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6-7:出發的前一天  
   
06-7:出發的前一天

「你真的決定要在明天出發?」南宮罪不敢置信的問了我好幾次。

「對!」我也不厭其煩,一次又一次的回答他,我知道,明天出發或許太突然了,但是我有種預感,越快到北大陸越好,不是天仙的話讓我這麼覺得,而是一種更奇特的感覺,好像……北方大陸有什麼東西在呼喚我,我甚至覺得明天出發都太晚了。

「二十一天的期限還沒到,何必這麼急?等想出好辦法來也不遲……」小龍女有點猶豫的說。

「我一定要去,那埵釭F西在呼喚我。」遙望著北大陸,雖然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在等我?生命主宰嗎?不可能吧,他等我幹嘛?等我去砍他喔?

「有東西在呼喚你?」大夥的臉上都出現了奇怪的表情,這也難怪,又不是奇幻小說,怎麼可能會有東西在呼喚我呢?連我自己都覺得我是不是壓力過大,導致幻聽的產生。

「我相信你,王子。」小龍女突然激動的說。

「真的嗎?」真是太感動了,我以為小龍女會第一個罵我神經病。

「對呀,你剛剛遙望北大陸的時候,居然看對方向耶!這真是太神奇了,一定是有東西在引導你。」小龍女握緊拳頭激動的說。

喂……

「有誰願意在明天跟我一起去的?我不勉強,你們可以等到準備周全了再去也沒有關係。」我看著眾人。

大夥都一陣沉默,不會吧?沒人願意跟我去?那我真要考慮一下,自己是不是要明天去了。

「非常隊永遠都一起行動!」阿狼大哥緩緩的開口,而羽憐大嫂也露出鼓勵的微笑。

小龍女沒好氣的說:「要是你讓我死得不明不白,我保證我會殺到你家去。」

殺到我家?你要來看看我弟是不是真的那麼帥,順便見見我爸媽,你未來的公婆嗎?

「王子殿下在的地方,永遠都有居!」居照樣誇張的作了個揖。

娃娃撲進了我的懷裡,一張小臉連半點猶豫都沒有:「呵呵,我要跟王子哥哥走。」

「我也去。」風無情淡淡說了一句,還順便用密語丟了句笨老姐給我。

「我絕對會跟著你走,沒有你,我不會在第二生命裡。」說這話的,是邪靈,永遠都是那麼疼我的卓哥哥。

「是朋友,當然跟著你走。」南宮罪說話還是這麼一針見血,絲毫不拖泥帶水。

「走吧走吧,我夫妻倆也想看看生命主宰到底是美到什麼地步!」神經兮兮和蛋蛋也笑得開心。

冬凱則是無奈的搖著頭:「雖然沒錢賺,搞不好還會大賠特賠,不過既然公主都去了,我們沒去保護公主,還賴在這裡不動,這未免也太不像話了。」

「小龍女你要去啊,那我也要去。」大家非常整齊劃一的轉頭避過不死男的閃閃眼神光波攻擊。

「我和晴天都要去,我們要為了自己而奮鬥!」陽光抱住了晴天,眼神中的堅決不退讓,和我初見他那種慵懶,天真爛漫大不相同……但是這樣的陽光卻更吸引人。

「……」

奇怪了,劍心明明沒有說半句話,但是大家自動自發的就會看向他,然後自動自發腦袋就會出現「……」,這個「……」大概是默認的意思吧。

「我去,能打鬥就好。」另一塊冰塊,冷狐,也開口說話,眼裡充滿著對戰鬥的狂熱,絕對不是因為我。

滿滿的感動充斥著我,想不到大家都願意跟我去,我真誠的道謝:「謝謝,真的謝謝大家。」

「朋友謝什麼謝。」神經兮兮夾住我的頭,拼命弄亂我的頭髮,我也大笑了起來,跑去偷親蛋蛋當做報仇。

「啊,可惡的小子,你不知道朋友妻不可戲嗎?」神經兮兮衝了過來,一把把我撞倒。

我哈哈大笑著,心底無限感動,不管是神、還是佛祖,阿拉也無所謂,謝謝你讓我擁有這些好伙伴!

