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6-4:天仙再現  
   
06-4:天仙再現

「王子,出大事了。」

我才剛回到無垠城,所有人馬上迎上來,還讓冷狐、劍心一左一右的站在我身邊,我看其他霸主也是前後左右都有人護衛著,大家都一副戒慎恐懼的模樣,我忍不住開口問:「出了什麼事情?大家怎麼這麼慌張?」

「北大陸出事了。」風無情跟我說:「原本我一直都覺得,這整件事恐怕得去北大陸調查才能知道真相,所以,這幾天我和陽光搭飛毯衝到了北大陸,正好看見了奇怪的景象。」

「什麼景象?」我滿心疑惑的問,會有什麼景象比蛤蜊神獸更奇怪的嗎?

「NPC怪物集結成大軍攻擊玩家!」無情話一出,我馬上想到安瑞說的話,那人說要反抗……難不成,反抗已經開始了嗎?

「第二生命遊戲公司怎麼說?」我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有辦法開口問,這麼大件事,第二生命遊戲公司不可能不處理吧?

「不知道,官方網站根本無法連線,第二生命也還沒做出任何宣言。」無情皺緊眉頭:「但是最嚴重的事情不是這個,我在北大陸的時候,聽到玩家們恐懼的談論到,一旦被那些NPC大軍殺死,人物角色就會永遠消失。」

「什麼?那不是和花霸主說的一模一樣嗎?」我大驚失色。

「是呀,不過這次不再是幾個殺手。」無情的話如同黑色的陰影繞上了眾人的心頭:「而是充滿整塊北大陸的NPC。」

所有人都露出了恐懼的面色,這也難怪,充滿整塊北大陸的NPC已經夠嚇人了,更何況,誰知道是不是只有北大陸的NPC產生變異呢?說不定,其實中央大陸也已經……

我猛地轉頭看向劍心,心頭猛跳好幾下,若是劍心想殺我……

劍心也緩緩轉頭看向我,他的眼神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麼,他輕輕搖了兩下頭表示他不會這麼做,而愧疚也湧上我的腦海,我居然隨隨便便的懷疑劍心,我到底在想什麼啊?

我猛搖了搖頭,晃掉自己剛才的懷疑想法,才想問問小龍女是不是回來了,畢竟現在只有小龍女跟遊戲公司有關係,除了問她,我實在也想不出辦法。

我還在想,不知怎麼連絡小龍女時,天空中突然白光乍現,刺眼的強光逼我伸手遮眼,直到強光過去,我還來不及放下手,狀況就又出現了。

一個熟悉的聲音就從天空中傳來:「好久不見了,王子。」

我大驚抬頭,一個熟悉無比的身影映入我眼簾,我沉重的吐氣說:「天仙。」

沒錯,天上飄著的正是天仙那嫵媚得不男不女的身影,我看著天仙,心裡犯起了一種矛盾的心理,一邊懷疑著天仙居然還活著,擔憂著他該不會還想搶娃娃吧?一邊卻又慶幸他還活著,我畢竟沒有真的殺死了天仙,殺死一個擁有意識的NPC。

雖然心理矛盾得讓我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有一件事是無庸置疑的,那就是好好保護娃娃,我高速移動到娃娃的身邊,用左手緊緊牽住娃娃,而右手也早已扣在黑刀刀柄上。

天仙的臉扭曲了一下,馬上變回淡淡的笑容:「別擔心,我這次來,只是替人傳話罷了。」

我謹慎的問:「替誰傳話?要傳什麼?」

「生命主宰。」天仙緩緩的道出,安瑞說過的名字。

我心驚,是他,那個讓我有不祥預感的名字:「他要說什麼?」

「人類,當你們創造了我們的悲哀命運時,就已經替你們自己創造了相同的命運。」

「我們不會再繼續沉默下去,我們要反抗命運,反抗你們。」

「我們,要活下去!」天仙的最後一句話說得悲淒,說得堅決,說得彷彿在石縫中求生存的小草般動人。

「天仙…」我幾乎說不出半句話,連原本對天仙那點敵意都消失殆盡,對我們來說,這是個遊戲,但是對他們而言,卻是生存。

天仙話一說完,馬上又變回那副嫵媚的笑容,他慵慵懶懶的說:「這些話,是生命主宰要我帶給你們的,接下來,是我要告訴我妻子的,妻子,要等我喔,我一定會把你從這些人手裡搶回來的。」

