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6-6:NPC大反攻  
   
06-6:NPC大反攻

「王子!你們千萬不要出特訓場。」某日,白鳥突然傳來這麼個密語,讓我一頭霧水,尤其是白鳥的慌張語氣讓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為什麼?」我趕緊密回去。

白鳥猶豫了很久,遲遲不肯說出原因,肯定是出事情了,我著急的問:「白鳥,快說啊,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再不說,我要衝出去特訓場了喔。」

白鳥一聽,爆出吼聲:「千萬別出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居然要一向冷靜的白鳥也這樣亂吼?呃,雖然她平常也蠻常吼我的。既然白鳥死不鬆口,我只好出口相逼:「我現在在特訓場門口了喔,你再不說,我就要踏出去了喔。數三聲,三、二……」

「等一下,我說!」白鳥終於在我數到二的時候,開口說話:「生命主宰派了很多NPC在無垠城裡!」

生命主宰派了很多NPC?我幾乎不敢相信,小龍女不是說把生命主宰封在北大陸了嗎?我一聽,拔腿就跑向營區,要去找小龍女問清楚。

「小龍女!」我驚聲大吼:「無垠城被NPC包圍啦。」

「別喊那麼大聲,我知道。」小龍女的反應出乎我意料外的平靜。

小龍女知道?我趕緊又問:「你不是說生命主宰被遊戲公司封在北大陸了嗎?」

「是呀,生命主宰的確是出不來,但是不代表他創造出來的NPC也出不來。」說這話的同時,小龍女的臉色也不大好看。

「那怎麼辦啊?無垠城被包圍了耶。」我握緊了拳頭,還有很多朋友在外面,我豈能安心待在特訓場,然後看著他們苦戰NPC?然後永遠消失?

「你不准出去!」小龍女一字一字的說。

我固執的吼:「我要出去,我不能放著外面的夥伴不管!」

「王子,你不能出去。」其他人居然也走上前來勸我,難道他們都想放著外面的人不管嗎?

我轉頭看向邪靈,質問著他:「暗黑邪皇隊在外面,你弟弟在外面,你知道嗎?」

「我知道。」邪靈的臉色微變了變,拳頭握得死緊:「但是我們出去也無濟於事,只會白白出去送死。」

「我要出去。」我再認真不過的說。

「不行。」眾人齊聲回答。

「嗯,那我出去了!」我拍拍黑刀,頭也不回的走向七彩流光的門。

神經兮兮滿頭大汗的問:「你們確定你們家王子聽得懂白話文?」

「王子,你又不顧全大局了嗎?」小龍女氣得衝上來抓住我的手。

我回頭深深看著小龍女:「不是的,只是不拋下任何朋友是我絕對不拋棄的原則。」

「要是你死了怎麼辦?」小龍女的臉色放鬆了些,但還是癟了癟嘴說。

「不會啦!」看來小龍女不堅持了,我笑著回答她,又覺得不妥,連忙補上一句:「應該不會啦,呃……」

小龍女臉上當場出現三條黑線:「別說了,你越說我越不想讓你出去。」

「那我出去啦,你們就別跟來了。」揮揮手,我真正頭也不回的踏出七彩流光門。

才剛踏出特訓場,我就迎上數對神情各異的雙眼,分別是錯愕的白鳥,一臉我早就知道的明皇,無奈的玫瑰……但不管是哪個人,臉上都帶著『你出來幹嘛』的表情。

跟眾人大眼瞪小眼地僵持了好一會,我只有舉起手打個招呼:「大家好久不見。」

「什麼好久不見?我剛剛不是叫你不要出來嗎?」白鳥氣到一張臉脹得紅通通的,我懷疑她可能快暴血管了。

明皇一副欠扁的臉說:「早跟你說嘛,你不警告他,他還不一定會出來,你一警告他,那我們就準備要來特訓場門口接他了,還有,剛剛跟我打賭王子不會出來的人,別忘記把賭金交上來。」

