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6-5:特訓  
   
06-5:特訓

有意識的NPC的確起了軒然大波,但是玩家們的反應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當遊戲公司公佈了事情真相的時候,原本憤憤不平的玩家們反而平靜了下來,得知五大陸霸主要聯合進攻北大陸,打倒生命主宰之時,害怕退縮的人卻不多,多得是自願投入戰爭的人。

「這些人吃飽沒事幹嗎?」我威風凜凜地站在城堡的陽台上,看著多到擠暴無垠城廣場的自願軍,我實在很納悶,我還以為大家會因為擔心自己角色消失,而不肯加入戰爭呢,怎麼事情看起來好像剛好相反?

邪靈提出解釋:「其實很好理解,第二生命的玩家多達數十億人,除掉覆沒的北大陸玩家,也還有四分之三的玩家,這次戰爭關係到第二生命存亡的戰爭,其規模的盛況簡直難以想像,對於大家來說,能參加這種戰爭的機會可以說幾乎沒有。」

「何況角色沒了,可以重新練起,第二生命沒了,那就什麼都不用談了。」南宮罪補充道:「當然大家都會積極參與戰爭。」

那看來是不缺人手的問題了,我再度開口問:「造船的事情怎麼樣了?」

「出乎意料的簡單。」白鳥這時也走到我旁邊:「我們才貼出徵造船方面人才的廣告,馬上就有數百人回應,裡面不是船體設計師,不然就是造船工人。」

「比較麻煩的是,士兵多到恐怕要造很多航空母艦來用,才載得動這麼多人。」白鳥看起來很是頭痛:「是不是該刪減一些士兵?」

「人再多也是不夠用的。」無情冷冷的聲音傳來。

我們四個人同時轉頭看去,只見我那原本酷帥有勁的弟弟此刻居然……頂著個鳥窩頭,還是燒焦的鳥窩頭,身上的儒服變成條狀,連臉上都是東黑一塊西汙一塊的。

我認真的問我弟:「我怎麼不知道現在流行這樣的裝扮啊?」

「流行你個頭~~~」無情對我狂吼完後,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說:「我和小龍女、陽光、晴天坐飛毯去北大陸看看情況。」

「結果呢?」我緊張的問,該不會NPC又增值了吧?

「玩了場驚險刺激的逃亡大冒險。」無情臉色慘白的說。

「飛龍,好多飛龍,還會噴火。」小龍女陰慘慘的臉從無情的背後冒出來,頂著同樣的鳥窩頭。

「天使,還有天使,差點被天使萬箭穿心。」無情一臉痛苦的模樣。

「幸好飛毯飛得夠快,而且還會作翻滾、急速上升下降的動作,不然我們恐怕已經回不來了呢。」晴天這時又從小龍女背後冒出來,還帶著滿臉的淚痕:「不過,我們暈毯暈得蠻嚴重的…」

沒看到陽光,我頓時心生不安,趕忙問道:「陽光呢?」

三人異口同聲的回答我:「在縫補飛毯!」

最慘的應該是陽光吧……還得補飛毯,真是個賢夫良人。

「我們得改變策略了,王子。」小龍女那慘白的臉又嚴肅起來,真是沒想到我今生今世居然有幸看到小龍女一副商場女強人的模樣。

「怎麼改變?」重點是,我們有擬定策略嗎?我一頭霧水。

「照這種情況看起來,我們跟NPC大軍正面交鋒,能夠打敗NPC大軍,進而擊敗生命主宰的獲然率低於零啊!」小龍女歇斯底里的喊。

「太可怕了,獲然率居然低於零?」我也握拳激動的喊。

邪靈突然搭上我的肩:「王子……你懂什麼是獲然率嗎?」

我咬住食指:「不懂耶!」

小龍女邊狠狠給我一個爆栗,一邊又繼續說明:「更大的問題是,NPC可以源源不絕的生,但是我們這邊的人卻是死一個少一個。」

「所以?」我皺眉問。

小龍女的臉突然變陰暗:「所以這場仗,我們絕對打不贏!」

所有人的臉都陰沉下來,我也不例外,要是沒有打贏的可能性,那我們打這場仗又有什麼意義?那…劍心和陽光怎麼辦?

