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7-2:邪靈的消逝  
   
07-2:邪靈的消逝

「這是安瑞。」我對無垠城眾人介紹著,看著他們目瞪口呆、呼吸困難的模樣,我又加上致命的一句:「大家都準備好了嗎?那就坐上去吧,要出發了。」

眾人無言,最後南宮罪拼命擠出一句話來明知故問:「坐上什麼?」

我理所當然的比向安瑞:「安瑞啊。」

「坐哪裡?殼上嗎?」神經兮兮瞪大了眼。

我默默走到安瑞的身旁,拍了拍安瑞的殼後,安瑞把殼給打開,然後一舌頭把我捲進去(不要問我蛤蜊真的有舌頭嗎?我不知道,我以前吃蛤蜊也沒吃到,偏偏他現在就是有。),然後我就躺在軟綿綿的蛤蜊肉上,舒服得像是躺在席夢絲水床上,不停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接著,我感覺到有個人也被捲了進來,他被丟在蛤蜊肉上時,還激起陣陣肉波……他默默無言地躺在我旁邊。

「好暗,有燈嗎?」那人冷靜的開口問,而我終於知道,原來被捲進來的是南宮罪。

我也冷靜的回答他:「蛤蜊體內會有燈嗎?」

南宮罪還沒開口,柔和的亮光突然亮起,我和南宮罪都默默無語的看著天花板……不,是上面那片殼中央有著一顆正發出亮光的珍珠。

「這樣可以嗎?」安瑞細心的問道。

「可以,非常謝謝你。」南宮罪也非常有禮貌的回應。

接下來,大夥接二連三地被丟進來,不一會,安瑞的體內就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堆人……

我舒舒服服的調整好躺的位置後,開口說話:「我來點個名吧,阿狼大哥?羽憐大嫂?」

「在這。」阿狼大哥和羽憐大嫂的聲音從同一個角落傳來,我轉頭過去後,發現羽憐大嫂正一臉嬌羞的躺在阿狼大哥的懷裡……嗯,非禮勿視,我把頭轉了回來。

「娃娃?」我才剛喊,兩聲巴掌聲響起,還伴隨著天仙的嗚嗚低泣。

「居、邪靈?」

「為什麼要一起叫我們…」兩人很有默契的異口同聲問。

「小龍女?」我喊了,但是卻沒有回應:「小龍女?」

一個酣聲響起,而風無情冷冷的說:『她睡著了。』

睡得也太快了點吧,汗,我繼續我的點名:「晴天,雖然躺著很方便,不過不要趁機把陽光給吃了喔。」

「呃,我…不會的啦,應該…」晴天的聲音怎麼聽起來有點心虛?

「劍心?」我喊了劍心,冷狐這傢伙就不用叫了,反正劍心在的地方就有冷狐嘛。

「在。」劍心簡單明瞭的喊。

「神經兮兮、蛋蛋?」

「唉,那顆珍珠好美……」

「等等下蛤蜊前,我可不可以把那顆帶走?」

很好,逍遙夫妻檔和冬凱都到了,那就差……

「嗚嗚,小龍女,讓我睡你旁邊啦!」

看來大家都到了……我在心裡輕輕的唸了一句:謝謝大家,然後大喊:「那就出發了喔,安瑞拜託你啦。」

「喂喂喂,你是不是忘記我啦。」一個清脆的聲音卻不滿地怒吼。

「明皇……」我無奈的喊,想不到這傢伙也跟來了。

「肉包子的主人,那我出發了。」安瑞有禮的說,然後就開始了我們的北大陸之旅……什麼?你問蛤蜊怎麼在陸上行走?

用滑的!別懷疑,安瑞已經開始滑行了,基本上還算平穩,除了偶爾安瑞左轉右閃的時候,我們會在裡面滾來滾去的,還有突然剎車的時候,我們會全部貼到前方,還有還有,最痛苦的莫非是安瑞跳起來的時候,我們會凌空飛起,撞到天花板後,再啪的一聲貼到底下的肉上。

「噁,我昏蛤蜊了啦。」風無情痛苦的大喊。

我虛弱的叫:「忍耐點,到海裡就會好一點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安瑞突然非常大力的跳起來,我們貼在天花板好幾秒後,終於安瑞非常大力的降落,我們也非常大力的給它撞蛤蜊肉,好幾聲悶哼響起。

我呲牙裂嘴的趴在肉上哀嚎好幾聲後,突然發現安瑞不太平穩,有點搖搖晃晃的,
像是船在海上飄似的,我高興的大喊:「到海上了。」

我話一出,大夥高興得幾乎要痛哭了起來。

比起剛剛的滾來滾去地獄,現在海面上簡直舒服的讓人有種回到娘胎裡睡覺的感覺,大夥都靜靜的躺在肉上,享受這片刻的安寧,畢竟等到達北大陸後,就是一番死鬥,誰知道我們能有多少人在HD手下存活呢?

