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6-2:驚!羽憐大嫂的身分  
   
06-2:驚!羽憐大嫂的身分

「咳、咳!」我用力咳了兩聲,眼睛直直射向現在正對娃娃下跪的冬凱和狄絲兩人,還有旁邊一堆石化的人群,想不到我才跟神經兮兮打完架,回來就看到這麼勁暴的畫面:「請問有人可以解釋一下,現在是什麼情況嗎?」

「啊!沒什麼啦,王子哥哥。」娃娃慌張的猛揮著雙手,還拼命的跟地上跪著的兩人猛使眼神。

我再怎麼遲鈍,也不可能遲鈍到還不知道娃娃就是冬凱和狄絲嘴裡的公主吧?「冬凱你們是娃娃的子民啊?」

「是家臣!」狄絲不滿的抬頭澄清。

「家臣?」周圍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氣。

「是呀,娃娃是個公主嘛,有家臣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吧?」我理所當然的說著,但是我一抬眼望去,娃娃卻瞪大了雙眼,而周圍人的下巴紛紛往下掉。

咦?冬凱都跟娃娃下跪了,大家難道還不知道這件事嗎?那我豈不是……

「哇,廣播電台說出了好大的秘辛啊!」無情吹了聲口哨,毫不留情損我。

「大、大家都不知道嗎?」怎麼可能不知道呢?冬凱不是跟娃娃下跪了嗎?天啊,我該不會當了廣播電臺吧?

「唉。」娃娃一聲幽幽的嘆氣聲讓我緊張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完蛋,我真的把娃娃的秘密說出來了……

我差點就要哭出來了,只差沒跟著下跪求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娃娃你不要生我的氣。」

娃娃難得的苦笑了笑:「一切都是天意吧,我只希望大家不要因為我的隱瞞而生氣就好了。」

「誰敢生公主的氣?公主也不是故意的,難不成要公主一見人就說她是公主嗎?」狄絲滿臉的氣憤。

「狄絲別說了,總之,是我的不對,請大家原諒我。」娃娃看著非常隊的成員,眼中帶著歉意,還有……黯然!

「放心吧,娃娃,沒有人會怪你的。」阿狼大哥無視於所謂公主的頭銜,還是照樣大手放上娃娃的頭,用力的抓了抓,還溫和的笑著。

不知怎麼著,娃娃笑得有些勉強,神情也帶著落寞,而小龍女這時也心疼的走上前去安慰娃娃:「別傷心啊,娃娃,我很瞭解妳的感受,你放心,非常隊裡沒有人會改變對你的態度的。」

娃娃一聽,眼框居然紅了,她把頭埋進小龍女的胸膛,肩膀還一抽一抽的,是在哭嗎?可是…都沒人怪她了,為什麼還要哭呢?哭得我心都酸酸的了。

「娃娃為什麼哭啊?」我傻傻的問。

小龍女的惡狠狠眼神一枚,取得!外加破口大罵:「你這個腦袋未進化的史前浮游生物,只會到處亂咬的頭大無腦恐龍,連點火都不會、要吃生肉的原始人,大腦活動量不到小腦百分之一的四肢發達者,說愛因斯坦智商是你的十倍都太過侮辱愛因斯坦!」

彷彿巨大的雷聲炸得我愣住,然後大家在愣完後,居然集體鼓掌!熱烈的掌聲像雪上加霜的閃電把我劈個半死,我鼻頭一酸,窩到陰暗角落去,還順便用長到嚇死人的披風把自己包起來,免得汙染到別人的眼睛。

「王子,你不要在意小龍女說的話啦。」居著急的聲音在披風外響起:「你聽我說,浮游生物本來就沒有腦袋了,怎麼進化啊?恐龍是真的有大腦啦,絕不是頭大無腦!而且也不是所有的原始人都不會用火啊,還有……」

為什麼……在居的安慰之下,我的心情卻越來越冷了呢?

突然,有一隻小手搭在我肩上,嫩嫩的聲音也響起:「王子哥哥不要傷心啊!小龍女姊姊是罵好玩的啦!」

「娃娃!」我一轉身抱住娃娃,委屈地在她懷裡嘟嘴。

「王子哥哥乖喔!不要傷心。」

聞言,我把頭從披風裡伸出來,偷偷看娃娃是不是不傷心了,但是娃娃雖然笑著,卻不是她以往天真無邪騙死人不償命的笑容,唔、唔……馬上用出了必殺絕招,伸手進口袋抓出一包餅乾:「來,娃娃,這包餅乾給你吃喔,不要傷心了喔。」

