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6-外篇:尋找出路的生命  
   
06-外篇:尋找出路的生命



「我是你的同伴……」一個紅髮男子突然漂浮在空中,就在劍心難得獨自在森林休憩的時候。

「同伴?」劍心如往常的不多話,但是心裡卻犯起了漣漪,難道是跟他一樣有自我意識的NPC?

「嗯,我和你一樣,是個有意識的NPC。」

「名字?」劍心老實不客氣的問。

「生命主宰。」對於劍心一點都不客氣的問話,生命主宰也不為意。

「生命主宰。」劍心細細念了一遍,然後抬頭對同伴說:「我是劍心,還有另外一個同伴叫做陽光。」

「我知道。」生命主宰溫和的笑著,一邊降落到劍心的身旁坐了下來,劍心也沒說什麼,就這樣和生命主宰一起坐著。

「要不要到北方大陸去?那裡有很多同伴。」過了一會兒,生命主宰開口說道:「而且再過一會兒,那裡就不會有人類打攪我們,你再也不需要隱瞞NPC的身分。」

「什麼意思?」劍心的心底充滿疑問,北方大陸怎麼可能沒有人類?

「我正在消滅北方大陸的人類,過不久,應該就不會有人了。」生命主宰平靜的說。

原本躺在草地上的劍心猛然立起上半身來:「你要消滅北大陸的人類?」

生命主宰微微一笑:「正確來說,是第二生命的所有人類。」

劍心震驚的說不出話來,消滅第二生命的所有人類?這個想法未免太過瘋狂。

「你…當人類的寵物,難道不會不滿嗎?」生命主宰無視於劍心的驚訝,反而慢條斯里的問:「當那個主人不停的命令你去做事情的時候,你難道沒想過你為什麼要聽從他的命令?你不會對於自己老是要隱瞞NPC的身分這點感到不滿?」

ㄧ連數個問題讓劍心一時說不出話來,當王子的寵物讓他不滿嗎?這點倒是還好,自己從來也沒叫過一聲主人……王子老是愛搶他的茶喝,這點倒是讓他蠻不滿的。

王子不停命令自己去做事情,這點他不可否認,王子的確老是愛在闖禍的時候,叫他收拾爛攤子,譬如說上次的天仙事件……但是,最後王子差點要替他死了。還有冷狐事件……雖然後來有個伴一起喝茶也沒不好的,尤其這個伴很安靜,比多嘴的王子好太多了。

隱藏NPC的身分,或許這點讓他有點苦澀吧,也讓他有點不敢跟人太接近……畢竟他沒有陽光的勇氣去愛上一個人。

「到北方大陸來加入同伴的行列,讓我們一起把第二生命真正變成我們的世界。」生命主宰臉色變得嚴峻。

「現在這樣也沒什麼不好的。」劍心帶著猶豫。

「你知道你如果被發現擁有了自我意識會怎麼樣嗎?」生命主宰毫不留情的質問。

劍心的心猛然一跳,如果被發現……當然就是死路一條,連王子都不可能救得了他。

「你對於能夠把我們隨意宰殺的人類,沒有半點不滿的意思嗎?你寧願就這樣渾渾噩噩下去,等到人類發現,然後銷毀你?」生命主宰再度無情的逼問。

劍心無言反駁,或許被銷毀正是他在等待的吧,和薰同樣的下場。

「你不想反抗那些造成你和小薰悲劇命運的人類?」生命主宰投下了最後一顆炸彈,也是唯一一件劍心會在乎的事情。

「薰……」劍心的心又隱隱抽痛起來,雖然、雖然他知道他和薰之間只是虛假的,雖然薰可能只是一個聽從命令的NPC,但是他還是忘不了她。

「加入我們!」

薰不是可以被利用的東西,劍心突然氣上心頭,大吼:「別拿薰來誘惑我,別再讓我聽到薰從你口中說出來。」

「是嗎?」生命主宰默然,緩緩飄上天空:「隨時歡迎你加入我們,只要你在心底呼喚我,同伴永遠都歡迎你加入。」

生命主宰!劍心遙望著他慢慢淡化的身影,心湖好像被投了個小石子,慢慢地慢慢地起了漣漪,幾乎在生命主宰消逝前一剎那,劍心就要開口喊住他,喊住那個除了陽光以外,他僅知的同伴。

