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5-6:血腥霸主  
   
05-6:血腥霸主

「大家加油,撞破城門。」我拼命吼著,跟前方推著圓木車撞月城城門的無垠城戰士們打氣之餘,一邊舉著盾牌擋住城牆上射下的箭矢,一邊和南宮、邪靈等人揮刀劈倒一批批前來搶城的玩家。

無數的無垠城英勇的戰士,有些拼命推著撞門車想早一些撞破城門,攻進月城,更多的是在攀牆梯上攀爬,無視於如雨下般的箭矢,戰士們的血幾乎染紅了整面城牆。

後方的魔法師們只有兩個動作,放魔法和灌籃水,從這裡就可以看出羽憐等人對魔法師的訓練到底有多成功,要不是怕把月城破壞的太過,後來要重新修建必須花上一大筆錢,不然光靠魔法師們恐怕早就把月城炸得七七八八了。但是為了保住月城的完整,魔法師們只是用中小型魔法來轟掉城牆上的NPC守衛。

攻城戰,NPC守衛倒是小事,麻煩的卻是前來搶城的玩家,多到驚人,而且前仆後繼,更誇張的是方才才變成白光飛走,現在卻又跑回來的不怕死玩家。現在的情況是,除了撞門原木車和負責炸掉城牆上的NPC弓箭手的人手以外,其餘人等卻是在月城大門前圍成半圓形來阻擋要趁亂進入月城的玩家。

幸虧羽憐和鳳凰想出,讓無垠城軍隊全體在本身裝備外再罩上統一罩衫的法子,否則怕是連自己人和敵人都分不出來了。

而我謹遵著有殺有經驗,多殺多升級的理論,在左南宮右邪靈,後面還有阿狼大哥補血的情況下,拼命砍人,來一個我砍一個,來兩個我殺三個,咦?……喔,不小心連旁邊看熱鬧的都砍了,真是不好意思。

「王子,城門快破了,你過去城門前吧,你得第一個衝到中央塔去打破寶石。」居在數名戰士的護衛之下,在刀林槍雨、魔法箭矢亂飛的情況下跑過來跟我吼著。

「沒問題。」我也回吼著,跟南宮和邪靈打個手勢,比向城門,他們馬上跟我點點頭,我們隨即往城門移動。

「純‧白‧狂‧燄‧曲!」我衝到已經出現裂縫的城門前,大吼一聲,黑刀馬上爆出火燄,不同於以往的火紅豔光,黑刀上爆出的是最高熱的白燄。

為什麼產生了不同的火燄?其實不只是火焰的顏色不同,我手裡黑刀的型態也大不相同,原來,當天小龍女交給我的,殺死天仙所給的那顆獎勵寶石,竟然是能增強武器火屬性的寶貝,在我將寶石鑲上黑刀後,黑刀起了大變化,原本純黑的刀鞘和刀身上,浮出了烈焰的花紋,而當我拿著它的時候,我的整隻右手到右肩居然會自動出現護甲,一具血紅到似乎會滴出鮮血的薄鎧,我卻到現在都沒試驗出有任何武器和魔法可以損壞它。