見娃娃有些愣住,我想了想,用手撕開了餅乾包裝,拿出一片餅乾,接著把餅乾放到娃娃嘴邊:「你要我喂你對吧?來,啊~嘴巴張開。」

娃娃還來沒來得及回應,狄絲倒是火大的說:「你以為你在喂小狗嗎?你面前的可是我國公主,你就算不下跪,也應該遵循一定的禮節……」

卡滋!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來,連帶一陣巨痛也傳來,我往我右手一看,無奈地說:「娃娃,沒必要連我的右手一起咬吧?而且你的牙齒是有練過嗎?攻擊力真強,損我好多血量。」

娃娃終於放開我可憐的右手,還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每天跟法國麵包練出來的鐵牙齒,目前等級五,攻擊力50。」

「公、公主殿下?」狄絲毫不掩飾她的驚訝,嘴張得大大,還看得見深深的喉嚨在無盡的吶喊:「形象啊~~公主殿下!」

「不要緊啦,狄絲,公主殿下光是要在現實裡遵循禮節就已經夠累了,難得玩個遊戲,就讓她放鬆一點。」冬凱頗為不贊同妹妹的大驚小怪。

「哥哥說得也是……啊!公主殿下,你怎麼可以做出這麼失禮的行為?」狄絲贊同到一半,突然看見娃娃秒殺我手中的餅乾後,像隻猴子似的在我身上爬來攀去,努力尋找下一批食物蹤跡的模樣,狄絲馬上又大驚小怪的開始糾正娃娃……真是像白鳥啊,不過狄絲倒是比白鳥誠實率直點。

「你們在娃娃手下是做什麼?」我不再管狄絲拼命糾正娃娃,而娃娃拼命扮鬼臉給狄絲看,而轉頭好奇地問冬凱。

「管財政的,與錢為伍的日子最愉快了,白天賺錢實在不夠滿足我,現在連晚上都能在第二生命賺錢,真是太棒了。」冬凱像偷了腥的貓般,露出一張無比滿足的表情。

果然都是錢迷!一想到這,我突然想起他們說羽憐大嫂是他們以前的同事,眼睛就瞄向了羽憐大嫂,這不看還好,一看就發現氣氛不對勁,為什麼羽憐大嫂會用那種愧疚的神情看著阿狼大哥呢?正打算向前問清楚的時候,卻被小龍女拉住。

「笨蛋,你還想不出來嗎?」小龍女輕聲細語的罵我,深怕被大哥和大嫂聽到:「如果羽憐以前是娃娃的家臣,那當初怎麼可能沒認出娃娃是公主?」

有什麼好奇怪的嗎?我老弟連他雙胞胎姊姊都認不出來了!

「恐怕當初羽憐所說的,入隊是因為覺得我們隊伍的友誼很感人這個說法,是騙人的,真正的原因是……」

「她看見了娃娃?」我馬上接了下去。

「對!」小龍女斬釘截鐵的說,而後又解釋道:「剛剛狼哥就是在跟羽憐質疑這點。」

我有點擔憂的望向氣氛不太好的兩人:「他們不會吵架吧?」

「誰知道?靜靜在旁邊看下去吧。」小龍女聳聳肩不負責任的發言。

我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問:「你不是在跟無情和不死男糾纏嗎?」

小龍女露出了卑鄙無比的笑容,她喔呵呵笑完後說:「風無情那個混蛋,一直叫我看不死男的眼睛,我一氣之下,就抓著他的臉撞不死男的臉。」

我瞪大了眼看小龍女,想不到她這麼狠心,做出這種慘無人道的虐殺行為,我不禁擔憂的問:「我弟還活著嗎?」

小龍女冷笑數聲,沒有回答。

「那你愛上我是假的嗎?」阿狼大哥沉痛的一句話嚇了我一跳,我趕緊張大眼睛繼續看兩人的變化。

「不是假的,狼,我對你絕對是真心的。」羽憐大嫂急得都要哭出來了。

阿狼大哥緊閉的嘴,用冷漠的眼神看著羽憐大嫂,卻不發一語。

「狼,我想先跟你坦承,我的確是為了公主而入非常隊的,當初皇後,也就是娃娃的母後擔心娃娃在遊戲裡會學壞,所以特地讓我來跟在公主身邊,這是我當初入隊的真正原因。」羽憐大嫂以歉疚的眼神朝娃娃,還有我看了一下。

隨後,羽憐滿臉的堅決與無悔:「但是,狼,我敢對天、對你、對我自己的心發誓,我從來沒有欺騙過你的感情,我真的真的很愛你,而且每見你一次就更愛你,愛你的溫柔、愛你的體貼、愛你的氣勢,還有愛你的指揮若定,愛你所有的一切!」