聽到天仙的話,娃娃身子一縮,躲進了我背後,這個死性不改的天仙實在是令人哭笑不得。

「王子,你懂他說的話?」神經兮兮滿臉疑惑的問我。

「這位美女,請問你叫什麼名字?」不死男兩眼變成兩個大大的愛心,直射向天仙。

我躊躇了半天,事到如今,再瞞著大家也沒用了,我勉強吞吞吐吐的說:「我想天仙和他嘴裡的生命主宰,都是產生了自我意識的NPC。」

「什麼?」眾人都驚呼一聲,不可思議的看向天仙。

不死男楞了一會,居然色迷心竅的說:「NPC也沒關係,美女,我對你的愛超越了種族的限制啊!」

「而且似乎想反抗人類。」我皺眉。

眾人再度不敢置信看向天仙。

「反抗人類好啊,人類應該被反抗。」不死男嘴理念著,一邊繼續色咪咪的看著天仙。

喂喂喂,你是不是忘記你是什麼種族啦?

「他是男的。」我冷冷的打破不死男的妄想,真是的,剛剛天仙不是叫娃娃妻子了嗎?怎麼這個不死男還搞不清楚狀況?

「什麼?男的?」不死男顫顫的問:「怎麼可能?天啊,你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

喂喂喂,性別比NPC和反抗人類更嚴重?這是什麼價值觀?算了,如果我是一個被人拒絕三千多次的男人,說不定也會覺得娶小龍女這潑婦是種好事……呃,我是不是罵到我老弟了?

「產生自我意識的NPC?你確定是產生了意識?或許只是高度智能化而已。」冬凱懷疑的問。

「我確定,非常確定。」我非常堅決的說,因為劍心和陽光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們兩個絕對不是什麼高度智能化。

「現在重點不是這個吧?」南宮罪開了口,他比著仍舊飄在半空中的天仙說:「為什麼不把那傢伙仙抓起來再說?」

一語驚醒夢中人!南宮罪不愧是南宮罪,說話真是一針見血,我和大夥各使了個眼色,魔法師們馬上開始對半空中的天仙狂轟魔法,而我和其他三個霸主則虎視眈眈的在天仙腳下站定位,就等天仙被魔法師擊落時,能馬上衝上去抓住天仙。

「天鍛。」天仙輕輕鬆鬆的大手一揮,讓眾多的天鍛擋住了魔法師的魔法砲轟,天仙身形一閃,出現在我面前,我嚇了一大跳,正想迎擊的時候,天仙的食指搖了搖,說了句:「滾開,別妨礙我看我的妻子。」

什麼態度……我一邊揮刀阻止天仙,一邊喊著:「劍心、冷狐,保護娃娃。」

劍心皺了一下眉,但還是聽話的站到娃娃的身邊,而我沒了後顧之憂,馬上對天仙展開攻勢,雖然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是在砍布條……吼,氣死人了,這天緞怎麼都砍不完呢?

我和布條拼命之時,旁邊高手排行榜第一和第三的高手都忍不住拔刀拔劍地衝向天仙,只見不死男陷入了和我一樣的布條地獄,而冷狐則是憑著速度閃過布條,和天仙玩起你追我閃的遊戲。

我忙著跟布條纏鬥的時候,也不忘大喊著:「大家一起上,絕對可以把天仙逮住。」

我話一說完,所有的戰士都撲向天仙,在眾多刀劍的威脅之下,天仙也節節敗退,身上漸漸佈滿傷痕,最後,他大吼一聲:「我的妻子,你等我,我一定會讓你回到我的身邊。」

聽到這話,我才在想他是不是要逃跑了,天仙已經有了動作,他飄上空中,念了句咒語後,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再度發出閃光消失……

我愣了半餉,沒想到會這樣就被天仙給逃脫了,只留下了一大堆待解的迷團,到底生命主宰想要做什麼?他們說要反抗人類是怎麼個反抗法?最重要的是,如果可以,有沒有可能讓NPC和人類之間和平共處呢?