純白烈焰所經之處,幾乎沒有東西可以倖免,原本已經殘破不堪的城門更是乾脆的碎裂成片片木屑,眾人見到城門已破,有驚呼聲,而更多的是無垠城軍震耳的歡呼聲。

可是我知道事情還沒結束,只要我沒打破中央塔寶石,月城就還沒入袋,我看向在地人南宮罪,大聲喊著:「罪,快帶我去中央塔。」

看見罪對我點點頭,我又轉向白鳥吩咐著:「守住城門,別讓其他人進來,還有叫居帶大批弓箭手和戰士上城牆去準備守城。」

白鳥對我點了點頭,我隨即頭也不回的跟著南宮罪前往中央塔。

有南宮罪這個在地人,我們很快找到了中央塔,我一個純白狂焰曲就又破了中央塔門,順著階梯直衝到塔頂的城寶石。

「王子打吧,我們替你把風。」邪靈冷靜的說。

「好。」我話說完,馬上舉刀要往城寶石砍下去,但是,我眼角又該死的瞄到一道銀光,我馬上迴身擋住,一聲刀劍相觸的鏗鏘聲馬上迴盪在中央塔。

原本守在樓梯口的邪靈和南宮罪馬上震驚的轉過頭來,而我倒是毫不驚訝的面對著又是一個全身黑色緊身衣的刺客,這次應該是個男刺客了。

可惜我可不是之前的我了,這兩個禮拜來刺殺我的人多到我張開眼睛就準備面對刺客,由於是對方主動攻擊而我反擊,當然我不會有被通緝的煩惱,外加面對源源不絕的暗殺者,真是佛也發火,我自然而然就把凌虐刺客當作我最主要的日常消遣,因此,我的等級都不知道狂升了多少級,更別提是因此而訓練出來的超強反射神經和更加敏捷的身手。

雖然還比不上已經回西大陸的神經兮兮的等級,不過以我現在的八十六級和被刺客訓練出來的超變態反射神經,恐怕就是神經兮兮也不見得能打敗我。

我眼裡閃著興奮的光芒,那是遇到真正強者的光芒,畢竟最近的刺客真是太弱了,跟上次的女刺客簡直沒得比,根據外交組的結論,那些不足畏懼的刺客應該都不是跟女刺客同夥的,而眼前這個穿著一模一樣黑色緊身衣的人,肯定就是女刺客的同夥了。

「暍啊!」我低暍一聲,和眼前的刺客纏鬥起來,刀劍相往的痛快,差點讓我忘了自己是來幹什麼的。

「我看王子根本已經忘記他是來做什麼的了。」南宮罪的聲音跳進我耳裡後,又馬上被我自動裝做沒聽見。

「不要緊,讓他打吧。反正城外的情況已經控制住了,而留守無垠城的斷劍也說,那些去攻無垠城的人都是些不足懼的小角色,根本是去鬧場的。」邪靈這麼說著,而我那唯一的一點點良心不安馬上消滅,更是痛快的和男刺客廝殺起來。

和我戰個不分上下的男刺客,眼見南宮罪和邪靈居然在旁邊納涼,他也知道情勢非常不利於他,他似乎也不戀戰,一個後翻跳上他原本進來的窗戶,隨即要離開。

我見狀,馬上喊道:「像你們的強者為什麼要暗殺我?」

男刺客沉默與我相對了會,冷冷丟下一句。「你比其他人更危險。」

我危險?我哪裡危險了?我脖子上也沒掛著危險猛獸請勿餵食的牌子啊,就算現在接近我,有可能會被我的反射神經直接劈成兩半,那也是被你們這些刺客逼的,可不是我的本性耶,我無奈的搔著臉,不解的思考我到底哪裡危險了。

「不知道王子到底什麼時候會想起來,他是要來打破城寶石的。」看著我皺眉良久,南宮罪終於淡淡的問了邪靈一句。

邪靈無奈的望著我說:「這個問題太困難了,我無法回答!」

過了良久,我才從那句你很危險解脫回神,不好意思的對著旁邊在泡茶看報紙的罪和邪靈笑了笑後,我開始扁起了那顆城寶石,只差沒喊嘿唷嘿唷拔蘿蔔…不,是打寶石。

一邊打,我一邊聽著南宮罪跟我報告其他兩城的情況,罪慢條斯里的喝著茶,一邊說:「小龍女和風無情已經打聽好攻下其他兩城的玩家的情況了,基本上沒有我們應付不了,等到月城也穩定下來的時候,我們再去把日城和星城也打下來。」

「這樣不會太過份了嗎?把所有城都獨占了。」我一邊替別人打抱不平,一邊打寶石。

罪拿起茶杯悠閒的喝著,換邪靈替我解釋。「沒有辦法,如果不把日星雙城拿下的話,等他們站穩腳步以後,肯定會來攻打無垠城的,為了穩穩的經營無垠城,把中央三大城拿下是一定必要的。」

「原來如此,可是長期獨佔城的話,不會有人不滿嗎?」我疑惑的問。

「放心吧,改版之後,玩家可以自行購買領地來建設,他們還是可以有城的,我們只是為了省下買領地和建設的錢和時間,所以要直接把日月星三城拿下而已。」罪放下茶杯再度解釋。