「我說,我們來約個時間地點在現實世界見面吧?」我突然開口說話,如果王子消失了,那我也不必再隱瞞性別了吧,應該可以大大方方用女兒身在大家面前出現了,呵呵,不知道大家知道我的性別後會有什麼表情呢?

「這個主意不錯啊,這樣大家就不會失去聯絡了。」羽憐大嫂笑吟吟的說。

「就約在羽憐大嫂和阿狼大哥的結婚典禮上好了。」我嘿嘿的笑著。

「你在說什麼啊,王子。」羽憐大嫂嬌斥道。

我忍不住哈哈笑起來,要聽到羽憐大嫂『嬌斥』,還真是不容易的事呢。

「要約在哪?」南宮罪帶些激動的問。

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聳了聳肩說:「都可以,反正現在到哪都這麼方便,就算是不同國家,用傳送機也很快就到了。」(註:傳送機的功用,類似今日的傳真機,不過傳送的不是紙,而是立體的人或物品,傳送費不匪。)

我嘿嘿笑兩聲:「至於傳送機的費用,當然是由偉大的總裁之女─小龍女來負擔嚕。」

小龍女哼了兩聲,然後用密語傳話給我:「付就付,我已經迫不及待要看看大家知道你的真面目後的反應,嘿嘿嘿,說不定會把你打成豬頭,尤其是南宮罪、空空那些崇拜你的人,幻想破滅的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喔。」

呃,南宮罪應該不會打女人吧?希望不會……

「不知道王子長什麼模樣?應該和現在不太一樣吧?」阿狼大哥粗獷的聲音響起。

「恐怕差異很大吧?要不然怎麼沒有人找得出第二生命代言人的蹤跡。」冬凱若有所思的唸著,嚇得我心頭猛地一跳。

「嘿嘿嘿,雖然第二生命的長相是根據真實長相來設定的,但是還是有很多東西可以改的嘛,譬如說體重啊,說不定真實的王子肥得像頭豬呢。」小龍女故作無辜的語氣真是讓人氣得牙癢癢的。

「誰肥得像頭豬了!」我咬牙切齒的說。

「咦?不是嗎?」小龍女誇張的裝模作樣,還用『天真』(天生真欠扁)的語氣反問:「那不然你長什麼樣子?」

「王子殿下,不管你是什麼模樣,居都不會在意的。」居急急的說。

我還來不及用密語海罵小龍女一頓,突發狀況發生了,原本平穩航行的安瑞卻突然劇烈的左右震動,我著急的大喊:「安瑞,發生了什麼事?」

「有阻擾。」安瑞悶道。

風無情的哀嚎又響起:「啊,暈完陸上的,又要暈海上的。」

小龍女怒斥道:「沒用的傢伙。」

「安瑞,有辦法度過嗎?」我掙紮著站起。

「可以,不過可能會有點不舒服,請各位包函,我得使出衝撞招式來打敗阻擾。」安瑞禮貌地道歉,接著它突然從平坦的狀態便成直立,我還來不及大喊,就直直滾到底部去,不知道是哪個倒楣鬼被我狠狠壓住,但是我也成了下個倒楣鬼,某人從上方狠狠壓了下來,壓得我血氣奔騰,差點嘔一口血出來。

「王子,我可以問一下,衝撞招式是什麼樣的招式嗎?」我底下的南宮罪氣若遊絲的問。

「滾動……」我臉色發白,不會吧?

「死定了!」風無情絕望的說。


幾片浮雲飄在蔚藍的晴天,白浪翻滾在碧藍的海面上,而白細的沙灘上有著……一顆大到嚇死人的蛤蠣!