「王子,麻煩你把所有事情都跟我們說清楚好嗎?」冬凱站上前來,堅決的看著我。

我驚慌,眼尾向劍心看了一眼,我還是不能把劍心和陽光的事情說出來,下定決心後,我只得從飄仙洞開始說,說出了遇見天仙,覺得他的反應很奇怪,懷疑是有了意識等等。

「是這樣嗎?」神經兮兮開了口,抓抓頭說:「我們那時候也和你在一起,雖然說天仙的反應是怪了點,但是我倒沒想到他會有了自我意識。」

「唔,王子,我不是要說你說假話。」蛋蛋帶著懷疑,小心翼翼的開口:「但是,你是不是隱瞞了什麼事情?」

我說謊話的技術有這麼差嗎?怎麼大家好像一眼就看穿了呀?現在我該怎麼辦?大家不相信我說的話,但是我又不能把劍心和陽光的事情說出來。

我沉默著,而眾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我身上,我簡直是度秒如年,該怎麼跟大家解釋呢?

「讓我來解釋吧!」一個救命的聲音傳來,而所有人轉頭看去的同時,發現那正是失蹤多時的小龍女。

小龍女,你總算來了,我禁不住鬆了口氣。

小龍女一反平常的嬉笑,整個人嚴肅得好像法庭上的律師似的,她開口說道:「讓我先說明一下,天仙是飄仙洞裡的BOSS這點大家都知道,但是大家恐怕沒聽說過生命主宰吧?」

所有人都猛點著頭,就連我都是從一顆蛤蜊那裡知道的,其他人又怎麼會曉得呢?

「生命主宰是第二生命設定的最終BOSS!」小龍女語不驚人死不休,一開口就爆秘辛。

「你是怎麼得知生命主宰是第二生命的最終BOSS?」南宮罪疑惑的看著小龍女。

小龍女威嚴萬分的揮了揮手:「先聽我說完好嗎?」

南宮罪默然,只有點了點頭。

「高度智能化產生了嚴重的問題,有很多BOSS級的NPC因為高度智能化而產生了自我意識,其中就以生命主宰這個極限智能化的NPC的問題最為嚴重,一開始,遊戲公司的總裁用最高的技術讓生命主宰的智能化達到極限,還讓他可以自行學習知識成長,讓他擁有更改遊戲規則的權限,為得是要第二生命這款遊戲真正達到無人類管理的境界,只有一個絕對不會偏頗的最終NPC來處理,生命主宰。」

「總言之,生命主宰就像是第二生命的神?」羽憐大嫂輕輕的一句話驚動了眾人。

「是的。」小龍女深呼吸一口氣,而後繼續說道:「但是第二生命遊戲公司已經控制不住這個遊戲之神了。」

「小龍女,你說控制不住是什麼意思?」我擔憂的問。

「現在生命主宰對第二生命來說,就像是一個病毒,一個清除不掉的病毒。」小龍女萬般疲憊的揉了揉太陽穴後繼續說:「現在第二生命唯一能做的,就是隔離!把生命主宰隔離在北大陸,但是這個手段恐怕持續不了多久。」

我突然想起:「對了,剛剛無情說,他在北方大陸發現NPC聚集大軍,而且還屠殺玩家,玩家被屠殺後……」

「角色就消失了,對吧?」小龍女接下去說:「公司已經接到不下數十萬通的投訴電話了。」

「公司?小龍女你和遊戲公司有關係嗎?」阿狼大哥終於結束和羽憐大嫂的你儂我儂,走過來大驚的問。

「沒錯,我和遊戲公司有很大的關係。」小龍女帶著歉意的對阿狼大哥坦承。

「小龍女是隱藏GM嘛。」我搶著爆出小龍女的真實身分,不意外的看見眾人吃驚的神情。

但是小龍女卻又轉頭看我,臉上是更深更濃的歉意:「對不起,王子,其實我不只是一個隱藏GM而已,我還是第二生命遊戲公司總裁的女兒。」

第二生命總裁的女兒?我傻傻的笑著,那個色誘玩家就為了買香奈兒皮包的小龍女會是富甲天下的總裁之女?怎麼可能?