我喔了一聲,轉頭繼續努力打寶石,看著打了這麼久,卻仍舊頭好壯壯的寶石,我心頭火起,火紋黑刀上又冒出了高熱白燄。

「暍啊啊~」我沒頭沒腦一陣亂刀狂劈,嘴裡還不住喊著:「看你破不破。」

最後砰的一聲,寶石竟然整顆化為粉末分散,害我吸了好幾口,嗆得咳嗽連連,我用手把灰塵揮開,轉頭要跟邪靈和罪打個可以走了的招呼。

兩個粉人出現在我眼裡,兩個拿著茶杯跪坐不動,被白色塵埃埋沒的人正露出兩雙四隻眼睛無奈的看著我,嘴裡還不斷噴出粉末。

打完寶石後,我才剛走出中央塔,就聽見震天巨響的歡呼聲,滿坑滿谷的人正聚集在中央塔外,而我看衣服就知道全都是無垠城軍隊,我高興地舉刀跟著高呼,當我走下中央塔階梯的時候,無垠城的戰士突然一擁而上,把我整個人架起,拋上天空,接住後再度拋上。

看到無垠城的戰士這麼推崇我,我心底感動得無以附加,更是和戰士們笑鬧成了一片,一直到大夥玩到累得趴下後,我才開心的準備去參觀參觀剛剛成為囊中物的月城風光。

「你剛打寶石怎麼打這麼久啊,我們在外面等到都快睡著了。」小龍女跟了上來,還不滿的抱怨。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著後腦杓。「遇到刺客了,而且應該是上次女刺客的同夥。」

「什麼?」小龍女一聽,身子馬上嚴肅的挺了起來:「實力如何?」

「跟上次的女刺客差不多。」我老實的回答,如果不是南宮罪和邪靈在旁邊,勝負其實還很難說呢。

小龍女皺起眉頭,來回踱步。「怎麼會呢,那種實力的高手在中央大陸簡直快找不到了,我們幾乎已經排除了所有可能的人選。」

「其他大陸的人呢?」風無情不知道從哪邊冒出來的,突然插了這句話。

我和小龍女都不解的望向無情,會有人千里迢迢跑去別的大陸搞暗殺?

風無情羽扇搖了搖,一派瀟灑的說:「有想要統一大陸的人,就會有想要統一全第二生命的人,如果是想要統一第二生命的人,那第一要務當然就是要除掉第二生命裡,知名度和實力都不容小覷的第二生命代言人,中央血腥霸主王子。」

「原來如此,所以我比其他人都危險嗎?」我喃喃自語著。

「嫌疑人就是,其他四大陸霸主了。」小龍女皺緊眉頭。

「四大陸霸主?」我帶些興奮的問,神經兮兮應該是西大陸霸主吧?不知道其他霸主是什麼模樣?

小龍女毫不遲疑的回答:「東大陸笑面霸主,暱稱冬凱,西大陸逍遙霸主,暱稱神經兮兮。」

無情很有默契的接下去:「南大陸的不死霸主─不死男,北大陸的花霸主─北方一枝花,當然還有你這中央大陸的血腥霸主─王子。」

我聽得一愣一愣的,怎麼每個霸主聽起來都很有行頭啊?