「沒有打贏的必要。」居突然高聲喊。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小龍女非常認真的看著居,期待他能夠像提出ND一樣,再提出有用的意見。

「兵分二路。」居突然拿出一張第二生命的大地圖貼在牆上,又拿出一枝長長的筆開始比著北方:「我們假設生命主宰的所在地是在北方一枝花建的花都,那麼我們可以看見,花都的位置是偏向東南方沿海,如果我們讓大軍各從東部、南部、西部沿海登陸,然後再讓一路人馬偷偷從東南方登陸,潛伏到花都的話,這樣能夠和生命主宰面對面交鋒的機率就大很多了。」

「所以軍隊進攻北大陸是必要的,因為我們需要幌子來瞞過生命主宰,但是軍隊不需要贏,只需要拖住NPC大軍,讓我們有時間狙殺生命主宰。」認真的居說完,收起了那枝長長的筆。

「居,我真是愛死你了!」小龍女突然抱住居,不顧居的死命掙紮,硬是在他臉頰上狼吻著,狼吻完,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小龍女似乎得意洋洋的瞄了我那頭上爆血管的弟弟。

「那開始吧!」小龍女突然握拳,非常熱血沸騰的喊。

我傻傻的問:「開始什麼?」

小龍女的臉如同電影特寫般放大,鏗鏘有力的喊:「特訓!」


面對著一個七彩流光的門,我帶著疑惑看向小龍女。

「我叫程式設計師把你當初開演唱會的無垠狂想曲給改成了訓練場,為了讓你們的等級和實力有飛躍的進步,從現在開始,要加入殺生小隊的人全都要進入這個特訓場,直到執行任務之前,都不准出來!」小龍女狂吼著。

我畏畏的舉手:「可、可以請問一下,殺生小隊是什麼東西嗎?」

「殺生命主宰的特殊小隊,簡稱殺生小隊,順帶一提,還可以使用隊伍頻道喔!」小龍女俏皮的解說。

「不能直接提昇我們的等級嗎?」居皺眉問。

「不行,當初為了不讓任何人有機會這麼做,所以在設計程式的時候,乾脆就讓這種偷跑的行為完全無法發生。」小龍女帶著歉意的表情說明。

「在平常,我一定會大大誇獎遊戲公司能做到這麼公平,但是這個設計對現在的情況實在是雪上加霜!」邪靈撫著額頭,頭痛的說。

「有等級,卻沒有相對的實力也是沒有用的。」我開口說:「就算有再快的速度,沒有相對的靈敏反應,那根本沒有用!」

我深呼吸後堅定地說:「靠實力,才有辦法擊敗生命主宰!」

小龍女嚴肅的說:「想不到你這傢伙又開始說人話了,既然如此,你就第一個給我滾進去!」小龍女吼完,我眼前一隻腳板慢慢放大,最後貼在我臉上,把我踢進了七彩門。

這個死小龍女,居然拿她的臭腳來踢我,我掙紮著爬起來,一坐起來,就看見居擔憂的蹲在我面前要扶我,我正打算要抓著居的手起來時,一個巨大陰影突然出現在我們兩個面前,我心中警鐘不停的響,緩慢的抬頭後,我的右手食指顫抖著指向前方。

「怎麼了,王子?」居也顫抖著問,然後順著我的食指往後看。

居愣住了,而我放聲尖叫:「暴龍啊~~」

那個巨大無比、頭很大、兩隻前肢小得悲哀的鬼東西如果不是暴龍,那我肯定不是女人!

「王子!」居在一聲尖叫後,消失在那隻暴龍的張大的嘴裡。

「居、居…被吃掉啦!」我放聲尖叫。

把居吃掉的暴龍似乎沒有飽足的樣子,它居然流著口水端詳著我,最後一張噁心的大嘴撲向我……

「救命啊~」我雙手撐開暴龍的嘴,淒慘的喊。

「王子!」邪靈等人這時也進來了,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在暴龍嘴裡苦苦掙紮。

王子……一個細微的聲響傳進我耳裡,我轉頭朝暴龍的喉嚨深處看去,懷疑的問:「居?」

居可能還沒死?我有點膽怯望著黑漆漆的喉嚨,但是此刻耳邊又聽到居的細微聲響,該死的!我放開撐開暴龍嘴的雙手,順著它的舌頭,滑進了暴龍的喉嚨,我拼命推開擁擠噁心還帶著黏液的肉道,往下尋找著居。

腳?我眼前出現了一隻腳,我用力一拉,用左手把咽咽一息的居攬在懷裡,右手抽出了黑刀:「該死的暴龍,敢在我面前傷害我的朋友!」

「純白狂焰曲!」我斬開了暴龍的喉嚨,從它胸口破胸而出,正巧面對著與暴龍對峙的眾人。

我左手摟著居,右手還舉著黑刀!背後被開膛的暴龍緩緩倒下,滔天巨響地砰的一聲!