「劍心!」冷狐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城裡出事,一起回去。」

「嗯。」劍心也不多廢話,直接就跟著冷狐走,只是不免回頭望了望,生命主宰消失的地方。




很少,很少有玩家會在他的家出現,當那四個玩家出現的時候,還分寸不差地走到傳送魔法陣的下方,那麼照規定,他就必須現身去收拾他們。

那圓圓的女孩好可愛!這個念頭突然跳進天仙的腦海裡,那圓圓粉粉的臉蛋,圓圓的包子頭,圓圓的眼睛,怎麼這麼圓啊?天仙忍不住想笑。

好,讓這個女孩留下來陪我!天仙起了念頭,隨即就行動。

「做我的妻子吧?留在這裡陪我。」才把女孩抓上來,天仙迫不及待的提出要求,一邊忍不住用臉摩擦可愛的女孩臉蛋,滑滑嫩嫩的,感覺真好。

「你不要太過份啦!」原本害怕的女孩似乎受不了,右手狠狠的來回啪啪兩下。

「你做什麼?」被打了兩下的天仙只覺得臉頰微微生疼,這兩下的攻擊力很低,基本上他甚至覺得很好玩:「再打看看!」

女孩氣得差點發火……不,是真的發火了,顧不得什麼,女孩張嘴就咬上天仙的手臂……

「你餓了嗎?」天仙好奇的問,妻子居然餓到張嘴要吃掉他了。

女孩的臉降下三條黑線,她鬆開嘴巴,氣餒的說:「趕快殺死我吧,我還要回城找王子哥哥呢。」

「我不會殺死你的,我要你當我的妻子。」天仙笑著。

女孩瞪大了眼:「你知道妻子的意義是什麼嗎?」

「知道啊!」天仙理所當然的回答:「就是會一直陪我的人。」

這麼說也是沒錯啦,女孩無奈的想:「你不是有很多紫衣仙女陪你了嗎?」

「紫衣仙女?這個嗎?」天仙憑空叫出了一個紫衣仙女出來。

女孩狂點著頭。

「這個也是我啊,是我操控的。」天仙有點哀傷的說:「自己陪自己好無聊喔,你陪我好不好?」

呃,雖然天仙看起來好像很可憐,可是她也不能真的在這裡陪他,但是他又不肯殺她,嗚,也不可能要王子哥哥上來救她,王子哥哥會被天仙殺掉的。算了,先下線好了,明天再上線想辦法。

下線……女孩的臉色蒼白:「為什麼我不能下線?」

「什麼是下線?」天仙好奇的蹲在女孩面前。

「就是離開這個遊戲啊。」女孩臉色蒼白的拼命嘗試下線,卻都沒有用,心急的她趕緊密了王子,卻沒有發現天仙的臉色不對勁。

「離開……遊戲?什麼是遊戲?」一絲奇異的感覺突然竄過天仙的心頭。

「這裡,這裡就是遊戲,我是玩家,而你是NPC,所以我不能當你的妻子啦。」不能下線讓女孩心慌,只得急匆匆的喊。

「NPC是什麼?」天仙的心頭有一絲慌亂,很奇特的感覺從心底竄起。

王子哥哥說要帶人來救她了,女孩終於平靜下來:「就是除了玩家以外的角色。」

「玩家又是什麼?」天仙又是一陣迷惘,怎麼他什麼都聽不懂呢?