「嫌疑犯會是誰呢?」小龍女細細的思考著。

「絕對不會是神經兮兮他們的。」我斬釘截鐵的保證,他們想讓我死的話,只要在飄仙洞裡見死不救就好了。

「那去掉西大陸,北、東、南大陸霸主看來都有好好調查的必要了。」小龍女喃喃唸著。

「怎麼調查?不同大陸連密語都沒有辦法,難不成你要特地花十幾天來回一個大陸?」風無情不以為然的說。

小龍女毫不留情的見耳朵就擰,讓我再一次目睹我那風流老弟哀哀叫的奇景,同時,小龍女更是把嘴靠在無情的耳邊大吼:「有陽光的飛毯啦。」

無視於無情那痛苦的神情,小龍女對我說:「我就跟這小子去各個大陸調查調查,王子,你要小心點啊。」

「放心吧,我會小心的,不會被刺客殺了的。」我揮手向小龍女道別。

小龍女卻撇了撇嘴:「我要你小心的不是這個,是別凌虐刺客凌虐到人道主義團體找上你啊。」

「我…盡量。」


小龍女和風無情在陽光的協助之下,在各大陸奔走的期間,在無垠城的眾人也沒閒著,軍事、財政和民生組在進入月城後,馬上開始動員了起來,修補戰爭造成的毀損,建造月城不足的建設,編列守城軍隊,事情多得我目不暇給,差點想一走了之,但是我已經下定決心,要好好當個霸主,又豈能半途而廢。

於是,除了趁有人攻擊日星雙城的時候,我會去混水摸魚殺人練功以外,其餘時間,我都在和一堆各組呈報上來的公文奮戰,我看我大學畢業以後,搞不好很有當市長等職業的潛力。

「決定了,我要把月城發展成最棒的藝術中心。」望向窗外的柔和城景,我握緊拳頭發下宏願。

隔天,我對羽憐大嫂這麼說,而大嫂只微微思考了會,就答應撥錢,所以我開開心心的跑去找民生組,我對居和晴天這麼說:「居、晴天,我想把月城建成藝術中心城,羽憐大嫂也答應撥錢了喔。」

然而,晴天卻惡狠狠的揪住我的領子,咬牙切齒的說:「你才把我可愛的老公陽光弄去環遊世界,害我獨守空閨,現在還來增加我的工作份量,你是活得不耐煩,嫌刺殺你的刺客還不夠多嗎?」

「啊?這增加了你的工作份量喔,可是我還想以後攻下日星雙城的時候,把日城弄成商業大城,星城弄成娛樂世界呢!」我滿臉無辜地看著晴天的怒容。

聽到這裡,晴天突然呆呆的放開了我的領子,她難以置信的望著我:「你真的是王子?不、不可能,王子哪有這麼好的腦袋,你一定是偽裝成王子的刺客,說,你把真正的王子弄到哪裡去了?」

喂!什麼態度啊……

「王子本來就很聰明了,他是大智若愚啊。」居說得我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反正,這件事就交給你們民生組啦,我要去找軍事組問問,什麼時候才可以去攻日星雙城。」我哼著小曲,愉快的蹦蹦跳跳往軍事組前進。

背後還傳來了晴天的喃喃自語:「這傢伙幹嘛這麼快活啊?他明明就得處理一堆公事,還每天被不下三個刺客刺殺,還要煩憂日星雙城的攻城事宜……難不成已經忙到發瘋了嗎?」

居一針見血的說:「最近刺客的水準很高,王子打得很高興,外加每個來刺殺王子的刺客都會被娃娃的鎖‧無盡之折磨給狠狠修理,所以王子就…」

「原來如此,是虐待人的欲望受到解放了呀……」

「罪、阿狼大哥,你們在嗎?」我把頭探進了軍事組辦公室,左看看右看看,果不其然,除了負責操練軍隊的斷劍以外,大夥都在。

一隻手搭上了我的肩,還夾帶著幽幽的聲音:「為什麼沒有提到我呢?」

我保持笑容,轉頭對滿臉陰暗的邪靈說:「邪靈,早啊。」

「王子,有什麼事嗎?」阿狼大哥笑著走了過來,照往例大手在我頭上抓了抓。

「我想問什麼時候才能去打日星雙城。」我老實說,眼裡還射出迫不及待的光芒。

「事實上,日星雙城都提出有條件的投誠。」南宮罪對我這麼解釋:「星城的我們已經評量過了,應該沒有問題,本來等會就要去跟你說的,星城玩家只希望能夠免費在無垠城擁有最大坪數的房子,還有在加入無垠城軍隊後,至少能有隊長之職,這些條件都很簡單,應該沒有問題才是,不過日城的條件就是個大問題了。」