「哇靠,這畫面真是帥呆了。」神經兮兮和蛋蛋興奮的看著我。

「你們怎麼來了?」我懷疑的看著到齊的三大陸霸主。

「喔,小龍女對我們說了殺生小隊的事情,她要我們把軍隊的事情給副手處理,然後我們加入殺生小隊去狙殺生命主宰。」神經兮兮解釋著。

「喔!那小心點,有暴龍…」說完,我直接倒下。

「王子!」眾人驚呼。

醒來後,我就聽見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我難以置信的問:「我們要在這個暴龍出沒的鬼地方待上一個禮拜?」

「對,別那麼勉強,我還不是得在這裡。」小龍女沒好氣的回答。

「這裡有暴龍耶,我和居剛剛還被吃掉了。」我有點崩潰的喊,剛剛那種在肉壁間求生存的經驗,我可不想再來一遍。

小龍女不以為意的癟癟嘴:「暴龍算什麼,你看看你背後。」

聞言,我馬上往後看,一隻…這隻叫什麼來著?總之就是有翅膀、嘴是尖的,爪子很利的鳥正站在我背後。

「這裡還有翼手龍呢!」小龍女聳聳肩。

「啊呀…小龍女我跟你沒完沒了!」被翼手龍直接抓上天空的我,只能眼見那欠扁的小龍女越變越小,最後再也看不見,最後,我只有發著抖在半空中俯瞰大地……


「王子呢?」臨時營地裡,南宮罪問剛剛閒晃回來的小龍女。

「被翼手龍抓走了。」

「居呢?」

「被一隻母的三角龍背走了。」

「邪靈?」

「和風無情一起被八歧巨蛇纏住了。」

南宮罪沉默了會:「剩下的人?」

小龍女指著一陀人高的糞便:「等一下就會在重生點出現了,別擔心,這裡死了不會掉等級的,這是我們公司能夠放水的底線了。」


「小龍女!」我氣憤的從重生點出來,打算衝去找小龍女算帳。我是幹掉了那隻翼手龍沒錯,但是身在數百公尺高的高空,除了跟翼手龍一起摔成肉泥,我還能怎麼樣?

高空彈跳算什麼?我可是直接高空摔死!

「停!」在小龍女的手掌距離我的鼻子不到三公分處,我終於緊急煞車煞住了。

「你做什麼?」我從手掌後探頭出來抗議。

「看!」小龍女神秘兮兮的拿出一張照片。

火紅的長髮與背後同樣火紅的惡魔雙翅一開始就吸引了我的注意,憂鬱而深沉的雙眼流露出一種宿命感,左眼上的魔紋更增添他奇異的氣質,而他身上的黑色長大衣跟他的氣質是再合適不過了。

好帥啊~~我深深呼出一口氣:「好帥啊,這是新出來的偶像嗎?我敢肯定他一定會紅遍半邊天。」

「是生命主宰啦。」小龍女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是當初的設計圖,為了避免殺生小隊的隊員連自己要殺的人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所以我特地弄來的。」

原來如此,好吧,第二生命的最終BOSS當然要長得人模人樣,太醜不拉機的話,恐怕剛出來就被眾女拿拖鞋和臭雞蛋打回老家去了。

不過,這也太帥了吧,我搶過那張照片,拼命吞著口水。

「聽!」小龍女把手放在耳後,做出聆聽的姿態。

聽?聽什麼?我又不是在過平交道,還停看聽呢!但是,奇怪的嘶嘶聲突然在我背後響起,我再度緩慢回頭,一團糾結得亂七八遭的長條狀物體出現在我眼前:「這是什麼鬼?」

「八歧大蛇,日本神話裡很有名的怪物喔,巨大無比,還有八個頭,可以說難纏到了極點,連邪靈和風無情兩人聯手都無法將其打敗。」小龍女細心解說。

「原來如此……我想我摔死好像算是好事了。」我抬頭望著被蛇身緊緊纏住的邪靈和無情,間還傳來骨頭折斷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很痛的樣子。

「不過,敢傷害我的朋友的人,我絕不輕饒。」我抽出黑刀,飛躍上了蛇身,在蛇身上快速奔跑著,我幾個低身閃過張大嘴咬來的蛇頭,在交纏的蛇身上跳來跳去,慢慢縮短跟邪靈和風無情的距離。