兩片巨大的蛤蜊殼無聲無息的打開,一隻手從中伸了出來,還微微的顫抖著,接著,一個爛泥般的人像貞子爬出電視機,披頭散髮、四肢著地的爬了出來……而後,又是好幾個人蠕動出蛤蜊殼,然後無言地趴在沙灘上。

「下次誰再叫我坐蛤蜊,我一定殺他祖宗十八代。」第一個爬出來的人,風無情咬著牙,有氣無力的咒罵,完全忘記第一個叫他坐蛤蜊的人恰巧有著和他同樣的祖宗。

「謝謝你了,安瑞。」因為腿軟,我只好半掛在蛤蜊殼上跟安瑞道謝,雖然這趟旅程實在不是很愉快,但是至少平安無事的到達北大陸了。

「不用客氣,肉包子的主人。」安瑞點了點頭,然後把肉包子給吐了出來。

肉包子喔喔的歡呼著,在半空中翻滾了好幾圈後,落到我的頭上,它高興得不得了對安瑞說:「安瑞瑞,滾滾好好玩唷,下次再來玩玩。」

安瑞呵呵笑著:「好,下次再跟肉包子玩。」說完,安瑞轉向我,還鞠了個躬道:「一切就拜託你了,肉包子的主人。」

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然後看著安瑞退回到海裡,一陣水花後消失無蹤。

我回頭面對眾人:「好了,現在該往哪裡去?」

「花都。」居拿出一張地圖解說:「我們目前的位置約在花都的南邊,只要往北走,不出兩天一定可以到花都,當然,這是在沒有人阻擋的情況下。」

「呃,那我們恐怕沒辦法在兩天內到達了。」風無情望著我背後,眼神發直。

我回頭一看,差點驚呼出聲,簡直是NPC山NPC海,我們已經被各式各樣的NPC給包圍住,唯一的出路是背後的海洋……不,我已經聽見背後海浪翻騰的怪聲,看來我們已經被完全包圍了。

大夥這時早就爬起來聚集在一塊,武器也已經拿在手中預備好,我也拔出我的黑刀來,走到最前方後,我開了殺生小隊的隊伍頻道:「現在排成一列,我們要殺出重圍了,不死男、劍心、冷狐、神經兮兮、南宮罪、冬凱,你們到最前方開路,羽憐大嫂和明皇麻煩你們也到前方幫忙發魔法清出一條路,其他人站中間,無情、邪靈,你們跟我斷後。」

「好。」眾人齊聲回我。

所有人慢慢的排成我剛才說的隊形,我看NPC已經蠢蠢欲動了,馬上在隊頻大喊一聲:「往北方突進。」

羽憐大嫂馬上唸起了咒語,而明皇興奮到早就丟了數道閃電出去,還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好多怪,好久沒電得這麼爽了。」

等到北邊被魔法師轟出一條路後,前方的戰士們馬上開始殺出重圍,而我也在隊伍最後方專心的對付跟上來的NPC,幸虧這些NPC多歸多卻不強,我在一陣手忙腳亂後,也慢慢發現到這點。

就在我們拼命砍殺NPC的時候,羽憐大嫂和明皇一齊喊出:「雷怒九天。」、「流星雨。」

隕石和閃電齊降的情景再度出現在我眼前,記得第一次見到這麼壯觀的場景好像是在冒險隊大會的最終戰上。在隕石和雷電一陣亂舞後,我們半徑十幾公尺馬上淨空。

「快跑!」我大喊。

我話一出,大家馬上開始死命的跑,邊跑還邊踹再度衝上來的NPC,明皇更是差點連鞋子都丟出去了。

「快點跑,快,速度快的戰士抱著魔法師跑呀。」押後的我和邪靈催促著眾人,我往後看到眾多NPC已經開始追上來,心裡就一陣發寒,雖然他們不強,但是蟻多也會咬死象呀。

「這樣不行,王子。」小龍女一咬牙,像是豁出去般說:「王子,我們分幾路走吧,你帶上最強的劍心、陽光和天仙,一路殺到花都,讓我們幫你引開NPC。」

「不要。」我直接了當的拒絕,開什麼玩笑,要我在遠方眼睜睜看著其他人被NPC群滅頂?那還不如叫我直接看第二生命毀滅好了。

小龍女著急的急喊:「你怎麼那麼固執啊。」

才想開口反駁,但是我卻發現一片陰影出現在我頭上,我才剛疑惑的抬頭,一隻鳳凰已經把我抓離地面。

「王子。」邪靈驚駭地撲了上來,緊緊抓住我的腿。

我也趕忙舉起黑刀,想砍斷抓住我肩膀的鳳腳,但是鳳凰卻好像知道我下一步要做什麼似的,居然用翅膀拍掉了黑刀,當黑刀掉到地面時,鳳凰一飛沖天,轉眼我已經身處高空,還離我的夥伴越來越遠。

「王子!」我彷彿還能看見小龍女的尖叫,還有其他人的驚訝表情。

現在該怎麼辦?我簡直六神無主,就算能夠殺死這隻鳳凰,我也鐵定會摔成一堆碎肉。

「飛毯,快追。」一個聲音驚醒了我,我回頭一看,陽光已經乘著飛毯而來。

「陽光。」我感動的大喊,還不忘拼命掙紮,現在可不怕摔下去了,陽光一定不會讓我變成一堆碎肉的。

「王子撐著點,我馬上來救你了。」陽光才剛喊完,一個人影卻擋在他的面前,逼得陽光不得不緊急剎車,那個人影……是天仙!而陽光這一停,鳳凰已經帶著我越飛越遠,直到我再也看不見他們了。