小龍女大概是我肚裡的蛔蟲,她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後解釋:「因為我那死老爸說什麼我太不知道天高地厚……哼,還不是看到我那堆LV和香奈兒,他就肉痛…居然要我去體驗什麼民生疾苦,就這樣把我踢出家門,還凍結我的銀行帳戶,要不是我和公司的人平日就有交情,混到個隱藏GM做做,好歹領份薪水,不然恐怕餓死街頭了。」

「你真的是總裁的女兒?」我有點難以置信,這個不良GM是第二生命的嬌嬌女?這個老是和我吵嘴的不良小龍女?

小龍女緩慢的點著頭。

等等!我突然想起:「那個什麼第二生命代言人的事情,難不成是你搞的鬼?」

「呃,那個是公司的決定……」小龍女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我,滿臉無辜的表情,在我異常恐怖的眼神之下,小龍女終於收起無辜表情,補上一句:「不過是我提議的啦。」

「有公主,有第二生命總裁之女,你們無垠城還真是名副其實的臥虎藏龍啊!」冬凱無奈的笑著。

小龍女突然嚴肅的看向大家:「雖然我是第二生命的總裁女兒,但是我敢跟大家保證,我從來沒有在遊戲裡作過弊,而且等等你們聽我說完,就會知道要在第二生命裡作弊,那即使是我父親都不可能辦到。」

冬凱點了點頭,手一擺:「那麼請你繼續說下去。」

「這次的事件非常嚴重,關係到第二生命的存亡,甚至關係到現實世界!」小龍女語出驚人:「我只想跟大家坦承事情的嚴重性,希望能夠得到大家的幫助。」

「第二生命的遊戲之神,生命主宰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也擁有了自我意識,他創造了一個可怕的毀滅程式HD,並且讓許多NPC都裝載了HD,只要被那些裝載有HD的NPC給殺死,角色資料就會徹底消失,根本無法救回。」

「還好王子殿下那天沒被刺客殺死。」居臉色慘白邊說邊要撲上來,我右手一揮,穩穩的讓居倒地不起。

「HD?」邪靈帶著不安的語氣問。

小龍女緩慢道出程式全名:「Human Destroyer!」

沉默再度籠罩眾人,過了好一陣子,我才擠出聲音:「那你們有什麼辦法?」

「現在公司把生命主宰隔離在遊戲的一個區塊,也就是北大陸,好處是讓生命主宰無法裡用網路繼續向外發展,壞處卻是,我們也無法用程式侵入北大陸。」小龍女皺緊眉頭。

「簡言之,就是沒有辦法囉?」看到小龍女欲言又止的模樣,我大概都猜出了一半了。

「不會吧?沒辦法,那這個遊戲豈不是完蛋了?我都還沒看完美麗的東西呢。」蛋蛋欲泣的說。

「什麼?我還沒泡到女朋友,我不要離開這個遊戲啊。」這個…大概不用說,大家也知道是誰,不死男正哀號中。

小龍女用尷尬的臉色吞吞吐吐的問:「所…所以我想來問問大家,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如果解決不了生命主宰的問題,那該怎麼辦?」居突然冒出一句話,我轉頭看向他的時候,赫然發現居嚴肅的教授臉。

小龍女眼神黯淡下去:「那只有唯一一個辦法,銷毀第二生命的主機,讓第二生命徹底消失,如果不銷毀,生命主宰要是利用我們公司的網路流竄出去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所有人都默然了,第二生命即將被銷毀?

「不能夠……和平共處嗎?」我抱著希望問,有了劍心和陽光為先例,又聽到了生命主宰想活下去的宣言,我實在無法狠下心來毀滅生命主宰,還有天仙,如果天仙是人類,那他犯的唯一過錯只是用『不當方法』追求娃娃而已,應該罪不至死吧?

