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7-1:超級戰艦  
   
07-1:超級戰艦

居的心……

我想都沒想,直接朝居撲了上去,但是可惡的系統卻比我更快,居在我眼前消逝成點點白光,他的臉上還帶著無憾的微笑……而我整個人重重的撞上地面,只覺得一股想哭的衝動湧上來……

居消失了居消失了居消失了!慌張在心底慢慢泛開,居他真的消失了嗎?他不會再出現了?那個嘻皮笑臉、總是任我打任我罵、總是默默站在我背後的居消失了?

「王子,你發什麼呆啊?流風還在這裡耶。」小龍女氣急敗壞的喊。

我含著淚抱住小龍女:「小龍女,居消失了,怎麼辦?」

我懷中的小龍女突然身子僵了一下,兩隻手扣住我的頭,卡的一聲把我轉向流風……嗚,血少了好幾百滴……

小龍女一字一字的說:「我說,流風還在這裡,你是聽不懂嗎?」

「我知道了,我會為居報仇的。」我雙眼發紅的看向流風:「他讓居消失了,我拼上這條命也要幫居報仇!」

後腦杓一陣劇痛後,我跟大地來了個全身式接觸,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就聽到小龍女批哩啪啦的開罵……

「混帳東西!你是把我的話當作耳邊風嘛,我之前才說HD的設定是,殺死了玩家後,NPC也會跟著消失,現在流風好端端的站在那邊,你還在那邊念居消失了,簡直是不把我之前的說明聽在耳裡!跟你說明根本浪費我的口水,比對牛彈琴更沒建設性。」

我頭抬了起來,雙眼發亮,這麼說居沒有消失嚕?不行不行,我要確認一下,馬上開了密語頻道,急匆匆的問:「居居居!你還在嗎?」

「我在啊,王子你小心流風,我馬上去把大家叫出來幫忙。」居著急的回話。

我感動的聽著這句話,居還在耶,太好了!

「王子!你有沒有聽我說啊,流風還在!你趴在地上不起來,是打算讓他方便殺你嗎?」小龍女的聲音聽起來已經瀕臨暴走的邊緣,我趕緊跳了起來,黑刀也拔出來,謹慎的看著流風的舉動。

「放心,主宰不許我們殺你。」流風冷冷的說:「不然剛才你應該死上千遍了。」

「主宰為什麼不許你們殺我?」我突然好奇心大起,之前土孩也說不能殺我,現在流風也這麼說,真讓我有一種奇特的感覺,生命主宰是不是……不想殺我呢?而且是專門針對我而已,從流風可以毫不在乎的殺死居,卻遲遲不殺死我這個真正惹火他的人就可以看出來。

「我不知道,但是主宰的命令是絕對不可以忤逆的。」流風冷冷的回應。

我偏著頭想,嗯,生命主宰不准流風殺我,流風也說他絕對不會忤逆主宰的命令,這兩句話加起來好像等於,流風絕對不會殺我!想到這,我露出陰陰的微笑,既然如此,那我還有什麼好顧忌的?

「你納命來吧!」拔出黑刀,我想也不想的衝到流風的身前,馬上手起刀落,打算狠狠教訓流風一頓。

流風卻從從容容的躲開,眉一挑的說:「你想殺我?」

「廢話,不然我是要拿刀幫你抓癢嗎?」我理所當然的喊,手上的黑刀可也沒閒著,直砍橫劈,卻沒有一刀砍得中流風行雲流水的身影。

「人類還真是自不量力的代表啊。」流風不屑的擺擺手。

聽到這話,氣得我差點拿刀砍人……呃,我好像已經在砍了。不過話說回來,流風說得也沒錯,只憑我一個人根本動不了流風,心頭寒意冒起,那我動得了生命主宰嗎?

我用力晃了晃腦袋,我還有同伴啊!大家同心協力,一定可以打敗生命主宰的!