「為什麼?」我心裡突然一陣發酸,天仙他……真的是臥底?他居然阻止陽光來救我……

「嗚,我變成孤單一個人了,還吊在半空中,該怎麼辦啊?」我眨了眨眼睛,硬把眼淚眨回去,不過話說回來,都剩我一個了,說不定我等會就要摔成碎片,哭也沒人看見嘛。

「小藍,拉我一把。」邪靈艱難的喊出這句話。

我往腳邊一看,邪靈…卓哥哥正從我腳邊慢慢在往下滑,我趕緊抓住他,把他拉到我旁邊,我們兩個現在倒是不敢掙紮了,反而死命抓住鳳凰腳,誰知道我們現在到底在多高的高空啊?我只知道周圍都是白雲,摔下去可能連骨灰都找不到。

「想不到才剛上岸就出了大紕漏。」卓哥哥淡笑著。

「是呀。」我有點洩氣,看來我還是太自大點,居然以為自己可以一路殺到生命主宰腳邊,然後像個英雄人物,跟最終魔王同歸於盡……現在我只能和一隻鳥同歸於盡了,現實果然是殘酷的!

我又氣憤的控訴:「更過分的是天仙,他居然攔住了陽光,不讓他來救我。」

卓哥哥卻若有所思的沉吟:「天仙…或許有什麼瞞著我們也不一定,他可能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麼沒腦袋。」

「他背叛了我們。」我握緊拳頭怒吼。

「這也不一定。」卓哥哥掏出一個指南針,比給我看:「你看,我們正往北方前進。」

北方?花都的所在地?這隻鳥該不會想帶我們去見生命主宰吧?想到這,我馬上開口問:「喂喂,鳥,你是不是要帶我們去找生命主宰啊?」火凰都會說話了,沒道理第二生命之神派出來的鳳凰不會說話吧?

「我不是鳥。」鳳凰果然開口說話了,用著生硬的語氣吐出這句話。

我喔的一聲,又問:「那鳳凰啊,你是不是要帶我們去見生命主宰呀?」

「哼,誰跟你說我是鳳凰了。」鳳凰居然用屌得不得了的語氣回答。

聽到這隻鳳凰這麼屌,我也忍不住用冷冷的語氣諷刺他:「不是鳳凰?難不成你是火雞呀?」呃,糟糕了,我差點忘記我的小命還在這隻鳳凰手上,他會不會一個生氣,直接把我丟下去啊?

「火雞是什麼東西?」鳳凰反用疑惑的語氣問我。

「這個嘛……是種很偉大的生物。」我用冷靜的語氣說,畢竟火雞貢獻自己出來讓人吃也算是種偉大的舉動嘛。

「原來如此,我長得很像那種偉大的生物嗎?」鳳凰得意洋洋的吟叫著。

「像,像得不得了。」我用非常狗腿的語氣笑著回答,連卓哥哥都忍不住悶笑兩聲。

「不過我也不是火雞。」大概是聽見我誇獎他長得像偉大的生物,鳳凰的語氣明顯好上不少,只是高傲的態度卻沒有改變,他非常驕傲的宣佈:「我是生命主宰座下的四大天王之一,烈火。」

什麼?這隻火雞就是四大天王之一的烈火?真的是給他非常的……沒有四大天王的感覺,我皺緊眉頭,怎麼看他都像隻平凡無奇的火雞,啊不,是鳳凰。

原本急速飛行的烈火突然一個緊急剎車,疑惑的聲音響起:「咦?海洋之心,你來幹什麼?」

聽到海洋之心這四個字,我也好奇的看向擋路的傢伙,海洋之心可是我唯一沒看過的四大天王了。

我這一看之下,忍不住開口說:「到底是生命主宰太混,還是作者太混?」為什麼?為什麼海洋之心……長得跟流風沒什麼兩樣,差別只在於,流風給人的感覺是一道旋風,而海洋之心卻是流水。