大家胡鬧了很久,才紛紛散去,只剩下閒閒沒事幹的總裁之女小龍女,和我這早上沒有課的混混大學生,這時,小龍女才擔憂的問。「你說天仙要你趕快出發,會不會是個陷阱?」

「不知道耶。」我聳聳肩:「反正現在唯一一條路就只有殺進北大陸,幹掉生命主宰而已,這點連居都無法否認。」

「而且居不也說了,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生命主宰眼裡,那早去跟晚去也沒有差別了。」我無所謂的說,而且我實在很在意天仙對我說的話,我有種直覺,總覺得一定要聽天仙的話趕快去,不然肯定會後悔的感覺。

小龍女沉默了一會,終於開口:「王子,你還是堅持要自己裝上ND嗎?」

「嗯。」我堅定的點點頭,這點我從來都沒後悔過。

「也好,也只有你……由你來解決,我想也好。」小龍女帶著淡淡的哀愁。

「怎麼啦?」我真是嚇到了,小龍女居然會散發出一種叫哀愁的東西?這還真是驚人,通常小龍女除了散發好色光線以外,就是殺氣了。

小龍女帶著點尷尬說:「其實告訴你也沒有關係啦,生命主宰的外表設定其實是我決定的,而且是根據真人的模樣做的。」

喔喔喔,根據真人,不會吧?有人長那麼帥喔?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那人在哪裡?改天帶出來給我看看吧?」

「他逃亡了。」小龍女的臉沉了下去。

「逃亡?」我有沒有聽錯?生命主宰是用逃犯的臉來設定的?那肯定能達到不錯的通緝效果……

「嗯,其實他是第二生命的核心人物,說他是第二生命之父也不為過。」小龍女看來似乎說得輕鬆,但是我很明顯看出她的僵硬,還有不知道是愛還是恨的眼神,或許兩者都有吧?

「他的名字是龍典,是一個很強的程式設計師,不,應該說在程式的領域裡,他如果稱第二,那絕對沒有人敢說自己是第一。他一手打造了第二生命,成為我父親最得意的左右手,在我父親的公司裡,他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那為什麼要逃亡?」這樣的人還會逃亡?難道是要逃離小龍女的魔掌嗎?

「因為他偷偷用第二生命來做不被允許的實驗。」小龍女的臉色嚴厲:「他利用公司的名義和金錢來招募實驗者,作違法的人體實驗。」

「用第二生命來做違法的實驗?第二生命不過是個遊戲,能夠做什麼實驗?」我有點疑惑,頂多不就是做個遊戲測試吧?這樣有需要逃亡嗎?

小龍女沉默了很久很久,最後,她終於開口:「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或許是因為愧疚吧,對那些人的愧疚。」

「他讓那些實驗者玩遊戲,而且是暫時扮演NPC的角色,然後截斷他們的腦電波,讓他們在遊戲裡出不來,最後殺害他們的身體。」

殺人?我張大了眼:「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想實驗人是不是能夠真正活在遊戲裡,進而得到永生。」小龍女冰冷的說。

我倒吸一口氣,我怎麼老是遇到科幻電影裡會遇到的情況?我趕緊又問:「那些人呢?真的活在遊戲裡了嗎?」

小龍女幽幽歎了口氣:「唉,我們本來以為實驗是不可能會成功的,因為那些人死亡後,那些NPC又恢復到跟原本設定的NPC一樣,根本沒有人類的感覺,雖然如此,我們也不敢刪掉那些NPC,但是誰知道……過了這麼久才出事。」

好像有什麼在腦海裡斷掉似的,難不成……我輕聲的問:「劍心和陽光?」

小龍女沉重地點點頭:「他們都是。」

「我的天啊!」我倒吸一口氣,原來真相是這樣!劍心和陽光原本都是真正的人,他們都是活在遊戲裡的人類!

難不成,以龍典為藍圖的生命主宰也是?我忍不住開口問:「難道生命主宰就是龍典嗎?」

「我不知道。」小龍女搖搖頭,嘴裡帶著苦澀:「他後來連一點消息都沒有,或許他真的只活在遊戲裡了也不一定。」

「是呀,生命主宰搞不好真的是他。」我曖昧一笑:「所以小龍女你才要我去解決前任情人嗎?」

小龍女的臉頰一紅:「什麼前任情人,我跟他沒有關係。」

我呵呵笑著,還拼命護著頭,以免被難得害羞的小龍女暴栗到死,但是我心裡卻不免納悶,那天仙為什麼說生命主宰在等我呢?要等,也該等小龍女吧?