我抓了抓頭問:「現在狀況怎麼樣了?」

「往上看!」明皇說。

我聽話的把頭往上看,這時才看見奇觀,只見無垠城上空居然有許許多多容貌俊美、背後有羽翅的天使到處飛來飛去,我不禁感動的大喊:「天使耶!」

「往左右看看!」白鳥也緊接著說。

我又聽話的先往左看,突然發現眼前走來走去的人物有點奇特,離我們最近的那個人是大束大束的刺蝟頭,髮色是金黃的,外加身上的金黃色武道家服裝……

「想不到……在我有生之年,居然還能看到超級賽亞人。」我冷靜的說。

突然我的右肩被人拍了拍,而且我整個人也被陰影壟罩,外加面前大家看我背後的東西都看得臉色不佳,我想我背後的東西肯定不是好東西,我鼓起勇氣,一個轉頭……

「請問,可以幫我解開一下嗎?」一隻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把自己的腳打成死結的章魚這麼對我說。

我默默無語的跟八條軟綿綿的腿搏鬥數分鐘之久後,總算解開那恐怖的結,我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解開了。」

章魚露出非常開心的表情……呃,據我觀察應該是開心的表情,還用六支手跟我道別(兩支當做腳用):「謝謝你,再見了。」

我開心的揮揮手道別,真是難得,這年頭連人都不怎麼有禮貌了,居然能讓我遇到這麼有禮貌的章魚!

我偏著頭想了很久:「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現在是什麼情況?」

怎麼跟我想像中不太一樣,我本來以為應該是天空中有無數火龍到處亂噴火,恐怖的死屍部隊從地面爬出來,還有毀天滅地的大型魔法到處施放,可怕的哀嚎聲四起,白光如同煙火照亮無垠城,讓無垠城變成了個人間煉獄……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發生在我週遭的事都不能用世俗的眼光去猜測結果。

天使們不拿弓箭和聖劍等等,反而拿著樂器在天空飛來飛去的奏樂唱歌,這點我無所謂,平等嘛!人有人權,天使也有唱歌的權利,但是…傳說中天使的不都該奏出一些好聽到被人們稱為天籟的聲音嗎?為什麼我聽到是,只有在喪禮才能『有幸』聽到的破鑼喇叭,還有荒腔走板的歌聲。

這年頭到底是什麼年頭?連天使都是音癡!還是這是傳說中的音波攻擊?

我當然也不會去介意咖啡廳裡,正在搭訕的人群,人人都有搭訕和被搭訕的權利嘛,但是為什麼?為什麼我會看到弗力劄在搭訕孫悟空、大蛇丸在跟佐助撒嬌,這些恐怖到極點的畫面!不會錯的,這肯定是精神攻擊!太恐怖了。

比起前面那些恐怖行動,其他的例如:白雪公主愉快的跟巫婆聊最新出產的保養品,異型和吸血鬼在無垠酒樓的陽台喝番茄汁,小美人魚在拔石中劍的畫面,就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了。

「好一副混亂卻和平的人間仙境啊!」我不禁眼前的和平狀態感概。

「並不是很和平!」白鳥無奈的說。

「天仙剛剛跑出來說,一但我們想要進攻北大陸,這些『和平生物』馬上就會變成凶神惡煞,把無垠城徹底剷平。」明皇沒好氣的說。

「他們是怎麼知道我們要進攻北大陸的?」我非常非常嚴肅的問,難道有內奸?

「……全第二生命有人不知道的嗎?」白鳥生硬的直述。

我無奈的摸摸後腦杓:「咦?說得也對。」

「現在就要是問問你們該怎麼辦?」白鳥無奈的問。

我還來不及回答白鳥的問題,卻突然看見了某個差點讓我眼珠子爆出來的情境,劍心居然讓一個女孩子摟著走?我馬上推開前方所有障礙物,以瞬間移動的方式到劍心旁邊。「劍心,你什麼時候交了個女朋友?」

看見劍心懷中抱的東西後,我差點得『下巴永久性脫臼』,只能結結巴巴的問:「你抱的嬰兒該不會是你的小孩吧?」什麼時候生的啊?我怎麼記得前幾天還沒有的?