「呵呵,烈火,你把他們兩個交給我吧。」海洋之心溫溫柔柔的開口:「我會把他們帶去給生命主宰的。」

「為什麼?主宰明明是叫我帶他們去的。」烈火一副很不樂意的模樣。

「主宰改變心意了,擔心他們激怒了你,你恐怕會忘記你的任務而直接殺死他們。」海洋之心也不生氣,只是淡淡的述說。

「哼哼,我才不會。」烈火非常不滿的說:「我絕對會完成主宰交代的任務。」

「不管如何,把他們交給我吧。」海洋之心還是十分柔和的說,但是卻多了一點堅決。

「不要,我要親手把他們交給主宰,我會完成任務的。」烈火卻固執得緊緊抓住我們兩個,而我和卓哥哥就這麼隔山觀NPC鬥,反正不管是誰贏,我們的結果也都是被帶去見生命主宰。

聞言,海洋之心也沉下了臉,他輕輕的開口說:「烈火,把他們交給我。」

「不交。」烈火也十分生氣:「主宰明明是要我把他們帶去的,不是你。」

哇,這就是所謂的起內鬨嗎?嗯,根據我長年看小說的結論,這時間我們應該要挑撥他們吵起來,最好還是打起來,然後我和卓哥哥就可以混水摸魚的逃亡了。

「哎呀,邪靈,你覺得我們跟誰走比較好呢?」我滿臉無辜的問邪靈,但是眼睛卻是看著烈火和海洋之心。

在我每秒猛眨十多下的眼神之下,卓哥哥似乎也有所領悟,試探性的問:「跟強者走?」

「哼!」烈火重重的哼了一聲,雖然海洋之心還沒有什麼表現,但是至少烈火的怒火已經被我們挑起了。

我再度『天真無邪』的問了烈火:「烈火啊,你跟海洋之心,誰比較強啊?」

「當然是我比較強!」烈火身上的火燄突然強烈的燃燒,而型態也產生巨大的變化……從一隻平凡無奇的火雞變成跟海洋之心和流風沒什麼兩樣的東西,除了顏色是紅的以外。

這該死的作者未免太混了……我和卓哥哥一邊往下掉,一邊心底忍不住抱怨……沒錯,當火雞變成了半透明的人時,那抓住我們倆的鳥腳也瞬間消失,所以我們倆就開始往下掉了,我的搞內鬨計畫怎麼好像有點……出岔錯。

「糟啦。」烈火急急往我們俯衝而來,卻被海洋之心給擋住,讓他只能眼睜睜地看我們玩自由落體。

嗚嗚嗚,想不到我這個屠魔英雄連魔王的臉都沒見到就算了,被四大天王抓住也罷了,但是我的下場居然是因為敵人一時的不察,導致我摔死?這說出來會不會笑死一堆人呀?

「對不起啊,拖累你了,卓哥哥。」我有點抱歉的看卓哥哥,都是我想的鳥主意,害我們現在要回中央大陸報到了。

「沒關係。」卓哥哥只是溫和的笑著。

「我…」才說了一個我字,我突然發現我們不再下降了,身下還傳來奇怪的感覺,讓我覺得我好像是仰飄在水上,我轉頭往下看,一塊果凍狀的水托住我們,水?難道是海洋之心?

「快走吧,還有,生命主宰不在花都,你們到花都東方的花濂山去。」海洋之心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吃驚的看向卓哥哥,而卓哥哥似乎也聽到這句話,只是沉吟著。

好不容易落到地面,我卻遠遠地看見一個不速之客,流風正高速往這邊前進……憑我和卓哥哥恐怕還不是他的對手,只好用三十六計中,我唯一知道的那一計─逃命!

而擋住烈火的海洋之心又迎上去,連流風都一齊擋住了,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幫我們,不過逃命的時機可不能錯過,我趕忙拉著卓哥哥開始在樹林中狂奔,還拼命往樹叢茂密的地方跑,以免被四大天王給追上。

「為什麼海洋之心要幫我們?」邊跑,卓哥哥邊疑惑地問。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滿腹問題啊,事情好像越來越混亂了。

「那現在我們要去哪?」卓哥哥……算了,還是叫邪靈好了,邪靈問我:「要去花都,還是花濂山?」

我想了又想,畢竟海洋之心也救了我們兩個,聽他的話應該不會有錯吧?想清楚後,我堅定的說:「去花濂山。」

邪靈沉默了會,開口緩緩的說:「我覺得,還是不要太過相信海洋之心的好,傯覺得他有點奇怪。」

「可是人家好歹也救了我們。」我反駁著,如果他要害我們的話,剛剛讓我們直接摔死,或者讓烈火把我們帶到主宰面前,讓主宰幹掉我們,這樣不是更乾脆?

邪靈聽我這麼說以後,也不再說話,對我示意後,我們兩人就停在樹叢裡,研究著地圖……好吧,我承認,是邪靈在研究地圖,而我趁著空閒時間,從包裹拿了點食物……

「王子,你們沒事吧?」居著急的問。

「呃?」我嘴裡含著食物,東張西望,怪了,居也不在這邊啊?難不成我幻聽啊?