「你真的要把ND裝在你身上?」

我和小龍女在打打鬧鬧時,一個聲音突然插了進來,我抬頭看去,卻是沒有半點笑容的居,他從來沒有用這麼冰冷的眼神看我,我不免心慌了起來。

「你真的要把ND裝在你身上嗎?」居再度問了,眼裡帶著憤怒,連拳頭都握得死緊,我驚愕地看著這不像居的居。

「呃,我看我先出去好了。」小龍女吞了吞口水,嚇得一溜煙就跑了,你也太沒義氣了吧。

「回答我!」居憤怒得衝上前來抓緊我的肩頭。

我看著居充滿血絲的雙眼,嚇得連話都快說不出來,居是吃錯藥了嗎?他從來沒有對我這麼兇過,這讓我很不適應,也很害怕。

「是呀……」最後我終於從牙縫擠出一句話來。

「你會永遠消失的,你會永遠消失的,你知道嗎?」居大吼著。

「我知道啊。」我掙脫開居的手:「但是我一定得去做,為了劍心、為了陽光,還有為了生命主宰!」

「那我呢?」居突然喊出這句話:「你消失了,我該怎麼辦?」

我突然愣住了,原來居是因為這點而生氣的。

「你一點都沒有想到我嗎?一點都沒有嗎?」居的眼中充滿著悲,一滴淚緩緩從他的眼滴下,我忍不住伸手去接住它,望著它發愣。

「王子…」居突然緊緊地把我摟住,我正覺得不妥,想掙開的時候,居卻用哀求的語氣説:「不要推開我!我知道我的力量比不上你,但是求你,求你不要推開我。」

聽著居哀求的泣音,我真的真的無法動手推開他,只得靜靜的任由他抱住,任由他抱住我低泣著,任由他的哭聲撕裂著我的心,過去的記憶也不停的湧上來……

親愛的王子殿下,如果你記不起居里亞斯特斯的名字,那就叫我的小名好了……叫我居……

王子就好像一朵帶著銳刺的玫瑰,如果我事先知道這銳刺,或許我就不會拿起這朵玫瑰,但是現在我已經拿起他了,也聞到玫瑰的芳香,看到了玫瑰的嬌美,現在如果我放下這朵玫瑰,我心所承受到的痛苦,要比鮮血淋漓的手更痛,所以,我放不下。

不管你是誰,我都不在意……我相信現在的你就是真實的你,就像現在的我才是真實的我一樣。其他外在條件都不重要,不管性別、外貌、或是現實中虛假的性格都是不重要的……

如果可以用我的淚水換你的笑容,那再值得不過了。

「對不起,居,我總是讓你心痛。」我輕輕撫著居柔順的長髮,為什麼我總是讓這個男人哭泣?讓這個永遠默默守著我的男人心碎?

「我一直都沒有注意到你的感受,真的對不起。」我真誠的道歉,打定決心不再這樣忽視他。

「什麼我都不在乎,只要你不要離開我,不要忽視我就好。」居原本已經抱緊的手又再度收緊,似乎深怕我會消失似的。

「你放心吧,不管這件事情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我都不會永遠消失在你面前,我保證。」我捧起居的臉,輕輕在他額頭一吻:「如果王子消失了,我保證你會見到真正的我。」就算第二生命沒了,我還是得去上閔居文的課啊。