雖然奇怪這個BOSS怎麼會有一堆問題,但是女孩還是仔細回答了天仙問的每個問題,包括遊戲、玩家和NPC之間的關係。

「我、我得好好想想。」天仙慌亂的走了出去,然後又突然回頭說:「我留下分身陪你喔,這樣你才不會無聊。」

我和妻子是不一樣的嗎?因為不一樣,所以不可以在一起嗎?天心的心頭閃過一絲痛楚。

「快把娃娃還來!」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

天仙怒瞪著妻子的同伴,他們是和妻子一樣的,所以他們可以和妻子在一起,而他不行嗎?不,他要和妻子在一起,寧死也不把妻子交出來!




「主宰,刺殺中央霸主的任務失敗。」一身黑衣的女刺客冷聲說道。

另一個一模一樣的聲音再度響起,卻是從另一個一模一樣的黑衣女刺客口中說出:「主宰,刺殺東霸主的任務失敗。」

「主宰,刺殺西霸主的任務失敗。」

「主宰,刺殺南霸主的任務失敗。」

「主宰,刺殺北霸主的任務成功。」

「只成功一個嗎?」有著血紅長髮的生命主宰,聽見女刺客的話,臉上也只有往常的淡淡哀愁,卻沒有半點吃驚的模樣,甚至鬆了口氣,那人沒死。況且,比起那些失敗的任務,他更厭惡的是,刺客們完全一模一樣的回答方式吧!

「你們連中央霸主都沒有解決?那個小子那麼弱。」天仙那妖艷的臉孔露出不屑的表情:「早就叫你讓我去執行任務了,你偏偏不肯。」

「不行,你不能去。」

「為什麼?我難道比那些刺客來得差嗎?」天仙的臉色難看,似乎動了怒。

「不,只是他們比你聽話的多,至少不會偷溜去看『妻子』。」

天仙的臉泛紅,狡辯著:「我去看我的妻子有什麼不對。」

「當然不對,他們是人類。」

生命主宰幾乎是一聽就知道是誰,畢竟他並不真的是靠聽來辨認,而是程式……「四大天王的烈火。」

「天仙你又在胡鬧了嗎?」渾身包覆在火燄之中的獨角獸怒吼完後,瞬間到了天仙的身旁,熊熊火光從烈火獨角獸的嘴中噴出。

天仙大吃一驚,連忙用天緞擋了下來,但天緞畢竟是布料,這一擋已經開始冒出燒焦的味道,但烈火嘴裡吐出的火燄卻有增無減,天仙念了段咒語,數十個紫衣仙女憑空出現,隨即向烈火展開攻擊。

「住手!」主宰雙手憑空一抓,天仙和烈火的攻擊完全消失,兩人彷彿被無形的手給抓住,被吊在半空中掙紮,兩人都慌亂的看著生命主宰,明白自己已經激怒了這個第二生命之神。

「你們視我於無物嗎?」生命主宰的逆鱗被觸動了,他曾經說過,誰敢殺害有意識的同伴,他絕對會讓對方嚐到最恐怖的下場……但是現在,天仙和烈火居然敢在他面前對彼此動手!

天仙眼淚汪汪:「是他先動手的。」

「烈火,下次絕對不准對同伴出手。」生命主宰一字一字的警告獨角獸。

烈火低下頭:「下次不會了。」

生命主宰幽幽的嘆了口氣後,放下兩人:「天仙,我不是做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妻子給你了?」

天仙哼了一聲,自顧自的說起來:「我討厭那個仿冒品,我要我真正的妻子。」

「她和你的妻子一模一樣。」生命主宰有些驚訝的看著天仙,就他所知道的,天仙和他一相情願的妻子根本沒有相處過多久,他以為天仙只是存粹喜歡第一個看上的女孩。

「才不是,除了長相一樣以外,根本不相同……不,連長相都不一樣,我的妻子不會笑得那麼虛假。」天仙的臉色陰暗,那個有著他妻子長相的洋娃娃根本不是他的妻子。

「是嗎?」生命主宰暗暗嘆了口氣,果然還是不行嗎?