「王子,王子?」居急得連聲音都帶著泣音,最後他絕望的說:「糟了,王子都沒有回答,他是不是已經回中央大陸重生了,該不會,王子已經被HD給了……」說到這,居已經說不下去了,只剩下抽抽泣泣的聲音。

小龍女嘆了口氣:「在那種情況下,即使是王子也沒辦法存活吧,只是他這一消失,第二生命的希望也沒了。」

「那該怎麼辦……」

聽到這,邪靈神情古怪地瞄了我一眼,問道:「你不打算回應一下他們嗎?」

我嚼了嚼嘴裡的食物,吞下去後,開了隊伍頻道,中氣十足地說:「大家好!」

「……」

「好你個頭!」小龍女氣急敗壞地吼:「既然還活著,幹嘛不回答?」

「吃東西的時候,不可以說話,這是禮貌啊!」我理直氣壯的回答。

「你…」小龍女怒極而後……無力的說:「在哪裡?」

「一堆樹的中間。」我老實的回答。

小龍女大概也知道問我問不出什麼東西,她直接開口:「邪靈,你們在哪?」

「我們在花都的東南方。」邪靈仔細端詳著地圖:「正要找出花濂山的方位。」

「花濂山?」小龍女疑惑地問,而我看邪靈忙著用圓規、指南針等等工具確認方位,所以就由我把剛剛發生的事給小龍女說了一遍。

小龍女聽完,有點懷疑的說:「你確定海洋之心真的可以信任嗎?如果這是個陷阱怎麼辦?」

我抓了抓頭:「如果不是呢?」

小龍女沉默了好一會,又開口說:「兵分二路吧,你和邪靈到花都,我們先到花濂山去看看。」

「花濂山比較危險?」我隨便一想,就知道小龍女肯定是覺得花濂山比較危險,所以要我到花都去。

「不管怎樣,你給我去花都就對了。」小龍女強硬的說:「不要再耍任性了,王子。還有邪靈,你死拖活拖都要把這傢伙給拖到花都去。」

邪靈瞄了我一眼後,眼神很明顯地從地圖上的花濂山移到了花都,我趕忙用苦苦哀求的眼神光波看向邪靈,希望他會把眼神再移回花濂山,可惜,邪靈不愧是邪靈,短短一句話:「我只會帶你到花都。」

果然沒得商量,就算我想偷溜到花濂山去,我看我這路癡成功抵達花濂山的機率可能低到,像我直接走到生命主宰面前,然後一揮刀,他就被我宰掉一樣的低。

說到刀……我突然想起我的黑刀!我反射性往腰間摸去,除了刀鞘以外,黑刀早就不見了,差點忘了我在被烈火抓走的時候,就把刀給丟了。

「這下好了,連刀都沒有,我是要用牙齒來咬死生命主宰嗎?」我有點氣餒,從以前就一直並肩作戰的黑刀沒了,這下子能殺死主宰的機率真的是比我中樂透頭彩還低。

「走吧,我大略知道花都該怎麼走了。」邪靈站起來,沒說什麼話就開始往前走。

「喔。」看來除了乖乖跟邪靈走,我大概也沒其他路可走了。

「邪靈,我的刀丟了耶,要是有敵人怎麼辦?」邊走,我邊擔憂的問,雖然我的腿功也是蠻了得的,但是我還是不想拿腿去跟NPC手上的武器對打。

「我會保護你。」在前面帶路的邪靈頭也不回的說。

呃,身為一名女性,聽到一個帥哥說我會保護你,正常的美女好像會應該嬌弱害羞的回應一聲我相信你……不過,我清楚明白我們倆現在的處境是四面楚歌,光憑邪靈一個人,要安然走到花都的機率,總歸一句話,無限趨近於零!

所以我還是想要一把武器!我在包裹裡東掏西找的,呵呵呵,真是太好了,除了那把小刀外(大家還記得嗎?就是總長度不超過十五公分的那把。),我什麼武器都沒有。這也不能怪我,誰叫我的黑刀是成長型武器,我從來不會因為等級提高,而需要換武器啊,在一把武器走天下的情況下,我怎麼可能會有多的武器擺在包包裡嘛。

邪靈這時轉過身來,默默無語地給我一把劍,還有點尷尬的說:「對不起,忘掉我剛剛說的話吧。」

「唉。」邪靈轉過身,卻低低嘆了口氣。

「邪靈。」我可憐兮兮的看向他。

「你不用在意,我嘆氣跟你沒什麼關係。」邪靈緊皺著眉頭。

「呃…」

「真的,跟你沒有關係。」邪靈又嘆了口氣,然後轉身繼續帶路,一副什麼都不想說的模樣。

我、我只是想問問劍要怎麼用而已……我從沒用過劍啊!雖然這把劍看起來非凡品,但是對一個沒用過劍的人來說,實在有點糟蹋…說到這把劍,怎麼看起來很眼熟?