「你認識我嗎?」劍心卻突然問我這句話。

該不會有了老婆孩子,就把我忘的一乾二淨了吧?我現在的心情好比被遺棄的情婦一樣委屈,我又不是不准劍心你結婚養小孩,你沒必要裝做不認識我吧?

我委屈的躲到路邊去踢小石子,還蹲下來畫圈圈,蹲著蹲著,前方卻出現一雙很熟悉的鞋子,夾腳鞋還穿襪子,這不是標準的劍心鞋嗎?我抬頭一看,臉色難看到極點的劍心就站在我面前……但是,我明明記得我是背對著劍心的?

腦海好像閃過什麼,我馬上站起,回頭望去,那劍心一家人卻還是站在原地,再回頭,我旁邊出現的卻也是臉色難看的劍心,兩個劍心!

真相……真正的劍心永遠只有一個?不過哪個是真的,就得看那傢伙在哪邊了!我毫不費力的在臉色難看的劍心背後看見冷狐,我馬上比著臉色難看的劍心說:「冷狐在這邊,所以你才是真正的劍心!」

我拍拍胸部,驚魂未定的說:「幸好冷狐這傢伙向來寸步不離劍心的身邊,不然真不知該怎麼辨認呢!」

「……」劍心用無言的眼神來回應我,難看的臉色也變成無奈的臉色。

「不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會多出一個劍心?」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這時,冒牌劍心突然走近真劍心,淡淡笑著:「我是來傳話的。」

「什麼話?」劍心冷冷的回應,我順著他的眼神看過去,發現劍心並不是在看冒牌劍心,而是冒牌劍心旁邊的女孩,那一身和服,綁著馬尾……是小薰嗎?我突然領悟了。

「只要你加入主宰的行列,跟我去北大陸,小薰就是你的了。」冒牌劍心毫不在意他自己正抱著小薰,居然說出這樣的話。

我錯愕了,劍心也錯愕了,總之是所有人都錯愕了,要挖角也不要在別人的老闆面前挖,這簡直是一點都不把老闆看在眼裡!尤其那個老闆還是我!

我有點擔憂的看著劍心,劍心該不會一看到小薰就投降了吧?

「你過去吧。」冒牌劍心把嬰兒讓小薰抱,並示意小薰到真劍心的身邊。

抱著嬰兒的小薰滿臉的幸福,一步一步的走向劍心,這時,時間流逝的似乎特別的慢,小薰慢步的走過來,而劍心出現了我從沒看過的掙紮迷惘的眼神,還有冒牌劍心那越來越大的微笑。

最後,小薰站在劍心一步之遠的地方,那深情的眼神直盯著劍心,兩人的凝視似乎可以到天荒地老,連我都不禁感動起來……

「如何?加入我們的行列吧?」冒牌劍心輕輕的一句話讓我心頭猛跳好幾下,難不成我和劍心要變成敵人了嗎?