「邪靈、無情我來救你們……」我意氣風發的大喊後……被急速衝來的蛇頭給一口吞了。

小龍女搖搖頭:「還差得遠呢。」

我再度從重生點爬出來,連帶著其他霸主,神經兮兮、冬凱和不死男也跟著我出現,我看了看其他人,又比著那隻囂張的八歧大蛇:「一起解決它?」

「沒問題!」大夥跟我比了OK的手勢。

四個身影迅速飛奔上去,各自躲避著交纏的蛇頭,往被纏繞的無情和邪靈前進,我無暇觀察其他人的情況是如何,只是逕自往他們兩人前進。

「王子,左邊!」我突然聽到神經兮兮的警告聲,猛地跳到另外一個蛇身,好不容易堪堪躲過一個蛇頭衝撞,我正想跟神經兮兮道謝時,卻看見另一隻蛇正打算攻擊神經兮兮,我趕緊大吼:「後面!」

但是,卻已經太遲了,神經兮兮一口被蛇給吞掉,我衝動的上前去要救出他,卻沒注意到後方的蛇已經追來……

在被一片黑暗壟罩後,我跟神經兮兮一起爬出了重生點,心有不甘的我們正打算再上前跟八歧大蛇廝殺……

小龍女走上前來,彷彿女王般的開口:「這是戰鬥嗎?簡直像兒戲。」

「小龍女你說什麼?」我心裡帶氣的回答,小龍女只會在旁邊納涼,居然還說我們的戰鬥是兒戲。

「你的戰鬥方式曾經讓我驚訝不已,你天馬行空的想法每每讓我發現遊戲還能有這樣的玩法,但是你現在卻像個自以為自己很強的傻瓜一樣,不斷衝上去送死。」小龍女的每一字一句都像針一樣刺著我的心。

但是我卻說不出半句話,小龍女說的話讓我簡直沒有反駁的餘地,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是一個人衝出去了呢?沒有娃娃的骷髏跟我並肩作戰,沒有羽憐大嫂準得好像用瞄準器瞄過的魔法轟炸,也沒有居總是即時救援的半透明箭,更沒有阿狼大哥溫暖的白光。

「王子,你從沒有讓我失望過,我相信你這次也不會讓我失望的,對嗎?」小龍女搭著我的肩,深深的看著我。

也沒有小龍女老是從地下鑽出來,一刀了結敵人的身影,我深深的看著小龍女。

「小龍女,我永遠永遠不會讓朋友失望。」我輕輕的開口說:「非常隊其他人呢?」

「都在外面處理軍隊的事。」小龍女回答。

「我想跟他們一起訓練。」我堅定的說。

「但是…」

我打斷了小龍女說的話:「對不起,小龍女,但是請你讓我任性這一次好嗎?我想,我從一開始就是和非常隊的大家並肩作戰,這一次的戰爭,我一定要和跟非常隊的大家一起努力。」

「王子……」小龍女輕輕搭上我的肩,一針見血的說:「你每一次都很任性,也不差這一次。」

「我哪有很任性?」我有嗎?我都很乖的聽話啊!

「沒有嗎?那是誰跑到東大陸閒晃?又是誰離家出走?」小龍女再度展現她揭瘡疤的功力。

我再度沒有話反駁,只好氣得鼓著腮幫子,不去理會小龍女惡毒的嘴。

「我先出去了。」小龍女突然說。

「你要偷跑?」我驚訝到脫口而出。

口不擇言的結果換來爆栗一枚,我痛得撫著我的頭哀泣……

「我去找非常隊的其他人啦。」小龍女頭也不回的走。

想不到小龍女也這麼不老實,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興奮的等待我最好的非常隊夥伴的到來,一起攜手奮戰,打敗所有的敵人。

「拜託,哪個人來救救我們兩個吧!」無情奄奄一息的聲音從遙遠的大蛇尾巴處傳來。


「好,重新展開救援行動!」我意氣風發的大吼,回頭看了看非常隊的眾人,娃娃忙著指揮骷髏們排好隊形,居拿著古琴正在試音,羽憐大嫂丟著幾顆小火球,而阿狼大哥也拿起光輝之杖試著治療術……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在揮棒!

「大家沒問題吧?」我非常有信心的看著非常隊的眾人,我們的非常隊怎麼可能會有問題呢?