「王子。」居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還伴隨著許多人的腳步聲,不用回頭我都可以知道,肯定是居「繞人」來幫我了。

流風的臉一沉:「差點忘了,人類還是以多欺寡的代表,哼。」

我有點惱怒的回:「喂,你可是BOSS耶,遊戲設定本來就不可能讓玩家單挑BOSS了,這跟人類還是NPC沒有關係!」

「啊啊,開始找藉口了。」流風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這傢伙真是比我弟加上小龍女還欠扁,而且還跟天仙一樣都說不通,簡直是超級難搞的類型,真是的,生命主宰都把屬下放牛吃草嗎?先是天仙賴著不走,現在又來個流風,把我無垠城當作托兒所啦?

「王子,我們一起解決他。」居的眼睛冒出熊熊烈火。

我還來不及開口回答,流風卻搶先開口了:「你們這點人連天仙都殺不了,更別提我,放心,我也不打算殺你們,我是來收拾天仙那叛徒的。」

「你要殺天仙?」我有點疑惑:「主命主宰不是不准你們自相殘殺嗎?」

「是不准我們自相殘殺。」流風露出了奸險的笑容:「但是天仙背叛了我們,當然就不算是『我們』了。」

這根本就是強詞奪理,居和我都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流風的臉色突然轉變,變得猙獰起來,他威脅的冷吼:「天仙在哪?再不說,我就血洗無垠城。」

說完,我就聽見城堡起了劇烈的震動,風聲呼嘯而過,四周的窗戶都被狂風震碎,我感受到,風勢竟強烈到我竟然得使勁吃奶的力氣才有辦法站穩。

碰!我吃驚的回頭一看,只見居和許多無垠城的人都貼在牆上,拼命用手擋住那幾乎可以說是割人生痛的風。

欺人太甚!我怒吼著:「不知道!就算知道也絕對不會告訴你。」

「什麼事情絕對不告訴流風?」

我冷哼一聲:「當然是天仙的下落……」咦?這個聲音好像是……我轉頭一看,下巴差點掉下來,天仙正站在門口皺眉,而他手一揮,天緞憑空冒出來,代替了破碎的玻璃擋住風勢,而室內總算回復到無風的狀態。

流風一見到天仙,馬上暴怒的吼:「叛徒!你總算出來了,看我代替主宰來消滅……」

「啊,流風,好久不見了。」天仙像看到多年不見的好友似的,熱絡的朝流風走過去。

流風腳下一絆差點摔倒在地,他趕緊站穩,後冷笑一聲:「狂風之擊!」

我心頭警鐘響起,馬上朝毫無防備的天仙飛撲過去,而在我撲倒天仙的同時,數道螺旋鑽型的風把方才天仙站的地方給炸鑽破一個大洞後,還傳來數聲炸裂聲。

我回頭看見那個可以讓我從三樓直接看到地下室的大洞後,簡直是怒不可遏:「你太過分了,天仙好歹也是你們的一員,你想殺死他嗎?」更重要的是,這麼大的洞要多少維修費啊?羽憐大嫂肯定不會放過我的!

「你說對了。」流風的臉蒙上了陰影,幾乎沒什麼動作的他居然開始比起了奇怪的手勢,這肯定不是普通的攻擊!

「所有人馬上離開這裡,快!」我怒吼後,眾人都狂跑向門口,只有居還猶豫的看著我,但在我的飛腿一踹之下,居也飛出了門口,而後在我眼神威脅下,他終於開始逃命,至於小龍女……她不用我擔心啦,第一個跑的就是她了。

我往流風看去,正巧看到流風靜止不動的怪手勢,還有他臉上那滿足的笑容……慘了!把天仙扛在肩頭後,我下意識的選擇了破窗而出,雖然這有三層樓那麼高,但是我敢肯定流風這擊絕對比跳樓恐怖得多。

身處半空中,背後傳來恐怖的爆炸聲和四處亂飛的石塊,而遊戲裡的地心引力也老實不客氣的讓我開始往下掉。喔,真是太棒了,說不定我摔死的同時,還可以順便被石塊埋掉,連墳都不用挖了……我有點無奈的自嘲。

但是,我卻停在半空中不動?我疑惑的抬頭,正巧迎上天仙的眼神,異常冷靜成熟的眼神,看得我差點懷疑這真的是天仙嗎?但是突然間,天仙調皮的對我眨了眨眼,變回那個迷迷糊糊,心智年齡不知道有沒有五歲的天仙。

天仙的身體慢慢浮了起來,而我也隨著飄了起來,嘿,在半空中漂浮的感覺還真不賴……我的天,我瞪大了眼看著城堡,我的無垠城堡……怎麼剩半邊啦!