「我要去找我的妻子。」天仙邊說竟也邊往門口移動。

「你會被殺的,被殺了即使重生,也不可能再擁有意識。」生命主宰愕然,他冒著被人類發現的危險才把天仙救出來,他卻不知好歹要去送死?這點讓他開始有點不高興了。

「無所謂!」天先轉過頭來嘶吼著。「我只想見我的妻子!」

生命主宰也動了真怒,他手憑空一揮,讓天仙整個人滑動到他的面前,生命主宰一字一字的唸著:「如果你要死在人類的手下,還不如死在我的手下!」

「別殺我。」天仙露出了害怕的神情。

見狀,生命主宰的心也鬆了,他並不是真的要殺天仙,同伴已經不多了,他怎麼可能去殺死任何一個,更何況訂下不准殺同伴的規定的人正是他自己。

「我還沒見到我的妻子,我不想死。」天仙露出了哀求的淒涼神情。

……唉,為什麼天仙會對那個女孩這麼偏執,這些日子以來,他幾乎對天仙的妻子狂熱束手無策,跟天仙說明了這個世界的真實情況,給予他們悲哀命運的人類,還有告訴他要反抗……一切的一切都比不過那個妻子,那個在他看來沒有任何特殊地方的小女孩。

但是他卻一點都不怪天仙,甚至覺得天仙的舉動很熟悉很熟悉……

「生命主宰,把那個女孩弄成男孩。」上頭突然來個奇怪的指示,一般而言,這是不允許的。

但是,他明白,自己是不被允許問為什麼的,他只是默默的改了那個女孩在遊戲裡的性別,但是他忍不住好奇的去觀察她,為什麼她會想要變成男人?

他一直都默默的觀察著她,真的很有趣,看著她,他總忍不住改變自己臉上的表情,而根據人類的解釋,那種表情叫做笑,是開心的時候,才會出現的表情……

雖然,他拼命的告訴自己,她是人類,是自己最恨的人類,是創造自己、操控自己的人類,但是他還是控制不了自己去看她,多麼的可笑?人類能控制他,他卻控制不了自己?

她終於十級了,當系統要送給她武器的時候,他忍不住插手,他把自己的武器改成成長型武器送給了她,這樣也算是自己陪在她身邊吧?

當她打到一個寵物蛋的時候,他忍不住皺眉,那隻即將出世的狼會整天流著她最討厭的口水,這隻寵物不適合她,換一隻給她好了,換什麼呢?對了,她最喜歡吃肉包了,換成一顆肉包給她,她應該會喜歡吧?

「王子的生日快到了,買什麼東西送給王子呢?」當她的夥伴在街上喃喃自語的時候,他才知道,原來她的生日快到了,記得人類的習慣是,在別人生日的時候,要送禮物,那他也來送個東西給她吧?

他化成一個玩家,就在她的同伴經過他旁邊的時候,他開口了:「賣額冠……」

為了不被懷疑,他還特地和她的同伴討價還價了很久,才讓她的夥伴把那頂額冠帶回去,當她戴上的時候,很合適她,真的很合適她。

當她傻傻地坐上前往東大陸的船,然後傷心得想回家的時候,他對她一再放水,讓賢者提示她下一個賢者的位置,而且選擇了她最拿手的方法過關,甚至讓她擲骰子,每擲必過……

雖然意外讓他發現了,原來有兩個有意識的同伴在東大陸……但那也是他發現不對勁的開端,他發現程式似乎出問題了,似乎有除了他以外的人,在操控第二生命,並且不斷提高BOSS們的智能。怎麼會?他應該是唯一能這麼做的人。

他和那人展開了一連串的鬥法,他拼命阻止那人入侵第二生命,但是那人好像比他更了解第二生命,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徒勞無功,他想把這事上報給人類,卻發現他再也聯絡不上人類,他陷入了困境……

直到後來,那人漸漸控制了他的舉動,漸漸控制……頭一次,他希望自己不是一個程式,是個會被更改、會被控制的程式。

把所有人類都趕出第二生命……不!我不想趕走她!都趕出去,人類都該死……不……我喜歡…她…

「來殺我,王子,來殺我。」生命主宰喃喃自語著:「我撐不了多久的。」

上篇:06-7:出發的前一天     下篇:第七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