「有!」眾人齊聲回應,害我差點摔倒。

「太久沒練功了,不知道還配合得來嗎?」羽憐大嫂略為擔憂的說。

「配合什麼?從以前開始,我們的任務就是保護某個橫衝直撞的人而已。」小龍女一邊說著,眼神還不停往我瞄。

「嗯,照往例,我們配合王子吧!」阿狼大哥說。

「不用有策略嗎?」以往,阿狼大哥總是會先說策略的啊?

「策略你個頭,再不來救我,我就要自殺了啦!」無情暴怒的吼聲又從遙遠的蛇尾傳來,然而太過微弱,自動被眾人忽略。

阿狼大哥沉思了一會:「那麼就請其他三個霸主配合我們來行動吧,就當是非常隊多了三個戰士,和一個招喚師。王子,你常和骷髏並肩作戰,所以配合其他戰士應該沒有問題吧?」

我偏著頭想了想:「可以先讓我知道大家的武功路子嗎?我只知道神經兮兮是使用巨劍的。」

「男人,當然要用刀!」不死男氣勢萬分的抽出刀來,高舉的刀還被陽光照射出光芒,看起來真有大俠風範……如果不看那雙眼睛的話。嗚,為什麼我的刀就不可以反射陽光!

「我的武器特別點。」冬凱一邊說著,一邊把雙手直直插進大腿旁的袋子裡,再度抽出來的時候,冬凱的手背上卻長出了長長的鋼爪,一手各有三根的鋼爪,寒光閃閃,連我看了都不禁吞了好幾口口水。

「我的武器是軟劍,這個你知道了吧?」一個聲音突然從我背後傳來,我轉頭一看,居然是我老弟風無情?這是怎麼回事?他不是跟邪靈一起被八歧巨蛇給纏住了嗎?咦?連邪靈都一臉無奈的站在無情旁邊。

「你們怎麼回來了?我們正要去救你們呢!」

風無情一聽,當場掐住我的脖子大力搖晃:「救你個頭,我們兩個撐了一個小時都沒人來救我們,你以為那條蛇不會把我們吃掉嗎?」

「大夥都有被那條蛇吃掉啊,又不是只有你們。」我呼吸困難的說完。

「總之大夥一起上吧!」小龍女說著:「如果打敗不了那條蛇,就別想打敗生命主宰!」

「好。」大夥齊聲怒吼完。

「戰士兩個兩個一組。」阿狼大哥洪鐘般的聲音響起:「兩個一組互相幫忙,觀察周圍的情勢,才不會有視覺的死角,被大蛇有機可趁。」

「邪靈,你和風無情原本在一個小組,你們之間的默契好,你和風無情一組。」阿狼大哥說完,只見邪靈猶豫地對我望了一眼,但還是顧全大局,默默的和無情站在一塊。

「王子,你是靈巧型的,和沉穩有力的神經兮兮一組可以互補缺點。」我聽了阿狼大哥的話,也小跑步到神經兮兮旁邊,神經兮兮則是友好的摟了摟我的肩。

「冬凱,你的武器是利爪,使用這種武器,我想你也是屬於靈巧型的吧?」阿狼大哥詢問著冬凱,而冬凱也點了點頭,阿狼大哥也繼續把分組說完:「那麼你跟不死男一組,不死男應該是沉穩有力型的。」

分組分完,兩兩一組的戰士們互相討論戰略,而神經兮兮問著我:「王子,你認為我們該從哪裡攻擊比較好?」

面對神經兮兮的詢問,我看著那糾纏的蛇也不知道該攻擊何處的時候,靈光突然一閃,在第二生命裡,幾乎每個怪物都會有弱點,攻擊弱點絕對是打敗怪物的不二法門,那麼這條蛇的弱點會是什麼?

「蛇的弱點是什麼?」我大聲驚叫。

「弱點?」神經兮兮還來不及回答,旁邊的不死男卻大叫:「對了,蛇有七吋,只要找到蛇的七吋,絕對可以輕易打敗它。」

「七吋!就是這個!」我奮力大喊完後,對對,終於想起來,我老爸曾經煮過蛇肉湯給我老媽養顏美容。

記得我家曾經去野外郊遊,我老媽還被突然出現的蛇給嚇了一大跳,還想回頭窩在她老公的懷裡哭泣時,沒想到我老爸已經爬到樹上避難了,最後,我爸我媽我弟彷彿無尾熊家庭似的,攀著樹驚聲尖叫。