我慘白著臉看著城堡,大家辛辛苦苦建起來的無垠城堡如今卻有一半變成了石塊堆成的廢墟,居費盡心思的設計,羽憐大嫂拼命的湊錢,大家當免費建築工,還有當城堡建起來時,大夥的感動……一切都毀於一旦!

我突然平靜下來,平靜得連臉上都沒有一絲表情,或許是根本沒有表情可以表達我現在的……憤怒!

「流風,主宰會生氣的。」天仙皺眉看著流風。

流風怒吼:「我才不管,我不滿你很久了,像你這樣的叛徒根本沒有資格當我們的同伴,主宰早就該收拾你了。」

「主宰不准我們互相殘殺,也不可以阻止王子去北大陸,你不可以忤逆主宰的命令。」天仙喊著。

我愣了半響,主宰不准四大天王阻止我去北大陸?但是他明明派了這麼多裝載HD的NPC來威脅我們不准去北大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才不管,我要毀了這個該死的地方,滅了你、殺了王子!」流風的眼中散發著殘酷,隨即又比出一堆奇怪的手勢。

「天仙!快阻止他。」我著急的喊,城堡的毀壞已經夠讓我心痛了,要是連無垠城都消失了,那我該拿什麼臉去面對大家?

原本已經開始唸著古怪咒語的天仙,卻突然停了下來,呆呆的看著天上,急得我伸手掐住天仙的脖子狂搖。

「主宰?」天仙不敢置信的吐出這句話。

流風的臉上出現一絲驚慌,他慌亂的順著天仙的眼神看,這一看,讓他語氣驚恐到極點:「怎麼可能?主宰沒有辦法出北大陸的。」

我這時也注意到天空中多出的人,那血紅的長髮飄在空中,俊美的臉上有著奇異的魔紋的人,除了眼神沒有那麼宿命憂愁感外,和小龍女拿給我看的照片是一模一樣,正是生命主宰的模樣……但是,小龍女不是說生命主宰被他們困在北大陸的嗎?

「流風,你違背了主宰的命令。」生命主宰說出了這句話。

呃,這句話怎麼聽起來怪怪的……啊,對了,哪有人用用第三人稱來稱呼他自己的,這是怎麼回事?我大感困惑。

「你是誰?你…不是主宰吧。」流風懷疑的問。

「主宰的分身。」生命主宰……不,是他的分身解釋:「主宰可以透過我來知道第二生命發生的事情。」

「回去吧,流風,主宰很生氣。」生命主宰的分身面無表情的說。

「主宰很生氣?」流風露出了慌張的神情:「好好,你跟主宰說,我馬上就回去。」

離去前,流風還給了天仙一個惡狠狠的眼神,但是天仙卻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還跟流風揮手道別,氣得流風差點又要撲上來,但是最後他卻只是瞄了眼生命主宰的分身,然後訕訕然的飛走。

「生命主宰的分身是嗎?」我冷冷的攔住正要離去的生命主宰分身,他停下來面無表情的看我,而我也冷冷的瞪他,我緩緩的舉起手,把四根手指頭屈起,留下食指直直伸出,比向毀損的無垠城堡,我再認真不過的說:「賠錢!」

「……」

「幹什麼?想賴帳嗎?你知道無垠城堡是花了多少錢建的嗎?」我拳頭握緊、神情激動的怒吼,開什麼玩笑,要是不把重建費拿回來,誰知道我去不去得了北大陸,說不定在中央大陸就被財政組和民生組分屍解體了。

過了好~幾秒鐘,生命主宰分身還是一動也不動,臉上連半點表情都沒有,我不禁皺起眉眉頭來,該不會這個堂堂的生命主宰、第二生命之神……的分身,還想賴帳吧?

生命主宰分身還是保持沉默,但他緩緩舉起右手,比向半邊毀損的無垠城堡,念了幾句怪咒語後,神奇的事情突然發生了!