「什麼問題?」我發問,不過就算真的有問題,我也不是太在乎,條件談不攏就開戰吧,現在的我可不害怕戰爭呢。

南宮罪沉默了下來,卻由邪靈接著說:「那是梵。」

「還有幾個跟我們有冤仇的隊伍。」阿狼大哥也跟著說:「完美公主隊、鳳凰隊、地獄殺戮隊,還有一個我不熟悉的人在提供他們資金,聽說也跟你有仇,叫做皇威。」

我一楞,皇威也來中央大陸了?我皺緊眉頭,心底已經有心理準備,那個投誠的條件肯定是跟我有關係,而且絕對不是什麼好事:「他們的條件是什麼?」

面前的三人全都沉默了,阿狼大哥從桌上拿起一張長得嚇死人的紙條遞給我,我伸手接過後,開始唸到:「第一,讓王子在第二生命永遠消失,第二,把王子開膛剖肚,第三,把王子送給我完美公主,第四,把王子殺上千遍後,帶綠晶來給我,第五,把火凰還給我,另外把王子和那顆死肉包踢到海裡喂鯊魚……」

我面無表情的把那張狗屁不通的紙條撕成碎片後,對軍事組的人以命令口氣說:「什麼時候可以出兵?」

「要先安頓好星城,約一週後可以出兵。」南宮罪以報告的語氣回應我。

「那麼,一週後,就有人要倒大楣了。」我惡狠狠地握緊拳頭。


一週後,我騎著馬在無垠軍隊的最前方來回走著,遠遠眺望著日城的城牆,而根據我的判斷,城牆上站立的弓箭手遠不如第一次攻城戰時,官方派出的NPC弓箭手來得多。

「看來這次攻城似乎很容易呢?」我喃喃唸著。

「但是梵並不是泛泛之輩,或許有什麼陷阱也不一定。」南宮罪聽見我的喃喃自語,有點不放心的提醒:「梵對你的仇恨太深了,或許他的目的只是你而已,王子你可要小心行事。」

說得也是,梵絕不是個跑龍套的傢伙,我振奮了一下精神,回答南宮罪:「知道了,我會小心的。」

說完,我礓繩一拉,馬頭方向一換,朝向後面的無垠軍隊,手中的黑刀更是舉得高高的,而所有人都屏息在等我開口,我大吼一聲:「攻下日城,統一中央。」

聽見這詞,大夥好像發瘋似的,眼睛激動得不得了,從無垠軍隊口中爆出來的口號簡直連我這個城主都要被震下馬來:「統一中央!統一中央!統一中央!」

我雙腳朝馬腹一夾,策馬往日城長奔:「衝啊!」

「城主…居然衝第一個了。」邪靈撫著額頭,一副頭痛狀。

南宮罪也是一副無奈狀:「我們快跟上吧。」

日城的守備除了城牆上的弓箭手外,就是城門外圍了三圈的戰士,而這正是讓我血液沸騰的原因,能夠盡情的揮舞手中的寶貝黑刀,這種痛快可不是普通時候能享受得到的。

「喝啊。」我一邊高舉著盾牌抵擋城牆上的箭矢,另外一隻手毫不間斷的一刀劈一個戰士,剛開始身上還會掛個點彩,但是後方的祭司實在有夠盡責,只要我稍微受點小割傷,馬上就是十數道白光降在我身上。

更別提城牆上的敵方魔法師能不能傷害我了,雖然看不見,但是我敢保證我頭頂上至少有十道保護罩,而在南宮罪和邪靈趕上來後,兩人一左一右在我旁邊護衛,我微微一笑,攻擊狀態全開!

馬兒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亢奮情緒,它隨著我拉的繮繩,拼命的在敵陣中來回奔騰,讓我是殺得不亦樂乎,幾個衝刺下來,我的身邊開始出現清空的狀態,我嘴不滿的撇了撇,正打算說幾句話來挑釁一下,看看會不會有人受不了,衝上來給我砍的。