而到最後,被全家強迫去取水的我終於回來了,因為顧著看三個在樹上尖叫的人,我一時不察,居然把那條替我懲罰不良家人的好心蛇給一腳踩下去,更不巧的是,我正巧踩在某個要命的地方,後來我老爸邊剝蛇皮煮蛇湯的時候告訴我,那就是蛇的弱點─七吋。

「啊哈哈哈,八歧大蛇你死定了,居然敢吃我,等等我就把你剝皮啃了!」我露出了恐怖的笑容,彷彿看到獵物的連續殺人狂般看著八歧大蛇。

「神經兮兮,我們要全力攻擊七吋,我來負責找尋七吋的位置,你先掩護我,等我找到確切的位置後,再讓力量比我高的你全力一擊,絕對可以殺掉這該死的蛇。」我眼神閃閃發亮的看向神經兮兮。

神經兮兮卻是有點愣愣的看著我,過了好一會才說:「我終於看見你真正的光彩了。」

我卻是滿頭霧水:「你在說什麼?」

神經兮兮爽朗的大笑:「沒什麼,就照你說的話去做吧!要快點了,其他組已經衝上去了唷。」

我趕緊轉頭一看,果然其他兩組早就在蛇身上東奔西跑的,明顯是在找蛇的七吋,我趕緊跟著衝上去:「快點快點,別讓其他人捷足先登了。」

我飛躍到蛇身上,背後的神經兮兮緊跟著我,我有些緊張的回頭看,畢竟和神經兮兮的默契還不足,我還不敢完全放心,但是,神經兮兮非常盡責的掩護我,他很認真的把後方和左右兩方的蛇頭都給逼退,而且始終都跟在我身後不到十公尺遠的地方。

過了一陣子,我就完全放心地把後方交給神經兮兮,只專心打退前方襲來的蛇頭,並且拼命計算著蛇的七吋約莫的位置,我的腳四處踩踏著,想測出這條蛇的七吋。

我踩到蛇身異常軟陷的某處,蛇身突然劇烈的顫抖了起來,我微微一笑,找到了!我馬上大喊:「神經兮兮,這邊!」

神經兮兮馬上趕了過來,看著我比的位置,他非常有自信的跟我比個沒問題,我也點點頭跟他說:「你專心破壞七吋,我來掩護你。」

神經兮兮大喝一聲後,整個人往上一跳,手中的天下第一劍向下刺擊直到整支巨大劍隻都沒入蛇身,這時,蛇身強烈扭曲掙紮,眾多的蛇頭全都憤怒地往我們衝來,我看著四面八方的蛇頭,只得拿著黑刀全方位舞了起來,只希望能夠替神經兮兮擋下所有攻擊。

要擋下所有蛇頭……這個任務似乎有點太過困難,八個蛇頭!我可是只有兩隻手一隻刀耶!不一會,我已經氣喘籲籲了,而神經兮兮也一直被蛇頭干擾,沒有辦法專心破壞七吋。

「小心啊!」一個大吼傳來,我轉頭一看,正巧看見不死男撲了過來,替我擊退一個大張著噁心蛇嘴的蛇頭。

「謝謝。」我感激的看著不死男,其實他是個好人嘛!

「不用客氣。」不死男用耍酷的表情說,但是配上那少女漫畫眼……噁!

「不死男,你去幫神經兮兮破壞七吋,其他的交給我們吧!」邪靈也從另一條蛇身跳過來支援,當然無情也早就開始跟蛇搏鬥了。

我們六個戰士彷彿很早以前就是同隊似的,默契十足!跳躍力驚人到好像從來沒在地面超過一秒的冬凱,他那利爪是蛇頭最恐怖的惡夢,而且冬凱還偏好抓暴蛇眼的水晶體,老是讓一堆透明的黏液噴來噴去。

風無情的軟劍對於蛇堅硬的軀體威脅性不高,所以他只好選擇拼命割蛇…不,是割舌,全名是割蛇舌,當蛇嘶嘶的吐著紅紅的細舌時,就是它倒大楣的時候。

我和邪靈大概是最認真的人了,我們兩個拼命的保護拼命挖七吋的神經兮兮和不死男,小心翼翼的擋掉每個往他們撲去的蛇頭。

「喝啊!」最後只聽到神經兮兮和不死男的大吼,一大團的血暴了出來,蛇身劇烈震動到讓戰士們都紛紛東掉西飛,我拼命攀住某條好像觸電而不斷來回亂動的蛇尾,直到最後,蛇尾像是插頭被拔掉似的,整條直直往後倒,幸好我被震得腦袋亂七八糟之際,還是懂得反射性的保命,總算是沒被蛇尾給壓扁。