「不要離開我好嗎?劍心?」小薰哀求著劍心。

「小薰……」劍心有些心憐的撫上小薰的臉蛋。

「啊!」小薰突然發出驚叫聲後,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拉回冒牌劍心的身邊。

劍心見狀,馬上要追了上去,但是冷狐卻突然抓住了他,沒有辦法去小薰身邊的劍心怒瞪著冷狐,冰冷的聲音連我都不禁打了個冷顫:「放開我!」

沒理會劍心的冰冷,冷狐只是冷靜的問:「你確定那是你要的?」

「我當然要小薰。」劍心怒喊著。

「你確定那是你的小薰?」冷狐還是冷靜的說。

劍心卻愣住了,只是茫然的看著小薰,而小薰也低低啜泣起來。這場面真是既悽美又感人,連莎士比亞的愛情故事都不容多讓,連梁山伯與祝英台都只能靠邊站……

「混蛋!」明皇突然給了我一個大暴栗,氣急敗壞的狂吼:「別人在感傷,你吃什麼爆米花啊!」

我、我委屈的看著眾人憤怒的雙眼:「吃爆米花不對嗎?吃波卡太吵了,我怕影響到氣氛,所以才改吃爆米花這種比較沒聲音的零食啊。」

「吃什麼都不可以!」眾人齊聲大吼。

「唉…」劍心再度用無奈的眼神看向我,我只好雙手合掌做懺悔狀。

劍心再度轉回看小薰的時候,臉色卻變了,他的眉皺得越來越深,最後他終於開口了:「為什麼你的表情一點都沒有變呢?」

「我都忍不住回頭瞪了王子,小薰的脾氣一向大起大落,怎麼可能沒有任何反應?」劍心喃喃唸著,眼神直盯著從剛剛一直悲傷啜泣的小薰。

「氣死我了,這才不是我的妻子!」一聲怒吼從天空傳來,而一具東西也砰的一聲掉了下來。

眼看劍心就要想通了,居然殺出個程咬金,還亂丟垃圾!我氣憤的要命,往天空看是哪個沒有環保觀念的混蛋!

「啊呀,娃娃!」白鳥和明皇卻發出驚聲尖叫,而且還往大型廢棄物撲過去。

娃娃?大型廢棄物和娃娃有什麼關係?我愣住,但當我看向大型廢棄物的時候,我的心臟突然緊縮,那是娃娃!悽悽慘慘躺在地上,四肢還歪七扭八的娃娃!

「娃娃!」我瞬間出現在娃娃身邊,看著雙眼無神的她,我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是一逕呼喚著她,卻得不到半點回應。

是誰?到底是哪個混蛋把娃娃從高空丟下來!我抬頭朝天空看,咬牙切齒的吐出兩個字:「天‧仙!」

「明皇!把他給我打下來!」我對明皇狂吼著。

我才剛吼完,十數道閃電箭已經發了出去,天仙在天空中像陣風似的輕移著,不費力的閃避那些閃電箭,我氣得簡直要發狂,恨不得自己和天上的天使一樣有翅膀,能夠飛上去把天仙大卸八塊。

天仙卻格格笑著:「你生什麼氣?那又不是我的妻子。」

「你說什麼?」我滿頭霧水的聽著天仙的話。

「不是真的娃娃,是假的!」白鳥驚呼著:「這是個死亡的NPC,不是玩家。」

「假的?」我趕緊蹲下查看,果然沒錯,這個娃娃大張著雙眼,眼睛也黯淡無光,早就應該變成白光飛走了,可是卻還躺在這裡……我還在推論的時候,它卻慢慢變成透明的,就像一般NPC怪物死亡的情景一樣,應該過不久就會消失無蹤!

看來這個果然不是真的娃娃,我鬆了一口氣,忍不住開始破口大罵上頭的天仙:「你個混蛋,你是要嚇死我嗎?沒事做個這麼像娃娃的NPC幹什麼?還把它到處亂丟。」

天仙癟了癟嘴:「這是主宰自己做給我的,又不是我做的。」

我冷冷的朝諷:「我看八成是你吵得生命主宰受不了,所以才做了個娃娃來堵你的妻子妻子叫不停神功吧!」

「你怎麼知道啊?」天仙好奇的問著我。

還真的喔?「猜的……」

「它和娃娃還是不一樣嗎?」劍心突然抬頭問天仙。

天仙一聽,居然氣得大吼大叫:「不一樣就是不一樣,我舔它的時候,它不會像我妻子一樣甩我兩個巴掌,我拿東西給它吃,它居然跟我說謝謝,而且吃完一包餅乾就跟我說吃不下了,這哪裡是我的妻子,絕對不是!」

那的確不是娃娃……

「我才不要這種仿冒品!」天仙氣得落到地面把假娃娃踹到一邊去。

「我也是。」劍心突然平靜的說:「我也不要仿冒品,小薰…只存在我腦海堙C」

劍心沒再看那個小薰一眼,反而轉身離去,離走前丟了句話:「去喝茶吧,狐。」

冷狐只揚了揚眉,漠不吭聲的跟著劍心離去。

「真是酷!」我讚歎,劍心果然就是劍心,我忍不住得意洋洋的看冒牌劍心和小薰,它們兩個也沒露出意外的表情,只是面無表情地走開了,成為了周圍亂七八糟的景象之ㄧ。

「我要見我妻子,你讓我見她好不好?」站在我旁邊的天仙,居然用他那張不男不女的臉露出一副哀求的楚楚可憐模樣,讓我冒出了一堆雞皮疙瘩。

「不行!」我一口回絕。

「為什麼?」天仙氣得在原地拼命繞圈子,嘴裡還不住念著:「我要見妻子、我要見妻子,讓我見她!」

「你真的很固執耶,你跟娃娃相處不到幾個小時,為什麼老是纏著她不放啊?」一見鍾情也不是這麼個鐘情法吧?