那些個石塊殘骸的居然動了,我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們自動自發的黏在一起,然後石塊變成了牆壁,再來幾片牆壁跌跌撞撞的合在一起,變成一個房間,而碎木片什麼的也回復成椅子、桌子,然後跳到房間裡擺好。

才沒多少功夫,無垠城已經回復到它原本的面貌,哪有一點毀損的情況。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幻想著:「好方便的能力,如果我有這個能力的話,那就不用擔心以後弄壞東西,羽憐大嫂會生吞我了。」

「這樣應該可以吧?若沒有事情,我走了。」生命主宰的分身沒有感情的說。

我馬上回過神來,大吼道:「等一等!」

「還有什麼事情?」生命主宰的分身還是那副面無表情的死樣子。

「你說生命主宰可以透過你來知道一切?」我疑惑的問。

「我的眼睛即是生命主宰的眼睛。」

「那好,你看著我,記得要看著我唷,頭不要轉開。」我調整好位置,確定自己在生命主宰分身的正前方後,我大剌剌的指著生命主宰的分身,氣勢凌人的喊:「生命主宰,你給我等著,我血腥精靈王子絕對會到北大陸去把你幹掉,你最好乖乖把脖子洗乾淨等我,聽見沒有?」

「聽見了。」生命主宰的分身突然輕輕的說,臉上一閃而逝的表情……是溫柔?

我都還來不及回應,生命主宰分身卻已經轉身飛走,看得我真是……好生怨恨自己怎麼不會飛……等等,如果當天去殺生命主宰的時候,他也這麼一飛,那我哪能夠跟著飛上去砍人啊?總不能叫天仙帶我飛上去吧?

就算肉包子有竹蜻蜓,可以帶我飛,但是我又必須分出一隻手來抓住肉包子,剩下一隻手真的能夠殺掉生命主宰嗎?我又不是神鵰俠侶的楊過,缺了一隻手臂還是變得更厲害咧!

「王子,你沒事吧?」居擔憂的問,又補充說:「我們剛剛被壓在石塊下了,所以沒辦法來幫你,你沒有受傷吧?」

我偏著頭,答非所問:「居,有沒有辦法讓玩家可以飛?」

「飛?」居先是疑惑的問,然後身子強烈震動了一下,嚴肅的說:「王子你想得沒錯,要是不能飛的話,根本不可能打得贏能夠飛上天空的生命主宰,這件事我會去找小龍女商量的。」

「嗯,要是我能飛的話……」我冷哼兩聲:「我看火凰那個死傢伙還敢不敢拐帶我家肉包子飛飛。」

「想不到生命主宰居然造了個一模一樣的分身出來。」小龍女突然鑽了出來:「這下子可麻煩了,我們要偷偷摸摸去北大陸,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尤其剛剛還有個笨蛋對著生命主宰大喊要去宰掉他。」

我心虛了一下,但是馬上想到居說,生命主宰是無所不能的,那他應該早就知道我們要去北大陸幹掉他了吧?我才要理直氣壯的開口反駁小龍女的笨蛋理論時,她卻先一步開了口。

小龍女嘿嘿兩聲說:「雖然離出發還有段時間,王子你想不想先看看我們的交通工具啊?」

我的興趣完全被引起來了:「我們的交通工具是什麼東西?」

小龍女神神秘祕的一笑,扔下一句話:「跟我來。」

我懷著可以殺死很多貓的好奇心,跟了上去,而我的跟班─居,當然也跟著我的腳步走,還有另外一個小龍女的跟班─我老弟風無情,也亦步亦趨的跟了上來。

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到了城外的湖泊邊,雖然湖泊聽起來好像是個小小的,沒事還會有美女在裡面洗澡,然後不小心被男主角偷看到的那種小湖面,但是這個可不一樣,這個位於無垠城北方的湖泊可說是,大!

我得努力眺望,才能夠勉強看見霧濛濛的對岸,脖子還得左右轉動約兩百七十度才能看見左右邊界,說了這麼多,重點是,我除了一堆水以外,什麼都沒有看見!難道我們這行人要游泳去北大陸嗎?那我是不是該買件泳……褲?

不,重點是,要是那麼容易就游得過去,那誰要付那貴得要死的船費啊,想想也知道絕對游不過去的,除非第二生命有人魚族。不過話說回來,就算有人魚族,我難道要重新投胎去選人魚嗎?