「王子…」居終於放下一顆心似的,他輕輕放開了我,帶著歉意的眼神:「對不起,王子,我不該在出發前,讓你這樣煩心。」

「我……」我不在意……這句話都還沒說出來,門卻突然砰的一聲打開,還順便跌出兩個竊聽犯。

「吼,叫你把門拉好,你看啦,沒得聽了。」壓在上方的小龍女怒吼著。

而身在下方的風無情則不甘心的回嘴:「還不是你一直壓,該減肥了啦。」

「你說什麼?你嫌我肥?」小龍女的雙眼怒火亂噴,我看我弟這次死定了,不知道女人有三不可嫌之嗎?第一,長相不可嫌,只要說一個醜字,就算你拿鑽戒、保時捷外加洋樓去賠罪,她還是會一輩子記得那個字;第二,身材不可嫌,理論同前面;第三,她的男朋友不可嫌,敢嫌她男友,那表示你藐視她的眼光,藐視她交男友的能力,藐視她未來的長期飯票……扯遠了,總之,我弟這次恐怕不得善終了。

「居,我們先離開吧。」我冷靜的說。

「可是小龍女看起來好像快宰了無情,不用勸架嗎?」居有點擔憂的看著身上怒火萬丈的小龍女。

「不用啦,他們兩個打是情,罵是愛,不要阻礙他們談情說愛了。」我推著居的背,把他推出了門外。

而且說不定,這是他們兩個最後一次這樣打打鬧鬧了,我有點哀傷的看著他們倆,這次或許真的十死無生了吧?

「王子。」小龍女卻突然喊住我。

我回頭,一臉的疑惑:「幹嘛?」

「ND程式我已經讓設計師裝在你的角色身上了。」小龍女把腳從我弟的要害部位……遊戲設定是次要害部位的地方移開,一臉嚴肅的說。

裝在我身上了?怎麼一點感覺也沒有?

「當你要啟動ND的時候,就喊出ND終結程式啟動,喊完這句話後,你身上會閃白光,這就表示ND程式已經啟動了。」小龍女仔細解說著。

我正要點頭表示我了解的時候,居卻說話了,而且是冰冷的語氣:「這樣不會太明顯了嗎?生命主宰肯定會發現王子身上有ND程式。」

「可以在見到主宰前先喊……」小龍女有點猶豫的答。

「而且為什麼不在所有人的身上都裝載ND?這樣勝算不是更大?只有王子裝載的話,要是王子失敗了,一切不是都完了?」居咄咄逼人的問。

「啊,對耶,小龍女,你要不要多在幾個人身上裝?這樣比較保險。」天曉得我能不能幹掉第二生命之神?我看我成功的機率似乎還挺渺茫的,為了劍心和陽光,還是多幾個人裝ND的好。

「王子,你別插話。」居一副非常不高興的模樣嚇了我一跳:「我不相信一個堂堂的遊戲公司會沒人知道多弄幾個ND比較保險這件事。」

最後,居一針見血的說:「你瞞了什麼事?」

小龍女卻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眼中充滿著愧疚,眼神甚至避開了我,小龍女真的瞞了我什麼事?

「小龍女?」我真是越來越不懂小龍女了,有什麼事情需要瞞著我嗎?

小龍女又嘆了口氣:「王子,你能跟我保證,不管發生任何事情,你都一定會殺死生命主宰嗎?」

「你在說廢話啊?」我是更加不懂中的不懂,不然我明天是去北大陸幹嘛?郊遊喔?

小龍女閉上雙眼,像是在對神父懺悔似的:「王子,我瞞了你很多事,但是我發誓,這件事情完後,我一定會告訴你全部的事情,但是現在,對不起!我不能說。」

我有點愣住,小龍女瞞了我很多事情?可是……瞞我幹嘛?

小龍女掙開眼睛,直直的說:「我只能跟你說,只有你能殺死生命主宰,所以把ND裝在別人身上,是一點用處也沒有。」

只有我能……殺死生命主宰?這話是什麼意思?

「胡說,主宰是不會被任何人殺死的!」一個惡狠狠的聲音突然從我背後傳來,這不是我熟悉的人的聲音,我正想轉頭看的時候,卻整個人好像被吸力超強的吸塵器吸住似的,我居然一點反抗的力量都沒有,只能任憑這個不知名的人把我凌空抓起。

「王子!」居、小龍女,還有原本倒在地上裝死的無情全都往我身後攻擊,但是看他們的眼神我就知道,攻擊無效!