這時,小龍女突然大揮手腳,還拼命喊叫,但是聲音實在太小聲了,我只得努力辨識口形,她似乎是在說:「快回來喔!流星雨喔!」

流星雨?這時,我才看見旁邊認真念著咒語的羽憐大嫂,還有滿佈烏雲的天空,我的天啊,第一顆流星的火光已經冒出來啦,我趕緊從地上爬起,死命的跑,我可不想沒被蛇頭吃掉,沒被蛇尾壓死,最後卻死在夥伴的魔法之下。

最後一個滑壘,我總算在流星轟炸前逃出轟炸範圍,心有餘悸的拍著胸部:「嚇、嚇死我了。」

「你們下次可不可以晚點放魔法啊!要害死我就算了,還有其他人呢!」我氣憤的抱怨,反正蛇都死了,有必要放嗎?

「這才能訓練爆發力嘛!」小龍女還是秉持著不欠扁不是她的風格。

「是嗎?你不是說想害死某人,所以叫我放流星雨?」羽憐大嫂笑吟吟的看著某人─我老弟風無情……敢情,我和其他人都是無辜被牽扯進這對冤家的愛恨情仇了嗎?

小龍女無視於我老弟殺人的目光,又欠扁的說:「很好,八歧大蛇只是第一關而已,接下來還有把雷怒九天當普通魔法放的麒麟神獸、有可以刮起龍捲風的風獸、有會噴出一擊致命火焰的真正的鳳凰、還有…反正很多很多就對了,大家加油啊!」

越聽,我和其他人的臉色都越來越難看,前途好像很坎坷的樣子?不對,我懷疑我們根本沒有前途……


「王子,你打算讓陽光和劍心一起去北大陸嗎?」有天,在我跟某隻不知名怪物搏鬥完,灰頭土臉、身上烤熟了一半的時候,小龍女突然這麼問我。

我幾乎不需要猶豫,馬上反射性的回答:「我不打算讓他們去。」

小龍女鼻子一捏,厭惡揮揮手的說:「離我遠一點回答就好,不要用烤焦的臉靠近我啦,很臭耶!」

「你以為是誰讓我待在這裡,還三不五時就變成烤焦的人啊!」我頭上暴了青筋。

「你不打算讓他們去嗎?他們倆個很強呢,是很強大的戰力。」小龍女帶著可惜的表情。

「你知道的,要是他們倆個死了,那事情不就糟糕了嗎?」我理所當然的說。

「還是問問他們兩個吧?」小龍女有點可惜的說:「看看他們兩個願不願意去。」

我瞪了小龍女一眼,小龍女該不會想來個一哭二鬧三上吊來逼他們兩個去吧?但是我才剛這麼想,小龍女已經用眼神回答我:我是那種人嗎?

「你答應我不逼他們兩個去!我才要幫你叫他們。」我固執的說。

「好啦,我以我的名譽來發誓……」小龍女剛這麼說,我用不屑外加不相信的眼神看她,名譽?對小龍女來說,名譽還比不上香奈兒手提包的一個口袋。

接收到我的不信任眼神,小龍女只好訕訕然改口:「如果我敢逼他們兩個,那就罰我……一輩子買不到香奈兒的皮包!」

看見小龍女痛苦的臉色,我滿意的點點頭,這下小龍女應該不敢逼他們兩個了,我放心的傳密語給劍心和陽光,等待他倆前來的時候,我三言兩句的跟小龍女閒聊著:「居提議的ND計畫,你們弄得如何?」

「研發是研發出來了,不過有個缺點弄不掉。」小龍女回答時,又縐起眉來:「原程式HD裡設定是,當NPC殺死玩家的時候,不但玩家會消失,NPC也會消失,這點在ND裡也重現了。」

我聞言,驚訝的站起來:「你是說殺死生命主宰的玩家也會跟著生命主宰死亡?」

看見小龍女點了頭,我心底也一陣慌亂,原本我打算親手殺死生命主宰的,現在殺死生命主宰的代價卻是連我的消失嗎?是『王子』永遠的消失嗎?