我看完光滑滑的湖面後,再看向居和無情,他們也都是一臉的疑惑,接著我們三人一齊看向唯一知情的小龍女,不明白到底她在搞什麼鬼?

小龍女露出了『嘿嘿嘿』的欠扁笑容後,對著湖面大喊一聲:「超級海陸空三用戰鬥型戰艦─挑戰者號啟動!」

什麼?超級海陸空三用戰鬥型戰艦挑戰者號?不過……我想了想後開口問:「我是不是在哪媗旦L挑戰者號這個名字啊?」

居一臉無力的回答:「那是在第一次升空時,還未出大氣層就爆炸的太空船的名字。」

好一個超級不吉祥的名字啊,大概和船舶取名叫鐵達尼號差不多不吉祥吧,我嘆口氣,正想跟小龍女討論一下她的取名能力時,原本光滑如蛋黃的湖面已經激起了一堆漣漪,而後一個巨型的東西從湖裡破湖而出,大量的水花差點把我給埋了。

我一邊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個粉大粉大的,我以為這輩子只會在軍訓課裡看過圖片的戰艦,一邊吞著口水聽小龍女得意洋洋的解說:「挑戰者號,長五百公尺,寬兩百公尺,可承載兩千人以上。有三種變形:潛水艇、陸上行動式堡壘、還有浮空式戰艦,在戰鬥方面,挑戰者有一百門光子砲,三百門機關砲,還有一口足以毀天滅地的超級核子砲,絕對是進攻北大陸的好東西。」

「好厲害。」我驚嘆道,這樣應該不用擔心還沒到北大陸就被NPC給KO了。

就在小龍女以戰艦為背景,喔呵呵的尖笑時,我卻突然看見有幾隻奇怪的大觸手從湖面伸出來,緊緊纏住阿波羅十三號,然後一個大大的章魚頭赫然出現,我瞪大了眼,眼睜睜的看著挑戰者號被大章魚纏住後,啪的幾聲,就像號稱不沉,卻在首航就給它沉下去的鐵達尼號般斷成兩截,然後緩緩的下沉中……

不,我沉著臉,鐵達尼號至少還有出航,我們家的挑戰者號卻連大海都還沒見到……

「小龍女,船沉了。」風無情手指顫顫的指向湖面。

小龍女訕笑著:「怎麼可能!挑戰者號可是我們精心的傑作……」

大概是連居的臉色都不太好看,小龍女狐疑地轉身看,恰巧看見挑戰者號還剩一隻核子砲在湖面上,然後被章魚腳用力一拉,阿波羅十三號終於和大章魚私奔,從此不再回頭……

我看著小龍女已經化成石像的背影,緩緩的道出:「還是坐飛毯去吧,等等就去刪選人員,飛毯擠一擠的話,應該能坐八個人。」

「扣掉非常隊六個人,再加上陽光和劍心就八個人了,其他的人……」我皺緊眉頭,然後回頭望著我老弟,無情有可能會放棄去北大陸嗎?我開口問:「無情你想不想去北大陸?」

風無情看向我,正張嘴要說話時卻突然停住了,他雙眼爆凸,又顫顫的舉起手指比向我背後,然後仰天長嘯:「好大的蛤蜊啊~~」

蛤蜊?我有點愣住,回頭一看,果然有一顆巨大的蛤蜊出現在我眼前,我暗自猜測這顆蛤蜊難不成是我認識的那顆?

我旁邊的居露出一張冷靜自持的臉,上下打量著巨大蛤蜊,依我百猜百中的第六感來猜測,居的腦中肯定是充滿了各種生物、地球科學等等可以探討生物演進史的專業知識,試圖找出這到底是哪個紀的哪個綱哪個目哪個種的蛤蜊。