喔,我的天啊,我的雞皮疙瘩啊,這真是感人的發言,看看前後左右的人全都朝那兩人投射一種,俗稱去死去死的眼神,都可以看出大家有多羨慕阿狼大哥。

當旁邊的去死去死團成員都在憤恨的同時,臉紅到連毛都擋不住的阿狼大哥結結巴巴的說:「羽憐你、你……」

你什麼啊,快點道歉,順便說點好聽話來感動大嫂啊!我急得在心底拼命的嘀咕,這個阿狼大哥就是老實過了頭。

「對不起,羽憐,我明知道,就算你當初進非常隊的理由是假的,你也不需要騙我的感情,但是我就是忍不住懷疑,我真的是一隻笨狼,笨到去懷疑你的心!」

說得好啊,阿狼大哥,你也有說情話的天份嘛!我佩服萬分的看向阿狼大哥,卻看見小龍女躲在阿狼大哥寬闊的背後,偷偷的模仿阿狼大哥說話……

「小龍女……」阿狼大哥無奈的搔著臉。

「我只是幫你說出心底話而已啊!」小龍女一臉不知反省地從阿狼大哥的背後走出來:「不然狼哥你自己把剛才的話跟羽憐說。」

這激將法用得好啊,我拳頭握緊,緊張的看著情勢發展……不,是『情事』發展!

阿狼大哥有點發窘,一張狼嘴張口欲說,但是又閉了起來,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最後在旁人無聊到差點去旁邊吃爆米花看好戲的時候,阿狼大哥彷彿下定決心般,開口說話:「羽憐,你願意嫁給我嗎?」

我直接把嘴裡的爆米花噴出來,道歉怎麼變成求婚啦?而且還一點都不羅曼蒂克,沒有鮮花、沒有鑽戒、沒有下跪、連半點甜言蜜語都沒有!更重要的是,這裡還是遊戲裡耶!有人這樣求婚的嗎?這樣會成功才有鬼……

「我願意,狼!」羽憐大嫂滿臉通紅,但是卻一點都不猶豫的撲進阿狼大哥的懷抱裡,緊緊抱住不放,而阿狼大哥也輕柔的反抱住懷裡的羽憐大嫂,兩人親密柔情的舉動足叫旁邊的去死去死光波頓時升級,可惜還是被兩人的你膿我膿保護罩給擋了下來。

「這、這樣都行?」不死男愣愣的看著甜蜜蜜的兩人,然後眼淚一飆:「那我之前為了告白,不但有鮮花、又是甜言蜜語、還下跪,結果連女朋友都交不到!為什麼別人隨便說一句嫁給我吧,就有這樣的美女要嫁給他,老天你對我不公平啊!」

「我可以請問一下,會議還沒開始?」一臉莫名其妙的南宮罪領著斷劍、邪靈還有居等人進來,面對現場的一片混亂,有愛戀中的情侶,有怨恨的去死團成員,還有從頭到尾搞不清楚狀況的其他大陸霸主。

「會議是還沒開始,不過結婚進行曲倒是奏起了。」我無奈的解釋著。

「會議!對,會議早就應該要開始了。」白鳥這時才反應過來,馬上手忙腳亂的領著眾霸主就座,至於那兩個還在你膿我膿的人恐怕一時半刻是不會醒過來了,只有任他們去了,反正羽憐大嫂和阿狼大哥平常也差不多就是這樣,無垠城的人早就習慣了,而其他霸主也早點習慣的好。

等所有人都就定位後,霸主會議才真正開始了,我深呼吸一口氣後,開始緩緩的敘述我遇到刺客的經驗,當然是描述第一次在無垠城裡遇刺,還有在塔中和南次課纏鬥的那一次,我相信這兩次來暗殺我的人,和去暗殺神經兮兮的,絕對是同一夥人。

我說完後,神經兮兮也跟著重述他說過的經驗,呃,在眾人殺人的不耐煩眼神光波下,大部分改由蛋蛋描述的。

「一模一樣。」一聽完,不死男迫不及待的發言:「我的情況也一模一樣,差點就被那個人給幹掉了,真是太危險了,要是被他幹掉,我不死還能稱做不死嗎?」

「到底有什麼理由要殺我們?就算殺了我們也不過就是降一級,根本不能影響我們的霸主地位,這根本不符合經濟效益。」冬凱掐著指頭算,臉上是苦笑著搖頭,頻頻為刺客不值。

「說得也是,就算殺了我們又如何?這可不是真實世界,殺了我們就可以篡位。」我皺緊眉頭說,當初以為對方的目的是要稱霸第二生命,所以要狙殺我們,但是
現在仔細想來,殺了我們又如何呢?