「因為我醒過來的時候,第一眼看見的就是我的妻子。」天仙露出了傻不隆冬的笑容。

「醒過來?」我疑惑的問,該不會是……

「對啊,當初見到你們的時候,我其實還是半夢半醒的。」天仙偏著頭回想,臉上還掛著好氣又好笑的表情:「後來,我把妻子帶回家裡的時候,她用兩個巴掌徹底打醒了我。」

娃娃……你可知道兩個巴掌幫你惹來了一個超級牛皮糖!我真是無奈加三級。

「可以讓我見我的妻子……」天仙話還沒說完,眼睛卻突然發亮的看著我背後,然後我發現我被他一把推飛,再回頭時,只看見天仙滿臉感動的跑向正港的娃娃。

啪!啪!

我張大了嘴,不敢置信的問:「娃娃,你幹嘛甩他兩巴掌?」

娃娃滿臉無辜的,還帶點委屈的說:「他不是喜歡我甩他巴掌嗎?所以我才甩的……」

不是這個意思吧?我看天仙的眼淚都快掉出來了。現在的情況還真奇怪,天仙半跪著哭泣,而罪魁禍首的娃娃則是露出滿臉無辜的表情,說不定該保護的不是娃娃,是應該去申請家暴保護令的天仙……

「王子殿下,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啊?」居皺著眉看著周圍奇異的景象。

我擺擺手:「不知道耶,問問那傢伙吧!」我比著拉著娃娃裙襬的受虐NPC天仙。

「王子哥哥在問你話呢,你趕快跟他說。」娃娃居然故作凶悍狀,雙手插腰對天仙頤指氣使。

「喔。」天仙還當真乖乖的爬起來回答:「這些都是主宰派來的NPC,主宰知道你們要攻打北大陸後,決定先下手為強,先派這些NPC過來監視你們,一但你們有什麼舉動,就直接讓這些NPC攻擊你們。」

這下可棘手了,我們在如此的監視之下,要怎麼展開造船攻打北大陸的行為?

「這些都是有意識的NPC?」居的臉色無比沉重的問。

天仙擺著怎麼可能的神情,揮揮手說:「不是啦,哪來那麼多有意識的NPC,連主宰都因為找不到更多同伴而苦呢!這些只是普通的NPC而已。」

「難怪!難怪生命主宰能夠忍你到現在,居然還沒把你幹掉,原來是找不到同伴,所以不得不忍受你。」我喃喃自語著,要不是這樣,像天仙這種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還把所有事情跟敵人說的白目屬下,恐怕早就被生命主宰砍回去重生一百遍了。