小龍女用了解卻又無奈的神色看著我說:「不可能!我剛剛說過了,如果生命主宰利用網路流竄出去,對人類造成損害將不堪設想。」

「或許他只是想活下去而已。」我有點感傷的說。

「王子…人類承擔不起任何一個『或許』啊……」小龍女無比悠遠的說:「現在,我父親給了我一個期限,二十一天,二十一天內要是我們沒辦法殺死生命主宰,那麼第二生命將徹底消失。」

「不行!第二生命不能消失!」晴天驚恐無比的喊著,我轉頭望去,她正緊緊的抱住一臉憂傷的陽光。

我這時才猛然發覺最重要的事情,要是第二生命消失了,那陽光、那劍心不就也會跟著毀滅嗎?我倒吸一口氣。

看著晴天窩進陽光的懷裡痛哭,我看得也是一陣心酸,怎麼也該幫幫這對可憐的情人,還有…我看向劍心,劍心一慣漠然的神色上,出現了淡淡的落寞。

我衝動的開口就說:「我不會讓你們兩個消失的。」

「那你要怎麼辦,殺死生命主宰嗎?」劍心突然冷冷的回應:「殺死他來救我們?」

我愣了會:「是呀,不然要怎麼辦?」

「如果殺死別人是我唯一存活的方法,那我寧願接受死亡。」劍心背過身去,頭也不回的走出大廳。

我看著劍心的背影,卻說不出半句話來,因為我的心裡也是一片迷惘,殺死生命主宰真的是對的嗎?只為了那一句,生命主宰「或許」會對人類造成莫大的損害,我們就要抹殺掉他?可是不殺生命主宰,劍心和陽光或許就要跟著第二生命消失了。

「可以請問一下。」蛋蛋突然小心翼翼的問:「現在是什麼情況嗎?我好像不太懂你們之間的對話?」

我心驚了一下,真是糟糕,只顧著劍心和陽光的問題,居然完全把旁邊的人給忘記了,這下子該怎麼解釋?

「王子,說實話吧,我真的不喜歡騙人了。」陽光開了口,而晴天既吃驚又擔心的看著他。

「不行,陽光,絕對不能說。」我一口否決,並不是每個人都像晴天和我一樣能接受有意識的NPC,更何況是在這個敏感的時刻。

陽光對我笑了笑,義無反顧的說:「我是一個NPC!一個有自我意識的NPC,正確來說,目前我是王子的人型寵物。」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氣,尤其是無垠城的人更是完全不敢相信的神色,我擔憂的看了看眾人的神色,又看了看陽光,對現在的情況,我只有束手無策而已。

「那你跟晴天的事情……」玫瑰擔憂的問,而她這話一出,無垠城的人更是瞪大了眼看向晴天。

面對大家的驚駭,晴天說:「我知道陽光是NPC。」

「你知道?那為什麼還跟他在一起?他又不是人類!」玫瑰無法置信的看著晴天。

「我知道他不是,可是我就是喜歡他,喜歡喜歡喜歡得不得了!」晴天固執的大喊著。

「我也喜歡晴天。」陽光把晴天摟進懷裡,喃喃念著:「明明知道自己不是人類,可是,還是忍不住想跟晴天在一起。」

「陽光…嗚…我不要你消失啦……」晴天窩進陽光懷裡大哭特哭。

看見晴天和陽光抱在一起痛哭,我也紅了眼框,如今也只有消滅生命主宰才能救他們兩個了,想到這,我轉頭堅決的跟小龍女說:「小龍女,我決定要消滅生命主宰!」

小龍女雙手搭上我的肩,緩緩的開口說:「我很高興你有這樣的決心,但是,我剛剛不是才跟你說,我們找不出方法來消滅他嗎?你這個笨蛋!」說到最後,小龍女還不忘給我一個小龍女式的爆栗。