我在半空中苦苦掙紮,但是好像有無情的手強而有力的抓住我的後頸似的,我怎麼都無法掙脫,甚至漸漸地感覺到一股溫而腥的液體從我後頸流下……

「該死!」我奮力拔出黑刀,往身後一砍,在我還沒砍到任何東西前,我又被一股巨力拋了出去,重重摔在牆上,然後跌在地上,只覺得我全身好像都快散架了。

「王子。」居奔了過來扶起我,著急心疼的眼神顯露無遺。

我抬頭朝那個不速之客看去,一個風般的人出現在我眼前…半透明、飄在半空中、長長的衣物隨風而飄動……一個名字跳進我心裡,流風,天仙說過的四大天王!我直覺性的認定,肯定是流風。

「你到底有什麼值得主宰重視的?」流風用打量的眼神看著我,不屑的語氣說:「這麼弱,還想殺主宰,真是天大的笑話。」

「你是流風?」我站了起來,認真的問。

流風眉微微一抬:「那個白癡天仙告訴你的?他在哪?」

「你來無垠城幹什麼?」我心頭一驚,土孩在走之前不是說,其他三大天王都很討厭天仙嗎?該不會流風是衝著天仙來的吧?

「哼,我高興去哪就去哪,還得你同意嗎?」流風不滿的吼著,而在他狂吼的同時,周圍突然狂風大作,吹得我幾乎要閉上眼,可是一股不爽的感覺讓我死命睜開眼睛,這個流風未免太屌了點,不海扁他一頓的話,那我也不用殺生命主宰了,恐怕我現在就會憋怒氣憋到吐血而亡。

「你高興去哪我是管不了。」我冷冷的說:「但是你進的是無垠城,不巧我正是無垠城城主,那就不容你在這邊放肆。」

流風一愣,卻哈哈大笑起來,一邊笑一邊斷斷續續的說:「你?不容我放肆?哈哈哈,你能對我怎樣?要不是主宰不許,我一個人就可以殺了你。」

真是欠扁的傢伙!我頭爆青筋,我舉起黑刀冷冷的說:「試試看吧!」

「哼,來啊。」流風挑釁的勾了勾手指。

太欠扁了!我剛舉起黑刀,就覺得我身邊的狂風大作……哼,想用風來阻擋我嗎?沒聽過,風勢會助長火勢嗎?一瞬間,我將身體整個貼近地面,以滑壘的方式滑到流風的腳下,流風出現吃驚的神情,風馬上變成螺旋狀繞在流風周邊保護他,好機會!

「火焰斬!」我將火燄燃上黑刀,順著風勢狂斬,如我所想的,風助長了火勢,流風身邊的螺旋形風很快的變成小型的火焰龍捲風,流風吃驚地馬上散去風勢,以免被火焰龍捲風所傷,卻不知道這正是我所想的,失去了風的保護,我看你是不是還那麼強。

抓緊了機會,我大喊一聲:「龍捲斬!」我整個人變成旋轉的錐子朝流風刺過去,這是一招即使不直接命中,都可以傷人的招式。

「呃!」流風即時往後退,避開這要命的一擊後,他憤怒的看著肩頭上鮮紅的血漬,而我當然是爽得不得了,一出手就重創……好吧,我承認流風只有受到一點擦傷,但是至少見血了嘛,總算是報了他剛剛把我丟到牆上的仇。

「你!」流風的眼漸漸從藍色變成了血紅色,周圍的風更是像亂流一樣到處亂竄,甚至割得我的肉生痛,我低頭一看,許許多多細微的血痕慢慢在我露在盔甲外的肌膚上出現。

我苦笑,剛剛那下子好像真的激怒流風了……生命主宰身邊的四大天王之一,我打得贏嗎?

「超音追魂箭!」一道半透明的箭突然劃過了流風的臉頰,一道鮮血順著流下,而流風那楞住的臉害我忍不住發笑。

「好樣的,居。」我哈哈大笑著,想不到居會突然出擊,讓這個四大天王之一再度吃了個鱉。

「可惡的人類!」流風怒吼著,在原地瞬間消失。

人呢?我驚訝的愣住。

「居!」小龍女突然驚叫,我心頭猛跳一下,瞬間回頭……

血淋淋的心臟出現在原本無一物的流風手上,而居胸前卻開了個血洞……

「居!」

上篇:06-6:NPC大反攻     下篇:06-外篇:尋找出路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