「我倒是有一個問題,聽大家這麼說來,四霸主遇刺的時間相差無幾,但是遇到的刺客卻都是同一個類型的,到底大家遇到的刺客是不是同樣那兩個人?」小龍女的疑惑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如果是同樣的人,他們如何在短短幾天內在四個大陸之間來回?如果是不同的人,第二生命哪來這麼多不知名的高手,尤其是排行榜上有嫌疑的人幾乎都已經被我們排除了。」

大家一聽,全都沉默了下來,皺緊的眉頭可以看出大夥也對此有很大的疑惑,最後,神經兮兮終於問了大家心中真正的疑問:「花霸主怎麼沒來呢?」

「找不到她和她的五個老公,她城裡的人已經在找她了。」風無情也說道。

「或許就是她搞的鬼?」不死男不洩的撇了撇嘴:「只有女人才會做這種不合邏輯的事。」

「你說什麼!」我和小龍女異口同聲的喊。

不死男馬上驚覺自己說錯話,睜著一雙恐怖淚眼跟小龍女道歉:「小龍女,我不是說你啊,你是世界上最有邏輯、最聰明、最美麗……」

小龍女一時驚嚇過度,居然大叫一聲,跑去拿頭猛撞柱子,似乎是很想把剛才看見的畫面給撞掉。

「恐怖吧,就跟你說他一定比不上我的。」風無情幸災樂禍的說。哎呀,我弟什麼回來的?臉上還帶著一副墨鏡……

「嫌疑最大的是現在不在場的花霸主了?雖然聽說花霸主不是個對權勢有興趣的人,但是難保她的五個老公也沒有……」冬凱話沒說完,卻被一陣騷動打斷。

「絕對不是我們北大陸做的!」一群人氣沖沖的衝了進來:「是第二生命遊戲本身出問題了。」

小龍女一聽,臉色便不好看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那群人怒火滔天的喊:「第二生命絕對有問題。」

「你有什麼證據?沒證據亂說話是會被告的,你知道嗎?」小龍女不知為什麼,竟發了真怒,或許是因為她是個隱藏GM?對公司難免有一份感情在嗎?

看著現場氣氛火爆,我趕緊出來打打圓場:「大家有話好好說,現在一切都不清不楚,難免有誤會在,先把事情說清楚。」

聽見我這麼說,兩邊才稍稍平靜下來,北大陸的人深呼吸擠口氣,才開始說明事情原委:「我們在現實裡聯絡到花霸主了,她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訴我們了,而且她才剛把事情上報給第二生命的遊戲公司。」

「那天,花霸主和她的五個老公遭遇到五個刺客,刺客強悍得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花霸主等人根本沒辦法招架,沒多久就全軍覆沒,原本這也沒什麼,頂多是掉個一級,但是事情卻不是這樣,當花霸主等人死亡後,卻沒有變成白光回到城裡重生,而是跳出了遊戲。」

「跳出了遊戲?」小龍女隱隱有不安的神情,她趕緊問道:「重新登入遊戲以後呢?」

「沒有辦法登入遊戲了。」北大陸的人都神情悲痛:「花霸主和她的五個老公,他們的角色全都消失了。」

什麼?在場的人都變了臉色,我尤其心驚,上次我可是千均一髮沒被掛掉,要是我被殺掉了……

「怎麼…可能?」小龍女的臉色尤其難看,她幾乎是不敢置信的說。

「不管可不可能,事情就是發生了。」北大陸的人都氣憤填膺。

小龍女微微沉思著,問了一句:「你不是說花霸主已經跟遊戲公司反應了?遊戲公司的答覆是什麼?」

「待查中。」他們沒好氣的回答。

小龍女的神情簡直可以用恐怖來形容,現場要是有遊戲公司的人,八成會被小龍女抓去沾芥茉生吃了,她急沖沖的衝了出去,留下一堆滿頭霧水的人,當然不包括我這個知道小龍女的隱藏GM身份的人,小龍女肯定是去找遊戲公司商量了。

衝出門口後,小龍女又一個回頭急喊:「所有人好好保護自己,千萬別被刺客殺了。」

「被殺了就會消失?」居突然驚呼,白著張臉說:「那上次豈不是好險?差點王子就要永遠消失了。」

「事情似乎很不簡單,或許會比想像的更駭人。」南宮罪平淡的語氣裡帶著對即將發生的事情的不安。

「第二生命在遊戲市場裡幾乎佔了九成以上,一旦出大問題,事情就會一發不可收拾。」冬凱的神色也相當不安。

「嗚嗚嗚,小龍女怎麼跑了。」不死男悲嚎中。

……

「總之,我們就好好保護自己吧。」我呼了長長一口氣,話雖這麼說,但我心裡也免不了擔心起來,若是王子這個角色消失了,那我該怎麼辦?畢竟王子這個角色有著太多難以割捨的回憶。

上篇:06-1:五大陸霸主會議     下篇:06-3:神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