「邪靈,這不是你現在在用的劍嗎?」難怪這麼熟悉,因為邪靈總是帶著這把劍啊!

「有問題嗎?」邪靈轉過身來問:「雖然他比不上你的黑刀,可是這已經是我最好的劍了。」

我看到邪靈手上又拿著一把劍,只是那把很明顯的是遠遠不如我手上的這把,我不禁澄清道:「我只是要一把劍,沒說要你最好的呀,更何況,我拿了你最好的劍,你要怎麼辦?」

邪靈舉了舉手中的劍:「我有這把。」

「可是…」我還想勸邪靈把他手上那把給我用,他卻再次轉身,頭也不回的繼續帶路。

「我不會把比較差的東西給你用!」過了一會,邪靈突然說了這句話。

我突然覺得臉上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燒似的,感覺……還真奇怪。

「找到你們了。」一陣熱氣突然襲來,而隨著這句話,一隻奇特的生物也出現了,那是一隻獨角獸,一隻有著火燄鬃毛的獨角獸。

「費了我這麼大功夫。」在我吃驚的眼神下,獨角獸突然又變成了紅色透明人型:「快跟我去見主宰啦,不然等等海洋之心又跟上來了。」

「你休想。」我才大吼出,而邪靈卻突然捂住我的嘴。

雖然我有點疑惑,但是還是乖乖閉嘴,讓邪靈開口說話:「你真的會帶我們去見生命主宰?你不怕我們會刺殺他?」

烈火卻好像聽見一個笑話似的:「刺殺主宰?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們倆個連我的一根手指都打不過,居然想刺殺主宰?就算主宰站在你們面前不動,你們也殺不了他的啦。」

「小藍。」邪靈突然用密語跟我說話:「聽我的話,等等我和烈火打起來的時候,你馬上逃走,到花濂山去和其他人集合。」

「我拒絕!」我毫不留餘地說,我絕對不會拋下邪靈,然後一個人逃走的。

邪靈的臉色一沉,用嚴峻的語氣怒斥:「別鬧了,小藍,我死了頂多是回到中央大陸去等你們回來,但是你死了,我們這次的任務就完全失敗了,你要辜負其他人毫無保留相信你,跟著你來的心意嗎?」

「我不拋下任何夥伴!」我大吼,這是我的原則,沒有人可以讓我違背。

「王子。」邪靈的臉色非常無奈,語氣卻放軟了。

「一起作戰吧,邪靈。」我毫不退縮的站到邪靈身旁。

邪靈嘆口氣,見不能讓我改變主意,也只有說道:「好吧!」

「你們想跟我打?」烈火不耐煩的問:「沒勝算的,幹嘛做這種無聊事。」

我順了順手中拿的劍,平靜的回答:「有時候,有些事情即使明知道做不到,還是得去做。」

我緊盯著烈火的身影,一邊密著邪靈:「邪靈,我們左右夾攻它吧。」

「好。」邪靈回答道,然後猛地說:「就是現在!」

聞言,我馬上朝前方疾奔,烈火一愣後,兩手趕忙招喚出火燄要對付我,但是我卻從它身旁堪堪閃過,滑到離它三步遠的地方,站定不動。

烈火的注意力放在我身上,邪靈也趁機發動攻擊,他幾乎無聲的衝上前去,眼見就要把烈火的心給挑出來之際,還是被它給發現,身影一閃,邪靈撲了個空。

三步之遙的我馬上發動真正的攻擊:「純白狂焰曲!」

我的劍順利的碰觸到烈火的身子,我正狂喜著,烈火卻開口怒道:「跟我玩火?地獄暗火!」

我眼睜睜看著一股黑閻的火流竄出,轉眼就吞噬掉我的純白狂焰,還朝我撲來,感受到那股致命的炎熱,我急急的往後退,背後猛地撞上樹幹,我倒吸一口氣,只能望著黑色火燄即將撲上我的身。