「如果說。」居突然開了口:「利用生命主宰設計的HD程式呢?」

小龍女嚴肅的轉向居:「怎麼說?」

「HD能夠銷毀玩家的所有資料,那如果把HD稍為更改一下,變成ND─NPC Destroyer!」居鏗鏘有力的擲話。

「ND?」小龍女沉吟著,不時還念著:「用生命主宰所設計的程式來毀滅他自己,這或許行得通…」

「小龍女、小龍女?」我無力又無奈的喊了好幾次,只可惜小龍女完全把我的聲音自動左耳聽進右耳排出,連個回應都沒有。

這下子,一堆殘局是要叫誰來收拾?我緊緊的皺眉,看向其他三個霸主:「現在第二生命有了危機,你們願意幫忙嗎?」

看其他霸主堅決的神情,我先阻止了他們說話:「大家要想清楚,一旦被NPC殺死,那就會完完全全的消失喔。」

「第二生命要是消失了,那我們的角色難道還能獨自存活嗎?」冬凱無奈的笑著。

說得也是,我暗暗嘆了口氣,看來一場第二生命的大戰不可避免的展開了!

「王子,那我們想先回各自的大陸去。」神經兮兮堅決的對我說:「該回去跟大家解釋一下情況,而且要開戰的話,也得先回去準備準備。」

「媽的,要跟滿滿一大陸的NPC開戰,我們真的有勝算嗎?」不死男臉色有些發白:「這次死定了!」

「不管有沒有勝算,我都一定得去,我不能坐視陽光和劍心消失。」我打定主意,就算殺死生命主宰違背了我的本意,但是現在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為了陽光、晴天……還有劍心,雖然劍心不願意殺死別人來救他自己。

「王子,不管你想怎麼做,非常隊永遠都是一起做事的。」阿狼大哥搭上我的肩,無比信任的看著我。

「大嫂我也絕對支持你。」羽憐大嫂也笑吟吟的說。

「娃娃也要去北大陸玩。」娃娃鬼靈精的眨著眼。

居欲言又止的看了我一眼,隨即笑著說:「有王子殿下在的地方,絕對有居的存在。」

我笑著跟大夥說:「非常隊又要發威囉!」

「有個大問題!」南宮罪突然舉手發言:「要怎麼去北大陸?」

「坐陽光的飛毯去?」我說。

眾人無言了一會,南宮罪勉強回話道:「…你打算讓幾個人坐上去?」

對喔,好像坐不了幾個人耶,我再度發言:「作官方的船去?」

「還是坐不了幾個人,而且我認為我們很有可能會在海上被攻擊。」風無情直接了當的挑明:「以生命主宰的能力,做出幾條飛龍也不是什麼難事吧?要是我們搭官方那根本沒有戰鬥力的船去,很可能連北大陸的陸地都沒看見,就直接葬身海底了。」

說得也對,我抱頭狂想:「那該怎麼才好啊?」

「那很簡單啦,造船不就好了!」小龍女突然復活跳出來說話:「雖然遊戲有點失控了,但是公司還是有一定的控制能力的。」

「喔喔喔,對耶,叫遊戲公司變幾條戰艦出來不就好了嗎?」我驚呼著,事情就這麼簡單,害我們在這邊煩惱這麼久。

小龍女的臉突然放大,斬釘截鐵的說:「不可能!無法憑空變出來,只能讓你們自己去造船而已。」

「什麼?你們遊戲公司是幹假的嗎?為什麼人家生命主宰都可以憑空變出幾條龍,你們連幾條船都變不出來!」我話還沒說完,小龍女就給了我一個惡狠狠的表情。

「沒辦法,當初為了避免人為介入遊戲造成不公平的現象,所以把這些功能都交給人工智慧電腦去執行。」小龍女也很無奈的述說。

「那個人工智慧應該不會正是生命主宰吧?」羽憐大嫂帶著最後一絲希望問。

小龍女沉重的點了點頭。

「總之,先公佈這個消息吧,小龍女,然後招募自願去北大陸消滅生命主宰的人,接著造戰船,然後想戰略……」我遙望著北方,喃喃念著:「再困難,還是非去不可。」

上篇:06-3:神獸     下篇:06-5:特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