南宮無奈的聲音響起:「王子,別玩了,城門已經被弟兄們攻破了,你趕快進城吧。」

「喔…」看到罪和邪靈都是一副氣虛喘喘的模樣,方才一定保護我保護得很累,我有點心虛,也不敢再繼續玩下去,駕的一聲就縱馬奔過了城門。

進了城,我左右張望著,想找出中央塔在哪。

一個身影降到我馬前,我看去才發現,原來是空空這傢伙,八成是日本古裝劇看太多,他居然穿得像個忍者似的,還單膝跪地雙手作揖,對我必恭必敬的報告:「啟稟城主,中央塔在左前方,請城主隨屬下前往。」

我翻了翻白眼說:「你吃錯藥啦?」

空空委屈的撇了撇嘴,兩手食指還不安的互相摩擦:「不對嗎?漫畫就是這麼做的呀?」

我哭笑不得,又是一個中漫畫毒太深的傢伙:「你高興就好,只要你能帶我去中央塔。」

「那當然沒問題,城主請跟我走。」空空又回復那一副忍者樣,指了指主要方位後,他開始疾奔,而我和正在指揮軍隊隊形的邪靈、南宮罪對望一眼後,所有人都跟了上去。

過沒多久,中央塔已經近在眼前,而不出我所料,其他敵方人手都守在中央塔,正如同梵來攻打無垠城的時候,無垠城也採取的策略。

「哇,大家都到齊啦。」我輕輕的驚訝了一聲,因為中央塔前出現了很多熟悉的面孔,完美公主隊、鳳凰隊、地獄殺戮隊,還有皇威,全都掛著一張恨不得把我拆吃入腹的扭曲面孔,怪了,梵呢?我有點疑惑。

「王子,你是第一個敢鄙視我的男人,我一定要你付出代價!」完美公主咬著手帕,眼睛裡飽含怨恨。

「王子!我這次一定要把你給當肉串燒!」地獄殺戮隊的隊長這麼說,我記得他好像叫做染血的魔王?

「把我的綠晶小親親還來。」皇威那副金光閃閃的俗樣倒是一點都沒變。

「王子,你若不快點把火凰還給我們,你就死定了。」一隊耍帥白衣白褲的人,一看就知道是鳳凰隊,不過,發言的人到底是叫做什麼名字?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呢?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開口問:「抱歉喔,鳳凰隊的隊長,我真的忘記你叫什麼名字了,麻煩你自己告訴讀者一下好嗎?」

那名白衣男一聽……不,是鳳凰隊一聽,全隊都露出了悲悽不甘願的神情,他們仰天長悲:「你當然不會記得我們的名字,因為作者根本沒有給我們名字啊……」

我震驚,原來是連名字都沒有!真是可憐啊,我搖了搖頭:「真是可憐的一隊。」

「既然你們連名字都沒有,那我就第一個送你們走好了。」我露出邪邪的一笑,對旁邊的南宮罪吩咐了幾聲,罪馬上對後方的無垠軍比了幾個手勢,而攻擊也隨之開始。

「你們會後悔寫了那張該死的要求。」我臉上閃著無比凶狠的表情,想把我丟到海裡喂鯊魚就算了,居然連我可愛的肉包子都不放過,那就讓你們嚐嚐肉包子的厲害!

我拿出了可愛的肉包子,對它吩咐著:「肉包子,來幫媽媽打壞人吧。」

「壞人!媽媽,有壞人嗎?」肉包子似乎異常興奮地張大水汪汪的雙眼。

「有,就在前面。」我抓住肉包子,把它轉向那連名字都沒有,還想把肉包子丟到海裡喂鯊魚的鳳凰隊。

「壞人!」肉包子突然掙脫我的手掌心,竹蜻蜓在它頭上伸了出來,肉包子飛向了天空,還在天空轉了七百二十度:「看愛與正義的肉包包來打壞人。」

娃娃……你到底都教了肉包子什麼東西啊?我撫著額頭,欲哭無淚。

「愛與正義的發酵絕招。」肉包子突然說出了一個我從未聽過的招式,我好奇的看向肉包子,想不到它又有新的招式了,果然不愧是我悟性十的肉包子。

只見肉包子突然雙眼緊閉,一臉非常用力的表情,用力到連臉頰都鼓了起來……不,等等,不只是臉頰鼓了起來,是整個在變大啊,我張大嘴看著肉包子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很快的,在天空中的肉包大到像是一片雲,陰影遮蓋了一大片地方。(奇怪,那隻竹蜻蜓到底是怎麼支撐這麼大顆的肉包的?)

