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5-7:不可思議的姊弟戀  
   
05-7:不可思議的姊弟戀

「其實,我一直都想問,統一了中央後要做什麼啊?」我滿臉好奇的問著白鳥等人。

然後我收到了無數的大白眼,白鳥更是忍不住開口抱怨:「也只有城主你才會這麼說,我們光是要管理城就焦頭爛額了。」

我抓了抓頭:「可是我真的沒什麼事做嘛!你們最近也很少交公文給我啊。」

「那是因為你都給我亂改公文。」白鳥幾近要噴火的對我吼著,看來自從我堅決不要城主的威嚴後,白鳥的恭敬就徹底消失了。

我委屈的回答:「我哪有啊,我很認真的改耶。」

「你很認真的改?你看看這篇『城牆補強計畫案』,你給的回應居然是,有鑒於城牆歷經戰火的洗禮,已經髒亂不堪,特准買油漆重新粉刷,建議買粉紅色,那是我最喜歡的顏色。城主王子簽名。」

我不解的問:「哪裡不對嗎?」

「……」眾人都沉默了一下,白鳥又拿出另一份公文:『管理高層人員不足問題
』,你的回應是,人不夠嗎?咦,難道第二生命的玩家其實沒想像的多?好吧,這個問題我找GM問問再回答你,城主王子簽名。」

「啊…那個我還沒問GM。」我兩個食指不安的糾纏在一起,那也不能怪我嘛,最近攻城有點忙,我就忘記了啊!

白鳥沒回我,只是和大夥一起撫著額頭,臉上還掛著超級無奈的表情。

我咬著食指,難得我改公文改上癮了耶,我用哀求的聲音說:「白鳥,再給我一點公文改改嘛!」

「不‧行。」白鳥堅決的回答。

我馬上露出無限委屈的表情,嘴還嘟得高高的,眼框裡充滿了淚水,一邊不甘願的念:「怎麼這樣,我之前花了那麼多時間改公文,你們也不誇獎我,現在又不給我改了。」

阿狼大哥走了過來,哄小孩似的摸著我的頭:「王子乖吼,自己去外面玩,有事情給你做的時候,我們再叫你喔。」

「喔!」聽到阿狼大哥都這麼說了,我只好訕訕然的「自己出去玩」。

才剛踏出城門,我就已經把不甘願的神情給丟掉了,心想要去找誰玩呢?去搶劍心和冷狐的茶喝?去欺負怪物?還是找無垠軍實驗肉包子的發酵絕招?我邊走邊想著。

「王子!」

小龍女?突然聽見許久未聞的小龍女聲音,我欣喜的抬頭看向天空,果然有飛毯的蹤跡。

「小龍女,你們回來啦。」我高興的揮手大喊著。

小龍女、風無情、陽光都下了飛毯,而前兩者的面色卻不是很好,我帶著疑惑的問:「怎麼了?是調查出來的情況不好嗎?」

「非常不好,我們發現五大陸霸主中,東西南大陸霸主全都遇到刺客了,而北大陸花霸主和她的五個隊友從一個禮拜前就憑空消失了,他們統領的花都人民非常恐慌,因為根本聯絡不到他們。」小龍女面色難看的說。

「神經兮兮他們沒事吧?」我關心的問,希望他們不要被刺客暗殺才好。

「他們都沒事,事實上現在四個大陸的霸主都沒事。」無情回答了我的問題。

「除了失蹤的北大陸花霸主。」小龍女抿緊嘴唇,皺緊眉頭。

我思索著:「那麼是北大陸的嫌疑最大了?」

小龍女和風無情都沉默了,好一會無情才開口說:「照現狀來看是的,但是又有很多說不通的地方,譬如他們居然放著辛苦經營的本營花都不管,卻鬧失蹤?這點非常的奇怪。」

「而且根據我們打探的結果,北方一枝花似乎不是個有統一第二生命雄心壯志的人。」小龍女補充說明:「我看比起霸主身分,她搞不好更在意自己臉上有沒有小瑕疵,與其去打仗,我看她寧願去敷面膜。」

就是個百分之百的愛美女人就是了……我不解的問:「那暗殺事件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不曉得,但是我們跟四個大陸的霸主都說好了,他們將在一個禮拜後坐船到中央大陸協商這件事。」

小龍女鏗鏘有力的說:「也就是一個禮拜後,無垠城將會有場霸主會議。」

霸主會議,我不禁有點神往:「能成為霸主的人,一定都很了不起吧?不知道都是些什麼樣的王者?」

「咳、咳,理論上應該都很了不起啦,不過凡事都會有例外的。」小龍女邊說還邊用眼神偷瞄我。

「例外?什麼例外啊?」我好奇的問。

但是,一旁的風無情卻早就悶笑了起來,到最後他們兩人根本就變成肆無忌憚的大笑,但我還是一頭霧水,怪了,他們在笑什麼啊?