「烈火,看這裡!」邪靈沒有趕來救我,而是揮劍砍向烈火,借此引開烈火的注意。

我馬上跟著站起,攻向烈火,以解邪靈的困境。

「你們真的惹我生氣了!」烈火咬牙怒吼,雙手突然開始結奇怪的手印。

「邪靈,一起上,別讓它結完手印。」我大驚,我可不會忘記流風破壞無垠城的力量,我有種預感,要是讓烈火結完手印,我可能就得回中央大陸報到了。

我邊這麼喊著,手中的劍也沒閑著,毫無花招地劈向烈火……但地面卻突然竄起火燄,地面以烈火為中心,開始往外成雪花狀裂開,裂縫中吐出一股股張狂的火燄。

「阻止不了了,王子,快跑!」邪靈在另一邊對我狂吼。

我拔腿就跑,地面的裂縫卻也拼命往我裂開,火燄的熱度好像在我脖子後燃燒著,我連往後看看情況的時間都沒有,只聽到大地似乎在悲嚎……

一聲轟天爆炸響起,我幾乎是被爆風給吹了出去,伴隨著強烈火燄,我狠狠地撞在樹幹上,一口血都還來不及吐出,樹已經斷裂,我又隨著強風狂焰飛出去……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身上好似有千斤重壓,我往重物摸去……哇列,我該不會最後下場是被樹給壓死吧?想想,人家問起,你跟魔王對決死的嗎?跟四大天王對決死的?也不算是,我是被風吹出去後,被樹壓死的……嗚嗚,好丟臉。

「王子…」一道光明和一個著急的聲音傳來。

「邪靈!」我高興的大喊,卻引起胸口的傷隱隱抽痛,讓我臉色頓時發白。

邪靈心疼的看著我,用最溫柔的語氣說:「別擔心,我馬上救你出來。」

我看著邪靈拼命推開樹枝的身影,猛地發現他身上斑斑的血跡,還有他絕不比我好看的臉色,但是他還是拼命的救我,縱使他每次使力都讓他的臉色更蒼白,甚至會落下片片血花……

「邪靈…卓哥哥。」心底好像有什麼暖暖的東西流過,我忍不住心疼的看著卓哥哥。

清完樹幹,卓哥哥非常非常溫柔的把我拉出來,扶著我,他拿出紅藥水,慢慢倒進我嘴裡,還用溫柔的聲音說:「等等我要使出我沒用過的絕招,你稍微站遠一點,好嗎?」

「不用我幫你嗎?」我猛地離開卓哥哥的懷裡,驚訝的問:「烈火實在太厲害了,我怕你來不及使出絕招。」

卓哥哥淡淡笑著:「不會,我的絕招一使出就停不下來了,而且是敵我不分的,我怕會傷到你,你還是站遠點。」

「喔。」我抓了抓頭,我好像又變成別人的負擔了,這種感覺還真難受。

「很好,你慢慢後退。」邪靈冷靜的說完,而我也照做。

我看著邪靈那義無反顧的背影,一步步走向烈火時,我心裡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我後退的腳步停滯了一下,但是想了想,我可不想再變成別人的負擔了,我還是慢慢退開。

「想跑?」烈火大吼一聲。

「你的對手是我。」邪靈的聲音也從背後傳來,我握緊武器擔憂著,不知道邪靈的絕招能不能奏效……武器!邪靈最好的劍還在我手裡,他手裡那把爛劍根本不能和烈火拼鬥。

想到這,我馬上轉身,想把手裡的劍丟給邪靈,卻正好看見邪靈慢慢走向烈火,手上根本沒有武器,我還在疑惑的時候,邪靈已經輕輕念出一句話:「ND自爆程式啟動!」

ND…自爆程式?難道邪靈的身上裝有ND?而自爆程式又是什麼?

不用任何回答,眼前的情景已經告訴我,ND自爆程式是什麼東西,邪靈的身上突然爆出刺目的白光,在白光中,我死不閉眼,終於隱隱約約看見邪靈正在對我寵溺的笑著,嘴裡彷彿在說:「我不想再看見你受傷……」

爆炸!在我眼前,邪靈和烈火同時爆炸了,我身子一軟,跪了下來,面對著爆炸後,天空飄起的白色雪花,還有爆炸中心的空無一人。

「卓哥哥?」我輕輕問著,卻沒有人回答我,我幾乎帶著泣音狂問:「卓哥哥?你在哪裡,別嚇我啊!還是你已經回到中央大陸了?」

ND……ND的特性是和NPC同歸於盡,小龍女的聲音偏偏不識相的從我心底冒出。

「邪靈……你是不是永遠消失了?」我恍恍惚惚的伸出手去接住那有著溫柔觸感的白色雪花,彷彿看見卓哥哥寵溺的微笑。

上篇:07-1:超級戰艦     下篇:07-3:居的溫柔