此時,不論是敵方還是我方全都停了下來,看著天空中的超級大肉包發楞,還有人喃喃的念:「天啊,這麼大的肉包可以吃多久啊?」

到底這個絕招是什麼?我突然有不祥的預感,趕緊大喊著:「無垠軍馬上全體後退!」

但還是來不及,肉包子果然聲勢浩大的從天空中掉下來,落地的那一剎那,除了巨大的聲響,地面還搖晃的好像發生九級地震,而我則是滿臉冷汗的面對著距離我不到五公分的包子皮牆,好恐怖的無差別殲滅法!如果不是我天生運氣好,現在我身體的厚度不知道有沒有五公分?

「原來肉包子之前沒有發酵啊。」我旁邊的邪靈突然說出這句話,我滿臉驚愕的看向邪靈……他,在說笑話?邪靈在說笑話?不可能吧!

只見邪靈皺緊眉頭,他伸手按了按包子皮牆:「但是這發酵的大小比率太不正常了,根本沒有任何酵母可以把那麼小的麵糰發酵成這麼大。」

這…算是理科的通病嗎?

這時,肉包子又起了變化,它慢慢的縮小到原來的模樣後,跳回我的手中,還一臉疲憊的樣子,兩個大眼撐不了多久就閉上呼呼大睡了,我看了也只有無奈的把肉包子放回包裹裡。

再回頭看向那些不幸被壓到的人,裡面大概有八成是敵方,兩成是剛衝過去的我方人員,全都趴在地上,而原本平滑的地面還出現了無數人印,我皺了皺眉,開口問:「被壓到的無垠軍回報一下,減了多少血?」

地上一個穿著我方制服的戰士舉起了顫抖的手,比了個五,聲音也帶著抖音:「五…成血!」

真是太恐怖了……我和所有沒被壓到的人臉上都出現驚駭的神情。

「王子,快進中央塔,我們會幫你擋下敵軍。」南宮罪緊急的說。

我眼看被壓得扁扁的敵軍已經開始蠕動起來,我嗯的一聲後,以飛快的速度朝中央塔門衝去。

「魔法師攻擊塔門,小心不要打中城主。」邪靈拼命大吼著。

在我到達塔門前,什麼雷電、火球、冰椎都亂七八糟的往塔門扔去,激起好大震動,而我這時也到了塔門前,幾乎沒有猶豫:「純白狂焰曲。」

塔門應聲而倒,我熟練的順著塔裡的階梯往上爬,放心地把背後交給罪和邪靈他們,打寶石才是我的任務,好不容易爬到塔頂,我一個飛躍跳了上去,怎知寶石是看到了,但是也看到一個奇怪的景象。

「幹嘛這麼急呢?王子。不妨坐下來喝杯茶?」梵氣定神閑的在塔頂泡著茶,還對我和善地微微笑著。

我皺著眉,右手警戒的抓緊黑刀:「你想做什麼?」

「沒什麼,有件事想拜託你而已。」梵放下茶杯,緩緩地站起身來,還把他自己的刀丟到角落去,兩手空空的表示他沒有威脅性。

我心底的疑惑更起,梵到底想要做什麼?雖然他把武器丟掉了,但是或許有其他人埋伏在附近?我想到這,眼角就不住到處掃瞄著。

梵淡淡一笑:「你放心吧,沒有埋伏的。」

「你到底想幹什麼?」我定了定心神,就算有埋伏我也沒在怕他的。

「想請你把鳳凰還給我。」梵神色認真的說。

「鳳凰?」我愣了愣,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梵帶著責備的語氣說:「浴冰鳳凰!我承認之前我待她不好,人總是不懂得去珍惜身邊的東西,一旦失去了,才會知道那對自己有多重要。」

