,但是平常殺人會受到懲罰,肆意殺人後會有一個禮拜的通緝期,既不能遇見城裡的NPC警衛,也不能在城裡買賣東西,不過這個懲罰卻不適用於戰爭期間,也就是說,王子你可以在戰爭時狂殺敵人升級喔。」

小龍女笑吟吟的看著我:「在戰爭時殺個幾十幾百甚至幾千個人,對血腥精靈而言,應該都不算什麼吧。」

聽到這,我不禁揚起了血腥精靈的邪笑:「看來我又要多個殺人魔王的外號了。」

「你就去當你的殺人魔王吧,我們外交組絕對會把這次暗殺事件的真兇給找出來。」小龍女握緊拳頭,氣勢滿滿的說。

「喔,你加油啊,小龍女。」風無情在一旁納涼的說。

氣勢高昂的小龍女目露凶光的轉過頭,一把把風無情的耳朵給擰住後,小龍女裝做沒聽見我弟的哀嚎聲,拖著他就走,還一邊揶揄的說。「我記得風無情大爺,您好像也是外交組的,小女子我就勉強讓你一起調查好了。」

上篇:05-4:自我意識NPC的恐怖     下篇:05-6:血腥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