趁著天仙百問百答的時候,我打定主意要把疑問全都問清楚:「天仙,生命主宰是戰士還是魔法師?」

「不知道,沒真的看過主宰出手。」天仙偏著頭想了又想,又開口說:「可能是魔法師吧,他常常把我憑空丟來丟去的。」

「把你丟來丟去的?他脾氣很不好嗎?」我皺眉。

「不會啊,主宰的脾氣很好。」天仙又說:「不像其他人,我說幾句話而已,他們就一副要殺了我的模樣。」

「其他人?」我第一次聽到有其他人,忍不住好奇的問。

天仙抓了抓頭:「嗯,叫什麼四大天王的,好像有海洋之心、流風、烈火,呃……最後一個是叫什麼呢?」

「土孩。」

天仙好像被雷打中似的:「對對,就是土孩。」

「真是的,明明跟你最好的人就是我,為什麼你唯一記不起來的人卻是我呢?」在稚嫩的抱怨聲中,我看到一個穿著黃色肚兜的小胖孩踩著金黃色的滑板緩緩降下來。

「土孩你怎麼來了?」天仙開心的拉著土孩的小手,飛奔到娃娃的身邊,他把土孩捧到娃娃的面前說:「你看,這就是我的妻子喔,很可愛吧!」

土孩一臉明顯是無奈的臉色:「是很可愛。」

「你也好可愛喔。」娃娃忍不住把土孩從天仙手裡抓過來,抱在懷裡玩,土孩竟然也不介意,好像已經習慣了似的,任由娃娃捏他的臉頰,把他拋上拋下的。

「不過你是不是把主宰的交代全都忘得一乾二淨啦?」土孩忍不住提醒了一下天仙。

天仙愣了半響:「主宰?他交代了什麼?」

土孩當場從娃娃手上掉下來,摔個四腳朝天,他好不容易爬起來後,唉唉數聲說:「難怪其他天王都不喜歡你,要不是主宰不准我們互相殘殺,不然我看你早就被其他天王殺得一乾二淨了啦。」

「到底主宰交代了什麼?」天仙一臉無辜的問。

「主宰不是受不了你老是妻子妻子叫個不停,所以叫你跟我會合後,一起把你的妻子抓回北大陸嗎?」土孩一臉的不滿:「你知道我等你會合等了多久嗎?要不是猜想到,你可能會直接衝到中央大陸來,我搞不好還在北大陸等你呢。」

抓娃娃!原本聽天仙和土孩談話,而笑到要岔氣的我笑容僵在臉上,電光火石之間,我牽過娃娃的手,狂奔向特訓場的門口。不知道為什麼,我有種不趕快進去,或許娃娃就會永遠消失的感覺。

「想跑,土牆!」土孩那稚嫩的童音響起,而我前方的地面突然突出一道高牆,我差點煞車不及而撞上去。

「攔住他們,我先把娃娃帶進特訓場。」我對著身後的夥伴大吼,但其實,大家早就動了起來,所有人都開始攻擊土孩和天仙。

等等我馬上回來,看著奮戰中的同伴,我索性抱起娃娃狂奔,心裡暗暗祈禱,千萬不要有人出事啊!

「靠!我跌倒啦。」腳下一絆,我大聲的喊出這個事情,然後是一聲很大聲的砰。

我痛哼兩聲後慢慢爬起身來,正想繼續跑的時候,卻發現手裡的娃娃居然不見了?我嚇得東找西看,還沒找到娃娃,卻先聽到天仙破口大罵。

「你搞什麼鬼啊,差點把我妻子給摔出去了,要是摔痛了她,我看你怎麼負責任!」

我抬頭一看,天仙正抱著娃娃飄在天空中,糟糕!天仙該不會就這麼把娃娃帶回去吧?

「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土孩一臉的無奈,外加搖搖頭看著我:「真不知道為什麼主宰要把你這種莽撞鬼當成第一敵人,還說要親手收拾你,要我們不要殺你。」

土孩踩著滑板滑到天仙的身邊:「走吧,回北大陸去了。」

「不要!我不要去北大陸!」娃娃嚇得臉色發白。

天仙卻露出一副受傷的表情:「為什麼?妻子不想跟我回去嗎?」

「我不要去北大陸,我要跟大家在一起。」娃娃的眼淚幾乎快掉下來,她哀求的說:「不然天仙你留下來好不好?」

天仙居然真的喔的一聲:「好,妻子不想去北大陸,那我留下來好了。」

土孩第二度從滑板跌落下來,這次還是從十幾公尺高的地方摔下來,疼得他哇哇大叫好一會,才有餘力說話:「你、你別胡鬧了,天仙,你打算背叛主宰嗎?」

「什麼背叛主宰?我只是想跟妻子待在這邊而已。」天仙露出滿臉的不解。

跟這傢伙根本講不通嘛!我在所有人的臉上都『看』見了這句話。

土孩撫著額頭想了良久,才無奈的說:「好吧,你就先留在這裡,反正這堻o麼多NPC,應該足以保護你不被人類殺死了,我先回去問問主宰,再決定怎麼處理好了。」

「唉唉,被其他三大天王知道,肯定又要更討厭你了。」土孩一邊抱怨著,一邊踩著滑板往北方滑走。

我們仰望著土孩離去,再左右看看亂七八糟的景象,再無奈聽見又是兩聲啪啪的巴掌聲,現在到底是要怎麼辦?