梵的神情淒苦,他對我強扯著微笑:「王子,請你把鳳凰還給我好嗎?我知道你根本不在乎她,她對你而言甚至比不上邪靈和居,既然如此,你又何必一直讓她傷心呢?」

我傻愣住,梵這個把女人當衣服用的人,居然會說出這種話,我實在很懷疑,大概我是個心裡想得會反應在臉上的人,我什麼話都沒有說,但是梵已經開口了。

「請相信我,我這次真的是很認真的,請你把鳳凰還給我,請你不要再傷害她了,讓我給她幸福。」梵激動的大喊。

「我傷害了她嗎?」我神色黯淡了下去,差點都忘記了,上次她還被我氣哭呢,而且後來這件事也不了了之,我似乎從那時開始就沒有看見過鳳凰了,現在想到,真是讓我很擔心她現在在哪裡呢?

「你讓她哭泣的次數難道會比我少嗎?」梵冷冷的說。

「我…」我嘆了口氣:「不管如何,讓鳳凰自己決定吧,她不是物品,她該自己決定的。」

「你…」梵的臉上卻是怒容滿面,讓我滿頭霧水,我哪裡說錯了嗎?

「謝謝你,王子。」鳳凰的聲音卻突然響起,我驚訝的看著鳳凰突然從寶石後方走了出來:「雖然你還是不愛我,但是至少你沒有把我推給別人。」

「鳳凰…」我愣愣的喊。

「他不愛你,你還不懂嗎?」梵突然衝了上去,雙手緊緊掐住了鳳凰的肩,鳳凰嚇了一大跳,臉上露出了吃痛的表情。

「放開她!」我一個箭步衝了上去,揮拳揍開了梵。

鳳凰有些羞愧的低下頭去,畏畏的說:「對不起,王子,我一聽到梵說,你一定嫌我很麻煩,只要他一開口,你肯定會把我無條件送給他這樣的話後,我、我就忍不住想知道到底你會不會這麼做,所以……」

我搖了搖頭:「不要緊,是我的錯,之前我不該那樣對你說話的。」

「王子!」梵站了起來,原本和善以及深情的模樣都消失了,只剩一臉的惡狠狠。

不等他繼續說下去,我搶先開了口:「你讓我失望了,梵。」

梵一聽,卻愣住了。

「我原本還很期待你會領軍來對抗我的,結果,你居然寧願選擇利用鳳凰?」我冰冷無情的咬牙,這傢伙到底要利用鳳凰到什麼時候?難道連放過一個女孩子,都這麼難嗎?

「你死定了,這次絕對不放過你。」我拿起黑刀一步步的逼近梵。

「等一等,王子!」我背後突然傳來了罪的聲音,轉頭一看,罪的臉簡直比我還冰冷,他的眼底幾乎沒有任何感情:「去打寶石吧,王子,那是你的責任,至於梵,那是我的責任!」

我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我不再理會罪和梵的對決,如果梵整天是在想怎麼利用女人,那這場對決的結果很明顯,哪還需要看?

我握緊黑刀,轉頭看向寶石,正打算狠狠的用力砍的時候,一發魔法突然往寶石撞了過去,我轉頭一看,竟是鳳凰發的魔法,難道……她想搶城?難道梵還是指使鳳凰成功了?正當我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鳳凰笑著開口了。

「我先幫你打掉寶石的大部分血量吧,放心,最後一下我會留給王子你打的,我可不希望無緣無故多了個城。」

「最後一下?不是全部都得由我來打嗎?」我呆呆的問。

鳳凰吃驚的說:「當然不是,那要打多久啊?只要最後一下打碎寶石的是你就好了。」

我頭上冒出了青筋,聽說上次有兩個人在我打寶石打得要死的時候,給我坐在旁邊悠閒的喝茶!

邪靈咳了兩聲:「那個,我們也是打完月城才知道這件事的。」

「總之,來幫忙吧!」我怒瞪著喝茶的其中一人。

打完了寶石,又是灰塵滿天飛,但是這次邪靈學乖了,早就閃得遠遠的,留下沒辦法走的我,還有不知情的鳳凰吃灰塵。

「總算,統一了中央。」我心底突然輕鬆了起來,忍不住打從心底笑了起來。

上篇:05-5:男生的日常瑣事     下篇:05-7:不可思議的姊弟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