「啊,肉包包的主人,我終於找到你了。」安瑞突然打開了兩片蛤蜊殼,露出又白又粉嫩,看起來可口得不得了的蛤蜊肉,而肉上,當然,還有兩顆大眼睛。

聽到蛤蜊說話,居和無情呆愣住,但我倒是沒半點驚訝,只是舉起我的右手用力揮著:「好久不見了,安瑞。」

我趕忙把肉包子從包裹掏了出來,讓他和安瑞敘敘舊。

「安瑞瑞!」才剛出包裹的肉包包,一看到安瑞,他就蹦蹦跳跳到安瑞身邊,還跳進兩片蛤蜊殼中,把安瑞的『肉身』當作彈簧床玩。

我老弟在旁邊拼命哀嚎:「蛤蜊居然會說話,蛤蜊居然……」

居也皺著眉,還喃喃自語著:「蛤蜊哪來的聲帶說話呢?」

不管那兩個幾近精神崩潰的人,我逕自問安瑞:「安瑞,你怎麼突然出來了,你不是說不想出來的嗎?」

安瑞輕輕嘆了口氣:「受人之託,不得不出來。」

「受人之託?」我不太理解:「誰?他拜託你什麼了?」

「那人的名字我不能說,但是他拜託我帶你們去北大陸。」安瑞直說。

我愣了愣,安瑞要帶我們去北大陸?怎麼去呢?難不成坐在安瑞裡面嗎?雖然安瑞是蠻巨大的,但是那也是相對於普通蛤蜊來說的,實際上,蛤蜊不過比人高點,扣掉它自己的肉身,裡面能塞進一個我就不錯了,怎麼可能帶我們去北大陸呢?

「安瑞?」化為石像良久的小龍女突然爆出尖叫聲:「你是神獸安瑞嗎?」

我還來不及回答,小龍女已經衝到安瑞面前:「你真的願意帶我們去?」

安瑞晃了晃蛤蜊殼,應該是點頭吧,我想。

「太好啦。」小龍女歡呼著:「我們有最強的戰艦了。」

「小龍女,就算阿波羅十三號報銷了,你也不要自暴自棄嘛。」我搖了搖頭:「叫顆蛤蜊來當戰艦,你不覺得太牽強了嗎?」

小龍女面無表情的轉向我,一手迅雷不及掩耳的拔出小刀,然後順手一推,小刀就抵在我某個要命的地方,不,正確來說,是不會要命,但是會痛得不想活的地方。

我低頭看了看那個我其實不需要,但是也不想被割掉的地方後,我馬上變了張臉,非常嚴肅認真的說:「相信小龍女你會說蛤蜊是戰艦,肯定有你的深意在裡面。我仔細想了想,發覺這真是一個好方法,畢竟沒有人…應該也沒有NPC會想到,蛤蜊裡面居然藏著刺客!」

小龍女撇了撇嘴,終於把兇器給收了回去,然後她用看香奈兒手提包的眼神看向安瑞:「它可不是普通的蛤蜊!是超級海陸兩用的戰鬥型蛤蜊潛水艇─安瑞!」

「海裡還說得過去,但是請問一下。」風無情還是冷冷的表情:「你有看過蛤蜊在路上跑的嗎?」

小龍女沒有回答這個問題,我也吞了吞口水,看到一片碩大的陰影朝我弟撲過去,被壟罩在陰影之下的無情才微微張大了眼睛,那片陰影的主人已經朝他重重的落下,還伴隨著一句怒吼:「你歧視蛤蜊嗎?」

鮮血染紅了大地,伴隨著烈士一去不返的淒嚎,我不忍心的別過頭去:「無情,你安息吧,我一定會多煮一點蛤蜊當你的祭品。」

說完送別的話後,我轉頭看小龍女:「還是別賣關子了,安瑞到底要怎麼送我們去北大陸。」

小龍女招呼了一下安瑞,安瑞終於離開那堆模糊的血肉,退回到湖裡後,安瑞合上兩片蛤蜊殼後,身形逐漸地變大,我滿臉麻木的看著安瑞越來越大,到把湖給佔據了三分之一,現在的安瑞別說是塞進我,我看就是塞個幾百人都沒什麼問題。

我開始理解為什麼安瑞可以帶我們去北大陸了,但是,我還真沒想到居然會有這麼一天,我會被蛤蜊給吞……不,是『放』到肚子裡去。

希望,安瑞沒什麼海鮮的腥味才好。

上篇:第七卷     下篇:07-2:邪靈的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