但小龍女和風無情默契十足的笑完後,突然出現一種曖昧的沉默情況,我不明就裡的看著眼前兩個似乎有點不敢看對方的人,腦袋裡的疑惑是越積越多。

「我、我去找其他人商量看看這件事好了,集思廣益嘛。」小龍女難得會出現慌張的狀態,她說完這話後,頭也不回的跑走。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啦?」我看著小龍女跑走的塵煙疑惑著。

「王子,我有事要跟你說。」還待在原地的無情突然對我這麼說。

老弟有事要跟我說,還真難得……我手指一比:「去無垠酒樓說吧。

無情點了點頭,而一旁被我們遺忘良久的陽光則是微微笑著說:「那我去找晴天了。」

照往常,我坐到我習慣坐的角落位置,幫自己和無情點了菜後,默默等待無情開口跟我說什麼事,一直到菜全端上來,我忍不住想開始大吃特吃後。

「老姐,我愛上小龍女了。」我弟若無其事到好像在說早餐的菜色是吐司夾荷包蛋那樣,說了這句驚天地泣鬼神,嚴重程度不輸給美國總統不小心按下核子彈發射按鈕,並導致日後無窮災禍的一句話。

我緩慢的轉過頭正對他,連夾到嘴邊的菜我都不顧了,筷子一丟,我雙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沉重的說:「老弟,最近流行性感冒橫行,看來你已經中標了,還病得不輕,連腦袋都燒壞了,不過別擔心,姐姐馬上帶你去看醫生,打個幾隻針就不會有事了。」

無情不屑的撥開我的手,痞痞的說:「我腦袋清醒得很。」

氣氛沉靜了好幾分鐘。

突然靈光一閃,我右手握拳猛然打在左掌上:「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愛上了金庸小說裡那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小龍女?老弟啊,那只是小說人物,不可能存在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更何況楊過的黯然銷魂掌也不是好惹的。」

「我愛的是第二生命的小龍女,非常隊的小龍女,跟我一起在外交組做事的小龍女,夠明確了沒有?」無情再度打破了我的幻想。

我食指發著抖,不敢置信的問我老弟:「你真的愛上了小龍女?怎麼可能,你不是說你不喜歡大姐姐嗎?小龍女不只年齡比你大,長相又成熟,你怎麼…」

「馬有失蹄,人有失言嘛,事實證明,喜歡怎麼樣的人,不代表你就會愛上那樣的人。」無情無所謂的聳聳肩。

我無言。「你怎麼會愛上她的?之前不是還很討厭她嗎?」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跟她一起調查殺手事件的時候愛上的,還是在之前被她踩死的時候就愛上了。」無情老實的陳述,說完他又縐皺眉補充:「說不定是第一次在星城看到她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就愛上了,不然就算你搶了晴天和玫瑰,我也沒道理那麼生氣,生氣的理由搞不好其實是嫉妒你跟她在一起。」

最後,無情淡淡一笑:「更何況,喜歡總是從討厭開始的。」

總之,我老弟就是愛上小龍女了……

「打算怎麼辦?」我又問,小龍女可不是個好惹的角色呀,我真是怕我老弟會因為失戀跑去幹傻事,譬如說把我的人妖身分說出去等等。

無情再度給了我一個晴天霹靂。「我已經表白了呀。」

我張大嘴,好一會說不出話來,難怪小龍女剛剛的表情那麼奇怪……最後,我硬擠出了兩個字:「結果?」

「她罵我笨蛋。」無情又是聳聳肩。

我嘆了口氣,拍了拍無情的背:「天涯何處無芳草,失戀了也沒關係,再找一個就是了,千萬別因為失戀跑去做傻事呀,尤其別把我的真實身分亂說。」

無情大笑數聲,又是一臉痞子樣:「我才不會失戀呢,哼哼。」

不會失戀?你不是被我搶過玫瑰和晴天……不過這話可不能亂說,我只好呆呆的問:「小龍女不是拒絕你了嗎?」

無情神秘的笑一笑,手指搖了搖:「當一個女人聽完你的表白後,紅著臉罵你笨蛋,那可不是拒絕的意味喔。」

「不然呢?」我呆呆的問。

無情大笑數聲,不負責任的丟下一句你是不會懂得啦,揚長而去。

然而不知道是默契還是巧合,無情後腳才剛走,我就看見小龍女居然氣沖沖的往我奔來(你不是去找人商量了嗎?),而且披頭就開始碎碎念:「王子,你弟剛跟你說了什麼?是不是說他跟我表白的事?」

我誠實的跟她說:「對呀。」

「那個傢伙居然到處跟人講,跟陽光說也就算了,居然又跟你說了,等等我看全天下都要知道了啦。」小龍女氣憤難平的念:「那傢伙別以為我不知道他只是想鬧我。」

我皺了皺眉:「無情沒有想鬧你啊,他很認真呢。」

小龍女愣了好一會,才用不敢置信的語氣問:「他…是認真的?怎麼可能,他根本就是要氣我。」

我偏著頭想了又想,最後結論:「我想我弟應該是認真的,他以前泡妞從來沒跟我說過,這次居然還先跟我報備,我看他可能真的很喜歡你吧。」

根據我研究言情小說的結果,女主角聽到男主角是很認真跟她告白的時候,反應應該是會臉紅心跳,而且露出難為情的樣子,也許再加上點不知所措的窘樣,但是很可惜,此本書很明顯不是言情小說,小龍女也絕對不可能是言情小說女主角,她的反應居然是露出了滿臉的殺機,看來,這本書倒是有很大的機會變成驚悚小說。

小龍女不知道為什麼咬牙切齒的拔出小刀亂揮,還狂吼著:「那個混小子,看我宰了他。」

我是滿頭霧水,就算不喜歡我老弟,也不用到宰了他的地步吧?「為什麼要宰他?」

「你不會懂得啦。」小龍女惡狠狠的扔下跟我弟一樣的話後,做了跟我弟一樣的動作─揚長而去。

我不懂的搔了搔臉,別人是有夫妻臉,你們兩個是有夫妻動作和夫妻說話法,雖然說,我真的不太懂我老弟和小龍女到底在搞什麼,不過我看我大概知道我將來的弟媳是誰了,我喃喃念著:「看來我得小心我的頭了,要不然等小龍女過了我家的門後,我的頭還不被她爆栗到破?」

上篇:05-6:血腥霸主     下篇:05-外篇:五大陸霸主機密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