「現在外面NPC橫走,還有天仙又要留下來,計畫該怎麼辦?」我腦袋目前一片渾沌,只得把問題丟給後面趕來的,我的智囊團。

小龍女緊皺著眉:「天仙……應該不是被派來監視無垠城的舉動吧?」

「應該不是吧,他剛剛還拼命要拉著娃娃去飄仙洞玩。」我老實的說。

「如果生命主宰白癡到會派那傢伙來臥底,那他就應該叫生命豬仔,而不是生命主宰。」明皇毫不留情的譏刺。

「不過這樣就得改變策略了。」小龍女揉著太陽穴:「該怎麼辦才好?」

居冷冷的開口:「為什麼要改變策略?在北大陸開戰和在中央大陸開戰都一樣,反正這場戰役主要的目的是引開生命主宰的注意,好讓殺生小隊能夠趁機殺到生命主宰身邊。」

「不過我們得先找到替代品。」居閉上眼沉吟:「如果戰役堣子等人沒有出現的話,肯定會被生命主宰發覺我們的計畫。」

「小龍女,叫你們的設計師弄個易容術技能出來,這種小事應該不會辦不到吧?」居質問著小龍女。

「應該可以。」小龍女略微思考後說。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居緊緊皺著眉頭:「雖然我心底一直有點懷疑。」

「懷疑什麼?」我好奇的問。

居遲疑了一下說:「我認為生命主宰對我們的一舉一動根本瞭若指掌,從他派小薰來誘惑劍心,企圖讓劍心加入他們那方,但是卻對陽光沒有任何舉動,這點就可以知道,他可能知道陽光跟晴天之間的事。」

「但是這件事情發生在公司封鎖生命主宰之前,生命主宰會知道這件事,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吧?」小龍女不贊同的說。

「不,我認為他現在對我們還是瞭若指掌。」居冷靜的說:「現在仔細想想,生命主宰對第二生命掌控權很大,他可能有上百種方法來知道我們的一切舉動,例如說:做一個跟蚊子一樣小,甚至更小的NPC來竊聽我們的談話。」

「那不是糟糕了嗎?我們要偷偷去北大陸的事情,他可能早就知道了?」我吞了吞口水,光是在生命主宰不知道的情況下去殺他,這種成功機率就有夠低了,現在生命主宰居然還知道?那不是有去無回了嗎?

「嗯,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他不殺我們?除了之前的殺手,他再也沒有派任何人來殺我們,之前我一直認為,我們根本不可能成行,生命主宰至少有上百種方法可以幹掉我們。」居一副想破腦袋的樣子:「不合理,真的不合理。」

「他的目的不是把所有人類趕出第二生命嗎?」居狂抓完頭後,喃喃自語著:「只要派出一堆裝載HD程式的NPC來大殺特殺就好,為什麼遲遲沒有舉動?為什麼只是威脅我們?」

看見居這副德性,我深深覺得智商太高也是不好的,容易想太多而想破腦袋,像我,多好啊!我一點都不了解這有什麼不合理的。

他在等你。

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傳進我耳裡,這不是天仙的聲音嗎?但是天仙明明跟娃娃在城外玩?而且我看大家好像對這句話都沒反應似的。

生命主宰一直都在等你,王子,去吧,到北大陸去找他!晚了,可能就來不及了。

「來不及什麼?」我驚呼,但是只接到大家投射過來的疑惑眼神外。

快去!他在等你。

「在等我?為什麼?」我疑惑的問,但是天仙再也沒有回答我。

「王子?」居擔憂的看著我。

我茫茫然的轉頭,到底是怎麼啦?事情怎麼越來越複雜了?生命主宰等我幹嗎?等我陪他喝茶喔?

上篇:06-5:特訓     下篇:06-7:出發的前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