「別擔心啦,不會要你裝的,公司會派人跟我們一起去。」小龍女安慰著我,卻不知道我聽這話後,心卻更沉。

我想了又想,終於下定決心:「小龍女,把ND裝在我身上!」

「什麼?」小龍女震驚的問:「你瘋了嗎?還是沒聽見我剛剛說的,角色會消失耶,會消失你聽懂沒?」

「我知道。」我也不想消失啊,可是這件事我卻非做不可:「可是我一定得親手殺死生命主宰。」

「為什麼?讓公司的人殺不就好了?」小龍女十分不解的表情。

「小龍女,你覺得你們公司派出來的人員,是抱著什麼心態去殺生命主宰?」我沉重的問了這句話。

「我不懂你的意思。」小龍女有些愣住。

「因為跟陽光和劍心相處過,我是壓根沒有把他們當NPC看的,所以我也沒有辦法把生命主宰當成一個普通的NPC看。」

我深呼吸一口氣:「所以,我是帶著殺一個人的心態要去殺死生命主宰的,跟你們公司的人是抱著消滅病毒的心態,是完全不同的。」

小龍女沉默了好一會,最後只有勉強說道:「但是你的人物會消失的,這代表王子將會永遠消失。」

「是呀,我也不想消失,但是生命主宰也不想消失。」我帶著淡淡的哀傷說。

「王子,我再給你三天時間考慮,三天後再告訴我,你要不要把ND程式安裝在你人物身上。」小龍女給了我期限後,又補上一句話:「我希望你在這三天會後悔,王子。」

雖然知道小龍女是為了我好,但是我卻知道,自己不會後悔的。

「王子,找我們什麼事嗎?」陽光從門口走進來,背後還跟著不發一言的劍心……冷狐怎麼也跟著來了?看來冷狐黏著劍心的程度不輸給天仙黏著娃娃啊。

「我想問你們,你們應該不想去北大陸吧?」我小心翼翼的問。

陽光眉頭一緊:「我要去,我要為了跟晴天在一起而戰!」

我大吃ㄧ驚,我以為頂多是劍心想跟著去,想不到反而是陽光想去,我趕緊開口說:「陽光你不能去啊,你要是出了事,晴天會哭死的。」

「但是我不想待在中央大陸,傻傻地等你們。」陽光大吼著:「我想跟你們一起奮戰,這樣至少我努力過,我才能無愧於晴天和我自己。」

我瞠目結舌,陽光哪時這麼兇過?而且好像越來越像個真正的人了。

「戀愛真的能使人變得成熟。」小龍女搖搖頭,而後拍拍我的肩頭:「我看你阻止不了陽光了。」

我語塞,只得趕緊轉向劍心急問道:「劍心呢?你不會也想去吧?」

劍心沉默了一會:「我要去。」

我張大了嘴,搞什麼?難不成這兩個人都不要命了嗎?還是他們以為他們和我一樣都有第二條命在現實世界啊?

「好啦,事情就這樣決定了。劍心、陽光,你們跟我來,我還有其他的事情想跟你們說。」小龍女示意要兩人跟去,我見狀,也想跟上去。

「別來,王子,我只是想跟他們倆人說。」小龍女卻制止了我,這點讓我大起疑心,該不會她還是想對他們倆人不利吧?

「別擔心,我發誓絕對不會傷害他們倆個,只是這件事情只能讓他們倆人知道。」小龍女解釋著,但是我怎麼能讓步?我冒不起這個險。

小龍女只得白眼一翻,兩手一攤:「不然讓他們倆個決定要不要單獨跟我去好了。」

陽光看了看無奈的小龍女和固執的我,只得勸我:「王子,我相信小龍女不會傷害我們的,就讓我們跟她去一下吧?」

我聽了,也只有默默看著他們離去,跟冷狐一起在原地目送三人離去。

這時我突然想起,一直跟著劍心的冷狐,知道劍心是NPC後,到底有什麼感覺呢?我忍不住開口問:「冷狐,你知道劍心是NPC了吧?」

「知道。」冷狐言簡意賅的回答。

「那你不在意嗎?」這傢伙該不會冷漠到連身邊相處過一段時間的人不是人的真相都不在意吧?

「不是很在意,只是有些想法。」

「什麼想法?」我好奇的問。

「能不能把他的性別設改成女的,然後你把他賣給我?」冷狐又補上一句:「如果可以,能順便把他改得更強一點嗎?」

……

「這樣一來,打架的對象和女友就不用分開找了。」冷狐的語氣彷彿在說吃米飯還得找筷子,不如吃麵包方便點。

我得好好記住,等等記得跟劍心說,叫他離冷狐遠一點,不然……說不定哪天,冷狐會嫌把劍心改成女的太麻煩了,不如直接……那事情就糟糕了!

上篇:06-4:天仙再現     下篇:06-6:NPC大反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